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on d'Automne 2015,Taste Of Life Paris

TasteOfLifeParis

Edition d'Automne 2015,Taste Of Life Paris

Automne 2015 N°12

TasteOfLifeMag.fr

以 至 善 至 美 之 心 成 舉 世 有 道 大 業

義 大 利 「 山 羊 絨 之 王 」

« Le roi italien du cachemire »

Brunello

Cucinelli

INEDIT 在 工 藝 與 創 意 雙 年 展 上 的 創 作

與 珠 寶 設 計 師 Frank Margueron 的 相 遇

INEDIT au Salon Révélation 2015

Rencontre avec Frank Margueron, joaillier d’exception

出 人 意 料 的 朱 鎮 模 Interview de star

Le Coréen Joo Jin-mo

「 紙 上 的 老 虎 」

巴 黎 集 美 博 物 館 朝 鮮 王 朝 畫 展

« Tigres de papier »

L’art coréen à l’honneur au Musée Guimet

FRA 6.90 €


Monte Carlo

Pavillons de Monte Carlo

Place du Casino

+377 93 25 34 04

品 時 尚

Fashion

Paris

49, Avenue Montaigne

+33 1 47 20 47 49

Boutique Akris en ligne

www.akris.ch

24 2015 秋 冬 女 裝 流 行 元 素

A-H 2015 Tendances Femme

28 品 位 女 士 搭 配

Accessoires Femme

40 鍾 靈 毓 秀

-- 品 位 秋 季 女 裝 時 尚 大 片

L’Humeur Propice

- Shooting Femme Taste Of Life

美 妝

Beauty

78 今 秋 護 膚 新 品

Les Nouveaux produits

pour chouchouter votre peau

80 秀 場 演 繹 秋 冬 彩 妝 流 行 趨 勢

Tendances Maquillage

4


品 時 尚

Fashion

58 大 任 可 成

-- 品 位 秋 季 男 裝 時 尚 大 片

Mission Possible

- Shooting Homme Taste Of Life

70 2015 秋 冬 男 裝 流 行 元 素

A-H 2015 Tendances Homme

74 品 位 男 士 搭 配

Accessoires Homme

品 牌 傳 奇

Histoire de marques

18 INEDIT 在 工 藝 與 創 意 雙 年 展 上 的 創 作

—— 與 珠 寶 設 計 師 Frank Margueron 的 相 遇

INEDIT au Salon Révélation 2015

- Rencontre avec Frank Margueron, joaillier d’exception

32 以 至 善 至 美 之 心 成 舉 世 有 道 大 業

—— 義 大 利 「 山 羊 絨 之 王 」Brunello Cucinelli

« Le roi italien du cachemire » Brunello Cucinelli


品 高 級 珠 寶

Haute Joaillerie

52 瓷 上 山 水

-- 品 位 精 選 高 級 珠 寶

Pierres précieuses au mileu des Montagnes et de l’Eau

- Notre sélection de Haute Joaillerie

品 名 錶

Haute Horlogerie

84 女 士 腕 錶 與 高 級 定 製

Horlogerie & Haute Couture

90 男 士 腕 錶 與 名 車

Horlogerie & Voitures de Luxe

走 近 明 星

Closer to the Stars

96 出 人 意 料 的 朱 鎮 模

Joo Jin-mo – Beyond Our Expectation

品 美 食

Gastronomie

118 簡 單 中 蘊 功 夫

—— 米 其 林 星 級 廚 師 Frédéric Vardon

的 美 食 哲 學

Simplicité : la maîtrise d’un Chef

- La gastronomie selon le chef étoilé

Frédéric Vardon


品 藝 術

Art au Musée

102 「 紙 上 的 老 虎 」

—— 巴 黎 集 美 博 物 館 朝 鮮 王 朝 畫 展

«Tigres de papier»

L’art Coréen à l’Honneur au Musée Guimet

品 文 化

Culture

110 「 知 彼 」 克 敵 「 知 己 」 改 過

—— 戰 國 時 期 軍 事 家 孫 臏

La Rédemption de Sun Bin

品 遊

Voyage

122 神 留 下 的 啟 示

—— 夏 爾 特 大 教 堂

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 :

Lumière et Réflexion

中 華 養 生

Santé & Bien-être

116 酸 甜 醇 香 果 醋 釀

Vinaigres de fruits pour étancher la soif


135“WEMPE”28

WEMPE

WEMPE


WEMPE



WEMPEWEMPE

WEMPE

休 閒 生 活

Lifestyle

132 構 建 「 夢 想 家 園 」

—— 2015 年 「 夢 想 家 園 」 展 會 回 顧

Suite Dreams

, 16, rue Royale, : +33.1.42 60 21 77, paris@wempe.fr

www.wempe.com


Edito FR




Simplicité et splendeur

Souvent nous entendons certains dire qu'ils aiment les choses simples, et que la

simplicité est ce à quoi ils aspirent, même s'ils ont créé des chefs-d’œuvre merveilleux

et émouvants. Qu'ils soient chefs étoilés, stylistes, créateurs de bijoux

ou acteurs de cinéma, après des conversations approfondies avec eux, nous

avons remarqué que cette simplicité, qu'ils expriment dans leur façon d’être ou

dans leurs œuvres, est là parce qu'ils cherchent leurs matières premières dans

la nature, qu’ils respectent la nature des choses, et qu’ils font ressortir le plus

possible le caractère naturel de la matière.

Brunello Cucinelli utilise des lignes simples pour réaliser des vêtements élégants

et nobles, il utilise les meilleures matières, il essaie de créer un monde

de bien et de beau en mettant l'homme au centre, en mettant l'accent sur

l'éthique, sur le bien suprême pour l'être humain. Frank Margueron, créateur

de bijoux d'exception, respecte la nature des pierres précieuses, perpétue

une tradition artisanale et manuelle pour faire les choses. Le chef étoilé

Fréderic Vardon parle d'être simple dans ce qu'il fait, il croit que La gastronomie,

c'est très simple. Pour Ju Jin-mo, talentueux acteur de cinéma coréen,

« la chance peut aussi arriver pour quelqu'un qui n'est pas préparé, l'important,

c'est de la saisir au moment où elle arrive. » Tout cela illustre un état

d’esprit simple et naturel, mais avant d'arriver à faire quelque chose de bon et

de simple, il faut sans doute être passé par des hauts et des bas et avoir déjà

beaucoup travaillé et cherché : « avoir goûté à toutes les saveurs de la vie »,

comme le veut l’expression chinoise.

Ce qui semble simple ne l’est pas forcément, tout comme les caractères chinois,

moins il y a de traits, plus il est difficile d’avoir une belle écriture. Lorsque l’on

a l’habitude de voir l'apparence des choses, on peut parfois oublier l'essentiel.

Dans ce numéro, nous voyons que ces créateurs, qui vivent leur quotidien avec

un cœur sincère et détaché, nous offrent des œuvres simples mais splendides

pour enrichir notre monde varié et plein de couleurs : simples, parce que

proches de la racine et de la nature des choses, splendides, parce que fruit de

leur travail.

时 簡 單 • 華 麗

我 們 經 常 遇 到 一 些 人 , 他 們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創

造 著 令 人 感 動 的 精 彩 的 作 品 , 卻 說 自 己 的 東

西 很 簡 單 , 不 論 是 廚 師 、 裁 縫 、 珠 寶 設 計 師

還 是 演 員 , 與 他 們 交 流 後 發 現 , 這 種 簡 單 ,

其 實 是 因 為 他 們 取 材 於 自 然 又 遵 循 自 然 , 再

將 自 然 特 點 發 揮 到 極 致 的 結 果 。

Brunello Cucinelli, 以 簡 單 的 線 條 造 出 華 裳 ,

用 最 優 良 的 原 料 、 最 赤 誠 的 心 在 產 品 中 註 入

對 道 德 的 追 求 , 對 人 類 的 祝 福 , 力 圖 用 人 文

關 懷 造 出 至 善 至 美 的 世 界 。 Inédit 珠 寶 創 始

人 Frank Margueron 遵 循 產 品 天 然 的 特 性 , 堅

持 著 最 原 始 的 手 工 藝 做 法 。 米 其 林 星 級 廚 師

Frédéric Vardon 認 為 「 美 食 是 很 簡 單 的 」,

演 員 朱 鎮 模 則 抱 持 著 「 沒 準 備 的 人 也 能 得 到

機 會 , 但 是 機 會 來 到 一 定 要 把 握 得 住 。」 的

人 生 理 念 。 這 些 簡 單 的 背 後 是 嚐 過 眾 多 酸 甜

苦 辣 之 後 味 覺 的 回 歸 與 淡 薄 心 境 。

最 簡 單 的 事 往 往 最 不 簡 單 , 好 比 筆 畫 越 少 的

漢 字 越 難 寫 得 美 。 習 慣 於 看 事 物 的 表 面 的 時

候 就 容 易 忽 略 其 本 質 。

這 期 雜 誌 上 出 現 的 人 物 , 他 們 用 最 誠 懇 的 心

態 經 營 著 每 一 天 、 用 自 己 口 中 「 簡 單 」 卻 華

麗 的 作 品 來 豐 富 著 這 個 多 彩 世 界 。 簡 單 , 因

為 返 璞 歸 真 、 大 巧 不 工 ; 華 麗 , 因 為 精 美 絕

倫 、 綻 放 異 彩 。

Cai Yan


Numéro 12 - Automne 2015

Partnership with

Directrice de la publication & Directrice de la rédaction

Yan Cai

Directrice artistique & Rédactrice adjointe

Yifei Zhou

Rédactrice en chef fashion

Zhaoqing Wang

Rédactrice en chef joaillerie

Laure Fu

Rédactrice en chef horlogerie

Xiaotian Wang

Rédactrice en chef portrait

Jelly Lee

Rédactrice en chef cuisine et bien-être

Hanna Wang

Rédaction voyage

Ming Yi Zhao

Assistants de rédaction

Ning Guan

Rose Aussenac

Xiao Zhang

Ximei Zhan

Contact

contact@tasteoflifemag.fr

Rédaction

redaction@tasteoflifemag.fr

facebook.com/TasteOfLifeParis

Twitter : @MagTasteOfLife

www.weibo.com/pinparis

Publicité

Téléphone : 09 83 05 62 72

Hélène Tong

helene.tong@tasteoflifemag.fr

TASTE OF LIFE est un magazine trimestriel

Abonnements et Publicité en France 09 83 05 62 72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magazine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or by any means,

whether electronic, mechanical or photographic,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publisher. Every

effort has been made to ensure that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publication is accurate and

complete on publication date. The publisher cannot be held liable for errors or omissions.

Imprimeur

PRINTO - Generala Sochora 1379, 708 00 Ostrava-Poruba, Czech Republic

Email : klecka@printo.cz - Internet : Printo.cz

Editeur

PINWEI Paris SARL - 91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 75008 Paris

TasteOfLifeMag.fr

Conception graphique : Rémi Bélair © Studio PRK - Photo Getty Images

BADGE PRO

PASS’PORT NAUTIQUE

BOAT INDUSTRY PROFESSIONALS,

INFORMATION AND BADGE ORDER:

WWW.PASSPORTNAUTIQUE.COM


尚 品

OBJETS CREATIFS

3

1

3

1

2

4

2 4

1. 拉 卡 薩 銀 灰 座 椅 洽 價 店 內

3. Christopher Guy 現 代 居 室 鏡

1. 羅 奇 堡 座 椅 3 100 €

3. 迪 奧 Diorama 真 皮 手 環

復 古 尊 貴 的 座 椅 , 設 計 靈 感 來 源 於 1695 年 路 易 十 四 時 代 的 法 國 皇 室 ,

增 添 了 一 些 富 有 女 性 化 的 扶 手 細 節 設 計 。

Chaise Theodore Alexander Julyan II, Inspirée d’une chaise Louis XIV de

1695, cette version revisitée est féminisée à l’aide d’un serpentin sur le

devant et de jolis accoudoirs. Idéal pour une salle à manger au style formel.

Prix sur demande

jordans.ca

2. Fornasetti 彩 印 碟 360 €

優 雅 又 高 貴 的 設 計 , 使 用 它 就 餐 , 宛 若 在 享 受 皇 室 的 晚 宴 。 中 國 陶 瓷 ,

黑 色 、 白 色 和 金 色 。 直 徑 30cm。 在 L'Eclaireur 店 內 有 售 。

Plat imprimé en porcelaine de Chine, noire, blanche et dorée Fornasetti.

30 centimetres de diamètre. Chez L'Eclaireur.

fornasetti.com

與 其 說 是 一 面 居 室 的 鏡 子 , 不 如 說 它 是 一 款 牆 上 的 珠 寶 。 雕 琢 精 細 的

鏡 框 給 日 常 生 活 的 空 間 增 加 了 一 個 耐 人 尋 味 的 亮 點 。

Miroir à volutes contemporain de Christopher Guy, vous pouvez considérer

ce miroir à volutes comme un bijou mural. Cet encadrement complexe gravé

apporte une touche séduisante dans la maison.

jordans.ca

4. Iosis 鸚 鵡 圖 案 方 形 靠 墊 套 64 €

珍 珠 灰 色 的 背 景 上 , 提 花 織 錦 鸚 鵡 圖 案 設 計 , 既 活 潑 , 有 質 感 , 又 增

添 了 藝 術 氣 氛 。 在 Yves Delorme 有 售 。

Housse de coussin carrée Artaban, couleur perle. Tapisserie jacquard, passepoil

gros grain gris, zip écru au bas, doublure chevron, 45 x 45 cm. Chez

Yves Delorme.

yvesdelorme.com

想 給 傳 統 保 守 的 居 室 增 加 一 些 別 出 心 裁 的 元 素 嗎 ? 一 對 蘇 格 蘭 短 裙 風

格 的 座 椅 , 會 把 居 室 的 角 落 變 成 一 處 讓 心 靈 起 舞 的 空 間 。

Fauteuil Ingrid de Roche Bobois. Besoin de donner du peps à une pièce

guidée ? Ce fauteuil d’inspiration kilt aura son effet. Achetez en deux pour

en mettre de chaque côté d’un buffet. Chez Roche Bobois.

roche-bobois.com

2. 巴 寶 莉 帆 布 雨 靴 295 €

用 英 倫 經 典 給 雨 中 的 你 增 加 幾 分 別 緻 吧 。 讓 巴 寶 莉 的 經 典 格 子 花 紋 在

你 的 雨 靴 上 綻 放 , 讓 雨 季 的 到 來 變 成 你 的 時 尚 秀 台 。

Bottes en toile Burberry. Un classique british peut être dépoussiéré. Oubliez

les bottes en caoutchouc vertes et optez pour le motif plaid de Burberry

pour affronter la pluie.

burberry.com

恰 到 好 處 的 拋 光 面 積 是 這 款 朋 克 風 格 手 環 的 亮 點 。 格 子 呢 的 金 屬 紋 理

和 真 皮 高 光 漆 完 美 的 相 互 映 襯 , 讓 大 衣 下 的 手 腕 成 為 不 可 忽 視 的 焦 點 。

Bracelet en cuir Diorama. Ce bracelet au style punk a juste ce qu’il faut de

vernis. Tissu écossais et laque très brillante pour arborer un véritable blason

de poignet.

dior.com

4. D 二 次 方 魁 北 克 中 型 手 包 845 €

D 二 次 方 的 設 計 師 是 一 對 來 自 加 拿 大 的 雙 胞 胎 兄 弟 。 喜 愛 溫 哥 華 的

Canucks 冰 球 隊 的 他 們 , 將 最 有 加 拿 大 特 色 的 方 格 圖 案 作 為 設 計 元 素 ,

是 不 是 很 有 本 土 特 色 呢 ?

Sac Dsquared2 Québec. Le quadrillage Buffalo n’a jamais été aussi beau

hors des grandes prairies. Pas étonnant que ce sac ait été conçu par les jumeaux

canadiens qui sont passionnés de symboles acadiens.

dsquared2.com

16 17


INEDIT

2015


—— 與 珠 寶 設 計 師 Frank Margueron 的 相 遇

際 工 藝 與 創 意

雙 年 展 上 的 創 作

INEDIT CRÉE UNE NOUVELLE PIÈCE PATRIMONIALE

AU SALON RÉVÉLATION 2015

Rencontre avec Frank Margueron, joaillier d’exception

Texte écrit par Michal B. Neeman, propos recueillis par Yifei Zhou

© INEDIT

法 國 高 級 珠 寶 設 計 師 Frank Margueron

享 有 《 法 國 珠 寶 》 和 《 活 的 文 化 遺 產 企 業 》

稱 號 的 INEDIT 珠 寶 將 在 9 月 10 日 至 13 日 在 巴 黎

大 皇 宮 舉 辦 的 2015 國 際 工 藝 與 創 意 雙 年 展 上

現 場 制 作 珠 寶 。

Classé « Joaillerie de France » et « Entreprise du Patrimoine

Vivant », INEDIT a installé son atelier pour une période de

quatre jours, au Grand Palais à Paris, du 10 au 13 septembre à Révélations,

la Biennale Internationale des Métiers d’Art et de la

Création.

是 1984 年 由 Frank Margueron 和 他

INEDIT的 太 太 Carole 一 起 在 魯 昂 創 辦 的 一

間 創 意 獨 特 的 手 工 珠 寶 制 作 工 藝 坊 。2007 年 品 牌 在 巴 黎 拉

丁 區 的 Saint-Germain-des-Prés 開 了 一 家 店 , 這 個 地 區 被 公 認

是 法 國 文 化 創 意 的 標 誌 地 。

兩 年 來 他 們 創 作 了 一 些 以 巴 黎 的 文 物 古 跡 為 題 材 的 珠

寶 。 在 2013 年 的 國 際 工 藝 與 創 意 雙 年 展 上 創 作 了 以 大 皇 宮

的 玻 璃 屋 頂 為 靈 感 的 戒 指 。 之 後 又 為 紀 念 路 易 十 四 的 園 藝 師

勒 諾 特 誕 辰 400 周 年 創 作 了 一 款 名 為 「 花 園 」 的 項 鏈 。

Fondé à Rouen en 1984, par Frank Margueron et son épouse

Carole, INEDIT crée des bijoux exclusivement faits à la main,

souvent sur mesure. En 2007, l’entreprise ouvre une deuxième

boutique à Saint-Germain-des-Prés, lieu emblématique de la

culture et de la création française.

項 鏈 「 花 園 」(Pendentif Jardin)

以 法 式 花 園 為 靈 感 , 中 央 是 噴 水

池 , 灌 溉 著 兩 側 的 植 物 , 一 側 是

古 典 風 格 的 草 坪 和 灌 木 , 另 一 側

是 落 葉 隨 風 而 飄 。

© INEDIT

Depuis 2 ans, INEDIT crée des pièces patrimoniales au sein des monuments

parisiens. Au salon Révélations de 2013, l’atelier a créé

la bague Grand Palais, inspirée de la verrière du Grand Palais. Un

peu plus tard, une autre pièce, le collier Jardin, a été créée dans le

Carrousel du Louvre en hommage au jardinier de Louis XIV, André

Le Nôtre afin de célébrer son 400 ème anniversaire.

18 19


品 牌 傳 奇

Histoire de Marque

我 很 喜 愛 我 做 的 這 行 , 這 是 藝 術 創 作 的 工 作 , 是 出 於 一 種 熱 愛 。 通 過 與 客 人 交

流 他 們 所 喜 愛 的 是 什 麼 , 然 後 我 們 一 起 創 作 他 們 的 首 飾 , 一 起 大 膽 的 嘗 試 。

—— Frank Margueron

項 鍊 「 埃 菲 爾 鐵 塔 」 le collier « Tour Eifffel »

TOL: 您 作 為 法 國 高 級 珠 寶 設 計 師 , 獲 得 了 多 個 珠 寶 界 的 最

高 榮 譽 , 您 能 講 講 這 些 獎 項 的 意 義 嗎 ?

F.M: 我 們 獲 得 了 《 活 的 文 化 遺 產 企 業 》 和 《 法 國 珠 寶 》 的

稱 號 。 能 得 到 這 兩 個 認 證 , 是 因 為 我 們 符 合 了 一 些 條 件 , 首

先 , 需 要 是 真 正 的 手 工 藝 , 並 且 在 為 這 一 行 業 的 延 續 做 努

力 , 在 培 養 年 輕 人 。 再 有 就 是 不 能 分 包 給 別 人 代 加 工 , 不 能

異 地 生 產 , 每 件 產 品 都 得 是 真 正 在 法 國 制 造 、 組 合 、 鑲 嵌 、

拋 光 , 要 遵 守 法 國 珠 寶 工 藝 傳 統 理 念 和 道 德 規 範 , 遵 守 金 伯

利 進 程 國 際 證 書 制 度 , 金 伯 利 進 程 由 聯 合 國 監 管 , 旨 在 防 止

國 際 上 不 道 德 的 鉆 石 交 易 。

我 們 的 專 長 也 就 在 這 些 寶 石 上 。 我 們 只 用 最 高 品 質 的 寶

石 , 從 不 用 加 工 後 或 加 熱 後 的 寶 石 , 我 們 只 用 自 然 狀 態 未 經

處 理 過 的 寶 石 。 這 種 寶 石 只 占 世 界 產 量 的 15%。

TOL: 您 是 怎 麼 入 這 一 行 的 ?

F.M: 我 父 母 也 做 這 一 行 , 他 們 住 在 布 列 塔 尼 的 一 個 小 鎮 ,

他 們 做 比 較 傳 統 的 首 飾 。 我 在 魯 昂 生 活 , 在 那 裡 遇 到 我 現 在

的 太 太 。 由 於 對 創 意 和 繪 畫 很 熱 衷 , 所 以 就 想 通 過 我 們 自 己

的 藝 術 感 悟 做 一 個 事 業 。

在 這 裡 您 看 到 的 都 是 獨 一 無 二 的 作 品 。 我 們 不 做 系

列 產 品 , 不 批 量 生 產 。 我 們 有 兩 個 大 的 系 列 產 品 La ligne

Arabesque 和 La ligne No 7, 制 作 的 時 候 我 們 都 是 手 工 把

金 線 匯 集 在 一 起 , 我 們 也 出 了 一 個 系 列 , 全 是 獨 一 無 二

的 單 件 作 品 。

TOL: 您 每 年 都 會 有 新 的 系 列 產 生 嗎 ?

F.M: 每 年 都 有 新 的 產 品 但 不 是 系 列 。 可 以 說 每 個 月 都 有 獨

一 無 二 的 作 品 誕 生 。

今 天 有 多 種 方 式 做 首 飾 , 要 麼 使 用 電 腦 和 三 維 立 體 畫 面

打 印 機 , 要 麼 使 用 鎔 造 的 方 式 。 而 我 們 這 裡 的 作 品 都 是 獨 一

無 二 的 , 針 對 某 一 塊 寶 石 進 行 專 門 設 計 , 每 件 產 品 都 刻 有 序

列 號 、 簽 名 , 記 錄 著 創 作 的 每 一 步 驟 。 您 從 這 裡 買 走 的 珠 寶

肯 定 不 會 在 其 它 地 方 見 到 。

TOL: 在 珠 寶 界 「 行 業 技 能 」 意 味 著 什 麼 ?

F.M: 比 如 一 個 年 輕 人 從 學 校 出 來 , 讓 他 做 一 個 簡 單 的 戒

指 , 他 一 般 要 用 40-50 小 時 僅 僅 是 匯 聚 那 些 金 絲 或 銀 絲 這 個

步 驟 , 在 我 們 這 裡 工 作 2-3 年 之 後 , 他 會 用 16-18 小 時 完 成 這

個 步 驟 。 有 的 東 西 在 學 校 教 過 你 , 然 後 工 匠 們 會 教 你 一 些 小

竅 門 , 因 為 他 們 在 珠 寶 制 造 領 域 工 作 了 10 到 20 年 的 時 間 ,

他 們 會 把 這 些 小 竅 門 教 給 年 輕 人 , 本 領 就 是 這 樣 承 傳 的 。

TOL: 您 的 總 部 一 直 在 魯 昂 , 為 什 麼 不 在 巴 黎 呢 ?

F.M: 在 魯 昂 我 們 有 2000 位 忠 實 客 戶 。 但 是 對 於 出 口 國 外

的 產 品 還 是 需 要 在 巴 黎 有 一 個 店 面 , 我 每 三 個 月 都 去 一 趟

東 京 , 在 那 裡 我 們 有 一 個 代 理 專 門 策 劃 為 VIP 客 戶 舉 辦 的

展 會 。 在 世 界 上 無 論 你 在 哪 裡 提 到 La place St-Germain-des-

Prés, 人 家 都 知 道 。 因 為 這 個 廣 場 意 味 著 法 國 文 化 和 文 學 的

歷 史 。 在 這 裡 人 們 可 以 找 到 屬 於 每 個 人 的 獨 特 的 東 西 。

© INEDIT

© INEDIT

TOL: Vous faites partie de la haute joaillerie française.

Vous avez obtenu les labels les plus prestigieux de la

joaillerie. Pourriez-vous nous dire que signifient ces

labels ?

F.M: Nous avons deux labels : « Entreprise du Patrimoine

Vivant » et « Joaillerie de France ».

Ces labels sont obtenus à condition que vous soyez vraiment

artisan et artisan d’art et que vous vous engagiez à

pérenniser ce métier, en formant des jeunes. Que vous

n’utilisiez pas de sous-traitance, c’est à dire pas de délocalisation,

chaque objet doit être fabriqué, monté,

serti et poli réellement au sein de vos ateliers en

France dans le respect des normes éthiques de la

tradition de la joaillerie artisanale française et le

respect des accords de Kimberley. Un protocole

mis en place et encadré par l’ONU pour éviter le

trafic des pierres précieuses à travers le monde.

Notre spécificité c’est justement au niveau des

pierres. Nous ne travaillons que les pierres

de la plus haute qualité. Nous ne proposons

jamais des pierres modifiées ou chauffées,

mais uniquement des pierres naturelles non

traitées. Ce créneau ne représente que 15%

de la production mondiale.

TOL: Comment êtes vous entré dans ce métier ?

F.M: Mes parents étaient dans le métier. Ils habitaient une petite

ville en Bretagne. Ils n’étaient pas dans la joaillerie mais dans une

bijouterie un peu plus traditionnelle. Moi, je me suis installé à

Rouen où j’ai rencontré mon épouse. Étant passionnés par tout

ce qui touche à la création et au dessin, on a eu envie de proposer

autre chose que ce que l’on trouve habituellement, de fonder notre

activité sur une sensibilité artistique. Vous verrez ici des pièces

uniques. On ne crée pas une collection et on n’essaie pas de vendre

des quantités.

Pendant des années nous avons travaillé en tant que sous-traitants

pour différentes maisons de la Place Vendôme. Les années

ont passé. Des grandes marques ont été rachetées par de

grands groupes qui ont décidé d’ouvrir des magasins à travers le

monde. Ces marques vendent des séries. Nous, nous ne travaillons

pas avec des séries.

On a deux grandes collections, la ligne Arabesque et la ligne

No 7. Ce sont des fils d’or assemblés à la main, nous avons une

collection qui est faite de pièces uniques.

TOL: Vous sortez de nouvelles collections tous les ans ?

F.M: Tous les ans, on sort des pièces nouvelles mais pas

de collections. On pourrait dire que tous les

mois on sort des pièces uniques.

Aujourd’hui il y a différentes manières de

créer les bijoux soit à l’ordinateur avec des imprimantes

3D, soit en fonderie. Ici ce sont des

pièces uniques, on peut aussi créer un modèle

autour d’une pierre.

Toutes nos pièces sont numérotées, signées

et accompagnées d’un carnet avec

l’histoire et les étapes de la création.

Quand vous achetez chez nous, vous

êtes sûrs de ne pas trouver le même modèle

ailleurs.

TOL: Que signifient les savoir-faire dans votre métier ?

F.M: Par exemple, quand un jeune qui sort de l’école arrive chez

nous, et qu’on lui demande de fabriquer une bague simple, en général

il va passer 40 à 50 heures uniquement pour assembler les

fils. Au bout de 2 à 3 ans qu’il aura travaillé chez nous ce travail lui

prendra 16 à 18 heures. Les savoir-faire ce n’est pas uniquement

dans la joaillerie. Dans le domaine de la fabrication des instruments

de musique, par exemple, c’est pareil.

Il y a des choses qu’on vous apprend à l’école et après il y a de

petites astuces que connaissent les artisans parce que ça fait 10,

15 ou 20 ans qu’ils fabriquent des bijoux ou des instruments de

musique et ce sont ces petites astuces-là qu’ils vont apprendre aux

jeunes. C’est ainsi que les savoir-faire se transmettent.

20 21


品 牌 傳 奇

Histoire de Marque

J’aime mon métier, c’est un métier artistique. C’est une passion comme tout

métier artistique. Je parle aux gens de ce qu’ils aiment et on crée ensemble leur

bijou à eux. On vit une aventure ensemble.

—— Frank Margueron

TOL: Vous êtes toujours basés à Rouen. Pourquoi ne pas

choisir Paris ?

TOL: Comment avez-vous conçu la bague Grand Palais il y

a deux ans ?

© INEDIT

以 大 皇 宮 的 玻 璃 屋 頂 為 靈 感 創 作 的 戒 指 Bague « Grand Palais »

F.M: À Rouen on a crée notre affaire. On a 2 000 clients qui sont

fidèles. On a ouvert une boutique à Paris car on exporte. Tous les

trois mois je vais à Tokyo, où on a un agent qui organise des expositions

avec la clientèle VIP. Partout dans le monde quand vous

parlez de la Place Saint-Germain-des-Prés à Paris, les gens savent

où c’est. Car derrière la Place St-Germain-des-Prés, il y a toute une

histoire culturelle et littéraire. C’est vraiment l’endroit où les gens

cherchent quelque chose de différent.

TOL: Qu’est-ce qui caractérise votre clientèle ?

F.M: La majorité de la clientèle est française. Sauf dans le magasin

de Paris où 40 % du chiffre d’affaire est lié à l’export. Beaucoup

d’Américains, quelques italiens.

F.M: L’idée m’est venue quand j‘étais dans un embouteillage devant

le grand Palais. J’ai parlé à mon fils au téléphone et je lui ai

dit qu’il fallait quand-même réfléchir à une idée originale pour la

biennale au Grand Palais. J’étais en train de regarder la verrière du

Grand Palais et au même moment il m’a dit : « on devrait peut-être

s’inspirer de la verrière du Grand Palais ». Et j’ai répondu, « ça y

est c’est bon ».

Mais la contrainte était de travailler sans chalumeau, un instrument

indispensable pour le métier. Mon fils m’a dit que la verrière

du Grand Palais a été construite sans soudure, qu’avec des boulons.

Donc il a fallu miniaturiser tout ça.

TOL: Au salon Révélations 2015 créerez-vous encore un

objet sur place ?

TOL: 可 以 想 像 , 堅 持 手 工 藝 製 作 會 遇 到 很 多 困 難 , 是 什 麼

支 撐 您 在 困 難 的 時 候 繼 續 走 下 去 ?

F.M: 因 為 我 很 喜 愛 我 做 的 這 行 , 您 看 那 些 在 高 級 定 制 行 業

熬 夜 工 作 的 人 , 他 們 在 做 一 件 作 品 的 時 候 是 不 計 時 日 的 。 我

們 喜 歡 我 們 所 做 的 , 這 是 藝 術 創 作 的 工 作 。 當 你 設 計 一 件 珠

寶 的 時 候 , 有 時 會 到 處 畫 。 就 像 所 有 藝 術 行 業 一 樣 , 這 是 出

於 一 種 熱 愛 。

通 過 與 客 人 交 流 他 們 所 喜 愛 的 是 什 麼 , 然 後 我 們 一 起 創

作 他 們 的 首 飾 , 我 們 一 起 大 膽 的 嘗 試 , 我 覺 得 很 有 意 思 。 是

客 人 自 己 創 作 自 己 的 首 飾 。

TOL: 您 想 成 為 一 個 大 品 牌 還 是 希 望 保 持 在 家 庭 企 業 的 規

模 ?

F.M: 這 個 嗎 , 我 們 不 是 一 兩 天 內 就 可 以 變 成 大 品 牌 的 。 另

外 因 為 那 些 對 我 們 的 作 品 感 興 趣 的 客 戶 , 比 起 去 世 界 各 地 購

買 , 更 希 望 到 創 造 這 件 產 品 的 地 方 來 買 。 比 如 說 今 天 的 中 國

人 , 他 們 尋 找 的 是 獨 一 無 二 與 貨 真 價 實 , 他 們 想 了 解 這 些 產

品 是 如 何 創 造 出 來 的 , 以 及 跟 這 件 產 品 相 關 的 文 化 , 他 們 更

願 意 遠 道 而 來 。

TOL: 您 當 時 是 如 何 產 生 靈 感 設 計 大 皇 宮 戒 指 的 ?

