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on Hiver 2015-16, Taste Of Life Magazine Paris

TasteOfLifeParis

Magazine Lifestyle

2015 / 2016 N°13

TasteOfLifeMag.fr

舞 會 女 王

專 訪 巴 黎 名 媛 舞 會 創 辦 人

Ophélie Renouard

Interview de la fondatrice du Bal des débutantes à Paris

首 位 高 級 訂 製 受 邀 華 人 設 計 師

殷 亦 晴

Interview de la première

chinoise de la « Haute couture »

Yiqing Yin

「 風 之 裳 」 韓 服 設 計 師

李 英 熙

Young-hee Lee

Interview de la couturière

coréenne des « Costumes du vent »

FRA 6.90 €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Monte Carlo

Pavillons de Monte Carlo

Place du Casino

+377 93 25 34 04

Paris

49, Avenue Montaigne

+33 1 47 20 47 49

44

Boutique Akris en ligne

www.akris.ch

44 腳 踏 實 地 亦 天 馬 行 空 的 殷 亦 晴

首 位 高 級 訂 製 受 邀 華 人 設 計 師 成 員 殷 亦 晴 專 訪

Yiqing Yin –– La tête dans les nuages et les pieds sur terre

Interview de Yiqing Yin

–– La première chinoise de la « Haute couture »

70 用 衣 服 製 作 的 人 生

「 風 之 裳 」 韓 服 設 計 師 李 英 熙

Une vie consacrée à la couture

Interview de Young-hee Lee

–– La couturière coréenne des « Costumes du vent »

70


16

品 遊

VOYAGE

100

100 大 西 洋 之 東 愛 情 海 岸 線

法 國 布 列 塔 尼 大 區

La Baule、Le Croisic、Guérande 三 城 之 旅

« La Côte d’Amour »

Voyage sur les bords de l’Atlantique

94 品 名 錶

HORLOGERIE

94

62 流 行 配 飾

ACCESSOIRES


30

54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30 舞 會 女 王

專 訪 巴 黎 名 媛 舞 會 創 辦 人 Ophélie Renouard 女 士

La Reine du Bal

Interview de Madame Ophélie Renouard

–– La fondatrice du Bal des débutantes à Paris

138 巴 黎 名 媛 舞 會 · 花 絮

Le Bal des débutantes à Paris


135“WEMPE”28

WEMPE

WEMPE


WEMPE



WEMPEWEMPE

WEMPE

84

品 時 尚

FASHION

54 2016 女 士 流 行 新 色 譜

Tendances 2016 des couleurs Femme

84 2016 男 士 流 行 新 色 譜

Tendances 2016 des couleurs Homme

, 16, rue Royale, : +33.1.42 60 21 77, paris@wempe.fr

www.wempe.com


118

CINQ SIÈCLES

DE PEINTURE

EN CORÉE

14 octobre 2015

22 février 2016

110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110 手 中 守 住 陶 瓷 之 魂 的 匠 人

—— 韓 國 陶 藝 家 樸 鍾 勳 教 授 專 訪

Un potier, l’âme de la céramique au creux des mains

Rencontre avec le professeur potier coréen JongHoon Park

128

118 感 受 時 間 的 痕 跡 —— 竹 內 紘 三

Sentir l’empreinte du temps

–– Kouzo Takeuchci

128 法 國 當 代 寫 實 畫 家 Pierre-Yves Russo

超 越 時 代 的 藝 術 家

Un artiste hors du temps

Manifestations organisées

dans le cadre de l’Année

France-Corée 2015-2016 /

www.anneefrancecoree.com

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 – Guimet

6 place d’Iéna

75116 Paris

www.guimet.fr


Edito




Tradition et Conviction

2016 est arrivé, encore une année de passée. Le temps s’accélère de plus en

plus, tant et si bien qu’il est difficile de comptabiliser les choses qui se sont

passées hier ou avant-hier, cette année ou l’année dernière.

Paris a subi un énorme choc avec l’attaque du mois de novembre qui a terni

la convivialité de la période des fêtes de fin d’année. Ce sujet, inévitable entre

amis et en famille, a alourdi l’atmosphère des fêtes.

Cependant, le charme de Paris reste sans faille. En Asie, nous avons interviewé

quelques artistes emblématiques, ils ont exprimé leur profonde tristesse pour les

attentats, mais Paris reste encore et toujours un endroit de rêve dans leur cœur.

Ces artistes exercent les arts et les métiers de l’artisanat traditionnel. Confrontés

qu’ils sont à la société ultra-industrialisée d’aujourd’hui, ils luttent pour préserver

leurs compétences, protéger leurs convictions. À travers leurs histoires,

nous pouvons regarder le passé et observer les sciences humaines, les mouvements

sociaux, l’état spirituel actuel.

Nous avons rencontré ces personnages et écrit leurs histoires, ce qui a illuminé

nos cœurs : il y a, après tout, encore beaucoup de gens qui propagent des énergies

positives, prêts à faire des efforts pour améliorer leur environnement, prêts

à partager leurs perspectives sur la vie. C’est un bonheur et c’est encourageant.

Comme eux, «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 qui œuvre depuis 10 ans dans le

domaine de la culture traditionnelle et de la spiritualité, revient en France. Une

fois de plus, nous vous donnons l’occasion d’approcher et de connaître Shen

Yun. Dans l’atmosphère pesante de la société française actuelle, les gens se

posent peut-être des questions : comment agir, que dire, que faire, que penser ?

Allez voir Shen Yun ! Vous y trouverez peut-être un début de réponse.

Nous avons également couvert un événement annuel Le Bal de Paris. L’entretien

avec sa fondatrice Madame Ophélie Renouard nous a fait rentrer dans les

coulisses de ce bal, tout en ajoutant une pointe de couleur et de gaieté à cette

fin d’année difficile.

傳 統 與 信 仰

2016 到 了 , 又 去 一 歲 。 越 來 越 感 覺 時 間 的 流 逝 不

尋 常 地 快 。 事 情 甚 至 在 這 白 駒 過 隙 的 速 度 中 分 不 清

發 生 在 昨 日 還 是 前 日 , 今 年 還 是 去 年 。 巴 黎 遭 受 的

恐 怖 襲 擊 給 人 帶 來 的 震 驚 就 像 在 昨 天 一 樣 , 徹 底 打

擊 著 人 們 節 慶 的 愉 快 心 情 , 家 庭 朋 友 聚 會 的 話 題 多

少 都 會 提 到 , 氣 氛 定 不 輕 鬆 。

然 而 巴 黎 的 魅 力 並 未 因 此 而 淡 化 。 在 亞 洲 我 們 尋 訪

到 一 群 極 具 代 表 性 的 藝 術 家 , 對 於 災 難 的 發 生 他 們

深 感 痛 心 , 而 這 座 城 市 仍 是 其 心 之 所 向 。 這 些 藝 術

家 也 是 維 持 傳 統 手 工 藝 的 匠 人 , 正 在 工 業 化 社 會 裡

面 臨 嚴 峻 的 現 代 挑 戰 , 苦 苦 堅 守 自 己 的 技 藝 與 信

仰 。 聆 聽 並 寫 下 他 們 的 故 事 , 令 人 心 情 清 淨 明 亮 很

多 : 畢 竟 這 世 界 上 還 是 有 很 多 傳 播 正 能 量 的 人 , 在

盡 一 己 之 力 改 善 自 己 與 周 遭 壞 境 。 交 流 中 他 們 所 分

享 的 人 生 觀 是 一 份 看 得 見 的 鼓 勵 與 快 樂 。

與 他 們 的 信 念 相 似 ,10 年 來 一 直 在 人 文 精 神 領 域

裡 努 力 的 「 神 韻 藝 術 團 」 將 再 次 來 到 法 國 , 這 一 期

我 們 讓 讀 者 有 機 會 更 接 近 與 了 解 神 韻 。 在 當 下 法 國

社 會 精 神 稍 顯 頹 喪 的 氣 氛 中 , 當 人 們 思 省 我 們 到 底

該 怎 麼 辦 時 , 不 妨 去 看 看 “ 神 韻 ” 晚 會 , 她 將 如 明

燈 般 帶 來 溫 暖 、 指 引 方 向 。 同 期 我 們 也 揭 開 如 期 舉

辦 的 年 度 巴 黎 名 媛 晚 會 的 神 秘 面 紗 , 華 麗 的 氣 氛 多

少 也 給 巴 黎 帶 來 一 份 歡 快 色 彩 。

真 切 感 到 在 巴 黎 生 活 是 件 幸 事 , 這 個 城 市 是 如 此 特

別 : 她 默 默 包 容 托 映 著 新 生 的 一 切 , 同 時 小 心 翼 翼

地 愛 護 著 古 典 的 優 雅 和 手 工 匠 人 的 辛 勤 , 高 興 或 悲

傷 都 掩 蓋 不 住 她 的 美 麗 。 願 這 份 美 永 存 , 長 有 人 守

候 , 生 生 而 不 息 。

Cai Yan

Vivre à Paris est un bonheur, cette ville est si spéciale : elle tolère et apporte

un soutien silencieux à toutes les nouvelles créations, avec la prudence de défendre

l’élégance classique et le travail des artisans. Paris, heureux ou triste, ne

peut cacher sa beauté, et ce, on l’espère, pour l’éternité.

12 13


Partnership with

Numéro 13 - 2015 / 2016

Directrice de la publication & Directrice de la rédaction

Yan Cai

Directrice artistique & Rédactrice adjointe

Ning Guan

Xiao Zhang

Grand Palais

31 st March - 3 rd April, 2016

South Korea

guest of honour

www.artparis.com

Rédactrice en chef fashion

Yifei Zhou

Rédactrice en chef joaillerie

Xiaotian Wang

Rédactrice en chef horlogerie

Xiaotian Wang

Rédactrice en chef portrait

Jelly Lee

Rédaction voyage

Hanna Wang

Xiao Shao

Assistants de rédaction

Rose Aussenac

Xiao Zhang

Marc Baradel

Contact

contact@tasteoflifemag.fr

Rédaction

redaction@tasteoflifemag.fr

facebook.com/TasteOfLifeParis

Publicité

Téléphone : 09 83 05 62 72

Hélène Tong

helene.tong@tasteoflifemag.fr

Twitter : @MagTasteOfLife

TASTE OF LIFE est un magazine lifestyle

Abonnements et Publicité en France 09 83 05 62 72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magazine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or by any means,

whether electronic, mechanical or photographic,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publisher. Every

effort has been made to ensure that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publication is accurate and

complete on publication date. The publisher cannot be held liable for errors or omissions.

Imprimeur

PRINTO - Generala Sochora 1379, 708 00 Ostrava-Poruba, Czech Republic

Email : klecka@printo.cz - Internet : Printo.cz

www.weibo.com/pinparis

Editeur

PINWEI Paris SARL - 91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 75008 Paris

TasteOfLifeMag.fr

14 15


神 韻 ,

是 一 場 人 神 共 襄 良 辰 的 時 空 之 旅 ,

是 對 智 慧 與 和 諧 的 追 尋 ,

讓 我 們 找 回 人 與 萬 物 的 聯 繫 。

SHEN YUN,

c’est un voyage dans le temps

qui mêle les hommes et les dieux,

une quête de la sagesse et de l’harmonie,

pour retrouver notre lien avec le monde.

L’expérience du divin

©SHEN YUN

16 17


神 韻 藝 術 團

作 為 世 界 首 屈 一 指 的 中 國 古 典 舞 與 音 樂 演 出 團 體 , 誠 邀 您 來 感 受 一 場 歷 時

2 小 時 15 分 鐘 的 神 聖 的 演 出 : 通 過 超 越 於 語 言 的 音 樂 和 舞 蹈 , 神 韻 將 天 國 的 壯

麗 、 古 代 英 雄 的 傳 奇 和 當 代 的 史 詩 交 織 在 一 起 , 帶 您 走 上 五 千 年 中 國 文 化 之

旅 。 她 令 人 驚 嘆 的 美 麗 和 醍 醐 灌 頂 的 能 量 賦 予 觀 眾 靈 性 的 啟 迪 與 昇 華 。

接 受 傳 統 訓 練 的 世 界 頂 級 舞 蹈 家 、 溶 合 了 東 西 方 器 樂 的 獨 特 交 響 樂 團 和 炫

目 的 動 感 天 幕 共 創 蔚 為 大 觀 的 演 出 。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Shen Yun, première compagnie de danse et musique classiques chinoises au monde,

vous invite à découvrir un spectacle divin de 2h15 : Grâce au langage universel de

la musique et de la danse, Shen Yun tisse une tapisserie extraordinaire de royaumes

célestes, d’anciennes légendes et de contes héroïques modernes, vous emportant

dans un voyage à travers 5000 ans de culture chinoise. Sa stupéfiante beauté et sa

puissante énergie exaltent et inspirent l’auditoire.

©SHEN YUN

18 19


中 國 古 典 舞

中 國 古 典 舞 是 神 韻 演 出 的 核 心 , 以 其 不 可 思 議 的 翻

騰 、 旋 轉 和 優 雅 舞 姿 , 可 以 說 是 世 界 上 最 富 生 機 和 表 現

力 的 藝 術 形 式 之 一 。

中 國 古 典 舞 中 內 含 精 深 的 傳 統 文 化 , 使 其 動 作 具 有

豐 富 的 表 現 力 。 人 物 的 性 格 與 情 感 可 以 無 以 倫 比 地 清 晰

展 現 。 因 此 她 能 夠 驚 人 地 生 動 刻 畫 任 何 時 代 , 包 括 從 古

到 今 、 從 東 方 到 西 方 的 場 景 。

La danse classique chinoise

La danse chinoise est au cœur de Shen Yun. Connue pour

ses incroyables sauts et pirouettes et son élégance tout en

finesse, c’est l’une des formes d’art les plus rigoureuses et

expressives au monde.

La danse classique chinoise est une expression qui a permis

de transmettre et de conserver 5000 ans de culture chinoise.

Fondée sur une profonde esthétique traditionnelle, elle était

principalement transmise, à ses débuts, parmi le peuple,

dans les cours impériales et le théâtre antique. Au cours de

milliers d’années, cet art a été sans cesse structuré et affiné

pour, finalement, devenir la danse chinoise, riche, complexe

et unique, que nous connaissons aujourd’hui.

©SHEN YUN

20 18

21


©SHEN YUN

藝 術 無 疆 界

藝 術 是 跨 越 種 族 和 語 言 的 , 世 上 的 人 對 美 好 的 願 望 都 是 相 似 的 。

令 人 動 容 之 處 必 會 有 藝 術 的 經 典 。 觀 看 神 韻 時 那 種 難 以 言 表 的 感 動 ,

讓 心 靈 澄 淨 安 寧 , 沉 浸 在 溫 暖 的 巨 大 力 量 中 不 願 抽 離 。

L’Art sans frontières

L’art a le pouvoir de dépasser les différences culturelles, ethniques et linguistiques.

Lorsqu’ils regardent Shen Yun, beaucoup de spectateurs du monde entier

éprouvent la même émotion indescriptible et n’ont plus envie de partir.

22 23


感 動

巴 黎 國 際 會 議 中 心 Le Palais des Congrès de Paris

10 年 來 有 多 少 人 與 「 神 韻 」 擦 肩 而 過 , 又

有 多 少 人 觀 「 神 韻 」 潸 然 淚 下 。 那 個 落 淚 的

時 刻 , 原 因 或 許 是 幸 福 、 或 許 是 希 望 、 或 許

是 感 慨 、 或 許 是 許 久 以 來 的 等 待 。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指 揮 米 蘭 . 納 切 夫 先 生 是 這 麼 說 的 :「 神 韻

不 只 是 演 奏 音 符 和 曲 調 。 我 們 表 達 音 樂 更 高 深

的 意 境 , 不 止 是 表 達 情 感 , 我 們 要 超 越 那 一 境

界 —— 表 達 更 深 的 內 涵 。」

走 出 演 出 大 廳 時 , 您 將 感 到 身 心 充 盈 著 被

其 優 雅 、 力 量 、 純 美 與 極 致 帶 來 的 感 動 。

Grâce et Émotion

年 輕 藝 術 家 們

神 韻 目 前 擁 有 5 個 團 隊 , 每 團 有 100 多 人 。 從

2006 年 起 , 每 年 6 個 月 的 準 備 後 , 帶 著 嶄 新 的 音 樂

與 舞 蹈 , 以 及 450 套 服 裝 , 在 全 球 20 個 國 家 ,110 個

城 市 的 最 頂 級 的 劇 場 裡 持 續 上 演 6 個 月 。

他 們 有 一 個 共 同 的 願 望 就 是 : 復 興 真 正 的 中 華

神 傳 文 化 並 向 全 世 界 傳 播 。

De jeunes artistes talentueux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c’est 5 compagnies de 100 artistes

en tournée internationale depuis 2006, 6 mois de préparation

pour 6 mois de tournée dans 20 pays et 100 villes à travers 4

continents, avec des décors, costumes et chorégraphies entièrement

renouvelés chaque année.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se

produit dans les salles les plus prestigieuses du monde, avec un

seul souhait, celui de faire revivre la vraie culture chinoise et de

la partager avec le monde entier.

©SHEN YUN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Buenos Aires, Argentine

台 灣 Taiwan

韓 國 大 邱 Daegu, Corée du Sud

巴 黎 國 際 會 議 中 心 Le Palais des Congrès de Paris

Depuis dix ans, combien de personnes sont passées

à côté du spectacle Shen Yun, mais combien

de personnes l’ont vu et ont été émues aux

larmes. Peut-être ont-ils éprouvé un bonheur intense

et profond devant la beauté de ce spectacle,

peut-être ont-ils ressenti l’espoir.

Comme un des chefs d’orchestre de la compagnie

Milen Natchev le dit si bien : « …Nous ne jouons

pas simplement des notes et des airs. Nous allons

profondément dans le sens intérieur de la

musique, dépassant même le côté émotionnel …

pour illustrer la signification plus profonde. »

Vous en ressortirez inspirés et portés par la grâce,

l’énergie, la pure beauté et l’explosion de liberté

de ShenYun.

24 25


©SHEN YUN

似 在 天 堂

Bienvenu dans un monde Féerique

在 這 個 信 息 熙 攘 的 時 代 , 琳 瑯 滿 目 的 各 色 事 物 都 在 吸 引 我 們 , 或 許 很 多 人 都 已 開 始 厭 煩 與 麻

En cette ère d’information saturée, toutes sortes de choses, comme un assortiment de couleurs nous attirent.

木 。 可 「 神 韻 藝 術 團 」 傳 達 的 東 西 總 讓 人 感 覺 如 此 不 同 又 如 此 似 曾 相 識 , 儘 管 分 離 許 久 卻 還 能 夠

Peut-être que beaucoup de gens sont las et engourdis de tout ce qui se passe dans le monde. Shen Yun transmet

quelque chose de si différent et pourtant on a l’impression de les connaître, on a l’impression d’avoir vécu une

像 鑰 匙 一 樣 開 啟 與 震 撼 我 們 , 讓 身 心 於 現 世 感 受 天 堂 的 美 好 。 那 些 呼 喚 重 建 道 德 與 對 神 的 信 仰 的

longue séparation, c’est comme une clé qui ouvre notre corps, notre esprit et nous fait trembler...

節 目 , 讓 人 真 切 感 受 到 「 神 的 歸 來 」—— 祂 來 到 我 們 身 邊 、 慈 悲 莊 嚴 地 向 我 們 伸 出 手 來 。

Comme si l’on était au paradis.

26 27


打 開 心 扉

打 開 神 韻 的 門 , 體 會 真 正 的 中 華 傳 統 文 化 ,

感 受 慈 悲 的 柔 光 與 曠 遠 的 寧 靜 , 感 受 那 融 匯 於 眼

神 柔 波 、 舉 手 投 足 間 的 「 神 之 韻 」, 給 自 己 一 份

不 會 後 悔 的 禮 物 。

Ouvrez la porte…

Ouvrir la porte de « Shen Yun », c’est revivre la véritable

culture traditionnelle chinoise, ressentir une grande compassion

de douceur et de calme, sentir les regards harmonisés

aux mouvements comme une vague. C’est l’Art

divin. Offrez-vous ce cadeau, vous ne le regretterez pas.

L’expérience du divin

1-2 MARS

Le Colisée – Théâtre de Roubaix

31 rue de l’Épeule, 59051 Roubaix

9-10 MARS

Grand Theatre De Provence, Aix-En-Provence

380 avenue Max Juvénal, 13100 Aix-en-Provence

15-17 AVRIL

LE Palais des Congrès de Paris

2 place de la porte Maillot, 75017 Paris

Infos et billeterie :

09 80 71 82 81 (appel gratuit) - reservation@lotus-sacre.com

Fnac, Ticketmaster, Cultura, E.Leclerc, Géant, Auchan, Carrefour

Bandes annonces, commentaires

des spectateurs et davantage !

ShenYun.com/Paris

Genève, Roubaix, Aix-en-Provence, Bruges... Dates de la tournée sur ShenYun.com

©SHEN YUN

28

29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舞 會 女 王

專 訪 巴 黎 名 媛 舞 會 創 辦 人 Ophélie Renouard 女 士

La Reine du Bal

Interview de la fondatrice du Bal des débutantes à Paris

Madame Ophélie Renouard

30 31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Ophélie Renouard 女 士 與 《 品 位 》 雜 誌 主 編 蔡 燕 女 士 合 影

« Classé par Forbes en 2005 parmi les

10 soirées les plus attendues au monde,

Le Bal des débutantes se tient chaque

année à Paris à l’automne. Ce qui le

distingue des autres, c’est que l’on ne

puisse pas s’acheter de place pour y

assister. Les jeunes filles invitées appartiennent

à des familles royales ou

aristocratiques, d’autres viennent de

familles d’artistes, d’écrivains, d’entrepreneurs

ou de politiques… », voici ce

qu’en dit le Wikipédia.


基 百 科 是 這 樣 形 容 巴 黎 名 媛

晚 會 的 :「 自 2005 年 起 ,

福 布 斯 定 義 其 為 世 界 10 大 頂 尖 奢

華 晚 會 之 一 , 每 年 秋 季 感 恩 節 的 週

末 , 它 都 會 在 法 國 巴 黎 舉 行 。 世 界

上 還 存 在 著 其 它 各 種 形 式 的 名 媛 舞

會 , 但 巴 黎 名 媛 舞 會 聲 譽 最 盛 、 挑

選 最 嚴 格 , 並 且 限 制 人 數 , 是 唯 一

只 能 憑 藉 官 方 發 出 的 請 柬 入 場 的 晚

會 。 財 富 不 是 參 加 的 標 誌 , 哪 怕 坐

擁 金 山 , 也 無 法 購 買 請 柬 並 參 與 到

晚 會 活 動 中 ⋯⋯」—— 帶 著 極 大 的 好 奇

我 們 按 照 約 定 時 間 來 到 舞 會 創 辦 人

Ophélie Renouard 女 士 的 家 : 這 位

年 過 60 的 優 雅 女 士 擁 有 著 全 世 界 最

龐 大 而 不 可 思 議 的 人 脈 網 , 卻 像 鄰

家 太 太 一 樣 穿 著 輕 便 居 家 的 衣 服 將

我 們 迎 進 門 , 一 邊 問 候 一 邊 招 待 咖

啡 , 聲 音 輕 柔 、 隨 和 溫 婉 的 樣 子 並

不 似 我 們 臆 想 的 女 強 人 形 象 , 神 奇

地 消 除 了 距 離 感 、 讓 人 放 鬆 下 來 。

Des questions plein la tête, j’ai frappé

à la porte de Mme Ophélie Renouard,

qui possède le plus important carnet

d’adresses de personnalités au monde.

Elle m’a accueillie dans une tenue très

simple, un look décontracté et m’a offert

un café qu’elle a préparé elle même.

J’avais imaginé une personne plutôt

hautaine, mais j’ai découvert une dame

de 60 ans humble et sympathique, à la

voix douce, ce qui a tout de suite mis

une très bonne ambiance.

品 位 : 您 是 在 甚 麼 背 景 下 創 辦 這 樣 一 個 舞 會 的 , 當

時 您 的 想 法 是 甚 麼 ?

