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2022 Views

Sap Sap 十十

Sap Sap 十十 by Samson Wong Pak Hang The project Sap Sap describes the end of adolescence by reminiscing the past, living the present and facing the future to illustrate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young generation. I visited nine friends’ homes, including my own, for Sap Sap; taking photos and recording their family history. In the end of our adolescence, both we and our families hold expectations of one another. We were raised in similar environments and backgrounds, his/her changes, conflicts and relationships can be yours or mine, becoming the shared experience of our generation. Sap Sap is derived from Edward Yang’s movie Yi Yi. The ten stories represent more than just ten (Sap) families, therefore Sap Sap.

Sap Sap 十十
by Samson Wong Pak Hang

The project Sap Sap describes the end of adolescence by reminiscing the past, living the present and facing the future to illustrate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young generation. I visited nine friends’ homes, including my own, for Sap Sap; taking photos and recording their family history. In the end of our adolescence, both we and our families hold expectations of one another. We were raised in similar environments and backgrounds, his/her changes, conflicts and relationships can be yours or mine, becoming the shared experience of our generation. Sap Sap is derived from Edward Yang’s movie Yi Yi. The ten stories represent more than just ten (Sap) families, therefore Sap Sap.

SHOW MORE
SHOW LESS
  • No tags were found...

Create successful ePaper yourself

Turn your PDF publications into a flip-book with our unique Google optimized e-Paper software.




BETS1716

4


5


BETS1716

6


BETS1716

我 家 在 我 三 歲 時 便 搬 到 屯 門 這 裡 , 以 前 住 在 上 環 , 一 下 子 卻 搬

到 這 麼 遠 的 地 方 。 這 裡 原 是 二 人 單 位 , 當 年 我 妹 還 未 出 世 , 住 著 父

母 和 我 三 人 還 可 以 接 受 , 但 當 兩 兄 妹 逐 漸 長 大 , 居 住 空 間 便 少 之 有

少 。 這 裡 基 本 上 就 是 一 個 沒 有 任 何 間 隔 、 很 小 的 長 方 形 單 位 , 要 不

是 去 年 裝 修 過 , 一 定 更 混 亂 。

/ 很 像 一 個 IKEA 的 示 範 單 位 。/ 對 呀 , 是 一 踏 進 門 便 是 房 間 那

種 感 覺 , 而 且 大 部 分 傢 私 都 是 在 IKEA 買 的 。 我 家 還 算 亁 淨 , 有 些 門

户 真 的 很 髒 , 不 過 這 裡 也 有 三 十 多 年 樓 齡 了 。 這 個 位 置 真 的 很 遠 ,

每 天 都 要 提 早 二 十 分 鐘 出 門 乘 巴 士 才 能 到 地 鐵 站 , 交 通 費 也 很 貴 。

空 氣 清 新 、 樓 房 疏 落 、 食 肆 美 味 、 近 海 是 僅 有 的 優 點 。 以 前 望 出 窗

外 是 能 看 到 海 的 , 但 現 在 新 建 成 的 警 察 宿 舍 卻 擋 住 了 整 個 景 觀 。 這

個 碼 頭 以 前 有 船 可 以 到 中 環 , 十 分 方 便 , 但 因 後 來 順 利 建 成 地 鐵 站

就 停 辦 了 , 曾 經 有 流 傳 說 會 重 開 航 線 , 但 最 後 都 不 了 了 之 。 近 年 則

多 了 到 珠 海 和 澳 門 的 船 。

前 年 有 機 會 申 請 搬 到 水 泉 澳 或 安 達 臣 的 新 屋 邨 , 但 因 我 們 輪 侯

次 序 太 後 , 發 現 剩 餘 單 位 面 積 比 現 在 還 小 , 再 加 上 父 母 在 這 區 工 作

的 關 係 , 最 後 還 是 放 棄 了 。 記 得 爸 爸 說 不 搬 屋 那 晚 , 我 們 一 家 正 在

酒 樓 吃 飯 , 爸 爸 說 自 己 今 年 已 經 六 十 四 歲 , 好 想 死 之 前 可 以 住 新

屋 。 我 聽 到 之 後 很 生 氣 , 更 罵 他 一 輩 子 都 得 過 且 過 , 從 沒 交 稅 , 綜

緩 、 資 助 、 公 屋 都 拿 盡 了 , 憑 甚 麼 有 新 屋 , 但 他 完 全 不 明 白 , 最 後

我 哭 著 走 出 酒 樓 。 我 爸 很 麻 煩 的 , 他 試 過 裝 作 有 精 神 病 , 以 此 為 理

由 向 社 工 和 房 署 求 助 , 好 讓 他 能 搬 到 新 地 方 。 他 會 因 為 嘈 吵 和 光 而

睡 不 著 , 連 揭 書 的 聲 音 他 都 受 不 了 。 其 實 媽 媽 、 妹 妹 和 我 都 分 不 清

他 是 否 真 的 有 精 神 病 , 總 之 他 令 我 們 很 困 擾 。

/ 你 會 搬 出 去 嗎 ?/ 其 實 自 大 學 住 宿 舍 以 來 , 到 現 在 有 工 作

室 , 我 已 經 較 少 回 家 , 大 都 維 持 星 期 六 日 才 回 來 。 可 是 我 仍 然 很 不

習 慣 把 工 廈 的 工 作 室 當 作 居 住 的 地 方 , 工 廈 裡 有 很 多 細 節 都 會 令 我

不 舒 適 。 例 如 : 因 為 沒 有 安 裝 洗 衣 機 , 每 星 期 都 要 拿 衣 服 回 家 洗 ;

工 廈 的 看 更 對 我 深 夜 回 去 感 到 奇 怪 ; 有 次 有 人 無 故 敲 門 , 我 完 全 不

敢 去 開 。 如 果 不 用 外 出 工 作 , 我 寧 願 住 在 偏 遠 村 屋 呢 。

現 在 我 妹 住 在 大 學 宿 舍 , 家 裡 通 常 只 有 爸 媽 , 他 們 各 自 養 了 一

隻 龜 和 一 缸 魚 作 消 遣 。 我 爸 是 很 傳 統 的 人 , 之 前 我 想 自 己 申 請 公 屋

也 被 他 阻 止 , 說 擁 有 大 學 學 歷 的 人 去 申 請 公 屋 是 一 定 不 會 獲 批 的 。

他 經 常 覺 得 自 己 很 快 死 , 又 想 把 這 間 屋 留 給 我 , 和 再 下 一 代 ……

/ 這 是 很 傳 統 袓 屋 的 觀 念 。/ 明 明 這 只 是 一 個 很 小 的 公 屋 單

位 。

When I was three, my family moved far from Sheung Wan to this twoperson

flat. My sister was not born by the time, therefore the living space

was barely enough for three people, but obviously insufficient as we grow

up. This is basically a rectangular area without any separated rooms. The

mess must have been much terrible if we didn’t renovate the space last

year.

/ This looks very much like a show flat in IKEA. / Yes, you get directly to

a room once you stepped in. We bought most of the furnitures from IKEA

too. Our home is relatively clean when compared with the others, not

to mention this building aged more than 30 years. I take 20 minutes bus

from home to the MTR station, the long distance causes inconvenience

and high transportation fees. I would only take the fresh air, scattered

buildings, nice restaurants and the coastal location as the very minor

favours of living here.

We could see the sea from the window of our home, but the newly

built Police Quarter blocks the view now. There were ferries travel directly

to Central before the MTR station was established, and there were rumors

saying the service would be restored too, but it is still suspended now. In

recent years, there are more ferries travel to Zhuhai and Macau.

A few years back then, we were given the alternative to apply for the

new Shui Chuen O Estates or On Tat Estates, but we were too far back

in the waiting list that we couldn’t get a flat bigger than the one we are

living in now, and since my parents work in this area, we gave it up. I still

remember the night when my dad decided not to move, we were having

dinner at a Chinese restaurant. He said he is already 64 years old and

would like move into a new home before he died. I was furious when I

heard that. I told him he had been muddling along his entire life, receiving

all kinds of subsidies, including Comprehensive Social Security Assistance

(CSSA) and public housing, while not paying a single penny. He doesn’t

deserve a new flat. He didn’t understand and I ended up leaving the

restaurant crying. My dad is very troublesome, he pretended to have

mental disorder and used it as an excuse to reach social workers and the

Housing Authority for a new flat. He couldn’t sleep with the slightest noise

and light, he couldn’t even stand the sound of me turning a page. To be

honest, we can’t even tell if he has any mental disorder, he has caused us

a lot of trouble.