F.M: 當 時 我 正 在 大 皇 宮 前 堵 車 , 我 跟 我 兒 子 打 電 話 時 說 要

想 一 個 有 特 色 的 創 意 , 設 計 一 件 作 品 給 國 際 工 藝 與 創 意 雙 年

展 , 我 當 時 正 望 著 大 皇 宮 的 玻 璃 屋 頂 , 我 的 兒 子 就 說 :「 我

們 應 該 取 材 於 大 皇 宮 的 玻 璃 屋 頂 。」 我 就 回 答 說 :「 行 , 就

這 個 了 。」

不 過 受 限 制 的 是 我 們 不 能 用 焊 接 槍 , 在 我 們 的 行 業 中 這

可 是 不 可 缺 少 的 一 件 工 具 。 我 兒 子 跟 我 說 :「 大 皇 宮 的 玻 璃

屋 頂 沒 有 焊 接 的 結 點 , 只 有 鉚 釘 。」

於 是 , 我 們 就 做 了 一 個 縮 小 了 的 大 皇 宮 玻 璃 屋 頂 。

TOL: 在 2015 年 Salon Révélations 上 您 將 再 次 創 作 一 件 珠 寶 ?

F.M: 我 們 是 唯 一 一 家 在 大 皇 宮 展 會 上 現 場 創 作 一 件 獨 一 無

二 的 產 品 的 珠 寶 品 牌 。 今 年 我 們 要 在 第 一 天 繪 出 設 計 圖 , 參

觀 展 會 的 人 們 可 以 在 四 天 裡 看 到 它 的 制 作 過 程 和 進 展 。

這 件 珠 寶 的 主 題 與 我 們 的 地 球 歷 史 相 關 , 作 品 匯 聚 一 切

與 構 成 地 球 相 關 的 元 素 。 在 大 皇 宮 制 作 一 件 , 留 作 我 們 公 司

的 文 物 收 藏 , 然 後 做 兩 個 刻 有 序 號 的 可 以 供 客 戶 訂 購 。

期 待 吧 , 這 將 是 一 個 驚 喜 !

TOL: Quelles sont vos motivations pour continuer malgré

les difficultés ?

F.M: J’aime mon métier. Quand vous voyez les gens dans la

Haute-couture qui travaillent tard le soir, ils ne comptent pas les

heures qu’ils passent autour d’une création. On fait ça parce qu’on

aime ça. C’est un métier artistique. Quand vous dessinez un bijou

vous pouvez le dessiner partout. C’est une passion comme tout

métier artistique.

Je parle aux gens de ce qu’ils aiment et on crée ensemble leur

bijou à eux. On vit une aventure ensemble et ça me plaît. C’est

vous-même qui créez le bijou.

TOL: Est-ce que vous voudriez créer une grande maison ou

rester une petite entreprise familiale ?

F.M: Nous sommes le seul joaillier à se produire au Grand Palais en

direct pour y créer une pièce unique.

Cette année on va dessiner le bijou le premier jour et pendant

les 4 jours les visiteurs pourront voir sa progression.

Cette année la pièce fait appel à l’histoire de notre planète. L’idée

est de rassembler tout ce qui compose notre planète. Nous fabriquerons

une pièce au Grand Palais qui agrandira notre collection

patrimoniale. Deux pièces numérotées composées des mêmes matériaux

pourront également être commandées.

Il s’agira donc d’une surprise, tant pour les visiteurs que pour les

deux commanditaires.

F.M: Déjà, ce n’est pas du jour au lendemain qu’on crée une grande

maison. Mais peut être aussi que la clientèle qui peut être intéressée

par nos pièces est plus disposée à venir faire l’acquisition d’un

bel objet à l’endroit où il est fabriqué plutôt que dans une boutique

au bout du monde.

Par exemple, en Chine aujourd’hui, il y a ce désir d’authenticité

d’aller à la source, de voir comment c’est fabriqué et de s’ouvrir à la

culture de l’objet même.

INEDIT Rouen

70, Rue Jeanne d’Arc 76000 Rouen

INEDIT Paris

14, Rue de l’Abbaye 75006 Paris

www.inedit-joaillier.fr

22 23


品 時 尚

FASHION

Fourrure

Créative

2015 秋 冬 流 行 元 素 之 皮 草

Ermanno Scervino

Elie Saab

Giorgio Armani

豐 盈 華 貴 的 皮 草

在 設 計 師 的 想 像 力 下

被 賦 予 了 無 限 創 意

Fendi

Dior

24 25

Stella McCartney


品 時 尚

FASHION

Chandail

Beige

2015 秋 冬 流 行 元 素 之 膚 色 羊 毛 衫

柔 和 的 色 彩

柔 軟 的 線 條

簡 單 而 隨 意

為 秋 冬 營 造 舒 心 暖 意

Allude

Andrew Gn

Rabih Kayrouz

26 27

Ralph Lauren


品 位 搭 配

Accessoires Femme

黑 & 白

Blanc & Noir

綠 & 紫

Vert & Pourpre

Dior

« Diorama »

3 100€

Chanel

無 論 是 直 線 、 幾 何 形 ,

還 是 花 綴 , 白 色 在 與 黑

色 的 交 相 互 動 中 , 為 黑

色 優 雅 註 入 一 股 活 力 。

千 變 萬 化 的

綠 色 與 紫 紅

色 的 搭 配 ,

也 是 一 個 不

錯 的 相 遇 。

Chanel

Balenciaga

Giambattista Valli

Armani Privé

Balmain

« LILEA » 870€

Louis Vuitton

28 29


品 位 搭 配

Accessoires Femme

方 跟 鞋

千 姿 百 態 方 跟 鞋 , 走 起 來

踏 實 , 設 計 非 常 有 個 性 。

水 晶 鞋 跟 更 添 夢 幻 色 彩 。

Beaucoup de caractère dans ces talons

carré et un côté fantastique dans les

modèles transparents.

1 2

1. Miu Miu

2. Fendi

3. Céline

4. Derek Lam

5. Dior

6. Balenciaga

7. Emilio Pucci

1

2

3

6

3

4

1. Chanel

2. Prada

3. Maison Margiela

4.Bottega Veneta

4

7

5

5. Céline

6. Prada

6

5

30 31


品 牌 傳 奇

Histoire de Marque

© Brunello Cucinelli

Brunello Cucinelli 總 部 所 在 的 Solomeo 村 莊 , 下 面 的 山 谷 裡 設 有 三 個 園 區 的 主 題 公 園 。

Dans la vallée du village de Solomeo trois parcs thématiques : le Parc industriel, le Parc de l'Oratoire laïc, le Parc agricole.

Atteindre le Bien suprême,

retrouver la beauté du monde

« Le roi italien du cachemire » Brunello Cucinelli

以 至 善 至 美 之 心 成 舉 世 有 道 大 業

—— 義 大 利 「 山 羊 絨 之 王 」Brunello Cucinelli

Texte chinois écrit par Jelly Lee Traduit en français par Hanna Wang

「 我 堅 信 以 人 為 本 的 企 業 : 一 家 以 最 崇 高 方 式 遵

守 人 類 數 百 年 來 建 立 的 所 有 道 德 準 則 的 公 司 。 我

夢 想 著 建 立 一 家 具 有 強 大 傳 統 根 基 的 現 代 資 本 主

義 形 式 的 公 司 , 在 這 裡 , 無 需 傷 害 或 得 罪 任 何 人

即 可 盈 利 , 利 潤 的 一 部 分 用 於 能 夠 具 體 改 善 人 們

生 活 的 各 種 活 動 中 : 提 供 服 務 、 開 辦 學 校 、 設 立

信 仰 場 所 、 修 復 文 化 遺 產 。 在 我 的 公 司 內 , 人 是

每 個 生 產 環 節 的 中 心 , 因 為 我 相 信 只 有 在 我 們 重

啟 良 知 的 同 時 才 能 找 回 人 類 的 尊 嚴 。」

Brunello Cucinelli

他 與 企 業 的 輝 煌

被 譽 為 「 山 羊 絨 之 王 」 的 意 大 利 世 界 頂 級 奢 侈 品 牌

Brunello Cucinelli 誕 生 於 極 富 哲 學 思 想 的 企 業 家 Brunello

Cucinelli 手 中 。

他 1953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中 部 佩 魯 賈 (Pérouse) 的 Castel

Rigone, 在 孩 提 時 代 就 夢 想 著 一 份 更 註 重 人 類 價 值 的

工 作 。 作 為 一 位 嶄 露 頭 角 的 企 業 家 , 他 認 識 到 華 麗 多

彩 的 羊 絨 服 裝 可 以 徹 底 改 變 時 尚 , 因 此 1974 年 , 他 在

大 學 攻 讀 專 業 時 就 輟 學 開 辦 企 業 , 並 在 短 短 幾 年 內 享

譽 全 球 。

Brunello Cucinelli est une marque italienne. Elle a été

créée par Brunello Cucinelli, « l’entrepreneur humaniste

», également appelé le « Le roi italien du cachemire ».

Brunello Cucinelli est né à Castel Rigone (dans la province de

Pérouse) en 1953. Dès son adolescence, il rêve d’un travail

respectueux des valeurs humaines. Dans le domaine entrepreneurial,

il se rend compte que le cachemire coloré peut donner

lieu à une véritable révolution stylistique et en 1974, il interrompt

ses études d’ingénieur pour se consacrer entièrement à

l’activité qui, quelques années plus tard, le rendra célèbre dans

le monde.

Sa première entreprise, de taille très modeste, est implantée à Ellera

di Corciano, près de Pérouse. Ses marchés de référence sont,

« ««««««Je crois en une entreprise humaniste : une entreprise

qui se conforme de la façon la plus noble à toutes les

règles d’éthique que l’homme a définies au cours des

siècles. Je rêve une forme de capitalisme moderne avec

de fortes racines ancestrales, où l’on fait du profit sans

léser ni mortifier qui que ce soit. Et que l’on utilise une

partie de ce profit pour toute initiative capable d’améliorer

concrètement la vie des personnes : services,

écoles, lieux de culte, restauration du patrimoine. J’ai

mis l’homme au centre de tout le processus de production

car je suis convaincu que l’on ne retrouve la dignité

humaine qu’en redécouvrant la conscience. »

—— Brunello Cucinelli

© Brunello Cucinelli

32 33


品 牌 傳 奇

Histoire de Marque

Collection Automne-Hiver 2015 /16

2015/16 秋 冬 系 列

© Brunello Cucinelli

dès le départ, l’Allemagne et les États-Unis, pays qui avaient

une grande stabilité économique. Son entreprise enregistre dès

ses débuts une progression constante et acquiert une belle notoriété.

Elle compte aujourd’hui 110 magasins mono-marques

dans le monde. A Paris, Brunello Cucinelli est présent dans

les trois plus prestigieux quartiers de shopping : une nouvelle

boutique rue François 1 er près de l’Avenue Montaigne a maintenant

rejoint les deux autres du Faubourg Saint Honoré et du

Boulevard Saint-Germain ; on le retrouve également au Bon

Marché et aux Galeries Lafayette. Sur la côte d’Azur, on peut

trouver des boutiques Brunello Cucinelli à Cannes, Saint-Tropez

et Monte Carlo.

Brunello Cucinelli inventa donc le cachemire coloré et révolutionna

le marché traditionnel en se basant sur les seules

tonalités de beiges et de gris. Depuis, lui et son entreprise

ont reçu de nombreux prix et distinctions dont, le « Best

of the Best », un prix important attribué uniquement aux

meilleures entreprises mondiales, avec la mention : « Meilleur

styliste au monde et le plus raffiné dans le secteur cachemire

et sportswear ».

Aux yeux de Brunello Cucinelli, les produits de luxe sont des

produits précieux et rares, ayant une très haute valeur d’utilisation.

Le luxe « grand public » n’existe pas. Les meilleures

qualités des meilleures matières premières dans le milieu de

la mode sont mises au service de toutes les créations de Brunello

Cucinelli. Les cachemires viennent de Mongolie intérieure

et de Mongolie. On n’utilise que le poil d’une zone

très limitée sous la gorge de l’animal. Les colorants sont des

teintures végétales collectées manuellement. Chaque pièce

en cachemire, façonnée à la main par des tailleurs italiens

au savoir-faire le plus exquis, est unique. Pour les tissus en

coton, on utilise uniquement les longues fibres de coton

d’Egypte de la meilleure qualité. L’entreprise importe d’Autriche

des plumes blanches d’oies, plumes qui tombent de

façon naturelle, sans tige et très douces. Comme Hermès,

l’entreprise Brunello Cucinelli a le privilège de pouvoir choisir

dans les meilleurs élevages les matières premières de cuir

dont elle a besoin. La tannerie est réalisée de façon traditionnelle

et manuelle. Avant que chaque pièce ne soit disponible,

elle passe par au moins six contrôles pour veiller à la

qualité et mériter le nom de Brunello Cucinelli.

L’empreinte artisanale de la collection homme Brunello

Cucinelli Automne-Hiver 2015 crée une collection au goût

unique qui allie la qualité de la maille et le style formel pour

habiller l’homme en toute occasion : loisirs et soirées de

gala, réunions d’affaires et événements informels. Les détails

d’un travail minutieux se retrouvent dans toutes les

pièces de la garde-robe pour engager un dialogue sophistiqué

entre les matières et l’élégance des superpositions. Les

nuances délicates et froides des beiges clairs Vanille, Granit,

Amande et Avoine s’allient aux différentes tonalités de bleu

et de gris, tout en leur apportant une touche essentielle et

moderne.

1978 年 , 他 的 第 一 家 小 型 公 司 設 在 佩 魯 賈 附 近 的 Ellera

di Corciano, 生 產 和 商 業 帝 國 則 在 1985 年 建 立 於 佩 魯 賈

附 近 索 羅 梅 奧 市 (Solomeo) 的 一 個 小 村 莊 裡 。 現 在 ,

他 擁 有 110 家 專 賣 店 , 遍 及 全 球 。Brunello Cucinelli 在

巴 黎 三 個 精 品 購 物 區 都 有 商 店 : 在 弗 朗 索 瓦 一 世 大 街

(rue François 1 er ) 靠 近 蒙 田 大 道 地 段 新 設 了 一 家 店 ,

在 福 寶 大 街 (Faubourg Saint Honoré) 和 聖 日 耳 曼 大 街

上 各 有 一 家 店 。 在 樂 蓬 馬 歇 (Le Bon Marché) 和 拉 法

耶 特 (Les Galeries Lafayette) 百 貨 公 司 都 設 有 專 櫃 。

在 南 部 蔚 藍 海 岸 的 嘎 納 (Cannes)、 聖 特 羅 佩 (Saint-

Tropez)、 蒙 特 卡 羅 (Monte Carlo) 也 都 設 有 專 店 。

由 於 Brunello Cucinelli 發 明 了 舉 世 聞 名 的 山 羊 絨 染 色 技

術 , 徹 底 革 新 了 傳 統 羊 絨 服 裝 市 場 以 米 、 灰 為 主 色 的 局

面 。 如 今 他 是 全 世 界 山 羊 絨 業 內 最 著 名 的 設 計 師 之 一 。

多 年 來 獲 得 「Best of the Best」、「 羊 絨 運 動 裝 領 域 的

最 佳 、 最 先 進 設 計 師 」 等 諸 多 羊 絨 領 域 大 獎 無 數 。

在 Brunello Cucinelli 眼 中 , 奢 侈 品 是 「 使 用 價 值 很 高 的

貴 重 物 品 」, 珍 貴 而 稀 罕 , 從 不 存 在 「 大 眾 奢 侈 品 」 這

回 事 。 品 牌 所 有 服 飾 均 選 用 現 今 服 裝 界 最 頂 級 的 面 料 。

主 打 產 品 羊 絨 原 料 選 自 中 國 內 蒙 古 和 蒙 古 國 最 珍 貴 的 山

羊 絨 , 並 只 選 質 量 最 好 的 羊 喉 、 羊 肚 區 域 , 手 工 采 集 ,

以 植 物 染 料 手 工 上 色 , 再 用 意 大 利 當 地 技 藝 最 高 超 的 裁

縫 手 工 制 作 ; 棉 料 只 用 來 自 埃 及 頂 級 的 長 絨 棉 ; 羽 絨 則

用 產 自 奧 地 利 自 然 狀 態 脫 落 下 收 集 的 頂 級 白 鵝 絨 、 柔 暖

無 梗 ; 皮 具 原 料 方 面 是 唯 一 同 愛 馬 仕 一 樣 擁 有 養 殖 場 皮

具 原 料 優 先 選 擇 權 的 品 牌 , 其 後 鞣 制 和 制 作 工 藝 則 純 靠

傳 統 手 工 。 每 件 服 飾 在 面 世 前 會 被 至 少 檢 查 6 遍 , 以 保

證 品 質 配 得 上 Brunello Cucinelli 這 個 名 字 。

公 司 2015 年 最 新 推 出 的 秋 冬 男 女 精 品 系 列 。 男 士 的 風

格 自 由 隨 性 , 以 香 草 色 、 花 崗 巖 色 、 杏 仁 色 、 糠 皮 色 相

互 結 合 ; 包 含 了 各 種 場 合 穿 著 的 男 士 針 織 服 裝 : 從 休 閑

到 晚 會 禮 服 , 從 商 務 洽 談 到 正 式 會 晤 。 精 致 的 細 節 完 美

結 合 了 儒 雅 和 細 膩 。

女 士 精 品 系 列 則 如 一 曲 頌 歌 贊 美 著 原 始 質 樸 的 自 然 。 以

寒 冬 的 白 色 和 凍 結 混 雜 的 自 然 色 彩 為 背 景 , 搭 配 冷 色 調

如 顆 粒 白 、 石 色 、 大 地 色 , 交 替 加 入 暖 色 調 如 生 絲 色 、

Collection Automne-Hiver 2015 /16

2015/16 秋 冬 系 列

34 35

© Brunello Cucinelli


品 牌 傳 奇

Histoire de Marque

Collection Automne-Hiver 2015 /16

2015/16 秋 冬 系 列

© Brunello Cucinelli

La collection femme rend hommage à la nature sauvage, au

charme de la terre primordiale et intacte, traversée par des eaux

cristallines et ponctuée de sonorités vibrantes. La palette célèbre

les couleurs neutres de la terre proposées dans une symphonie

naturelle et délicate, où les blancs de l’hiver, les neutres glacés ou

raffinés, servent de toile de fond et constituent la véritable essence

de la collection. La gamme la plus claire procure une charmante

sensation de luxe où les tonalités froides Grainy White,

Pierre, Geyser et Terre sont associées aux tons plus chauds du

Seta Cruda, Tussah, Sucre Roux et Racine. Les matériaux de première

qualité deviennent des surfaces naturelles et se parent de

métaux nobles. Des broderies brillantes et des bijoux évoquent

des motifs arborescents et floraux sur les détails s’inspirant de

l’élégance masculine tandis que les doudounes, les manteaux et

les vêtements d’extérieur utilisent l’effet luxueux, naturel et primitif

des détails en renard et en marmotte.

Le Bien suprême et le bien de l’homme

« J’ai toujours cultivé un rêve, celui d’un travail utile pour un objectif

important. Je sentais que le profit pour le profit n’était pas tout, qu’il

me fallait chercher un but plus haut, collectif. J’ai compris qu’à côté du

bien économique, il y a le bien de l’homme, et que le premier n’est rien

sans le second. »

----Brunello Cucinelli

Convaincu que l’environnement serein et la beauté des lieux

exaltent la créativité humaine et favorisent le développement

d’une communauté où ceux qui travaillent partagent les mêmes

valeurs, Brunello Cucinelli a fait du bourg de Solomeo (XIVe

siècle) le siège de son entreprise humaniste. Les bureaux et les

ateliers ont été installés dans la forteresse médiévale avec poutres

柞 蠶 絲 色 等 。 優 質 的 材 料 打 造 出 有 機 的 表 面 ,

綴 滿 貴 金 屬 的 粉 末 。 絕 妙 的 寶 石 刺 繡 印 刻 著 來

自 樹 木 花 朵 的 召 喚 , 狐 貍 皮 和 旱 獺 皮 坐 擁 著 與

生 俱 來 的 奢 侈 感 , 細 節 中 體 現 優 雅 。

夠 激 發 創 造 力 、 帶 來 更 佳 的 工 作 表 現 。「 完 美

品 質 的 核 心 在 於 員 工 的 內 在 素 養 」。 而 員 工 們

無 論 什 麼 職 位 , 都 是 公 司 的 一 部 分 , 他 在 乎 每

一 位 員 工 的 幸 福 感 。 因 此 Brunello Cucinelli 的

公 司 員 工 拿 著 高 於 同 行 20% 的 薪 水 。 公 司 從 沒

有 嚴 厲 的 規 章 制 度 和 個 人 懲 罰 , 甚 至 沒 有 打 卡

考 勤 制 度 。 員 工 們 不 但 不 偷 懶 , 而 且 都 擁 有 強

烈 的 企 業 歸 屬 感 、 自 豪 感 與 使 命 感 , 這 已 經 成

為 公 司 的 非 物 質 財 富 。

盈 利 是 為 了 給 人 以 真 正 的 關 懷

「 我 認 為 以 盈 利 為 目 的 的 商 業 遠 不 止 於 盈

利 本 身 , 一 定 有 更 高 的 、 集 體 利 益 為 上 的 目

標 。 我 知 道 在 生 活 水 平 之 外 , 還 要 考 慮 個 人

福 祉 , 如 果 沒 有 後 者 , 前 者 就 是 空 談 。」

至 善 至 美 的 信 念 讓 道 德 理 想 成 真

在 現 在 這 個 年 代 , 人 們 都 喜 歡 在 商 言 商 , 感 覺

說 金 錢 才 是 實 在 的 。 談 到 道 德 一 詞 時 , 有 人 怕

有 人 厭 。 怕 自 己 被 道 德 綁 架 , 厭 說 話 者 心 口 不

一 , 這 讓 Brunello Cucinelli 顯 得 尤 為 特 別 。

—— Brunello Cucinelli

1985 年 ,Brunello Cucinelli 對 建 築 及 家 鄉 的

熱 愛 促 使 他 買 下 了 位 於 意 大 利 的 索 羅 梅 奧

(Solomeo) 城 堡 作 為 公 司 的 總 部 , 富 有 中

世 紀 意 味 的 辦 公 室 和 生 產 工 作 坊 均 在 其 中 ,

品 牌 所 有 的 羊 絨 產 品 都 在 城 堡 內 手 工 制 作 。

附 近 的 農 舍 被 改 建 為 公 司 員 工 餐 廳 , 提 供 一

流 的 翁 布 利 亞 風 格 (Umbria) 傳 統 菜 肴 。 在

這 裡 , 你 會 感 受 到 內 心 的 平 靜 與 和 諧 。

他 說 :「 金 錢 , 只 有 用 於 提 高 生 活 品 質 和 人 類

的 發 展 , 才 真 正 體 現 出 它 的 價 值 。」「 工 作 ,

體 現 人 類 價 值 所 在 , 也 是 靈 修 的 一 部 分 , 並 不

斷 追 求 更 高 層 次 的 至 善 至 美 。」

這 些 年 中 ,Brunello Cucinelli 出 資 支 持 了 佩 魯

賈 著 名 紀 念 碑 —— 著 名 文 物 遺 產 伊 特 魯 里 亞

拱 門 的 修 復 工 程 。 在 Solomeo 舊 城 中 心 建 造

了 Cucinelli 劇 院 , 吸 引 大 量 有 誌 於 成 為 巨 匠

Brunello Cucinelli 相 信 寧 靜 優 美 的 工 作 環 境 能

Collection Automne-Hiver 2015 /16

36 2015/16 秋 冬 系 列 37

© Brunello Cucinelli


品 牌 傳 奇

Histoire de Marque

© Brunello Cucinelli

« L’École des métiers » Solomeo

Solomeo 手 工 藝 學 院

在 羊 絨 領 域 外 獲 得 無 數 文 化 、 藝 術 、 哲 學 、 精 神 、 道

德 類 的 獎 項 , 嘉 獎 他 踏 踏 實 實 推 動 人 文 關 懷 、 對 所 有

人 福 祉 的 提 升 所 做 的 努 力 。

apparentes en bois, cheminées en pierre, peintures murales

et planchers de briques, tandis que le restaurant d’entreprise,

où l’on prépare les plats de la meilleure tradition ombrienne,

a été aménagé dans ce qui était autrefois la maison du régisseur.

Une harmonie profonde y règne, car, comme le raconte

Brunello, « Ceux qui travaillent avec nous, indépendamment

de leur rôle, participent à la vie de l’entreprise. Chacun sait

que son travail est un maillon indispensable à la croissance

commune ; notre ‘qualité intégrale’ est le fruit de la qualité

intérieure de chacun. » Conjuguer l’ancien et le moderne, les

objectifs de l’entreprise et les besoins des hommes : voilà le

secret d’une entreprise qui suscite de plus en plus d’intérêt

pour sa portée novatrice : un cas d’économie moderne étudié

par des universités prestigieuses.

Brunello Cucinelli réalise ainsi au moins la première partie de

son rêve d’humaniste, celle relative à la dignité de la personne

et au caractère sacré du travail. La pratique bureaucratique des

pointeuses est abolie ; l’accès aux lieux de travail est entièrement

libre et même les formalités hiérarchiques ramifiées sont éliminées,

avec à la clé, le recouvrement de la dignité de chacun dans

le respect des valeurs humanistes de tous.

À notre époque, les hommes d’affaires aiment à dire que les affaires

sont les affaires, comme si, quand on évoque la moralité,

cela allait les gêner dans leur travail, les restreindre. D’autres,

par ailleurs, ont beau parler de moralité, ils font les choses sans

moralité. Résultat, les gens ont souvent un mouvement de recul

ou de rejet en entendant ce mot. Ainsi Brunello Cucinelli paraît

encore plus singulier dans ce monde.

maniste pour les amis du monde entier qui veulent venir au

bourg de Solomeo, où ils sont chaleureusement accueillis. Il

a créé la Fondation Brunello et Federica Cucinelli et construit

dans la vallée du village de Solomeo trois parcs thématiques :

le Parc industriel, qui remplace les 6 usines existantes par le

jardin Solomeo ; le Parc de l’Oratoire laïc est dédié aux activités

sportives pour les jeunes gens et les jeunes filles ; le Parc agricole,

où l’on plante légumes et fruits.

« L’École des métiers » est née à Solomeo. L’école propose

quatre programmes : Les disciplines de Raccommodage et

Remaillage, Coupe et Assemblage, Façonnage, Maçonnerie.

Sur les quatre sujets enseignés, trois sont étroitement liés aux

activités principales de l’entreprise Brunello Cucinelli tandis

que la dernière concerne le travail de restauration du village et

des environs de Solomeo et l’amélioration du paysage – toutes

étant des choses réelles, concrètes, vivantes.

Une valeur impérissable

Dans le Forum des Arts, Brunello célèbre ce rêve primordial et

instinctif, pour contribuer à le conserver et le transmettre aux

futures générations.

Il a fait tout son possible pour réaliser son rêve humaniste, que

ce soit au niveau du personnel qui travaille dans son entreprise

jusqu’à la restauration de son village natal, en passant par le château

de Solomeo et Pérouse. Le profit généré par son entreprise a

permis de restaurer les anciens vestiges du village, d’enrichir les

événements culturels et de faire renaître de nombreux artisanats.

Théâtre Cucinelli

Cucinelli 劇 院

的 年 輕 人 。 成 立 了 為 Solomeo 的 人 文 抱 負 提 供 滋 養 的

Brunello Cucinelli 基 金 會 。 甚 至 在 Solomeo 村 莊 下 的 山

谷 裡 建 造 一 個 擁 有 三 個 園 區 的 主 題 公 園 。 其 中 工 業 園

區 把 Solomeo 花 園 轉 移 到 山 谷 中 , 替 換 原 本 的 6 個 工

廠 , 實 踐 園 區 擁 有 豐 茂 綠 草 小 型 運 動 場 , 而 農 藝 園 區

則 用 以 種 植 蔬 果 、 自 產 自 用 , 充 滿 了 古 典 天 然 之 趣 。

他 還 創 建 了 Solomeo 手 工 藝 學 院 , 設 有 四 門 課 程 : 修

補 與 縫 合 , 裁 剪 與 裝 配 , 種 植 與 園 藝 以 及 石 工 技 術 。

其 中 前 兩 門 與 Brunello Cucinelli 的 主 要 商 業 活 動 息 息

相 關 , 後 兩 項 則 致 力 於 還 原 村 莊 與 Solomeo 地 區 的 風

貌 , 美 化 其 自 然 景 觀 。 這 所 學 校 實 現 了 人 道 資 本 主 義

的 全 新 理 念 , 旨 在 恢 復 手 工 藝 的 高 尚 地 位 , 讓 有 誌 於

此 的 年 輕 人 再 次 相 信 未 來 。

作 為 一 名 企 業 家 , 他 擁 有 一 種 強 烈 的 道 德 責 任 與 哲 學

抱 負 , 言 行 一 致 地 強 調 著 仁 慈 與 博 愛 。 他 對 古 代 聖 賢

們 有 著 不 可 動 搖 的 堅 定 信 仰 , 篤 信 有 一 天 這 個 社 會 將

被 哲 學 家 所 拯 救 , 道 德 將 回 歸 、 人 的 內 心 將 重 拾 寧 靜

和 充 實 、 找 回 真 正 的 美 與 尊 嚴 。

任 何 技 法 , 熟 者 為 匠 , 其 中 有 心 有 魂 的 , 才 配 叫 藝 。

堅 毅 廣 大 的 心 魂 , 能 為 藝 者 鋪 出 更 遠 的 路 。 故 而 藝 之

大 者 能 稱 家 , 家 之 大 者 能 成 業 。 因 此 往 往 當 我 們 探 索

一 個 偉 大 品 牌 的 緣 起 時 , 總 是 被 其 初 心 、 其 精 神 所 震

撼 。 感 慨 於 當 一 個 品 牌 已 經 足 夠 成 功 榮 耀 的 時 候 , 背

後 的 故 事 與 創 始 人 的 目 標 卻 遠 比 品 牌 成 功 的 本 身 更 加

深 遠 。

Une théorie courageuse qui, dans la pratique, se concrétise dans

ce que Brunello Cucinelli appelle le « Bien suprême », centré sur

l’homme : « Donner à l’entreprise un sens qui aille au-delà du

profit et d’autre part, réinvestir pour améliorer la vie de ceux qui

travaillent, pour retrouver la beauté du monde et la valoriser. »

« Le travail vu comme expression des valeurs humaines devient lui

aussi une part de la spiritualité et réalise le but supérieur du Bien

suprême », aime rappeler Brunello Cucinelli. Il est né et a grandi en

Ombrie, où il a été nourri dès l’enfance de la philosophie franciscaine

et a fait sien le message du Pauvre d’Assise : dans tout ce que

l’on fait, viser toujours le but le plus haut, « La création du profit est

dans la nature de ce type d’activité », précise Cucinelli, « pourtant,

pour moi ce n’est pas tout. Je ne voudrais pas vivre dans un monde

où chaque chose se réduit stérilement au profit. L’argent revêt une

vraie valeur seulement lorsqu’il est dépensé pour améliorer l’existence

et l’épanouissement de l’homme, et c’est là notre but. »

Grâce à toutes ses contributions, Brunello Cucinelli a obtenu de

nombreuses récompenses dans les domaines de la culture, de

l’art, de la philosophique, de la spiritualité et de l’éthique.

En tant que chef d’entreprise, il a toujours eu à cœur l’éthique

et l’ambition philosophique, il applique le bien et l’amour universel

dans ce qu’il dit et dans ce qu’il fait. Il croit fermement

aux saints et sages d’antan, il croit sincèrement qu’« Un jour

viendra où il faudra faire appel aux philosophes pour gouverner

le monde » et que l’éthique reviendra dans le monde humain.

Chacun retrouvera dans son cœur la sérénité et la plénitude, retrouvera

la vraie beauté et la vraie dignité.

Quelqu’un muni d’un excellent savoir-faire et d’une excellente

technique, avec un cœur résolu et une âme immense, peut aller

très loin dans son ambition, l’objectif du créateur étant bien

au-delà de la réussite de son entreprise elle-même.