O.R: 當 年 我 在 Crillon 酒 店 工 作 , 負 責 所 屬 集 團 六

個 酒 店 的 活 動 創 意 。 第 一 次 的 舞 會 其 實 不 是 實 際 意

義 上 的 舞 會 , 而 是 高 定 時 裝 秀 , 通 過 名 門 閨 秀 穿 上

高 定 品 牌 時 裝 走 秀 籌 集 善 款 。

當 時 的 想 法 就 是 辦 一 個 高 級 定 制 時 裝 秀 和 慈 善 活

動 , 從 1992 年 第 一 次 舉 辦 的 時 候 就 是 這 個 想 法 。

當 時 的 高 定 品 牌 比 較 多 。 記 得 第 一 年 的 時 候 有 法

國 哲 學 名 人 Bernard-Henri Lévy 的 女 兒 , 波 蘭 貴 族

Poniatowski 公 主 , 現 在 都 是 出 名 的 人 物 啦 。 她 們

那 時 每 人 穿 三 套 高 定 服 裝 走 秀 , 立 即 獲 得 了 媒 體 的

青 睞 , 慢 慢 地 有 人 建 議 舞 會 今 天 這 種 形 式 , 所 以 我

後 來 就 組 織 了 舞 會 。

品 位 : 這 樣 的 舞 會 好 像 50-70 年 代 在 法 國 也 有 過 ?

O.R: 名 媛 舞 會 起 源 於 英 國 , 是 把 名 門 閨 秀 引 薦 給

上 流 社 會 的 一 種 形 式 。 上 流 社 會 的 女 孩 子 一 般 都 是

在 修 道 院 裡 接 受 教 育 , 沒 有 人 認 識 她 們 。 在 那 裏 學

習 做 女 紅 , 學 習 各 種 語 言 , 到 18 歲 的 時 候 就 走 出

修 道 院 , 讓 上 流 社 會 認 識 她 們 , 把 她 們 引 薦 給 女

王 。 一 年 之 中 有 許 多 的 舞 會 , 家 長 希 望 女 兒 通 過 這

些 舞 會 遇 到 如 意 郎 君 , 在 當 年 被 嫁 出 去 。 這 就 是 真

正 的 名 媛 舞 會 的 由 來 。

名 媛 舞 會 由 當 時 的 高 定 服 裝 品 牌 Jean-Patou 在 1957

年 引 入 法 國 。 在 1957-1968 年 間 每 年 舉 辦 , 後 來 因

為 1968 年 5 月 反 傳 統 的 工 人 學 生 罷 工 罷 課 運 動 被 迫

中 止 。

品 位 : 可 以 想 像 每 年 您 都 會 有 很 多 的 準 備 工 作 ,

特 別 是 如 果 想 達 到 完 美 的 結 果 。 您 是 如 何 做 的

呢 ? 您 每 年 都 要 請 20 幾 位 名 媛 , 每 年 的 數 字 都 會

有 變 化 嗎 ?

O.R: 邀 請 的 名 媛 數 變 化 不 是 太 大 , 每 年 在 20 到 25

名 之 間 。 還 會 請 她 們 的 家 長 , 她 們 的 舞 伴 ; 還 有

三 個 贊 助 商 : 場 地 、 首 飾 、 汽 車 ; 還 有 記 者 , 大

部 份 記 者 都 來 了 至 少 10 年 以 上 , Vanity Fair USA 和

Teen Vogue 這 次 是 第 16 次 參 加 ! 我 們 之 間 互 相 都 很

信 任 , 氣 氛 很 友 善 , 我 們 在 一 起 合 作 的 越 來 越 好 。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Zara Fistolera

20 ans, Nepal

尼 泊 爾 王 室 後 裔 , 人 權 律 師 。

Descendance royale du Népal,

avocate des Droits civils.

裙 子 /Robe : Alexander McQueen

珠 寶 /Joaillerie : Payal New York

32 33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品 位 : 這 些 公 關 的 工 作 需 要 非 常 細 緻 地 落 實 , 您 能 跟 我

講 講 您 是 甚 麼 樣 性 格 的 人 , 你 工 作 上 有 甚 麼 習 慣 或 者 風

格 嗎 ?

O.R: 我 辦 同 樣 的 活 動 20 年 啦 , 我 做 事 情 做 的 還 不 錯 。

要 說 有 甚 麼 秘 訣 , 我 很 勤 奮 , 總 是 在 想 辦 法 做 得 更 好 。

我 對 人 很 有 興 趣 , 我 非 常 認 真 地 聽 他 們 的 觀 點 和 建 議 。

我 工 作 的 時 候 都 是 早 睡 早 起 , 每 天 都 做 運 動 , 平 日 都 很

注 意 健 康 , 這 是 我 的 樂 趣 , 因 為 我 覺 得 沒 有 比 健 康 更 重

要 的 了 。 因 為 看 到 家 裏 的 親 人 生 病 的 樣 子 , 我 很 早 就 吸

取 教 訓 , 注 意 了 。

品 位 : 您 眼 中 的 高 雅 是 甚 麼 ? 這 肯 定 也 是 您 選 擇 名 媛 的

一 項 標 準 ? 您 覺 得 甚 麼 是 好 的 品 位 和 風 格 呢 ?

O.R: 我 覺 得 有 教 養 、 高 雅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我 的 童 年 是

在 亞 洲 度 過 的 , 我 非 常 喜 歡 東 方 的 謙 遜 低 調 , 我 也 喜

歡 有 品 位 。 名 媛 舞 會 是 世 界 上 唯 一 讓 這 麼 年 輕 的 女 孩 子

穿 上 高 級 定 制 時 裝 的 舞 會 。 她 們 完 全 變 身 成 窈 窕 淑 女 ,

他 們 的 母 親 們 說 她 們 的 女 兒 變 得 更 女 性 化 了 。 至 於 說 風

格 , 那 是 以 後 慢 慢 形 成 的 , 今 天 的 女 孩 子 , 很 年 輕 的 女

孩 子 都 很 有 風 格 。

品 位 : 名 媛 舞 會 給 人 的 印 象 是 歐 洲 貴 族 的 晚 會 , 以 往 您

挑 選 中 國 的 候 選 人 時 , 您 邀 請 了 中 國 的 紅 三 代 、 紅 四

代 , 可 以 說 是 大 膽 的 嚐 試 ?

O.R: 今 天 我 不 能 再 邀 請 中 國 政 治 人 物 的 女 兒 了 , 現 在

不 可 能 了 。 在 新 的 政 治 環 境 下 , 那 些 商 界 和 政 界 人 物 的

女 兒 不 希 望 在 媒 體 上 出 現 。 比 如 現 任 國 家 主 席 的 女 兒 ,

兩 年 前 我 邀 請 過 她 , 她 沒 有 同 意 , 因 為 對 他 們 不 利 。 明

年 我 會 邀 請 中 國 很 重 要 的 女 孩 子 , 但 是 她 們 是 演 藝 界 人

士 的 女 兒 , 藝 術 家 的 女 兒 , 我 現 在 一 般 找 這 方 面 的 人

選 。 因 為 名 媛 舞 會 是 一 項 慈 善 活 動 , 所 以 應 該 是 令 人 輕

鬆 舒 適 的 氣 氛 , 我 不 想 找 政 界 人 物 的 女 兒 , 我 更 喜 歡 找

畫 家 啊 或 者 其 它 領 域 , 只 要 不 是 政 界 。

也 許 是 因 為 在 亞 洲 度 過 童 年 , 所 以 很 希 望 邀 請 亞 洲

女 孩 , 我 的 目 標 也 不 是 仿 製 一 個 傳 統 意 義 上 的 名 媛 舞

會 , 我 一 直 是 想 讓 這 個 舞 會 上 的 女 孩 子 來 自 不 同 的 領 域

和 不 同 國 度 , 每 個 人 都 帶 著 自 己 獨 特 的 東 西 。

Taste Of Life (TOL) : Comment avez-vous créé le premier

« Bal » ? Quel était votre état d’esprit à l’époque ?

Ophélie Renouard (OR) : A l’époque, je travaillais pour le

groupe propriétaire de l’hôtel de Crillon. Mon travail était de

créer des événements pour les 6 hôtels du groupe. Le 1er Bal

n’était pas un Bal, c’était un défilé de mode haute couture avec

des jeunes filles connues tenant le rôle de mannequins, et les

fonds récoltés allaient à une charité.

Dès la 1ère année, en 1992, il était question de charité et de

Couture. A l’époque, il y avait beaucoup de marques de haute

couture, la première année j’ai eu la fille de Bernard-Henri

Lévy, la Princesse Poniatowski, elles sont connues maintenant.

Elles avaient défilé avec trois tenues, tout de suite la

presse a beaucoup aimé, et petit à petit on a dit qu’il fallait

faire un Bal, et j’ai fait un Bal.

TOL : Ce genre de soirée existait déjà en France dans les

années 50 semble t’il ?

OR : Le Bal des débutantes est un événement anglais, c’était

une manière de présenter les jeunes filles de la haute société.

Elles étaient en général en classe au couvent, donc on ne

les voyait jamais. Elles apprenaient la couture, les langues,

et à l’âge de 18 ans, on les sortait du couvent pour les présenter,

pour qu’elles existent, elles étaient présentées à la

Reine. Il y avait des bals durant toute l’année. L’idée, c’était

de les marier dans l’année. Ça, c’était le vrai bal des débutantes.

Ce bal des débutantes a été copié en France en 1957. C’est la

maison Jean-Patou qui l’a organisé de 1957 à 1968. En raison

des événements de mai 1968, tout s’est arrêté là.

TOL : C’est un travail de préparation énorme chaque année,

surtout pour arriver à un niveau parfait. Comment

organisez vous tout cela ?

OR : Le nombre d’invités ne varie pas beaucoup, nous avons

entre 20 et 25 débutantes chaque année, nous invitons leurs

parents, leurs cavaliers, les sponsors au nombre de 3 : le lieu, le

joaillier, la voiture du Bal et les journalistes sont quasiment les

mêmes. La plupart des journalistes viennent depuis 10 ans au

moins, le Vanity Fair USA et le Teen Vogue viennent cette année

pour la 16ème année ! Ceci crée une relation de confiance,

une atmosphère très particulière, bon enfant, nous travaillons

chaque année de mieux en mieux ensemble.

Aliénor de Chabot-Tramecourt

19 ans, Française

巴 黎 最 純 正 的 名 門 望 族 的 後 代 , 族 譜 可 以 追

溯 到 十 四 世 紀 。 英 國 華 威 商 學 院 學 生 。

Les ancêtres d’Aliénor, du côté paternel,

sont des aristocrates d’origine vendéenne,

dont la généalogie remonte au XIVème

siècle. Étudiante à la Warwick Business

School en Angleterre.

裙 子 /Robe : Ralph Lauren

34 35

珠 寶 /Joaillerie : Payal New York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品 位 : 現 在 中 國 人 也 很 關 注 您 組 織 的 舞 會 , 我 聽 說 您 打 算 在

中 國 舉 辦 ?

O.R: 我 是 有 過 在 中 國 舉 辦 的 打 算 , 但 是 我 選 的 那 些 中 國 名

媛 們 說 她 們 更 願 意 到 巴 黎 去 結 識 其 它 國 家 的 俊 男 才 女 。

品 位 : 您 是 通 過 甚 麼 途 徑 找 到 這 些 候 選 人 的 ?

O.R: 她 們 的 家 長 跟 我 的 好 朋 友 比 較 熟 。 比 如 您 今 天 說 我 認

識 誰 的 女 兒 , 您 跟 我 講 她 是 甚 麼 樣 的 人 , 她 的 家 庭 是 甚 麼 樣

的 人 , 如 果 我 覺 得 有 興 趣 , 但 是 這 個 女 孩 今 年 才 14 歲 , 那

我 就 把 她 的 名 字 記 上 , 兩 年 後 的 一 月 份 , 我 打 開 我 的 名 單 ,

我 能 看 到 她 的 名 字 , 我 就 跟 她 聯 繫 。 我 就 是 這 樣 比 較 超 前 的

準 備 。 我 覺 得 最 好 的 人 選 就 是 那 些 經 人 介 紹 的 。 我 非 常 重 視

那 些 跟 我 推 薦 的 人 的 意 見 。

品 位 : 您 在 選 人 的 時 候 有 哪 些 標 準 呢 ?

O.R: 參 加 舞 會 有 兩 個 要 求 : 第 一 要 穿 得 進 去 高 定 時 裝 , 這

個 比 較 麻 煩 。 第 二 點 就 是 , 這 個 女 孩 子 得 有 故 事 可 以 跟 人 講

述 , 讓 人 覺 得 她 很 可 愛 , 是 一 個 勤 奮 的 、 認 真 的 女 孩 子 , 如

果 是 每 天 去 夜 總 會 的 我 不 感 興 趣 。

TOL : C’est un travail de relations publiques. Décrivez-moi

votre personnalité, votre style et votre façon de travailler ?

Je fais le même événement depuis plus de 20 ans, et je suis

bonne dans ce que je fais. Mon secret ? Je travaille énormément

et je cherche toujours à mieux faire. Les gens me passionnent et

je suis très à l’écoute. Quand je travaille, je me couche tôt, me lève

tôt, je fais du sport presque tous les jours et je mène une vie très

saine, par goût, car je pense que la santé est ce qu’il y a de plus

important. J’ai été confrontée à la maladie de proches très tôt

dans ma vie et j’en ai tiré cette leçon.

OR : Que signifie l’élégance à vos yeux, c’est certainement

un de vos critères pour choisir les débutantes ? Comment

définiriez-vous le bon goût et le style ?

La bonne éducation, l’élégance sont très importantes pour moi.

J’ai passé mon enfance en Asie et je suis très à l’aise avec la discrétion

asiatique, j’aime aussi le bon goût. Le Bal est le seul événement

au monde où de très jeunes filles ont accès si jeunes à la

couture. C’est une expérience qui les transforme, leurs mères me

disent qu’elles deviennent plus féminines.

Le style ? C’est autre chose, cela vient habituellement plus tard,

mais de nos jours même de très jeunes filles ont du style.

Tara Sackler-Hunt

20 ans, Irlandaise

擁 有 愛 爾 蘭 和 奧 地 利 血 統 , 其 家 族 薩 克 勒 家

2015 年 被 福 布 斯 排 行 榜 排 名 第 16 位 , 是

紐 約 藝 術 與 大 學 領 域 最 重 要 的 贊 助 商 , 如 藝

術 和 大 學 等 為 一 體 的 古 根 海 姆 博 物 館 , 哥 倫

比 亞 大 學 和 大 都 會 藝 術 博 物 館 等 。

D’origine irlandaise du côté de son père,

l’entrepreneur John Hunt, et autrichienne

du côté de sa mère, Samantha

Sackler, appartient à une famille qui est

l’un des plus importants mécènes de New

York dans le domaine des arts et des universités,

notamment le Guggenheim, l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et Columbia

Université.

裙 子 /Robe : Pucci

珠 寶 /Joaillerie : Payal New York

品 位 : 您 為 甚 麼 把 高 定 服 裝 跟 慈 善 活 動 結 合 在 一 起 呢 ?

O.R: 您 知 道 這 個 舞 會 代 表 著 法 國 的 形 象 , 法 國 有 很 多 東 西

正 在 頹 廢 , 但 是 高 定 服 裝 是 法 國 的 傳 統 , 我 也 是 一 點 點 地 瞭

解 這 個 行 業 , 去 瞭 解 那 些 手 工 作 坊 中 的 女 工 們 , 這 是 一 種 文

化 。 經 常 有 人 跟 我 說 某 某 品 牌 是 高 定 時 裝 , 我 說 不 是 。 在 高

定 行 業 , 有 非 常 具 體 的 標 準 , 那 就 是 一 定 要 全 手 工 製 作 。 高

定 時 裝 是 非 常 難 做 的 。 所 以 我 覺 得 辦 一 個 與 眾 不 同 的 舞 會 比

較 有 意 思 , 讓 年 輕 的 女 孩 子 穿 上 高 定 服 裝 參 加 舞 會 是 個 不 錯

的 想 法 , 因 為 這 是 世 界 上 唯 一 的 要 求 穿 高 定 時 裝 的 舞 會 。 而

且 如 果 她 們 是 有 錢 人 , 他 們 可 以 把 錢 捐 給 慈 善 機 構 , 這 不 是

參 加 舞 會 的 要 求 , 因 為 是 我 邀 請 她 們 , 我 不 要 她 們 的 錢 。 我

是 想 說 她 們 即 使 有 錢 , 因 為 她 們 都 是 很 年 輕 的 女 孩 子 , 所 以

她 們 還 沒 有 機 會 穿 高 定 時 裝 , 邀 請 他 們 參 加 這 個 舞 會 對 她 們

來 說 也 很 有 意 義 。

品 位 : 您 是 如 何 籌 集 善 款 的 ?

O.R: 我 發 出 300 張 請 柬 , 包 括 25 位 名 媛 的 家 人 , 信 封 中 附

帶 一 張 給 慈 善 機 構 的 表 格 。 我 不 會 接 觸 到 善 款 。 她 們 直 接

給 慈 善 機 構 開 支 票 , 在 舞 會 當 晚 , 或 之 前 、 之 後 都 可 以 。

在 英 美 國 家 習 慣 上 是 您 把 錢 捐 給 慈 善 機 構 , 然 後 由 慈 善 機

構 出 資 給 組 織 者 。 我 這 裡 不 是 , 我 是 由 Payal New York 珠

寶 ,Renault 汽 車 ( 雷 諾 汽 車 ),Hôtel de Crillon( 克 利 翁 酒

店 ) 這 三 個 贊 助 商 出 資 給 我 , 他 們 通 過 贊 助 這 個 舞 會 來 獲

得 媒 體 報 導 和 更 多 的 社 會 關 係 。 用 這 三 家 贊 助 商 的 資 金 , 我

可 以 支 付 舞 會 的 費 用 和 一 年 的 辦 公 費 用 , 所 有 的 旅 行 費 用 等

等 。 那 些 受 到 邀 請 前 來 參 加 的 人 , 主 要 是 名 媛 家 人 捐 善 款 ,

那 些 高 定 品 牌 、 贊 助 商 、 記 者 和 曾 經 的 名 媛 都 不 用 捐 贈 。

TOL : « Le Bal » donne l’impression que c’est une soirée

de la noblesse européenne, quand vous avez commencé à

inviter des candidates chinoises, vous avez invité les troisième

ou quatrième générations de chinoises rouges, cela

est une tentative audacieuse n’est ce pas ?

OR : Aujourd’hui, je ne pourrais pas avoir des filles de politiques

chinois, ce n’est plus possible. Avec le nouvel environnement politique

chinois, les filles d’hommes d’affaires ou de politiques ne

veulent plus être dans la presse. Par exemple la fille du président

actuel, je lui ai demandé il y a deux à trois ans, elle m’a dit non.

Parce que ce n’est pas bien pour eux.

Pour l’année prochaine j’ai des filles chinoises très importantes,

mais ce sont des filles d’acteurs, d’artistes, donc maintenant je

cherche de ce côté là. En effet le Bal, c’est un événement de charité

et cela doit rester quelque chose d’agréable, je n’ai pas envie

d’avoir des filles d’hommes politiques. Je préfère que ce soient

des artistes peintres, de n’importe quel horizon, mais pas issues

de la politique.

Sans doute, ayant été élevée en Asie je voulais dès le début inviter

des Asiatiques, et mon but n’a jamais été de créer une copie

du Bal des débutantes traditionnel, au contraire, j’ai toujours

voulu créer un groupe de jeunes filles de pays et de milieux différents,

avec chacune quelque chose d’exceptionnel.

TOL : Maintenant, les Chinois sont très préoccupés par

votre soirée, j’ai entendu dire que vous envisagiez d’en organiser

une en Chine?

OR : J’ai été l’organisatrice d’un Bal en Chine, mais les

débutantes chinoises du Bal me disent toutes qu’elles préfèrent

venir à Paris et rencontrer des jeunes filles et garçons

d’autres pays.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36

37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品 位 : 那 您 能 不 能 講 一 下 是 哪 方 面 的 慈 善 活 動 呢 ?

O.R: 我 找 的 慈 善 項 目 一 般 都 是 幫 助 女 孩 子 , 是 想 讓 那 些

條 件 優 越 的 女 孩 子 幫 助 處 於 困 境 中 的 女 孩 子 。 從 2009 年

開 始 我 們 在 亞 洲 設 立 慈 善 項 目 幫 助 女 童 入 學 , 給 她 們 提

供 校 服 、 鉛 筆 , 或 是 付 家 教 的 工 資 , 全 部 都 由 慈 善 機 構

付 款 。 比 起 說 善 款 的 數 字 , 我 更 喜 歡 說 我 們 一 年 為 1000

位 女 童 提 供 上 學 的 機 會 , 因 為 比 起 其 它 慈 善 機 構 的 善 款

我 們 數 目 實 在 顯 得 微 不 足 道 。

品 位 : 如 果 您 發 現 更 有 意 思 的 項 目 您 會 不 會 改 變 呢 ?

O.R: 我 不 是 太 喜 歡 變 來 變 去 的 人 , 因 為 我 找 到 一 個 也 是

花 很 長 時 間 的 。 好 多 人 想 參 加 舞 會 慈 善 項 目 , 因 為 不 但 可

以 籌 集 善 款 還 可 以 為 自 己 做 廣 告 , 建 立 許 多 重 要 的 社 會 關

係 。 我 想 做 的 一 直 希 望 是 對 女 孩 子 有 幫 助 的 慈 善 項 目 。

品 位 : 這 個 舞 會 結 束 之 後 , 您 希 望 這 些 女 孩 子 們 在 社 會

上 起 到 甚 麼 作 用 呢 ?

O.R: 許 多 的 參 加 舞 會 的 名 媛 都 走 上 了 非 常 成 功 的 人 生

軌 跡 , 她 們 建 立 了 家 庭 , 有 自 己 的 職 業 , 她 們 通 過 臉 書

和 Instagram 這 樣 的 社 交 網 絡 跟 我 們 保 持 著 聯 繫 , 我 很

高 興 看 到 他 們 的 消 息 , 她 們 帶 給 人 們 的 形 象 是 具 有 美 好

人 生 價 值 觀 的 年 輕 女 性 。

TOL : Comment trouvez-vous une nouvelle candidate

?

OR : Sa famille est amie avec l’une des mes amies

proches.

Par exemple quand vous me dites aujourd’hui je connais

la fille d’untel, vous m’expliquez qui elle est, qui est sa

famille. Si je trouve que c’est intéressant, et vous me dites

qu’elle a 14 ans, je marque son nom pour dans deux ans,

et deux ans après, au mois de janvier, j’ouvre ma liste où

est marqué son nom, et je la contacte. Je travaille ainsi,

très en avance. Les meilleures candidates sont celles dont

on me parle. Je fais très attention aux personnes que l’on

me recommande.

TOL : Quels sont vos critères pour choisir ?

OR : Il y a deux critères d’abord pour le Bal : le premier,

il faut les habiller, donc il faut qu’elles rentrent dans les

robes, c’est le plus compliqué. Et le deuxième, il faut que

je puisse raconter une histoire sur elles, il y a un profil que

j’aime bien, les filles qui travaillent, qui sont studieuses,

sérieuses. Si c’est quelqu’un qui passe sa vie dans les

boites de nuit, ça ne m’intéresse pas.

Iman Perez

16 ans, Française

芳 齡 16 歲 , 法 國 著 名 演 員 Vincent

Perez 和 模 特 Karine Silla 的 女 兒 , 已

與 Next Management 公 司 簽 約 , 活 躍

于 模 特 界 , 也 是 馬 術 達 人 。

Mannequin chez Next Management,

la fille de l’acteur Vincent

Perez et de Karine Silla.

裙 子 /Robe : Jean Paul Gaultier

珠 寶 /Joaillerie : Payal New York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38

39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TOL : Pourquoi associez vous la haute couture

à la charité ?

OR : Le Bal, c’est l’image de la France, en France il

y a beaucoup de choses qui ne vont pas, mais il y a

une chose qu’on a, c’est la couture. C’est la tradition

française, j’ai appris à la connaître, à comprendre les

femmes des ateliers, c’est une culture. Souvent des

gens me disent : Ah! Cette marque c’est de la haute

couture. Mais non, ce n’est pas de la haute couture.

