Untitled - Business Jet Traveler

bjtonline.com

Untitled - Business Jet Traveler

中 心 舞 台 CENTER STAGE

朗 朗

29 岁 即 已 征 服 了 整 个 古 典 音 乐 世 界 的 中 国 钢 琴 家

At age 29, the pianist has conquered the classical world

采 访 :Interview by Mark Huber

Lang Lang

COURTESY OF BOMBARDIER

国 际 钢 琴 盛 宴 : 朗 朗 的 父 亲 是 中 国 空 军 某 基 地 军 乐 队 的 乐

手 , 朗 朗 自 小 随 父 亲 在 基 地 长 大 。 他 不 记 得 自 己 曾 经 乘 坐

过 的 飞 机 , 但 是 他 清 楚 地 记 得 要 在 飞 机 上 观 看 美 国 电 视 卡 通

节 目 , 因 为 在 动 画 片 播 放 过 程 中 通 常 会 响 起 经 典 音 乐 , 这 是

激 发 他 学 习 钢 琴 的 热 情 。 他 自 三 岁 起 开 始 正 式 学 习 钢 琴 , 两

年 后 , 已 经 荣 获 独 奏 奖 项 。

十 四 岁 时 , 他 已 成 为 中 国 国 家 交 响 乐 团 的 主 要 独 奏 乐 手 。

一 年 后 , 他 来 到 美 国 继 续 在 费 城 柯 蒂 斯 音 乐 学 院 深 造 。 不 久

后 , 朗 朗 便 开 始 世 界 音 乐 会 巡 演 , 深 受 好 评 。 十 九 岁 时 , 他

在 卡 内 基 音 乐 厅 办 了 一 场 演 奏 会 , 票 房 一 抢 而 空 。

2009 年 , 诺 曼 · 莱 布 雷 希 特 在 《 伦 敦 旗 帜 晚 报 》 中 写 道 ,

朗 朗 “ 在 全 世 界 许 多 地 区 , 比 甲 壳 虫 乐 队 的 知 名 度 更 高 ” 。

另 外 , 据 美 国 国 家 公 共 广 播 电 台 报 道 ,“ 朗 朗 用 精 湛 技 术 和

超 凡 魅 力 已 经 征 服 了 整 个 古 典 音 乐 世 界 ”。

事 实 上 , 在 大 家 看 来 , 朗 朗 的 职 业 比 中 国 发 展 得 更 为 迅

速 , 每 年 至 少 举 办 130 场 音 乐 会 的 他 俨 然 已 是 当 年 的 凡 克 莱

本 。 他 是 众 多 重 大 国 际 表 演 开 场 节 目 的 表 演 者 , 包 括 2008 年

在 北 京 举 办 的 夏 季 奥 运 会 、 在 瑞 士 达 沃 斯 举 办 的 世 界 经 济 论

坛 、 以 及 在 挪 威 奥 斯 陆 举 办 的 诺 贝 尔 颁 奖 典 礼 。 他 以 数 百 万

美 元 的 高 价 , 与 索 尼 签 订 了 音 乐 录 制 合 同 , 庞 巴 迪 商 务 喷 气

机 公 司 称 他 为 “ 大 使 ”。

大 众 文 化 已 经 深 入 他 的 骨 髓 。 他 参 加 过 《 六 十 分 钟 》 和

《 欧 普 拉 》。 他 是 《 时 代 》 杂 志 2009 年 评 选 的 “ 百 名 全 球 最

具 影 响 力 人 物 ” 之 一 。 他 的 畅 销 自 传 书 《 千 里 之 行 》(2008

) 已 被 翻 译 成 八 种 语 言 。 儿 童 版 《 键 盘 飞 扬 》 在 全 球 掀 起 了

一 股 热 潮 , 激 发 孩 子 们 纷 纷 学 习 钢 琴 。 这 种 现 象 被 称 为 “ 朗

朗 效 应 ”。 此 时 他 还 只 是 一 个 年 仅 29 岁 的 年 轻 小 伙 。

然 而 , 并 不 是 每 个 人 都 喜 欢 朗 朗 。 也 有 些 音 乐 评 论 家 不 喜

欢 朗 朗 那 热 情 澎 湃 的 演 奏 风 格 , 为 他 起 了 一 个 绰 号 ----“ 棒

棒 ”, 只 差 没 称 他 是 穿 着 套 领 毛 衣 的 利 伯 洛 斯 转 世 了 。

对 于 这 样 的 批 判 , 朗 朗 并 不 介 意 。 他 是 一 位 非 常 谦 虚 且 平

易 近 人 的 音 乐 家 , 仍 然 将 自 己 的 成 功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归 功 于 在

十 二 年 前 所 取 得 的 “ 幸 运 的 突 破 ”---- 那 年 , 他 为 了 顶 替 安 德

烈 · 瓦 茲 的 缺 席 , 在 最 后 一 刻 登 台 出 演 了 芝 加 哥 附 近 的 音 乐

会 。 自 那 晚 之 后 , 朗 朗 便 开 始 声 名 大 噪 , 而 他 也 乐 于 其 中 。

到 目 前 为 止 , 你 乘 坐 私 人 飞 机 最 愉 快 的 旅 行 经 验 是

怎 样 的 ?

我 通 常 和 我 母 亲 以 及 我 的 管 理 团 队 一 起 出 行 。 然 而 ,

有 一 次 , 我 和 一 些 朋 友 乘 坐 全 球 快 车 在 国 内 的 一 次 航

INTERNATIONAL PIANO SENSATION Lang Lang grew

up on a Chinese air force base where his father played in the military

band. He doesn’t remember much about the airplanes there, but

he does recall watching American television cartoons, with their

