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at the - Bettina Flitner

bettinaflitner.de

Women at the - Bettina Flitner

看 世 界

Top

Women at the

科 学 也 时 尚

毫 无 疑 问 , 这 些 身 穿 嫩 黄 洋 装 , 驾 驶 红 色 敞 篷 轿 车 ,

智 商 120 以 上 的 女 人 们 拥 有 全 世 界 最 完 美 的 基 因 :

她 们 引 领 的 不 是 炫 目 奢 华 的 时 装 潮 流 , 而 是 整 个 人 类 历 史 进 程 的 方 向 ——

她 们 就 是 在 各 大 院 校 和 研 究 机 构 中 身 负 要 职 的 顶 尖 女 科 学 家 。

《 嘉 人 Marie Claire》 特 约 摄 影 师 Bettina Flitner 带 我 们 走 进 顶 级 女 科 学 家 的 神 秘 世 界 。

编 辑 杨 晶 采 访 Jeanne Rubner 摄 影 Bettina Flitner 部 分 翻 译 北 京 同 文 世 纪 翻 译 中 心 部 分 图 片 提 供 Russ、L’Oréai Paris

拍 摄 智 慧 和 美 貌 并 重 的 女 科 学 家 , 这 个 创 意 源 自 被

誉 为 “ 当 代 最 有 趣 摄 影 师 ”Bettina Flitner 的 亲 身 经 历 :

Christiane Nuesslein-Colhard 是 第 一 位 获 得 诺 贝 尔

医 学 奖 的 女 科 学 家 , 但 Bettina 怎 么 也 找 不 到 她 的 照 片 。

如 果 把 世 界 上 的 人 分 成 三 类 : 不 需 Google 的 , 需

要 Google 的 ,Google 不 到 的 ; 那 么 女 科 学 家 就 属 于

尴 尬 的 第 二 类 , 她 们 成 绩 斐 然 , 却 难 觅 踪 迹 。 十 几 年 来 ,

Bettina 将 镜 头 对 准 了 全 球 的 顶 尖 女 科 学 家 们 : 镜 头 中

的 她 们 并 不 是 衣 着 邋 遢 、 戴 着 厚 片 眼 镜 的 恐 龙 , 在 《 嘉 人

marie claire》 的 现 实 版 中 , 女 科 学 家 穿 着 亮 黄 色 迷 你

裙 , 驾 驶 敞 篷 跑 车 , 工 作 地 点 则 是 拥 有 大 型 粒 子 加 速 器 的

研 究 所 , 而 她 们 的 共 同 点 是 , 对 科 学 充 满 激 情 和 想 像 力 。

激 光 物 理 学 家 Ursula Keller 说 :“ 要 事 业 ? 可 以 , 但

不 能 有 孩 子 ? 凭 什 么 女 性 应 该 遭 遇 这 样 的 选 择 ?” 做 母

亲 的 女 科 学 家 对 个 人 的 事 业 发 展 并 不 看 好 ,1/3 的 人 认 为

就 她 们 事 业 现 状 而 言 , 那 是 不 可 能 的 “ 任 务 ”。 而 五 年 前 ,

Colhard 就 成 立 了 基 金 会 , 鼓 励 那 些 希 望 在 试 验 科 学 中

有 所 建 树 的 年 轻 母 亲 。“ 我 希 望 所 有 的 女 性 科 学 家 可 以 专

注 事 业 , 又 可 以 享 受 家 庭 , 像 男 人 一 样 两 者 兼 得 。”