他 不 遺 余 力 地 實 現 人 文 關 懷 的 夢 想 , 從 員 工 至 家 鄉 ,

從 Solomeo 城 堡 到 佩 魯 賈 。Brunello Cucinelli 公 司 的 盈

利 , 帶 來 的 是 整 個 村 莊 古 跡 的 重 建 、 文 藝 生 活 的 豐 富

化 與 各 種 手 工 藝 的 復 興 。

傳 統 保 護 了 人 類 的 價 值 , 哲 學 則 讓 人 類 免 於 日 益 商 品

化 。 正 因 諸 此 種 種 的 理 念 與 貢 獻 , 讓 Brunello Cucinelli

就 如 Cucinelli 劇 院 靠 近 花 園 一 側 的 巨 大 石 灰 華 牌 匾

所 雕 刻 的 文 字 那 樣 :「Brunello Cucinelli 想 要 , 在 他

深 愛 的 Solomeo, 於 大 自 然 的 劇 院 中 , 建 造 這 人 類

的 劇 院 , 以 長 久 紀 念 美 與 理 想 的 永 恒 價 值 。」

Pendant toutes ces nombreuses années, Brunello Cucinelli a

soutenu financièrement les travaux de restauration de La Porta

all ‘Arco, la création du Théâtre Cucinelli, où sont formés les

jeunes désireux de parfaire leurs connaissances pour faire un

« plus grand artisanat » et une structure pédagogique agile où

les techniques du « fait main » peuvent s’apprendre en même

temps que l’anglais, l’architecture, la philosophie. L’Académie

quant à elle propose également des cours de haute culture hu-

La tradition est le symbole de la protection des valeurs humaines

; la philosophie est le symbole de la défense contre la

croissante exploitation commerciale de l’homme. Dans la partie

haute du théâtre, du côté du jardin, on lit sur une grande

plaque de travertin : « Dans son Solomeo bien-aimé, Brunello

Cucinelli voulut ce théâtre de l’homme face à celui de la nature

pour rappeler en tout temps les valeurs éternelles de la beauté

et du rêve. » brunellocucinelli.com

38 39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Femme Taste Of Life

大 西 洋 諾 曼 底 海 邊

Au bord de l’océan Atlantique, en Normandie

Bally

綠 色 皮 質 風 衣

























Manteau en cuir vert, 5 000€

Racil

白 色 襯 衫

Chemise courte blanche col plastron

Akris

褲 子

Pantalon noir, 535€

Giorgio Armani

黑 色 方 頭 皮 鞋

Souliers en cuir noir lisse, 610€

Photographe: Olivier Brunet

Directrice Fashion: Yi Fei Zhou

Modèle: Liang Liang

40 41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Femme Taste Of Life

L'Humeur Propice

Les vagues s'écrasent contre les rochers du rivage.

Les eaux,

Craintives comme une jeune femme,

Se retirent doucement, puis reviennent.

Dans un pays au paysage splendide,

Ciel et Terre nourrissent de grands esprits.

Attendre pendant des vies,

Être là, enfin, debout, côte à côte.

Burberry

迷 彩 印 花 裙

Robe en soie

imprimée camouflage,

495€

羊 絨 混 紡 披 肩

Poncho en laine et

cachemire, 695€

Elie Saab

綠 色 印 花 連 衣 裙 , 皮 質 手 套

Robe cocktail en jacquard imprimé

avec des gants en cuir, 4 300€

黑 色 金 扣 腰 帶

Ceinture en cuir noir et métal doré, 315€

魚 嘴 高 跟 短 靴

Bottines ouvertes en cuir vertes à talons, 875€

黑 色 金 扣 鏈 條 包

Sac à main poincaré en cuir noir, 1 650€

42 43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Femme Taste Of Life

Escada

黑 色 毛 皮 外 套

Manteau noir linette

Bernard Chandran

編 織 連 衣 裙

Robe avec détails tressés, 2 646€

Barbara Bui

漆 皮 高 跟 涼 鞋

44 Stiletto en cuir verni noir, 550€

45

Racil

白 色 襯 衫

Chemise courte blanche

col plastron

西 服 套 裝

Costume noir

avec bande satin rose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Femme Taste Of Life

Vivienne Westwood

藍 色 格 紋 大 衣

Manteau bleu

Didit Hediprasetyo

牛 仔 連 衣 裙

Robe en denim, prix sur demande

Andrew Gn

羔 羊 毛 領 流 蘇 大 衣

Manteau en laine,

col de fourrure en agneau, 2 840 €

Giorgio Armani

黑 色 方 頭 皮 鞋

46 Souliers en cuir noir lisse, 47 610€

Akris

褲 子

Pantalon noir, 535€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Femme Taste Of Life

Etro

灰 色 羊 毛 大 衣

Manteau en laine, 3 530€

Akris

雙 色 雙 面 羊 絨 長 款 外 套

Bi-couleur double-face

cachemire manteau, 2 370€

褲 子

Pantalon noir, 535€

Etro

襯 衫

Blouse en soie, 1 485€

48 49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Femme Taste Of Life

Barbara Bui

高 領 羊 毛 毛 衣

Pull col roulé en laine cyclamen, 290€

短 款 羊 毛 外 套 和 馬 甲

Spencer court et gilet sans manche en

laine, 1 300€

羊 毛 褲 子

Pantalon patte en laine, 335€

Akris

黑 色 馬 皮 手 袋

Sac à main en cuir de cheval noir, 2 990€

Azzaro

太 陽 鏡

Lunettes grises

Giorgio Armani

流 蘇 皮 質 外 套

Veste en cuir découpe basque, 11 620€

絲 質 上 衣

Top en soie vert, 1 165€

褲 子

Pantalon portefeuille vert, 1 800€

手 包

Pochette enveloppe en cuir écru, 2 640€

50 51


品 高 級 珠 寶

HAUTE JOAILLERIE

















































梵 克 雅 寶 Vagues Mystérieuses 胸 針

白 K 金 , 由 鑽 石 、 藍 寶 石 和 帕 拉 伊 巴 碧 璽 精 鑲 而 成

Van Cleef & Arpels clip Vagues Mystérieuses

Or blanc, diamants, tourmalines dites Paraíba, saphirs,

Serti Mystérieux saphir.

寶 詩 龍 Perroquet 鸚 鵡 手 鐲

鑲 嵌 藍 寶 石 和 瑪 瑙 , 在 白 金 手 鐲 上 鋪 鑽

Boucheron bracelet Perroquet

Serti de saphirs et d’agate, pavé de diamants,

sur or blanc.

52 53


品 高 級 珠 寶

HAUTE JOAILLERIE

















































伯 爵 高 級 珠 寶 Secrets & Lights 系 列 耳 環

18k 白 金 耳 環 , 饰 梨 形 紅 寶 石 、 公 主 式 切 割

鑽 石 、 锰 铝 明 亮 形 切 割 鑽 石 。G38M4400

Piaget boucles d'oreilles Secrets & Lights G38M4400

Boucles d'oreilles en or blanc 18 carats serties de

2 rubis en forme de poire (env. 4.13 cts), 2 racines

rubis fantaisie (env. 12,88 cts), 2 diamants taille

princesse (env. 1.41 cts), et de 120 diamants taille

brillant (env. 2.93) cts.

卡 地 亞 Haute Joaillerie 項 鏈

玫 瑰 金 項 鏈 , 饰 鑲 嵌 凸 圓 形 碧 璽 、 红 紫 水 晶 、

海 藍 寶 石 、 锰 铝 石 榴 石 和 鑽 石 。

Cartier Haute Joaillerie Necklace

18 k pink gold necklace with rubellites,

amethystes, aquamarine, spessartines et pavé

diamants

54 55


品 高 級 珠 寶

HAUTE JOAILLERIE

















































寶 格 麗 Giardini Italiani 耳 環

白 金 耳 環 鑲 嵌 兩 顆 明 亮 形 切 割 祖 母 綠 、 兩

顆 明 亮 形 切 割 綠 寶 石 、 鑽 石 、 綠 寶 石

Bulgari boucles d'oreilles Giardini Italiani

Or blanc avec 2 diamants taille brillant (1,40 ct),

2 émeraudes taille brillant (2,43ct), émeraudes

(1,92 ct), diamants taille brillant et pavé

diamants (6,87 ct).

香 奈 爾 “Fascinante” 手 鐲

玫 瑰 金 項 鏈 , 饰 鑲 嵌 凸 圓 形 碧 璽 、 红 紫 水 晶 、

海 藍 寶 石 、 锰 铝 石 榴 石 和 鑽 石 。

Chanel bracelet “Fascinante”

Or blanc 18K serti de 277 diamants taille brillant

pour un poids total de 8,5 carats et émail.

56 57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Homme Taste Of Life











,














,








Mission Possible

La nature et les dons octroyés par le Ciel toujours en lui,

Il se réincarne. Vies différentes, missions différentes,

L’habit change suivant le rôle qu'on joue.

Que le chemin soit rocailleux ou la voie dégagée,

le cœur reste imperturbable à jamais.

Ports 1961

運 動 夾 克

Veste noire, 1 000€

褲 子

Pantalon, 430€

Porsche Design

白 色 針 織 衫

Pull blanc, 295€

BOUNCE S3 運 動 鞋

Chaussures de sport "BOUNCE S3", 400€

帽 子

Casquette, 60€

太 陽 鏡

Lunettes, 350€

Photographe: Olivier Brunet

Directrice Fashion: Yi Fei Zhou

Model: 58 Marc-Antoine Pelle

59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Homme Taste Of Life

Cerruti 1881

黑 色 皮 夾 克

Veste en cuir noir, 1 969€

西 褲

Pantalon, 250€

黑 色 皮 鞋

Chaussures Derby, 450€

Porsche Design

太 陽 鏡

Lunettes, 755€

手 機

P'9983 de BlackBerry®, 1 190€

手 錶

Montre "Timepiece No.1", 4 450€

60 61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Homme Taste Of Life

Brioni

印 花 毛 衣

Pull bleu gris imprimés, 910€

白 襯 衫

Chemise blanche, 440€

淺 灰 色 褲 子

Pantalon gris clair, 1 090€

領 帶

Cravate bleue, 160€

腰 帶

Ceinture grise boucle dorée, 260€

Cerruti 1881

手 錶

Montre TBC, 219€

Porsche Design

太 陽 鏡

Lunettes, 755€

黑 色 皮 手 套

Gants en cuir, 175€

Giorgio Armani

淺 灰 色 外 套

Veste gris clair, 1 430€

淺 灰 色 褲 子

Pantalon gris clair texture

coupe large, 1 190€

Porsche Design

圍 巾

Écharpe, 175€

淺 棕 皮 手 套

Gants en cuir, 175€

太 陽 鏡

Lunettes, 380€

62 63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Homme Taste Of Life

Burberry Prorsum

燈 芯 絨 外 套

Veste en velours côtelé,

1 295€

Cerruti 1881

黑 色 T 恤

T-shirt noir, 379€

西 褲

Pantalon, 250€

Ermenegildo Zegna

帽 子

Casquette, 250€

Porsche Design

腰 帶

Ceinture en cuir, 179€

手 機

P'9983 de BlackBerry®,

1 190€

手 錶

Montre "Timepiece No.1",

4 450€

Ermenegildo Zegna

絲 絨 外 套

Veste droite deux boutons

en velours, 2 490€

絲 絨 休 閒 褲

Pantalon en velours, 900€

高 領 毛 衣

Maille col roulé, 990€

棕 色 腰 帶

Ceinture marron, 295€

棕 色 皮 質 斜 挎 包

Sacoche à bandoulière

marron, 2 500€

棕 色 牛 津 皮 鞋

Chaussure oxford en cuir

marron, 1 195€

64 65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Homme Taste Of Life

Porsche Design

淺 灰 色 皮 夾 克

Veste en cuir gris clair, 1 990€

牛 仔 褲

Jeans gris clair, 325€

太 陽 鏡

Lunettes, 380€

皮 質 編 織 手 鍊

Bracelet en cuir tressé, 245€

Harmony

毛 衣

Lanvin

深 灰 羊 毛 大 衣

Manteau long en feutre laine

gris foncé, 2 390€

羊 絨 混 紡 西 褲

Pantalon en flanelle de laine

et cachemire, 520€

Porsche Design

圍 巾

Écharpe, 245€

66 Pull

67


品 位 秋 季 時 尚 大 片

Shooting Homme Taste Of Life

完 美 享 受

善 待 自 己 , 体 验 110 多 家 精 品 折 扣 店 *

, 一 周 全 天 开 放 , 距 离 巴 黎 市 中 心 仅 35 分 钟 :

品 牌 包 括 Armani . Jimmy Choo . Michael Kors . Moncler . Paul Smith . Poiray

Roberto Cavalli . Salvatore Ferragamo . Sandro . Tod’s . UGG 等 。

2015 年 12 月 31 日 前 , 仅 需 在 我 们 的 欢 迎 中 心 出 示 本 页 面 , 便 可 在 6 家 精 品 店 享 受 10% 以 上 的 折 扣 。

请 在 LaValleeVillage.com/shoppingexpress 规 划 您 的 行 程

Versace

休 閒 夾 克

Casual Jacket, 2 200€

針 織 毛 衣

Pullover, 1 700€

休 閒 褲

Pantalon, 600€

Cerruti 1881

皮 質 方 形 背 包

Sac à dos en cuir, 475€

Porsche Design

圍 巾

Écharpe, 245€

THE PERFECT TREAT

Treat yourself to more than 110 luxury boutiques with savings of at least 33% * ,

seven days a week, 35 minutes from the centre of Paris:

Armani . Jimmy Choo . Michael Kors . Moncler . Paul Smith . Poiray

Roberto Cavalli . Salvatore Ferragamo . Sandro . Tod’s . UGG and many more

Enjoy a further 10% saving in six boutiques of your choice upon presentation

of this page at our Welcome Center until 31/12/15.

To plan your visit, visit LaValleeVillage.com/shoppingexpress

#LaVaLLeeViLLage

LA VALLÉE VILLAGE IS ONE OF THE COLLECTION OF VILLAGES IN EUROPE AND CHINA

EUROPE BICESTER VILLAGE LONDON KILDARE VILLAGE DUBLIN LA VALLÉE VILLAGE PARIS WERTHEIM VILLAGE FRANKFURT

INGOLSTADT VILLAGE MUNICH MAASMECHELEN VILLAGE BRUSSELS FIDENZA VILLAGE MILAN LA ROCA VILLAGE BARCELONA

LAS ROZAS VILLAGE MADRID CHINA SUZHOU VILLAGE SUZHOU SHANGHAI VILLAGE SHANGHAI

(OPENING SPRING 2016)

68 * 过 季 系 列 至 少 低 于 建 议 零 售 价 33%。 on the recommended retail price. © La Vallée Village 2015 08/15

69


品 時 尚

FASHION

2015-16 秋 冬 流 行 元 素

暖 男 大 圍 巾

男 孩 也 搭 上 大 圍 巾

造 型 百 出

是 今 秋 帥 氣 、 溫 暖 新 風 格

Le Charme de l'Écharpe

Salvatore Ferragamo

Fendi

Lanvin

Cerruti 1881

Etro

70 71


品 時 尚

FASHION

2015-16 秋 冬 流 行 元 素

純 色 毛 衣

純 色 毛 衣

穿 出 時 尚 主 色 調

色 彩 在 搭 配 中 自 然 流 轉

Pull Pur Couleur

Valentino

Ermanno Scervino

Salvatore Ferragamo

Giorgio Armani

72 73

Fendi


品 位 搭 配

Accessoires Homme

2015-16 秋 冬 男 鞋 流 行 趨 勢

山 地 靴 & 運 動 底 皮 鞋

Canali

Dior

Dolce & Gabbana

Versace

Lanvin

Kenzo

TENDANCE

Bally

Louis Vuitton

CHAUSSURES

74 75


品 位 搭 配

Accessoires Homme

2015-16 秋 冬 男 包 流 行 趨 勢

男 士 方 包

SAC

CARRÉ

無 論 是 休 閒 還 是 職 場

見 方 筆 挺 的 皮 包 彰 顯 質 感

是 這 個 秋 冬 型 男 手 中 肩 頭 的 必 備 搭 配

Versace

Hermès

Dolce & Gabbana

Balenciaga

Canali

Berluti

76 77


美 妝

BEAUTY

今 秋 護 膚 新 品

Les Nouveaux produits

pour chouchouter votre peau

過 了 夏 季 的 日 曬 之 後 , 在 這 冷 熱 接 替 的

經 時 節 , 乾 燥 、 細 紋 、 色 斑 、 鬆 弛 等 問 題

紛 紛 躍 上 肌 膚 , 眾 多 品 牌 紛 紛 在 今 秋 推 出 護 膚 新

品 , 修 復 保 養 您 的 肌 膚 。

Après le bronzage de l’été, on entre dans une

phase de réparation de la peau. La peau sèche et

fragilisée, les rides, les taches, bref, les problèmes

n’attendent que des solutions. Des marques

lancent de nouveaux produits pour vous aider à

réparer et nourrir votre peau.

呵 護 重 點 部 位

Guerlain 殿 級 蜂 皇 眼 部 精 華 素

Abeille Royale Sérum sculpteur regard 100€

StriVectin 祛 皺 緊 膚 精 華

Combleur de rides intense 59€

StriVectin 豐 盈 保 濕 唇 液

Soin volumateur pour les lèvres 39€

Sisley 植 物 煥 白 密 集 淡 斑 精 華

Concentré correcteur tâches 鱼 105€

Chanel 鱼 抗 皺 緊 實 眼 霜

Le Lift anti-rides concentré yeux 80€

La Prairie 魚 子 精 華 面 霜

Crème caviar luxe visage 鱼 376€

Dior 水 動 力 精 粹 保 濕 乳 霜

Hydra Life crème sorbet pro-jeunesse 60€

Sisley 極 致 夜 間 再 生 精 華

Supremÿa Baume

Le grand soin anti-âge de nuit 500€

Nuxe 緊 緻 抗 衰 老 精 華 霜

Crème-fluide redensifiante

anti-âge global 43€

Dr. Hauschka 夜 間 潤 膚 精 華 乳

Sérum tonifiant nuit 鱼 36,40€

Dior 水 動 力 深 層 保 濕 精 華 乳

Hydra Life sérum sorbet pro-jeunesse 69,50€

Nuxe 祛 皺 抗 衰 老 精 華 乳

Sérum redensifiant anti-âge global 45€

Biotherm 格 陵 蘭 青 春 活 藻 抗 衰 老 精 華 乳

Blue Therapy Accelerated

Sérum réparateur signes visibles de l’âge 鱼 77,50€

定 期 護 理 肌 膚

L’Occitane 蠟 菊 精 華 面 膜

Crème masque divine 105€

L’Occitane 身 體 潤 膚 乳

Voile de lait corps-body lotion 23€

L’Occitane 護 手 霜

Crème mains 7,50€

L’Occitane 蠟 菊 蜂 蜜 磨 砂 膏

Sucres exfoliants miel fondant 鱼 21€

Nuxe 走 珠 式 柔 和 駐 顏 面 膜

Masque roll-on

repulpant anti-âge Global 鱼 37€

正 確 地 潔 膚 、 爽 膚 後 , 使 用 精 華 液 深 層 保 濕 修 復 , 並 配

合 按 摩 肌 膚 , 使 鬆 弛 的 皮 膚 更 緊 緻 ; 再 用 面 霜 鎖 住 水

分 ; 同 時 針 對 皺 紋 或 色 斑 等 皮 膚 問 題 使 用 有 針 對 性 的 護

膚 品 調 理 ; 用 眼 霜 做 眼 部 護 理 也 是 不 能 懈 怠 的 喔 ; 最 後

抹 上 防 曬 霜 , 就 大 功 告 成 了 。 當 然 , 夜 間 護 膚 也 不 容 忽

視 , 選 用 適 合 您 的 晚 霜 給 皮 膚 充 充 電 。

Pour commencer, le produit nettoyant et la lotion, le

sérum pour une hydratation en profondeur, appliqué

en massant le visage pour un effet lifté. Puis la crème

hydratante et les soins spécialisés anti-âge ou antitache.

N’oubliez pas de vous protéger les yeux avec un soin

crème pour les yeux. Pour finir, la crème solaire. Voilà! Le

soin complet est terminé et vous pouvez sortir! Le soin

de nuit est bien sûr indispensable. Donnez de l’énergie

à votre peau en choisissant les soins de nuit qui vous

conviennent.

©TasteOfLife

遮 瑕 打 造 完 美 肌 膚

La Prairie

魚 子 精 華 遮 瑕 膏 / 粉 底 液 組 合 裝

Dermo Caviar

anti-cernes/fond de teint SPF 15 鱼 188€

Guerlain 金 鑽 亮 彩 妝 前 凝 露

L’Or base de teint 60€

Burberry 絲 柔 珠 光 裸 色 光 澤 飾 底 乳

Fresh glow base éclat du teint nude

radiance N°01 41€

Dior 臉 / 眼 / 唇 三 用 遮 瑕 膏

Fix It correcteur instantané teint/

yeux/lèvres 鱼 N°001/002 35,50€

78 79


美 妝

BEAUTY

Tendances

Maquillage

秀 場 演 繹 2015-16 秋 冬 彩 妝 流 行 趨 勢

4

1. Dior 鱼 腮 紅 棒

Diorblush cheek stick Nº675 34€

2. Chanel 暗 綠 指 甲 油

Le Vernis vert obscur Nº679 23,50€

3. Chanel 藍 色 指 甲 油

Le Vernis vibrato Nº665 23,50€

4. Urban Decay 最 新 煙 燻 妝 眼 影 盤

Naked smoky eyeshadow palette 49.50€

5. Burberry 裸 色 水 潤 唇 膏

Rouge à lèvres hydratant nude beige Nº01 31€

6. Dior 新 女 性 唇 膏

Rouge Dior nouvelle femme Nº542 36€

7. Dior Addict 水 漾 唇 蜜

Addict fluid stick chic Nº784 32.50€

8. Urban Decay 抗 衰 老 眼 影 打 底 膏

Eyeshadow primer potion anti-âging 24€

自 然 美 裸 妝

no make-up

裸 膚 色 + 自 然 唇 色 + 裸 色 眼 妝

Teint nude + lèvres pures + yeux nudes

秀 場 演 繹

Repéré chez : Alexander Wang,

Ralph Lauren Collection,

Gucci, Lacoste, Chloé,

Balmain…

1

2

3

4

7

大 眼 妝

Effet grands yeux

大 眼 妝 + 裸 唇 色

Eye liner graphique + bouche nude

秀 場 演 繹

Repéré chez : Chanel, Dior,

Fendi, Céline, Diane von

Furstenberg…

5

1. Burberry 鱼 煥 彩 唇 頰 兩 用 霜

Lip & cheek bloom orange blossom Nº 07 28€

2. Dior 旅 行 者 唇 膏

Rouge Dior voyageuse Nº416 36€

3. Guerlain 腮 紅 Rose aux joues Nº01 45€

4. Dior 水 漾 唇 蜜

Addict fluid stick Nº455 32,50€

5. Guerlain 金 光 粉 狀 粉 底

Parure Gold fond de teint poudre Nº03 77€

6. Chanel 絲 絨 唇 膏

Rouge Allure velvet Nº53 32,50€

7. Lancôme 眼 線 筆 Crayon Khôl Nº11 18€

8. Chanel 五 色 眼 影 盤

Entrelacs palette ombres à paupières 50€

9. Urban Decay 眼 影 打 底 膏

Eyeshadow primer potion minor sin 19,50€

10. Lancôme 愛 戀 指 甲 油

Vernis in love cuir de nuit Nº468 17€

6

8

9

10

1

2

煙 燻 更 創 意

Smoky créatif

秀 場 演 繹

Repéré chez : Elie Saab,

Giorgio Armani,

Chanel, Dior…

6

3 7 8

5

1. Lancôme 鱼 愛 戀 指 甲 油

Vernis in love gris sur les toits Nº383 17€

2. Urban Decay 亞 光 唇 膏

After Dark matte revolution lipstick 20€

3. Dior Addict 液 態 眼 影

Addict fluid shadow cosmic Nº275 32,50€

4. Dior 都 市 時 尚 五 色 眼 影 組 合

5 Couleurs cosmopolite eclectic Nº866 57,50€

5. Chanel 持 久 防 水 眼 線 筆

Stylo yeux waterproof long-lasting eyeliner

Nº918 23,50€

6. Urban Decay 暖 棕 色 眉 筆

Brosse et crayon à sourcils warm brown 20€

7. Chanel 四 色 眼 影 盤

Les 4 ombres Nº246 50€

8. Dior 腮 紅 棒

Diorblush cheek stick Nº845 34€

9. Dior Addict 液 態 眼 影

Addict fluid shadow phénix Nº545 32,50€

4

胭 脂 紅 唇 妝

Lèvres Carmin

秀 場 演 繹

Repéré chez : Dolce & Gabbana,

Alexander Wang, Antonio Berardi,

Emporio Armani…

1. Dior 鱼 臉 / 眼 / 唇 三 用 修 容 筆

Fix It Correcteur instantané

teint/yeux/lèvres Nº003 35,50€

2. Chanel 炫 目 唇 膏

Rouge Allure luminous intense Nº165 32,50€

3. Lancôme 愛 戀 紅 色 指 甲 油

Vernis in love rouge bistrot Nº193 17€

4. Dior 明 亮 蜜 粉 餅

Diorskin nude cosmopolite Nº001 54€

5. Chanel 持 久 防 水 眼 線 筆

Stylo yeux waterproof long-lasting

eyeliner Nº914 23,50€

6. Lancôme Grandiôse 睫 毛 膏

Grandiôse mascara Nº07 31€

7. Dior 腮 紅 棒

Diorblush cheek stick Nº765 34€

8. Urban Decay 啞 光 唇 膏

Menace matte revolution lipstick 20€

7

7

1 2

3

5

6

1

2

3

5

8

9

4

8

6

80 81


美 妝

BEAUTY

秋 之 花 香

Parfums d'automne

nouveux parfums d'automne

柔 花 拂 面 醉 沈 香 沁 心 安

1. Karl Lagerfeld

卡 爾 同 名 時 尚 女 性 淡 香 精 85ml

Private Klub pour femme 65€

東 方 花 香 味 道 。 前 調 為 密 羅 柑 、 粉

紅 胡 椒 和 檸 檬 香 ; 中 調 為 玫 瑰 、 紫

羅 蘭 、 玉 蘭 香 ; 基 調 為 杏 香 、 麝 香

及 克 什 米 爾 木 質 香 。

Un parfum floral oriental. Il ouvre

sur des notes de bergamote, de poivre

rose et de citron. Le cœur comprend

des fleurs de rose, de violette et

de magnolia, établies sur une base

d’amande, de musc et de cachemire.

2. Karl Lagerfeld 鱼

卡 爾 同 名 時 尚 男 性 淡 香 精 100ml

Private Klub pour homme 65€

木 質 與 香 料 混 合 的 香 味 。 前 調 為 葡 萄

柚 、 薰 衣 草 、 羅 勒 香 ; 中 調 為 菠 蘿 、

胡 椒 、 丁 香 及 肉 桂 香 ; 基 調 為 雪 松 、

香 根 草 及 香 豆 素 。

Un parfum boisé et épicé où se mêlent

pamplemousse, lavande et basilic. Puis

viennent les fragrances d’ananas, de

poivre, de clou de girofle et de cannelle.

La base est constituée d’accords de

cèdre, de vétiver et coumarine.

3. Van Cleef & Arpels 鱼

東 方 之 香 香 水 75ml

Amber Impérial Nº 00506QB 130€

前 調 為 密 羅 柑 、 粉 紅 胡 椒 ; 中 調 為 琥

珀 香 混 合 零 陵 香 豆 、 香 草 、 安 息 香 ;

基 調 為 木 質 香 。

Voici qu’apparaît l’Ambre Impérial de

l’Orient majestueux. En son précieux

royaume, un souffle de fraîcheur mêlé de

bergamote et orné de poivre rose apporte

une touche épicée aux notes de tête. Mais

vite, les notes de cœur se dévoilent, avec

un mélange ambré, la caresse de la fève

tonka, une note vanillée enveloppante, le

benjoin pour une touche balsamique et

résineuse. Des notes boisées ajoutent du

corps à cet exceptionnel parfum oriental,

épicé et ambré.

1. Nina Ricci 鱼

限 量 版 心 醉 神 迷 女 士 香 水

L'Extase 80ml 89,89€

2. Diptyque 鱼

限 量 版 繁 花 香 水 75ml

Essences insensées 2015 120€

3. Valentino 鱼

限 量 版 粉 紅 玫 瑰 淡 香 精

Valentina pink 50ml 76,32€

4. Lanvin 鱼

限 量 版 為 你 著 迷 女 士 香 水 50ml

Eclat d'Arpège eyes on you 42€

在 天 然 玫 瑰 的 襯 托 下 , 白 色 花 瓣

散 發 出 Presque Rose 的 清 新 香 氣 。

玫 瑰 漿 果 的 香 氣 若 綢 緞 般 細 膩 柔

和 。 之 後 依 次 散 發 出 馥 郁 的 l’Ombre

Musquée、 令 人 沉 醉 的 暹 羅 安 息 香 和

弗 吉 尼 亞 州 雪 鬆 的 香 氣 、 深 遠 悠 長

的 琥 珀 香 和 麝 香 香 味 。

Un Presque Rose construit autour

d’un bouquet de pétales blancs, éclairé

de roses naturelles et instruit de baies

roses, comme une caresse de satin.

Puis, c’est l’Ombre musquée qui se dévoile,

enivre et trouble avec ses notes

de benjoin de Siam et de cèdre de Virginie,

subtilement agrippées à l’ambre

et à la respiration des muscs.

香 水 散 發 著 羅 勒 的 香 味 , 逐 漸 擴

散 轉 為 晚 香 玉 的 濃 香 。

Le bouquet s’ouvre délicatement

avec une essence de basilic, s’enroule

et prend de l’ampleur, si volumineux

qu’on croirait qu’une fleur de tubéreuse

s’est nichée en plein cœur.

前 調 為 牡 丹 香 、 草 莓 與 麝 香 黑 莓 ; 中

調 為 五 月 玫 瑰 、 百 葉 薔 薇 及 玫 瑰 花 蕾

交 織 而 成 的 花 香 , 基 調 為 果 仁 糖 和 喀

什 米 爾 木 散 發 出 的 花 果 香 。

Une création rose fuzz dessinée par la

fraîcheur aérienne de la pivoine, ponctuée

par les nuances florales et pétillantes

d’une fraise gourmande et la

tonalité musquée et inattendue de la

mûre. Cette esquisse est mise en couleur

par un trio pétulant composé d’une

Rose de Mai sensuelle et précieuse,

d’une voluptueuse Rose Centifolia et

d’un bouton de Rose ingénu. Enfin, la

touche balsamique et chaude du bois

de Cachemire, l’élégance de l’ambrox et

la gourmandise de la praline viennent

parfaire cette fresque éclatante. Pour

nous offrir une fragrance rose, florale

et fruitée.

前 調 為 丁 香 和 西 西 里 島 檸 檬 葉 子

味 道 , 中 調 為 桃 花 香 與 綠 茶 , 基

調 為 黎 巴 嫩 雪 松 及 白 麝 香 。

En tête, le piquant du citron d’Italie

se mêle au radieux lilas pour mieux

enlacer un cœur résolument floral,

jouant sur l’accord pétillant de

feuilles de Thé vert et de fleurs de

pêcher. En fond, le sillage dévoile

son tempérament charnel sous la

tendre impulsion du cèdre du Liban

et du musc blanc.

82 83


品 名 錶

HORLOGERIE

Armani

DIOR

&

ROLEX

Datejust Pearlmaster 39

&

Hublot

價 值 一 百 萬 美 元 的 限 量 高 級 珠 寶 腕 錶 , 融 匯 了 三

種 高 複 雜 寶 石 鑲 嵌 技 術 : 隱 秘 式 鑲 嵌 , 巴 黎 釘 紋

樣 鑲 嵌 以 及 軌 道 式 鑲 嵌 。 每 款 腕 錶 均 擁 有 653 顆

方 形 寶 石 。 動 力 儲 存 約 72 小 時 , 防 水 30 米 。

Une série « anniversaire » exceptionnelle et unique,

Hublot présente la Big Bang « 10 ans » Haute Joaillerie

en 10 versions, à 1 million de dollar chacune.

pour la réalisation de ces pièces, 3 techniques de

sertissage des plus complexes ont été utilisées :

sertissage invisible, sertissage clou de Paris, et sertissage

sur rail. 653 diamants. Réserve de Marche

Environ 72 heures. Etanche à 30 mètres.

腕 錶 搭 載 勞 力 士 3235 型 自 動 上 鏈 機 械 機 芯 。18 ct 白 金 蠔 式 錶 殼 , 外 圈 鑲 嵌 48 顆 藍 色 漸 變

至 紫 紅 色 方 形 切 割 藍 寶 石 錶 面 。18 ct 白 金 錶 帶 , 防 水 深 度 100 米 , 動 力 存 儲 70 小 時 。

Mouvement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automatique . Calibre 3235, manufacture Rolex. Boîtier type

oyster en or gris 18ct, avec lunette sertie d’un dégradé de 48 saphirs taille baguette du bleu au

Big Bang Unico « 10 years »

rose fuchsia. Bracelet en or gris 18ct. Étanche à 100 mètres. Réserve de marche environ 70 heures.

84 85


Ralph Russo

Zuhair Murad

&

BVLgari

Bvlgari Lady

全 自 動 機 械 機 芯 , 不 鏽 鋼 錶 殼 、 錶 鍊 ,

鑽 石 錶 圈 , 珍 珠 母 貝 錶 盤 。 防 水 30 米 。

33 mm, à mouvement automatique. Boitier

en acier, lunette sertie de diamants, cadran

en nacre et bracelet en acier. Etanche à 30

mètres.