Dans la haute couture, il y a des critères très précis,

tout est fait à la main. C’est très difficile de faire de la

haute couture. Donc, je pense que c’est très intéressant

d’avoir quelque chose un peu différent. C’était

intéressant d’avoir des jeunes filles qui portent de la

haute couture, car il n’y a aucun Bal au monde qui applique

cette règle, il n’y a qu’ici. De plus, même si elles

ont de l’argent, ce n’est pas un critère, puisque c’est

moi qui les invite. Je suis contente qu’elles aient de

l’argent pour donner à la charité, mais moi, je ne leur

demande pas d’argent. Même si elles ont les moyens,

elles n’ont jamais porté une robe haute couture, parce

qu’elles sont trop jeunes. Donc, c’est intéressant de

les initier à ça.

TOL : Comment récoltez-vous les fonds de charité ?

OR : J’envoie à peu près 300 invitations, y compris à

25 familles débutantes au maximum, avec un fascicule

à l’intérieur de l’enveloppe. Pour la charité, les gens

donnent directement à la charité, je n’interviens pas

du tout. Les invités font un chèque directement le soir

même, avant ou après. Dans les bals en Angleterre ou

en Amérique, vous donnez de l’argent à la charité, les

charités payent l’organisateur. Moi non, je me paie

grâce aux sponsors, les trois sponsors me payent, ils

font le bal pour avoir de la presse et des contacts. Avec

l’argent de ces trois sponsors je couvre les frais du Bal,

de mon bureau à l’année et de tous les voyages, etc.

Les gens qui reçoivent une invitation, essentiellement

les familles débutantes, font des dons, sinon, les maisons

de couture, les sponsors, et des journalistes, les

anciennes débutantes ne donnent pas.

TOL : Parlez-nous un peu de vos charités ?

OR : Mes charités sont toujours pour les jeunes filles,

c’est pour que les jeunes filles privilégiées aident les

jeunes filles moins privilégiées. Depuis 2009, il y a

une charité en Asie pour inscrire les jeunes filles, on

leur donne les uniformes, on leur donne des crayons,

on leur paie des cours privés, on règle tout. Donc, je

préfère dire que je mets 1000 jeunes filles par an à

l’école plutôt que de donner un chiffre, parce que le

chiffre est ridicule par rapport aux autres.

Maintenant j’ai une charité à New York, car les

gens qui donnent sont des Asiatiques et des Américains,

donc j’ai ouvert une charité à New York pour les

jeunes filles-mères, les Teenage-Mothers.

TOL : Si vous trouvez quelque chose de nouveau,

allez-vous changer quelque chose ?

OR : Je n’aime pas tellement changer car, pour faire

mûrir une idée, il faut du temps. Il y a beaucoup de

gens qui me demandent, et qui veulent participer

à la charité du Bal, car non seulement on récolte de

l’argent, mais c’est aussi beaucoup de publicité, beaucoup

de contacts. J’ai toujours voulu quelque chose

qui soit liée aux jeunes filles. Je voulais une charité

pour les jeunes filles, quelque chose en rapport avec

les jeunes filles. J’ai mis beaucoup de temps à trouver,

alors une fois que j’ai trouvé, je ne change pas.

TOL : Après la soirée, quelle genre d’image espérez

vous que ces demoiselles transmettent dans

la société ?

OR : Beaucoup d’anciennes demoiselles ont déjà de

beaux parcours, elles ont une famille, un métier,

et elles restent en contact avec le Bal grâce à Facebook

et Instagram, ce qui me fait très plaisir, elles

donnent l’image de jeunes filles d’aujourd’hui avec

de bonnes valeurs.

Sonia Ben Ammar

16 ans, Française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著 名 土 耳 其 電 影 製 片 人 及 國 際 生 意 人 Tarak Ben Ammar

和 Béata 的 女 兒 , 她 要 成 為 音 樂 家 和 模 特 。

La fille du producteur de cinéma et homme d'affaires

tunisien Tarak Ben Ammar et Béata.

裙 子 /Robe : Chanel

珠 寶 /Joaillerie : Payal New York

40

41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Comtesse Victoria et Sarah von Faber-Castell

19 ans, Allemande

帶 著 伯 爵 頭 銜 的 兩 位 19 歲 胞 胎 姐 妹 Victoria 和 Sarah 來 自 德 國 最 古 老 家 族 Faber-

Castell( 輝 柏 嘉 ), 該 家 族 是 知 名 高 檔 文 教 用 品 品 牌 輝 伯 嘉 的 創 始 與 經 營 者 。

Comtesse Sarah et sa soeur jumelle Victoria appartiennent à la dynastie

des Faber-Castell, qui ont donné leur nom aux célèbres crayons.

裙 子 /Robe : Stéphane Rolland

42

珠 寶 /Joaillerie : Payal New York

43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腳 踏 實 地 亦 天 馬 行 空 的 殷 亦 晴

首 位 高 級 訂 製 受 邀 華 人 設 計 師 成 員 殷 亦 晴 專 訪

Yiqing Yin

La tête dans les nuages et les pieds sur terre

Interview de Yiqing Yin, la première couturière chinoise de la « Haute couture »

近 年 來 , 一 個 華 人 名 字 在 法 國 的 高 級 訂 製 界 從 暫 露 頭 角 到 聲 名 鵲 起 , 在

這 個 協 會 的 多 年 的 受 邀 成 員 即 將 成 為 常 駐 成 員 , 這 個 名 字 就 是 殷 亦 晴 。

Au cours de ces dernières années, un nom chinois est apparu dans le milieu de

la Haute couture française. D’abord invitée par la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 elle en est devenue un membre permanent. Son nom ? Yiqing Yin.

Texte chinois écrit par Jelly Lee, Texte Français écrit par Rose Aussenac

畢 業 於 法 國 國 立 高 等 裝 飾 藝 術 學 院 , 而 後 分 別 於 2010

她 和 2011 年 榮 獲 過 「 巴 黎 美 術 館 創 意 大 獎 」 以 及 Andam

時 尚 大 獎 頒 發 的 「First Collections」 大 獎 。 在 2012 春 夏 高 級 定

制 時 裝 週 第 一 次 發 佈 她 的 個 人 高 級 定 制 系 列 , 成 為 首 位 受 邀

巴 黎 高 級 定 制 時 裝 週 的 華 裔 設 計 師 。2013 年 , 她 為 奧 黛 麗 .

塔 圖 (Audrey Tautou) 定 制 的 戛 納 禮 服 驚 艷 時 尚 界 。

殷 亦 晴 闖 進 高 級 定 製 的 個 人 風 格 鮮 明 強 烈 , 熱 愛 對 比 與

平 衡 的 她 常 利 用 細 膩 材 質 製 作 各 種 複 雜 的 褶 皺 、 紋 理 , 締 造

夢 幻 般 的 建 築 感 廓 形 。 這 種 對 比 與 融 合 體 現 在 方 方 面 面 。

見 到 本 尊 時 , 她 輕 緩 的 嗓 音 、 柔 和 的 姿 態 都 能 讓 人 聯 想

到 作 品 中 紗 的 流 動 與 雲 的 輕 盈 , 然 而 談 吐 內 容 中 體 現 的 堅 強

與 犀 利 就 如 衣 物 上 硬 挺 的 肌 理 , 與 其 它 元 素 產 生 強 烈 的 對

比 。 這 些 不 同 放 在 一 起 , 給 人 一 種 特 別 的 新 鮮 與 美 感 , 精 彩

百 變 、 柔 兼 且 剛 。

當 問 到 她 對 自 己 的 風 格 如 何 定 義 的 時 候 , 她 回 答 : 應 該

說 , 穿 Yiqing Yin 品 牌 的 女 性 是 這 樣 一 位 女 性 —— 她 是 複 雜

的 , 有 著 自 己 的 多 面 性 , 有 著 自 己 的 矛 盾 與 平 衡 。 這 種 對 比

與 融 合 是 最 典 型 的 亞 洲 哲 學 。 她 有 時 脆 弱 有 時 剛 強 , 有 時 活

潑 有 時 嫻 靜 , 她 是 天 馬 行 空 天 真 爛 漫 的 , 然 而 必 要 時 她 也 可

以 腳 踏 實 地 、 踽 踽 獨 行 。

Diplômée de l’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Arts

Décoratifs de Paris, elle a gagné plusieurs prix

comme le « Prix de la création de la ville de Paris » et

celui de l’ANDAM (Association Nationale Des Arts de

la Mode) en 2011.

En 2012, elle a présenté son premier défilé printemps-été

et est devenue la première créatrice chinoise

invitée par la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

En 2013, l’actrice française Audrey Tautou impressionna

le monde de la mode en portant ses vêtements

à l’occasion du festival de Cannes.

Au premier regard, on reconnait tout de suite le style

de Yiqing Yin. La jeune créatrice aime jouer avec les

contrastes et l’équilibre en utilisant des matières très

fines en un jeu de pliages. Par ce mouvement de relief,

elle dessine une fantastique silhouette architecturale.

Ce contraste fusionnel se reflète dans tous les aspects

de sa création.

Lorsque je l’ai rencontrée, le son de sa voix douce et

paisible m’a évoqué des vêtements au voile léger flottant

dans le ciel. Mais le contenu de notre conversation

me laissa entrevoir une personne à la vision très

déterminée et aux idées bien précises. L’apparence

douce mais structurée des vêtements de Yiqing Yin

sont bien à l’image de leur créatrice. Ce contraste

donne une fraîcheur et une beauté particulière, merveille

et étonnement.

Lorsqu’on lui demande sa propre définition de son

style, elle répond : porter Yiqing Yin, c’est être une

femme complexe, guerrière tout autant que fragile et

vulnérable, avec ses propres contradictions et son équilibre,

contraste typique de la philosophie asiatique, la

tête dans les nuages et les pieds sur terre.

44 45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生 命 的 旅 程 與 職 業 的 始 點

說 起 選 擇 做 服 裝 設 計 師 的 原 因 , 就 不 能 不 講 到 殷 亦

晴 童 年 的 故 事 。 出 生 於 北 京 的 她 ,4 歲 時 同 身 為 古 董 商

的 父 母 來 到 法 國 定 居 , 從 小 就 在 藝 術 品 與 美 的 包 圍 中 長

大 。 這 種 美 無 關 工 業 , 它 擁 有 著 歷 史 的 彫 琢 與 情 感 的 積

澱 , 隨 著 朝 代 的 變 遷 而 昇 華 , 擁 有 更 多 的 意 義 。 潛 移 默

化 地 培 養 著 她 的 藝 術 感 、 美 感 、 對 細 節 的 關 注 與 對 材 質

的 敏 感 度 。

同 時 , 頻 繁 的 搬 遷 與 旅 行 , 帶 給 了 她 與 服 飾 更 加 親

密 的 關 係 : 無 論 是 中 國 、 法 國 、 澳 大 利 亞 還 是 英 國 , 都

留 下 過 她 生 活 的 足 跡 。 當 人 年 輕 的 時 候 , 如 果 總 是 輾 轉

不 同 的 國 家 、 環 境 , 每 一 次 都 必 須 會 失 去 原 處 的 一 切 ,

唯 一 能 長 久 伴 隨 左 右 面 對 未 知 的 恐 懼 與 歷 險 的 東 西 , 就

是 她 的 衣 服 。 它 們 是 她 所 有 故 事 的 見 證 者 , 也 是 她 精 神

與 身 體 的 避 難 所 、 在 她 還 不 會 講 當 地 語 言 的 時 候 , 作 為

一 種 不 用 說 出 來 的 語 言 展 示 給 他 人 、 表 達 自 己 , 是 她

永 遠 可 以 攜 帶 的 東 西 、 不 用 轉 變 的 標 誌 。 穿 上 自 己 的 衣

服 , 儘 管 在 一 個 陌 生 的 地 點 面 對 陌 生 人 , 她 感 到 自 己 還

是 自 己 、 不 必 徬 徨 害 怕 。

因 此 她 愛 穿 衣 , 愛 上 研 究 衣 服 、 設 計 衣 服 。 作 為 女

人 為 女 性 設 計 衣 服 , 她 有 著 感 同 身 受 的 觸 覺 。 在 她 看

來 , 每 個 人 都 應 該 選 擇 適 合 自 己 個 人 風 格 的 衣 服 而 非 盲

目 追 求 流 行 , 因 為 這 就 是 每 個 人 的 標 識 與 代 言 。 對 於 自

己 的 衣 服 , 她 也 願 意 用 自 己 穿 上 展 示 的 方 式 表 達 熱 愛 與

真 誠 —— 這 就 是 她 , 她 的 設 計 、 穿 的 衣 服 , 殷 亦 晴 不 會

設 計 那 些 自 己 都 不 想 穿 的 衣 服 。 而 作 為 一 個 年 輕 設 計

師 , 這 就 是 她 的 簽 名 。

Un parcours vers une carrière prédestinée

Pour comprendre la raison pour laquelle Yiqing Yin est devenue

styliste, il faut commencer par parler de son enfance, de tout ce

qu’elle a vécu. Née à Pékin, elle arriva à l’âge de 4 ans en France

avec ses parents antiquaires d’objets chinois. Elle grandit dans ce

milieu artistique, entourée par la beauté de ces objets. Ces beautés

n’ont rien d’industriel, bien au contraire. Chaque objet contient

une émotion, une symbolique. Chaque objet est un témoin de

l’histoire, un voyage dans le temps, un parcours de dynastie en

dynastie. Baigner dans cet environnement harmonieux depuis sa

plus tendre enfance influença sa sensibilité et son attention aux

détails les plus infimes ainsi que son goût pour la perfection.

Les déménagements fréquents de ses parents et les voyages

pour ses études à travers différents pays comme la Chine, la

France, l’Australie ou l’Angleterre, ont laissé leur empreinte sur

la jeune Yiqing Yin, mais furent aussi source de perte de repères

: ces périples à travers le monde firent naître en elle un sentiment

d’incertitude face l’avenir, la crainte d’une nouvelle aventure

et… un besoin de créer des vêtements. Pour elle, ses vêtements

sont les témoins de son histoire et son refuge spirituel et

physique. Lorsqu’elle ne pouvait pas s’exprimer par le langage

local, ses vêtements traduisaient sa personnalité, la protégeant

des lieux qui lui semblaient hostiles. Grâce à ses vêtements, face

à des inconnus, elle se sentait elle-même et sans crainte.

Aimant s’habiller, elle commença par dessiner et créer des vêtements

pour le besoin des femmes éprouvant les mêmes sentiments.

Pour elle, tout le monde devrait avoir la possibilité de

choisir son propre style plutôt que de poursuivre aveuglement

la mode, car il est l’expression de son Moi. La jeune femme aime

porter elle-même ses vêtements pour exprimer son amour et sa

sincérité, ce qui reflète sa signature.

46 47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一 個 站 在 西 方 社 會 裡 的 中 國 女 孩

今 年 而 立 的 殷 亦 晴 在 世 界 時 尚 界 已 經 是 華 人 的 代 表 性 面

孔 。 她 自 己 也 非 常 自 豪 於 中 國 人 的 身 份 , 因 為 中 國 是 世 界 上

歷 史 最 悠 久 的 國 家 , 擁 有 幾 千 年 的 文 明 、 眾 多 的 珍 貴 技 藝 傳

承 , 比 其 它 國 家 更 有 一 種 手 工 的 傳 統 。 不 光 是 在 時 尚 方 面 ,

在 優 雅 和 精 緻 的 掌 握 上 有 著 卓 越 高 超 的 鑑 別 標 準 。 她 試 著 利

用 自 己 生 活 的 故 事 、 將 時 尚 服 飾 與 中 國 的 文 化 與 傳 承 聯 結 起

來 。 因 此 在 設 計 上 , 同 是 執 著 於 中 國 元 素 , 她 抱 著 讓 人 耳 目

一 新 的 想 法 走 了 一 條 另 闢 蹊 徑 的 路 。

殷 亦 晴 幾 乎 從 不 使 用 如 今 常 見 的 中 國 元 素 設 計 方

式 —— 利 用 傳 統 紋 樣 的 視 覺 堆 疊 裝 飾 , 拼 貼 在 既 有 服 裝 廓

形 上 面 。 在 她 看 來 亞 洲 元 素 的 傳 承 , 體 現 在 藝 術 創 作 過 程

中 , 體 現 在 一 種 微 妙 而 抽 像 的 層 面 中 , 例 如 設 計 師 怎 麼 樣

去 尋 找 對 立 與 平 衡 , 怎 麼 樣 去 決 定 剪 裁 與 廓 形 , 以 及 讓 衣

物 在 人 動 作 中 展 現 怎 麼 樣 的 流 動 性 。 現 在 世 界 很 小 , 當 我

們 越 能 夠 有 更 多 不 同 的 生 活 經 歷 、 掌 握 不 同 的 思 想 與 文 化

時 , 人 們 的 創 造 語 言 會 越 豐 富 。 從 而 , 殷 亦 晴 讓 世 界 看 到

了 一 個 全 新 的 「 華 人 設 計 」。

畢 竟 , 能 夠 得 到 法 國 高 級 訂 製 這 個 平 台 的 邀 請 、 得 到

幾 大 服 裝 屋 ——Chanel、Dior、Gaultier 和 Givenchy 的 票 選

與 認 定 , 是 一 種 關 於 審 美 與 設 計 更 權 威 的 認 可 。 殷 亦 晴 向

世 界 證 明 , 中 國 人 並 非 只 能 夠 生 產 或 抄 襲 , 也 能 夠 創 造 。

誠 如 她 所 說 :「 這 是 一 個 新 的 時 代 , 會 有 越 來 越 多 的 中 國

人 來 證 明 」。

她 的 理 念

生 長 在 藝 術 家 的 環 境 , 受 著 法 國 國 立 高 等 裝 飾 藝 術 學 院

更 偏 向 培 養 藝 術 家 的 教 育 , 殷 亦 晴 卻 從 不 覺 得 自 己 設 計 的 目

標 是 一 個 藝 術 品 。 相 反 的 , 她 覺 得 一 件 衣 服 最 大 的 成 功 是 有

最 多 的 人 欣 賞 、 喜 愛 、 穿 著 它 生 活 。 這 種 喜 愛 是 因 為 風 格 而

珍 惜 , 是 理 想 中 的 衣 物 作 為 表 達 自 己 的 標 識 陪 伴 著 我 們 , 成

為 生 活 生 命 的 見 證 。 它 們 不 是 那 種 近 乎 免 費 的 潮 流 時 尚 , 每

三 個 月 、 六 個 月 就 被 替 換 更 新 。 在 衣 物 的 選 擇 過 程 中 , 體 現

的 是 真 正 的 優 雅 。

一 個 女 人 的 高 雅 , 我 們 往 往 從 一 個 人 的 姿 態 、 說 話 、

禮 儀 等 方 面 來 評 判 。 而 殷 亦 晴 認 為 高 雅 、 風 格 完 全 是 個 人

精 神 的 、 內 在 的 東 西 , 體 現 在 每 一 個 選 擇 中 。 它 並 非 體 現

在 我 們 穿 的 甚 麼 衣 服 , 而 是 為 甚 麼 選 擇 這 件 衣 服 以 及 如 何

去 搭 配 和 對 待 。 我 們 可 以 穿 著 牛 仔 褲 戴 著 棒 球 帽 卻 給 人 非

常 高 雅 的 感 覺 , 也 有 人 穿 著 幾 十 萬 的 禮 服 搭 配 著 鑽 石 卻 還

是 給 人 感 覺 低 俗 。

Une Chinoise dans le monde occidental

À l’âge de 30 ans, la voici déjà reconnue dans le monde de

la mode. Aujourd’hui, elle arbore fièrement ses origines

chinoises, car la Chine est riche d’une civilisation plurimillénaires

et d’un patrimoine artistique très précieux, non seulement

dans le domaine historique, mais aussi dans l’élégance et

le raffinement grâce à ses critères de très haut niveau. Yiqing

Yin essaie de marier dans ses créations l’histoire de sa vie à la

culture et au savoir-faire chinois, en empruntant des éléments

significatifs à l’Histoire et à son histoire, pour donner quelque

chose de rafraichissant et ouvrir un chemin innovant.

Yiqing Yin n’utilise pas directement les éléments typiquement

chinois. En prenant les motifs traditionnels, elle fait un travail

de recomposition, de colorisation, s’appropriant différents

éléments imprimés, différents dessins et les assemblant

pour créer quelque chose de nouveau, de plus dynamique. Par

exemple, elle cherche à exprimer le concept et la subtilité de

l’équilibre, à déterminer la forme et la coupe des vêtements,

à montrer la fluidité dans le mouvement. Le monde de nos

jours est devenu très petit, les idées, les cultures circulent, les

peuples se croisent et se rencontrent. Avec Yiqing Yin le monde

voit l’arrivée d’un nouveau « design chinois ».

Après tout, elle est devenue membre de la Fédération de

haute couture française grâce aux votes de plusieurs grandes

maisons - Chanel, Dior, Gaultier et Givenchy reconnaissant son

talent en esthétique et design, prouvant ainsi que les Chinois ne

se contentent pas de fabriquer à la chaine ou de faire du plagiat,

mais sont capables de créer un concept. Comme le dit Yiqing

Yin : « Nous vivons une nouvelle ère, il y aura de plus en plus de

Chinois. »

Sa vision

Ayant grandit dans un environnement artistique, elle a étudié à

l’E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Arts Décoratifs, école qui forme

les artistes. Yiqing Yin n’a jamais cru que sa création était une

œuvre artistique. Pour elle, il s’agit plutôt d’un produit de la

vie courante, apprécié par un grand nombre de personnes pour

son style différent et intemporel. Avec ses vêtements, la styliste

montre que l’on peut trouver une nouvelle identité sans pour

cela suivre pas à pas la tendance. Tout vêtement que choisit une

femme reflète son élégance.

Une femme élégante est jugée par son attitude, sa façon de

parler, sa politesse. Pour la jeune femme, l’élégance est spirituelle.

Le style de chacun se manifeste depuis l’intérieur et de

manière différente pour chaque personne. L’élégance ne se résume

pas aux vêtements que nous portons. Comment nous les

portons est également primordial : on peut être élégant avec

un jeans et une casquette tout comme on peut ne pas l’être en

tenue de soirée.

48 49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Nouvelle carrière

En 2014, Yiqing rejoint la maison de couture Leonard, où elle

devient la directrice artistique et prend un nouveau départ.

Chaque maison possède son propre style, sa propre image et

ses signes symboliques distinctifs. Léonard utilise beaucoup de

motifs floraux de couleurs vives, alors que Yiqing Yin utilise plutôt

des couleurs sobres et transparentes : moins de fleurs, plus

de pliages, deux styles différents qui s’opposent. La styliste va

de suite trouver un compromis, un équilibre entre les deux, en

s’inspirant de l’un comme de l’autre.

La maison Leonard créée en 1958 par M. Daniel Tribouillard à

la demande de M. Jacques Leonard est connue dans le monde

de la mode pour ses motifs floraux asiatiques. L’actrice française

Catherine Deneuve apprécie particulièrement la marque, tout

comme la reine de Thaïlande et la princesse du Cambodge qui

donnèrent le droit d’utiliser des fleurs de leurs pays. En 1983,

Daniel Tribouillard fut invité au Japon à participer au design de

kimono. Grâce à cette occasion, la maison Léonard devint la première

marque à obtenir une licence du secret de fabrication du

kimono. À ce jour, Léonard réalise encore de très belles ventes

au Japon.

Chaque année, Léonard produit 30 à 40 motifs floraux et animaliers

qui sont répertoriés dans les archives de l’entreprise, produisant

une source importante d’inspiration. Yiqing Yin puise

dans cette source et recompose et transforme les couleurs en de

nouvelles combinaisons, avec un nouveau regard artistique et

professionnel pour les présenter de la meilleure façon au public.

Depuis son arrivée chez Léonard, Yiqing Yin apporte de nouvelles

formes et silhouettes. Dans sa boutique Flagship on

ressent une nouvelle ambition, un style différent de ce que l’on a

l’habitude de voir, et on est immédiatement captivé par la beauté

de ses vêtements, élargissant et attirant ainsi une clientèle

conviviale et cosmopolite. Leonard a fait son entrée sur le marché

chinois en ouvrant sa première boutique en septembre 2015

à Shanghai.

D’ailleurs, depuis 2015, on a remarqué un grand changement de

style au défilé de Haute couture de Yiqing Yin, avec beaucoup

plus de simplicité dans les formes, sans les pliages complexes

avec lesquels elle s’était identifiée, reprenant des lignes plus

droites et plus épurées, utilisant les meilleures matières de façon

remarquable.