/ Are you planning to move out? / Since staying at the university

residence and having my own studio after graduating, I seldom go home.

I only go back on weekends. But I’m still not used to living in industrial

building, some minor details cause me inconvenience, like having to take

my laundry back home every week, the look that the security guard gives

me when I return late at night. Someone knocked on my door once and I

was terrified. I didn’t dare open the door. If not for work, I would rather

live in a village house away from the city.

My sister is also living at a university residence, leaving mom and dad

at home. They each have a turtle and a tank of fish to take care of as a

pastime. My dad is traditional, he didn’t let me apply for public housing,

insisting that they would not admit a university degree holder. He thinks

he is old and will die soon. He is leaving this house to me and my next

generation.

/ This is the traditional ancestral home mindset. / But this is just a

small public housing apartment.

7


TPTT2816

8


9


TPTT2816

10


TPTT2816

11


TPTT2816

12


TPTT2816

我 從 小 到 大 都 住 在 這 裡 , 這 屋 邨 樓 齡 高 , 又 舊 又 小 。 我 就 讀 這

屋 邨 內 的 幼 稚 園 、 小 學 和 中 學 , 從 家 步 行 幾 分 鐘 便 能 回 校 。 我 跟 爸

媽 、 哥 哥 、 嫲 嫲 同 住 , 一 個 單 位 擠 著 五 個 人 , 卻 只 有 兩 間 房 。 以 前

哥 哥 或 媽 媽 其 中 一 人 要 睡 客 廳 , 其 他 人 就 睡 碌 架 床 。 直 到 哥 哥 兩 三

年 前 找 到 一 份 在 大 陸 的 工 作 , 一 星 期 五 天 都 住 在 公 司 大 陸 的 宿 舍 ,

周 末 才 回 家 , 家 裡 的 空 間 才 沒 那 麼 擠 迫 。

/ 嫲 嫲 還 好 嗎 ?/ 還 是 差 不 多 。 嫲 嫲 有 老 人 痴 呆 , 因 為 沒 有 其

他 親 戚 願 意 照 顧 她 , 我 爸 身 為 兒 子 便 要 負 起 這 個 責 任 。 嫲 嫲 的 記 憶

停 留 在 我 中 四 的 時 候 , 她 常 以 為 我 是 個 中 學 生 , 而 且 總 覺 得 自 己 只

I’ve lived in this small, old estate since I was born. I went to

kindergarte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here, I can walk to school in

a few minutes. I live with my parents, my brother and my grandmother,

the five of us squeezing into a two-bedroom flat. Either my mom or my

brother had to sleep in the living room, and the rest of us in bunk beds.

My brother found a job in China two or three years ago. He stays at the

company dormitory five days a week and only comes home during the

weekends. This is how we have more space now.

/ How’s your grandma? / Pretty much the same. She has Alzheimer’s

disease. Since nobody else is willing to look after her, my father took

up the responsibility. She still thinks I’m a Secondary Four student. She

是 過 來 兒 子 處 住 幾 天 便 回 家 , 看 著 她 這 樣 我 覺 得 很 傷 心 可 悲 。 她 每

天 的 生 活 就 是 吃 早 餐 、 睡 午 覺 , 然 後 等 我 媽 回 來 照 顧 她 。 以 前 我 們

會 擔 心 她 落 街 亂 走 , 不 過 現 在 她 因 為 腳 痛 , 連 出 門 都 有 困 難 了 。

我 覺 得 她 的 病 情 愈 來 愈 嚴 重 , 有 次 我 們 在 電 梯 裡 , 她 問 我 去 哪

裡 、 住 幾 樓 , 完 全 不 認 得 我 。 媽 媽 覺 得 全 家 都 要 上 班 , 只 有 我 最 有

空 照 顧 嫲 嫲 , 所 以 這 些 年 來 都 是 我 為 她 準 備 早 餐 , 看 她 吃 藥 , 才 可

以 上 學 。 因 為 嫲 嫲 , 我 甚 至 不 太 敢 去 旅 行 , 去 的 話 就 要 找 同 學 、 朋

友 來 照 顧 她 , 但 我 又 不 想 給 別 人 添 麻 煩 。 現 在 臨 近 畢 業 , 就 算 課 業

比 較 忙 碌 , 我 也 需 待 到 下 午 才 出 門 , 有 時 要 工 作 到 深 夜 , 我 便 會 預

thinks she is only staying at our place for a short while. I feel bad for her.

Everyday she takes a nap after breakfast, and waits for my mom to come

home. We used to be worried about her leaving the house and would get

lost, but now she finds it difficult to walk with her leg pain.

I feel like her condition is getting worse. She once asked me which

floor do i live on in the lift, she didn’t recognise me. As the whole family

works, I seem to have the most time for taking care of grandma. For the

past years I prepared breakfast and supervised her to take the medicine

before I can leave for school. I couldn’t even go traveling. If i were to go, I

would need to ask my friends to look after her, but I didn’t want to trouble

them. I am about to graduate and the workload is becoming heavier. I can

先 自 己 準 備 飯 盒 作 晚 餐 。

雖 然 是 爸 爸 自 己 提 出 讓 嫲 嫲 過 來 一 起 住 , 但 其 實 平 日 爸 爸 都 不

太 關 心 她 , 全 都 是 媽 媽 和 我 負 責 照 顧 嫲 嫲 。 從 小 到 大 , 爸 媽 從 沒 有

交 流 , 很 多 時 候 反 而 要 靠 我 來 傳 話 。 譬 如 爸 爸 不 回 來 吃 飯 , 他 會 跟

我 說 , 我 再 跟 媽 媽 講 , 總 之 相 處 方 式 十 分 奇 怪 。 哥 哥 則 很 少 理 會 ,

甚 至 像 從 不 認 為 有 問 題 般 淡 然 , 就 好 像 只 有 我 覺 得 有 問 題 。 我 現 在

的 性 格 或 多 或 少 受 父 母 影 響 。

only leave in the afternoon, and if I have work late, I would pack dinner

for myself.

Even though it was my dad who proposed that grandma move in, he

doesn’t really do anything for her. It was all our responsibility. Growing

up mom and dad don’t really talk to each other, they talk to each other

through me instead. If dad is not coming back for dinner, he would tell me

and I would tell mom. Their interaction is weird. My brother doesn’t really

care, as if he hasn’t noticed. I seem to be the only person who sees the

problem. They have more or less shaped my personality.

13


CYKH1106

14


15


CYKH1106

16


CYKH1106

17


CYKH1106

18


CYKH1106

我 爺 爺 和 爸 爸 很 早 便 移 居 到 香 港 , 我 和 弟 弟 也 在 香 港 出 世 。 爸

爸 很 早 期 便 申 請 公 屋 , 那 時 競 爭 還 沒 有 很 激 烈 , 而 他 只 是 剛 好 跟 他

的 工 友 一 起 去 申 請 。 他 一 開 始 住 在 九 龍 灣 啓 業 邨 , 後 來 搬 來 這 屋 邨

的 另 一 個 單 位 住 。 我 出 生 後 , 一 家 跟 爺 爺 住 , 因 為 過 於 擠 迫 又 遷 到

現 在 這 裡 。 可 是 , 這 六 人 單 位 現 在 只 住 了 三 人 , 爺 爺 和 爸 爸 先 後 因

大 腸 癌 、 結 腸 癌 去 世 , 那 時 我 才 三 歲 半 。 我 其 實 記 不 得 那 時 的 事 ,

一 切 都 是 媽 媽 告 訴 我 的 。 沒 有 記 憶 其 實 還 好 ……

我 媽 媽 很 厲 害 , 她 把 這 頭 家 打 理 得 很 好 , 我 連 找 女 朋 友 也 會 以

她 為 參 照 。 弟 弟 和 我 或 許 都 有 家 族 遺 傳 , 原 本 合 符 資 格 參 與 癌 病 基

金 會 的 遺 傳 性 大 腸 癌 檢 驗 , 但 因 為 醫 院 已 經 銷 毀 了 爸 爸 之 前 切 除 組

織 的 記 錄 , 所 以 檢 驗 一 事 便 告 吹 了 。 遲 些 暑 假 有 空 會 預 約 去 做 一 次

檢 查 , 我 很 怕 死 !