Prix : 12,000 Euros

&

chopard

Happy Fish

全 新 蕭 邦 Happy Fish 腕 表 藉 由 出 神 入 化 的 藝 術 工 藝 向 神 奇 的 深 海 世

界 致 敬 。 表 圈 鑲 嵌 三 種 不 同 尺 寸 的 鑽 石 ,18K 玫 瑰 金 表 殼 搭 配 白 色

珠 光 鱷 魚 皮 表 帶 , 搭 載 自 動 上 鏈 機 芯 。 動 力 存 儲 42 小 時 , 防 水 30

米 。 限 量 發 行 25 枚 。

La montre Happy Fish Métiers d’Art en or rose 18 carats : une myriade

de diamants mobiles virevoltent autour d’une lunette sertie de diamants.

Au centre du cadran en nacre turquoise et saphirs bleus sertis

neige, un poisson décoré à la feuille d’or et de jaspe rouge s’illumine dans

la nuit. Mouvement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automatique. Réserve de

marche de 42 heures, étanche à 30 mètres. Édition limitée de 25 pièces.


品 名 錶

HORLOGERIE

Schiaparelli

Elie Saab

&

CHANEL

Mademoiselle Privé

Coromandel

「 東 方 屏 風 」 系 列 腕 錶

香 奈 兒 的 Mademoiselle Privé 系 列 , 設 計 靈 感 來 自 香 奈 兒 女 士 神 秘

的 私 人 世 界 。 其 「 東 方 屏 風 」 系 列 煥 發 著 濃 郁 的 東 方 風 情 , 正 如

香 奈 兒 女 士 寓 所 中 那 面 中 式 烏 木 屏 風 。 錶 盤 在 精 湛 寶 石 雕 刻 工 藝

的 雕 琢 下 , 將 珊 瑚 、 綠 松 石 、 紅 玉 髓 和 青 金 石 化 作 振 翅 欲 飛 的 小

鳥 , 輕 落 在 縞 瑪 瑙 材 質 的 錶 盤 中 。 動 力 儲 存 42 小 時 , 防 水 30 米 。

La collection de montres de bijoux intitulée « Mademoiselle Privé » est

inspirée par le monde intime de Gabrielle Chanel. La collection Coromandel

Montre traduit la chinoiserie chic paravents de Coromandel

dans la maison de Gabrielle Chanel. Dans corail, turquoise, lapis-lazuli

et de cornaline, les oiseaux de la glyptique apparaissent comme si prêt à

88

prendre son envol, la descente sur les branches fines en or sculpté. Réserve

de marche de 42 heures. Etanche à 30m.

89

&

Jaeger-LeCoultre

Rendez-Vous Ivy 約 會 系 列 常 春 藤 腕 錶

拥 這 款 腕 錶 擁 有 陀 飛 輪 功 能 , 搭 載 積 家 978 型 自 動 上 鏈

機 械 機 芯 , 動 力 儲 存 45 小 時 ,33 顆 寶 石 , 半 透 明 鐫 刻

琺 瑯 錶 盤 , 白 金 鑲 鑽 錶 殼 , 絲 緞 錶 帶 。

Calibre Jaeger-LeCoultre 978, mouvement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automatique. Fonction tourbillon. Réserve de marche

de 45 heures. 33 rubis. Cadran en email translucide gravé, boitier

en or gris serti diamants, bracelet en satin.


品 名 錶

HORLOGERIE

Girard Perregaux 1966

La Chambre des Merveilles

芝 柏 1966 奇 蹟 寶 盒 系 列 腕 錶

芝 柏 錶 新 推 出 的 「 奇 蹟 寶 盒 」 系 列 用 石

雕 鑲 嵌 等 工 藝 , 將 人 類 歷 史 上 最 古 老 的

地 圖 描 繪 在 錶 盤 上 。 動 力 儲 存 不 少 於 46

小 時 , 防 水 30 米 , 全 球 限 量 18 枚 。

Sur les cadrans Girard-Perregaux sont représentées

les cartes de l’histoire ancienne

de l’humanité. Une réserve de marche de 46

heures. Étanche à 30 mètres. Edition limitée à

18 pièces.

Girard Perregaux

&

Morgan

90 91


Jaquet

Droz

The Charming Bird

迷 人 的 時 光 之 鳥 腕 錶

Prix de vente suggéré : 407 200€

這 款 腕 錶 18K 白 金 , 藍 寶 石 錶 盤 , 自 動 上 鍊 機 械 機

芯 ,1 枚 發 條 盒 鳴 唱 山 雀 自 動 偶 , 自 動 控 制 推 觸 系

統 , 藍 寶 石 鳴 笛 系 統 。 動 力 存 儲 38 小 時 , 限 量 28 枚 。

The Charming Bird en or gris 18 carats, cadran saphir,

mouvement automatique avec oiseau chanteur,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manuel et système de déclenchement

de l’automate par poussoir, mouvement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automatique, système de sifflet en saphir, une

réserve de marche de 38 heures. Numerus clausus 28

exemplaires.

Breguet

Montre Tradition 7087

寶 璣 傳 世 系 列 7087

全 新 的 寶 璣 「 傳 世 系 列 7087」 採 用 小 錶 盤 偏 心 設 計 ,

工 藝 複 雜 。 精 心 研 發 的 全 新 音 色 三 問 報 時 功 能 , 音 感

出 眾 。6 點 鐘 位 置 陀 飛 輪 ,12 點 位 置 動 力 儲 存 顯 示 。 有

18K 玫 瑰 金 和 18K 白 金 兩 種 款 式 , 動 力 儲 備 80 小 時 。

Cette nouvelle Breguet « Tradition 7078 » comprend un

mouvement à remontage automatique avec une répétition

minutes. Tourbillon 60 secondes à 6 heures. Une réserve de

marche de 80 heures, visible dans la fenêtre située à 12h.

Deux versions : or rose 18 ct ou or blanc 18 ct.

BMW

Porsche

92 93


Bentley

Mulsanne

Parmigiani

Toric Tecnica Carpe

帕 瑪 強 尼 湖 光 錦 鯉 三 問 陀 飛 輪

手 動 上 鏈 三 問 錶 機 芯 , 擁 有 陀 飛 輪 、 計 時 器 和

萬 年 曆 。18K 白 金 錶 殼 、 錶 盤 , 鱷 魚 皮 錶 帶 。47

顆 寶 石 , 動 力 儲 存 储 40 小 时 時 , 防 水 深 度 10 米 。

Remontage manuel. Mouvement à répétition minutes,

tourbillon, chronographe et quantième perpétuel. Boîtier

et cadran en or blanc 18 ct, bracelet en alligator. 47 rubis,

une réserve de marche de 40 heures, étanche à 10 mètres.

Patek

philippe

Collection Grandes Complications

百 達 翡 麗 超 級 複 雜 功 能 系 列 腕 錶

這 款 新 推 出 的 5370 鉑 金 腕 錶 擁 有 兩 個 計 時 功 能 按

鈕 , 可 控 制 計 時 的 開 始 、 停 止 和 重 置 。 黑 色 琺 琅

錶 盤 , 手 工 縫 製 鱷 魚 皮 錶 帶 , 防 水 30 米 。

La nouvelle référence chronographe à rattrapante

5370 de Patek Philippe a un chronomètre à deux

boutons : marche/arrêt et réinitialiser. Modèle masculin

avec cadran en émail noir complété par un bracelet

en alligator cousu main. Étanche à 30 mètres.

Maserati

94 95


Joo Jin-mo

– Beyond Our Expectation

出 人 意 料 的 朱 鎮 模

Interviewed by Hyesoo at Hallyu World Chinese Text by Jelly Lee English Text by J.H.White Photos Courtesy of sidusHD

鎮 模 , 一 個 以 雕 塑 般 的 立 體 五 官 、 擁 有 強 烈 魅 力 的

朱 眼 神 以 及 深 沉 的 嗓 音 俘 獲 了 全 世 界 眾 多 粉 絲 的 韓 國

男 藝 人 , 出 道 時 曾 憑 藉 著 英 俊 帥 氣 的 外 形 和 頎 長 的 身 材 成

為 韓 國 廣 告 界 炙 手 可 熱 的 男 模 特 , 後 來 的 他 進 入 演 藝 圈 ,

更 是 迅 速 從 眾 星 中 脫 穎 而 出 、 成 績 斐 然 。

他 憑 藉 參 演 的 影 視 作 品 獲 得 大 獎 無 數 , 例 如 1999 年 因 處 女

作 《 跳 舞 》 獲 堪 稱 韓 國 奧 斯 卡 的 電 影 大 鍾 獎 最 佳 男 主 角 殊

榮 , 隨 後 憑 藉 電 影 《 快 樂 到 死 》 獲 得 電 影 大 鐘 獎 最 佳 男 配

角 獎 , 憑 藉 電 視 劇 《 打 擊 》 獲 得 SBS 演 技 大 賞 最 佳 男 演 員

獎 , 憑 藉 電 視 劇 《 奇 皇 后 》 獲 得 MBC 演 技 大 賞 最 優 秀 演 技

賞 等 等 。 此 外 , 他 也 曾 與 章 子 怡 在 電 影 《 武 士 》 中 演 對 手

戲 , 表 現 精 彩 出 挑 , 與 韓 國 首 席 女 星 金 喜 善 合 演 的 愛 情 片

《 娃 妮 和 俊 河 》 也 是 大 獲 好 評 。

在 這 些 影 視 作 品 中 , 他 的 螢 幕 形 象 往 往 十 分 陽 剛 硬 朗 、 有

男 子 氣 概 , 對 女 主 角 一 往 情 深 、 從 一 以 終 。 然 而 當 我 們 見

到 他 本 人 , 卻 感 到 十 分 出 人 意 料 —— 輕 鬆 愉 悅 的 樣 子 讓 人

一 反 作 品 中 冷 峻 深 沈 的 印 象 , 回 答 問 題 時 常 常 不 經 意 間 給

出 一 個 令 人 意 外 的 爆 笑 答 案 , 講 起 冷 笑 話 的 時 候 頗 有 「 黑

洞 」 的 一 面 。 最 終 這 些 「 插 曲 」 讓 我 們 期 待 著 嚴 肅 答 案 的

記 者 崩 潰 大 笑 「 這 人 嘴 真 貧 !」 他 卻 自 解 道 :「 因 為 我 是

演 員 , 所 以 拍 攝 的 時 候 , 我 會 盡 力 表 現 我 的 角 色 , 不 過 在

平 時 就 不 用 這 樣 吧 。」 看 著 記 者 笑 起 來 , 他 接 著 說 到 「 這

樣 多 好 」。

談 到 他 的 作 品 , 不 能 不 提 及 的 就 是 韓 國 50 集 電 視 劇 《 奇

皇 后 》。 劇 集 講 述 了 高 麗 貢 女 奇 氏 成 為 元 朝 皇 后 的 故 事 :

地 位 極 低 的 高 麗 貢 女 奇 氏 ( 奇 承 娘 —— 河 智 苑 飾 ) 因 為 美

麗 的 容 貌 和 際 遇 意 外 獲 得 元 朝 皇 帝 妥 懽 ( 元 順 帝 —— 池 昌

旭 飾 ) 的 寵 幸 , 一 步 步 登 上 元 朝 皇 后 皇 位 , 成 為 名 留 千 史

的 奇 皇 后 。 在 這 部 轟 動 一 時 的 歷 史 劇 中 , 他 作 為 男 主 角 之

一 , 因 為 完 美 地 扮 演 與 塑 造 了 癡 情 而 充 滿 悲 劇 色 彩 的 高 麗

王 王 裕 , 而 受 到 大 家 火 熱 追 捧 , 也 讓 這 部 電 視 劇 成 為 朱 鎮

模 演 藝 生 涯 中 最 令 人 難 忘 的 作 品 之 一 。

With sculpted features, captivating gaze and a baritone

voice, the South Korean celebrity Joo Jin-mo has won

the hearts of many fans worldwide. He launched his limelight

career as a male model in South Korea, and quickly became

one of the most desirable models in the advertisement industry

due to his handsome looks and tall physique. After becoming

an actor, Joo quickly rose to stardom and has played an

enviable list of highly acclaimed roles.

Joo has won numerous film and television drama awards. In

1999, Joo won the Dae Jong Film Award (Grand Bell Awards),

the Korean equivalent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Awards for

Best Actor in his debut film Dance Dance. In a subsequent

film Happy End, Joo again won the Dae Jong Film Award for

Best Supporting Actor. For his leading role in the television

drama Punch, Joo was awarded Best Actor in the SBS Drama

Awards. In the television drama Empress Ki, Joo won Best

Actor in the MBC Drama Awards. In the film The Warrior, Joo

gave a remarkable performance alongside actress Ziyi Zhang.

And in the highly acclaimed romantic film Icon of Cool, Joo

pulled off a stellar performance with top Korean A-list actress

Kim Hee-sun.

In most of his films and tv-dramas, Joo has often been cast in

masculine, tough-guy roles deeply devoted to the female protagonist.

But we were quite taken by surprise when we met

Joo in person – he had a relaxed and pleasant aura that was

in sharp contrast with his cool and broody image on the silver

screen. During our interview, Joo often took everyone by surprise

and gave hilarious responses. Joo’s sense of dry humor

was also something we did not expect. Eventually, our interviewer

broke down laughing and gave up expecting “serious”

answers from Joo. “What a smooth-tongue this guy has!” Our

interviewer couldn’t help but comment. Joo explained that

“Since I’m an actor, I try to become my role as much as possible

96 97


這 部 電 視 劇 他 拍 了 很 久 , 不 是 三 、 六 個 月 的 短 期 拍 攝 而 是

將 近 一 年 。 整 個 這 一 年 時 間 裡 , 他 作 為 王 裕 活 著 。 至 今 他

還 記 得 很 清 楚 裡 面 他 最 愛 的 場 景 , 就 是 王 裕 和 奇 承 娘 初 次

見 面 那 一 回 , 兩 人 在 吵 吵 鬧 鬧 過 程 中 互 相 了 解 。

因 為 深 入 的 揣 測 了 人 物 心 理 , 對 角 色 已 經 十 分 熟 悉 甚 至 融

為 一 體 , 有 時 候 雖 然 無 法 克 制 地 看 到 角 色 的 性 格 與 行 為 的

缺 點 , 但 是 必 須 作 為 「 癡 情 的 無 奈 男 子 」 繼 續 下 去 。「 有

的 時 候 呢 因 為 太 過 熟 悉 而 產 生 了 演 技 的 困 擾 , 但 是 因 為 我

的 選 擇 , 沒 有 辦 法 , 必 須 喜 愛 這 個 角 色 。 我 表 演 王 裕 這 個

角 色 的 時 候 , 確 實 跟 別 的 角 色 有 區 別 , 因 為 這 個 角 色 是 從

頭 到 尾 一 直 跟 我 在 一 起 活 得 很 緊 密 的 , 密 不 可 分 的 。」 但

是 他 還 是 很 謙 虛 地 講 , 拍 攝 過 程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 仍 然 有 很

多 遺 憾 。

記 者 追 問 道 : 儘 管 有 遺 憾 , 可 是 應 該 也 有 很 開 心 的 瞬 間

吧 ?

朱 鎮 模 :「 嗯 ! 吃 飯 的 時 候 ! 」

當 然 , 最 終 的 回 答 是 —— 讓 他 陌 生 也 感 動 的 第 一 次 大 場 面

拍 攝 經 歷 。 作 為 演 員 , 他 的 參 演 時 間 並 不 短 , 但 是 這 樣 和

眾 多 群 眾 演 員 配 合 拍 攝 的 大 場 面 卻 是 第 一 次 。 那 種 氣 氛 和

諧 的 瞬 間 令 他 驚 喜 也 印 象 深 刻 。

如 今 距 離 《 奇 皇 后 》 也 過 了 一 年 的 時 間 , 他 帶 著 新 的 影

視 作 品 回 來 了 。 在 歷 史 劇 裡 出 色 飾 演 了 一 個 專 情 高 麗 王

後 , 他 緊 接 著 跨 越 時 空 演 繹 了 一 個 現 代 版 的 純 情 男 ——

池 恩 浩 。 在 這 部 最 新 電 視 劇 《 親 愛 的 恩 東 啊 》 裡 面 , 講

述 了 一 個 男 人 和 一 個 女 人 經 歷 了 20 年 的 命 運 交 織 的 戲 劇

般 的 愛 情 故 事 。 朱 鎮 模 飾 演 忘 不 了 初 戀 情 人 恩 東 的 男 主

人 公 池 恩 浩 。

「 我 非 常 喜 歡 這 部 作 品 , 到 了 著 迷 的 程 度 , 因 為 首 先 , 這

是 部 很 典 型 的 愛 情 劇 , 裡 面 有 讓 人 懷 念 過 去 難 忘 的 時 光 。

充 滿 溫 馨 和 感 動 , 是 內 容 豐 富 又 製 作 精 良 的 電 視 劇 。 這 個

角 色 與 我 以 前 的 表 演 方 式 完 全 不 同 , 碰 到 可 以 讓 自 己 自 由

發 揮 的 機 會 是 非 常 幸 福 的 事 。 表 演 的 時 候 覺 得 非 常 有 意

思 , 作 為 一 個 演 員 , 可 以 勝 任 任 何 情 境 讓 我 很 滿 意 。 在 現

場 感 覺 很 激 動 , 很 興 奮 。」「 這 部 電 視 劇 的 特 點 是 這 樣 ,

以 前 喜 愛 的 或 者 經 歷 的 , 歲 月 越 過 越 忘 的 記 憶 , 往 日 的 回

憶 , 把 它 一 直 保 留 到 現 在 , 就 是 說 , 他 活 在 自 己 的 世 界 ,

就 是 這 樣 開 始 的 。」

《 親 愛 的 恩 東 啊 》 講 述 一 位 男 生 20 年 間 只 愛 一 個 女 生 的 故

事 , 所 以 , 有 三 位 演 員 分 別 扮 演 10 多 歲 、20 多 歲 、30 多 歲 不

同 年 齡 段 的 男 主 人 公 , 朱 鎮 模 這 次 跟 韓 國 小 姐 冠 軍 出 身 的 演

員 金 斯 朗 搭 檔 , 飾 演 了 30 多 歲 , 一 心 為 了 尋 找 初 戀 情 人 而 成

為 頂 級 明 星 的 男 人 。 如 今 很 多 人 習 慣 於 快 餐 一 樣 的 愛 情 , 而

這 種 沒 有 刺 激 感 的 模 式 、 溫 馨 的 感 性 故 事 確 實 是 很 清 新 。

when I’m filming. But when I’m myself, I don’t have to be like

that.” Seeing that the interviewer was still laughing, Joo then

said, “Isn’t this much better?”

Speaking of the roles Joo has played, the television drama we

must talk about is the fifty-episode Korean drama Empress

Ki. Empress Ki tells the story of how a Korean tribute lady

Ki becomes the empress of the Yuan dynasty. In the drama,

tribute lady Ki (Ki Cheng-niang---played by Ha Ji-won) holds

a humble position. Yet her beauty and an unexpected turn of

fate help her win the affection of the Yuan Emperor (Emperor

Shundi—played by Ji Chang-wook). The drama recounts the

legendary story of how lady Ki gradually ascends the throne

of Yuan. As one of the leading actors in this widely watched

period drama, Joo earned immense popularity for his perfect

portrayal of King Wang Yu of Goryeo Dynasty korea, a character

devoted to his love yet meets with a tragic fate. The role of

King Wang Yu in Empress Ki is one of Joo’s most memorable

roles to date.

The making of Empress Ki took almost one year to finish

instead of the more brief duration of three or six month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at year, Joo lived as his character King

Wang Yu. Joo still recalled clearly his favorite scene in the drama:

the first time Wang Yu meets Lady Ki, and through squabbling,

the star-crossed couple gets to know each other.

Because Joo had put in great efforts in studying the character

Wang Yu, he became so familiar with him, almost turning

completely into the character. Joo couldn’t help but see the

flaws in his character’s personality and behaviors, but as an

actor, there was nothing he could do. He must plod on as the

“devoted but helpless man” that Wang Yu is. “Sometimes I run

into dilemmas regarding my acting because I know my character

too well. But because I’ve chosen to play this character,

I must learn to love this character. Wang Yu’s character is indeed

different from my other roles, because we have become

so close, almost inseparable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all the

way to the very end.” But Joo modestly told us there were

many things he regretted for not having done better during

filming.

Interviewer: besides the regrets, there should have been happy

moments too right?

Joo Jin-mo: Yes! When we were eating!

But of course, Joo’s final answer was---the first time he had to

shoot a scene with many extras. It was both a new and very

moving experience. As an actor, Joo had been in the business

98 99


「 親 愛 的 恩 東 啊 」 海 報

Poster of Beloved Eun-dong

關 於 以 後 有 沒 有 在 華 語 地 區 發 展 的 願 景 , 他 則

十 分 通 達 。 國 內 也 好 海 外 也 好 , 只 要 是 做 演 員

就 都 沒 關 係 。 他 在 任 何 時 候 心 理 都 已 經 做 好 了

準 備 , 就 算 被 北 朝 鮮 邀 請 拍 戲 都 可 以 !

「 不 過 最 想 聽 到 的 話 還 是 導 演 說 『 做 得 好 』,

其 實 聽 到 這 句 話 之 前 , 在 私 下 裡 一 定 要 做 很 多

的 準 備 , 才 能 在 鏡 頭 上 展 示 演 技 , 導 演 才 會 說

做 得 好 這 句 話 。 那 時 就 高 興 極 了 , 別 的 什 麼 都

不 需 要 了 。 」

當 然 , 出 人 意 料 的 並 不 只 是 如 此 , 可 以 說 , 朱

鎮 模 做 演 員 這 件 事 本 身 就 是 一 個 意 料 之 外 , 一

個 驚 喜 。 如 果 沒 有 這 份 意 料 之 外 , 我 們 將 沒 有

機 會 看 到 這 些 優 秀 的 作 品 。「 我 本 來 不 是 準 備

了 要 成 為 演 員 的 人 。 有 些 人 說 : 只 有 準 備 好 的

人 才 能 成 功 , 當 我 不 屬 於 這 樣 的 人 , 是 沒 準 備

的 人 。 我 每 次 對 自 己 說 「 沒 準 備 的 人 也 能 得 到

機 會 」, 但 在 遇 到 機 會 時 , 能 意 識 到 機 遇 來

了 , 同 時 抓 住 機 會 , 全 身 心 的 付 出 , 就 會 成

功 。」

不 分 國 界 , 不 分 題 材 , 朱 鎮 模 說 想 試 試 更 多 不

同 類 型 的 作 品 。 私 下 裡 總 是 喜 歡 戲 耍 的 他 , 對

自 己 的 演 藝 事 業 卻 無 比 的 認 真 。 期 待 接 下 來 他

為 我 們 帶 來 更 多 的 優 秀 作 品 。

《 奇 皇 后 》 劇 照

Empress Ki

for quite some time, but he had never been in such a scene

where there were so many extras. The moment when everyone

was in sync and everything was in harmony was so delightful

and left Joo with a deep impression.

It’s been one year since Joo finished shooting Empress Ki.

And now Joo is back with a new role to share with us. After

giving a stellar performance of the devoted Goryeo king, Joo

immediately travelled through time and began working on another

role, a modern day pure-hearted man – Ji Eun-ho. Joo’s

latest drama, Beloved Eun-dong, tells the dramatic love story

of a couple whose intertwining paths span the course of 20

years. In this story, Joo plays the leading role, Ji Eun-ho, a

man who cannot forget his first love, Eun-dong.

“I love this story so much to the point of being obsessed. Because

first of all, this is a very classic love story. There are nostalgic

scenes from the past. There’re lots of warm-hearted and

moving moments. The story has a rich plotline and careful

planning has gone into the production. The acting itself is different

from what I’ve done so far. So I am very happy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run into a role where I could come up with

new ideas and ways to act. It was very fun to play this character.

And as an actor, to be able to play any scenario feels very

rewarding. I felt very thrilled and excited while I was on the

set shooting this drama.” “The key point of this drama is about

a man who loved someone and had a past with that person.

The memory with that person is supposed to fade with time.

But this man keeps it fresh after so many years. He is a man

who lives in his own world. That’s how the story begins.”

Beloved Eun-dong is about a man who remains faithful to his

first love even after 20 years. Three actors were needed to play

this character, one for his teen years, one in his twenties, and

one in his thirties. Joo Jin-mo played the character Ji Eun-ho

in his thirties, opposite Kim Sa-rang, Miss Korea in 2000. The

character Ji Eun-ho becomes a star for the sole reason of finding

his first love. People today are used to “fast-food” relationships.

This refreshing story, instead of giving viewers instant

gratification, is filled with warmth and sensibility.

On the subject of whether Joo has plans to expand his acting

career to Chinese-speaking regions, Joo has kept an open

mind. As long as it’s acting, it does not matter if it’s in Korea

or somewhere else. Because Joo is always prepared, even if he

were asked to play a role by North Korea!

But you have to put in a lot of work on your own if you want

to hear that being said to you. The director only says “Good

Job!” when my acting meets his expectation. That’s the best

moment. I don’t need anything else.”

Of course, there are other things about Joo Jin-mo that are

beyond our expectation. The fact that Joo became an actor is

actually an unexpected, pleasant surprise for all of us. If Joo

were never to go into acting, we wouldn’t have the chance to

see all of his great works. “I wasn’t prepared to go into acting.

Some people say that success belongs to those who are prepared.

But that’s not the case with me. I wasn’t prepared at

all. I sometimes tell myself that opportunity also favors those

who are not prepared. But the truth is, when you have an opportunity,

and you realize that it’s yours, you need to really

seize the moment, give it all you’ve got. Then you’ll be successful.”

Joo Jin-mo said that he wishes to try different kinds of acting

projects. It doesn’t matter what the subject is or if it’s based

in another country. When Joo’s not working, he’s a lot of fun.

But Joo is serious and devoted about his acting career. We

hope to see more great works from Joo Jin-mo in the future.

100 101


品 藝 術

ART AU MUSÉE

«Tigres de papier»

L’art coréen à l’honneur

Dans le cadre de la « Saison de Corée », le Musée Guimet présente du 14 octobre 2015 au 22

février 2016 l’exposition Tigres de papier, cinq siècles de peinture en Corée. L’exposition nous fait

redécouvrir les œuvres de la collection du Musée Guimet, l’une des plus grandes hors de Corée.

Texte écrit par Michal B. Neeman, propos recueillis par Yifei Zhou

「 紙 上 的 老 虎 」

巴 黎 集 美 博 物 館 朝 鮮 王 朝 畫 展

了 紀 念 法 韓 ( 確 切 地 說 是 和 朝 鮮 王 朝 ) 建 立 外 交

為 關 系 130 年 , 今 年 秋 天 起 會 有 85 項 韓 國 文 化 藝 術

活 動 在 巴 黎 舉 行 。2015 年 10 月 14 日 至 2016 年 2 月 22 日 題 為

「 紙 上 的 老 虎 」 的 畫 展 在 集 美 博 物 館 展 出 , 向 觀 眾 展 示 五

百 年 間 的 朝 鮮 王 朝 畫 作 。

1886 年 在 法 國 駐 李 氏 朝 鮮 王 朝 的 使 節 Victor Collin de

Plancy 的 幫 助 和 朝 鮮 王 朝 的 資 助 下 , 傳 教 士 Charles Varat 為

Trocadéro 博 物 館 (Musée du Trocadéro) 收 集 民 族 誌 , 開 始

購 買 朝 鮮 王 朝 的 文 物 , 以 便 在 巴 黎 讓 人 們 更 了 解 朝 鮮 。 他

的 收 藏 很 廣 泛 , 包 括 繪 畫 、 雕 塑 、 還 有 服 飾 、 臉 譜 、 家 具

等 , 重 點 收 藏 與 佛 教 和 薩 滿 教 相 關 的 文 物 。

1889 世 界 博 覽 會 之 際 ,Trocadéro 民 族 文 化 博 物 館 推

出 Varat 收 藏 的 李 氏 王 朝 文 物 展 覽 。

1891 年 這 一 文 物 收 藏 移 到 集 美 博 物 館 並 在 1893 年 開

設 朝 鮮 文 物 展 廳 。

Avec l’automne débute l’année France-Corée, célébrant

le 130e anniversaire des relations diplomatiques entre

Séoul et Paris. À cette occasion, 85 projets culturels et artistiques

sud-coréens ont été mis sur pied.

Les origines de la plus grande collection d’Occident

Tigre avec ses trois petits (détail)

Corée, 18e-19e siècle

Couleurs sur papier

Acquisition 1999

©Musée Guimet

為 什 麼 要 專 門 設 立 朝 鮮 文 物 展 廳 呢 ?

據 集 美 博 物 館 朝 鮮 文 物 收 藏 專 家 、 展 會 專 員 Pierre

Cambon 講 :「 設 立 朝 鮮 文 物 展 廳 是 為 了 向 人 們 介 紹 完 整

的 東 北 亞 國 家 的 文 化 , 雖 然 中 國 是 各 國 的 參 照 , 但 是 中

國 、 日 本 和 朝 鮮 文 化 各 有 千 秋 , 不 同 的 民 族 對 文 化 都 有 不

同 的 感 受 。 同 時 中 日 戰 爭 和 此 後 的 日 俄 戰 爭 , 朝 鮮 國 是 這

些 戰 爭 的 中 心 , 法 國 對 這 兩 次 朝 鮮 國 在 其 中 起 的 作 用 都 很

感 興 趣 。

Alors que les premiers liens entre la France et l’Extrême

Orient s’instaurent dès le XVIIe siècle quand Louis XIV envoie

des jésuites vers l’Empire du Milieu, puis au XVIIIe quand Marie

Antoinette acquiert quelques porcelaines japonaises, les

relations entre la France et la Corée, elles, sont beaucoup plus

récentes puisqu’elles datent de la fin du XIXe siècle.

En 1886 Avec l’aide de Victor Collin de Plancy, premier diplomate

français à la cour de Séoul et le soutien du gouvernement

coréen, Charles Varat, missionné pour rassembler des collections

ethnographiques pour le Musée du Trocadéro, va se lancer

dans une politique d’achat de tout ce qui lui paraît coréen, afin

de mieux faire connaître à Paris l’identité de la Corée.

La collection qu’il constitue est éclectique : peintures, sculptures

sans oublier des costumes, des masques et du mobilier.

L’accent de sa collection est mis sur le bouddhisme et le chamanisme.

L’exposition universelle de 1889 est l’occasion de présenter

aux Français tout ce qui est exotique et singulier, le Musée

d’Éthnographie du Trocadéro présente une exposition sur la

Corée basée sur la collection de Varat.

En 1891, la collection est déplacée, au tout nouveau Musée

Guimet et en 1893, une galerie coréenne est mise en place par

Charles Varat lui-même.

102 103


品 藝 術

ART AU MUSÉE

展 覽 的 物 品 體 現 了 李 氏 王 朝 600 年 統 治 的 三 個 主 要 階

段 : 黃 金 時 代 ( 十 五 至 十 六 世 紀 ); 啟 蒙 時 代 ( 十 七 至 十

八 世 紀 ); 朝 鮮 之 道 ( 十 九 至 二 十 世 紀 )。

「 紙 上 的 老 虎 」 的 由 來

échos entre les trois pays : la Chine, le Japon et la Corée.