Ce changement arrive depuis son arrivée chez Leonard, peutêtre

a-t-elle de nouvelles idées de création ? Une chose est sûre,

Yiqing Yin marche sur le chemin de sa création pas à pas vers la

maturité.

李 奧 納 德 (LEONARD)2016 春 夏 系 列

50 51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李 奧 納 德 (LEONARD)2015 秋 冬 系 列

李 奧 納 德 (LEONARD)2016 春 夏 系 列

新 的 事 業

2014 年 , 殷 亦 晴 加 入 法 國 老 牌 時 裝 屋 李 奧 納 德

(LEONARD) 成 為 設 計 總 監 , 開 啟 了 她 設 計 之 路 新 的

旅 程 。 奢 侈 品 牌 總 有 些 一 貫 的 設 計 原 則 、 品 牌 符 號 , 而

LEONARD 以 用 色 豐 富 鮮 亮 、 大 量 圖 案 印 花 而 著 稱 。 這 與

Yiqing Yin 品 牌 始 終 使 用 低 純 度 暗 色 、 少 量 印 花 、 肌 理 取 勝

的 風 格 完 全 不 同 。 她 開 始 在 兩 者 矛 盾 的 衝 擊 之 間 再 度 尋 找

一 種 對 比 與 平 衡 , 繼 而 發 現 , 這 種 兩 份 風 格 矛 盾 的 設 計 ,

令 她 擁 有 意 外 的 靈 感 , 也 可 以 在 投 注 於 其 中 一 個 時 得 到 另

一 個 的 喘 息 。

LEONARD 是 1958 年 Daniel Tribouillard 先 生 應 Jacques

Leonard 先 生 要 求 下 創 立 的 品 牌 , 以 獨 特 的 東 方 風 情 印 花 和

手 工 網 版 印 染 工 藝 而 蜚 聲 時 尚 界 。 品 牌 粉 絲 包 括 曾 有 法 國 第

一 美 人 之 稱 的 著 名 演 員 Catherine Deneuve 以 及 泰 國 王 后 、 柬

埔 寨 公 主 等 等 , 泰 國 、 柬 埔 寨 甚 至 嘉 許 Daniel 將 尊 貴 的 國 花

用 於 時 裝 設 計 。 日 本 也 曾 於 1983 年 邀 請 他 設 計 和 服 , 因 此

LEONARD 亦 成 為 日 本 歷 史 上 第 一 個 被 授 權 知 曉 和 服 製 作 秘

密 的 西 方 公 司 , 品 牌 在 日 本 一 直 保 持 著 驚 人 的 銷 量 。

LEONARD 每 年 都 會 有 30 到 40 個 類 似 花 卉 、 動 物 等 的 圖

案 紋 樣 , 被 自 家 專 業 繪 師 遵 循 獨 特 的 品 牌 傳 統 創 造 出 來 並 歸

檔 , 資 源 豐 富 。 殷 亦 晴 在 其 中 徜 徉 , 將 它 們 重 新 選 擇 、 構 成

與 上 色 , 創 造 不 同 凡 響 的 組 合 。 她 以 其 藝 術 的 專 業 和 角 度 ,

將 這 些 東 西 以 一 種 更 能 被 大 眾 接 受 和 喜 愛 的 方 式 呈 現 出 來 。

同 時 , 殷 亦 晴 也 為 品 牌 系 列 帶 來 了 新 的 廓 形 與 線 條 。 尤

其 在 進 入 旗 艦 店 的 時 候 , 我 們 可 以 在 第 一 時 間 感 受 到 一 種 新

的 氣 息 、 造 型 與 女 性 魅 力 。 品 牌 得 以 將 客 戶 群 擴 大 為 面 向 所

有 有 活 力 的 、 積 極 的 、 喜 歡 在 服 裝 上 投 注 心 思 的 女 性 們 。 目

前 ,LEONARD 正 在 著 手 中 國 市 場 的 開 拓 。 在 2015 年 9 月 於

上 海 開 啟 第 一 家 旗 艦 店 。

有 趣 的 是 ,2015 年 起 , 我 們 可 以 明 顯 看 到 , 在 巴 黎 高

級 訂 製 時 裝 秀 場 上 ,Yiqing Yin 服 裝 系 列 風 格 大 變 , 已 讓 早

年 粉 絲 不 能 辨 認 。 標 誌 性 的 褶 皺 與 紋 理 被 大 量 拋 棄 , 然 而 簡

約 別 緻 的 造 型 與 優 異 的 材 質 兩 者 相 得 益 彰 、 十 分 打 眼 。 這 種

改 變 是 因 為 加 入 LEONARD 團 隊 後 的 影 響 , 還 是 在 設 計 的 路

途 中 產 生 了 一 些 新 的 想 法 呢 , 我 們 無 法 苛 求 一 個 具 體 的 因 為

所 以 。 但 顯 而 易 見 的 , 是 殷 亦 晴 在 她 的 設 計 這 條 路 上 一 步 一

步 越 來 越 成 熟 的 腳 印 。

52 53


品 時 尚

FASHION

JAUNE

2016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明 黃

上 帝 說 , 要 有 光 , 於 是 世 界 上 有 了 溫 暖 的 金 黃 色

太 陽 。 本 季 流 行 的 鮮 豔 明 黃 色 讓 人 眼 前 一 亮 , 是

不 被 人 群 所 淹 沒 的 妙 招 。

Que la lumière soit, et la lumière fut.

Jaune pur, couleur à la mode cette saison, tout en lumière, elle vous fera briller dans la foule.

Gucci

Lanvin

Akris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Vionnet

Gucci

Alexis Mabille

Mulberry

54 55


品 時 尚

FASHION

VERT

Tour à tour élégant, décontracté et vivant le vert foncé a aussi l’avantage de donner un teint frais.

2016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墨 綠

萬 能 墨 綠 色 , 可 以 優 雅 淑 女 、 可 以 個 性 幹 練 也 可 以 俏 皮 ,

最 重 要 的 是 , 它 十 分 襯 托 膚 色 。

Gucci

Chanel

Louis Vitton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Elie Saab

Lanvin

Gucci

56 57


品 時 尚

FASHION

RAYURES

Les rayures ne sont jamais absentes des Fashion Weeks.

Différentes du passé, cette année les mots-clés sont : couleur, contraste, et larges rayures.

2016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條 紋

條 紋 永 遠 不 會 在 時 裝 週 上 缺 席 , 不 同 以 往 的 是 , 本

次 關 鍵 詞 為 : 撞 色 、 寬 條 紋 。

Lanvin

Giorgio Armani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Elie Saab

Gucci

Chanel

58 59


PERLAGE

2016 流 行 新 元 素 之 鏽 花

品 時 尚

FASHION

Pour cette saison, les nouveaux concepts se reflètent non seulement dans la couleur et la coupe mais aussi

dans l’utilisation de la broderie tridimensionnelle, avec les fleurs et le perlage, créant des reflets sobres et élégants.

本 季 服 裝 設 計 的 巧 思 不 光 體 現 在 色 彩 與 剪 裁 上 , 還 有 肌

理 質 感 的 對 比 —— 利 用 立 體 刺 繡 、3D 釘 珠 甚 至 立 體 花

朵 打 造 亮 點 , 低 調 而 精 緻 。

Gucci

Chanel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Erdem

Chanel

60 61

Gucci


流 行 配 飾

ACCESSOIRES


COS

皮 革 & 金 屬 手 環 35 €

Pilgrim

手 鐲 29, 95 €

ACNE Studio

Cruz 指 環


Georg Jensen

莫 比 烏 斯 純 銀 手 環 675 €

Carven

裝 飾 項 鍊

Marni

耳 環

Elizabeth and James

耳 釘

Caroline & Najman

V 字 項 鍊

MIANSAI

手 環

Le Bon Marché 有 售

Reminiscence

ANMI

Jonc 手 環 410 €

Dannijo

純 金 黑 寶 石 戒 指

Jacinta 裝 飾 項 鍊

Le Bon Marché 有 售

62

63


流 行 配 飾

ACCESSOIRES

Hélène Prime

金 質 五 色 寶 石 手 鐲 125 €

Le Bon Marché 有 售

Reminiscence

Jelly 系 列 耳 墜 170 €

Kenneth Jay Lane

海 星 珍 珠 水 晶 胸 針

Chanel

珍 珠 項 鍊

Hélène Prime

金 質 藍 寶 石 戒 指 65 €

Le Bon Marché 有 售


Lanvin

DEBB 手 鏈


Dannijo

Almendra 耳 墜

Goossens Paris

手 鐲 750 €

Le Bon Marché 有 售

Caroline Najman

Infinite 手 鐲

Jojoba

手 環

Le Bon Marché 有 售

ACNE Studio

Fabi 金 質 啞 光 頸 環 180 €

65


流 行 配 飾

ACCESSOIRES

A little

PUNKY

一 點 點

叛 逆

COS

項 鍊

Kenneth Jay Lane

拋 光 金 質 籃 網 手 鐲

Venna

墜 飾 項 鍊

Lanvin

裝 飾 項 鍊

Dannijo

Daina 項 鍊

Chanel

琺 琅 手 鐲 搭 配 金 屬 片 1920€

Manchette en Résine Ornée de Feuilles de Métal

Reminiscence

Rodeo 系 列 手 鐲 250 €

ACNE Studio

Marni

Marieuse 銀 色 戒 指 440 €

66 星 星 耳 墜

67


流 行 配 飾

ACCESSOIRES

Caroline Najman

Maya Etalee 戒 指

Kenneth Jay Lane

樹 脂 鑲 鑽 手 環

Diana Broussard

項 鍊 275 €

Le Bon Marché 有 售

Lanvin

鑰 匙 鏈

Yunotme

Flock 絲 質 髮 箍 275 €

www.net-a-porter.com 有 售

Reminiscence

Paradise 耳 墜 95 €

Kenneth Jay Lane

金 質 鑲 琺 瑯 花 朵 項 鍊

Jeu de Cou leur

色 彩 遊 戲

Shourouk

耳 墜

Le Bon Marché 有 售

Dannijo

BABERO 項 鍊

Reminiscence

Paradise 項 鍊 790 €

Marion Godart

項 鍊

Le Bon Marché 有 售

68 69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用 衣 服 製 作 的 人 生

「 風 之 裳 」 韓 服 設 計 師 李 英 熙

Une vie consacrée à la couture

Interview de Young-hee Lee

La couturière coréenne des « Costumes du vent »

70

71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Hanbok 韓 服 :

李 英 熙 介 紹 :

韓 服 是 韓 國 的 傳 統 服 飾 , 女 性 部 分 由 短 上 衣 和 長 裙 組 成 , 男 士

部 分 則 由 上 衣 和 寬 鬆 的 褲 子 組 成 。

韓 國 最 為 知 名 的 韓 服 設 計 師 , 於 1976 年 開 設 第 一 家 韓

服 專 賣 店 。 在 工 業 很 發 達 的 現 代 , 李 英 熙 堅 持 著 傳 統 工 藝 、

親 手 自 己 織 布 染 色 , 創 新 性 地 製 造 適 用 於 現 代 生 活 的 韓 服 。

她 在 首 爾 和 巴 黎 一 共 製 作 過 1500 套 衣 服 , 把 傳 統 的 韓 服 用

新 的 方 式 引 入 現 代 社 會 並 創 造 出 了 一 個 高 潮 。

她 自 1980 年 從 首 爾 時 裝 秀 開 始 , 逐 步 進 入 世 界 各 地 的

時 裝 秀 。1992 年 品 牌 開 始 推 出 成 衣 系 列 ,1993 年 參 加 巴 黎

時 裝 秀 ,1994 年 在 巴 黎 的 Rue du Bac 開 了 一 家 旗 艦 店 。 她 的

服 裝 常 被 用 在 眾 多 電 視 劇 中 , 是 韓 國 上 流 社 會 女 士 、 世 界 名

人 明 星 的 專 寵 。 在 2005 年 首 爾 舉 辦 的 的 APEC 會 議 上 ,20 個

國 家 的 參 會 首 腦 統 一 穿 著 的 韓 服 皆 出 自 她 手 。

歷 史 : 韓 服 的 歷 史 要 追 溯 到 高 句 麗 、 百 濟 、 新 羅 三 國 鼎 立 的 時 期 ,

最 早 的 痕 跡 出 現 在 高 句 麗 時 代 王 和 貴 族 們 的 墳 墓 壁 畫 。 早 於 中 國 唐

代 , 韓 國 的 王 和 蒙 古 族 的 公 主 通 婚 將 唐 朝 的 服 飾 時 尚 和 對 佛 教 的 尊 崇

傳 到 韓 國 , 這 就 是 韓 服 的 起 源 。

特 性 : 長 久 以 來 , 韓 服 受 到 時 代 的 影 響 , 上 衣 長 度 、 袖 口 寬 度 、

裙 子 寬 度 曾 有 微 小 的 變 化 , 但 總 體 形 狀 不 變 。 材 質 以 絲 、 綿 、

苧 麻 為 主 , 由 衣 帶 或 袖 子 的 顏 色 來 區 分 女 性 的 社 會 地 位 , 或

按 照 年 齡 、 社 會 地 位 、 季 節 改 變 顏 色 。 韓 服 有 著 圓 滿 而 安

靜 的 精 神 , 可 以 說 是 韓 國 的 靈 魂 。

Hanbok Définition

C’est le costume traditionnel coréen. Il se compose d’une

veste (Jeogori) courte et d’une longue (china) pour les

femmes, ainsi que d’une veste (Jeogori) et d’un pantalon

ample (baji) pour les hommes.

L’histoire du Hanbok: Son origine remonte à

l’époque des Trois Royaume (57 B.C - A.D.668): Koguryo,

Paekche et Silla. On en trouve les premières traces

sur les fresques murales des tombes royales et nobles

du « Koguryo ». Le royaume puisait son inspiration

dans la culture et le bouddhisme de la dynastie

chinoise « Tang ». Plus tard, le style de la dynastie

Yuan a fortement influencé le Royaume « Koryo »,

à travers les mariages royaux de rois coréens avec

des princesses mongoles, ce qui a fait naître le

premier modèle de Hanbok.

Texte chinois écrit par Yifei Zhou, Texte Français écrit par Rose Aussenac

Classée parmi les couturières les plus célèbres de Corée du

Sud, c’est en 1976 que Young-hee Lee a créé sa première boutique

spécialisée dans les vêtements traditionnels « Hanbok ».

Depuis, elle continue à teinter ses tissus de manière ancestrale.

Au travers de la confection de plus de 1500 costumes entre Seoul

et Paris, elle a imposé le Hanbok dans la mode actuelle.

En 1980, Young-hee Lee a fait son premier défilé à la Fashion

Week de Séoul avant de défiler dans le monde entier. En 1992,

elle a créé sa marque personnelle de prêt-à-porter. En 1993, elle

a participé pour la première fois à la Fashion Week de Paris et

en 1994, avant d’ouvrir sa boutique Flagship, rue du Bac à Paris.

Les Hanbok de Young-hee Lee ont été utilisés dans de nombreux

films, portés par de célèbres stars, ainsi que par la haute

société coréenne. Durant la conférence d’APEC à Seoul en 2005,

tous les présidents des pays participants portaient des Hanbok

conçus par Lee.

Caractéristique: Pendant tous ces siècles

écoulés, seules la longueur de la veste, la largeur

des manche ou de jupe de Hanbok ont

subi quelques modifications. Le costume

traditionnel coréen a ainsi conservé toute

sa rondeur et l’esprit du pays du matin

calme. Principalement fabriqué en

soie, en coton ou en tissu de ramie,

le Hanbok indiquait également la

classe sociale des personnes de

par la couleur des manches ou de

l’Otgoreum (les rubans des vêtements)

pour les femmes. La

forme du Hanbok est la même

pour toutes les femmes de

toutes les classes sociales.

Seule la couleur change

selon la saison, et selon

la classe sociale.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爾 的 秋 季 格 外 舒 適 , 不 濃 不 烈 的 陽 光 灑 下 來 , 正 是 一

首 場 輕 鬆 下 午 茶 的 最 佳 季 節 。 拜 訪 李 英 熙 的 時 間 恰 巧 在

她 舉 辦 40 週 年 韓 服 紀 念 展 結 束 之 際 , 工 作 人 員 仍 然 在 忙 碌 地

拆 卸 著 展 品 , 我 則 安 安 靜 靜 觀 看 著 她 的 作 品 。 片 刻 後 李 英 熙

女 士 本 人 風 風 火 火 地 走 進 來 , 口 中 直 說 著 久 等 了 久 等 了 , 充

滿 活 力 的 樣 子 讓 人 怎 麼 也 想 像 不 到 是 個 耄 耋 高 齡 的 人 。

談 起 韓 服 (HanBok) 她 滿 腹 感 想 , 一 開 口 便 是 滔 滔 不 絕 :

從 40 歲 那 年 開 始 做 韓 服 起 , 韓 服 的 美 就 像 命 運 一 樣 進 入 她

的 世 界 , 牽 著 她 不 斷 的 往 前 走 , 去 追 求 完 美 和 超 越 極 限 。 晃

眼 間 又 一 個 40 年 過 去 , 她 已 經 做 過 無 數 的 嚐 試 , 打 破 了 無

數 的 觀 念 , 實 現 了 無 數 的 第 一 次 , 到 80 歲 了 , 仍 覺 得 很 多

事 沒 有 做 完 , 一 些 夢 想 還 沒 有 實 現 。

L

’automne à Seoul est très agréable, éclairé d’un doux soleil,

la meilleure saison pour un thé en terrasse l’après midi. J’ai

rencontré Young-hee à l’issue de son Exposition retraçant ses

40 ans de carrière. J’attendais Young-hee Lee dans sa boutique,

appréciant tranquillement sa collection, lorsque qu’elle s’est gentiment

précipitée vers moi, s’excusant à plusieurs reprises de

m’avoir fait attendre. En voyant son allure dynamique je n’aurais

jamais pu deviner qu’elle avait 80 ans.

Une fois abordée le sujet des Hanbok, Lee devient intarissable.

C’est à l’âge de 40 ans qu’elle a créé ses premiers Hanbok. La

beauté des costumes traditionnels coréens est entrée dans sa vie

personnelle comme une prédestination. Depuis, cela a été une

quête incessante de la perfection. Les 40 ans qui ont passé en un

clin d’œil la laissent avec un sentiment d’inachèvement. Trop de

rêves non réalisés à l’âge de 80 ans, même si elle a déjà effectué

d’innombrables tentatives et des percées majeures.

72 73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經 營 的 是 心 不 是 衣 服

李 英 熙 做 創 意 韓 服 的 漫 漫 長 路 始 於 開 一 家 韓 服 店 的 想

法 。 因 為 找 不 到 自 己 喜 歡 的 布 料 及 顏 色 製 作 稱 心 的 產 品 , 她

便 開 始 親 自 動 手 —— 找 來 常 用 於 做 被 子 的 絹 緞 親 手 染 色 , 不

料 就 此 引 發 了 新 時 尚 , 獲 得 了 不 少 人 氣 。

然 而 在 經 營 過 程 中 , 她 感 到 這 種 絹 緞 材 質 雖 然 觸 感 柔

軟 , 但 過 於 垂 墜 不 易 使 衣 服 挺 闊 , 不 能 令 人 十 分 滿 意 。 於 是

百 般 尋 找 下 , 她 敲 定 了 一 種 新 的 布 料 —— 歐 根 紗 。 歐 根 紗 由

真 絲 編 織 而 成 , 輕 薄 且 半 透 明 , 多 用 於 內 衣 或 婚 紗 外 層 。 她

發 現 在 製 作 韓 服 時 沒 有 任 何 一 種 布 料 能 像 歐 根 紗 那 樣 把 衣 服

的 形 狀 表 現 出 最 佳 狀 態 。 而 且 由 於 是 真 絲 製 作 , 色 染 方 面 也

表 現 出 眾 。 因 此 她 就 這 樣 利 用 歐 根 紗 玩 起 遊 戲 , 大 發 異 想 地

開 始 進 行 創 新 。

她 在 歐 根 紗 裡 面 襯 上 兩 層 裡 子 , 三 個 顏 色 重 疊 在 一 起 呈

現 出 朦 朧 而 夢 幻 的 第 三 種 色 彩 。 這 個 發 明 讓 李 英 熙 欣 喜 若

狂 , 想 就 此 開 發 出 以 歐 根 紗 為 主 要 材 質 的 四 季 服 裝 , 然 而 新

的 想 法 立 刻 被 工 作 夥 伴 們 一 同 澆 了 盆 冷 水 。

裁 縫 師 說 , 歐 根 紗 太 過 輕 薄 縫 紉 難 度 太 大 , 就 算 縫 好 了

鎖 邊 也 會 繃 開 。 為 了 解 決 這 種 問 題 , 她 決 定 使 用 韓 國 傳 統 的

縫 紉 法 , 總 的 來 說 就 是 三 次 重 複 鎖 邊 。 雖 然 做 工 繁 雜 , 但 是

縫 製 出 的 韓 服 乾 淨 而 高 貴 。

市 場 部 人 員 則 說 , 歐 根 紗 之 輕 薄 , 穿 在 四 季 並 不 妥 當 ,

能 見 皮 膚 的 透 明 衣 服 穿 在 冬 季 很 奇 怪 , 而 在 夏 天 因 為 是 絲 綢

原 料 穿 了 會 熱 , 她 卻 依 然 堅 持 著 。 幸 運 的 是 , 從 1980 年 起

韓 國 經 濟 發 生 了 一 個 飛 躍 , 家 家 都 增 設 了 空 調 和 暖 氣 , 室 內

冬 暖 夏 涼 , 因 此 人 們 接 受 這 種 四 季 不 分 的 歐 根 紗 韓 服 也 變 成

了 理 所 當 然 的 事 。 她 製 作 的 韓 服 很 快 就 被 人 們 一 掃 而 空 。

然 而 有 創 新 就 有 模 仿 , 當 類 似 的 韓 服 出 現 在 所 有 韓 服 售

賣 店 裡 的 時 候 , 人 們 已 不 再 知 道 這 種 美 麗 的 創 新 者

是 誰 。 她 心 裏 為 此 曾 有 不 平 , 但 每 逢 這 種 時

刻 , 她 就 會 想 起 母 親 語 重 心 長 的 一 句 話

「 不 要 在 意 別 人 的 作 為 , 你 自 己 堂 堂

正 正 的 活 著 , 真 理 總 會 被 揭 開 。」

隨 著 科 技 的 進 展 歐 根 紗 被 製

造 的 越 來 越 薄 , 用 以 前 的 布 料

兩 層 就 可 以 實 現 的 蓬 鬆 裙 子 ,

而 今 則 要 三 層 。 人 工 加 倍 、 成

本 上 升 , 然 而 追 求 完 美 高 品

質 的 她 , 為 了 衣 服 的 廓 形 、

為 了 顏 色 交 迭 的 美 感 硬 是 把

這 些 數 據 拋 諸 腦 後 , 換 來 的

卻 是 客 人 的 有 口 皆 碑 。

Ce que je gère, c’est le cœur, et non pas les vêtements !

Le début de son long voyage dans la conception et le design

de Hanbok n’a été qu’une boutique de costumes traditionnels

coréens. Faute de tissus et de couleurs pour ses futurs produits,

elle a commencé à les fabriquer elle-même, en puisant dans les

soies et les satins du quotidien. A sa grande surprise, cela a créé

une nouvelle tendance, lui conférant une popularité grandissante.

Durant ses explorations, ces soies et satins n’arrivaient pas à

garantir le maintien des vêtements, et, malgré leur sensation

tactile souple, les faisaient ployer sous le poids. Après ses premières

recherches, elle a finalement fixé son attention sur un

nouveau tissu, l’organza. Léger et fin, semi-diaphane, l’organza

est tressé de soie véritable, qui s’emploie plutôt dans la lingerie

et sur la partie externe des robes nuptiales. A l’époque, il n’y

avait pas encore d’autres tissus qui pouvaient manifester une

meilleure forme et une meilleure tenue du Hanbok. D’autant que

l’organza est très adapté pour la coloration, grâce à la soie qu’il

contient. C’est ainsi que Young-hee a décidé de jouer la carte de

l’organza.