我 很 滿 意 這 裡 , 露 台 很 開 揚 , 另 一 邊 的 窗 可 以 看 到 貨 櫃 碼 頭 和

海 。 通 風 很 好 , 夏 天 幾 乎 不 用 開 冷 氣 。 只 有 三 個 人 住 , 空 間 很 夠

用 。 我 畢 業 前 裝 潢 過 這 空 間 , 好 讓 我 有 位 置 安 放 這 幾 年 完 成 的 大

畫 , 大 部 分 放 在 客 廳 , 有 幾 張 放 在 睡 房 。 我 還 有 個 小 空 間 可 以 畫

畫 , 那 牆 壁 可 以 掛 起 它 們 , 但 現 在 不 會 畫 大 的 畫 了 , 最 多 一 米 左

右 。

/ 你 的 工 作 如 何 ?/ 很 後 悔 去 年 沒 有 一 邊 做 畢 業 創 作 一 邊 找 工

作 。 那 時 剛 完 成 畢 業 展 , 戶 口 連 一 百 元 都 沒 有 , 我 向 家 人 借 了 七 千

元 過 活 , 並 開 始 找 工 作 。 六 月 中 做 過 兩 星 期 啤 酒 廠 , 但 仍 然 不 夠 ,

到 八 月 學 校 出 了 獎 學 金 才 夠 還 錢 。 後 來 教 畫 , 月 薪 只 有 九 千 元 , 然

後 再 找 到 一 份 藝 術 機 構 全 職 , 每 星 期 上 班 六 天 , 每 天 九 小 時 , 但 我

覺 得 公 餘 時 間 太 少 了 。 一 個 月 後 轉 到 現 在 這 份 工 , 比 起 之 前 那 份 薪

水 多 一 點 , 更 重 要 是 每 星 期 上 班 五 天 , 每 天 八 個 半 小 時 , 地 點 更 近

家 。 我 平 日 可 以 有 七 個 小 時 的 公 餘 時 間 和 星 期 六 日 做 我 喜 歡 的 事 ,

成 為 一 個 「 業 餘 畫 家 」(Sunday Painter)。

這 張 電 腦 枱 是 我 一 手 一 腳 造 出 來 的 , 由 設 計 、 買 材 料 、 拼 合 ,

花 了 差 不 多 半 年 。 雖 然 是 有 點 慢 , 但 這 是 讀 書 時 沒 有 時 間 做 的 事

情 。 畫 畫 也 一 樣 , 雖 然 速 度 不 快 , 但 自 覺 不 斷 進 步 。 我 認 為 , 從 事

藝 術 創 作 , 應 該 先 保 障 自 己 的 生 活 , 不 要 令 自 己 的 生 活 太 艱 難 。 既

然 藝 術 不 可 以 「 當 飯 食 」, 不 如 轉 行 或 者 炒 賣 算 了 。

/ 還 有 甚 麼 打 算 嗎 ?/ 一 直 在 投 考 政 府 工 , 主 因 都 是 想 保 護 精

神 生 活 不 被 經 濟 生 活 困 擾 , 甚 至 被 吞 噬 。 政 府 的 職 位 薪 金 高 、 糧

準 、 多 假 期 , 有 幾 位 本 地 藝 術 家 前 輩 成 名 前 都 是 這 樣 養 活 自 己 。 另

外 , 雖 然 競 爭 很 大 , 我 也 會 抽 居 屋 , 有 機 會 希 望 能 買 樓 。 將 來 就 算

不 會 自 住 , 也 有 機 會 補 地 價 再 轉 售 出 去 。

Grandpa and dad came to Hong Kong a long time ago. Me and my

brother were born here. When my dad applied for public housing, he

went with other workers and the competition wasn’t as fierce. He first

lived in Kai Yip Estate, then moved in with my grandpa. After I was born,

we moved here because it is less crowded. This was originally a six-person

flat but only the three of us live here now. Grandpa and dad died from

colorectal cancer and colon cancer respectively. I was three and a half

years old. I don’t have memories of it, my mom told me. I would rather

not remember.

My mom is tough. She takes good care of our family. If I were to find a

girlfriend, I would like her to be like my mom. My brother and I may have

hereditary cancer. We should be eligible for Cancer Fund bodychecks,

but the hospital destroyed my dad’s cancer tissue, and that ruined our

chance. We will make an appointment for bodycheck the coming summer.

I am scared of dying.

I like this apartment. The balcony opens to the Lai King landscape, the

other side is the container terminal and the sea. It is well ventilated, we

seldom use air-conditioning. There is enough space for the three of us.

We renovated the place before graduation to provide space for my big

paintings. Most of them are in the living room, some of them are in my

bedroom. I also have a small corner to paint and a wall to hang them up. I

paint smaller work now, at most one meter high.

/ How’s work?/ I regret not looking for a job while completing my

graduation project. When the Graduation show ended, i had less than

$100 in my account. I borrowed $7000 from my family and started looking

for a job. In June, I worked in a beer factory for two weeks, but that wasn’t

enough. I paid them In August with my scholarship money. I then did

art tutoring for a monthly salary of $9000. I later changed to a full-time

position in an arts institution, where i worked for 9 hours a day, 6 days

a week. Then I transferred to my current job because the previous one

took up too much of my time. I am earning more, and more importantly,

it offers 5-day work week with eight and a half hours per day. The office is

also nearer. I have 7 hours of free time during weekdays and the weekend

for activities that I like. I am now a ‘Sunday Painter’.

I built this work desk on my own, it took me almost half a year from

designing, buying materials and putting it together. It was long process,

but this was something I didn’t have time for when I was at university.

It’s the same with painting, I don’t work quickly but I can see myself

improving. For me, making a living comes before making art. If art solely

can’t support my living, I should work in a different field or try investing

instead.

/ What’s your plan? / I’m planning to work for the government. The

government offers positions with high salary that comes on time, and

the working hours are fixed with plenty holidays. These benefits secure

my quality of life in many ways. There are some famous local artists

followed this routine to support their living too. Besides, I’d like to buy an

apartment on my own, therefore I made an application for the HOS flat.

Even I may not move in the flat, it is just a matter of changing ownership

and there could be disposal in second market.

19


LCYL0305

20


21


LCYL0305

22


LCYL0305

23


LCYL0305

24


LCYL0305

我 們 是 十 多 年 前 的 新 移 民 , 但 情 況 比 較 特 別 。 爸 爸 在 我 幾 歲 時

就 過 身 了 , 後 來 姐 姐 、 弟 弟 和 我 來 了 香 港 , 與 爺 爺 住 在 九 龍 灣 啓

業 邨 的 單 位 。 那 是 一 人 單 位 , 十 分 擠 逼 , 幸 好 那 時 我 們 還 小 。 我

小 五 時 家 人 搬 了 出 去 , 租 住 了 九 龍 城 的 低 層 唐 樓 單 位 , 雖 然 空 間 不

太 大 , 但 一 住 便 是 十 多 年 。 媽 媽 因 為 某 些 原 因 , 仍 保 持 大 陸 人 的

身 份 , 但 大 部 份 時 間 她 都 跟 我 們 一 起 在 香 港 生 活 。 那 時 租 金 每 年 增

加 , 由 起 租 三 千 四 百 元 , 到 後 來 七 千 元 , 因 此 媽 媽 的 負 擔 也 很 大 。

我 們 搬 走 時 租 約 剛 好 完 滿 , 如 果 再 續 升 幅 應 該 更 大 。 三 年 前 , 我 們

終 於 收 到 公 屋 的 入 伙 通 知 , 雖 然 是 三 人 單 位 , 但 還 是 接 受 了 , 因 為

我 們 怕 超 過 公 屋 入 息 限 額 。

/ 為 甚 麼 ?/ 我 一 中 學 畢 業 就 已 經 找 工 作 , 自 知 不 喜 歡 讀 書 ,

沒 有 想 過 讀 大 專 , 寧 願 快 點 出 來 賺 錢 養 家 。 當 時 我 姐 又 即 將 畢 業 ,

We were new immigrants a decade ago. Our situation is a bit

different. My father passed away when I was just a few years old and

after that, my elder sister, my brother and I came to Hong Kong to live

with our grandfather in Kai Yee Estate. Fortunately, we were still little kids

when we stayed in his one-person flat as it could barely accommodate all

of us. So when I reached Primary 5, we moved out into an apartment in

a tenement building in Kowloon City. The apartment wasn’t big, but we

stayed there for more than ten years.