animation often mated to classical music, and credits them for his

desire to learn piano. He began formal lessons at age three and two

years later was already winning recital awards.

By age 14, he was the featured soloist with the China National

Symphony and, a year later, he came to America to continue his

training at Philadelphia’s Curtis Institute. Soon Lang Lang was

playing concerts internationally to rave reviews. By 19, he had sold

out Carnegie Hall.

In 2009, the London Evening Standard’s Norman Lebrecht

wrote that Lang Lang was “more famous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than the Beatles.” American National Public Radio, meanwhile,

gushed, “Lang Lang has conquered the classical world with

dazzling technique and charisma.”

Indeed, it appears that his career is sprouting quickly and that

Lang Lang–who performs at least 130 concerts a year–is becoming

the Van Cliburn of his age. He plays at the opening of major

international events, including the 2008 Beijing Summer Olympics;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in Davos, Switzerland; and the Nobel

Prize ceremonies in Oslo, Norway. He has a multimillion-dollar

recording contract with Sony and Bombardier business jets named

him a brand ambassador.

He’s firmly infused in the popular culture. He’s been on American

television’s 60 Minutes and Oprah. In 2009, Time magazine in the

U.S. named him one of the “100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In The

World.” His bestselling 2008 biography, 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eight languages. A children’s version

of the book, called Playing with Flying Keys, has helped to create a

global tsunami of kids lining up to take piano lessons. There is even

a name for this. It’s called the “Lang Lang Effect.” All rather heady

stuff for a guy who’s just 29.

Not everyone loves him, though. A handful of music critics who

weren’t fond of his passionate style of play gave him the name “Bang

Bang,” doing everything short of calling him the reincarnation of

Liberace in a turtleneck.

Such criticism doesn’t seem to bother Lang Lang, a highly

approachable and humble musician who still gives at least some of

www.bjtonline.com I BJT Buyers’ Guide 2012–China Edition I 商 业 喷 气 机 采 购 指 南 ( 中 国 版 )I 19


CENTER STAGE 中 心 舞 台

“ 坐 在 商 业 飞 机

上 时 , 时 间 很 难

熬 。 而 坐 在 私 人

飞 机 上 时 , 我 很

想 说 :‘ 哇 ----

生 活 真 是 太 棒

了 !’”