Young-hee a superposé deux doublures d’organza à l’intérieur,

une nouvelle couleur d’illusion et de floue apparue avec deux ou

trois couleurs superposées. Cette invention créative l’a rendue

folle de joie. Elle a eu envie d’exploiter une collection de Hanbok

pour les quatre saisons fondée par ces matériaux, principalement

l’organza. Mais immédiatement, ses partenaires lui ont

administré une douche froide.

Selon les couturiers, l’organza est trop fin et trop léger pour le

coudre ; même si l’on pouvait surmonter ce problème, les parties

de surfilage pouvaient sauter. Afin de surmonter cette difficulté,

Young-hee Lee a choisi une méthode classique coréenne de

surfilage : le surfilage triplé. Bien que cette méthode soit plus

compliquée, elle a réussi à fabriquer de nouveaux Hanbok qui

soient propres et élégants.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 李 英 熙 通 過 她 的 創 作 成 功 地 把 極 致 追 求 無 量 時 間

的 東 方 特 色 和 不 斷 追 求 創 新 的 西 方 時 尚 感 融 合 在 一 起 。

她 打 開 了 閉 鎖 世 界 的 門 , 讓 我 們 去 愛 , 讓 我 們 去 看 ,

讓 我 們 去 感 受 她 所 創 造 的 世 界 。 藝 術 家 們 就 這 樣 超 越

國 界 地 築 成 她 獨 一 無 二 的 世 界 。 觀 賞 李 英 熙 的 韓 服 不

僅 僅 是 一 場 旅 行 , 那 是 在 夢 境 中 才 能 感 受 的 色 彩 ,

粉 紅 色 和 灰 色 似 在 我 們 的 皮 膚 上 融 合 , 輕 薄 透 明 而

永 不 凋 謝 , 明 亮 層 疊 的 綢 紗 間 有 無 法 用 語 言 表 達 的

夢 幻 韻 味 , 這 是 外 柔 內 剛 的 的 韓 國 女 性 的 形 象 。」

A l’image de ses sourcils dessinés d’un trait, Younghee

Lee a su concilier le temps illimité de l’Orient,

et le goût de l’Occident pour la nouveauté, la mode.

Avec les ingrédients de la tradition, elle a su inventer

un autre monde, le sien qui, loin de se refermer sur

lui même, donne à aimer, à voir, et sentir. C’est

ainsi qu’à tracer leur art, les artistes abolissent les

frontières. Le Hanbok de Lee Young Hee n’est pas

seulement une invitation au voyage; c’est une

peinture des sentiments qu’effleurent comme

dans un rêve, ces vapeurs de rose, de gris, sur

la peau nue. A l’image de la femme coréenne,

si douce en apparence, si forte à l’intérieur,

le soie coréenne, légère et transparente,

ne fond pas. Elle se donne à la lumière,

cachant dans ses plis la mémoire de

ce qui se tait.

—— Laurence BENAÏM

74 75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森 林 裡 有 樹 ,

樹 上 有 葉 子 ,

城 裡 有 人 往 ,

人 便 著 衣 裳 ,

一 片 樹 葉 搖 曳 時 ,

我 心 隨 之 震 顫 ,

宇 宙 亦 微 盪 著 風 之 裳 ,

須 臾 間 城 市 成 為 樹 林 的 模 樣 。

李 英 熙 的 力 量 在 於 找 尋 傳 統 的 根 , 在

自 然 界 中 找 尋 到 真 實 的 形 態 與 感 覺 , 從

材 料 市 場 中 看 到 的 竹 筐 、 辣 椒 、 人 參 到 寺

院 中 看 到 的 松 樹 , 山 林 隨 著 四 季 不 斷 演 變

著 , 自 然 就 是 她 的 創 造 舞 台 , 她 用 兒 時 看

到 的 色 彩 和 香 氣 來 製 作 絕 世 華 裳 。

La force de Lee Young Hee est d’être retournée

aux sources d’une histoire, de retrouver

dans la nature la vérité des formes

et des sensations, Ici, les marchés populaires

aux paniers de bambou remplis de piments

rouge profond, de racines de ginseng. Là, une

nature surprise dans toutes ses métamorphoses,

comme le temple où l’on marche

à travers la forêt des pins dansant dans la

brise d’hiver. Aussi ses robes racontent-elles

les couleurs et les fragrances de son enfance.

—— Laurence BENAÏM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76 77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許 多 年 過 去 了 , 年 齡 大 了 , 臉 上 長 了 皺 紋 , 孫 子 , 孫 女 們

一 個 個 來 世 上 , 但 李 英 熙 製 作 韓 服 時 的 心 態 仍 然 如 初 , 任 何 事

都 是 親 力 親 為 , 從 不 託 付 於 人 。 在 西 方 定 制 一 套 服 裝 需 要 很 多

程 序 , 而 韓 服 則 更 為 複 雜 , 因 其 本 身 色 彩 豐 富 , 光 是 上 下 一 套

搭 配 好 顏 色 就 要 花 很 長 時 間 , 之 後 要 選 擇 的 領 沿 、 衣 帶 、 袖 緣

更 令 人 傷 腦 筋 , 然 而 她 始 終 堅 持 親 自 為 客 人 選 配 這 一 切 。 因 為

她 說 :「 我 經 營 的 不 僅 僅 是 衣 服 , 是 我 的 心 意 。」

時 刻 如 初

讓 現 代 人 也 穿 上 韓 服 是 她 的 夢 想 , 因 為 有 了 夢 想 她 才 至 今

奮 發 的 活 著 。 傳 統 韓 服 雖 好 , 然 而 因 為 時 代 條 件 、 人 們 生 活 方

式 的 改 變 , 已 經 不 適 合 穿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 想 讓 韓 服 的 美 和 精 神

延 續 下 去 就 必 須 做 一 些 突 破 。

李 英 熙 從 傳 統 韓 服 的 設 計 中 發 現 , 其 美 麗 之 關 鍵 在 於 色

彩 , 所 以 設 計 韓 服 之 前 她 首 先 要 設 計 布 料 。 然 而 現 有 的 布 料 質

感 及 顏 色 都 不 如 她 意 , 李 英 熙 就 開 始 親 自 動 手 做 樣 品 、 讓 專 家

們 為 她 定 制 所 需 布 料 。 後 來 她 更 是 乾 脆 上 學 院 進 修 染 色 課 程 。

後 來 她 想 起 韓 國 有 一 種 彩 條 服 , 多 用 於 童 裝 。 源 於 朝 鮮 布

料 緊 缺 的 時 代 , 剩 下 的 碎 布 大 家 不 捨 得 扔 , 就 用 來 製 作 孩 子 的

衣 服 。 她 想 將 此 風 格 大 膽 的 用 在 大 人 服 裝 上 。 反 反 覆 覆 的 色

彩 搭 配 嚐 試 、 成 百 上 千 次 的 失 敗 與 成 功 後 , 終 於 , 李 英 熙 的 服

裝 系 列 在 巴 黎 時 裝 秀 上 成 功 發 佈 , 獲 得 了 觀 眾 們 一 致 的 喝 采 。

每 當 別 人 詢 問 她 究 竟 怎 樣 找 到 這 些 夢 幻 般 的 色 彩 組 合 時 , 她 只

謙 虛 回 應 說 這 一 切 都 來 自 於 韓 國 的 傳 統 服 裝 。 看 著 以 韓 國 傳 統

元 素 為 靈 感 誕 生 的 衣 服 在 巴 黎 時 裝 週 上 被 西 人 嘖 嘖 稱 讚 時 , 她

感 慨 萬 分 。

卡 爾 . 拉 格 斐 在 2016 年 的 Chanel 早 春 系 列 發 佈 會 上 就 搬 上

了 韓 國 這 一 傳 統 素 材 。

設 計 從 纖 維 開 始

時 尚 並 不 只 是 製 造 衣 服 , 好 的 衣 服 裡 深 含 著 這 個 國 家 的 歷

史 深 度 , 而 時 尚 的 發 達 必 然 牽 扯 纖 維 等 相 關 工 業 的 發 展 。

時 裝 的 成 衣 基 礎 中 最 重 要 的 莫 過 於 是 纖 維 , 一 般 時 尚 發

達 國 家 的 纖 維 製 造 業 也 相 當 發 達 。 她 曾 經 十 分 羨 慕 日 本 設 計

師 , 因 為 在 日 本 , 國 家 會 出 面 鼓 勵 設 計 師 製 造 、 使 用 日 本

傳 統 布 料 。 因 此 外 國 人 會 通 過 日 本 品 牌 瞭 解 日 本 文 化 , 甚

至 對 日 本 產 生 好 感 , 隨 之 加 強 國 家 的 實 力 。

每 年 參 加 巴 黎 時 裝 秀 的 她 , 常 因 找 不 到 理 想 的 布 料 而

苦 惱 , 因 為 在 新 的 秀 中 她 必 須 拿 出 新 的 設 計 才 可 以 。 李

英 熙 開 始 向 歐 洲 的 制 布 商 定 制 布 料 , 然 而 拿 到 手 的 材

質 仍 然 不 如 人 意 。

於 是 她 又 開 始 了 親 自 動 手 , 翻 閱 古 籍 學 習 韓 國

古 代 織 布 方 法 , 甚 至 嚐 試 直 接 在 布 料 上 畫 畫 , 再 加

上 雙 重 刺 繡 , 光 澤 上 染 法 等 各 種 不 同 的 傳 統 手 工

製 布 方 法 。 如 今 「 風 之 裳 」 的 名 號 就 是 這 麼 得 來

的 , 那 些 飄 逸 的 感 覺 其 實 自 古 就 有 , 而 李 英 熙

讓 它 們 重 現 於 世 。

讓 傳 統 復 活 起 來

現 在 , 日 常 生 活 中 穿 韓 服 的 人 越 來 越 少 , 哪 怕 在 婚 慶 節 日

中 也 是 借 衣 的 比 買 的 多 。 她 心 裏 常 常 對 此 感 到 非 常 遺 憾 , 覺 的

人 們 太 過 忽 略 韓 服 之 美 。 然 而 不 得 不 說 的 是 韓 服 確 實 令 人 行 動

不 便 。 儘 管 不 少 人 都 在 嚐 試 改 良 , 一 直 沒 有 找 到 最 好 的 答 案 。

將 韓 服 或 者 傳 統 文 化 引 入 到 當 今 社 會 是 不 可 能 把 固 有 因 素

照 搬 過 來 的 。 所 以 她 首 先 想 到 的 是 , 為 甚 麼 傳 統 經 過 了 這 麼 長

時 間 , 在 現 代 人 眼 裡 她 仍 然 如 此 美 麗 , 尋 找 到 這 個 藏 在 背 後 的

本 質 , 然 後 把 這 些 脈 絡 攤 開 在 現 代 作 品 上 , 才 可 行 的 。

李 英 熙 的 「 風 之 裳 」 韓 服 完 全 秉 承 其 理 念 , 做 現 代 的 服

裝 , 同 時 把 韓 服 的 本 質 和 精 神 呈 現 出 來 。 因 此 分 明 是 歐 式 時

尚 , 但 仍 然 能 感 覺 到 韓 服 的 經 典 美 。 採 訪 當 日 她 也 是 穿 著 自 己

設 計 的 改 良 韓 服 。 常 有 人 看 著 她 穿 的 衣 服 就 要 求 製 作 同 款 , 這

總 會 令 她 感 到 心 神 振 奮 、 覺 得 韓 服 還 有 光 明 的 未 來 。 然 而 所 有

這 一 切 , 李 英 熙 說 , 都 只 是 她 目 前 對 於 「 今 日 韓 服 」 能 做 的 最

好 的 解 釋 , 並 非 正 確 答 案 , 她 對 此 還 未 停 止 探 索 。

李 英 熙 的 腦 中 常 常 充 斥 著 各 種 各 樣 的 新 想 法 , 她 想 把 它 們

傳 達 給 更 廣 闊 的 世 界 裡 , 給 更 多 的 人 , 但 命 運 讓 她 選 擇 了 一 條

非 常 艱 辛 的 路 , 一 路 走 來 一 直 是 一 個 人 , 陪 伴 她 前 行 的 , 竟 是

被 譽 為 韓 國 國 父 、 已 故 的 金 九 先 生 的 一 句 話 :「 我 們 的 力 量 即

文 化 的 力 量 , 文 化 的 力 量 能 讓 我 們 幸 福 , 給 別 人 幸 福 。 我 希 望

我 們 的 國 家 不 要 只 是 模 仿 它 國 , 而 要 成 為 高 尚 而 推 崇 新 文 化 的

根 源 、 目 標 及 模 範 , 從 此 實 現 世 界 和 平 ……」

讀 著 金 九 先 生 的 「 文 化 國 家 論 」, 讓 她 更 壯 大 了 對 韓 國 文

化 力 量 的 自 信 心 。 想 著 儘 管 自 己 只 是 一 個 小 小 的 韓 服 設 計 師 ,

但 就 從 她 開 始 努 力 做 起 她 該 要 做 的 一 切 。

在 80 歲 這 一 年 , 她 仍 然 有 兩 個 夢 想 : 再 一 次 進 軍 巴 黎 時

尚 界 和 在 有 生 之 年 把 韓 服 的 美 傳 播 給 更 多 的 人 。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Pour les professionnels, l’organza ne convenait pas aux quatre

saisons, sachant qu’il serait très bizarre de porter des vêtements

semi-transparents en hiver, et trop chaud en été à cause des

matériels similaires à la soie. Young-hee a insisté sur son opinion,

et heureusement, à partir des années 80, la Corée du Sud

a connu un grand essor économique, ce qui a permis à de plus

en plus de familles d’installer la climatisation chez eux, ce qui a

réduit les différences de température. Les gens ont commencé à

accepter les Hanbok en organza. A partir de ce moment là, ses

Hanbok se sont vendus très vite.

Ainsi ses innovations ont été constamment copiées et reproduites.

Lorsqu’un nombre croissant de Hanbok de Young-hee

Lee sont apparus dans les boutiques, personne ne reconnaissait

qui les avait fabriqués. Young-hee Lee était fort indignée, mais

en même temps, elle se rappelait une phrase de sa mère : « Il faut

mener ta vie loyalement, sans prendre les paroles et les actions

d’autrui à cœur ; un jour, la vérité sera révélée. »

Le développement technique a permis un organza de plus en

plus fin : une jupe à volant, qui avait besoin de deux couches de

tissus, en exigeait dorénavant au moins trois. En parallèle les

salaires et les coûts de production ont augmenté. Néanmoins,

Young-hee Lee ne recherchant que la qualité parfaite, a opté

sans compter pour la beauté des couleurs croisées, recevant les

éloges de ses clients.

Le temps passe, Young-hee Lee avance en âge, ses enfants, ses

petits-enfants arrivent l’un après l’autre dans le monde. Mais

son intention initiale reste inchangée. Durant la fabrication de

Hanbok, elle fait la plupart du travail elle-même, sans surcharger

les autres. En Occident, il y a beaucoup de formalités et de

procédures pour fabriquer un costume, les Hanbok sont encore

plus complexes. Surtout à cause de la complexité des couleurs, il

faut beaucoup de temps pour les harmoniser; ensuite, il faut encore

sélectionner les « git » (garnitures collées avec DongJeong,

col blanc entourant le col), les nœuds Otgoreum qui sont le critère

essentiel déterminant la beauté d’un Hanbok et sa sophistication,

les bandes de manchette « Kkeutdong » de différentes

couleurs, etc. qui donnent tous beaucoup de soucis. Malgré ces

difficultés techniques, elle les conçoit elle-même pour le bonheur

de ses clients. « Ce que je gère ce n’est pas seulement les

vêtements, mais aussi mon cœur et mes sentiments » confie

Young-hee Lee.

Comme au début, comme toujours !

Son rêve est que des gens de notre époque portent des

Hanbok, c’est pour cette raison qu’elle reste encore très

active et dynamique. Le Hanbok est bon et beau, cependant,

il n’est plus adapté à la vie quotidienne. Il faut

créer des « brèches » pour pérenniser le charme et la

beauté du Hanbok.

L’avis de Young-hee Lee, est que dans les designs

traditionnels de Hanbok, la clef est la couleur : donc

il lui faut étudier les tissus avant de créer le design.

Beaucoup des tissus disponibles ne satisfaisaient

pas les exigences de Young-hee, donc elle a commencé

à en fabriquer elle-même, en invitant les

experts à lui réserver des tissus spéciaux. Pour

mieux s’adapter, elle a même suivi des formations

spécialisées en coloration.

78 79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無 法 說 明 的 美 麗 、 嚴 肅 、 溫 柔 讓 衣 服 更 添 光

彩 。 穿 上 安 靜 而 聖 潔 的 韓 服 的 女 性 , 像 是 於

風 中 孕 育 而 出 , 在 色 彩 繽 紛 的 空 氣 中 。 飄

蕩 的 絲 綢 間 只 有 玉 和 琥 珀 在 銀 飾 品 的 碰

撞 下 發 出 清 脆 的 聲 音 迴 盪 在 周 圍 。 席

地 而 坐 的 女 人 的 樣 子 像 是 紫 色 和 金

色 混 合 下 的 一 道 夕 陽 。

—— Laurence BENAÏM

Quelque chose de beau, de grave et de doux, se dégage

de ces robes faites pour magnifier une attitude. Sereine

et hiératique, la femme qui porte l’un de ces Hanboks

donne la sensation d’avoir été fécondée par le vent,

dans l’un de ces jardins coréens; rien autour d’elle que

ces airs teintés, comme si la forme était indissociable

du mouvement, des gestes et des sons. Les bruits clairs

des Norigae(ornement), sont comme de l’ambre et l’argent

sur le frou-frou des soies. Assise, elle règne ou

plutôt rayonne comme un soleil de soie, au crépuscule,

quand les mauves et les or, se confondent dans le ciel.

—— Laurence BENAÏM

80

81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Jungman Kim/Young-hee Lee

Ensuite, elle s’est rappelée d’un type de costume rayé, surtout

pour les enfants durant la dynastie Joseon quand il n’y

avait pas assez de tissus. A cette époque-là, chaque famille

gardait précieusement les tissus déchirés, pour fabriquer les

vêtements des enfants. Young-hee Lee a eu l’idée audacieuse

de reprendre ce style chez les adultes. Après des milliers d’essais

de combinaisons des couleurs et bien sûr multiple échecs,

elle est enfin arrivée à lancer cette collection durant la Fashion

Week de Paris. Ce fut un énorme succès, unanime. Chaque fois

qu’on lui demande, comment elle est arrivée à retrouver la solution

des combinaisons de couleurs, elle répond avec modestie,

en attribuant tout le mérite à la tradition et à la culture

des vêtements coréens. Elle chérie toutes sortes de sentiments

en écoutant les louanges des spectateurs occidentaux envers

ses vêtements et designs inspirés par la culture traditionnelle

coréenne.

Pour sa collection Croisière de Chanel 2016 à Seoul, Karl Lagerfeld

s’est beaucoup inspiré de la culture coréenne.

Le design part de la fibre !

Loin d’être réduite à la fabrication de vêtements, les costumes

de qualité comportent, au fond, la culture d’une nation.

Le développement du monde de la mode veut absolument promouvoir

celui des industries textiles.

On observe que les pays relativement plus développés en

matière de mode ont également des industries textiles plus

fortes. Young-hee Lee enviait tellement les designers japonais

dont le pays encouragerait la fabrication de tissus traditionnels

japonais et les emplois de ce secteur. Grâce à ce type d’efforts,

les étrangers peuvent mieux connaître la culture japonaise, et

avoir une meilleure image du pays : ce qui le rend de plus en

plus fort.

Elle, qui participe chaque année à la Fashion Week de Paris,

continue de s’angoisser pour les matériaux imparfaits, poussée

par l’exigence de sortir la nouvelle collection pour chaque défilé.

Même après avoir réservé des tissus de haute qualité chez

les commerçants européens, Young-hee Lee ne pense toujours

pas que ces tissus soient idéaux pour ses nouvelles conceptions.

Elle est obligée de reprendre la fabrication par elle-même, en

consultant les livres anciens et les références classiques afin

d’apprendre les méthodes traditionnelles. Elle a même tenté

de dessiner directement sur les tissus, en ajoutant une double

broderie, le brillant colorant, etc, et beaucoup d’autres techniques

coréennes anciennes. Le terme « Costume du vent »

provient de ces méthodes classiques. Young-hee Lee a fait

renaître du passé les notions d’allure et d’élégance.

Ressuscitons les traditions !

Les Hanboks se portent de moins en moins dans la vie quotidienne

actuelle en Corée du sud, même durant les mariages

traditionnels, les Hanboks sont plutôt loués qu’achetés. Younghee

Lee le regrette beaucoup, parce qu’elle considère que les

gens ignorent la beauté du Hanbok. Cependant, elle avoue que

les Hanbok traditionnels ne sont plus adaptés au mode de vie

moderne. Malgré tout les designers coréennes testent des créations

innovantes, on n’a pas fini d’explorer !

Young-hee Lee réalise qu’il n’est pas possible de reprendre

telle quelle la culture ancestrale. Elle se réjouit simplement que

le charme des traditions se maintient dans le cœur des gens.

Elle puise dans la nature culturelle de l’homme pour en exprimer

les points essentiels sur le vêtement moderne.

Le « Costume du vent » pour elle, c’est fabriquer des vêtements

modernes, en préservant l’esprit du Hanbok classique. C’est

pour cette raison qu’on pourra ressentir la beauté traditionnelle

coréenne même à travers ses collections modernes. Le jour de

notre entretien avec Young-hee Lee, elle portait également un

Hanbok modernisé, dessiné et fabriqué par elle-même. Souvent

ses clients demandent à reproduire les vêtements qu’elle porte,

ce qui l’encourage car cela promet un très bel avenir au Hanbok.

Pourtant, malgré toutes ses réalisations vers un « Hanbok Moderne

», elle ne cessera jamais ses recherches pour trouver les

meilleures réponses aux besoins actuels.

Young-hee Lee a des idées plein la tête et voudrait les diffuser

à plus grande échelle encore. Le destin lui a réservé un chemin

très difficile, un chemin de solitude. Une célèbre citation du

père de la Corée du Sud, KIM Koo, l’inspire beaucoup :

« Nos forces sont celles de la culture, qui nous

donneront du bonheur ainsi qu’aux autres.

J’espère vraiment que notre nation ne fera pas

qu’imiter les fruits des autres nations, mais

qu’elle en devienne la source, l’objectif et le modèle

de l’élégance, de la culture novatrice, en

réalisant la paix pour le monde … »

En lisant ces phrases de KIM Koo dans son ouvrage de «

l’Etat culturel », elle a encore plus confiance en la force de la

culture coréenne. Bien qu’elle soit une petite couturière, elle

tient à faire au maximum de ses capacités.

A l’âge de 80 ans, Young-hee Lee tient encore deux rêves dans

les mains : Revenir dans le monde de la mode à Paris; et continuer

à transmettre la beauté et le charme du Hanbok au plus

grand nombre durant le temps qui lui reste à vivre.

www.leeyounghee.co.kr

82

83


FLEURS

Les imprimés fleuris ne sont pas un privilège féminin.

2016

品 時 尚

FASHION

Les hommes peuvent y recourir pour afficher un air à la fois distingué et indiscipliné.

Si vous voulez être remarqué aux vacances de printemps,

optez pour une petite zone d’imprimés plus facile à maîtriser.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印 花

印 花 不 是 女 生 專 利 , 男 生 用 好 了 十 分 個 性 。 想 要 張 揚 不 羈

或 者 早 春 度 假 的 感 覺 , 那 就 選 它 。 小 面 積 的 或 變 成 肌 理 底

紋 的 細 小 印 花 相 對 好 駕 馭 。

Fendi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Gucci

Jil Sander

Dolce & Gabbana

84 85


品 時 尚

FASHION

GRIS

Différents gris ont investi les défilés.

Le gris-pierre peut conférer à qui le porte un style solide.

2016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灰 色

各 種 不 同 的 灰 色 霸 佔 秀 場 ,

石 頭 般 的 灰 色 給 穿 著 者 賦 予 硬 朗 的 風 格 。

Emporio Armani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Lanvin

Berluti

Brioni

86 87


TAN LIGHT

2016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駝 色

品 時 尚

FASHION

不 鮮 豔 , 但 也 不 沉 重 , 深 沈 與 質 樸 的 色 彩 ,

在 新 穎 時 尚 的 設 計 下 , 把 男 孩 們 推 到 時 尚 前 鋒 。

Pas trop brillante, pas trop lourde non plus,

cette couleur donne une impression de douceur et de profondeur.