En France on connaît mieux l’art contemporain coréen ou le

cinéma coréen que le patrimoine coréen. On est habitué souvent

au Japon, on attribue souvent aux Japonais des choses qui sont

en fait chinoises, ou des choses reprises de Chine et déclinées

par les Japonais en oubliant l’étape coréenne. »

Pierre Cambon 說 :「 朝 鮮 王 朝 一 直 是 在 中 國 的 庇 護

下 的 主 權 獨 立 的 國 家 。 受 到 中 國 文 化 影 響 。」

黃 金 時 代 李 氏 王 朝 希 望 建 立 一 個 理 想 的 王 國 , 文 明 的

王 國 , 也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創 立 了 朝 鮮 文 字 。 繪 畫 山 水 和 動

物 , 主 要 是 一 些 宋 代 山 水 , 陡 峭 的 山 嶺 , 仙 山 雲 霧 , 但 比

中 國 畫 有 更 鮮 活 的 視 覺 表 現 力 。 寫 實 花 草 禽 蟲 非 常 細 膩 ,

同 時 富 有 詩 意 , 把 世 界 描 繪 成 花 園 一 樣 。 用 優 雅 的 筆 觸 描

繪 出 貴 族 生 活 方 方 面 面 的 情 景 , 雖 然 是 貴 族 的 生 活 , 但 是

非 常 簡 單 樸 實 , 充 滿 著 對 大 自 然 的 熱 愛 。

在 黃 金 時 代 之 前 , 世 俗 畫 都 被 毀 掉 了 , 三 國 時 期 ( 公

元 一 世 紀 至 七 世 紀 ) 的 壁 畫 除 外 , 壁 畫 上 有 弓 箭 手 騎 馬 追

老 虎 的 畫 面 , 只 剩 下 描 繪 佛 教 和 薩 滿 教 故 事 的 繪 畫 了 。

在 薩 滿 教 和 佛 教 中 老 虎 都 是 被 畫 在 山 神 (Sansin) 左

右 。 在 朝 鮮 王 朝 時 期 很 多 寺 廟 都 設 山 神 廟 供 奉 山 神 。 老 虎

在 老 百 姓 眼 裡 與 朝 鮮 民 族 始 祖 檀 君 的 傳 說 有 關 , 有 時 候 畫

在 成 仙 的 道 人 身 邊 , 更 多 的 還 是 一 些 山 中 祭 拜 的 象 征 物 。

在 中 國 宋 朝 時 虎 是 比 較 主 要 的 題 材 , 所 以 大 多 參 照 那

個 時 期 的 畫 作 , 不 過 也 朝 鮮 化 了 , 出 現 在 佛 教 和 道 教 的 裝

飾 藝 術 中 。

在 十 八 世 紀 , 老 虎 大 多 都 被 畫 在 紙 上 , 這 也 就 是 這 個

展 覽 名 字 的 由 來 :「 紙 上 的 老 虎 」。

Cinq siècles de peinture coréenne

集 美 博 物 館 朝 鮮 文 物 收 藏 專 家 、 展 會 專 員 Pierre Cambon

這 次 的 展 覽 是 想 把 中 日 韓 三 國 之 間 的 聯 系 展 現 出 來 。

比 起 朝 鮮 王 朝 的 這 些 文 物 , 在 法 國 大 家 對 韓 國 的 當 代 藝 術

和 電 影 更 熟 悉 一 些 。 大 家 對 日 本 比 較 熟 悉 , 經 常 把 中 國 的

文 物 當 成 日 本 的 , 或 者 對 那 些 從 中 國 學 來 後 被 日 本 人 改 變

了 的 東 西 有 一 定 了 解 , 但 是 人 們 經 常 把 朝 鮮 這 個 中 間 環 節

給 忽 略 了 。」

集 美 博 物 館 中 的 朝 鮮 繪 畫 收 藏 是 韓 國 以 外 最 多 的 。 在

這 次 的 展 覽 上 展 出 五 個 世 紀 的 朝 鮮 王 朝 繪 畫 。

130 幅 傑 出 的 朝 鮮 王 朝 時 期 (1392-1910) 作 品 反 映

了 從 14 世 紀 到 17 世 紀 朝 鮮 繪 畫 的 變 遷 , 從 畫 軸 、 到 繪

畫 、 畫 冊 、 屏 風 、 陶 瓷 、 瓶 、 家 具 , 涵 蓋 宗 教 或 世 俗 的 主

題 , 展 示 了 儒 家 文 化 熏 染 之 下 的 社 會 生 活 和 信 仰 、 王 室 的

行 為 禮 儀 等 。

©TasteOfLife

Pourquoi une galerie coréenne ?

朝 鮮 王 朝 繪 畫 用 優

雅 的 筆 觸 描 繪 出 貴

族 生 活 方 方 面 面 的

情 景 , 雖 然 是 貴 族

的 生 活 , 但 是 非 常

簡 單 樸 實 , 充 滿 著

對 大 自 然 的 熱 愛 。

Toutes ces peintures

témoignent d’un univers

très aristocratique

et pourtant d’une

grande simplicité avec

un goût prononcé pour

la nature, les mille et

un détails de la vie la

plus humble, dans une

élégance de ligne et de

trait.

Pierre Cambon, commissaire de l’exposition et conservateur

des collections coréennes du Musée Guimet, explique l’intérêt

d’établir la galerie coréenne.

« L’idée était de pouvoir présenter l’Asie du nord-est dans

sa globalité et sa diversité, la Chine, le Japon et la Corée. La

Chine est la référence et en même temps les sensibilités sont

un peu différentes. »

Par ailleurs, la question de l’Extrême Orient fait la Une de

la presse: La guerre sino-japonaise, ensuite la guerre russo-japonaise.

La Corée est au centre de ces guerres, et à ces deux

titres, la Corée intéresse Paris.

« Aujourd’hui », dit le commissaire « l’idée est toujours de

montrer un panorama le plus complet possible de l’Asie du

nord, mais cette fois-ci en montrant les connections et les

十 七 至 十 八 世 紀 —— 啟 蒙 時 代

在 這 個 時 期 , 朝 鮮 越 來 越 朝 鮮 化 。 是 朝 鮮 王 朝 的 啟 蒙

時 代 。 出 現 第 一 批 朝 鮮 風 格 的 生 活 情 景 畫 、 風 景 畫 , 用 朝

鮮 文 字 創 作 的 文 學 作 品 , 在 此 之 前 只 有 中 國 風 格 的 繪 畫 和

中 國 的 文 學 作 品 。

十 八 世 紀 比 較 穩 定 和 平 , 在 壬 辰 倭 亂 (la guerre Imjin)

之 後 , 更 開 放 和 革 新 。 也 是 畫 竹 的 開 始 。 朝 鮮 畫 的 竹 子 或 梅

枝 表 達 了 戰 爭 之 後 寧 靜 平 和 的 世 界 。

Pierre Cambon 說 :「 在 中 國 畫 竹 有 一 定 的 內 涵 和 象 征

的 意 義 , 在 朝 鮮 , 則 具 有 浪 漫 和 哀 婉 的 意 義 。」

後 來 的 鄭 鄯 (1676-1759) 喜 歡 畫 金 剛 山 主 題 的 畫 ,

這 個 主 題 是 朝 鮮 傳 統 中 非 常 重 要 的 主 題 , 跟 薩 滿 教 有 關 ,

這 也 是 朝 鮮 的 第 一 幅 山 水 畫 。

Pierre Cambon 說 :「 金 剛 山 的 主 題 在 民 間 非 常 流 行 。

既 有 文 學 內 涵 也 有 宗 教 薩 滿 教 的 意 味 。 朝 鮮 畫 的 特 點 恰 恰

是 儒 釋 道 的 結 合 , 既 有 規 矩 又 具 有 幻 想 色 彩 , 並 且 有 開 放

精 神 , 有 時 還 可 以 看 到 比 較 抽 象 的 歐 洲 風 格 。」

130 œuvres remarquables sous le signe de la dernière dynastie,

la dynastie Choson (1392-1910), retracent les thématiques

et l’évolution de la peinture coréenne entre le XIVe et le XVIIe

siècle. Rouleaux, peintures, albums, paravents, céramiques,

jarres et mobiliers aux thèmes religieux ou profanes évoquent la

vie et les croyances d’une société confucéenne qui fit sienne les

codes du palais.

Le parcours de l’exposition relate trois périodes majeures de

la dynastie Choson dont le règne s’étend sur 600 ans. L’âge d’or

(XVe - XVIe siècles) ; un « siècle des Lumières » (XVIIe - XVIIIe

siècles); une voie coréenne (XIXe - XXe siècles).

« La Corée est restée toujours autonome mais sous protection

chinoise. La Corée est influencée par la culture chinoise. » explique

Pierre Cambon.

XVe - XVIe siècles : l’âge d’or

La Corée Choson souhaite instaurer un royaume idéal, un

royaume lettré. C’est aussi à cette époque que l’alphabet hangul

propre à la Corée est établi. Les peintures se caractérisent par

des paysages et le genre animalier. Le paysage se réfère au style

des Song du Sud avec la présence de montagnes aux formes vertigineuses,

paysages fantomatiques qui émergent des brumes

et expriment une vive sensibilité plus visuelle que la peinture

chinoise. Le style animalier privilégie fleurs ou insectes au réalisme

très minutieux mais aussi poétique, un monde comme

un jardin. Toutes ces peintures témoignent d’un univers très

aristocratique et pourtant d’une grande simplicité avec un goût

prononcé pour la nature, les mille et un détails de la vie la plus

humble, dans une élégance de ligne et de trait.

« De la période qui précède l’âge d’or, toute la peinture profane

a été détruite, dit Pierre Cambon, à part la peinture murale des

temps des trois royaumes (Ier-VIIe siècle) où des archers à cheval

poursuivent un tigre, il ne reste que la peinture bouddhique et

chamanique. »

Du chamanisme au bouddhisme, le tigre se retrouve au côté

de Sansin, dieu de la montagne, auquel la plupart des monastères

de l’époque Choson vouent un pavillon. Le tigre renvoie

aux mythes fondateurs du peuple coréen et se retrouve associé à

la légende de Tangun. On le retrouve parfois en compagnie d’immortels

issus du taoïsme, mais avant tout il renvoie à l’environnement

local, symbolique du culte des montagnes.

« Le thème du tigre est chinois et très dominant à l’époque

Song donc nous trouvons à la fois la référence chinoise mais décliné

‘à la coréenne’ car on le retrouve aussi dans l’art décoratif

dans le bouddhisme et le taoïsme », explique Pierre Cambon.

104 105


品 藝 術

ART AU MUSÉE

« Au XVIIIe siècle, la plupart des tigres sont peints sur papier

d’où le nom de l’exposition », continue-t-il.

XVIIe - XVIIIe siècles : Un siècle des Lumières

« À cette époque, la Corée “se coréanise” », résume Pierre

Cambon. « Les siècles des lumières coréennes. Nous trouvons

les premières scènes de genre à la coréenne les premières peintures

de paysage à la coréenne, les premiers textes littéraires

rédigés en alphabet coréen, le hangul, car avant la référence

était systématiquement chinoise. »

Le XVIIIe siècle est caractérisé par une période de stabilité et

de paix, d’une ouverture vers d’autres mondes et de reformes,

après la guerre Imjin (invasions japonaises de la Corée entre

1592 et 1598). C’est aussi l’essor de la peinture en bambou. La

peinture en Corée exprime à travers le bambou ou la branche

de prunier un monde silencieux après la guerre.

« Alors que l’approche chinoise du bambou est plus conceptuelle

et métaphysique en Corée l’approche est plus romantique

élégiaque », explique Pierre Cambon la déclinaison de la

référence chinoise.

Plus tard, le thème des monts de diamants inspire le peintre

Chong Son (1676-1759), thème cher à la tradition coréenne

avec une symbolique teintée de chamanisme, premier exemple

de paysages coréens représentés d’après nature.

« Le Mont de diamant est un thème très populaire. Dans les

peintures de montagnes il y a à la fois l’approche lettrée et un

côté chamanique. La peinture coréenne est caractérisée par cette

juxtaposition des univers bouddhistes confucianistes et taoïstes,

à la fois structurée et fantaisiste, et avec l’ouverture vers l’Occident,

on le trouve parfois à l’européenne, avec des versions

presque abstraites », continue le commissaire de l’exposition.

Créatures mythiques

C’est à cette époque que les images des créatures mythiques,

tels le dragon et le phénix se développent en Corée.

Associé au pouvoir et à la monarchie, le dragon – ou maître

des pluies – est une créature mythique qui renvoie à la Chine.

Dans la version coréenne, il est représenté tout en souplesse

au milieu des nuages, et symbolise l’énergie du monde de la

nature, témoin d’un univers surnaturel et de la force des éléments.

Symbole royal à l’origine, le dragon se popularise au

XVIIe siècle et devient l’un des motifs préférés des céramistes

de l’époque.

Autre créature mythique, le phénix apparaît au XVIIIe siècle

comme l’un des motifs récurrents sur les porcelaines. Si la

référence est chinoise sa déclinaison est manifestement coréennes

par sa fraîcheur et sa simplicité, son harmonie des

couleurs de tonalités franches basée sur des contrastes de

rouge, de vert, de bleu ou de jaune.

Chaek’kori, avec fleurs

Paravent à huit panneaux

couleurs sur papier

H131,5 cmX L242,5 cm

Epoque Choson

©Musée Guimet

©Musée Guimet

Messagère et phénix

couleurs sur papier

H 36,5 cmX22cm

Epoque Choson

XVIII - XIX ème siècle

106 107


品 藝 術

ART AU MUSÉE

神 之 造 化

這 個 時 期 在 朝 鮮 繪 畫 中 出 現 了 一 些 神 界 的 動 物 , 如 龍 和

鳳 凰 。

龍 是 王 權 的 象 征 , 也 是 主 降 雨 的 神 , 是 從 中 國 傳 來 的 神

話 中 的 靈 物 。 在 朝 鮮 畫 中 一 般 是 非 常 柔 順 的 造 型 , 往 往 在 雲

間 。 體 現 著 自 然 界 的 能 量 , 超 自 然 界 的 宇 宙 中 的 元 素 的 力

量 。 龍 最 初 是 王 室 的 象 征 , 在 十 七 世 紀 時 成 為 廣 為 民 間 喜 愛

的 圖 案 , 經 常 可 見 於 瓷 器 上 。

另 一 個 神 界 的 靈 物 就 是 鳳 凰 , 在 十 八 世 紀 經 常 出 現 在 瓷

器 的 圖 案 上 。 與 中 國 的 圖 案 相 比 更 清 新 簡 潔 , 色 彩 非 常 協

調 , 色 調 主 要 是 紅 綠 藍 黃 的 強 烈 對 比 , 比 較 鮮 艷 。

傳 統 上 鳳 凰 是 在 天 界 和 人 間 傳 遞 信 息 的 使 者 , 在 落 日 的

余 輝 下 , 撫 育 幼 雛 時 , 嘴 張 得 大 大 的 , 在 畫 家 李 禹 煥 (Lee

Ufan) 的 收 藏 品 中 有 一 幅 這 樣 的 絲 綢 上 的 畫 , 在 Varat 的 收

藏 中 也 有 一 幅 作 為 畫 紙 背 景 的 。

十 九 至 二 十 世 紀

在 李 氏 王 朝 繪 畫 的 最 後 階 段 , 這 是 一 個 動 蕩 變 革 的 階

段 。 面 對 現 代 的 變 化 , 朝 鮮 有 自 己 的 繪 畫 規 則 , 傳 統 和 儒 家

理 想 國 的 內 容 , 沒 有 太 受 東 北 亞 的 動 蕩 沖 擊 , 屏 風 上 的 傳 統

主 題 是 十 個 長 壽 象 征 ( 日 、 松 、 鶴 、 鹿 、 靈 芝 、 巖 石 、 水 、

龜 、 山 、 雲 ), 西 王 母 壽 宴 , 日 月 輝 耀 五 嶽 。

Pierre Cambon 最 後 解 釋 說 :「 朝 鮮 很 接 近 中 國 , 但 不 同

步 , 中 國 放 棄 佛 教 的 時 候 朝 鮮 信 佛 教 , 現 在 韓 國 崇 尚 儒 教 ,

其 繪 畫 中 沒 有 像 日 本 畫 那 樣 陰 暗 和 恐 怖 的 東 西 , 更 富 有 儒 雅

的 氛 圍 。 沒 有 像 後 來 的 中 國 繪 畫 那 樣 走 向 衰 落 , 朝 鮮 的 藝 術

有 憂 傷 的 一 面 , 比 較 感 情 化 , 較 少 理 智 分 析 , 可 以 用 憂 郁 的

風 格 來 識 別 其 特 點 。 中 國 的 青 瓷 憧 憬 著 理 想 , 朝 鮮 的 青 瓷 找

尋 的 是 生 活 中 的 柔 情 畫 意 。 朝 鮮 畫 並 不 像 有 些 人 認 為 的 是 劣

質 中 國 畫 , 它 是 另 一 種 作 畫 方 式 , 從 中 國 畫 衍 生 出 的 另 一 種

繪 畫 形 式 。 可 以 在 畫 中 看 到 中 國 花 鳥 畫 的 主 題 , 在 宮 廷 中 可

以 見 到 , 體 現 了 王 室 生 活 、 儒 家 思 想 和 繁 榮 的 景 象 , 體 現 了

朝 鮮 時 代 的 人 對 中 國 文 化 的 向 往 。」

法 國 — 韓 國 年 從 9 月 18 日 開 始 到 2016 年 8 月 結 束 。

Traditionnellement, le phénix sert de messager entre les

sphères célestes et le monde d’ici-bas mais il peut apparaître

de façon familière lorsqu’il nourrit sa progéniture, le bec

grand ouvert, sous le soleil couchant, motif qui se retrouve

peint sur soie dans la collection de l’artiste Lee Ufan qui a fait

une donation de sa collection au musée ou encore celle sur

papier du fonds Varat.

XIXe et XXe siècle

Dernière phase de la peinture Choson, cette période est

celle d’une transformation faite de bouillonnement et d’innovation.

Confrontée à la modernité, la Corée entend rester

elle-même selon ses propres règles offrant une peinture qui

exprime la juxtaposition de traditions et le maintien d’un

royaume idéal confucéen, à l’écart des turbulences qui s’emparent

de l’Asie du Nord-Est. Les paravents puisent dans un

répertoire ancestral sur fond de thèmes favoris comme les dix

symboles de longévité, le banquet chez Xiwangmu, la Déesse

de l’Ouest, le soleil et la lune qui dominent les cinq pics.

Pour conclure Pierre Cambon explique la relation entre la

culture Coréenne et les pays voisin la Chine et le Japon :

« La Corée est très proche de la Chine mais elle fait les choses

à contre temps. Elle a gardé le bouddhisme à une époque où

la Chine l’avait abandonné, elle a gardé le confucianisme. Il n’

y a rien de macabre ou horrifique dans la peinture coréenne

comme sur les rouleaux japonais par exemple. Il y a plus une

ambiance lettrée confucéenne. Il n’ y a pas la décadence comme

celle qui se manifeste dans l’époque plus tardive de l’art chinois.

L’art coréen a un côté plus élégiaque, émotionnel, moins intellectuel,

une approche plus sensible. On pourrait dire qu’il

est caractérisé par le spleen. Alors que le céladon chinois aspire

à l’idéal, le céladon coréen cherche la douceur de vivre .

La peinture coréenne n’est pas de la mauvaise peinture chinoise

comme pourraient le croire certains, mais elle reflète une autre

approche, une autre déclinaison de la référence chinoise.

Nous trouvons souvent des thèmes d’origine chinoise comme

« la fleur et l’oiseau » qui servent de détail en Chine, en Corée,

on le retrouve au palais. On mélange à la fois royauté, confucianisme

et prospérité. C’est la Chine rêvée à la coréenne.

L’année de la Corée en France commencera le 18 septembre

et s’achèvera au mois d’août 2016.

Paravent Chaek’kori (détail)

Corée, 18e-19e siècle

Paravent à six panneaux

couleurs sur papier

Collection Lee Ufan (2001)

©Musée Guimet

L’exposition « Tigres de papier »

cinq siècles de peinture en Corée

Au Musée Guimet

6, place d’Iéna, 75116 Paris

du 14 octobre 2015 au 22 février 2016

Ouvert tous les jours sauf le mardi et les 25 décembre et 1er mai, de 10h à 18h.

109


品 文 化

CULTURE

他 們 征 戰 沙 場 、 叱 吒 風 雲 ; 他 們 精 忠 報 國 、 智 勇 雙 全 ; 他 們 深 蘊 兵 法 、 洞 徹 天 機 。 正

是 穿 行 於 烽 火 硝 煙 中 的 他 們 , 締 造 了 一 個 個 時 代 的 更 迭 , 留 下 了 一 段 段 熱 血 奔 騰 的 傳

奇 。 他 們 是 馳 騁 戰 場 指 揮 千 軍 萬 馬 的 大 將 。

Les généraux militaires de la Chine ont façonné l’histoire à toutes les époques, laissant derrière

eux des légendes. Ils ont livré bataille avec bravoure, fait preuve de grande sagesse et se sont

montré loyaux envers leurs royaumes. Ils maîtrisaient l’art de la guerre et comprenaient les

desseins cachés du destin. Tendez l’oreille. Entendez-vous le bruit du galop des chevaux sur

les champs de bataille ?

La Rédemption de Sun Bin

「 兵 之 勝 在 於 篡 ( 選 ) 卒 , 其

勇 在 於 制 , 其 巧 在 於 勢 , 其 利

在 於 信 , 其 德 在 於 道 , 其 富 在

於 亟 歸 , 其 強 在 於 休 民 , 其 傷

在 於 數 戰 。」

——《 孫 臏 兵 法 》

L’histoire d’un génie militaire qui faillit être détruit par son frère d’armes,

et qui a laissé au monde ses secrets de stratégie militaire.

「 知 彼 」 克 敵 「 知 己 」 改 過

—— 戰 國 時 期 軍 事 家 孫 臏

「 知 彼 知 己 者 , 百 戰 不 殆 」 是 《 孫 子 兵 法 》 中 的 名 句 之 一 。 然 而 , 在 變 幻 莫 測 的 戰 場 上 , 要 做 到

時 時 處 處 「 知 彼 知 己 」 並 非 易 事 ; 在 「 知 彼 知 己 」 之 後 , 能 理 智 客 觀 地 判 斷 和 決 策 , 更 需 要 超 凡

的 智 慧 和 胸 懷 。 戰 國 時 期 的 孫 臏 與 龐 涓 之 間 , 便 發 生 了 這 樣 一 段 關 於 「 知 彼 知 己 」 的 傳 奇 故 事 。

Texte chinois par Rui Chen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Illustration par Mu Chuan

已 深 , 禽 滑 釐 悄 悄 來 到 一 口 水 井 邊 。 月 色 下 , 那

夜 個 骯 髒 不 堪 的 瘋 子 還 靠 著 井 欄 坐 在 那 裡 。 白 天 已

經 探 查 過 , 此 人 正 是 孫 臏 。 聽 見 有 動 靜 , 孫 臏 抬 起 了 頭 ,

上 下 打 量 著 禽 滑 釐 。 禽 滑 釐 迎 上 前 恭 敬 地 說 :「 真 沒 想 到

孫 先 生 您 會 被 折 磨 成 這 樣 , 我 是 墨 子 的 徒 弟 禽 滑 釐 , 奉 師

父 之 命 , 救 您 去 齊 國 的 。」 孫 臏 聽 完 淚 流 如 雨 , 沉 默 了 許

久 , 才 開 口 道 :「 我 只 當 自 己 已 經 是 個 死 人 , 不 想 還 有 今

日 。 可 是 , 龐 涓 派 人 在 暗 中 監 視 我 , 我 的 腿 又 殘 廢 了 , 該

怎 麼 逃 走 呢 ?」 禽 滑 釐 說 :「 我 們 早 已 定 好 計 策 。 請 您 待

在 這 裡 不 要 離 開 , 明 天 此 時 , 車 馬 自 會 來 接 。」

第 二 天 晚 上 , 禽 滑 釐 乘 馬 車 如 約 來 到 井 邊 , 同 行 的 還

有 一 個 隨 從 。 禽 滑 釐 讓 隨 從 冒 充 孫 臏 繼 續 坐 在 井 邊 。 將 孫

臏 藏 在 了 車 底 , 一 路 疾 馳 , 駛 向 齊 國 。 車 上 的 孫 臏 此 時 心

中 百 感 交 集 , 眼 見 這 一 場 噩 夢 終 於 到 了 盡 頭 , 他 的 思 緒 又 回

到 了 故 事 開 始 的 那 一 刻 。

禍 起 魏 國

當 年 , 孫 臏 與 龐 涓 都 是 鬼 谷 子 的 徒 弟 , 兩 人 一 起 學 習 兵

法 , 也 是 義 結 金 蘭 的 同 窗 兄 弟 。 三 年 之 後 , 龐 涓 先 離 開 師

父 , 回 故 鄉 魏 國 謀 求 功 名 。 兄 弟 二 人 灑 淚 而 別 , 龐 涓 信 誓 旦

旦 地 對 孫 臏 說 :「 你 我 情 同 手 足 , 我 若 是 能 功 成 名 就 , 一 定

會 引 薦 你 , 我 們 共 同 創 立 一 番 事 業 。」 還 立 下 毒 誓 :「 如 若

食 言 , 萬 箭 穿 身 而 死 。」 令 孫 臏 很 感 動 。

後 來 , 孫 臏 真 的 接 到 了 龐 涓 的 書 信 , 邀 他 去 魏 國 做 官 。

當 他 滿 心 歡 喜 地 前 往 魏 國 , 卻 不 知 在 魏 國 屢 立 戰 功 的 龐 涓 ,

春 風 得 意 , 根 本 不 想 他 這 位 師 兄 前 來 爭 寵 。 只 是 礙 於 魏 王 的

Sun Bin et Pang Juan étaient frères d’armes. L’un et l’autre

avaient étudié les arts militaires dès leur plus jeune âge auprès

du légendaire ermite chinois Guiguzi. Pang fut le premier à

quitter la quiétude de leur retraite – aspirant à se frotter au monde

des hommes. Ils se séparèrent emplis de chagrin, et Pang l’assura

de sa loyauté. « Si je réussis dans le Royaume de Wei, je ferai appel

à toi ! », assura-t-il, des larmes dans la voix. « Si je ne tiens pas

promesse, que je meure sous un millier de flèches ! »

Sun l’assura qu’il n’était pas nécessaire de prononcer un tel vœu.

Mais ni l’un ni l’autre ne se doutait à quel point ces paroles allaient

se révéler exactes.

Une fois arrivé dans le Royaume de Wei, l’un des sept royaumes

prépondérants des Royaumes Combattants en Chine (474 av. J. C.

– 221 av JC), le succès remporté par Pang alla bien au-delà de ses

rêves les plus fous. Mais il ne tint jamais compte des enseignements

de son maître.

孫 臏 畫 像 , 明 人 繪 。

Portrait de Sun Bin, petit-fils de Sun Tzu, peint à l’époque de la Dynastie Ming,

après son décès.

Pendant ce temps, dans l’obscurité de l’anonymat, Guiguzi transmettait

à Sun ses enseignements les plus puissants : un ensemble

de connaissances écrites par le grand-père de Sun Bin, Sun Tzu,

L’Art de la Guerre. Guiguzi mit cependant Sun Bin en garde : ces

codes de stratégie militaire et de pensée pouvaient aider le monde

si utilisés par un homme bon, mais pouvaient apporter le chaos

sous les cieux s’ils tombaient entre les mains d’un scélérat.

À des milliers de kilomètres de là, les ambitions de Pang se transformaient

en soif de pouvoir. Après s’être installé dans la dignité

et la charge afférente au grade de général dans le Royaume de Wei,

il accumula une série de victoires militaires, affina sa réputation et

finit par demander à Sun de le rejoindre.

Pang savait que Sun avait appris de grands secrets sur la stratégie

militaire grâce à l’enseignement assidu de Guiguzi. Il en savait

maintenant bien plus que Pang. Jaloux, Pang, qui désirait ardemment

connaître ces enseignements, décida donc de tuer Pang,

110 111


品 文 化

CULTURE

情 面 , 不 得 已 才 來 請 他 , 心 中 早 就 在 盤 算 著 如 何 除 去 這 個 競

爭 對 手 。 而 孫 臏 自 幼 因 戰 亂 家 人 離 散 , 師 從 鬼 谷 子 之 後 , 一

直 將 師 弟 龐 涓 視 為 自 己 的 親 兄 弟 。 所 以 , 在 來 到 魏 國 後 , 無

論 是 與 魏 王 談 論 兵 法 , 還 是 在 教 場 演 練 陣 法 , 孫 臏 都 毫 無 隱

瞞 , 將 自 己 先 祖 孫 武 所 著 , 師 父 單 獨 秘 授 給 他 的 《 孫 子 兵

法 》 也 展 示 出 來 。 這 讓 龐 涓 更 加 驚 惶 , 知 道 孫 臏 才 能 遠 勝 過

自 己 , 將 會 取 代 他 在 魏 國 的 地 位 。

慘 遭 陷 害

寢 食 難 安 的 龐 涓 很 快 謀 劃 出 了 一 條 計 策 。 他 讓 人 冒 充 齊

國 的 商 人 , 謊 稱 孫 臏 失 散 多 年 的 親 人 有 了 音 信 , 讓 他 回 齊 國

掃 墓 探 親 。 孫 臏 收 到 故 鄉 來 信 喜 出 望 外 , 連 忙 寫 了 回 信 託 這

位 假 冒 的 商 人 帶 回 去 。 龐 涓 拿 到 回 信 , 仿 照 孫 臏 的 筆 跡 , 偽

造 了 一 封 孫 臏 準 備 叛 離 魏 國 回 齊 國 的 信 件 。 以 此 為 證 據 , 在

魏 王 面 前 挑 唆 說 孫 臏 想 叛 逃 。 魏 王 大 怒 , 想 殺 死 孫 臏 。 為 了

讓 孫 臏 留 下 獨 門 的 《 孫 子 兵 法 》, 龐 涓 建 議 對 孫 臏 施 以 臏

刑 , 挖 去 他 的 膝 蓋 骨 。 這 樣 孫 臏 即 便 保 住 性 命 , 也 無 法 再 威

脅 他 的 地 位 。

事 後 , 龐 涓 又 假 惺 惺 地 為 孫 臏 療 傷 , 把 他 接 到 家 中 照

顧 。 孫 臏 覺 得 自 己 無 以 為 報 , 就 答 應 要 把 《 孫 子 兵 法 》 寫 下

來 送 給 龐 涓 。 眼 看 龐 涓 就 要 得 逞 , 一 個 好 心 的 僕 人 發 現 了 事

情 的 原 委 , 偷 偷 報 信 給 孫 臏 說 , 龐 涓 準 備 兵 法 寫 完 後 , 就 害

死 他 。 乍 聞 此 訊 , 孫 臏 大 吃 一 驚 。 冷 靜 下 來 之 後 , 師 父 的

一 段 話 浮 現 在 他 的 腦 海 中 。 他 曾 問 師 父 為 甚 麼 不 將 《 孫 子 兵

法 》 傳 給 龐 涓 , 師 父 回 答 說 :「 得 此 書 者 , 善 用 會 造 福 天

下 , 不 善 用 會 為 害 天 下 。 龐 涓 人 品 不 端 , 怎 麼 可 以 傳 給 他

呢 !」 看 如 今 的 情 勢 , 師 父 的 話 果 然 沒 錯 , 他 怎 麼 能 冒 為 害

天 下 的 風 險 , 把 《 孫 子 兵 法 》 留 給 龐 涓 呢 ? 可 是 不 寫 兵 法 ,

性 命 難 保 , 自 己 又 該 怎 麼 逃 脫 呢 ?

正 在 苦 苦 思 索 之 際 , 孫 臏 突 然 想 起 師 父 臨 行 前 給 過 他 一

個 錦 囊 , 讓 他 在 最 危 急 的 時 刻 打 開 。 連 忙 拿 出 錦 囊 , 發 現 內

有 「 詐 瘋 魔 」 三 個 字 , 孫 臏 恍 然 大 悟 , 馬 上 開 始 依 計 裝 瘋 ,

把 他 已 經 寫 好 的 那 部 份 兵 法 , 順 勢 投 入 火 爐 中 燒 了 。 見 孫 臏

突 然 瘋 了 , 龐 涓 覺 得 有 些 蹊 蹺 , 但 幾 番 試 探 之 後 , 也 沒 瞧 出

甚 麼 破 綻 , 索 性 任 由 孫 臏 在 外 遊 蕩 , 只 讓 人 每 天 匯 報 他 的 行

蹤 。 這 才 讓 禽 滑 釐 得 到 機 會 救 出 孫 臏 。

隱 居 齊 國

齊 威 王 曾 聽 墨 子 引 薦 過 孫 臏 , 所 以 對 孫 臏 禮 遇 有 加 。 談

話 間 , 更 覺 得 他 有 不 世 之 才 , 想 封 他 為 官 , 卻 被 孫 臏 拒 絕

了 。 在 經 歷 了 之 前 的 波 折 和 魔 難 後 , 孫 臏 再 也 不 想 靠 別 人 的

引 薦 無 功 受 祿 ; 更 不 想 讓 龐 涓 知 道 他 逃 到 齊 國 後 , 再 橫 生 事

端 。 於 是 , 孫 臏 在 齊 國 大 將 田 忌 的 家 中 做 了 一 位 門 客 。

不 久 , 魏 王 令 龐 涓 率 兵 攻 打 趙 國 , 趙 國 告 急 向 齊 國 求

救 。 齊 王 想 拜 孫 臏 為 大 將 , 孫 臏 以 自 己 受 過 臏 刑 , 會 被 敵 方 恥

笑 齊 國 無 人 為 由 推 辭 , 做 了 田 忌 的 軍 師 。 田 忌 準 備 直 接 前 往 趙

國 首 都 邯 鄲 解 圍 , 孫 臏 制 止 道 :「 趙 國 打 不 過 龐 涓 , 等 我 們 趕

到 邯 鄲 , 城 早 已 攻 下 了 。 我 們 不 如 直 取 魏 國 的 襄 陵 。」 果 不 其

然 , 龐 涓 聽 到 齊 國 即 將 攻 打 襄 陵 的 消 息 後 , 連 忙 捨 棄 邯 鄲 , 班

師 回 魏 救 急 。 孫 臏 令 齊 軍 在 桂 陵 附 近 截 擊 魏 軍 , 並 將 龐 涓 誘 至

了 自 己 的 陣 勢 中 。 面 對 似 曾 相 識 的 排 兵 佈 陣 , 龐 涓 不 禁 疑 惑 。

這 時 , 孫 臏 令 士 兵 們 打 出 了 「 孫 」 字 大 旗 。 龐 涓 一 見 , 知 道 孫

臏 未 死 , 心 神 大 亂 , 混 亂 中 , 親 率 的 五 千 精 兵 慘 遭 消 滅 , 龐 涓

僥 倖 被 救 出 。 齊 兵 更 乘 勢 追 殺 , 大 敗 魏 軍 。

決 勝 沙 場

知 道 孫 臏 不 僅 沒 死 , 反 倒 在 齊 國 受 重 用 , 還 讓 自 己 吃 了

出 山 後 的 首 次 敗 仗 , 龐 涓 妒 憤 難 平 , 心 中 再 生 一 計 。 他 重 金

賄 賂 齊 國 奸 相 鄒 忌 , 在 齊 國 散 佈 謠 言 , 說 田 忌 、 孫 臏 準 備 合

謀 奪 取 王 位 。 齊 威 王 聽 到 後 , 心 中 生 疑 , 開 始 派 人 監 視 田 忌

的 舉 動 。 看 到 這 個 情 形 , 孫 臏 知 道 這 是 龐 涓 的 伎 倆 , 如 果 不

退 避 , 龐 涓 一 定 還 會 進 一 步 施 計 謀 害 他 。 孫 臏 勸 說 大 將 田 忌

交 出 兵 權 避 嫌 , 自 己 隨 後 也 辭 去 了 軍 師 的 職 位 。 龐 涓 自 以 為

計 謀 得 逞 , 孫 臏 這 下 再 也 不 會 妨 礙 自 己 。 不 久 , 又 起 兵 侵 犯

韓 國 , 韓 國 也 忙 派 人 前 去 齊 國 求 救 。 此 時 , 恰 恰 齊 威 王 薨

斃 , 接 位 的 齊 宣 王 知 道 田 忌 和 孫 臏 是 被 冤 枉 的 , 隨 即 為 兩 人

官 復 原 職 , 帶 兵 前 去 救 韓 。

龐 涓 對 於 孫 臏 復 職 一 事 , 一 無 所 知 。 眼 看 就 要 攻 下 韓 國

的 都 城 , 卻 聽 說 孫 臏 率 兵 準 備 攻 打 魏 國 首 都 大 梁 。 見 孫 臏 又

跑 出 來 壞 自 己 的 事 , 龐 涓 怒 不 可 遏 , 連 夜 趕 回 魏 國 追 殺 齊

軍 。 孫 臏 知 道 龐 涓 高 傲 自 大 , 急 怒 之 下 更 難 有 冷 靜 的 判 斷 ,

使 出 「 減 灶 」 的 計 策 來 迷 惑 他 。 第 一 天 設 十 萬 人 吃 飯 用 的 爐

灶 , 第 二 天 減 至 五 萬 , 第 三 天 減 至 三 萬 。 龐 涓 一 路 查 看 爐

馬 陵 道 一 役 , 龐 涓 中 了 孫 臏 的 埋 伏 , 眼 看 敗 局 已 定 ,

身 受 重 傷 的 龐 涓 拔 劍 自 刎 , 孫 臏 見 此 情 形 不 勝 唏 噓 。

Pendant la Bataille de Maling (342 av J-C.), Sun écrasa

le cruel Pang en utilisant des stratégies tirées de L’Art de

la Guerre. Au moment du décès de son vieil ami, Sun fut

accablé par le chagrin.