“When you sit on a

commercial plane

it is like very hard

practice. When you

are on a private jet

it is like, ‘wow–life

is great.’”

班 上 一 起 开 派 对 。 我 们 一 起 喝 香 槟 , 看 电 影 。

非 常 开 心 。

你 比 较 喜 欢 坐 私 人 飞 机 还 是 搭 航 班 ?

私 人 飞 机 上 有 你 所 需 要 的 任 何 物 品 。 包 括 各 种 各 样

的 食 品 和 饮 料 。 也 不 需 为 安 检 排 队 而 浪 费 时 间 。 坐 在 商

业 飞 机 上 时 , 时 间 很 难 熬 。 而 坐 在 私 人 飞 机 上 时 , 我 很

想 说 :“ 哇 ---- 生 活 真 是 太 棒 了 !”

你 大 部 分 时 间 住 在 哪 里 ?

难 说 , 真 的 。 一 般 都 是 在 酒 店 房 间 或 者 飞 机 上 。

在 北 京 奥 运 会 上 , 面 对 十 亿 以 上 的 观 众 演 奏 ,

感 觉 如 何 ?

那 是 我 一 辈 子 最 宝 贵 的 经 验 , 但 不 是 最 令 人 兴 奋

的 。 当 你 取 得 一 项 巨 大 而 又 幸 运 的 突 破 时 , 那 更 加 令

人 兴 奋 , 因 为 在 此 之 前 , 你 还 是 一 个 无 名 小 卒 。

你 当 时 取 得 了 怎 样 的 “ 巨 大 而 又 幸 运 的 突 破 ” 呢 ?

那 是 在 1999 年 夏 天 , 我 为 了 顶 替 安 德 烈 · 瓦 茲 的 缺

席 , 在 最 后 一 刻 登 台 出 演 了 芝 加 哥 附 近 的 音 乐 会 。 那

不 是 一 场 普 通 的 音 乐 会 。 它 被 称 作 “ 世 纪 音 乐 会 ”,

参 演 的 有 芝 加 哥 交 响 乐 团 和 偶 像 乐 人 物 艾 萨 克 · 斯 特

恩 ( 著 名 小 提 琴 家 , 于 2001 年 逝 世 )。 事 实 上 , 是 他

推 荐 我 的 。 那 真 正 是 我 的 幸 运 之 神 。

the credit for his success to the “lucky break” he got about 12

years ago, when he filled in at the last minute for Andre Watts at

a concert near Chicago. Since that night, it’s been a wild ride,

and Lang Lang appears to be enjoying every minute of it.

What has been your favorite trip so far in a private jet?

I usually travel with my mother and my management team.

But one time I had a party on a Global Express with some friends

on a flight within China. We had champagne and watched

movies. That was fun.

How does flying privately compare with airline travel

for you?

On a private jet you have everything. You have all kinds of

food and drinks and you are not wasting time on a security line.

When you sit on a commercial plane it is like very hard practice.

When you are on a private jet it is like, “Wow–life is great.”

Where do you live most of the time?

Hard to say, really. It is hotel rooms and airplanes.

What did it feel like to play at the Beijing Olympics,

knowing that more than a billion people might be

watching you?

It was the experience of a lifetime but not the most exciting

moment of my life. When you have that one huge lucky break,

that is even more exciting, because [before it] you were a nobody.

COURTESY OF BOMBARDIER

20 I 商 业 喷 气 机 采 购 指 南 ( 中 国 版 )I BJT Buyers’ Guide 2012–China Edition I www.bjtonline.com


CENTER STAGE 中 心 舞 台

“I would like to do

something different

and record an album

with many kinds of

artistS, including

jazz and country.”