Assez funky elle offre aussi un air avant-gardiste.

Salvatore Ferragamo

Burberry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Missoni

Hermès

Lanvin

88 89


ERT BLEU

2016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綠 色 2016 流 行 新 色 譜 之 靛 藍

品 時 尚

FASHION

同 女 生 流 行 色 湊 成 情 侶 款 , 不 過 男 士 的 明 度 純 度 選 擇 範 圍 似 乎 更 廣 。 健 康 充 滿 活 力 , 靛 藍 去 老 氣 , 穿 在 身 上 精 煉 又 顯 成 熟 。

Le vert s’invite aussi chez l’homme, avec plus de choix au niveau de la luminosité.

Plein de vitalité, le bleu n’a rien de démodé, donnant une impression plus raffinée et un air de maturité.

Salvatore Ferragamo

Hermès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Giorgio Armani

Berluti

Berluti

Bally

90 91


品 時 尚

FASHION

流 行 元 素 之 綁 帶 涼 鞋

本 季 頭 號 男 士 流 行 單 品 , 要 數 這 種 綁 帶 涼 鞋 了 。 在 不 太 正 式 的 場 合 , 穿 出 涼 快 率 性 。

Numéro un des produits à la mode chez l’homme cette saison,

les sandales à lanières vous offrent fraicheur et confort tout en gardant un coté chic.

Hermès

Dries Van Noten

完 美 享 受

善 待 自 己 , 体 验 110 多 家 精 品 折 扣 店 *, 一 周 全 天 开 放 , 距 离 巴 黎 市 中 心 仅 35 分 钟 :

ARMANI · JIMMY CHOO · MICHAEL KORS · MONCLER · PAUL SMITH · POIRAY

ROBERTO CAVALLI · SALVATORE FERRAGAMO · SANDRO · TOD’S · UGG 等 。

LANIÈRES2016

2016 年 03 月 31 日 前 , 仅 需 在 我 们 的 欢 迎 中 心 出 示 本 页 面 , 便 可 在 6 家 精 品 店 享 受 10% 以 上 的 折 扣 。

关 于 专 属 定 制 服 装 的 活 动 , 请 联 系 LVVBookings@ValuerRetail.com,

同 时 千 万 不 要 错 过 我 们 在 中 国 新 年 和 国 庆 节 日 期 间 的 活 动 和 独 家 优 惠 .

请 在 LaValleeVillage.com/shoppingexpress 规 划 您 的 行 程

THE ULTIMATE LUXURY SHOPPING EXPERIENCE

Discover more than 110 luxury boutiques with minimum reduction of 33% * ,

seven days a week, 35 minutes from the centre of Paris:

ARMANI · JIMMY CHOO · MICHAEL KORS · MONCLER · PAUL SMITH · POIRAY

ROBERTO CAVALLI · SALVATORE FERRAGAMO · SANDRO · TOD’S · UGG AND MANY MORE

Enjoy a further 10% saving in six boutiques of your choice upon presentation of this page at our Welcome Center until 31/03/16.

For the organisation of tailor made events, please contact LVVBookings@ValueRetail.com,

and don’t miss our exclusive offers during our dedicated campaigns of Chinese New Year and Golden Days.

To plan your visit, visit LaValleeVillage.com/shoppingexpress

更 多 信 息

Plus d’infos

#L AV ALLEEV ILLAGE

Salvatore Ferragamo

Valentino

LA VALLÉE VILLAGE IS ONE OF THE COLLECTION OF VILLAGES IN EUROPE AND CHINA

EUROPE BICESTER VILLAGE LONDON KILDARE VILLAGE DUBLIN LA VALLÉE VILLAGE PARIS WERTHEIM VILLAGE FRANKFURT

INGOLSTADT VILLAGE MUNICH MAASMECHELEN VILLAGE BRUSSELS FIDENZA VILLAGE MILAN LA ROCA VILLAGE BARCELONA

LAS ROZAS VILLAGE MADRID CHINA SUZHOU VILLAGE SUZHOU SHANGHAI VILLAGE SHANGHAI

(OPENING SPRING 2016)

92 * 过 季 系 列 至 少 低 于 建 议 零 售 价 33% 。 on the recommended retail price. © La Vallée Village 2015 12/15

93


品 名 錶

HORLOGERIE



成 一 道

閃 電

瘦 成 一 道 閃 電 」 不 再 只 是 女 性 的 追 求 , 在 腕 錶

領 域 , 各 大 品 牌 對 極 致 纖 薄 的 競 爭 愈 演 愈 烈 。

Fin comme l’éclair, ce n’est plus juste le but ultime des

montres femme, en haute horlogerie, les marques de

prestige rivalisent toute de finesse dans la forme.

Vacheron Constantin 江 詩 丹 頓

Patrimony ultra-thin calibre 1731

江 詩 丹 頓 以 紀 念 品 牌 創 始 人 Jean- Marc Vacheron 的

誕 辰 年 份 推 出 全 新 的 1731 手 動 上 鍊 機 械 機 芯 ,

這 是 市 場 上 最 薄 的 三 問 機 芯 。 動 力 存 儲 65 小

時 。36 顆 寶 石 鑲 嵌 。950 鉑 金 錶 殼 錶 扣 , 黑 色

雙 層 大 方 格 手 工 縫 製 密 西 西 比 鱷 魚 皮 錶 帶 。

En 2013, Vacheron Constantin a lancé un nouveau

calibre pour rendre hommage à cette complication

chargée d’émotion : le 1731, ainsi nommé en hommage

à l’année de naissance de Jean-Marc Vacheron,

le fondateur de la Maison. Le calibre 1731 affiche une

épaisseur de 3.90 mm, il reste le plus fin du marché. Environ

65 heures de réserve de marche. 36 rubis. Boîtier et fermoir en

Platine 950. Bracelet en cuir d’alligator.

Jaeger-LeCoultre 積 家

Master Ultra Thin Squelette 超 薄 鏤 雕 腕 錶

Master Ultra Thin Squelette 超 薄 大 師 系 列 結

合 了 琺 瑯 與 鏤 空 工 藝 。 錶 殼 直 徑 38 毫

米 , 厚 度 僅 4.7 毫 米 。 背 面 同 樣 配 備 鐫

刻 珍 珠 母 貝 的 時 區 顯 示 。 搭 載 積

家 849ASQ 型 手 動 上 鏈 機 械

機 芯 , 鏤 空 設 計 精 巧

別 緻 。 錶 殼 有

玫 瑰 金 和 鉑

金 款 , 鱷 魚

皮 錶 帶 , 限

量 發 行 100 枚 。

Parmigiani Fleurier 帕 瑪 強 尼

Tonda 1950 Tourbillon 超 薄 陀 飛 輪

帕 瑪 強 尼 製 表 中 心 推 出 帶 微 型 自 動 盤 的 世

界 最 薄 的 自 動 飛 行 陀 飛 輪 (3.4 毫 米 )。 所

使 用 的 鈦 金 屬 陀 飛 輪 框 架 也 是 世 界 最 輕

(0.255 克 )。 搭 載 PF517 自 動 上 鍊 機 芯 ,

動 力 存 儲 42 小 時 , 防 水 深 度 30 米 。18K

玫 瑰 金 錶 殼 , 鱷 魚 皮 錶 帶 。

La montre Master Ultra Thin Squelette combine l’art de l’émail et l’art du squelette.

Boîtier de 38 millimètres de diamètre avec une épaisseur de seulement 4,7

millimètres. Le dos de la montre offre une réplique à l’identique du visage de la

montre. Mouvement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manuel, Calibre Jaeger-LeCoultre

849ASQ. Boîtier en or rose ou or blanc. Bracelet en cuir d’alligator. Chaque modèle

est limitée à 100 pièces.

Le pôle manufacturier de Parmigiani Fleurier

présente le tourbillon volant automatique

avec le micro-rotor le plus plat au

monde, intégré dans un calibre de 3,4 mm

d’épaisseur seulement. La cage de tourbillon en

titane est aussi la plus légère au monde (0,255 g).

Calibre PF517. Remontage automatique. Réserve de

marche de 42 heures. Etanchéité à 30 m. Boîtier en

or rose 18ct. Bracelet en cuir d’alligator.

94

95


品 名 錶

HORLOGERIE

Vacheron Constantin 江 詩 丹 頓

藝 術 大 師 自 然 頌 歌 之 天 鵝 腕 錶

雕 刻 大 师 師 、 機 刻 雕 花 大 師 、 琺 瑯 彩 繪 绘 大 師 和 珠 寶 鑲 嵌 大 師 四 位 工 匠 们 接 力 合 作 歷 時 兩 個 月 才 能 制 作

出 這 款 錶 盤 盘 。 搭 載 2460 G4 自 動 上 鍊 機 械 機 芯 ,18K 鉑 金 錶 殼 錶 盤 , 鱷 魚 皮 錶 帶 , 鑲 嵌 有 432 顆 圓

形 切 割 鑽 石 ,76 顆 長 方 形 切 割 鑽 石 。 防 水 30 米 。 全 球 僅 此 一 隻 。

Graveur, guillocheur, émailleur et sertisseur, quatre artisans se sont penchés tour à tour sur le cadran. Pour

un résultat si spectaculaire, il a fallu faire preuve d’une vision certaine et d’une imagination intense. Deux

mois de travail ont été nécessaires à la réalisation des cadrans. Calibre 2460 G4,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automatique. Boîtier et Cadran en or blanc 18K. Bracelet en cuir d’alligator. 76 diamants taille baguette et

432 diamants taille rond. Étanchéité testée à une pression de 3 bar. Pièce unique.

頂 級 腕 錶 品 牌 不 約 而 同 向 飛 鳥 這 一 自 然 界 之 靈 致 敬 ,

有 的 飾 以 繪 畫 、 鑽 石 鑲 嵌 , 有 的 甚 至 用 真 羽 毛 拼 貼 。

La haute horlogerie rend hommage aux génies de la nature, notamment à l’oiseau.

Certaines montres sont décorées de peintures, de diamants, et même de vraies plumes !

Van Cleef & Arpels 梵 克 雅 寶

Lady Arpels 系 列

這 個 以 大 自 然 的 動 植 物 為 靈 感 的 系 列 , 以 金 質 、 琺

瑯 及 寶 石 嵌 飾 出 精 巧 複 雜 的 錶 盤 , 歌 頌 大 自 然 花 鳥

草 木 之 美 。 新 款 腕 錶 除 了 活 用 金 雕 工 藝 及 硬 寶 石

細 工 鑲 嵌 等 傳 統 技 術 外 , 更 開 創 世 家 先 河 , 首 次 運 用

微 型 羽 毛 鑲 嵌 工 藝 。 手 動 上 鍊 機 械 機 芯 ,38mm 表

徑 , 每 款 限 量 生 產 22 枚 。

La Maison offre également différentes interprétations

de la Nature Enchantée TM . Inspirée

depuis sa fondation par la faune et la

flore, elle leur dédie de minutieux tableaux

composés d’or, d’émail, de gemmes... Les

savoir-faire traditionnels tels que la gravure

sur or ou la marqueterie de pierres

dures côtoient la plumasserie miniature,

introduite pour la première fois par Van

Cleef & Arpels dans ses collections.

Mouvement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manuel. Boîte de 38 mm de

diamètre. Édition limitée à 22

exemplaires.

Piaget 伯 爵

Altiplano 羽 毛 細 工 腕 錶

推 出 全 新 Altiplano 羽 毛 銀 箔 鑲 嵌 腕

錶 , 由 藝 術 家 Emilie Moutard-Martin,

一 個 個 把 羽 毛 切 割 成 微 細 的 嵌 片 的 羽 毛 ,

再 貼 上 銀 箔 , 潤 飾 後 逐 片 鑲 嵌 於 錶 盤 上 , 以

羽 毛 製 成 「 時 間 之 輪 」。 搭 載 自 製 430P 超 薄 手

動 上 鏈 機 械 機 芯 ,18K 白 金 錶 殼 鑲 嵌 78 顆 明 亮 切

割 美 鑽 , 黑 色 絹 制 錶 帶 。 限 量 18 枚 。

Découpage tout en finesse des plumes d’oie pour leur donner

la forme en goutte. Encollage des plumes avant l’application

de la feuille d’argent. La création d’une telle marqueterie est un

processus long et délicat car chaque plume est méticuleusement

assemblée une par une pour former un cercle sur le cadran. Mouvement

mécanique extra-plat Manufacture Piaget 430P à manuel.

Remontage manuelle. Boîtier en or blanc 18 carats serti de 78 diamants

taille brillant. Boîtier en or blanc 18ct. Bracelet satin noir.

Edition limitée à 18 pièces.

96 97


品 名 錶

HORLOGERIE

Montblanc 萬 寶 龍

Héritage Chronométrie Dual Time Vasco da Gama

雙 時 區 腕 錶

腕 錶 搭 載 由 萬 寶 龍 製 表 大 師 自 行 開 發 的 MB

29.19 自 動 上 弦 機 芯 , 配 備 雙 時 區 功 能 。 直

徑 41 毫 米 , 厚 度 9.9 毫 米 , 錶 殼 採 用 三 重 式

結 構 , 表 底 蓋 / 表 環 和 表 圈 分 別 由 不 鏽 鋼 和

18K 紅 金 打 造 , 黑 色 鱷 魚 皮 錶 帶 。 全 球 限 量

238 隻 。

Calibre MB 29.19 avec complication de manufacture.

Mécanique à remontage automatique.

Cadran blanc argenté avec motif soleillé. Boîtier en

acier inoxydable poli, lunette polie et satinée en or

rouge 18K. Boîtier en 41mm de diamètre et 9.9 mm

d’épaisseur. Bracelet noir en peau d’alligator. Edition

limitée à 238 pièces.

Panerai 沛 納 海

Lo Scienziato Radiomir 1940 陀 飛 輪 兩 地 時 鏤 空 腕 錶

這 款 腕 錶 為 沛 納 海 向 天 才 人 物 伽 利 略 致 敬 之 作 。

腕 錶 搭 載 本 廠 研 製 精 雕 細 琢 的 P. 2005/S 手 動 上 鏈

鏤 空 機 芯 , 擁 有 精 密 的 陀 飛 輪 調 速 裝 置 。 棕 色 真

皮 錶 帶 ,18K 拋 光 紅 金 錶 殼 , 直 徑 48 毫 米 。 動

力 儲 存 144 小 時 , 防 水 50 米 。

Officine Panerai rend à nouveau hommage au génie

de Galilée à travers une nouvelle Radiomir 1940 . Le

travail sophistiqué du squelettage du mouvement

P. 2005/S, le calibre à remontage manuel doté d’un

régulateur à tourbillon qui anime ce chef-d’œuvre horloger,

frappe immédiatement le regard. Bracelet en cuir

brun. Boîtier en or rouge poli 18ct. , 48 millimètres de

diamètre. Etanchéité à 50 m. Réserve de marche à 144h.

Harry Winston 海 瑞 溫 斯 頓

Avenue Dual Time Automatic - AVEATZ37RR001

思 念

沒 有 甚 麼 比 一 塊 兩 地 時 腕 錶 更 能 表 達 思 念 了 ,

它 代 表 著 「 思 念 你 的 時 時 刻 刻 」。

Rien de mieux qu’une montre « Dual Time »

pour montrer à son âme soeur qu’elle nous

manque à chaque instant.

第 五 大 道 Avenue 系 列 雙 時 區 自 動 腕 錶 凝 萃 精 密 繁 複 的 時 區 顯

示 方 式 , 偏 心 時 分 盤 顯 示 當 地 時 間 , 第 二 時 區 則 結 合 逆 跳 功 能 實

現 , 堪 稱 海 瑞 溫 斯 頓 高 級 複 雜 製 錶 工 藝 之 典 範 。 搭 載 海 瑞 溫

斯 頓 獨 家 設 計 的 專 屬 機 芯 HW3502 自 動 上 鍊 機 械 機 芯 , 鋯

合 金 錶 殼 錶 扣 , 鱷 魚 皮 錶 帶 , 防 水 深 度 30 米 。

La nouvelle Avenue Dual Time est une incarnation parfaite

de la philosophie horlogère de la Maison Harry Winston.

Avec son affichage excentré pour l’heure locale et rétrograde

pour un second fuseau horaire, l’Avenue Dual

Time incarne l’esprit des complications Harry Winston.

Son affichage décentré, dual et sans équivalent

s’appuie sur un mouvement aux spécifications

propres à Harry Winston – Calibre HW3502,

mouvement mécanique et remontage automatique.

Boîte et boucle en Zalium. Bracelet en alligator

noir mat. Etanchéité 30 mètres.

98

99


品 遊

VOYAGE

說 疲 習

走 憊 慣

就 的 於

走 身 人

的 心 來

旅 , 人

行 許 往

何 久 匆

嚐 未 匆

不 好 碌

是 好 碌

一 休 的

種 息 都

奢 過 市

望 , 生

。 活

,





,

,





工 新 歷 文

藝 奇 史 化



傳 發 回 體

承 現 眸 驗

©OTLB

©Mairie de La Baule

Voyage, une expérience culturelle

Voyage, un examen de l’histoire

Voyage, une nouvelle découverte

Voyage, un patrimoine de l’artisanat

« La Côte d’Amour »

Voyage sur les bords de l’Atlantique

大 西 洋 之 東 愛 情 海 岸 線

法 國 布 列 塔 尼 大 區

La Baule、Le Croisic、Guérande 三 城 之 旅

Texte chinois écrit par Xiao Shao, Texte Français écrit par Marc Baradel

晨 , 從 巴 黎 出 發 , 踏 上 前 往 La Baule 的 列 車 , 疲

清 乏 的 身 軀 隨 著 列 車 的 輕 擺 沉 睡 過 去 , 三 個 小 時 的 車

程 , 已 過 大 半 , 悄 然 而 逝 。 窗 外 望 去 , 已 無 熙 攘 的 行 人 、

擁 堵 的 車 輛 , 更 不 見 密 集 的 建 築 , 有 的 只 是 一 片 接 著 一 片

的 綠 色 。

隨 後 列 車 便 進 入 了 La Baule 車 站 , 下 車 的 乘 客 並 不 多 。

與 巴 黎 相 比 , 這 裡 的 人 種 更 為 單 一 , 全 是 地 道 的 白 種 法 國

人 , 酒 店 迎 接 我 們 的 司 機 一 眼 就 發 現 了 我 們 , 熱 情 的 趕 過

來 與 我 們 打 招 呼 , 幫 我 們 提 行 李 。 司 機 很 健 談 , 短 暫 的 路 上

已 讓 我 們 對 一 無 所 知 的 La Baule 有 了 一 些 概 念 —— 綠 色 、 寧

靜 、 熱 情 、 傳 統 、 活 力 。

很 快 我 們 便 到 了 酒 店 ,HERMITAGE, 是 BARRIERE 集 團

下 的 一 家 五 星 級 酒 店 , 酒 店 直 面 大 海 , 緊 鄰 沙 灘 , 打 開 房 間

的 窗 戶 , 便 可 聞 到 清 新 的 海 水 味 道 , 遠 眺 出 去 , 海 天 一 色 ,

心 曠 神 怡 , 已 忘 卻 了 都 市 的 煩 憂 。

Habitués que nous sommes aux heures de pointe et au

rythme trépidant de la vie en ville - s’ajoutant à cela la fatigue

physique et mentale et une longue période de travail ininterrompu

- prendre la décision de partir en voyage à n’importe

quel moment reste un rêve pour nombre de personnes.

Autant dire que nous avons accueilli avec grand plaisir ce projet

de reportage du côté de La Baule ! Tôt dans la matinée, au départ

de Paris, nous voici donc dans le train pour un voyage de trois

heures. Le corps fatigué, sous l’effet du rythme du train, je m’endors.

Me réveillant à mi- trajet, je regarde par la fenêtre : tout est

calme, sans personne, sans véhicules, sans constructions massives,

seulement de la verdure.

Peu après, le train entre en gare, très peu de passagers en descendent,

que des français pure souche. Le chauffeur envoyé par

l’hôtel nous reconnait immédiatement, il vient chaleureusement

à notre rencontre pour nous aider à porter nos bagages. Très loquace,

il a le temps durant le court trajet qui nous sépare de l’hôtel

de nous donner une idée d’ensemble sur La Baule - la végétation,

le calme, l’ambiance chaleureuse, les traditions et la convivialité.

100 101


品 遊

VOYAGE

Hôtel Barrière L’Hermitage

閒 散 地 踏 著 單 車 自 由 地 沿 著 海 岸 線 騎 行 , 吹 著 海

風 , 看 著 沙 灘 海 景 , 輕 鬆 而 愜 意 。 海 面 上 經 常 會 看 到

許 多 的 充 氣 風 箏 , 才 知 當 地 盛 行 一 項 運 動 —— 風 箏 衝

浪 , 運 動 者 依 靠 巨 大 的 充 氣 風 箏 提 供 動 力 , 腳 踏 著 滑 板

自 由 滑 翔 在 海 面 上 , 時 而 一 躍 而 起 飛 翔 在 半 空 , 時 而 急

速 前 行 在 海 面 上 衝 刺 , 看 著 就 想 勇 敢 地 挑 戰 一 下 。 諮 詢

之 下 , 當 地 有 專 業 培 訓 風 箏 衝 浪 的 課 程 並 可 買 到 全 套 的

裝 備 。

La Baule 火 車 站 的 建 築 有 如 風 格 別 致 的 小 別 墅 。

L’architecture de la gare de La Baule.

再 稍 微 深 入 這 座 小 城 , 隨 處 可 見 風 格 各 異 的 小 別

墅 , 每 家 每 戶 都 是 精 心 佈 置 , 並 不 局 限 於 布 列 塔 尼 的 傳

統 風 格 , 如 果 說 巴 黎 是 有 名 的 人 種 博 物 館 , 那 麼 這 座 小

城 也 可 算 是 一 個 小 型 的 歷 史 建 築 博 物 館 , 每 家 人 對 自 己

的 愛 屋 都 十 分 重 視 , 為 其 取 上 特 有 的 名 字 。 小 城 內 還 種

植 了 大 量 的 植 物 , 特 別 是 松 樹 , 由 於 這 裡 緊 鄰 沙 灘 , 為

了 固 定 土 壤 , 這 些 植 物 是 必 不 可 少 的 。 為 了 保 護 這 些 植

被 , 每 棵 松 樹 在 市 政 府 都 有 唯 一 的 編 號 對 應 , 如 果 要 砍

伐 一 棵 松 樹 , 不 僅 要 先 經 過 小 城 政 府 的 同 意 , 還 要 在 砍

伐 之 後 另 外 再 種 植 兩 棵 。

整 座 小 城 面 積 不 大 , 卻 是 法 國 人 酷 愛 的 療 養 渡 假

勝 地 , 因 此 擁 有 著 與 巴 黎 市 區 幾 近 相 同 的 房 價 。 接

待 我 們 的 Barrière 集 團 在 當 地 就 有 三 家 濱 海 五 星 級 酒

店 ,Fouquet's 餐 廳 , 歐 洲 最 大 的 高 爾 夫 球 場 之 一 , 共

45 洞 , 大 型 網 球 場 和 賭 場 。 這 裡 的 禮 賓 服 務 , 與 都 市

相 比 , 雖 然 讓 人 少 了 些 至 高 無 上 的 尊 崇 感 , 但 多 了 些

熱 情 真 摯 的 親 和 感 。 這 裡 尤 為 突 出 的 是 五 星 級 的 海 水

理 療 , 海 水 本 身 和 海 洋 中 的 植 物 , 對 人 體 都 有 很 大 的 益

處 , 海 水 理 療 中 心 將 這 一 切 發 揮 到 了 極 致 , 這 裡 也 是 這

個 小 鎮 最 具 現 代 化 的 地 方 , 泡 在 溫 暖 的 海 水 浴 中 , 洗 去

疲 乏 和 緊 張 , 舒 適 溫 馨 的 環 境 和 貼 心 細 緻 的 服 務 , 讓 我

©Pedro Loustau

©Fabrice Rambert

Nous voici bientôt à l’hôtel Hermitage, un hôtel cinq étoiles

du groupe Barrière. Dans notre chambre face à la mer, fenêtre

grande ouverte, on respire la fraicheur de l’océan. Au

loin, le ciel et la mer se fondent dans une même couleur,

une émotion de détente et de bien-être nous apaise, les

soucis de la ville sont déjà oubliés.