My mother is not a Hong Kong resident due to some reasons, but she

lives with us in Hong Kong most of the time. The rent increased each year,

from HKD $3,400 in the beginning to HKD$7,000 by the time we moved

out. This became a huge financial burden for my mother. I think it would

go up even more if we had the contract renewed. Three years ago, our

application for public housing was finally successful. We accepted the

three-person flat because we are afraid of exceeding the income limit for

public housing.

/ Why? / Knowing that I hate studying, I’ve never thought of getting

into college. Therefore, I’ve been working once I graduated from high

如 果 媽 媽 、 我 再 加 上 姐 姐 的 收 入 , 就 很 可 能 超 過 入 息 限 額 , 所 以 姐

姐 畢 業 前 就 要 搬 來 。

這 裡 租 金 便 宜 , 環 境 也 更 舒 適 。 我 們 一 起 裝 潢 、 油 牆 , 姐 姐 決

定 客 廳 要 上 綠 色 、 房 間 要 上 粉 紅 色 。 窗 前 則 放 了 我 儲 下 多 年 的 公

仔 , 那 位 置 真 的 很 適 合 。 弟 弟 修 讀 攝 影 , 他 也 有 自 己 小 小 的 工 作

枱 。

雖 然 這 裡 很 近 西 鐵 站 , 但 相 比 起 當 年 住 在 九 龍 城 還 是 很 不 方

便 。 例 如 : 我 在 銅 鑼 灣 上 班 , 要 乘 近 一 小 時 巴 士 , 若 碰 巧 是 繁 忙 時

間 , 西 隧 還 會 遇 上 交 通 擠 塞 ; 我 的 中 學 同 學 都 住 在 九 龍 區 , 跟 他 們

飯 聚 時 總 要 注 意 時 間 , 怕 錯 過 回 家 的 尾 班 車 ; 昂 貴 的 交 通 費 也 是 一

個 問 題 。 我 姐 在 黃 金 海 岸 附 近 工 作 , 路 程 尚 可 接 受 ; 弟 弟 則 在 何 文

school, I’d rather be the breadwinner of my family. My elder sister was

about to graduate at that time. The income from my mother and I, plus my

sister’s expected income, would probably exceed the income limit, this is

also the reason why she joined living with us before she actually graduate.

The rent here is much cheaper with better environment. We

decorated the flat together. Sister decided to paint the living room in

green, while the room in pink. I chose to place my dolls collection at the

windowside. My brother, who studies photography, has got his own small

working desk .

Although the location is very close to the West Rail Station, there are

lots of inconvenience caused. For examples, I take almost an hour bus

to my workplace in Causeway Bay, and I’ve always been annoyed by the

congested traffic at the Western Harbour Tunnel during rush hours; My

high school friends all live in Kowloon. To prevent missing the last train

home, I have to alert the time when i have gatherings with them.

The high transportation cost is inevitably a problem. My sister works

near the Gold Coast, her commute distance is acceptable. My brother is

田 上 學 , 要 乘 西 鐵 再 轉 車 。

有 機 會 的 話 也 想 搬 去 更 方 便 、 寬 敞 一 點 的 地 方 。 我 想 遞 交 綠

表 , 申 請 利 用 這 單 位 換 居 屋 。 希 望 競 爭 人 數 相 對 少 , 機 會 會 大 一

點 。 這 幾 年 從 事 物 流 業 , 雖 然 掙 不 多 , 但 都 算 有 二 十 多 萬 積 蓄 , 加

上 家 人 的 儲 蓄 , 應 該 足 夠 支 付 居 屋 首 期 , 再 向 政 府 借 貸 分 期 付 款 。

/ 除 了 上 班 , 平 時 在 忙 甚 麼 ?/ 現 在 每 星 期 上 班 四 天 , 雖 然 是

兼 職 , 但 薪 金 跟 全 職 差 不 多 , 甚 至 更 多 , 就 只 是 沒 有 員 工 福 利 之 類

的 待 遇 , 不 過 一 星 期 卻 有 三 天 假 期 。 其 他 時 間 都 在 家 打 機 、 聽 歌 和

處 理 家 務 , 或 是 跟 中 學 同 學 去 踢 足 球 。 其 實 最 近 都 想 轉 工 , 想 找 離

家 近 一 點 、 薪 金 高 一 點 的 職 位 , 但 仍 未 有 適 合 的 選 擇 。

studying in Ho Man Tin. He usually takes the West Rail and make other

transfer.

I would like to move to a more convenient and bigger place if possible.

I want to get a Home Ownership Scheme (HOS) flat by submitting the

Green Form. Hopefully there is a higher probability with less competitors.

I can hardly make a huge sum of money from my current job in logistics

company, but after these years I have saved more than HKD$ 200,000.

The total of savings allows me to pay the downpayment, I can later apply

for the government loan with monthly instalments.

/ What do you usually do in leisure time? / I work four days a week. It

is a part-time position, but the salary is compatible to that of a full-time

staff. The only thing missing is the staff benefits, but i have got three

holidays per week in return. I spend my free time at home playing games,

listening to music and doing housework, sometimes I will go to play

the football with friends. In fact, I have been planning to find a new job

with closer proximity to home and higher salary, but I haven’t found any

suitable yet.

25


SMPSK1606

26


27


SMPSK1606

28


SMPSK1606

29


SMPSK1606

30


SMPSK1606

我 們 一 家 是 在 我 小 四 時 搬 過 來 的 , 以 前 曾 住 在 九 龍 灣 啟 德 大 廈

的 天 台 , 應 該 算 是 僭 建 的 那 種 鐵 皮 屋 。 那 時 隔 壁 有 戶 人 家 養 了 很 多

狗 , 非 常 臭 。 我 們 搬 離 後 , 那 裡 發 生 了 一 場 火 災 , 聽 聞 很 多 狗 在 大

火 中 死 了 , 現 在 就 連 那 大 廈 也 已 準 備 拆 卸 重 建 了 。

起 初 搬 到 這 裡 時 , 父 母 用 一 間 房 , 我 跟 弟 弟 共 用 另 一 間 房 。 我

入 大 學 後 , 父 母 便 把 原 本 頗 大 的 客 廳 隔 開 一 間 房 給 弟 弟 , 所 以 現 在

客 廳 變 小 了 , 但 分 房 對 我 們 也 有 好 處 , 不 論 工 作 、 溫 習 都 較 方 便 。

My family moved here when I was Primary Four. We once lived in

a metal house on the rooftop of Kai Tak Mansion, which should have

been categorised as unauthorised building work. Our neighbour owned

a few dogs with strong smell. I heard that there was a fire after we left,

in which lots of dogs were dead, and now the whole building is pending

for demolition and reconstruction. I shared one room with my brother

when we first moved here. We used to have a more spacious dining room

and now is much smaller, because we made an interval for my brother’s

own room after I got into university. We both have more personal space

by then.

/ 那 間 單 人 單 位 呢 ?/ 那 單 位 早 就 退 回 了 。 我 在 準 備 DSE 期

間 , 曾 在 這 屋 邨 的 另 一 間 一 人 單 位 住 過 一 段 很 短 的 時 間 。 那 是 我 親

戚 申 請 的 單 位 , 但 他 長 期 不 在 , 於 是 我 媽 便 讓 我 住 在 那 裡 , 好 讓 我

更 專 心 溫 習 。 那 空 間 只 有 廁 所 、 廚 房 、 一 張 床 、 一 枱 風 扇 和 一 枱 電

視 , 相 當 狹 窄 。 那 時 教 我 經 濟 的 補 習 老 師 還 會 到 那 房 間 , 幫 我 和 另

一 個 同 學 補 習 。 我 媽 有 時 候 也 會 帶 小 孩 上 來 , 替 他 們 補 習 、 檢 查 功

課 , 她 真 的 很 擅 長 善 用 這 些 「 資 源 」。 現 在 想 一 個 人 出 來 住 已 經 很

難 了 , 以 後 再 算 吧 , 畢 業 後 順 利 找 到 工 作 才 是 首 要 。

/ How about that single apartment?/ It was confiscated long time ago.