实 事 快 报

姓 名 : 朗 朗

年 龄 :29

职 业 : 古 典 音 乐 家

出 行 方 式 : 由 庞 巴 迪 公

司 提 供 的 私 人 飞 机 。 最

喜 爱 的 是 全 球 快 车 XRS

和 里 尔 60XR。

个 人 资 料 : 主 要 居 住 在

纽 约 市 , 单 身 , 喜 欢 看

电 影 和 运 动 。

Fast Facts

NAME: Lang Lang

AGE: 29

OCCUPATION: Classical pianist

TRANSPORTATION: Private

jets supplied by Bombardier.

Favorites are Global Express

XRS and Learjet 60XR.

PERSONAL: Lives primarily

in New York City. Single.

Enjoys watching movies and

professional sports.

“ 我 想 来 一 个 颠 覆 , 和 许 多 不 同

的 艺 术 家 合 作 录 制 一 张 专 辑 , 包

括 爵 士 乐 和 乡 村 音 乐 。”

你 在 书 中 讲 述 了 一 个 故 事 , 大 概 内 容 是 : 在 你 九 岁 时 , 父

亲 规 定 , 如 果 试 演 失 败 , 就 必 须 自 杀 。 那 段 插 曲 对 你 的 生

活 产 生 了 怎 样 的 影 响 ?

那 真 的 太 夸 张 了 , 我 痛 苦 了 很 长 一 段 时 间 。 但 是 我 的 父

亲 在 这 些 年 来 已 经 变 了 许 多 , 我 们 现 在 是 很 好 的 朋 友 。 一

切 都 好 。

你 最 喜 欢 自 己 所 演 奏 的 哪 首 曲 子 ?

真 的 很 难 选 。 就 像 有 人 问 你 :“ 你 最 爱 吃 什 么 ?” 在 不

同 的 时 间 , 你 所 喜 爱 的 食 物 也 不 同 。 就 现 在 来 讲 , 我 喜 欢 莫

扎 特 , 因 为 那 是 我 明 天 晚 上 将 要 演 奏 的 作 品 。 但 是 , 下 个 星

期 , 我 要 演 奏 别 的 曲 子 。 我 很 善 变 。

你 喜 欢 的 音 乐 家 还 有 哪 些 呢 ?

我 喜 欢 卢 恰 诺 · 帕 瓦 罗 蒂 、 普 拉 西 多 · 多 明 戈 、 安 德 烈 ·

波 切 利 、 还 有 里 奥 纳 德 · 伯 恩 斯 坦 。 我 也 喜 欢 流 行 音 乐 家 ,

譬 如 贾 斯 汀 · 汀 布 莱 克 和 克 里 斯 汀 娜 · 阿 奎 莱 拉 。

有 一 位 作 家 说 过 , 你 比 甲 壳 虫 乐 队 的 知 名 度 还 高 。

你 认 为 是 这 样 的 吗 ?

当 然 没 有 。 甲 壳 虫 乐 队 太 棒 了 。 我 正 在 计 划 和 保 罗 · 麦 卡

特 尼 联 手 举 办 一 次 音 乐 会 。 我 第 一 次 见 他 是 在 伦 敦 桥 颁 奖 典 礼

上 。 他 非 常 幽 默 。 他 说 :“ 你 是 古 典 音 乐 家 , 我 也 是 经 典 的 古

典 摇 滚 音 乐 家 。”

What was your “huge lucky break”?

It was in the summer of 1999 when I was the substitute for

Andre Watts at the Ravinia Festival north of Chicago. It was not

a normal concert. It was called the “Concert of the Century”

with the Chicago Symphony and the iconic Isaac Stern [the

renowned violinist who died in 2001]. He actually introduced

me to the audience. That was absolutely my lucky break.

In your book, you relate a story of how your father ordered

you to kill yourself after you failed an audition when you

were nine. How did that episode affect your life?

It was a real crazy moment and very painful for a long

time. But my father has changed a lot over the years and now

we are good friends, so it’s OK.

What is the one favorite piece of music you play?