Nous décidons de découvrir la ville à vélo, la côte, la plage…

Les yeux tournés vers l’océan, une brise douce et agréable

nous caresse le visage. C’est ainsi que nous découvrons

le sport vedette de la région - le kitesurf, les surfeurs

semblent voler librement au-dessus de la mer avec leur

planche, parfois sautant sur les vagues, parfois glissant

sur la ligne de front de mer pour un sprint rapide. Nous

avons presqu’envie d’essayer, de relever le défi avec un peu

de courage. Localement, on trouve des écoles de formation

professionnelle de kitesurf où l’on peut acheter une

gamme complète d’équipement.

En pénétrant dans la ville, nos regards sont attirés par l’architecture

des maisons : toutes de différents styles, chacune

a été soigneusement aménagée et ne se limite pas au seul

style traditionnel breton. Si Paris est le musée du monde,

alors ici, la ville peut être considérée comme un petit musée

de bâtiments historiques, chaque famille aimant montrer

sa passion pour sa maison, chaque maison portant un nom

particulier. La ville est plantée d’arbres, en particulier des

pins, en raison de la mer qui se trouve très proche, car ces

arbres sont essentiels pour consolider le sol.

102 103


品 遊

VOYAGE

Pour protéger cette végétation, chaque pin est numéroté

par la mairie. Pour abattre ces arbres, il faut un accord préalable

avec la ville, mais surtout, en replanter deux après

l’abattage.

La Baule est une petite ville, mais l’endroit étant une destination

estivale célèbre, le prix de l’immobilier est presque

identique à celui de Paris. Nous avons été accueillis par le

groupe Barrière qui possède dans la localité trois hôtels

cinq étoiles en bord de mer, un restaurant Fouquet’s, un

golf de 45 trous - l’un des plus grands parcours d’Europe -

un tennis et un casino.

©Pedro Loustau

Le service conciergerie n’a pas le prestige de ce que l’on

peut trouver à Paris, mais l’accueil et le service y sont tellement

plus enthousiastes et sincères. Le point fort est la

thalassothérapie cinq étoiles. Ce centre, qui dispose d’équipements

ultra modernes, utilise au maximum l’eau de mer

et les plantes marines pour le bien-être, et toutes sortes

de produits de soins à base d’extraits marins donnent au

corps un plein de tendresse. Quel bonheur de se tremper

dans un bain chaud, de laver la fatigue et la tension dans

un environnement chaleureux et confortable avec un service

attentionné et méticuleux. Nous atteignons ici au

summum de la détente...

Golf de 45 trous total, l’un des plus grand parcours d’Europe

們 得 到 了 最 大 限 度 的 放 鬆 , 各 類 提 取 自 海 洋 精 華 的 護

膚 品 也 給 身 體 來 了 一 次 徹 底 的 充 電 。

小 城 內 還 有 三 家 馬 場 , 可 接 受 各 個 級 別 的 馬 術

愛 好 者 , 時 常 舉 辦 馬 術 比 賽 , 如 果 您 是 馬 術 高 手 還

可 以 騎 著 駿 馬 馳 騁 在 沙 灘 上 , 伴 隨 著 碧 海 藍 天 , 瀟

灑 自 在 。

我 們 到 達 的 日 子 剛 好 趕 上 當 地 的 國 際 電 影 音 樂

節 , 原 本 寧 靜 的 小 城 也 熱 鬧 了 起 來 。 仔 細 瞭 解 才

知 , 這 個 小 城 幾 乎 每 個 月 都 有 一 個 大 型 活 動 , 五 月

的 浪 琴 國 際 馬 術 大 賽 , 九 月 的 鐵 人 三 項 大 賽 , 十 一

月 的 國 際 電 影 音 樂 節 , 十 二 月 到 一 月 長 達 三 個 星 期

魔 幻 聖 誕 節 。 整 個 小 鎮 全 年 都 充 滿 了 生 機 活 力 。 這

裡 還 有 著 當 地 的 「 香 街 」, 匯 聚 了 眾 多 時 尚 品 牌 ,

閒 暇 之 餘 , 依 舊 可 以 體 驗 購 物 的 樂 趣 。

在 這 裡 我 們 體 會 到 了 低 調 的 奢 華 , 寧 靜 與 活 力 的

結 合 。

©Fabrice Rambert

從 Hôtel Barrière L’Hermitage 望 海 。

©Fabrice Rambert

104 105


品 遊

VOYAGE

Hôtel Le Castel Marie-Louise, Relais & Châteaux

Hôtel Barrière Le Royal et la Thalasso & Spa Barrière

©Fabrice Rambert

©Fabrice Rambert

106 107


品 遊

VOYAGE

Guérande 和 Le Croisic

La Baule 近 鄰 兩 座 小 城 ,Guérande 和 Le Croisic, 為 了 方

便 遊 玩 , 三 座 小 城 都 有 自 行 車 專 屬 車 道 相 連 通 , 半 個 小 時 之

內 便 可 到 達 另 一 座 小 城 , 沿 途 景 色 寧 靜 而 清 新 。

La Baule 與 Le Croisic 的 海 岸 連 成 一 體 , 並 擁 有 著 一 個 浪

漫 的 名 字 叫 做 —— 愛 情 海 岸 線 , 位 於 大 西 洋 東 岸 , 自 然 形 成

的 一 條 海 灣 , 當 地 的 海 鮮 水 產 十 分 豐 富 ,Le Croisic 的 魚 市 更

是 遠 近 聞 名 , 叫 做 Criée de Poissonnerie,「 叫 嚷 的 魚 市 」,

得 名 於 過 去 人 們 在 魚 市 上 熱 鬧 的 叫 賣 聲 , 討 價 還 價 聲 , 現 在

仍 保 留 著 這 種 叫 賣 的 傳 統 , 周 邊 的 許 多 大 型 超 市 和 零 售 商 都

是 從 這 裡 進 貨 , 再 銷 往 全 法 , 當 地 居 民 則 更 是 優 先 享 受 著 這

無 盡 的 鮮 美 海 產 。

Le Croisic

Guérande, Le Croisic, deux villes voisines, disposent d’une voie

cyclable commune, afin de faciliter la circulation aux cyclistes.

En 30 minutes, on peut aller d’une ville à l’autre et profiter d’un

agréable paysage tout au long du chemin.

Les côtes du Croisic et de La Baule se trouvent sur « la Côte

d’Amour », nom romantique qui désigne le secteur côtier de

la presqu’île guérandaise - riche en fruits de mer - qui s’étend

de Saint-Nazaire à Mesquer. Le Croisic possède un marché aux

poissons très connu, la « criée du Croisic ». Ce nom, « Criée de

Poissonnerie », vient du passé, des poissonniers qui criaient à

tue-tête pour négocier les prix. Cette tradition perdure encore

aujourd’hui et de nombreux acheteurs, tant pour les grands

supermarchés que pour les boutiques de détail de la ville, font

leurs achats ici avant de revendre sur toute la France ou aux

amateurs de poissons de la région.

我 們 的 最 後 一 站 是 Guérande, 這 是 一 座 中 世 紀 古 城 , 古 城

內 現 居 住 著 約 五 百 居 民 , 步 行 在 小 巷 中 , 古 色 古 香 , 城 中 大 部

份 的 樓 房 都 保 存 著 中 世 紀 時 的 原 樣 , 布 列 塔 尼 的 建 築 風 格 和 色

彩 搭 配 都 被 完 好 的 保 留 了 下 來 , 城 牆 上 的 石 頭 都 有 著 不 同 的 標

記 , 如 心 形 , 箭 頭 等 等 , 代 表 著 當 年 提 供 這 個 石 頭 的 家 庭 , 時

至 今 日 , 這 些 標 記 仍 清 晰 可 見 , 彷 彿 歷 史 就 在 昨 日 。

這 座 小 城 最 著 名 的 當 是 本 地 的 鹽 田 , 是 法 國 的 四 大 鹽 產

地 之 一 , 海 鹽 的 提 煉 工 藝 已 經 傳 承 了 近 兩 千 年 , 今 天 , 人 們

還 在 用 著 最 古 老 的 工 具 和 純 手 工 的 方 式 提 取 著 海 鹽 。 也 因 此

Guérande 的 海 鹽 以 其 精 湛 的 工 藝 , 悠 久 的 歷 史 , 優 良 的 品

質 名 揚 天 下 。Sel de Guérande, 每 年 向 全 世 界 出 口 總 產 量 的

百 分 之 十 五 , 當 地 的 美 食 多 配 以 此 鹽 , 來 提 升 食 物 的 鮮 香 。

現 如 今 , 當 地 愈 來 愈 多 的 人 , 他 們 可 能 是 銀 行 家 , 可 能 是 律

師 , 放 棄 了 都 市 「 華 貴 」 的 工 作 , 回 到 家 鄉 傳 承 這 千 年 的 工

藝 技 術 , 他 們 相 信 著 傳 統 的 方 式 才 是 最 好 的 , 最 可 靠 的 , 最

可 貴 的 , 也 是 最 能 保 障 品 質 的 。

無 論 都 市 的 生 活 多 麼 繁 華 璀 璨 , 人 們 總 是 需 要 一 塊 淨

土 , 在 這 裡 沉 澱 , 在 這 裡 駐 足 , 在 這 裡 反 思 , 在 這 裡 重 拾 自

我 , 再 在 這 裡 重 新 啟 程 ……

Notre dernier arrêt fut la petite ville médiévale de Guérande.

En déambulant dans les ruelles, nous constatons que la plupart

des bâtiments anciens sont bien conservés, l’architecture et les

couleurs sont typiques de la région. On voit, ici ou là, gravés sur

les murs de pierre, toutes sortes de signes différents, en forme

de cœur, en forme de flèches… une façon comme une autre de

donner le nom de la famille qui a fourni la pierre à l’époque.

De nos jours, ces marqueurs visibles semblent nous chuchoter à

l’oreille que l’histoire s’est déroulée juste hier.

Guérande

Le Croisic 的 魚 市 更 是 遠 近 聞 名 ,

叫 做 Criée de Poissonnerie,

「 叫 嚷 的 魚 市 」。

labaule.fr/office-de-tourisme

ot-guerande.fr

terredesel.com/fr

Guérande, très réputée pour ses marais salants, est l’une

des quatre plus grandes zones de production de sel en

France. Le savoir-faire et le processus de raffinage du sel

de mer sont un héritage de plus de deux mille ans. Aujourd’hui,

les gens utilisent encore les outils les plus anciens

et la façon d’extraire le sel se fait toujours à la main.

Le sel de Guérande, réputé dans le monde entier pour sa

longue histoire et ses qualités gustatives, s’utilise dans la

cuisine locale. Quinze pourcent du sel de Guérande est exporté

chaque année dans le monde. Aujourd’hui, de plus

en plus de gens originaires de la région, qu’ils soient banquiers,

avocats ou hommes d’affaires, ont laissé derrière

eux la fièvre des grandes villes pour se reconnecter à leurs

racines. Pour eux, dignes héritiers d’une tradition plurimillénaire,

le savoir-faire traditionnel est le meilleur, le plus

fiable et le plus précieux pour garantir la qualité.

tourisme-lecroisic.fr

lucienbarriere.com/fr/hotel-luxe/La-Baule.html

lucienbarriere.com/localized/fr/thalasso_spa/

nos_etablissements/thalgo.htm

©OTLB

Certes, la vie urbaine est lumineuse et trépidante, mais

les gens ont malgré tout besoin d’un coin de terre pure

où règne le calme, un endroit où s’arrêter pour réfléchir

et retrouver paix et sérénité, un endroit qui permette de

prendre un nouveau départ...

108 109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手 中 守 住 陶 瓷 之 魂 的 匠 人

—— 韓 國 陶 藝 家 樸 鍾 勳 教 授 專 訪

Un potier, l’âme de la céramique au creux des mains

Rencontre avec le professeur potier coréen JongHoon Park

Texte chinois écrit par Yifei Zhou, Texte Français écrit par Marc Baradel

Toucher l’argile, se concentrer avec passion, toute une vie, et créer des beautés avec son âme.

Les artistes ont conservé l’âme des traditions de la céramique pendant des millénaires.

Sa respiration, transférée à la terre, embrasse le feu et devient là un corps vivant.

La céramique, preuve de la création par les cinq éléments universels.

青 瓷 瓢 形 注 子

Céladon cruche en forme de calebasse

©Goryeo Celadon Museum

Histoire de la Céramique

La poterie existe depuis le début de la civilisation. On commence

par mettre en forme la pâte d’argile, puis, après la cuisson

au four, on obtient les ustensiles nécessaires à la vie quotidienne.

La porcelaine bleue et blanche fut créée en Chine,

durant la période de la dynastie des Han orientaux (25 - 220

ap. J.-C.). Plus tard, au cours de la dynastie Tang (618 - 907),

elle suivit la « Route de la Soie » et fut introduite en Europe.

À partir de la période Goryeo (du début du Xe siècle à 1392),

la Corée commença à introduire le céladon des fours de Yue,

originaires de la province du Jiangsu de Chine du Sud. Les

fours de certains potiers coréens pouvant atteindre les 1 200

°C, ils parvinrent à obtenir une matière vitreuse qui peu à peu

donna des teintes variant du brun au vert-jaune. Le céladon

de la période Goryeo était connu pour sa couleur de jade. Sous

l’influence de l’environnement naturel et de la culture locale,

apparurent progressivement des nouvelles caractéristiques

de céladon, différentes de celles des fours de Yue : changement

graduel du moulage et de la glaçure, formes et décorations

différentes. Le plus grand changement fut l’émergence

de modèles avec incrustation de motifs, c’est une invention

des potiers de Goryeo, créant pour le monde de la céramique

quelque chose d’exceptionnel.

Céladon maebyeong avec des incrustations de nuages et des grues

青 瓷 象 嵌 雲 鶴 文 梅 瓶

©Goryeo Celadon Museum

陶 他 匠 觸

瓷 的 人 摸

, 氣 如 著

見 息 此 黏

證 將 得 土

了 被 守 ,

五 火 護 凝

行 擁 著 聚

際 抱 幾 生

會 的 千 命

泥 年 的

土 傳 熱

變 承 情

成 的 ,

一 陶 營

個 瓷 造

生 之 靈

命 魂

體 的





:

陶 瓷 的 典 故

從 人 類 開 始 生 活 在 地 球 上 起 , 陶 器 就 已 存 在 了 。 陶 土 捏 塑

成 形 後 燒 製 成 生 活 所 需 的 器 具 , 這 應 該 是 文 明 的 開 始 吧 。 中 國

東 漢 時 期 在 昌 南 ( 景 德 鎮 ) 燒 製 的 青 白 瓷 , 到 唐 代 時 隨 著 「 絲

綢 之 路 」 來 到 歐 洲 。

韓 國 是 從 高 麗 時 代 開 始 引 進 宋 朝 越 窯 青 瓷 並 將 其 繼 承 與 發

展 下 來 的 。 燒 成 淡 淡 翡 色 的 青 瓷 , 在 本 土 自 然 文 化 環 境 的 影 響

下 , 漸 漸 出 現 了 不 同 於 越 窯 青 瓷 的 特 徵 , 釉 和 胎 逐 漸 變 化 , 器

型 、 紋 樣 也 出 現 差 別 。 變 化 最 大 的 是 出 現 了 象 嵌 紋 樣 裝 飾 , 這

是 高 麗 陶 工 的 獨 特 發 明 , 在 世 界 陶 瓷 之 林 中 獨 樹 一 幟 。

儘 管 高 麗 與 朝 鮮 時 代 的 韓 國 擁 有 與 中 國 相 差 不 遠 的 陶 藝 技

術 , 但 並 未 被 世 界 認 知 。 鄰 國 日 本 原 本 不 懂 得 製 陶 , 但 在 16

世 紀 萬 曆 朝 鮮 戰 爭 時 侵 略 韓 國 中 大 量 抓 走 韓 國 陶 瓷 匠 , 並 於 日

本 本 土 發 展 起 了 陶 瓷 工 藝 。17 世 紀 末 荷 蘭 東 印 度 會 社 把 日 產

的 田 燒 (Arita) 陶 瓷 輸 出 到 歐 洲 , 因 此 被 西 方 人 稱 為 陶 瓷 先

進 國 家 。 很 久 以 來 具 有 精 湛 技 術 的 韓 國 陶 瓷 並 未 得 到 相 應 的 關

注 , 到 了 近 期 才 被 世 界 挖 掘 並 出 現 復 活 的 狀 態 。

在 韓 國 , 為 了 繼 承 青 瓷 的 翡 色 和 尋 找 失 傳 的 朝 鮮 茶 碗 的 脈

絡 , 很 多 人 開 始 徒 步 尋 找 土 礦 。 今 日 韓 國 陶 瓷 包 含 溫 故 知 新

或 法 古 創 新 的 意 思 , 因 為 近 代 陶 瓷 並 不 一 定 局 限 在 器 具 製 作 範

圍 , 還 涉 及 到 美 術 與 設 計 , 陶 瓷 創 造 於 是 成 為 「 陶 藝 」。

Bien que durant les périodes Goryeo et Joseon (de 1392 à

1910), les potiers possédaient des techniques de poterie

presque équivalentes à celles de la Chine, ils n’eurent pas la

reconnaissance mondiale attendue. Quant aux Japonais, qui

ne possédaient pas les connaissances de la Corée en matière

de poterie, ils emmenèrent chez eux - plus ou moins contre

leur gré - un grand nombre d’artisans en céramique coréenne

au XVIe siècle, pendant la guerre Imjin, ce qui permit de développer

l’art de la céramique au Japon. Jusqu’en 1757, la

porcelaine « Arita » fut exportée en abondance vers l’Europe,

principalement par les Hollandais, grâce à leur Compagnie

Orientale des Provinces-Unies, qui considéraient le Japon

comme un pays avancé en céramique. Alors que les Coréens

possédaient une technique supérieure dans la fabrication de

celle-ci, ils n’arrivèrent pas à attirer l’attention mondiale. Ce

n’est que récemment qu’est apparu ce qui semble être une renaissance.

En Corée du Sud, afin de ressaisir la couleur du jade céladon

et de retrouver la méthode oubliée de la fabrication du bol

et de la tasse à thé, beaucoup de gens ont pris la route, à la

recherche des bons minéraux argileux. Aujourd’hui, en Corée

du Sud, les potiers apprennent la nouveauté par l’étude des

anciennes techniques, créent de nouvelles formes en étudiant

les anciens modèles. Pour ces raisons, la céramique moderne

n’est pas que production, c’est aussi un art du design, l’expression

d’une certaine forme d’art.

110 111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Art et haute technologie

Retour à l’art fait main

樸 鍾 勳 教 授 Professeur JongHoon Park

©Quanyu/TasteOfLifeParis

Pour comprendre le contexte traditionnel de l’art de la céramique

coréenne, nous sommes allés à la rencontre du professeur

JongHoon Park. Surpris et heureux de savoir que nous

étions un magazine français, il a accepté de nous recevoir, une

bonne occasion pour lui de présenter l’art de la céramique coréenne

à la France, son rêve depuis longtemps.

JongHoon Park est professeur à l’Université Dankook, président

de l’association coréenne Bol et tasse à thé et de l’institut

Gangjin Céramique. Fort de ses 40 ans d’engagement dans la

poterie, il est le disciple du professeur Kim Seok Hwan, spécialiste

de la céramique coréenne. Il centra sa carrière en poterie

sur l’héritage des métiers d’artisanat traditionnel. Le tournage

est ainsi devenu pour lui une seconde nature. L’homme est aujourd’hui

capable de façonner plus de 200 pièces par jour. De

nos jours, l’ère industrielle aidant, la poterie artisanale est arrivée

au bord de l’extinction. Le fait main reste cependant une

valeur sûre pour défendre ce dernier territoire culturel qu’est la

céramique artisanale.

Créer une œuvre complète en céramique passe par un processus

très compliqué, dans lequel les facteurs les plus importants et

déterminants sont d’être au bon endroit, au bon moment avec

les bonnes personnes. La composition de l’argile, le tournage, le

façonnage, la peinture, la cuisson sont les composantes d’un processus

technologique complexe et délicat, la clé étant d’atteindre

l’harmonisation entre tous ces paramètres. Sans oublier la patience,

un long temps d’attente… et un four à bonne température.

La céramique a été créée pour l’usage quotidien, mais de nos

jours, elle est utilisée pour la décoration et le développement industriel.

Avec l’arrivée des arts plastiques de l’occident, les arts

et métiers traditionnels se sont éloignés de la vie quotidienne.

Professeur Park a décidé de proposer à nouveau les bols et les

tasses à thé faits main pour le bien-être de tous. Un objet transmet

l’enthousiasme, la sincérité et l’âme noble de l’artisan, pour

le bonheur des générations présentes et à venir et pour que chacun

apprécie et cultive ce sentiment artistique.

Le voyage en Chine du professeur potier a de nouveau confirmé

son point de vue selon lequel les gens ont envie de retrouver

une vie plus authentique, plus proche de la nature. Quant au fait

que les Chinois achètent de la céramique artisanale, cela montre

clairement leur état d’esprit. Pour eux, la tradition se perpétue,

sans être pour autant une répétition servile de ce qui se faisait

autrefois. Pour chaque potier, il s’agit en effet de marier les exigences

de la vie moderne aux valeurs traditionnelles, de retrouver,

en créant des céramiques contemporaines, la connotation

ancestrale essentielle, l’esprit spirituel, le respect de la nature

et l’authenticité de nos ancêtres lorsqu’ils fabriquaient un objet.

En retrouvant l’essence du geste et de l’intention, on pourra ainsi

innover sans cesse, jusqu’à la fin de sa vie.