During my study period of DSE, I lived alone in another single apartment

of this estate. It was my relative’s property, but he has been away for

a long time, so my mom let me move in, in the hope that I could revise

more productively. The only things I got in the cramped room were toilet,

kitchen, a bed, a desk, an electronic fan and a television. I had tutoring

class there with my classmate, and my mom would bring kids to the place

for tutoring too, she is really good at utilizing these resources. Knowing

how hard it is to living alone, I am more concern about getting a job after

graduation.

/ 最 近 在 忙 什 麼 嗎 ?/ 現 在 一 邊 等 畢 業 , 一 邊 找 工 作 , 目 標 是

做 政 府 公 務 員 , 但 都 希 望 能 學 以 致 用 , 所 以 希 望 最 好 能 找 到 統 計 處

的 職 位 。 趁 最 近 有 空 , 我 正 在 編 寫 一 個 新 的 手 機 遊 戲 , 上 次 那 個 實

在 太 悶 了 , 今 次 應 該 有 進 步 , 完 成 後 給 你 試 試 吧 ! 這 可 是 最 後 一

次 , 畢 業 後 應 該 不 會 再 寫 遊 戲 了 。

/ What are you doing recently?/ I‘m about to graduate so I’ve been

looking for a job. I want to be a government officer, a position in the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would be the best, because my learnt

knowledge would be applicable. I am sparing the time writing a new

mobile game now. The previous one was too boring so You should give it

a try when it is ready! I guess I won’t be doing this after graduation, so this

should be the last product.

31


SMPSY3408

32


33


SMPSY3408

34


SMPSY3408

35


SMPSY3408

36


SMPSY3408

我 在 大 陸 出 世 , 小 時 候 跟 媽 媽 住 在 深 圳 , 爸 爸 後 來 以 香 港 人 的

身 份 申 請 我 們 來 港 , 於 是 我 就 讀 小 二 時 便 來 到 香 港 , 住 進 屯 門 的 公

屋 。 三 年 後 , 我 們 以 家 庭 理 由 調 遷 到 現 在 這 個 單 位 , 位 置 總 算 是 離

市 區 近 一 點 。 期 間 我 轉 了 幾 間 小 學 , 讀 書 環 境 一 直 不 安 定 也 不 太 愉

快 , 到 中 學 才 有 好 轉 。

居 住 的 環 境 好 不 容 易 穩 定 下 來 , 家 人 的 關 係 卻 開 始 出 現 問 題 。

簡 單 來 說 , 就 是 爸 媽 的 生 活 方 式 太 不 相 同 , 他 們 決 定 分 居 , 爸 爸 便

搬 了 出 去 。 因 此 從 我 初 中 起 基 本 上 只 與 媽 媽 二 人 生 活 。 有 時 候 爸 爸

會 回 來 , 可 能 只 是 洗 衣 服 、 睡 一 覺 。 我 具 體 也 不 知 道 他 住 在 那 裡 、

在 幹 什 麼 。 他 們 還 是 有 聯 絡 的 , 但 事 實 上 我 也 不 清 楚 他 們 有 否 正 式

I spent my early childhood in Shenzhen with my mother. My father,

who is a Hongkonger, applied our immigration to Hong Kong. I first came

to Hong Kong when I was Primary Two, and we lived in a public rental

house in Tuen Muen. Three years later, we moved nearer to the city

centre. I transferred to several Primary schools, the constantly changing

environment had brought me pretty unpleasant experiences until I went

to high school.

However, when we finally settled for living, our family relationship

remained problematic. To put it briefly, my parents had been living in

ways too differently, and they chose to separate. My father moved away

from home when I was in junior forms, and I have been living with my

mother since then. Sometimes he comes back to do the laundry or take

a nap, but I don’t really know where he lives, nor how he earns a living.

I know my parents do have mere contact with each other from time to

離 婚 。

我 從 中 學 開 始 便 學 習 自 理 生 活 , 媽 媽 的 工 作 很 忙 , 早 上 我 睡 醒

時 她 都 已 經 出 門 了 , 晚 上 九 點 才 回 家 。 現 在 我 常 在 大 學 工 作 到 凌

晨 , 見 到 她 的 機 會 很 少 。 甚 至 有 時 候 我 們 各 自 都 沒 有 回 家 睡 。 以

前 , 公 公 婆 婆 經 常 會 來 港 探 望 我 們 , 特 別 是 年 尾 這 段 時 間 , 會 跟 我

們 一 起 過 冬 和 過 年 。 當 我 們 有 空 時 也 會 回 湖 南 的 家 鄉 探 望 他 們 , 但

高 中 後 的 生 活 實 在 太 忙 , 已 經 很 少 回 去 了 。 去 年 公 公 病 倒 , 媽 媽 回

鄉 整 整 半 年 去 照 顧 他 , 家 裡 就 只 有 我 一 個 。

/ 畢 業 後 有 甚 麼 打 算 ?/ 工 作 方 面 還 沒 想 好 , 暫 時 有 兩 個 選

擇 : 一 是 找 散 工 , 不 斷 「 出 CREW」, 以 各 類 拍 攝 工 作 來 維 持 生

time, but I am not sure whether or not they have actually divorced.

I have learnt to be independent since high school. My mom is always

busy, she leaves home early for work when I am usually still in sleep, and

she works till nine. Recently, I work late at night in school, that’s why I see

her even less frequently. There are times neither she nor me stay home.

My grandparents used to come to Hong Kong to have Winter Solstice or

Chinese New Year holidays with us. We used to visit their place in Hunan

too, but I haven’t got time to do so because life had been too busy since

high school. Last year my grandfather was sick, and my mom was back to

the Mainland for taking care of him. I was left alone for half year.

/What’s your plan after graduation?/ I don’t have a concrete plan

yet, but I have got two options in mind. One is a rather tough way, which

is taking part time jobs, while keep working with different production

活 , 但 這 樣 會 比 較 辛 苦 ; 二 是 做 企 業 公 司 的 媒 體 宣 傳 , 同 樣 是 以 拍

片 、 影 相 維 生 , 但 收 入 會 較 穩 定 。 我 媽 大 約 知 道 我 在 讀 什 麼 , 不 過

因 為 我 可 以 自 己 照 顧 自 己 , 她 都 不 多 理 會 我 。

我 想 在 開 始 工 作 、 有 收 入 、 並 有 足 夠 儲 蓄 後 , 便 搬 離 家 跟 朋 友

夾 租 到 外 面 生 活 。 這 裡 交 通 不 方 便 , 天 氣 又 潮 濕 , 這 區 的 人 也 讓 我

感 覺 很 差 , 隨 街 都 可 撞 到 醉 酒 漢 , 令 我 不 禁 覺 得 在 這 裡 生 活 的 人 都

很 壓 抑 。 總 之 , 很 想 搬 離 這 個 「 綠 色 線 」( 港 鐵 觀 塘 線 ) 地 區 , 灣

仔 、 堅 尼 地 城 、 大 圍 也 好 , 總 之 不 是 這 裡 就 可 以 了 。

crew for commissions. Another more promising option would be getting

into the media or promotion department of enterprises. The job nature

of the both are in fact similar, very much related to video-taking and

photographing, but I can receive a more secure income from the later

one. Noticing my independence, my mom seldom interrupts my daily life,

she barely knows what I am studying too.

Besides, I’m planning to move out and live with friends when I started

working and got enough savings. Living in this district is inconvenient,

the weather is always too humid, and the people make me feel sick too.

Drunkards can be seen everywhere, sometimes when I see them, I can’t

help thinking the people stay here all live a very suppressed life. Anyway, I

wish to live away from the places along the green route in MTR. Anywhere

like Wan Chai, Kennedy Town, Tai Wai, would be better than this place.