Really hard to say. It is like asking, “What is your favorite

food?” At different times you like different foods. Today it is

Mozart because that is what I am playing tomorrow night. But

next week I am playing something else. I am always changing.

Who are some of the other musicians you listen to?

I like Luciano Pavarotti, Placido Domingo, Andrea Bocelli

and Leonard Bernstein, but I also like popular musicians like

Justin Timberlake and Christina Aguilera.

One writer said you are more famous than the Beatles.

Do you think you are?

Of course not. The Beatles are amazing and I had a great

opportunity to plan an event with Paul McCartney. I had met

him the first time at the London Bridge awards and he was

really funny. He said, “You are a classical musician and I am

also classic–classic rock.”

22 I 商 业 喷 气 机 采 购 指 南 ( 中 国 版 )I BJT Buyers’ Guide 2012–China Edition I www.bjtonline.com


Center stage

你 在 表 演 时 , 经 常 感 到 紧 张 吗 ?

我 一 直 在 努 力 做 到 精 准 、 激 昂 。 这 一 直 是 我 所 努 力 要 达 到 的 目

标 。 每 场 音 乐 会 , 对 于 我 以 及 观 众 而 言 , 都 是 一 次 对 生 命 的 体 验 。

你 和 许 多 艺 术 家 同 台 演 出 过 。 你 会 不 会 常 常 冒 出 想 尝 试 其 它 类 型

的 音 乐 的 想 法 呢 ?

当 然 。 我 想 来 一 个 颠 覆 , 有 可 能 是 《 夏 日 时 光 》( 乔 治 · 盖 希 文 的

爵 士 标 准 《 乞 丐 与 荡 妇 》), 或 者 和 许 多 不 同 的 艺 术 家 合 作 录 制 一 张

专 辑 , 包 括 爵 士 乐 和 乡 村 音 乐 。 我 还 没 有 构 想 好 。 但 是 , 我 确 信 , 爵

士 乐 一 定 会 妙 不 可 言 。2009 年 , 我 和 赫 比 · 汉 考 合 手 举 办 了 一 次 二 重

奏 巡 演 , 我 们 在 美 国 的 七 座 城 市 以 及 欧 洲 的 十 座 城 市 都 有 演 出 。 在 如

何 即 兴 表 演 、 如 何 开 发 自 己 对 爵 士 和 声 的 灵 感 等 方 面 , 我 从 他 身 上 学

了 许 多 。

你 有 哪 些 爱 好 ?

看 电 影 是 我 最 大 的 爱 好 。 我 正 在 向 索 尼 影 视 电 影 厂 迈 进 , 一 些 朋

友 也 正 在 带 我 了 解 电 影 界 。

我 喜 欢 运 动 。 昨 天 晚 上 , 我 非 常 有 幸 地 参 加 了 休 斯 顿 的 演 出 。 我

的 同 胞 姚 明 为 休 斯 顿 火 箭 队 (NBA 篮 球 队 ) 出 赛 。 赛 后 我 和 他 、 他 的

妻 子 以 及 父 母 共 进 晚 餐 。 我 们 有 许 多 共 同 点 , 其 原 因 不 仅 仅 是 因 为

我 们 都 是 中 国 人 , 还 因 为 我 们 分 别 成 长 为 一 个 音 乐 家 和 一 位 运 动 员

的 过 程 有 许 多 相 似 之 处 。 那 种 感 觉 太 棒 了 。 看 NBA 篮 球 赛 或 者 欧 洲

杯 , 让 我 获 得 了 许 多 灵 感 。

你 每 天 练 习 钢 琴 几 个 小 时 ?

我 以 前 每 天 练 习 七 个 小 时 , 现 在 只 练 习 两 个 小 时 , 有 时 候 甚 至

时 间 更 短 , 因 为 许 多 时 间 都 花 在 旅 途 上 。 但 是 , 坐 在 庞 巴 迪 喷 气

飞 机 上 , 我 可 以 有 更 多 的 时 间 来 练 习 , 因 为 这 样 节 省 了 许 多 旅 途

时 间 。

你 已 经 获 得 了 许 多 荣 誉 。 你 的 下 一 个 大 目 标 是 什 么 呢 ?