技 術 的 頂 端 裡 就 有 藝 術

為 了 觸 摸 傳 統 韓 國 陶 藝 的 脈 絡 , 我 們 找 到 了 樸 鍾 勳 教 授 。

對 於 一 本 來 自 法 國 的 雜 誌 的 到 訪 , 他 感 到 驚 奇 又 歡 喜 。 能 把 韓

國 的 陶 瓷 工 藝 介 紹 到 法 國 , 是 他 長 久 以 來 夢 寐 以 求 的 事 情 。

樸 鍾 勳 , 檀 國 大 學 (Dankook University) 在 職 陶 藝 系

主 任 教 授 , 韓 國 茶 碗 協 會 會 長 , 康 津 (Gangjin) 陶 藝 研 究

所 所 長 。 從 事 陶 藝 40 餘 年 , 授 藝 於 韓 國 陶 藝 元 老 金 碩 煥 先

生 , 樸 教 授 陶 藝 生 涯 重 點 放 在 傳 統 工 藝 的 延 承 , 因 此 拉 坯 已

經 成 為 他 生 活 的 一 部 份 , 熟 練 到 一 天 能 拉 坯 200 個 。 在 今 天

這 樣 的 工 業 時 代 , 陶 器 手 工 藝 匠 人 隨 時 面 臨 被 機 械 淘 汰 的 可

能 , 儘 管 如 此 他 仍 一 直 堅 持 著 徒 手 拉 坯 , 堅 守 著 手 工 藝 陶 瓷

文 化 的 最 後 一 塊 陣 地 。

製 作 完 整 的 一 個 陶 瓷 作 品 要 經 過 十 分 繁 複 的 過 程 , 天 時

地 利 人 和 之 理 都 能 在 其 中 反 應 出 來 。 從 黏 土 配 料 、 拉 坯 、 造

型 、 繪 畫 到 燒 窯 要 經 過 繁 瑣 而 細 膩 的 工 作 , 關 鍵 還 在 於 最 後

漫 長 的 等 待 時 間 中 與 火 候 的 配 合 。

造 出 一 個 絕 世 珍 品 不 僅 需 要 具 備 精 湛 的 拉 坯 技 術 、 唯 美

的 設 計 和 繪 畫 , 還 需 要 匠 人 相 當 大 的 忍 耐 力 和 吃 苦 能 力 。 陶

瓷 製 作 中 沒 有 天 才 , 只 能 順 應 自 然 規 律 , 不 斷 熟 悉 火 和 土 的

本 性 。 當 周 圍 的 氣 韻 、 自 然 的 氣 韻 與 匠 人 的 氣 韻 達 到 一 致

時 , 才 能 成 就 一 件 傳 世 好 瓷 。

手 工 藝 術 的 回 歸

中 國 本 是 陶 瓷 工 藝 的 發 源 地 , 但 近 年 來 鄉 鎮 城 市 化

後 , 失 去 了 很 多 製 作 土 陶 的 地 方 。 加 之 中 國 消 費 群 體 的 膨

脹 , 手 工 進 度 無 法 滿 足 市 場 需 求 , 拉 坯 手 工 藝 者 幾 乎 被 淘

汰 消 失 。 經 歷 了 一 場 翻 天 覆 地 的 經 濟 改 革 之 後 , 人 們 似 乎

才 明 白 過 來 傳 統 文 化 的 重 要 性 。 這 時 樸 鍾 勳 的 堅 持 有 了 用

武 之 地 , 他 頻 頻 被 邀 請 到 景 德 鎮 學 院 座 客 教 授 , 中 國 四 面

八 方 拉 坯 愛 好 者 湧 來 景 德 鎮 。 就 在 樸 鍾 勳 眼 看 著 傳 統 文 化

日 漸 失 落 、 感 到 一 籌 莫 展 時 , 陶 瓷 的 命 運 又 展 現 了 這 樣 的

生 機 , 令 他 十 分 欣 慰 。

陶 瓷 本 是 為 生 活 而 製 , 現 在 卻 多 用 於 藝 術 裝 飾 。 機 械 工

業 的 發 達 , 再 加 上 西 方 的 造 型 藝 術 興 起 , 傳 統 手 工 藝 與 人 的

生 活 愈 發 遙 遠 , 樸 鍾 勳 決 定 重 新 給 人 帶 來 用 手 製 作 的 健 康 茶

碗 。 注 入 匠 人 誠 摯 熱 情 與 高 尚 靈 魂 的 茶 碗 可 以 祖 祖 輩 輩 傳 給

後 代 、 讓 人 品 賞 、 培 養 人 的 藝 術 情 操 。 他 的 中 國 之 行 一 次 又

一 次 地 印 證 了 這 一 觀 點 , 急 迫 地 想 要 返 本 歸 真 的 中 國 人 的 心

態 , 從 購 買 陶 瓷 中 明 明 白 白 表 露 出 來 。 他 認 為 這 就 是 傳 統 的

繼 續 , 傳 統 並 不 一 定 是 把 古 代 的 東 西 按 部 就 班 的 搬 過 來 , 而

是 結 合 與 現 代 生 活 需 求 , 把 祖 輩 們 製 造 一 件 物 品 中 的 本 質 內

涵 、 精 神 、 自 然 規 律 繼 承 下 去 。 他 也 將 不 斷 地 如 此 去 創 新 ,

堅 持 到 生 命 的 終 點 。

Pour créer un trésor incomparable, il est nécessaire de maîtriser

non seulement la technique du tournage, mais aussi celles du design

et de l’esthétique, être un peintre habile, avoir de la patience

et pouvoir endurer des difficultés considérables. Il n’y a pas de

génie dans la production de la céramique, il ne faut que s’adapter

à la nature, au feu et à la terre. Il faut aussi que le charme environnant,

l’énergie de la nature et l’inspiration de l’artisan atteignent

le même niveau afin d’accomplir un chef-d’œuvre.

La Chine est à l’origine de la porcelaine, mais ces dernières années,

suite à une urbanisation intense, il est difficile de se procurer

les terres qui conviennent aux céramiques. Par ailleurs, la

demande des consommateurs chinois étant en plein essor, la vitesse

de la production artisanale ne peut répondre à la demande

du marché, le tournage ayant presque disparu.

Malgré les réformes économiques époustouflantes de ces dernières

années, les gens arrivent de plus en plus à comprendre

l’importance de la culture traditionnelle. La persévérance du

professeur Park a joué en sa faveur : souvent invité en tant que

professeur à l’université de Jingdezhen (qui fut, et est sans

doute encore, la capitale mondiale de la porcelaine), il a commencé

à attirer des amateurs venant des quatre coins de Chine.

Face au sentiment d’impuissance qu’éprouve JongHoon Park

devant le déclin de la culture traditionnelle d’aujourd’hui, le

destin de la céramique artisanale montre une telle vitalité, une

telle vigueur, qu’il en est très heureux.

©JongHoon Park

112 113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國 傳 說 中 , 女 媧 用 泥 土 製 作 了 人 , 而 人

中 死 後 又 變 成 泥 土 。 樸 鍾 勳 先 生 亦 與 他 的

同 仁 一 樣 , 感 受 到 人 與 土 不 同 尋 常 的 關 係 , 因

此 他 嚐 試 更 深 入 的 認 識 泥 土 。 在 他 眼 裡 土 是 有

生 命 的 , 所 以 常 常 與 它 說 話 、 溝 通 。 在 別 人 眼 裡

的 一 個 瘋 瘋 癲 癲 的 孤 獨 的 陶 藝 家 , 自 己 卻 樂 在 其

中 。 在 觸 摸 泥 土 中 他 感 悟 著 人 生 的 事 故 : 他 在 拉

坯 時 會 感 到 自 己 也 一 起 在 隨 著 宇 宙 運 轉 。 人 本 從

宇 宙 中 來 , 又 回 到 宇 宙 中 去 , 人 就 是 宇 宙 的 一 部

份 。 宇 宙 空 間 中 沒 有 甚 麼 不 高 興 的 事 情 與 無 聊 的

時 刻 , 把 自 己 的 心 情 與 宇 宙 合 在 一 起 時 , 人 脫 離

了 感 情 , 不 被 感 情 左 右 的 人 是 自 由 而 快 樂 , 自 由

的 人 才 可 以 做 出 超 乎 人 想 像 的 的 藝 術 品 。 當 對 自

然 、 生 命 的 理 解 不 同 時 , 人 生 也 會 變 得 不 同 , 這

種 認 識 滲 透 在 樸 鍾 勳 教 授 的 每 一 個 作 品 中 。

Dans la mythologie chinoise, Nuwa façonna

les premiers hommes avec de la glaise,

puis l’homme mourut et retourna à la

terre. Pour professeur Park, comme pour ses collègues,

la terre et l’homme ont une relation exceptionnelle.

Il a donc essayé de la comprendre plus

profondément. À ses yeux, la terre est une chose

vivante, il parle et communique souvent avec elle,

et même s’il parait bizarre, cette relation le rend

joyeux et paisible. En touchant la terre, il a une

autre approche de la vie : quand il tourne, c’est

comme s’il tournait l’univers. L’homme vient de

l’univers et retourne à l’univers, l’être humain fait

partie de l’univers. Les gens qui portent l’amour

en eux se sentent libres et heureux, une personne

libre peut créer une œuvre d’art au-delà de l’imagination.

Quand la compréhension sur la nature et

la vie n’est pas la même, la vie est différente, tout

simplement. Cette compréhension est imprégnée

dans chaque objet du maître potier.

©JongHoon Park

樸 鍾 勳 教 授 Professeur JongHoon Park

©Quanyu/TasteOfLifeParis

114

115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曾 碰 到 了 這 麼 一 些 拉 坯 的 人 —— 他 們 看 到 其 他

他 人 拉 的 不 好 的 器 具 , 不 批 評 不 嘲 笑 , 悶 不 吭 聲

得 把 它 們 重 新 修 正 。 這 些 匠 人 們 默 默 做 事 的 樣 子 給 了 他

一 個 很 大 的 啟 示 , 儘 管 當 今 世 風 日 下 , 老 匠 人 們 還 是 儘

自 己 的 努 力 守 護 正 確 的 道 德 規 範 , 令 他 很 有 感 觸 。

作 為 藝 術 家 看 到 社 會 問 題 , 他 常 常 為 此 而 思 考 、 煩

惱 , 為 未 來 而 擔 憂 。 感 到 當 下 更 要 注 重 的 是 人 文 學 的 發

展 , 所 以 樸 教 授 收 學 生 的 時 候 首 先 教 的 就 是 人 性 。 今 天

人 們 已 沒 有 對 人 的 本 性 思 考 的 餘 地 , 但 當 人 們 開 始 學 會

拉 坯 製 陶 時 , 看 世 界 與 自 然 的 眼 光 一 定 會 逐 漸 變 亮 。

樸 鍾 勳 教 授 Professeur JongHoon Park

©Quanyu/TasteOfLifeParis

Il rencontra à une occasion de vieux potiers qui enseignaient

à de nouveaux élèves le tournage et le modelage.

Certains n’étaient pas habiles, mais nulles critiques

et nulles moqueries ne franchissaient les lèvres de

ces potiers vénérables. Ils corrigeaient leurs élèves et les

remettaient doucement sur le droit chemin. Ces vieux artisans

travaillant en silence inspirèrent profondément Park

JongHoon qui fut durablement touché par ces potiers et

par leurs efforts pour garder une éthique appropriée.

次 不 小 心 把 一 個 作 品 摔 在 地 上 , 可

一 又 是 他 非 常 喜 歡 的 一 個 , 實 在 不 忍

心 丟 棄 , 就 重 新 把 它 們 拾 起 來 揉 捏 , 有 破 裂

痕 蹟 的 地 方 塗 上 金 邊 , 然 後 上 釉 , 一 個 破

碎 的 杯 子 居 然 瞬 間 變 得 溫 柔 可 愛 , 在 這 樣 的

重 新 修 正 過 程 中 他 發 現 瓷 器 被 完 成 得 更 加 美

麗 。 人 也 是 如 此 , 人 會 犯 錯 誤 、 會 摔 倒 , 但

不 斷 的 反 省 修 整 後 會 變 得 比 以 前 更 加 燦 爛 ,

因 為 重 新 站 起 來 的 樣 子 會 更 加 成 熟 和 美 麗 。

En tant qu’artiste, face aux problèmes sociaux de notre

monde trépidant, professeur Park ne cache pas son inquiétude

pour l’avenir, et selon lui, il faudrait se concentrer plus

sur la connaissance et la qualité des relations humaines,

donc, lorsqu’il recrute des étudiants, la première chose

qu’il enseigne est l’humanisme. Aujourd’hui, les gens n’ont

plus le temps de penser à la nature humaine, mais quand

les gens se procurent les poteries de Park JongHoon, ils

commencent à apprendre et à voir le monde différemment,

dans le calme et la concentration, et à sentir progressivement

la nature plus proche d’eux.

Une fois, une de ses œuvres est tombée accidentellement

sur le sol. C’était son coup

de cœur, il ne voulait pas s’en défaire, il la

ramassa donc, et la pétrit à nouveau. Comme il restait

des signes de rupture, il décida de les peindre

en or. Puis il mit la glaçure et l’objet brisé devint

alors instantanément doux et beau. Lorsque ce processus

de révision fut achevé, il trouva que c’était

l’une de ses plus belles poteries. Les hommes souvent

commettent des erreurs et tombent, mais s’ils

continuent à réfléchir et à rectifier leurs erreurs, ils

finiront par devenir plus brillants, plus matures.

©JongHoon Park

116 117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from Utuwaya Yuuyuu

www.utsuwayayuuyuu.com

from panorama

panorama-index.jp

Kouzo Takeuchci



紘 Sentir l’empreinte du temps

三 感 受 時 間 的 痕 跡

©Kouzo Takeuchci

118 119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Une fois diplômé de l’Université des Arts d’Osaka, Mr. Kouzo est allé à Tajimi Poterie Design et

Technique Institute, pour améliorer la technologie dans le domaine de la production, il ouvrit

un atelier dans sa maison, dans la préfecture de Hyogo, continua à travailler les objets en

porcelaine blanche, et commença à faire de la poterie telle de la sculpture sur pierre. Pour

exprimer son propre concept, il dut faire plusieurs essais et erreurs, et aussi répéter les tests

techniques, l’objet montra petit à petit sa forme avec une image rafraîchissante.

©Kouzo Takeuchci

上 和 石 工 陶 於

釉 反 的 坊 技 大

和 覆 陶 , 術 阪

多 修 瓷 一 得 藝

次 改 , 方 到 術

質 之 希 面 了 大

感 下 望 繼 深 學

測 , 籍 續 度 後

試 作 此 製 錘 進

, 品 來 作 鍊 入

產 型 表 白 優 多

品 態 達 瓷 化 治

最 愈 屬 容 。 見

終 發 於 器 於 市

慢 生 自 , 是 「

慢 動 己 一 就 陶

燒 、 的 方 在 磁


惟 世 面 兵 器


妙 界 則 庫 意


惟 。 開 縣 匠


肖 經 始 的



。 過 研 自



再 大 發 家



施 膽 類 裏 ,

以 的 似 開 他

重 測 滴 設 的

複 試 水 了 製

120

121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Kouzo Takeuchci

On sent la sédimentation du temps sur ces objets, d’un goût très

chic avec un design moderne, n’importe quel endroit où on les

place, dans un loft ou une maison occidentale, ils font leur propre

spectacle accompagnés de fleurs, tel un clin d’œil, c’est très intéressant.

Ce ne sont pas simplement des pots de fleurs, mais

plutôt des œuvres d’art qui rendent la floraison plus significative.

122 123


124 125
















,











,



西




,



















,
























,











,







,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Kouzo Takeuchci

124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Kouzo Takeuchci

Kouzo Takeuchci



紘 www.utsuwayayuuyuu.com

三 www.panorama-index.jp

126 127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法 國 寫 實 畫 家 Pierre-Yves Russo

LE COQUILLAGE

法 國 當 代 寫 實 畫 家

Pierre-Yves Russo

超 越 時 代 的 藝 術 家 Un artiste hors du temps

Texte chinois écrit par Hanna Wang

Galerie Bréheret 畫 廊 獨 家 展 售 。 聞 名 世 界 的 Galerie Bréheret 畫 廊 置 身 在 1887 年 落 成 的 Hôtel de Transylvanie 官 邸 , 位 於 巴 黎 聖 日 耳 曼 文 化 區 。

Internationalement reconnue, la galerie Bréheret, située dans l’exceptionnel Hôtel de Transylvanie, haut-lieu historique parisien au cœur de

Saint-Germain des Prés, fut fondée en 1887.

Galerie BREHERET, 9 Quai Malaquais 75006 Paris

觀 賞 法 國 當 代 畫 家 Pierre-Yves Russo 的 畫

作 , 他 會 讓 受 困 於 這 個 躁 動 而 緊 張 的 世 界

的 人 們 重 新 發 現 那 些 漸 漸 被 遺 忘 的 基 本 價

值 和 初 始 的 美 。

Pierre-Yves Russo 對 光 影 的 運 用 令 人 聯 想 到 文 藝 復 興

初 期 的 大 師 們 , 他 承 繼 了 過 往 先 師 的 精 華 , 又 帶 給 人 非 常

清 新 的 面 貌 。 他 彷 彿 是 另 一 個 時 代 的 藝 術 家 , 卻 在 我 們 的

時 代 卓 越 拔 萃 , 看 似 衝 突 , 這 也 正 是 Pierre-Yves Russo 的

特 殊 之 處 , 實 際 上 這 種 獨 具 懾 服 力 的 啟 發 式 表 現 形 式 正 是

他 的 功 力 所 在 , 並 使 他 成 為 超 越 時 代 的 藝 術 家 。

Pierre-Yves Russo nous amène à redécouvrir la beauté

initiale, les valeurs les plus élémentaires dont nous avons

souvent perdu la notion, prisonniers que nous sommes

d’un monde de turbulences, de vitesse et de stress.

Le contraste de la lumière et de l’ombre nous rappelle les

grands maîtres de la renaissance, il en a tiré la quintessence du

passé, tout en conservant un aspect frais et moderne.

Artiste d’un autre temps, mais éminemment de notre temps :

c’est dans cette ambivalence que s’exprime la singularité de

l’écriture de Pierre-Yves Russo, avec ce trait d’union incontournable

qu’est son fascinant pouvoir de suggestion qui en fait un

artiste hors du temps.

128 129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LA PETITE NICHE

如 果 說 Russo 像 夏 爾 丹 一 樣 成 功 地 「 讓 物 體 沐 浴 在 有 層 次 的 光 的 氛 圍 裡 , 讓 人 感 受 到 室 內 的

溫 暖 , 卻 完 全 沒 有 嬌 柔 做 作 故 意 營 造 田 園 詩 般 的 效 果 」。 那 麼 他 真 正 的 功 力 就 是 他 把 文 藝

復 興 初 期 的 弗 萊 馬 勒 大 師 或 揚 · 範 · 艾 克 那 些 大 師 的 作 品 用 全 新 的 面 貌 呈 現 出 來 !

LA TULIPE BLANCHE ET LES GAUFRETTES

Si Russo, comme Chardin, réussit à plonger l’objet « dans une ambiance de lumière nuancée où

l’on sent la tendre chaleur de l’intérieur, mais d’où est exclu tout effet délibérément lyrique »,

sa véritable force est d’arriver à redonner, à l’image du Maître de Flemalle ou de Jan van Eyck à

l’aube de la Renaissance, « un visage vierge à tout ce qui existe » !

130 131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LES POTS DE TERRE

LE VASE DE VENISE

他 就 是 一 位 點 金 大 師 , 比 魔 術 師 還 神 奇 , 從 他 的 作 品 中

看 不 到 半 點 狡 猾 和 虛 詐 !

那 些 畫 面 中 的 木 頭 材 質 的 物 品 經 過 一 層 層 的 塗 料 和 打

磨 , 作 為 擺 放 靜 物 的 台 子 像 真 正 的 鏡 面 一 樣 , 畫 面 中 的 畫

框 、 窗 框 、 鏡 框 等 通 過 層 層 疊 加 , 既 具 有 一 種 縱 深 的 效 果 ,

又 給 畫 面 帶 來 如 絲 絨 般 的 柔 和 。 其 作 品 的 高 品 質 是 完 美 材 質

和 精 湛 技 藝 的 諧 和 融 通 , 激 起 我 們 無 限 遐 想 , 喚 醒 深 藏 在 我

們 心 底 的 記 憶 。

他 也 是 哲 人 , 他 懂 得 是 那 些 畫 面 中 的 內 涵 激 發 了 我 們 的

內 心 情 感 , 而 這 些 因 素 一 定 會 引 領 我 們 超 越 肉 眼 所 見 去 遨 遊 。

他 深 知 我 們 內 心 深 處 的 眼 睛 會 根 據 每 個 人 自 己 的 感 受 , 自 己 的

經 歷 , 在 自 己 的 記 憶 中 把 肉 眼 看 到 的 畫 面 延 伸 、 拓 展 , 加 上 聲

音 、 氣 味 、 加 上 品 嚐 後 的 感 受 、 觸 摸 後 的 感 受 、 兒 時 的 記 憶 、

瞬 間 拾 回 已 經 消 失 的 氛 圍 , 就 像 「 世 上 每 一 天 的 清 晨 」……

他 沒 有 像 點 金 大 師 那 樣 用 鹽 、 水 銀 , 或 是 硫 磺 , 但 是

他 卻 用 琥 珀 作 為 調 和 , 稀 釋 成 非 常 薄 的 狀 態 。 琥 珀 從 前 被

認 為 是 個 體 能 量 和 宇 宙 之 能 量 的 精 神 銜 接 , 具 有 神 奇 的 品

德 ,「 琥 珀 是 純 潔 的 象 徵 , 像 金 子 一 樣 不 被 腐 蝕 、 永 不 枯

竭 、 永 久 不 衰 、 不 可 觸 犯 , 象 銀 子 一 樣 光 芒 、 閃 耀 、 來 自

天 界 。」 也 許 正 是 因 為 它 , 加 上 藝 術 家 的 抒 情 表 達 力 讓 我

們 見 證 了 自 然 光 的 力 量 ,「 光 線 掠 過 物 體 , 就 可 以 展 現 出

任 何 一 件 尋 常 物 體 的 表 面 」, 就 像 古 羅 馬 詩 人 吟 誦 詩 歌 一

樣 。 表 面 的 超 現 實 , 深 深 地 植 根 在 藝 術 家 營 造 的 那 些 細 節

裡 , 就 是 我 們 在 平 凡 的 日 常 生 活 中 不 會 注 意 到 的 那 些 。

里 爾 克 說 過 :「 關 注 大 自 然 吧 , 你 會 發 現 那 些 簡 單 、 細

小 的 事 物 , 那 些 我 們 不 屑 一 顧 的 東 西 會 在 瞬 間 變 成 無 限 廣

大 、 無 量 無 際 。」 Russo 用 非 常 強 的 手 法 把 這 些 轉 換 成 超 越

時 間 的 畫 面 , 在 瞬 間 給 作 品 注 入 了 神 性 。

132 133


藝 術 與 生 活

ART DE VIVRE

Alchimiste, plus que magicien, car il n’y a aucun

subterfuge dans son œuvre ! Symbiose entre la matière

– celle du bois, des enduits polis et repolis pour

faire du support un véritable miroir, des glacis qui,

par couches successives, génèrent cette impression

de profondeur et de douceur veloutée - et un savoir-faire

qui touche à la perfection, elle a l’extraordinaire

qualité de stimuler notre imaginaire et de réveiller

en nous les souvenirs les plus enfouis. Russo

sait – il est aussi philosophe – que l’image contenue

dans ses tableaux est le détonateur de nos émotions,

qu’elle va immanquablement nous faire faire voyager

au-delà de ce que notre « œil physique » peut percevoir

; il sait que notre « œil intérieur » va prendre le

relais et qu’une foule d’images, variables en fonction

du ressenti, du vécu de chacun vont surgir de notre

mémoire, associées à des bruits, des odeurs, des sensations

gustatives ou tactiles : souvenirs d’enfance,

premiers émois, atmosphères disparues un instant

retrouvées, « tous les matins du monde »…

Point de sel, de mercure ou de soufre dans sa peinture,

mais de l’ambre qu’il utilise comme liant, finement

dilué, l’ambre aux vertus magnétiques,

dont on disait jadis qu’il était le fil psychique reliant

l’énergie individuelle à l’énergie cosmique ; cet

ambre « symbole de la pureté incorruptible, inépuisable,

indéfectible, intangible qui appartient à l’or

et de l’éclat lumineux, brillant et céleste qui est la

marque de l’argent ». Peut-être est-ce lui, associé à

l’incroyable force poétique de l’artiste, qui nous permet

de nous réapproprier la force d’une lumière naturelle,

« capable de révéler par son frôlement, l’épiderme

de l’objet le plus anodin », comme l’ont chanté

les poètes de la Rome antique. Apparente irréalité,

profondément ancrée cependant dans un environnement

dont l’artiste ne veut saisir que les détails

les plus infimes, ceux que notre regard n’aurait jamais

perçu dans la banale réalité du quotidien. « Accrochez-vous

à la nature, à ce qu’il y a de simple et

de petit en elle, à ce à quoi personne ne prend garde

et qui tout d’un coup devient l’infiniment grand,

l’incommensurable » dit Rilke ; Russo les transcende

par un rendu d’une absolue puissance, qui les rend

intemporels, comme s’ils étaient subitement habités

par l’esprit divin.

LE PANIER D’ABRICOT

134 135


LA PETITE MUSICIENNE

DANS LA LUMIERE

136

137


VENT

Madeleine thompson

Aliénor de Chabot-Tramecourt

Iman Perez

Sonia Ben Ammar

Vanessa Lauren Wang:

香 港 時 尚 達 人

The Fashion Expert

Dominique Cojuangco:

菲 律 賓 名 媛 ,Instagram 紅 人

La princesse Instagram

巴 黎 名 媛 舞 會 · 花 絮

Le Bal des débutantes à Paris

Iman Perez:

模 特 兼 馬 術 達 人

Passionnée d'équitation

Anastasia Pallavicini:

Natalia Fares 和 Kareen Fares

羅 馬 皇 室 公 主

雙 胞 胎 姐 妹 Deux soeurs jumelles

138

La princesse romaine

139


騎 士 們

Les Cavaliers

與 法 國 著 名 主 持 人

Stéphane Bern

與 法 國 明 星

Vincent Perez

與 Vanessa

Lauren Wang 家 人

avec les familles de

Vanessa Lauren

Wang

Mme. Payal Mehta:

巴 黎 名 媛 晚 會 珠 寶 贊 助 商

Joaillerie sponsor du Bal

Thierry 和 Katia de

Limburg-Stirum:

比 利 時 伯 爵 夫 婦

Le comte et la

comtesse de Belgique

140

141


EVENT

142 143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