37


SMPST3415

38


39


SMPST3415

40


SMPST3415

41


SMPST3415

42


SMPST3415

家 人 覺 得 香 港 各 方 面 , 包 括 經 濟 、 社 會 福 利 、 學 歷 認 可 都 比 大

陸 好 , 來 這 邊 發 展 應 該 會 有 更 好 的 前 途 , 於 是 嫲 嫲 和 爸 爸 先 到 埗 ,

其 後 再 申 請 媽 媽 、 哥 哥 和 我 來 港 定 居 。 一 開 始 我 們 住 在 嫲 嫲 的 家 ,

到 我 讀 中 二 時 這 裡 剛 好 建 成 , 便 搬 來 了 。

我 在 大 陸 一 直 讀 到 小 五 , 到 香 港 後 卻 要 從 小 四 開 始 重 讀 , 因 此

我 比 同 屆 同 學 都 大 兩 年 。 加 上 高 中 因 DSE 又 重 讀 了 一 年 , 現 在 的 大

學 同 學 都 比 我 小 , 而 中 學 同 學 大 多 今 年 都 畢 業 了 。 現 在 想 來 覺 得 很

吃 虧 , 花 了 許 多 時 間 讀 書 , 其 他 人 二 十 五 歲 可 能 已 到 達 事 業 的 「 搏

殺 期 」, 但 我 卻 只 是 剛 剛 大 學 畢 業 。

/ 家 人 的 工 作 如 何 ?/ 我 媽 媽 是 理 髮 師 , 哥 哥 和 我 的 髮 型 自 小

都 是 她 負 責 的 。 剛 來 港 時 , 她 在 一 般 髮 型 屋 打 工 , 但 她 常 覺 得 其 他

同 行 的 技 術 很 差 勁 。 過 了 幾 年 , 她 在 觀 塘 的 唐 樓 低 層 租 了 一 個 小 單

位 開 髮 型 屋 , 另 外 僱 請 一 位 師 傅 跟 她 一 起 負 責 剪 髮 。 爸 爸 也 會 幫

手 , 負 責 洗 頭 和 吹 頭 。 他 們 的 客 人 主 要 都 是 街 坊 和 學 生 , 洗 剪 吹 才

五 十 五 元 , 剛 開 舖 時 更 便 宜 , 只 是 四 十 元 ; 一 星 期 開 店 六 天 , 假 日

大 多 人 頭 湧 湧 。 我 有 很 多 中 學 同 學 到 現 在 仍 會 來 光 顧 。 最 近 換 了 一

位 新 師 傅 , 但 看 來 不 太 適 合 , 客 人 很 少 , 只 有 媽 媽 依 然 忙 得 很 。

中 學 時 , 哥 哥 和 我 不 時 會 到 髮 型 屋 幫 忙 細 務 , 但 現 在 我 們 都 忙

於 工 作 和 學 業 , 便 沒 有 再 到 店 裡 去 了 。 哥 哥 在 本 地 的 電 腦 硬 件 公 司

工 作 , 做 電 子 板 維 修 之 類 的 事 務 , 經 常 要 北 上 出 差 , 一 走 便 好 幾 天

不 在 家 , 但 不 用 出 差 時 工 作 還 挺 輕 鬆 的 。 而 我 現 在 住 在 大 學 宿 舍 ,

星 期 六 日 才 回 家 。 我 就 讀 工 程 , 以 後 大 概 也 會 找 這 方 面 相 關 的 工

作 ; 媽 媽 則 希 望 我 畢 業 後 投 考 公 務 員 , 始 終 收 入 穩 定 , 生 活 有 一 定

保 障 。 不 過 我 想 還 是 畢 業 再 算 吧 。

My family thinks that Hong Kong is better developed in most ways,

the economy, social benefits, and academic qualification are more

favourable than those in the Mainland, so they decided to move for a

better future. My grandma and dad came first, then my mother, brother

and I followed to live together in grandma’s home.

I studied Primary Five in the Mainland, but I had to resume my Primary

Four studies when i came to Hong Kong, that’s why I’m two years older

than my classmates. And since I repeated DSE, the people I met in the

university are also younger than me. Some of my secondary schoolmates

have graduated, and I feel bad for still being a student. Some people are

willing to make achievements in their career at the age of 25, but I’m just

about to graduate.

/ How’s work for your family? / My mom has been a barber. Since

small she has been cutting my brother’s and my hair. When we first

arrived Hong Kong, she worked in some ordinary salons. But she always

thinks that the skills of her co-workers sucks. After a few years, she rented

a little place in one of those Tang buildings in Kwun Tong and started her

own business. She hired another hairdresser. Sometimes my dad helps

too, but only washing and blow drying hair. Their customers are mostly

people from the neighbourhood or students, they only charge 55 dollars

for a haircut and blowdry, it was even cheaper at first, only 40 dollars.

They open six days a week, it’s always busy during the weekends. A lot of

my secondary schoolmates are still her customers. Recently she hired a

new barber, but it seems like he doesn’t work very well as he doesn’t have

many customers, but mom remains busy.

My brother and I would help in the shop when we were still in high

school, but not anymore when we are both busy for work and studies

now. My brother is working for a local computer hardwares company,

which is mainly about repairing circuit boards. He often goes to the

Mainland for business trips, but I think his job is rather easy when he

doesn’t need to leave. I’m living in the university residence and usually

back home on weekends. Studying engineering, I will probably get a job

from the same field in the near future. Mom wants me to apply positions

in the government so that I can live with the secure income, but I would

prefer to think about this after graduation.

43


LMSCS2218

44


45


LMSCS2218

46


LMSCS2218

47


LMSCS2218

48


LMSCS2218

從 小 到 大 , 我 跟 學 校 都 住 得 很 近 , 幼 稚 園 時 住 在 荃 灣 , 後 來 搬

到 這 裡 , 小 學 中 學 在 附 近 , 都 是 步 行 上 學 。 現 在 工 作 要 到 遠 一 點 的

地 方 反 而 有 點 不 習 慣 。 我 跟 父 母 、 妹 妹 和 弟 弟 一 起 住 , 姐 姐 搬 了 出

去 。 雖 然 家 裡 有 三 間 房 , 但 其 實 仍 然 很 擠 迫 。 爸 爸 一 星 期 只 回 家 一

次 , 我 們 還 是 空 置 最 小 的 房 間 給 他 , 那 房 間 裡 的 碌 架 床 很 髒 , 因 此

我 也 很 少 進 去 。 妹 妹 和 我 睡 在 另 一 間 房 的 雙 人 床 , 媽 媽 和 弟 弟 則 睡

最 大 那 間 房 的 碌 架 床 。

/ 這 安 排 很 奇 怪 。/ 雖 然 我 們 想 給 弟 弟 一 間 自 己 的 房 間 , 但 還

未 有 安 排 , 可 能 等 他 再 大 些 吧 。 媽 媽 總 是 想 翻 新 家 。 她 有 個 較 有 錢

的 朋 友 , 不 時 會 送 傢 俱 給 我 們 , 例 如 那 黑 色 的 梳 化 、 鞋 櫃 等 等 都 是

她 送 的 , 這 樣 算 是 小 小 的 翻 新 。 因 此 , 家 中 會 有 兩 張 長 櫈 , 但 明 明

長 木 椅 那 位 置 其 實 可 以 用 作 一 個 新 的 間 隔 , 變 成 另 一 間 獨 立 的 小 房

間 給 我 們 。

/ 或 是 你 用 來 畫 畫 也 可 以 呀 。/ 不 會 啦 , 我 媽 會 覺 得 很 污 糟 ,

所 以 我 畫 畫 的 東 西 都 搬 回 工 作 室 。 她 很 愛 整 潔 , 你 看 客 廳 那 麼 乾 淨

便 知 道 了 。 她 會 要 求 我 們 把 鞋 子 都 放 進 鞋 櫃 裡 , 但 鞋 櫃 放 在 廳 中

間 , 並 不 近 門 口 , 只 是 她 的 安 排 都 不 容 質 疑 。 她 又 會 嫌 我 買 太 多 鞋

子 , 但 其 實 我 們 一 家 那 麼 多 人 , 一 人 兩 三 對 鞋 就 有 很 多 對 了 。

姐 姐 開 始 上 班 後 便 搬 走 了 , 她 住 的 地 方 雖 然 小 , 但 生 活 可 以 自

由 些 。 她 不 住 在 家 , 對 我 最 大 的 好 處 是 我 可 以 獨 佔 整 個 衣 櫃 。 另

外 , 嫲 嫲 這 段 時 間 回 了 大 陸 , 她 原 本 住 在 這 屋 邨 的 一 人 長 者 屋 , 是

一 進 屋 只 有 廚 房 和 廁 所 的 那 種 房 間 。 她 不 久 後 會 回 港 , 然 後 便 會 過

來 跟 我 們 一 起 住 , 總 要 有 人 照 顧 她 嘛 。 到 時 候 家 裡 應 該 更 擠 了 , 我

們 也 要 分 配 時 間 照 顧 她 。

I lived and studied kindergarten in Tsuen Wan, then I moved and lived

here, where my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are in walking distance.