112 113


品 文 化

CULTURE

1972 年 山 東 省 臨 沂 市 銀 雀 山 漢 墓 出 土 的 《 孫 臏 兵 法 》 竹 簡 。 由 於 在 地 下

埋 藏 兩 千 多 年 , 竹 簡 從 黃 色 變 成 了 深 褐 色 , 出 土 後 被 保 存 在 盛 滿 蒸 餾 水

的 試 管 裡 ( 圖 中 深 色 部 份 )。 圖 中 黃 色 部 份 為 複 製 品 。

En 1972, des anciens parchemins de bambou contenant L’Art de la Guerre de

Sun Bin ont été déterrés dans les monts Yinque, à Linyi, dans la province du

Shandong. Les originaux, vieux de plus de deux mille ans et noircis par les âges,

sont présentés dans les cartouches derrières les reproductions.

mais non sans l’avoir amadoué pour qu’il lui révèle les secrets de

la stratégie militaire.

Après l’arrivée de Sun, Pang commença à ourdir son piège mortel. Il

entreprit de persuader Sun d’écrire une lettre qu’il détourna et utilisa

pour contrefaire l’écriture de Sun. Peu de temps après, il présenta

une lettre contrefaite dans laquelle Sun prétendait fomenter un

complot pour tuer le Roi de Wei et monter sur le trône. Furieux, le

Roi aurait fait exécuter Sun si Pang n’était pas intervenu. « Pourquoi

ne pas tout simplement tatouer les idéogrammes ‘Trahison’ sur le

visage de Sun et lui briser les rotules ? » suggéra Pang.

combat sur le terrain.

Dans la bataille qui s’ensuivit, Pang fut dépassé et écrasé, constamment

déplacé, ses troupes furent détruites et ses stratagèmes

contrariés. Au cours d’un combat, Pang cru qu’il se battait contre

le Général Tian Ji de Qi – mais le style des formations de combat

lui rappelaient vaguement quelque chose. C’est alors que le légendaire

sage de la guerre donna ordre à ses soldats de hisser haut les

drapeaux de combat, sur lesquels le mot « Sun » était écrit. Pang,

horrifié, réalisa alors que son frère d’armes s’était échappé et était

bien en vie. L’armée de Pang était détruite.

Sun en fut réduit à ramper au sol. Pang, feignant l’amitié, sauva

Sun de la mort et prit soin de lui chaque jour. Éprouvant une profonde

gratitude et ayant la sensation d’avoir une dette envers lui,

Sun céda aux encouragements amicaux de Pang et commença à

mettre par écrit tout ce que lui avait appris leur maître. L’Art de la

Guerre allait tomber entre les mains du perfide Pang.

La dernière fois que Pang et Sun se retrouvèrent sur le champ de

bataille, Sun adopta une stratégie magistrale. Appelée « Réduire

les feux », la tactique consistait à ce que chaque soir, les troupes

allument de moins en moins de feux pour préparer les repas. Des

éclaireurs envoyés par Pang remarquèrent le changement : on

était passé de feux pour nourrir 100 000 soldats, à des feux pour

50 000, puis 30 000. Visiblement, l’armée s’étiolait. Pang se frotta

les mains et fit sonner la charge, menant lui-même 20 000 soldats

de ses troupes d’élite à la bataille et il tomba directement dans le

piège de Sun.

Un des serviteurs cependant découvrit l’intention de Pang de faire

mourir Sun de faim une fois le livre terminé. Sun en fut bouleversé.

« Comment puis-je transmettre les enseignements à une

personne aussi cruelle ? » Les enseignements de son maître lui

revinrent en mémoire et il réalisa que Pang ne devait pas obtenir

L’Art de la Guerre.

C’est au crépuscule que Pang arriva à Maling, là où les troupes de

Sun avaient fait halte. Des troncs fraichement coupés barraient

le passage. « L’armée de Qi a peur de moi » hurla Pang « c’est pour

cela qu’ils bloquent le chemin ! » Il donna ordre de dégager le passage

et se dirigea vers le tronc le plus gros, sur lequel on pouvait

lire quelque chose. Il approcha une torche et lu ces mots : « Pang

Juan meurt sous cet arbre. »

Rassemblant ses idées, il se souvint de ce que Guiguzi lui avait dit

avant de partir : si jamais il se trouvait en danger, il devait ouvrir le

petit sac qu’il lui avait donné et lire les idéogrammes griffonnés à

l’intérieur. Il lut les idéogrammes suivants : « Feint la folie ».

Et c’est ce que fit Sun.

灶 , 認 為 齊 軍 畏 懼 魏 軍 的 悍 勇 , 正 在 不 斷 逃 跑 , 開 始 大 意 輕

敵 起 來 。 最 後 , 索 性 將 步 兵 留 在 後 方 , 自 己 率 領 兩 萬 精 銳 騎

兵 , 日 夜 兼 程 追 趕 , 一 步 步 進 入 了 孫 臏 佈 下 的 局 。

當 龐 涓 黃 昏 時 分 趕 到 馬 陵 道 時 , 發 現 狹 窄 的 山 路 已 被 砍

倒 的 大 樹 堵 住 。 他 無 心 察 看 周 圍 的 地 勢 , 沒 注 意 這 裡 易 守 難

攻 , 是 對 手 絕 佳 的 伏 擊 地 點 。 反 倒 大 吼 說 , 這 是 齊 軍 害 怕 魏

軍 追 趕 。 正 想 讓 士 兵 們 清 理 道 路 , 發 現 一 棵 大 樹 矗 立 一 旁 ,

上 面 隱 約 還 有 字 跡 。 龐 涓 吩 咐 人 舉 火 把 照 明 , 只 見 樹 上 六 個

大 字 「 龐 涓 死 此 樹 下 」。 龐 涓 大 叫 中 計 , 可 惜 為 時 已 晚 。 就

在 火 光 點 亮 的 一 刻 , 山 谷 兩 旁 埋 伏 的 齊 軍 萬 箭 齊 發 , 魏 軍 死

傷 無 數 。 眼 看 敗 局 已 定 , 身 受 重 傷 的 龐 涓 拔 劍 自 刎 , 這 一 刻

恰 好 應 驗 了 他 曾 對 孫 臏 發 下 的 毒 誓 。

《 孫 子 兵 法 》 中 有 雲 「 知 彼 知 己 者 , 百 戰 不 殆 」。 這 一

句 「 百 戰 不 殆 」, 讓 人 不 禁 對 「 知 彼 知 己 」 這 四 個 字 的 威 力

刮 目 相 看 。 然 而 , 現 實 中 這 「 知 彼 知 己 」 要 做 到 並 非 易 事 。

如 孫 臏 儘 管 才 智 過 人 , 卻 因 兄 弟 之 情 , 未 能 察 覺 龐 涓 人 品 不

端 , 直 至 有 了 性 命 之 憂 方 才 醒 悟 , 後 靠 裝 瘋 逃 出 生 天 。 可 見

只 有 保 持 理 性 冷 靜 的 頭 腦 , 才 能 探 查 出 表 象 之 下 的 真 相 , 作

出 正 確 的 決 策 。 在 未 能 及 時 「 知 彼 」 之 後 , 孫 臏 總 結 之 前 的

教 訓 , 而 後 做 到 了 「 知 己 」。 當 他 知 道 自 己 的 才 華 會 招 致 妒

嫉 後 , 立 即 不 再 去 人 前 顯 山 露 水 , 而 是 退 隱 幕 後 。 更 在 龐 涓

再 次 施 反 間 計 時 , 交 出 兵 權 避 嫌 , 沒 有 重 演 魏 國 時 的 悲 劇 。

這 份 自 省 的 胸 懷 肚 量 , 改 過 的 智 慧 勇 氣 , 讓 孫 臏 沒 有 再 給 對

手 以 可 乘 之 機 。 反 觀 龐 涓 , 屢 次 被 妒 嫉 和 自 大 衝 昏 了 頭 腦 ,

讓 忠 厚 的 孫 臏 不 得 不 從 支 持 他 的 好 兄 弟 , 變 成 了 戰 場 上 的 對

手 。 事 後 仍 不 悔 改 , 為 一 己 的 怨 憤 , 兩 次 中 了 齊 軍 埋 伏 , 最

終 命 喪 黃 泉 , 還 葬 送 了 數 萬 魏 國 兵 將 的 性 命 , 落 下 個 「 害 人

者 , 終 害 己 」 的 千 古 罵 名 。

這 一 場 兄 弟 之 爭 落 下 帷 幕 之 後 , 孫 臏 再 也 無 心 留 戀 戰 場

上 的 叱 吒 風 雲 。 他 請 求 田 忌 釋 放 了 龐 涓 的 侄 子 龐 蔥 , 自 己 則

謝 絕 齊 王 的 封 賞 , 回 故 鄉 歸 隱 。 之 後 , 孫 臏 著 書 立 說 , 將 自

己 的 實 戰 經 驗 融 合 《 孫 子 兵 法 》, 寫 成 《 孫 臏 兵 法 》 流 傳 後

世 。 又 傳 說 , 他 的 師 父 鬼 谷 子 後 來 度 他 羽 化 成 仙 , 想 來 孫 臏

一 生 曲 折 , 也 終 有 了 一 個 圓 滿 的 結 局 。

Il se mit à jeter au feu tout ce qu’il avait écrit sur l’art de la guerre,

s’agitant dans tous les sens et hurlant des insanités comme un dément,

donnant l’impression qu’il avait totalement perdu l’esprit.

Sun simula la folie de façon tellement convaincante qu’au bout de

quelques mois, Pang commença à ne plus s’en occuper. Sun avait

évité la mort. Des sympathisants haut-placés l’emmenèrent, lui,

ce génie masqué, dans le Royaume de Qi pour servir en coulisses

comme conseiller militaire.

Bientôt, Pang et Sun se retrouvèrent face à face sur le champ de

bataille. Mais Pang ne sut jamais que Sun, agissant secrètement

dans l’ombre, était responsable des dévastatrices tactiques de

Pang réalisa qu’il s’agissait d’un piège et se mit à crier – mais il était

trop tard. Prenant la torche pour cible, des milliers d’archers et d’arbalétriers

visèrent Pang et lui criblèrent le corps de leurs flèches. La

promesse de Pang faite des années auparavant, au moment où les

deux frères d’armes s’étaient quittés, se réalisait. « Si je ne tiens pas

promesse, que je meure sous des milliers de flèches. »

Sun n’entretint aucune rancœur après le décès de Pang et il plaida

même la clémence pour le neveu de Pang. Sun se retira dans la

nature, abandonnant les campagnes militaires, vécu comme un

ermite et cultiva le Tao. Il compila alors L’Art de la Guerre de Sun

Bin, un livre qui, avec celui de son grand-père Sun Zhu, est encore

à ce jour un classique de la philosophie et de la pensée chinoises.

114 115


中 華 養 生

SANTE & BIEN-ETRE

Vinaigres de Fruits

Etancher La Soif

Cousine asiatique de la limonade

酸 甜 醇 香 果 醋 釀

將 鮮 美 的 果 實 放 入 清 亮 的 米 醋 中 , 以 時 間 為 佐 料 , 當 果 實 的 芳 華 盡 釋 , 米 醋 也 變 了 顏

色 。 簡 簡 單 單 , 卻 得 到 了 似 瓊 漿 般 的 液 體 。 這 個 秋 季 , 動 手 釀 製 果 醋 吧 , 將 豐 收 的 香 氣

封 在 罐 中 , 再 開 封 時 , 帶 來 的 必 是 一 份 愜 意 美 好 的 心 情 。

Texte chinois par Guang Can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photos par Hsuyi Shih

傳 楊 貴 妃 愛 吃 荔 枝 。 唐 玄 宗 因 為 寵 愛 楊 貴 妃 ,

相 每 年 荔 枝 成 熟 的 時 節 , 都 會 派 人 從 嶺 南 快 馬 加

鞭 將 荔 枝 送 到 長 安 。 那 沒 有 荔 枝 的 季 節 呢 ? 聰 明 的 御 廚

們 用 荔 枝 、 冰 糖 和 上 等 的 米 醋 , 釀 製 成 了 一 種 荔 枝 口 味

的 醋 飲 , 這 便 是 現 代 水 果 醋 的 「 老 祖 宗 」 了 。

如 今 , 人 們 發 現 飲 用 果 醋 有 許 多 好 處 。 果 醋 含 有 豐

富 的 果 膠 、 維 生 素 、 有 機 酸 等 營 養 物 質 , 可 以 促 進 新 陳

代 謝 , 消 除 便 秘 ; 增 強 免 疫 力 , 緩 解 疲 勞 ; 還 能 排 毒 養

顏 、 美 白 肌 膚 , 是 很 好 的 養 生 美 容 飲 品 。 此 外 , 每 天 堅

持 飲 用 , 還 有 減 肥 瘦 身 的 功 效 。

釀 製 果 醋 時 , 可 以 依 據 個 人 口 味 , 選 擇 不 同 的 水

果 。 水 果 、 米 醋 和 冰 糖 的 重 量 比 例 大 概 是 1:1:1。 如

果 水 果 甜 度 很 高 , 可 以 適 量 減 少 一 到 三 成 的 冰 糖 用 量 。

我 們 這 次 製 作 的 是 梅 子 醋 和 葡 萄 醋 。

做 法 :

將 水 果 洗 淨 , 風 乾 水 份 , 去 除 蒂 頭 , 放 入 容 器 中 。

倒 入 醋 , 最 後 加 入 冰 糖 , 蓋 上 瓶 蓋 置 於 陰 涼 處 。

raconte que les vinaigres de fruits, ces rafraîchissements

On chinois maintenant très à la mode, ont été inventés au

cours de la dynastie Tang par Yang Guifei, l’épouse bienaimée de

l’empereur Xuanzong. Yang adorait les lychees. Quand ils étaient

mûrs, l’Empereur donnait ordre que des chevaux chargés des lychees

du Sud de la Chine soient envoyés à leur palais du Nord.

Mais hors saison, sa chère Yang en voulait encore. Que faire ? Certains

chefs astucieux des cuisines impériales ont eu l’idée d’une

boisson vinaigrée réalisée avec du lychee infusé, ce qui permettait

ainsi de conserver les billes juteuses en attendant que les chevaux

apportent des fruits frais lors de la récolte suivante.

Les vinaigres de fruits sont riches en pectine, vitamines, acides

organiques et autres nutriments. Ils peuvent aider à équilibrer le

métabolisme, diminuer la constipation, augmenter l’immunité et

dissiper la fatigue. Ils aident à soulager la chaleur intérieure et la

fièvre et donnent un teint éclatant. Si consommés chaque jour, ils

peuvent aider à perdre du poids.

N’ayez pas peur de faire du vinaigre avec vos fruits préférés. Ici,

nous avons concocté un vinaigre de prune et de raisin. Les proportions

de fruits, vinaigre de riz et sucre cristallisé sont de 1:1:1. Si

les fruits sont très sucrés, vous pouvez réduire l’apport en sucre

de 30 à 10 pour cent.

小 貼 士 :

1. 用 陶 甕 或 玻 璃 罐 釀 製 , 不 要 用 塑 膠 或 金 屬 器 皿 。

2. 釀 造 的 前 兩 週 , 會 產 生 氣 體 , 瓶 蓋 須 留 釋 放 氣 體

的 空 隙 。

3. 釀 造 過 程 最 怕 沾 染 生 水 , 要 注 意 水 果 或 是 器 皿 的

表 面 乾 燥 。

4. 泡 製 三 個 月 後 就 可 飲 用 , 如 不 開 封 可 保 存 很 久 。

5. 冰 糖 最 後 放 , 讓 糖 緩 慢 溶 解 , 可 要 讓 醋 先 起 殺 菌

作 用 , 有 助 於 釀 造 成 功 率 , 一 週 後 還 沒 有 溶 解 的 糖 , 可

搖 動 瓶 子 或 用 乾 淨 木 棒 攪 拌 。

6. 開 封 之 後 , 要 稀 釋 5 倍 以 上 之 後 飲 用 。 可 以 按 照

口 味 調 入 蜂 蜜 、 果 汁 、 冰 塊 。 清 新 爽 口 又 馥 郁 香 甜 的 口

感 令 人 陶 醉 。

Recette :

1. Lavez et séchez les fruits, enlevez les queues et placez dans un

bocal en pierre ou en verre (ni plastique, ni métal). Assurez-vous

que le bocal soit bien sec.

2. Ajoutez autant de vinaigre de riz que de sucre cristallisé. Ne

pas mélanger ; laissez le sucre se dissoudre doucement.

3. Le procédé va produire du gaz pendant les deux premières

semaines, assurez-vous donc que le couvercle soit desserré pour

permettre au gaz de s’échapper. Le vinaigre va inhiber l’expansion

des bactéries.

4. Stockez dans un endroit frais.

5. Au bout d’une semaine, mélangez avec une baguette propre

ou secouez le bocal pour dissoudre le sucre restant.

6. Au bout de trois mois, votre boisson est prête. Versez un

soupçon dans un verre et diluez avec 5 fois son volume d’eau. Cela

vous fera une boisson agréable, proche de la limonade. Vous pouvez

ajouter du miel, un jus ou des glaçons si vous le souhaitez. Si

le couvercle est bien fermé, cette préparation acidulée peut être

conservée assez longtemps.

Cet article ne peut remplacer un avis médical professionnel, un diagnostic ou un traitement.

116 117


品 美 食

GASTRONOMIE

39V

Simplicité : la maîtrise d’un Chef

La gastronomie selon le chef étoilé Frédéric Vardon

簡 單 中 蘊 功 夫

米 其 林 星 級 廚 師 Frédéric Vardon 的 美 食 哲 學

Texte chinois écrit par Ning Guan Texte français écrit par Hanna Wang

「 美 食 是 很 簡 單 的 , 從 烤 一 只 雞

開 始 , 放 一 些 土 豆 在 旁 邊 , 要 麼 好

吃 , 要 麼 難 吃 , 沒 有 中 間 的 。」

« La gastronomie, c’est très simple :

ça commence avec un poulet rôti et

des pommes de terre autour. C’est

bon ou c’est mauvais, il n’y a pas

d’entre deux. »

—— Frédéric Vardon

溏 心 蛋 配 嫩 豌 豆 清 香 菜 苗 Œuf mollet aux petits pois et salade d’herbes

©Restaurant 39V

繁 華 的 喬 治 五 世 大 街 上 隱 身 著 一 家 別 具 一 格 的 米 其

在 林 餐 廳 ——39V。 餐 廳 入 口 處 的 自 動 門 是 一 面 精 美

的 黑 色 不 透 明 玻 璃 , 高 貴 而 神 秘 。

乘 電 梯 上 到 六 層 , 出 現 在 眼 前 的 是 一 個 環 形 空 間 。 餐 廳 向

中 間 天 井 的 延 伸 部 分 是 一 個 寬 敞 的 露 臺 , 上 面 有 一 個 小 菜 園 。

客 人 在 飯 前 可 以 坐 在 這 裡 喝 開 胃 酒 , 飯 後 可 以 在 這 裡 喝 咖 啡 。

餐 廳 的 整 體 設 計 非 常 現 代 , 獨 一 無 二 的 內 部 結 構 由 建 築

師 與 餐 廳 主 人 兼 主 廚 Frédéric Vardon 先 生 共 同 設 計 , 從 墻 壁

屋 頂 到 用 餐 的 盤 碟 , 具 有 建 築 學 美 感 又 不 失 平 衡 的 傾 斜 設 計

隨 處 可 見 。

那 麼 對 於 39V 的 菜 肴 ,Vardon 先 生 又 是 如 何 定 義 的 呢 ?

答 案 就 是 :「 非 常 的 法 國 , 非 常 的 簡 單 。」 然 而 , 簡 單

的 背 後 卻 要 非 常 下 功 夫 。

要 做 出 星 級 美 食 , 首 先 是 挑 選 好 的 食 材 。「 如 果 說 我

們 今 天 能 做 出 好 吃 的 菜 , 那 是 因 為 我 們 有 非 常 棒 的 供 貨

商 。」 聽 了 Vardon 先 生 的 介 紹 才 知 道 , 原 來 39V 有 12 個 蔬 菜

供 應 商 ,6 個 海 產 供 應 商 ,5 個 肉 食 供 應 商 , 根 據 法 國 各 地

區 的 氣 候 和 食 材 質 量 , 挑 選 最 好 的 來 烹 飪 。 而 Vardon 先 生

也 會 根 據 食 材 的 成 熟 和 新 鮮 程 度 來 更 換 和 設 計 菜 譜 。

有 了 好 的 食 材 , 烹 飪 的 方 式 也 很 重 要 :「 一 般 來 說 我

們 非 常 註 重 食 材 不 被 破 壞 , 很 少 炸 , 喜 歡 用 橄 欖 油 、 黃 油

米 其 林 星 級 廚 師

Frédéric Vardon

做 , 針 對 不 同 的 食 材 有 不 同 的 溫 度 和 做 法 , 但 是 共 同 點 就

是 要 尊 重 食 材 。」

當 您 被 米 其 林 的 美 味 所 傾 倒 , 思 索 著 它 是 如 何 誕 生 的 時

候 ,Vardon 先 生 的 回 答 也 許 會 讓 您 豁 然 開 朗 :「 做 好 菜 需 要

非 常 專 心 致 誌 , 精 準 、 嚴 謹 , 還 需 要 時 間 , 沒 有 耐 心 是 做 菜

的 大 忌 。 比 如 我 們 烹 飪 一 種 名 叫 Houdan 的 稀 有 雞 。 我 把 它

用 雞 湯 在 85 度 的 溫 度 中 煮 2 分 鐘 , 然 後 拿 出 來 在 烤 箱 中 烤 ,

在 鮮 嫩 無 比 的 同 時 有 焦 脆 的 外 皮 。 我 們 的 『 溏 心 蛋 』 是 放 在

60 度 左 右 溫 度 的 蒸 汽 烤 箱 中 35 到 45 分 鐘 , 做 好 以 後 保 持 非 常

柔 軟 的 狀 態 又 溏 心 。」

在 米 其 林 餐 廳 就 餐 一 般 要 講 究 著 裝 和 禮 儀 , 不 過 Vardon

先 生 卻 不 在 乎 客 人 的 就 餐 方 式 , 吃 得 開 心 就 好 , 他 豪 爽 地

說 :「 他 們 把 菜 都 吃 光 , 連 湯 汁 都 用 面 包 擦 幹 凈 , 這 個 最 重

要 。 我 們 這 一 行 就 是 在 餐 桌 上 帶 給 人 幸 福 與 微 笑 。」

Vardon 先 生 經 營 著 包 括 39V 在 內 的 好 幾 家 餐 廳 。 他 認 為

一 個 好 的 主 廚 應 具 備 的 素 質 是 : 非 常 勤 勞 和 非 常 謙 遜 。 而 作

為 餐 廳 的 管 理 者 就 需 要 喜 歡 與 人 打 交 道 , 非 常 人 性 :「 餐 廳

的 成 功 不 是 一 個 主 廚 的 成 功 , 是 一 個 團 隊 的 成 功 。 就 像 一 艘

戰 艦 , 艦 長 可 能 非 常 棒 , 但 是 如 果 只 有 他 一 個 人 , 堅 持 不 了

多 長 時 間 就 會 拋 錨 。 如 果 他 有 一 個 團 隊 的 話 , 他 就 可 以 渡 過

大 西 洋 。」

118 119


品 美 食

GASTRONOMIE

即 使 是 員 工 因 為 人 為 過 失 而 犯 錯 , 他 也 會 積 極 對 待 :

「 當 別 人 犯 了 錯 , 我 一 般 都 是 去 理 解 為 什 麼 會 出 錯 , 管 理

上 應 該 如 何 改 善 , 使 這 樣 的 錯 誤 不 再 發 生 。 出 錯 之 後 吸 取

教 訓 學 到 的 更 多 。」

每 天 11 到 15 個 小 時 都 在 餐 廳 裡 ,Vardon 先 生 把 這 裡 當

作 他 的 第 二 個 家 。 對 於 未 來 的 計 劃 , 他 夢 想 著 在 中 國 開 一

家 39V 餐 廳 。 而 對 於 米 其 林 星 級 的 提 升 , 他 卻 不 怎 麼 在 意 :

「 我 只 是 做 我 喜 歡 的 , 做 我 會 做 的 , 至 於 一 顆 星 還 是 兩 顆

星 , 我 不 在 這 方 面 用 心 。 讓 我 操 心 和 關 註 的 是 我 的 客 人

們 是 否 滿 意 , 我 能 不 能 得 到 好 食 材 , 做 出 的 菜 達 到 物 超 所

值 。 對 我 來 說 , 這 是 最 重 要 的 。」

十 五 歲 入 行 做 廚 師 , 與 三 位 法 國 名 廚 一 起 工 作 的 經 驗 讓

他 受 益 良 多 :「 我 從 他 們 那 裡 學 到 的 共 同 的 東 西 就 是 對 行 業

的 尊 重 , 對 人 和 對 食 材 的 尊 重 , 特 別 是 要 非 常 謙 遜 , 所 以 要

保 持 簡 單 樸 實 。」

簡 單 樸 實 —— 這 就 是 米 其 林 星 級 廚 師 Frédéric Vardon 先

生 的 結 束 語 。

不 妨 您 也 來 39V, 穿 過 那 高 貴 而 神 秘 的 大 門 入 口 , 來 品 味

一 下 Vardon 先 生 那 用 心 烹 飪 的 「 既 簡 單 又 法 國 」 的 美 食 吧 。

C

’est au numéro 39 de l’avenue George V que se trouve le 39V,

un restaurant Michelin étoilé unique en son genre. Après

quelques instants d’hésitation pour trouver l’entrée, la porte s’est

ouverte d’elle-même.

Vanille nous accueille avec son grand sourire et nous présente la

mascotte, un ours violet en bois debout à côté du comptoir, qui,

selon elle, porte bonheur si on lui touche la tête.

Olivier nous accompagne ensuite dans l’ascenseur qui nous emmène

au 6 ème étage .

Au sommet du bâtiment, nous longeons une vitrine en arc de

cercle puis la cuisine, le bar, la salle à manger, ronde comme une

soucoupe volante. Seule la pointe de la Tour Eiffel rappelle que

nous sommes sous le ciel de Paris.

Frédéric Vardon nous reçoit sur la terrasse, à côté d’un pommier

de Normandie et d’un petit jardin potager où le chef étoilé fait

pousser des légumes pour le plaisir. Tour à tour joyeux et sérieux,

il a répondu à nos questions avec beaucoup de gentillesse.

- Monsieur Vardon, comment définiriez-vous vos plats du

39V ?

- Mon style est à la fois très français et très simple.

- Français et simple à la fois, pas facile non ? Le français

n’est jamais simple… ?

- Effectivement, pas facile ! Français et simple, c’est beaucoup,

beaucoup de travail !

©Restaurant 39V

sine. Par exemple, en ce moment, nous avons un poulet de Houdan.

On a choisi de le bouillir juste 2 petites minutes à 85°C dans un

bouillon de poule, puis dans un pot-au-feu de volaille, ensuite on

va le mettre au four et on va le rôtir, pour avoir une chair moelleuse

enveloppée d’une peau très croustillante. Un autre exemple :

la particularité de l’œuf mollet chez nous, c’est qu’il est cuit à basse

température, à une température aux alentours de 60°C, il est cuit

très longtemps, entre 35 et 45 minutes selon la taille de l’œuf, ce qui

permet de le rendre très moelleux. »

« Nous faisons très, très attention à ce que les produits ne soient

pas agressés, c’est-à-dire qu’on frit très peu et on cuisine un peu avec

de l’huile d’olive. Les cuissons ont toutes un point commun, c’est

qu’elles doivent être parfaites, à juste température, pour respecter

le produit. »

Frédéric Vardon travaille avec 12 fournisseurs de légumes, 6 fournisseurs

de poisson, 5 fournisseurs de viande. En effet, les régions

différentes et les climats différents de France permettent d’avoir

une gamme riche de produits. Il se base ainsi sur la maturité et la

fraîcheur de ces ingrédients pour créer ses plats. « Si on a des produits

extraordinaires, c’est parce qu’on a des bons producteurs. »

Qualités nécessaires à un bon chef de cuisine et à un restaurant

Frédéric Vardon est à la tête de plusieurs restaurants, y compris

le 39V. Selon lui, pour être un bon chef de cuisine et un bon patron

de restaurant, « il faut beaucoup de travail et beaucoup d’humilité. »

C’est également aimer travailler avec les gens, avoir le sens du relationnel

: « Le succès d’un restaurant n’est pas le succès d’un chef,

c’est le succès d’une équipe. C’est comme dans un bateau, l’Amiral

peut-être très bon, mais s’il est tout seul, ça ne va pas fonctionner

longtemps. S’il a une équipe, il peut traverser les océans, sans aucun

problème. »

Selon Frédéric Vardon, l’erreur est humaine, chacun peut commettre

des erreurs, mais ces erreurs peuvent être résolues activement

: « Quand il y a des erreurs, j’essaie toujours de comprendre

pourquoi l’erreur a été faite, comment elle a été faite, quel type de

management appliquer pour que cela ne se reproduise plus. On apprend

beaucoup plus de ses erreurs que du reste. »

« Moi, je fais ce que j’aime faire et ce que je sais faire. J’ai une

étoile, je ne sais pas si ça vaut une étoile, je ne sais pas si ça vaut

deux étoiles. Ce n’est pas ma préoccupation. Ce qui m’occupe et qui

me préoccupe, c’est de savoir que mes clients seront contents, que je

vais avoir les meilleurs produits et que je vais toujours respecter le

principe du bon rapport qualité/prix. »

La bonne manière d’apprécier la cuisine d’un étoilé Michelin ?

« Qu’ils mangent tout, qu’ils prennent du pain, de la sauce, c’est

ça qui est important. Notre métier est fait pour amener un peu de

bonheur, du plaisir, des sourires. » Pour Frédéric Vardon, la meilleure

manière est de se faire plaisir.

Sa carrière a démarré très tôt à l’âge de 15 ans. Il a d’abord travaillé

pour Alain Dutournier, Alain Chapel, puis pour Alain Ducasse pendant

plus de 14 ans et dans le monde entier : « La chose que j’ai apprise

auprès de chacun d’eux est le respect de mon métier, le respect

des gens qui nous font tous les produits qu’on doit utiliser, et surtout

avoir beaucoup d’humilité, il faut rester simple. »

« Simple », c’est le mot qu’il faut retenir !