我 成 立 了 朗 朗 国 际 音 乐 基 金 会 , 目 标 是 通 过 提 供 奖 学 金 ,

帮 助 年 轻 人 实 现 学 习 音 乐 的 梦

想 。 我 有 一 个 目 标 , 就 是 为 支

持 下 一 代 音 乐 家 而 尽 力 , 帮

助 学 校 开 办 课 余 音 乐 班 。 我 想

加 入 到 老 师 和 志 愿 者 的 队 伍 中

去 , 为 音 乐 学 子 们 营 造 更 健 康

的 环 境 , 因 为 我 们 现 在 正 处

在 一 个 十 分 困 难 的 时 代 , 尤 其

是 在 美 国 , 各 院 校 纷 纷 削 减 预

算 。 他 们 做 的 第 一 件 事 就 是 削

减 艺 术 和 音 乐 的 预 算 。 这 种 环

境 很 不 健 康 。

你 谈 了 许 多 有 关 你 要 当 第 一 名 的

理 想 。 第 一 名 对 于 你 而 言 , 意 味 着

什 么 ?

它 意 味 着 你 要 尽 最 大 努 力 。 事 实

上 它 并 不 是 一 个 数 字 , 它 是 一 项 承 诺 , 对 自 己 的 要 求 、 意 愿 和 目 标 。

做 真 实 的 自 己 , 就 一 定 能 够 做 到 最 好 。 这 是 我 对 “ 第 一 名 ” 的 理 解 。

Have you always played with a lot of physical intensity?

I always try to play very precise and very passionate. That is

always what I try to achieve. Every concert, for me and for the

audience, is a life experience.

You’ve played with a wide variety of artists. Are you tempted

to pursue other genres more often?

Sure. I would like to do something totally different, maybe

“Summertime” [the jazz standard from George Gershwin’s Porgy

& Bess], and record an album with many kinds of artists, including

jazz and country. I 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 but certainly the

jazz will be incredible. [In 2009] I had a duets tour with Herbie

Hancock and we played seven cities in the U.S. and 10 in Europe.

I learned a lot from him on how to improvise and develop an

instinct for jazz harmony.

Do you have any hobbies?

Movies are my biggest hobby. I am actually now on my way to Sony

Pictures Studios, where some friends are going to show me around.

I love sports. Last night I had the great privilege to perform

in Houston, where my countryman, Yao Ming, plays for the

Houston Rockets [NBA basketball team]. I had a really nice

dinner with him and his wife and parents. There were so many

things that we had in common, not only because we are both

Chinese, but because so many things are similar growing

up as a musician or as an athlete. It was really cool. I gain a

lot of inspiration watching NBA games or European soccer

championships.

How many hours a day do you practice?

It used to be seven hours and now it is only two, sometimes

even less because of my traveling. But with the Bombardier jets I

can practice more because I save a lot of travel time.

You’ve already accomplished much in your life. What is your

next big goal?

I started the Lang Lang International Music Foundation,

whose aim is to help young people learn music by providing

scholarships. I have one goal and it is to help support the next

generation of musicians and help schools create after-school

music classes. I want to work with teachers and volunteers to

help create a healthier environment for music studies, because

we are in very difficult times, especially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 schools cutting budgets. The very first thing they do is to

cut art and music. This is very unhealthy.

You talk a lot about the need to be number one. What does

being number one mean to you?

It means to do your best. It is not really a number, it is a

commitment, your discipline, your will and your goal. If you are

true to yourself, you will get the best out of yourself. That is my

understanding of number one.

n

24 I 商 业 喷 气 机 采 购 指 南 ( 中 国 版 )I BJT Buyers’ Guide 2012–China Edition I www.bjtonline.com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