That’s why commuting long distance to workplace has been a bit unusual

to me. Now I am living with my parents, my younger sister and brother,

except my elder sister. Home is a overcrowded place with three rooms.

We reserve the smallest room for dad although he just stays home once a

week. The bunk bed in that room is dirty, so I seldom go inside. Sister and I

sleep in the double bed of the smaller room, while mom and brother have

the bunk bed of the largest room.

/ This is a strange arrangement./ We have planned to free a room for

my brother, but haven’t actually put it into practice, we may do this later

when he grows up. Mom has always wanted to renovate our home. She

has a rich friend, who sometimes gives us furnitures for free, including

the black sofa and the shoe cabinet. These furnitures renovated the area

in some sense. There was once we suddenly got two wooden benches,

they consumed as much space as I think it could be taken for another

room instead.

/ Will you use the space for painting?/ No. Knowing my mom will

hate the dirt, I have moved all my painting materials to my studio. She is

absolutely a neat person, I am sure you can see this from our very clean

dining room. There are rules to comply and beyond question,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rules is putting our shoes inside the shoes cabinet, even

the cabinet was put far away from the door. Mom thinks I bought too

many pairs of shoes and sometimes complains about the mess, but in fact,

it is unavoidable to have shoes in a mess when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in a family.

My elder sister no longer lives with us after she started working.

Despite she is living in a very small flat, I think she enjoys the freedom

of living alone. The biggest advantage of not sharing home with her is to

occupy the whole wardrobe on my own.

Besides, my grandma, who is now back to the Mainland, will probably

come live with us later. She used to live in one of those self-contained

small flats for senior citizens in this estate, but she needs someone to take

care of, so we are going to arrange our schedule and take turns doing this.

Home will be even more crowded by then.

49


PTTF2504

50


51


PTTF2504

52


PTTF2504

53


PTTF2504

54


PTTF2504

我 爸 爸 八 十 年 代 游 水 偷 渡 到 香 港 , 可 算 是 因 嚮 往 這 裡 的 繁 榮 而

來 。 媽 媽 則 在 大 陸 生 姐 姐 , 後 來 在 香 港 生 我 , 但 我 四 歲 前 都 在 大 陸

生 活 。 那 時 因 為 一 孩 政 策 , 怕 被 人 發 現 要 罰 錢 , 我 住 過 很 多 地 方 去

躲 避 , 如 寄 宿 幼 稚 園 、 親 戚 的 家 。 來 到 香 港 後 , 我 們 搬 了 家 好 幾

回 , 住 過 太 子 、 深 水 埗 的 唐 樓 劏 房 。 印 象 最 深 刻 的 是 長 沙 灣 道 的 劏

房 , 只 有 一 房 , 無 廳 , 廁 所 和 廚 房 連 在 一 起 。 記 得 一 天 放 學 回 家 ,

發 現 全 家 被 搗 亂 , 電 視 機 不 見 了 , 只 有 我 一 人 等 父 母 下 班 回 家 。 那

時 還 不 知 道 是 被 人 爆 竊 , 電 視 機 是 被 人 偷 走 的 。

升 讀 小 一 前 爸 媽 已 決 定 我 要 就 讀 這 區 的 小 學 , 待 我 正 式 入 學 時

便 搬 到 這 裡 。 我 小 三 時 媽 媽 已 讓 我 獨 自 乘 巴 士 上 學 。 現 在 回 想 都 覺

得 很 大 膽 , 畢 竟 有 近 半 小 時 的 車 程 。 不 過 可 能 正 因 如 此 , 從 那 時 起

我 已 很 擅 長 認 路 。 有 一 次 放 學 才 發 現 八 達 通 沒 有 餘 額 , 我 便 決 定 沿

My dad smuggled to Hong Kong by swimming in the 80s, fancying

the prosperity here. Mom gave birth to my sister in Mainland China and

I was born in Hong Kong, but I lived in China before 4. At that time, with

one-child-policy there will be penalty if we got caught. That’s why I lived

in lots of different places to hide, like boarding at the kindergarten or

living in my relatives’ place. After coming to Hong Kong, we moved for

a few times, lived in Prince Edward and sub-divided rooms in Sham Shui

Po’s Tang building. The room I have the deepest impression is in Cheung

Sha Wan, There is no space division for both the kitchen and the toilet,

just all included in an area. I remember that one day when I got home

after school, the house was all messed up, the television was gone and I

was alone waiting for my parents to come home after work. I didn’t even

realised the fact that we were robbed, I didn’t know our TV was stolen.

Before getting into primary school, we had already decided to study

in the district, that’s why we moved to this neighbourhood. At first I went

to school by school bus, until Primary 3 I started going to school on my

own taking bus. Looking back I think that was rather bold, it’s took half an

hour ride. But maybe because of this, I’m very good at recognising road

著 巴 士 路 線 走 回 家 , 結 果 真 的 成 功 了 , 卻 讓 媽 媽 擔 心 了 大 半 天 。 我

的 中 學 反 而 很 近 , 可 以 步 行 回 校 , 但 也 因 為 太 近 了 , 不 時 會 因 疏 忽

時 間 而 遲 到 。 我 有 很 多 中 學 同 學 都 住 在 這 一 帶 的 公 屋 , 有 時 會 一 起

打 乒 乓 球 , 或 到 他 們 家 打 邊 爐 , 總 之 約 出 來 見 面 都 很 方 便 。 最 懷 念

的 是 放 學 後 在 回 家 的 路 上 四 處 繞 路 走 , 還 可 以 買 珍 珠 奶 茶 。

讀 大 學 後 都 住 在 宿 舍 , 星 期 六 日 才 回 家 。 雖 然 我 並 沒 有 自 己 的

房 間 , 要 跟 姐 姐 共 用 , 但 我 總 覺 得 在 家 生 活 比 較 舒 適 和 安 定 , 而 非

宿 舍 那 種 暫 時 的 、 共 享 的 感 覺 。 我 們 小 時 候 睡 碌 架 床 , 後 來 媽 媽 覺

得 應 該 給 姐 姐 多 點 私 人 空 間 , 便 給 我 們 換 了 他 們 的 大 房 間 , 中 間 用

一 幅 窗 簾 分 隔 兩 個 空 間 , 一 邊 給 姐 姐 , 另 一 邊 給 我 。 我 畢 業 後 , 他

們 可 能 會 在 客 廳 再 分 隔 一 個 空 間 給 我 做 自 己 的 房 間 , 但 我 仍 很 擔 心

不 夠 位 置 安 放 四 年 大 學 的 儲 物 。

since then. There was once I forgot that my Octopus card is out of charge,

so I walked home following the bus route. I did get home safely but mom

was so worried. My secondary school was near home, I can just walk. And

right because it’s so near, I sometimes got late to school. Many of my

friends at school live in other public estates nearby, we would play ping

pong together or go hot pot at their homes, anyways it’s never difficult to

meet up. I miss walking home from school and wandering around, buying

bubble tea on the way.

After getting into university, I’ve started living in dorm and only go

home at weekends. Although I share a room with my sister, I always feel

more comforting and quiet at home. Dorm is more temporary and shared.

My sister and I slept in bunk beds when we were small. As we grow up,

mom thinks we need more privacy, so we swap to our parents’ bigger

room, and divide the room into two with a curtain, half for me and half

for my sister. I guess they would like to give me an area in the living room.

But I am still worried the space is not enough for accommodating my four

years of stuff from college.