Une seule pomme a poussé sur son pommier de Normandie, il

pose avec sa petite pomme de Normandie, un sourire enfantin sur

les lèvres.

Venir au 39V, c’est entrer par une porte mystérieuse pour y découvrir

les belles intentions de Frédéric Vardon et une gastronomie « à

la fois simple et à la française ».

39V 餐 廳 地 址 :

39 avenue George V 75008 Paris

www.le39v.com

Une illustration de la cuisine à la fois française et simple :

« Faire de la bonne cuisine, c’est être attentionné, précis, rigoureux

et avoir du temps. L’impatience est le pire ennemi de la cui-

©Restaurant 39V

120 121

Landes 地 區 肥 鴨 肝 佐 櫻 桃 泥


品 遊

VOYAGE

石 頭 本 色 , 藍 天 白 雲 下 , 莊 嚴 而 寧 靜 ; 夜 幕 降 臨 后 , 通 過 色

彩 斑 斕 的 燈 光 秀 , 中 世 紀 的 原 貌 重 現 。

迷 宮 —— 生 命 之 路

verts, tout était peint. Aux XVIe et XVIIe siècles, la mode n’étant

plus à la peinture, les couleurs ont été nettoyées. De nos jours,

grâce au projet « Chartres en lumière », d’avril à octobre, chaque

soir, on peut voir l’aspect originel de la cathédrale, éclatante de

couleurs dès la nuit tombée.

人 們 走 入 教 堂 的 時 候 , 眼 前 的 地 面 上 是 一 個 迷 宮 的 圖 案 ,

這 個 圖 案 與 教 堂 的 圓 花 窗 直 徑 大 小 一 樣 , 也 叫 「 生 命 之

路 」。 迷 宮 由 272 塊 白 色 的 石 頭 組 成 , 是 天 使 報 佳 音 之 後 到

耶 穌 出 生 之 前 的 天 數 , 意 味 著 一 個 人 的 生 命 孕 育 的 過 程 。

以 前 朝 聖 者 來 到 這 裡 , 要 一 邊 禱 告 一 邊 用 膝 蓋 前 行 走 完

整 個 「 生 命 之 路 」。 迷 宮 的 意 義 就 是 告 訴 人 們 : 人 生 就 像 迷

宮 , 雖 然 在 艱 難 的 時 候 經 歷 一 些 曲 折 的 彎 路 , 但 是 最 後 大

家 都 會 到 達 同 一 個 終 點 。 走 迷 宮 的 過 程 需 要 非 常 地 寬 容 ,

有 時 你 會 覺 得 那 個 人 在 你 前 面 , 但 事 實 上 卻 在 你 後 面 , 在

前 行 的 過 程 中 , 要 學 會 尊 重 他 人 , 尊 重 別 人 的 節 奏 。 因 為

在 你 前 面 的 那 位 也 許 行 的 很 慢 , 但 是 你 不 能 超 過 他 , 必

須 要 等 待 。 這 就 是 迷 宮 , 是 要 用 寬 容 的 心 去 走 的 人 生 的 裡

程 , 我 們 不 知 道 自 己 的 命 運 , 但 是 我 們 知 道 大 家 會 在 終 點

相 遇 。

Le labyrinthe, un parcours de vie

© Office de Tourisme de Chartres - G. Osorio

夏 爾 特 大 教 堂 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 et la ville

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

lumière et réflexion

神 留 下 的 啟 示

—— 夏 爾 特 大 教 堂

Texte écrit par Hanna Wang

玻 璃 畫 講 述 的 故 事

教 堂 玻 璃 畫 既 有 講 故 事 的 作 用 也 有 裝 飾 的 功 用 。 在 中 世

紀 , 神 父 用 玻 璃 畫 給 人 們 講 解 傳 授 基 督 教 知 識 , 那 些 遠 道

而 來 做 彌 撒 的 信 徒 , 有 的 可 能 不 識 字 , 看 到 圖 畫 就 更 容 易

明 白 。

大 教 堂 裡 有 2600 平 方 米 的 玻 璃 畫 ,172 幅 玻 璃 窗 , 有 三 幅

是 世 界 上 最 古 老 的 玻 璃 畫 , 作 於 十 二 世 紀 。 這 三 幅 玻 璃 畫

上 的 藍 色 與 其 它 的 不 一 樣 , 十 二 世 紀 時 的 藍 色 使 用 鈷 , 藍

色 非 常 清 澈 。 十 三 世 紀 哥 特 藝 術 時 期 建 築 物 上 開 了 很 多 的

玻 璃 畫 窗 , 鈷 就 變 得 貴 起 來 , 後 來 用 錳 來 代 替 。

La première chose que les gens découvrent lorsqu’ils entrent

dans la cathédrale par le grand portail est un labyrinthe tracé au

sol. Ce labyrinthe fait le même diamètre que la rosace. Les 272

pierres blanches représentent le nombre de jours entre l’Annonciation

et la naissance de Jésus : pour les femmes, comme pour

la Vierge Marie, c’est le nombre de jours de grossesse. Les pèlerins

faisaient ce parcours de vie sur les genoux en priant. Dans

la vie, comme dans un labyrinthe, les moments compliqués se

suivent, il faut tourner, tourner, pour finalement tous aboutir

au même endroit. Parcourir le labyrinthe, c’est recevoir une leçon

de tolérance : dans un labyrinthe, nul ne sait qui est devant,

qui est derrière. Parfois, on a l’impression que la personne est

devant soi, alors qu’en fait, elle est derrière. Parcourir le labyrinthe,

c’est aussi apprendre à respecter les autres, les rythmes

des autres : si la personne devant soi ne va pas vite, on sera bien

obligé d’attendre ! C’est ça, le labyrinthe, c’est un parcours de vie,

un parcours de tolérance. Nul ne connaît son destin, mais nous

savons qu’au bout, c’est la même chose pour tout le monde.

Les vitraux racontent l’histoire divine

Au Moyen Âge, les prêtres utilisaient les vitraux pour expliquer

l’histoire aux voyageurs. C’est ainsi qu’ils donnaient leurs cours

de catéchisme ! Certes, les voyageurs allaient à la messe, mais

beaucoup ne savaient pas lire. Les images les aidaient donc à

comprendre.

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 compte 2600 m² de vitraux et 172

爾 特 大 教 堂 (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 位 於 法 國

夏 巴 黎 西 南 約 80 公 裡 處 的 夏 爾 特 市 。 教 堂 坐 落 在 山

上 , 經 過 幾 次 的 焚 毀 又 重 建 , 薈 萃 了 羅 馬 式 和 哥 特 式 建 築

風 格 , 那 裡 有 世 界 上 最 古 老 的 彩 繪 玻 璃 畫 , 工 藝 精 湛 , 精

美 絕 倫 。 中 世 紀 的 時 候 教 堂 雕 塑 都 是 有 顏 色 的 , 紅 、 藍 、

金 、 綠 , 非 常 鮮 艷 的 顏 色 。 在 十 六 、 十 七 世 紀 時 的 建 築 不

太 喜 歡 用 顏 色 , 就 把 顏 色 都 擦 掉 了 。 如 今 , 白 天 的 教 堂 是

Située à 80 kilomètres au sud-ouest de Paris, 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 majestueuse et sereine, s’élève au sommet d’une

colline de la ville haute de Chartres. Plusieurs fois détruite et restaurée

au fil des siècles, elle présente des styles architecturaux

différents, aussi bien roman que gothique. La virtuosité de l’art

chartrain du vitrail a eu un rayonnement dans le monde entier :

la cathédrale possède encore trois des plus anciens vitraux au

monde. Au Moyen Âge, les sculptures extérieures étaient revêtues

de couleurs vives, des rouges, des bleus, des dorés, des

人 們 在 看 玻 璃 畫 的 同 時 也 是 在 提 高 精 神 的 境 界 , 所 以 看 的

順 序 是 從 下 往 上 看 。 方 形 代 表 地 上 的 世 界 , 圓 形 代 表 天 國

的 世 界 。 在 基 督 教 文 化 中 藍 色 通 常 代 表 著 純 潔 , 瑪 利 亞 一

般 穿 藍 色 ; 紅 色 表 現 的 是 受 難 , 承 受 苦 難 ; 綠 色 象 征 著 希

望 。

有 一 整 幅 描 述 的 是 耶 穌 的 故 事 。 右 邊 是 耶 穌 的 根 , 他 的 來

源 和 家 譜 , 他 的 祖 先 躺 在 那 裡 , 從 肚 子 上 長 出 一 顆 樹 , 這

棵 樹 的 每 一 個 枝 杈 都 是 耶 穌 的 一 位 祖 先 , 最 高 處 是 耶 穌

迷 宮 Labyrinthe

© Rectorat de la Cathédrale

122 123


品 遊

VOYAGE

夏 爾 特 大 教 堂 夜 晚 燈 光 秀

Portail Royal de la Cathédrale en lumière

玻 璃 畫 天 使 報 佳 音 。 天 使 的 翅 膀 是 綠 色 的 , 象 征

他 傳 遞 的 是 希 望 的 信 息 。Vitrail L'Annonciation

耶 穌 誕 生 Vitrail La Nativité

© Rectorat Cathédrale de Chartres H. Gaud

本 人 。 中 間 名 為 「 下 世 」 的 畫 講 述 的 是 耶 穌 下 到 世 間 , 具 有

方 形 和 圓 形 外 框 , 因 為 他 是 上 帝 之 子 , 所 以 他 同 時 存 在 於

地 上 世 界 和 天 國 世 界 。

左 側 一 幅 紅 色 為 底 , 一 位 綠 翅 膀 天 使 告 訴 瑪 利 亞 :「 你

將 有 一 個 孩 子 。」 瑪 利 亞 去 見 她 的 表 姐 伊 莎 貝 拉 , 告 訴

她 :「 我 在 等 待 一 個 小 孩 的 降 臨 。」 伊 莎 貝 拉 說 :「 我 也

是 。」 她 們 兩 個 人 都 懷 孕 了 。 接 下 來 的 這 幅 就 是 「 耶 穌 的

誕 生 」。 第 二 層 是 「 最 後 的 晚 餐 」, 有 一 個 人 在 桌 子 的 前

方 , 就 是 猶 大 。 第 四 層 是 耶 穌 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 十 字 架 是

綠 色 的 , 這 裡 預 示 著 耶 穌 的 復 活 , 人 們 期 盼 耶 穌 再 來 世

間 。 在 最 高 一 層 是 「 耶 穌 復 活 」。

看 著 這 些 講 述 神 的 故 事 的 玻 璃 彩 繪 , 能 感 受 到 那 些 工 匠 在

描 繪 和 制 作 的 時 候 那 顆 敬 仰 的 心 , 他 們 用 最 好 的 材 料 、 顏

料 和 工 藝 贊 美 神 。 那 時 的 人 們 都 信 神 , 非 常 虔 誠 , 他 們 捐

錢 或 捐 物 給 教 堂 , 在 整 幅 玻 璃 畫 的 最 下 面 一 層 描 繪 的 是

捐 助 者 , 一 般 是 當 地 的 某 一 個 行 業 。 有 一 幅 畫 上 在 做 活 兒

的 人 腳 邊 放 著 一 些 白 色 的 靴 子 , 可 以 斷 定 這 是 修 鞋 行 捐 贈

的 。 修 鞋 行 是 當 時 很 熱 門 的 行 業 , 他 們 很 富 有 , 所 以 捐 助 了

兩 幅 ( 整 面 ) 玻 璃 畫 。 其 它 還 有 木 匠 、 石 匠 、 商 人 、 運 水 工 等

等 幾 乎 每 個 行 業 都 捐 贈 了 玻 璃 畫 。

verrières. Dans ces 172 verrières, 3 vitraux datent du XIIe siècle.

Le bleu de ces vitraux comparé au bleu des autres sur les côtés

est différent. En effet, au XIIe siècle, les maîtres verriers utilisaient

du cobalt pour faire le bleu. Le bleu réalisé avec du cobalt

donnait un bleu absolument limpide. Plus tard, au XIIIe siècle,

l’art gothique permettant de percer de nombreuses ouvertures,

de nombreux vitraux ont été réalisés mais le cobalt étant un peu

cher, l’utilisation du manganèse s’est popularisée.

Quand on lit un vitrail on élève son esprit, c’est donc toujours du

bas vers le haut qu’il faut le lire. À droite, il y a souvent beaucoup

de carrés, à gauche, beaucoup de cercles : le carré, c’est le monde

terrestre ; le cercle, c’est le monde céleste : on a deux symboles,

on passe du nord au sud, du monde terrestre au monde céleste.

Le bleu est souvent le symbole de la pureté, Marie est souvent

habillée en bleu. Le rouge c’est la passion, la souffrance ; le vert,

la couleur de l’espérance.

La rosace du portail ouest est la plus ancienne de la cathédrale.

De l’intérieur, elle ressemble à une roue qui s’épanouit en fleur

: douze petites rosaces s’épanouissent autour de douze pétales.

Le Christ en gloire apparaît au centre de la rosace.

Sous la rosace, à gauche, un vitrail en lancette présente la généalogie

de Jésus : l’arbre de Jessé. On y voit les racines de Jésus,

son origine, son arbre généalogique. Du ventre de l’ancêtre

allongé en bas du vitrail pousse un arbre, et à chaque branche

© Crédits Scénographie Spectaculaires les Allumeurs d’Images - photo A Lombard

124 125


品 遊

VOYAGE

教 堂 南 門 , 圖 片 下 方 為 門 楣 橫 梁 雕 塑 最 後 的 審 判 。( 目 前 雕 塑 上 的 天 平 已 經 損 壞 )

Au linteau central du portail sud, « Le jugement dernier ».

門 楣 雕 塑

教 堂 西 門 ( 王 者 之 門 ) 的 門 楣 中 心 是 耶 穌 在 迎 接

大 家 , 圍 繞 他 的 是 聖 經 啟 示 錄 的 四 位 象 征 : 獅 子 馬

克 、 天 使 馬 蒂 約 、 公 牛 呂 克 和 雄 鷹 約 翰 。

在 門 楣 的 中 心 是 「 升 天 」, 耶 穌 正 在 升 向 空 中 。 周

圍 的 拱 形 建 築 上 刻 著 月 份 和 星 相 。 每 個 星 相 都 有

一 項 屬 於 這 個 時 間 要 做 的 事 。 比 如 在 天 蠍 座 下 面

的 雕 塑 是 人 們 在 殺 豬 做 火 腿 和 香 腸 準 備 過 冬 的 場

景 。 它 的 下 面 是 天 牛 星 座 , 有 一 個 兩 頭 的 人 , 一 個

頭 是 年 青 人 , 一 個 頭 是 老 人 , 這 是 一 月 , 意 味 著 舊 的

一 年 過 去 了 , 新 的 一 年 開 始 了 , 在 一 月 人 們 分 一 種 面

包 , 就 是 「 國 王 餅 」。

教 堂 外 部 南 門 上 面 的 雕 塑 描 述 的 是 新 約 的 故 事 。 中

間 那 座 門 是 耶 穌 在 傳 教 。 門 楣 上 方 橫 梁 雕 塑 是 最

後 的 審 判 : 聖 米 歇 爾 天 使 長 用 天 平 來 衡 量 靈 魂 , 好

人 在 一 邊 , 壞 人 在 另 一 邊 。 左 側 的 人 面 帶 幸 福 的 笑

容 , 正 在 祈 禱 , 由 天 使 引 領 去 天 堂 , 就 連 死 去 的 嬰

兒 , 天 使 也 把 他 帶 到 天 堂 。 右 側 的 人 都 是 不 幸 的 表

情 , 他 們 正 在 被 魔 鬼 拖 向 地 獄 。 有 一 個 小 鬼 扛 著 一

個 裸 體 女 人 , 有 一 個 是 偷 錢 的 男 人 , 小 鬼 拽 著 他 連

錢 袋 也 一 起 拿 走 。

在 中 世 紀 , 有 大 的 朝 聖 活 動 的 時 候 , 教 堂 不 分 晝 夜

都 是 開 著 門 的 , 有 的 朝 聖 者 就 睡 在 教 堂 裡 , 在 這 裡

吃 、 住 , 這 裡 既 是 生 活 的 場 所 也 是 祭 拜 的 地 方 。 在

圍 墻 外 有 一 圈 商 鋪 , 為 朝 聖 者 提 供 方 便 。

因 為 朝 聖 的 人 走 很 多 的 路 來 到 這 裡 , 所 以 在 進 教

堂 之 前 第 一 件 事 就 是 先 修 鞋 。 教 堂 附 近 這 條 街 就

是 「 修 鞋 鋪 街 」。 另 外 當 時 的 王 國 內 不 同 城 市 都 有

不 同 的 貨 幣 , 到 異 地 就 要 換 當 地 的 錢 。 交 換 錢 幣 的

店 鋪 所 在 的 街 叫 「 換 幣 街 」。 而 「 魚 鋪 街 」 自 然 因 為

魚 鋪 而 得 名 。 古 屋 的 外 部 除 了 有 標 明 這 裡 是 魚 鋪 的

一 條 木 雕 鮭 魚 外 , 屋 檐 下 還 有 天 使 報 佳 音 、 聖 米 歇

爾 戰 勝 惡 龍 等 宗 教 題 材 雕 刻 , 還 有 一 只 母 豬 紡 線

的 木 雕 , 因 為 她 的 蹄 子 又 大 又 笨 拙 , 所 以 根 本 不 能

紡 線 , 這 是 告 訴 那 些 來 此 朝 聖 的 人 : 千 萬 別 做 老 天

造 你 時 沒 安 排 你 做 的 事 。 有 點 像 中 國 人 說 的 : 沒 有

金 剛 鉆 就 別 攬 那 瓷 器 活 兒 的 意 思 。

走 在 夏 爾 特 , 看 到 無 論 是 教 堂 、 商 肆 還 是 民 宅 , 建

築 上 都 會 有 一 些 富 有 哲 理 的 雕 塑 , 告 訴 著 人 們 善 惡

的 報 應 , 講 述 著 天 地 人 之 間 的 聯 系 。 人 們 好 像 隨 時

被 神 眷 顧 著 , 只 要 你 留 心 , 就 可 以 發 現 神 的 啟 示 。

© Rectorat de la Cathédrale

© Office de Tourisme de Chartres

figure un ancêtre de Jésus. Tout en haut, c’est Jésus lui-même.

Dans la lancette au centre qui évoque l’enfance et la vie publique

de Jésus, on remarque des carrés et des cercles. Ce vitrail, c’est le

vitrail de l’« Incarnation » : Jésus, le fils de Dieu, s’est incarné sur

terre, de là, les carrés et les cercles. Dans le carré en bas à gauche,

on voit deux personnages sur fond rouge : un ange aux ailes

vertes – l’archange Gabriel - et Marie. En Europe chrétienne, le

vert est le symbole de l’espérance. Ici, l’ange apporte un message

d’espoir, il annonce à Marie qu’elle va avoir un enfant. Marie se

rend ensuite chez sa cousine Elisabeth et lui dit qu’elle attend un

enfant. Elisabeth lui répond : « Moi aussi ». Elles sont enceintes

toutes les deux. Dans le médaillon suivant figure la Nativité.

Le troisième vitrail en lancette à droite sous la rosace retrace la

Passion du Christ. Le dernier repas est représenté au deuxième

niveau. Le personnage devant la table, c’est Juda, il a déjà été mis

à l’écart. Au 4ème niveau, la Crucifixion. La croix verte, symbole

d’espoir, annonce la résurrection. Tout en haut, Jésus se montre

à deux disciples : il est ressuscité.

À travers ces histoires illustrées par les vitraux, on peut ressentir

la ferveur et la sincérité des artisans lorsqu’ils peignaient et travaillaient

sur leurs œuvres. Ils ont choisi les meilleurs matériaux,

les plus belles couleurs, utilisé le meilleur de leur savoir-faire

pour glorifier les divinités, c’est très émouvant. À l’époque, les

gens étaient très croyants, ils offraient des vitraux pour montrer

leur dévotion. En bas de nombreux vitraux figurent les donateurs,

souvent représentés exerçant leur métier. Ici un homme

est en train de travailler, à ses pieds il y a comme des bottes

blanches. Il s’agit d’un cordonnier, dont la position était très en

vue à l’époque. Les cordonniers, qui étaient riches, ont même offert

deux vitraux à la cathédrale. Des tailleurs de pierre, des marchands

de vin, des porteurs d’eau... presque tous les métiers de la

ville ont offert des vitraux.

Les sculptures des portails

Le Portail Ouest

Le portail ouest est composé de trois portes. Au centre, le Portail

royal représente la manifestation de Dieu aux hommes. Le

Christ au centre du tympan trône en majesté. Il est entouré des

quatre symboles représentant les quatre évangélistes : le lion

pour Marc, l’ange pour Mathieu, le taureau pour Luc et l’aigle

pour Jean. Sous le Christ, au linteau, sont représentés les douze

apôtres. Le tympan est décoré par trois arcs, des « voussures »,

sur lesquels figurent les 24 Vieillards de l’Apocalypse et des anges.

Le tympan du portail de gauche représente l’Ascension, la montéede

Jésus au ciel. Les sculptures sur les voussures autour du

tympan représentent les travaux des mois et les signes du zodiaque

: à chaque mois correspond une activité et un signe du zodiaque.

Sous le signe du Scorpion par exemple, on tuait le cochon

pour faire les jambons et les saucisses pour passer l’hiver. En dessous

du Capricorne, vous avez un personnage à deux têtes, un

homme jeune et un vieil homme, c’est le mois de janvier, la vieille

année qui s’en va, la nouvelle qui commence ; aumois de janvier

on découpe une sorte de pain, c’est la galette de rois.

Le Portail Sud

Le portail sud est lui aussi composé de trois portes : la porte

de gauche est la porte des martyrs, la porte de droite celle des

confesseurs. Le portail central est le portail du Jugement dernier.

Le Christ « enseignant » occupe le trumeau du portail central.

Au tympan, de part et d’autre du Christ, Saint Jean et Marie

intercèdent pour l’humanité. Au linteau et au premier niveau

des voussures se développent le cortège des élus et le cortège des

damnés. À gauche, des gens souriants, heureux, gentils, sont en

train de prier. Les anges les emmènentau paradis, même les enfants

morts partent avecles anges. À droite, des gens à l’air malheureux

sont tirés par des diables qui les emmènent en enfer.

C’est le moment de la mort, le moment de la pesée des âmes,

les gentils d’un côté, les méchants de l’autre. Dans les arcades à

droite, des diables emmènent des femmes, des seigneurs, il y en

a même un qui emmène une femme nue sur ses épaules. Là, un

seigneur qui a volé de l’argent est emporté, avec sa bourse, par

le diable.

Au Moyen Âge, les pèlerins arrivaient à pied à la cathédrale.

Comme ils marchaient beaucoup, la première chose qu’ils faisaient

lorsqu’ils arrivaient à Chartres était de faire ressemeler

leurs chaussures. Il y avait une rue pour les cordonniers. Rue

de l’Échange, il y avait l’échangeur de monnaie. À l’époque, dans

toutes les villes du royaume, les monnaies étaient différentes, on

avait besoin de peser la monnaie pour avoir une monnaie locale.

C’est seulement sous François Ier, au XVIe siècle, qu’on a unifié

la monnaie. La façade de la Maison du Saumon est décorée de

sculptures en bois. On y voit « l’Annonciation », « la truie qui file »

à l’angle, Saint Michel terrassant le dragon… « La truie qui file »

représente une truie en train de filer la laine, mais comme elle a

de grosses pattes, elle n’y arrive pas, une façon comme une autre

de rappeler aux voyageurs de ne surtout jamais faire ce pour quoi

on n’est pas fait.

À travers ces histoires racontées ou illustrées, nous avons beaucoup

appris. Il y a toujours matière à réflexion lorsque l’on se

promène à Chartres, que ce soit en posant son regard sur une

sculpture ou la façade d’une maison, que l’on déchiffre les histoires

racontées dans la pierre ou dans le verre ou que l’on admire

la transparence d’un vitrail. chartres-tourisme.com

126 127


品 遊

VOYAGE

Les Collines de Salzbourg

Chantent au Monde

Berceau de Mozart et de la famille Von Trapp,

ce merveilleux pays alpin chante la beauté classique et les paysages naturels.

華 麗 的 巴 洛 克 文 化 古 城

莫 札 特 的 故 鄉 薩 爾 茨 堡 ,

古 典 的 文 化 之 風 與 奇 絕 的 自 然 之 美 在 此 交 會 。

Texte chinois par Xiu Hua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薩 爾 茨 堡 城 堡 , 薩 爾 茨 堡 城 內 的 標 誌 性 建 築 , 位 於 老

城 區 山 上 , 歷 史 悠 久 , 始 建 於 1077 年 , 由 歷 任 總 主 教

逐 步 擴 建 而 成 , 是 歐 洲 最 大 的 中 世 紀 城 堡 之 一 。

Le Château Hohensalzburg est la plus grande forteresse

médiévale restée intacte en Europe, elle surplombe la

ville de Salzburg depuis des centaines d’années.

© Tourismus Salzburg GmbH

徉 在 阿 爾 卑 斯 山 林 間 , 張 開 手 臂 懷 抱 一 山 的 清 新 , 好

徜 像 化 身 成 了 電 影 「 音 樂 之 聲 」 中 美 麗 活 潑 的 朱 莉 . 安

德 魯 斯 。 聽 她 婉 轉 的 歌 聲 迴 盪 在 鬱 鬱 蔥 蔥 的 群 山 之 間 :「 音

樂 之 聲 讓 群 山 活 了 起 來 ……」, 我 們 的 心 也 雀 躍 了 起 來 。 安

德 魯 斯 的 歌 聲 穿 越 半 個 世 紀 , 穿 越 了 我 們 的 心 靈 , 也 穿 越 了

這 座 歷 史 悠 久 的 文 化 古 城 ―― 薩 爾 茨 堡 。

位 於 奧 地 利 的 薩 爾 茨 堡 , 被 壯 闊 幽 靜 的 自 然 景 緻 和 濃 郁

懷 古 的 文 化 氣 息 所 環 繞 。 在 這 裡 , 音 樂 不 只 讓 群 山 活 了 起 來 ,

也 讓 這 座 中 世 紀 的 文 化 名 城 在 斑 駁 的 歷 史 歲 月 中 , 像 夜 空 中 一

顆 永 恆 的 璀 璨 之 星 閃 耀 著 光 芒 。 白 居 易 形 容 唐 朝 宮 廷 的 奢 華 逸

趣 「 仙 樂 風 飄 處 處 聞 」, 正 是 薩 爾 茨 堡 最 佳 寫 照 。 音 樂 飄 散 在

整 個 城 市 的 各 個 角 落 : 從 巴 洛 克 式 的 城 市 廣 場 到 各 處 精 巧 的 庭

園 , 甚 至 低 廉 的 酒 吧 和 餐 館 , 都 充 滿 了 音 樂 。

如 果 說 , 作 為 電 影 背 景 的 薩 爾 茨 堡 帶 給 人 無 限 清 純 美 好

的 遐 想 ; 作 為 音 樂 神 童 莫 札 特 的 出 生 地 , 這 座 古 城 註 定 和 喜 悅

與 寧 靜 的 音 樂 有 著 不 解 之 緣 。 從 1762 年 , 莫 札 特 六 歲 為 王 室

首 演 開 始 , 他 的 音 樂 儼 然 成 了 這 座 城 市 的 背 景 音 。 而 莫 札 特 出

生 的 房 子 ―― 那 橦 黃 色 的 建 築 , 幾 百 年 來 成 了 薩 爾 茨 堡 的 著 名

地 標 ; 他 的 雕 像 處 處 可 見 , 點 綴 著 這 個 華 麗 的 音 樂 之 鄉 。

這 座 「 仙 樂 風 飄 處 處 聞 」 的 音 樂 之 鄉 , 一 年 365 天 , 走

到 哪 裡 都 能 與 古 典 音 樂 相 遇 。 或 者 , 乾 脆 坐 在 市 中 心 的 一 座

露 臺 , 莫 扎 特 到 瑪 麗 亞 · 馮 · 崔 普 的 音 樂 飄 蕩 在 這 座 古 老 的 城

市 中 , 伴 隨 著 剛 出 爐 的 麵 包 散 發 出 酥 酥 軟 軟 的 奶 油 香 味 , 帶

給 人 一 種 寧 靜 舒 緩 的 懷 舊 情 懷 。

© Tourismus Salzburg GmbH

Si vous avez vu La Mélodie du Bonheur, vous vous souvenez

certainement de la jeune Julie Andrews virevoltant dans un

paysage alpin luxuriant et chantant « Collines que j’aime, vous

chantez au monde. »

Cette scène et cette chanson sont la représentation parfaite

de Salzbourg et du superbe paysage qui environne cette ville

historique. Mais il n’y a pas que les collines qui chantent là-bas.

Chaque facette de la ville est marquée par l’histoire, la musique

remplit tout l’espace public – depuis les places baroques de la

ville jusqu’aux jardins élaborés, depuis le plus modeste café

jusqu’aux grands restaurants.

Musicalement, Salzbourg est surtout connue pour être la ville

natale de Mozart. Sa musique fait vibrer la ville depuis 1762,

date à laquelle – alors âgé de 6 ans – il se produisait pour la

première fois devant la cour royale. La maison de ville jaune

dans laquelle il a grandi est un élément incontournable du

centre-ville historique, et on trouve des statues de lui dans

toute la région.

La beauté de la ville charme autant les oreilles que les yeux.

Le centre-ville, avec sa cathédrale, sa résidence royale et ses

ruelles tortueuses et pavées, est classé au Patrimoine mondial

de l’UNESCO.

Les architectes du XVIIe ont façonné l’image baroque de la

ville, et leur influence s’est exportée au-delà des murs de la

ville, dans le Palais Mirabell, dont les somptueux jardins ont

servi de toile de fond à la chanson « Do-Ré-Mi » de La Mélodie

du Bonheur.

La silhouette actuelle de la forteresse d’Hohensalzburg,

128 129


品 遊

VOYAGE

explore | Jordan 逍 遙 遊

上 圖 : 薩 爾 茨 堡 的 古 典 音 樂 會 不 斷 地 提 醒 著 人 們 這 座 城 市 和 音 樂 的 歷 史 淵 源 。 右

上 : 薩 爾 茨 堡 是 音 樂 天 才 莫 扎 特 的 出 生 地 , 市 內 常 見 他 的 雕 塑 。 右 圖 : 莫 扎 特 一

家 曾 在 這 座 建 築 中 生 活 了 二 十 六 年 。 現 在 這 裡 被 改 造 為 博 物 館 , 陳 列 著 歷 史 文

獻 、 樂 器 、 紀 念 物 和 莫 扎 特 的 生 活 肖 像 畫 。

Les concerts classiques (en haut à gauche) rappellent en permanence le riche passé

musical de Salzbourg. Les statues, telles que le buste de Mozart (ci-dessus) et le musée

de sa maison natale (ci-dessous), honorent le musicien le plus célèbre de la ville.

鳥 瞰 著 名 的 薩 爾 茨 堡 米 拉 貝 爾 官 邸 花 園 。

Vue aérienne des célèbres jardins du Palais Mirabell.

享 受 著 音 樂 盛 宴 的 同 時 , 薩 爾 茨 堡 也 讓 我 們 盡 覽 典 雅 華 麗 的

中 世 紀 風 情 。 悠 閒 地 踩 在 蜿 蜒 的 鵝 卵 石 街 道 上 , 巴 洛 克 式 風 格 的

建 築 迎 面 而 來 , 訴 說 著 歷 史 的 繁 華 與 興 衰 。 著 名 的 大 教 堂 、 華 麗

的 宮 殿 、 歌 德 式 城 堡 、 羅 馬 風 建 築 …… 展 現 著 古 城 的 風 華 歲 月 。

走 進 米 拉 貝 爾 宮 殿 裡 的 花 園 , 好 像 看 到 了 瑪 麗 亞 和 孩 子 們 正 快 樂

地 唱 著 「Do-Re-Mi」。 登 上 纜 車 , 來 到 了 中 世 紀 君 王 的 住 所 ――

薩 爾 茨 堡 城 堡 。 穿 梭 在 城 堡 的 門 廊 間 , 想 像 幾 百 年 前 宮 廷 的 繁 華

盛 況 , 更 增 添 了 一 抹 思 古 幽 情 。

這 座 名 列 世 界 遺 產 的 古 城 , 每 年 七 、 八 月 都 會 展 開 盛 宴 般 的

藝 術 節 。 薩 爾 茨 堡 藝 術 節 是 歐 洲 文 化 的 迷 人 縮 影 。 想 要 享 受 這 場

人 文 、 歷 史 、 藝 術 、 音 樂 和 建 築 的 文 化 饗 宴 , 要 記 得 提 早 訂 房 、

訂 票 ; 這 場 讓 人 飽 攬 歐 洲 風 情 的 筳 宴 , 吸 引 了 世 界 各 地 的 人 , 所

有 的 飯 店 都 會 客 滿 , 主 要 節 慶 活 動 的 票 也 會 銷 售 一 空 。

飽 攬 了 這 座 文 化 古 城 的 人 文 薈 萃 , 往 南 望 去 , 是 阿 爾 卑 斯

山 綿 延 不 絕 的 壯 麗 群 峰 。 乘 坐 觀 光 纜 車 登 上 高 峰 , 放 眼 遠 眺 ,

薩 爾 茨 堡 像 躺 在 阿 爾 卑 斯 山 的 懷 抱 中 , 一 覽 無 遺 。 走 在 純 淨 透

明 的 山 間 , 遠 離 了 塵 俗 的 煩 擾 ; 呼 吸 一 口 新 鮮 的 空 氣 , 城 市 生

活 的 緊 張 與 壓 力 一 掃 而 空 。 夏 天 , 在 山 中 健 行 或 騎 著 自 行 車 ,

迎 面 撲 來 的 是 滿 山 遍 野 的 奼 紫 嫣 紅 , 令 人 歎 為 觀 止 的 景 緻 讓 人

恍 如 身 在 天 堂 。 冬 天 , 這 兒 是 滑 雪 勝 地 , 兩 旁 的 冰 山 雪 景 美 得

令 人 窒 息 。 滑 雪 過 後 , 坐 在 阿 爾 卑 斯 山 上 的 咖 啡 小 店 , 和 煦 的

陽 光 灑 下 來 , 彷 彿 置 身 於 歐 式 童 話 中 。

autrefois lieu de résidence des Princes-Archevêques qui régnèrent

du XIIIe au XIXe, est de style italien. Hohensalzburg,

et la suite ininterrompue dans la région de châteaux de style

roman ou gothique, ajoute un niveau supplémentaire d’histoire

et souligne le rôle unique de Salzbourg comme creuset

des cultures européennes.