媽 媽 把 這 頭 家 打 理 得 很 好 , 她 以 前 在 大 陸 是 中 學 教 師 , 但 來 到

香 港 後 只 能 在 酒 樓 工 作 , 後 來 到 超 級 市 場 上 班 , 直 到 現 在 。 姐 姐 和

我 都 分 別 上 班 上 學 , 沒 空 陪 她 , 所 以 現 在 她 有 空 便 喜 歡 跟 朋 友 去 行

山 , 或 回 大 陸 遊 山 玩 水 。 爸 爸 則 從 事 飲 食 業 , 但 經 常 轉 工 , 有 時

更 需 到 澳 門 和 大 陸 工 作 , 四 處 奔 波 。 他 喜 歡 賭 博 , 曾 欠 下 的 債 都 是

媽 媽 幫 他 還 的 , 因 此 我 們 家 沒 有 甚 麼 積 蓄 。 他 口 裡 總 是 嚷 著 要 回 鄉

建 學 校 之 類 的 理 想 , 但 明 明 現 在 鄉 下 因 分 土 地 的 問 題 而 跟 親 戚 鬧 翻

了 。 父 母 倆 的 性 格 差 很 遠 , 經 常 吵 架 , 但 我 和 姐 姐 總 是 站 在 媽 媽 那

邊 。 媽 媽 很 為 我 和 姐 姐 著 想 , 常 常 想 為 我 們 儲 錢 買 樓 , 只 是 我 不 認

為 未 來 的 我 會 有 能 力 供 樓 。 她 希 望 我 畢 業 後 能 過 上 安 穩 的 生 活 , 因

此 也 常 勸 奉 我 從 事 政 府 職 位 。

Mom took very good care of the family. She used to work as a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 in the Mainland, but she can only work in

Chinese restaurants here. After that she started working in supermarket

till now. My sister and I both have to work and go to school, we don’t have

much time to spend with mom. So she always hang out with her friends,

leaves for short trips to the Mainland. My dad works in the food industry

but he changes his job all the time. Sometimes he has to work in Macau

or Mainland. He likes gambling, mom paid all his debts for him. That’s

why we don’t have much savings. What’s bizarre is that he always say it’s

his dream to build a school in his mainland hometown, but he had some

arguments with the relatives because of the problems from land dividing.

My parents have very different characters, they fight all the time. But

me and my sister always stand on our mother’s side. Mom always thinks

the best for us, she always wants to save money, in the hope that we

could have initial payments for buying an apartment. But I don’t think I

can afford paying the mortgage. Mom hopes that we can live a stable life

after graduating, and always asks me to work in the government.

55


HMMC2903

56


57


HMMC2903

58


HMMC2903

59


HMMC2903

60


HMMC2903

爸 媽 一 開 始 便 在 香 港 紮 根 , 因 此 我 和 妹 妹 也 在 香 港 出 世 。 我 們

沒 有 家 鄉 的 概 念 , 大 概 只 知 道 爸 爸 的 家 鄉 在 新 會 , 媽 媽 的 在 陽 江 ,

但 我 們 都 不 曾 回 鄉 , 父 母 對 家 鄉 也 都 沒 有 認 識 , 香 港 就 是 我 們 土 生

土 長 的 地 方 。 媽 媽 的 親 人 於 六 七 十 年 代 是 水 上 人 家 , 在 柴 灣 一 帶 的

漁 船 生 活 , 後 來 雖 然 再 沒 有 這 樣 的 生 活 , 但 仍 住 在 這 區 安 定 下 來 。

媽 媽 的 兄 弟 姐 妹 很 多 , 她 的 大 媽 生 了 四 個 , 她 的 媽 媽 , 即 我 的 婆

婆 , 則 生 了 八 個 , 其 中 有 幾 位 姑 媽 、 舅 父 住 在 樓 下 。 因 為 有 很 多 親

戚 的 關 係 , 我 們 常 常 要 出 席 不 同 飯 聚 , 例 如 結 婚 、 生 日 飯 、 百 日 宴

等 等 , 挺 忙 的 。

以 前 我 們 都 在 港 島 區 租 屋 , 住 過 西 環 和 小 西 灣 。 我 讀 小 五 時 因

公 屋 申 請 獲 批 , 又 剛 巧 親 戚 們 住 在 附 近 , 我 們 便 決 定 搬 過 來 。 這 裡

地 勢 很 高 , 可 以 看 到 全 區 的 風 景 , 而 且 樓 宇 設 計 很 特 別 , 容 易 通

風 , 我 們 夏 天 都 不 用 開 冷 氣 。 雖 然 離 地 鐵 站 遠 , 但 巴 士 路 線 發 展 完

善 , 到 哪 裡 都 很 方 便 。 我 在 鰂 魚 涌 就 讀 小 學 和 中 學 , 到 現 在 讀 大

學 , 都 只 需 乘 巴 士 上 學 。

/ 從 何 時 開 始 養 三 隻 貓 的 ?/ 其 實 我 和 媽 媽 本 身 有 點 怕 貓 。 大

一 時 , 妹 妹 嚷 著 說 想 養 貓 , 隔 天 爸 爸 就 帶 了 一 隻 回 來 , 之 後 我 們 全

家 都 喜 歡 上 貓 了 。 隔 年 領 養 第 二 隻 , 第 三 隻 是 因 為 有 同 學 到 外 地 交

流 而 暫 時 代 養 的 。 平 時 家 人 上 班 上 學 就 只 有 牠 們 看 門 口 。

爸 爸 現 在 做 地 盤 , 媽 媽 做 陪 月 , 不 用 工 作 時 就 會 在 家 做 家 庭 主

婦 。 他 們 屬 於 很 開 放 的 上 一 代 , 會 讓 我 們 在 家 中 的 牆 上 亂 畫 畫 , 不

過 有 些 我 現 在 回 看 都 覺 得 很 醜 。 媽 媽 自 稱 有 藝 術 細 胞 , 我 們 小 時 候

的 繪 畫 功 課 、 比 賽 都 是 她 做 的 。 爸 媽 都 很 健 談 , 同 學 們 到 訪 我 家 時

都 會 受 到 熱 情 招 待 。

/ 你 不 會 搬 出 去 吧 ?/ 我 的 確 不 想 搬 走 , 這 裡 環 境 很 好 。 畢 業

後 會 先 工 作 一 年 , 下 年 可 能 會 報 讀 國 外 的 碩 士 課 程 , 到 時 候 可 能 會

離 家 兩 三 年 。 同 時 也 想 找 個 工 作 室 , 持 續 進 行 創 作 。

My parents had rooted in Hong Kong before me and my younger

sister were born. We both grow up here so we don’t have much concept

of hometown. We only know that dad grew up in Xinhui and mom grew

up in Yangjiang, but we never go back and visit. Mom’s family was

fishermen living on boat near Chai Wan. Although we did not continue the

practice, we settled to live in that district. My mom has a lot of siblings,

her big-mom, her dad’s first wife had four children, her mom, that is

my grandmother, gave birth to eight children. A few of my aunts and

uncles live in our building. Since we have many relatives, there are a lot

gatherings like wedding dinner, birthday dinner, hundred-days-dinner etc.

Before we all rent places in Hong Kong Island, in Sai Wan or Little Sai

Wan. When I was in Primary 5, our application for public housing estate

got approved, just happened that our relative lives nearby, we decided

to move in. It is very high up her geographically, we can see the whole

district, the design of the estate is great, we have perfect ventilation, we

don’t even have to turn on the air-con during summer. Altho we are very

far away from the MTR station, we have very well developed bus routes,

it makes it very easy to go anywhere. I go to school by bus all my life since

primary school till now in university.

/ Since when do you have the three cats?/ Actually my mom and I

were both a bit afraid of cats. In my first year of college, my sister kept

saying she want to pet a cat, so my dad took one home. Since then we all

fall in love with cats. The next year we adopted a second cat. The third

one is from my friend who is now gone to an exchange programme, we

are temporarily keeping it for her. They watches the house when we are

not at home.

Dad works as a construction worker and my mom works as home

confinement for new born babies and mothers. When she does not have

to work, she stay home as a housewife. For people in their generation,

they are pretty open-minded. They let us doodle on walls at home, but

I think some of them are quite ugly. Mom says that she has some art

senses, she did all the drawing homework and joined competition for us

when we were small. My parents are both very talkative, whenever I have

friends visit home, they will be great welcoming.

/ You are not moving out, aren’t you? / Yes, I do not want to move. I

really like the environment. I’m planning to work for a year first, then will

leave home two or three years for studying master overseas. I would like

to have my own studio, so that I can continue with making art.

61



BETS1716

TPTT2816


CYKH1106

LCYL0305


SMPSK1606

SMPSY3408


SMPST3415

LMSCS2218


PTTF2504

HMMC2903




Hooray! Your file is uploaded and ready to be published.

Saved successfully!

Ooh no, something went w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