Le Festival de Salzbourg, qui s’étend de juillet à août chaque

année, rassemble ce qu’il y a de meilleur en matière d’histoire,

d’art, de musique et d’architecture pour en faire un des festivals

européens les plus côtés au monde. Réservez tôt si vous

souhaitez y assister. Tous les hôtels de la ville affichent complet

et les événements les plus importants font salle comble.

Si vous ne pouvez pas vous rendre au festival, ne vous inquiétez

pas : il est possible d’entendre des concerts classiques 365

jours par an dans de nombreuses salles. Quel que soit le moment

de l’année, prenez le temps de vous asseoir dans un patio

en ville, et toute la musique, depuis celle de Mozart jusqu’à

Maria Von Trapp, rayonnant des vieilles pierres de la ville,

flottera jusqu’à vous, portant en elle les sensuelles effluves

des pâtisseries fraîchement sorties du four.

Mais le trésor de Salzbourg, ses bâtiments et ses œuvres

d’art, ne sont peut-être pas le plus grand atout de la ville.

Les montagnes qui s’élèvent de toute part offrent aux visiteurs

des vues superbes et le sel qui en a été tiré a apporté

à la ville toute sa richesse (sans parler de son nom) il y a des

siècles. Prenez le téléphérique pour l’un des sommets où d’incroyables

randonnées à pied ou à vélo vous attendent en été,

ou pour faire du ski en hiver.

© Tourismus Salzburg GmbH

住 在 哪 裡

薩 爾 茨 堡 這 座 城 市 充 滿 了 迷 人 的 精 品 店 , 外 加 郊 區 的 幾 座 現 代

化 的 龐 然 大 物 。 我 們 的 首 選 酒 店 是 蒙 切 斯 泰 恩 城 堡 酒 店 (Hotel

Schloss Monchstein), 這 家 靠 近 市 中 心 的 酒 店 , 是 一 座 由 古 城

堡 改 建 而 成 的 五 星 級 度 假 酒 店 。

最 佳 時 間

這 裡 的 夏 天 令 人 驚 豔 。 七 、 八 月 間 的 薩 爾 茨 堡 藝 術 節 充 滿 新 奇 的

樂 趣 , 當 然 也 避 免 不 了 和 其 他 遊 客 擠 得 水 洩 不 通 。 冬 天 是 溜 冰 和

高 山 滑 雪 的 季 節 。 其 它 時 間 可 在 城 市 的 建 築 間 或 各 個 花 園 散 步 、

賞 玩 , 或 者 坐 纜 車 到 山 上 登 山 健 行 。 所 有 的 選 擇 都 是 屬 於 你 自 己

的 , 這 裡 一 年 四 季 都 能 滿 足 你 高 品 位 的 需 求 。

如 何 到 達

歐 洲 各 地 每 天 都 有 飛 機 抵 達 薩 爾 茨 堡 。 如 果 你 從 其 它 國 家 搭 國 際

線 抵 達 , 可 以 考 慮 在 附 近 的 城 市 慕 尼 黑 下 飛 機 , 再 搭 火 車 到 薩 爾

茨 堡 。 這 樣 就 可 以 用 去 一 個 城 市 的 旅 費 遊 玩 兩 座 著 名 的 大 城 市 。

周 邊 景 區

走 進 大 山 吧 。 湖 區 、 高 陶 恩 國 家 公 園 (Hohe Tauern National

Park)、 濱 湖 采 爾 (Zell am See-Kaprun) 等 等 , 這 兒 所 有 的 度 假

區 都 不 會 令 人 失 望 。 無 論 你 喜 歡 運 動 , 欣 賞 美 景 , 享 受 美 味 的 食

物 , 薩 爾 茨 堡 附 近 的 山 區 全 部 都 會 讓 你 樂 在 其 中 。

- RENSEIGNEMENTS PRATIQUES -

HÉBERGEMENT

La ville regorge de boutiques de charme, sans oublier les

quelques géants de la distribution à la périphérie de la ville.

Notre choix, et de loin, est l’hôtel Schloss Monchstein, un ancien

château transformé en hôtel 5-étoiles près du centre-ville.

OÙ ALLER ?

L’été est propice au voyage, et le festival de Salzburg en juillet-août

est très amusant, mais il est aussi très fréquenté par

d’autres touristes. En hiver, les visites hivernales remplacent

les balades au jardin et les marches en montagne, ainsi que le

patinage et le ski de descente. Vous aurez l’embarras du choix,

la ville est agréable toute l’année.

COMMENT S’Y RENDRE

Des vols chaque jour arrivent de toute l’Europe. Si vous venez

de plus loin, un conseil : prenez un vol pour Munich et faites

le reste du périple en train, vous aurez deux villes formidables

pour le prix d’une.

EXCURSIONS

Direction, les sommets. La région des lacs, le parc national

Hohe Tauern, Zell am See-Kaprun, autant de destinations de

vacances qui ne vont pas vous décevoir. Que vous aimiez les

sports, les panoramas imprenables, la bonne cuisine, ou les

trois à la fois, vous trouverez tout cela dans les montagnes !

130 131


休 閒 生 活

LIFESTYLE

咸 氏 金 融 集 團 貴 賓 室 , 由 Bianca

Fusco Zanatta 設 計 , Trasolini

Chetner Construction & Development

建 造 。 古 董 家 具 和 地 毯 由

Three Centuries Shop 提 供 。 古 董 吊

燈 由 Renew Period Lighting & Decorative

Arts 提 供 。 硬 木 地 板 來 自

BC Hardwood Floor Co.。Art Works

Gallery 提 供 原 創 畫 作 。 鮮 花 裝 飾

由 Thomas Hobbs Florist 提 供 。

Le Shenglin Financial VIP Lounge,

conçu par Bianca Fusco Zanatta,

construit par Trasolini Chetner

Construction & Development:

meubles anciens et tapis de Three

Centuries Shop; chandelier de Renew

Period Lighting & Decorative

Arts; sol en bois de BC Hardwood

Floor Co.; oeuvres d’art de la Art

Works Gallery; fleurs de Thomas

Hobbs Florist.

Suite Dreams

Ce salon Taste Of Life, qui a présenté les designers les plus influents du Canada, les constructeurs les plus talentueux

et au savoir-faire le plus raffiné, a marqué d’une empreinte durable le marché des demeures de prestige

de Vancouver.

構 建 「 夢 想 家 園 」

——2015 年 「 夢 想 家 園 」 展 會 回 顧

2015 年 5 月 1 日 , 一 場 以 高 端 建 築 、 設 計 、 家 居 為 主 題 的 展 會 在 溫 哥 華 會 展 中 心 華 麗 登 場 。

這 裡 是 由 《 品 位 》 雜 誌 籌 劃 主 辦 的 「 夢 想 家 園 」 展 會 , 一 次 幫 助 您 實 現 構 建 美 好 家 園 夢 想 的 盛 會 。

Texte chinois par Rui Chen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Photographie par Total 360 Photography

間 回 到 4 月 28 日 , 數 十 家 BC 省 最 優 秀 的 房 屋 建 築 商

時 來 到 了 溫 哥 華 會 展 中 心 。 他 們 將 在 此 後 不 到 四 天 的

時 間 裡 , 在 空 蕩 蕩 的 水 泥 地 上 , 構 建 出 一 個 個 打 造 成 真 實 居

家 環 境 的 展 位 , 從 廚 房 到 餐 廳 , 從 浴 室 到 臥 室 。 屆 時 , 數 以

千 計 的 來 賓 們 將 通 過 這 種 最 直 觀 的 方 式 , 實 際 感 受 到 設 計 師

們 充 滿 靈 感 與 創 意 的 心 血 之 作 。

「 當 我 們 來 到 會 場 , 從 頭 開 始 建 造 展 位 , 我 們 只 是

想 , 這 到 底 會 怎 麼 樣 呢 ?」 想 到 有 限 的 工 期 ,Euro Canadian

Construction 的 項 目 經 理 Jeff Gunson 心 中 難 免 有 些 緊 張 和 忐

忑 。 而 其 他 參 加 「 夢 想 家 園 」 展 會 的 設 計 師 和 建 築 商 們 , 也

都 懷 著 和 他 同 樣 的 心 情 , 夜 以 繼 日 地 忙 碌 在 展 館 現 場 , 力 求

在 展 會 開 幕 的 一 刻 為 來 賓 們 送 上 最 完 美 的 視 覺 效 果 。

5 月 1 日 , 開 幕 式 當 晚 。 付 出 了 辛 勤 汗 水 的 設 計 師 和 建 築

商 終 於 品 嚐 到 了 甜 美 的 果 實 。 望 著 展 館 內 那 設 計 精 美 華 麗 的 展

位 , 以 及 精 心 打 造 的 每 一 處 細 節 , 來 賓 們 紛 紛 讚 歎 不 已 。「 週

五 晚 上 來 參 觀 的 人 多 的 驚 人 。」 Great Canadian Landscaping 的

老 闆 Chris O'Donoghue 說 :「 人 流 一 直 絡 繹 不 絕 。」

西 溫 哥 華 Eurohouse Construction 的 Luri Morgan 說 :「 對

我 來 說 , 這 是 在 溫 哥 華 所 見 的 最 好 的 一 次 展 會 。」City TV's

Breakfast Television 的 主 持 人 Dawn Chubai 則 用 了 更 形 象 的 方

式 來 描 繪 展 會 帶 給 她 的 震 撼 :「 來 到 這 裡 , 我 感 覺 就 像 走 入

了 另 一 個 世 界 。」

132 133


休 閒 生 活

LIFESTYLE

而 這 也 正 是 主 辦 方 《 品 位 》 雜 誌 一 直 所

追 求 的 , 用 精 緻 優 雅 的 生 活 理 念 來 重 新 定 義

奢 華 一 詞 的 含 義 , 讓 「 夢 想 家 園 」 展 會 上 那

非 凡 的 工 藝 、 設 計 和 藝 術 來 改 變 人 們 的 生

活 。 展 會 負 責 人 和 加 拿 大 《 品 位 》 雜 誌 主 編

Wendy Guo 說 :「 我 相 信 每 一 件 產 品 都 是 有

生 命 的 。 如 果 你 想 讓 外 表 看 上 去 光 鮮 靚 麗 ,

那 就 先 要 在 內 在 下 功 夫 。 你 要 先 提 升 你 的 技

藝 , 不 僅 是 事 物 表 面 的 美 , 而 是 精 神 層 面 的

提 升 , 這 才 是 真 正 的 藝 術 。 我 們 只 是 想 通 過

這 些 來 打 動 人 們 的 心 , 與 他 們 取 得 一 種 深 層

的 連 繫 。」

在 這 種 核 心 理 念 的 引 領 下 , 擔 綱 展 館

整 體 設 計 規 劃 的 Design Marque 設 計 公 司 的

Marque Thompson 將 整 個 展 會 現 場 打 造 成 了

一 座 古 典 優 雅 的 歐 式 莊 園 。 從 主 臥 套 房 到

廚 房 , 從 客 廳 到 餐 廳 , 以 及 室 內 的 庭 院 無

不 洋 溢 著 歐 式 古 典 風 格 的 精 緻 典 雅 。 在 入 口

處 ,300 英 呎 長 的 正 門 打 造 成 了 一 幢 地 中 海

式 精 美 建 築 的 樣 式 , 與 法 國 國 王 路 易 十 四 時

期 沃 克 斯 子 爵 風 格 的 花 園 , 躍 動 的 噴 泉 和 法

拉 利 跑 車 一 同 迎 接 著 到 訪 的 來 賓 。

在 展 廳 中 ,16 間 實 景 展 位 由 獲 獎 設 計

師 , 溫 哥 華 最 出 色 的 豪 華 住 宅 建 造 商 和 頂

級 家 居 品 牌 們 聯 手 打 造 。 這 種 獨 特 的 展 示 自

己 產 品 和 設 計 作 品 的 方 式 , 對 於 他 們 來 說 都

是 第 一 次 。「 這 裡 是 一 個 可 以 讓 你 走 進 設

計 師 的 想 像 和 夢 境 中 的 地 方 。」 展 會 經 理

Brett Price 說 。

Paramount Furniture 套 房 , 由 Sheffield Design Studio 的

Mona Foreman 設 計 ,Final Choice Construction 建 造 。

Visionnaire 家 具 和 裝 飾 品 由 Paramount Furniture 提 供 。

壁 爐 由 Lyonstone Designs 打 造 。 硬 木 地 板 來 自 European

Touch Hardwood。 燈 具 由 Lighting Warehouse 提 供 。

La suite Paramount Furniture, conçue par Mona Foreman de

Sheffield Design Studio et réalisée par Final Choice Construction

: meubles et accessoires visionnaires de Paramount; cheminée

Lyonstone Designs ; parquet de European Touch Hardwood

; lumière The Lighting Warehouse.

134 135


休 閒 生 活

LIFESTYLE

步 入 宏 偉 的 正 門 , 在 鋼 琴 和 小 提 琴 的 陪 伴

下 , 來 賓 們 將 穿 過 溫 暖 閃 耀 的 走 廊 。 皇 冠 造 型 的

裝 飾 , 數 千 英 呎 的 硬 木 地 板 , 從 人 字 形 拼 接 到 長

條 形 , 讓 人 感 到 華 麗 中 不 乏 親 切 。 一 個 人 工 草 坪

鋪 就 的 小 花 園 , 像 是 在 自 家 後 院 搭 建 了 一 處 迷 你

的 高 爾 夫 球 場 , 門 口 點 燃 的 火 光 熱 情 地 邀 請 來 賓

們 前 去 小 試 身 手 。

繼 續 向 前 , 浴 室 中 來 自 西 班 牙 南 部 的 石 塊 牆

壁 , 稀 有 的 意 大 利 石 灰 岩 打 造 的 地 板 和 盥 洗 盆 檯 ,

以 及 訂 製 的 摩 爾 式 屏 風 帶 來 的 異 域 風 情 , 令 人 在 精

緻 的 氛 圍 中 感 受 一 份 原 始 質 樸 的 氣 息 。 在 另 一 間 浴

室 中 , 垂 落 數 百 顆 水 晶 的 華 麗 的 訂 製 吊 燈 , 則 更 讓

人 體 會 到 奢 華 之 感 。 櫃 子 上 的 手 工 彩 繪 玻 璃 板 由 溫

哥 華 的 Peter Gorman Studios 製 作 , 他 們 是 目 前 享 譽

全 球 的 頂 級 裝 飾 藝 術 工 作 室 , 作 品 中 有 西 式 中 國 風

作 品 , 反 繪 玻 璃 畫 和 漆 製 裝 飾 板 等 。 但 在 這 之 前 ,

他 們 在 溫 哥 華 並 不 為 人 們 所 熟 知 。

「 我 們 的 作 品 在 溫 哥 華 不 常 見 , 所 以 我 們 在

這 裡 得 到 了 特 別 、 特 別 好 的 反 響 。」Peter Gorman

說 :「 許 多 人 問 , 你 們 是 溫 哥 華 的 嗎 ? 我 回 答 說 ,

是 的 , 已 經 在 溫 哥 華 三 十 年 了 。」

來 到 廚 房 , 鍍 鉻 的 , 面 板 光 亮 如 鏡 的 櫥 櫃 與 傳

統 樣 式 的 中 央 島 檯 形 成 了 現 代 與 古 典 的 鮮 明 對 比 。

光 彩 閃 爍 的 防 濺 牆 面 和 檯 面 , 則 讓 這 處 可 供 人 們 休

閒 娛 樂 的 場 所 更 添 幾 分 時 尚 與 活 力 。 貴 賓 室 用 風 水

理 念 將 東 西 方 的 家 居 風 格 融 為 一 體 。 設 計 採 用 了

18 世 紀 法 國 城 堡 的 裝 飾 風 格 , 古 典 的 家 具 源 於 路

易 十 五 時 期 。

到 場 的 來 賓 們 顯 然 沉 醉 在 了 這 優 雅 又 充 滿 藝

術 氣 息 的 法 式 氛 圍 中 。「 我 肯 定 會 去 採 購 一 些 東

西 , 我 的 包 裡 裝 滿 了 商 家 的 資 料 。」 來 賓 Chantelle

Wong 說 :「 我 發 現 了 這 個 大 蘋 果 形 的 戶 外 沙 發

椅 , 我 準 備 把 它 放 在 我 的 陽 臺 上 。 不 過 , 我 覺 得 買

回 家 我 也 未 必 有 機 會 坐 進 去 , 因 為 家 裡 其 他 人 一

定 會 一 直 坐 在 裡 面 。」

「 世 界 小 姐 」 加 拿 大 賽 區 的 CEO 和 主 席 Ike

Lalji 也 談 到 :「 我 目 前 也 在 經 營 酒 店 行 業 , 我 想 這

個 吊 燈 放 到 酒 店 的 大 廳 裡 會 很 漂 亮 。 我 們 在 展 會

上 看 到 一 些 東 西 可 以 放 到 酒 店 的 總 統 套 房 和 豪 華

套 房 裡 。」

在 此 ,《 品 位 》 雜 誌 再 次 由 衷 地 感 謝 和 祝 賀 溫

哥 華 參 與 此 次 展 會 的 頂 級 設 計 師 、 建 築 商 和 家 居 品

牌 們 , 感 謝 他 們 與 我 們 分 享 了 關 於 打 造 夢 想 家 園 的

靈 感 和 理 念 , 希 望 未 來 有 更 多 人 的 「 夢 想 家 園 」 可

以 成 為 現 實 。

Grohe 浴 室 , 由 Beyond Beige Interior Design 設 計 。 壁 爐 來 自 Dimplex。

壁 紙 來 自 Odyssey Wallcoverings。 大 理 石 檯 面 由 Stoneworx 提 供 。 地 面

瓷 磚 和 牆 磚 由 Ciot 提 供 。 浴 缸 來 自 Slik。 布 藝 和 配 件 來 自 Kravet Canada。

窗 簾 安 裝 由 Q Design 打 造 。 懸 空 馬 桶 來 自 American Standard。 盥

洗 盆 來 自 Elkay。 燈 具 由 Currey 安 裝 。

Suite Grohe, conçue par Beyond Beige Interior Design : cheminée de Dimplex

; papiers peints en vinyl de Odyssey Wallcoverings ; plans de toilette

en marbre Stoneworx ; carrelages au sol et au mur de Ciot ; baignoire Slik ;

quincaillerie et tissu des rideaux Kravet Canada ; réalisation des rideaux

Q Design ; toilettes American Standard ; lavabo Elkay ; luminaires Currey.

Cantu Bathrooms 浴 室 , 由 Catherine Adams Interiors 設 計 ,Euro Canadian Construction

建 造 。 衛 浴 設 施 由 Cantu Bathrooms 提 供 。 訂 製 意 大 利 石 灰 岩 盥 洗 檯

和 地 面 磚 由 Catherine Adams Interiors 設 計 , 由 Marble Art 提 供 。 訂 製 岩 石 牆 由

Wavestone Sculpture 打 造 。 古 董 吊 燈 和 訂 製 鏡 子 來 自 William Switzer。 壁 燈 來 自

Lighting Warehouse。 管 道 由 Paton Plumbing Worx Inc 安 裝 。LED 地 燈 來 自 Dark

Tools。 電 氣 安 裝 由 Bertling Electrical Group 提 供 。

Les salles de bains, Cantu conçues par Catherine Adams Interiors, réalisées par Euro Canadian

Construction : toute la plomberie a été fournie par Cantu ; murs personnalisés

aux parois imitation grotte de Wavestone Sculpture ; lustres anciens et miroir sur mesure

de William Switzer ; appliques Lighting Warehouse ; lavabo sur mesure en pierre calcaire

conçu par Catherine Adams Interiors ; parois vitrées sur mesure Marble Art ; carrelage en

pierre calcaire d’Italie de Marble floor ; éclairage Dark Tools ; installation électrique par

Bertling Electrical Group.

Le 28 avril 2015, des dizaines de constructeurs de maisons

individuelles parmi les meilleurs de Colombie Britannique

entraient dans le grand hall vide et bétonné du

Centre des Congrès de Vancouver pour mettre en place le

salon de l’habitat le plus spectaculaire et le plus ambitieux

au monde : Le Salon du Design et des Résidences de prestige

de Taste of Life. Ils n’avaient que quatre jours.

« Quand je suis arrivé et que j’ai commencé à monter notre

stand, on se demandait tous, ‘Comment ça va se passer’ » a

confié Jeff Gunson, le project manager de Euro Canadian

Construction.

Le soir de l’ouverture, le 1er mai, les professionnels se

sont détendus et ont pu apprécier le fruit de leur labeur :

ils avaient réussi et la foule, impressionnée, était au rendez-vous.

Selon Chris O’Donoghue, le propriétaire de l’entreprise d’aménagement

paysager Great Canadian Landscaping, « Le nombre de

gens vendredi soir était tout simplement incroyable. Les gens arrivaient

encore, et encore, et encore. »

« C’est à mon sens le plus beau salon que Vancouver ait jamais

eu » a ajouté Iuri Morgan, de Eurohouse Construction à West Vancouver.

« J’ai vraiment la sensation de pénétrer dans un monde totalement

différent » a commenté Dawn Chubai, la co-présentatrice de

l’émission Breakfast Television à la « City TV » de Vancouver.

Pour Taste of Life, proposer des expériences nouvelles et redéfinir

le domaine du luxe est fondamental. Notre mission? Ne pas se

focaliser sur les prix et redécouvrir l’essence de l’élégance, un style

de vie raffiné et le vrai savoir-faire, les principes au cœur-même du

Salon du Design & des Résidences de prestige.

136 137


Caesarstone 廚 房 , 由 Sarah Gallop Interior Design 設

計 ,Best Builders 建 造 。 檯 面 和 防 濺 牆 面 磚 來 自 Caesarstone。

櫥 櫃 來 自 Scavolini。 天 花 板 訂 製 木 工 和 樹 枝 擱

架 由 Pacific Coast Kitchens 提 供 。 地 板 由 Mirage Hardwood

Floors 提 供 。 桌 子 和 懸 空 擱 架 由 Live Edge Design

提 供 。 椅 子 、 凳 子 來 自 Style in Form。 燈 具 和 管 路 來 自

Robinson Lighting and Bath。 壁 紙 由 Crown Wallpaper

提 供 。 裝 飾 品 來 自 Provide。

Cuisine Caesarstone, conçue par Sarah Gallop Interior Design,

réalisée par Best Builders : comptoir et plans de travail

Caesarstone ; meubles de cuisine Scavolini ; menuiserie du

plafond et du claustra de Pacific Coast Kitchens ; sol Mirage

Hardwood Floors ; table et étagères Live Edge Design ;

chaises et tabourets de Style in Form ; éclairage et plomberie

de Robinson Lighting and Bath ; papier peint de Crown

Wallpaper ; accessoires Provide.

V6B Design Group 廚 房 , 由 V6B Design Group 和

Hungerford Interior Design 共 同 設 計 ,Eyco Building

Group 建 造 。 櫥 櫃 來 自 Irpinia Kitchens。 木 材

由 Kerrisdale Lumber Co. 提 供 。 檯 面 來 自 Cambria

and Colonial Countertops。 防 濺 牆 面 磚 來 自 Ann

Sacks。 吊 燈 由 Robinson Lighting & Bath Centre 提

供 。 天 花 板 由 Phoenix Stretch Ceilings 提 供 。 吧

檯 凳 由 Inform Interiors 提 供 。 地 板 來 自 European

Touch Hardwood Floors。 配 件 來 自 European Designers

Imports。Lincor 提 供 牆 面 粉 刷 。 地 毯 來

自 Salari。LED 照 明 設 備 由 Hafele 提 供 。

Cuisine V6B Design Group, conçue par V6B Design

Group et Hungerford Interior Design et réalisée

par Eyco Building Group : ébénisterie Irpinia

Kitchens; bois de Kerrisdale Lumber Co. ; plans de

travail Cambria and Colonial Countertops ; dosseret

Ann Sacks ; luminaires Robinson Lighting &

Bath Centre ; plafond Phoenix Stretch Ceilings ;

tabourets de bar Inform Interiors ; carrelage European

Touch Hardwood Floors; quincaillerie European

Designers Imports ; Peinture Lincor ; tapis

Salari ; éclairage LED par Hafele.

« Pour moi, chaque produit est comme un être vivant » assure

Wendy Guo, directrice du Salon et rédactrice en chef de Taste of

Life au Canada. « Si vous voulez briller en surface, il vous faut

d’abord briller de l’intérieur. Vous devez d’abord travailler votre

talent. Ce n’est plus simplement matériellement beau mais c’est

aussi spirituellement inspirant. C’est ça, l’art véritable. Nous voulions

faire quelque chose pour toucher le cœur des gens et nouer

de véritables liens avec eux. »

Pour faire de cette vision une réalité, Marque Thomson de

Design Marque, a réalisé un plan permettant d’harmoniser l’ensemble

et de transformer l’espace d’exposition en un élégant domaine

constitué de suites complètes de cuisine, salle-à-manger,

salon et cour intérieure.

À l’entrée du Salon, une Ferrari et une Maserati, des jardins à la

française, des fontaines au bruit apaisant et une superbe façade de

style méditerranéen de plus de 90 mètres de long accueillaient le

public : les visiteurs, fascinés, étaient conquis.

À l’intérieur, chaque suite a été conçue et réalisée par des équipes

de trois personnes : un designer récompensé par ses pairs, un des

meilleurs constructeurs de maisons de luxe de Vancouver et une

marque haut de gamme d’objets d’intérieur qui pouvait ainsi présenter

ses objets d’une façon tout à fait nouvelle. « C’est un lieu où

l’on peut entrer dans l’imaginaire d’un designer et dans ses rêves »

souligne Brett Price, la responsable du Salon.

Dans le hall d’entrée, une musique jouée au piano et au violon

accompagnait les visiteurs alors qu’ils pénétraient dans un couloir

chaleureux et chatoyant. Les moulures sommant les murs et les

centaines de mètres de parquet aux motifs de chevrons ou droits

ajoutaient la touche nécessaire d’authenticité.

Un terrain de golf sur gazon synthétique, de lumineuses vasques

à feu et le kaléidoscope de couleurs du jardin vous transportaient

ailleurs.

Le voyage vous emmenait dans le sud de l’Espagne avec une

suite aux murs patinés, au sol et aux éviers réalisés dans une remarquable

pierre calcaire d’Italie et aux paravents d’inspiration

orientale.

Un chandelier sur mesure en forme d’obélisque et aux centaines

de pampilles de cristal assemblées à la main était suspendu au

plafond d’une autre suite. Une feuille de verre églomisé peinte à

la main et réalisée par les Studios Gorman entourait la crédence.

Bien que réputé dans le monde entier et considéré comme leader

en matière de chinoiseries, de panneaux laqués et de verre églomisé,

le studio est resté assez confidentiel à Vancouver.

138 139


休 閒 生 活

LIFESTYLE

« Notre travail n’a absolument rien de commun avec

ce que les gens voient d’habitude à Vancouver, ce qui

fait que la réaction du public est tout à fait positive », a

commenté Peter Gorman, propriétaire des Studios Gorman.

« La plupart des gens nous demandent ‘Vous êtes

de Vancouver ?’ Et moi je leur réponds ‘Oui, ça fait 30

ans que je vis ici !’ »

Chrome, miroirs et meubles aux parois laquées apportaient

un contraste saisissant à l’îlot central d’une

cuisine traditionnelle. Quant au dosseret et au plan de

travail très brillants et glamours, ils ont beaucoup fait

parler.

L’espace VIP unissait l’orient à l’occident en mariant

les principes Feng Shui de la position des objets dans

l’espace et l’aménagement intérieur XVIIIe d’un château

à la française meublé en style Louis XV.

Ce qui avait démarré comme une mission impossible

est devenu réalité.

« Je vais acheter des choses, c’est sûr. Mon sac est

plein de brochures » s’est exclamée Chantelle Wong. «

J’ai trouvé la ‘Pomme’. C’est une grosse sphère d’extérieur

dans laquelle je vais m’asseoir sous ma pergola

sur mon balcon. Mais à coup sûr, je ne pourrai jamais

m’asseoir dedans, parce que tout le monde va vouloir

l’essayer ! »

Un grand merci et de chaleureuses félicitations aux

meilleurs designers, constructeurs et marques de prestige

dont les efforts nous ont laissés bouche bée, nous

ont ouvert les yeux sur l’avenir et libéré les rêves.

正 門 , 由 Design Marque 設 計 ,Feature Projects 和 EuroHouse

Group 聯 合 建 造 。Supergraphics 打 印 。 入 口 花 園 , 由 Theron

Horton 設 計 ,Swick´s Organic Landscaping 建 造 。 植 物 由

Golden Spruce Nurseries 提 供 。 燈 具 來 自 Kore。 石 材 和 噴 泉 來

自 Northwest Landscape & Stone Supply。

Façade d’entrée conçue par Design Marque et réalisée par Feature

Projects et EuroHouse Group ; bâche de Supergraphics ; jardins

d’accueil conçus par Theron Horton et réalisés par Swick’s Organic

Landscaping: plants de Golden Spruce Nurseries, éclairage Kore ;

pierres et fontaines de Northwest Landscape & Stone Supply.

140 141


休 閒 生 活

LIFESTYLE

《 品 位 》 雜 誌 展 位 , 由 EV Design Studio 設

計 。 家 具 和 裝 飾 品 由 Paramount Furniture 提

供 。 吊 燈 來 自 Robinson Lighting & Bath Centre。Crown

Wallpaper & Fabrics 提 供 壁 紙 。 地

毯 由 East India Carpets 提 供 。 地 板 來 自 Landmark

Homes。

La pièce Taste of Life, conçue par EV Design

Studio: meubles et accessoires de Paramount

Furniture; chandelier de Robinson Lighting

& Bath Centre; revêtement mural de Crown

Wallpaper & Fabrics; tapis de East India Carpets,

plancher de Landmark Properties.

Roche Bobois 客 廳 、 餐 廳 , 由 Formwerks Architectural

的 Tyler Bouchard 設 計 ,Somerset

Homes 建 造 。 裝 飾 牆 板 由 CAC Cabinetry and

Millwork 製 作 安 裝 。 硬 木 地 板 來 自 Lauzon。

餐 廳 壁 紙 來 自 Crown Wallpaper, Paper Doll

安 裝 。 餐 廳 燈 具 來 自 Light Resource。 裝 飾 畫

來 自 Para Paints。

Salon et salle à manger de Roche Bobois, conçues

par Tyler Bouchard de Formwerks Architectural,

construit par Somerset Custom Homes: mobilier

et décor de Roche Bobois, lambris de CAC Cabinetry

and Millwork; parquet de Lauzon, installé

par Divine Flooring; papier peint de salle à

manger de Crown Wallpaper; installation papier

peint de Paper Doll; luminaires de salle à manger

de Light Resource; peinture de Para Paints.

休 息 區 , 由 Patina Home Staging & Design 設 計 ,Landmark

Properties 建 造 。 家 具 和 裝 飾 品 來 自 Bloom。 地 毯 由 Jordans

Interiors 提 供 。 古 董 吊 燈 來 自 Renew Period Lighting and

Decorative Arts。

Espace salon, conçu par Patina Home Staging & Design, construit

par Landmark Properties: mobilier et accessoires de Bloom; tapis

de Jordans Interiors; chandelier ancien de Renew Period Lighting

et Decorative Arts.

142 143


CALIBER RM 07-01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