Felicitas Pauss 博 士

欧 洲 核 子 研 究 中 心 教 授 、 对 外 关 系 协 调 人

宇 宙 考 古 学 家 , 主 持 世 界 最 大 的 强 子 对 撞 机 , 研 究 宇 宙 爆 发

宇 宙 大 爆 炸 时 发 生 了 什 么 ? 这 是 欧 洲 核 子 研 究 中 心 的 科 学

家 正 在 进 行 的 研 究 。1994 年 欧 洲 批 准 建 设 高 达 30 亿 欧 元 的 “ 大

型 强 子 对 撞 机 ”。 物 理 学 家 Felicitas Pauss 领 导 瑞 士 联 邦 理 工 学

院 的 高 能 物 理 研 究 所 , 负 责 CMS 探 测 器 的 筹 划 与 建 设 。

57 岁 的 粒 子 物 理 学 家 Felicitas 至 今 保 持 着 0 号 身 材 , 喜 欢

徒 步 旅 行 , 但 这 个 爱 好 被 暂 停 了 , 因 为 去 年 她 实 现 了 一 个 重 大

目 标 , 启 动 全 球 最 大 的 粒 子 加 速 器 , 这 个 探 测 器 长 21 米 , 高 16

米 , 重 达 1.25 万 吨 ; 用 来 监 测 大 型 强 子 对 撞 机 中 的 质 子 对 撞 。

Felicitas 凭 借 粒 子 加 速 器 研 究 宇 宙 大 爆 炸 时 的 物 理 定 律 , 可 以

说 , 她 是 宇 宙 的 考 古 学 家 , 她 能 够 重 现 宇 宙 大 爆 炸 那 一 刻 的 景

象 。 这 一 过 程 短 得 超 乎 想 象 : 只 有 百 分 之 一 纳 秒 ( 一 纳 秒 为 十 亿

分 之 一 秒 )。“ 随 着 了 解 的 深 入 , 越 来 越 多 的 问 题 摆 到 我 们 面 前 。

比 如 , 整 个 宇 宙 中 只 有 4% 的 物 质 是 已 知 的 , 这 些 物 质 构 成 了 你

我 这 样 的 人 , 其 余 96% 的 物 质 主 要 是 由 暗 物 质 和 暗 能 量 组 成 …

… 甚 至 宇 宙 有 可 能 不 只 是 三 维 空 间 ? 这 些 让 我 深 深 地 着 迷 。”

出 生 于 音 乐 世 家 的 Felicitas 学 过 多 种 乐 器 ,“ 我 在 音 乐 中 懂

得 了 精 确 。” 在 中 学 时 代 , 她 的 兴 趣 转 向 了 物 质 的 基 本 构 成 元 素 ,

“ 当 时 有 人 对 我 说 : 这 不 是 女 孩 学 的 东 西 , 是 纯 粹 的 好 奇 心 以

及 对 物 理 的 热 情 支 持 着 我 , 冲 破 所 有 的 阻 力 , 实 现 了 理 想 。”


看 世 界

Gesa Kluth 和

Ilka Reinhardt 研 究 员

Lupus 野 生 动 物 办 公 室

21 世 纪 欧 洲 仅 有 的 野 生 狼 生 物 学 家

总 共 534 名 妇 女 和 儿 童 被

德 州 的 儿 童 福 利 官 员 “ 保

护 ” 和 “ 监 管 ” 起 来 。

2000 年 , 一 头 野 生 母 狼 在 德 国 产 仔 , 这 是 150

年 以 来 狼 群 首 次 在 德 国 繁 育 幼 仔 。 狼 群 的 回 归 引 起

了 人 们 复 杂 的 感 受 。 有 些 人 为 物 种 保 护 的 成 功 而 欢

呼 , 另 一 些 人 则 认 为 这 是 向 中 世 纪 的 倒 退 。Gesa

Kluth 和 Ilka Reinhardt 受 萨 克 森 州 的 委 托 调 查 所 有

的 问 题 , 她 们 的 任 务 是 : 观 察 自 然 回 归 德 国 的 狼 群 ,

调 解 狼 群 与 人 类 利 益 之 间 的 冲 突 , 寻 找 各 方 都 能 接

受 的 解 决 方 案 。 而 足 迹 和 粪 便 是 跟 踪 这 种 谨 慎 的 动

物 的 惟 一 办 法 ,Kluth 和 Reinhardt 懂 得 怎 样 从 中 发

现 隐 藏 的 信 息 。

2002 年 , 牧 羊 人 打 来 了 电 话 ,“ 狼 群 回 来 了 ,

它 们 逮 走 了 两 只 羊 !” 对 于 远 在 十 公 里 外 的 Gesa

Kluth 和 Ilka Reinhardt 来 说 , 漫 长 地 等 待 结 束 了 , 在

过 去 的 11 年 里 , 她 们 共 收 到 140 条 “ 狼 来 了 ” 的 错 误

信 息 。Gesa 和 Ilka 仅 用 了 三 个 小 时 就 赶 到 现 场 , 企

图 从 狼 群 的 足 迹 和 粪 便 中 发 现 更 多 的 线 索 。 袭 击 羊

群 事 件 后 , 她 们 建 立 了 “LUPUS 野 生 动 物 办 公 室 ”,

开 始 了 在 萨 克 森 州 对 狼 群 的 研 究 。 当 时 一 共 有 33 只

羊 受 到 攻 击 ,Gesa 和 Ilka 的 功 劳 首 先 是 安 抚 了 人 们

对 狼 群 最 初 的 恐 惧 。 尽 管 被 Gesa 称 为 “ 一 小 撮 极 端

主 义 者 ” 的 狼 群 反 对 者 愤 怒 不 可 抑 制 , 给 两 位 生 物

学 家 投 寄 了 恐 吓 信 , 但 Gesa 和 Ilka 知 道 摆 在 她 们 面

前 的 是 什 么 : 与 媒 体 谈 话 , 安 抚 恐 慌 的 民 众 , 做 出 鉴

定 , 还 要 找 到 保 护 羊 群 的 办 法 。

在 她 们 疲 惫 的 声 音 中 , 掩 饰 不 住 长 时 间 以 来 对

这 种 灰 色 猎 手 的 着 迷 :“ 狼 总 是 不 断 地 带 来 惊 喜 。”

我 们 所 看 到 的 世 界 只 显 示 很 小 一 部 分 事 实 —— 桌 上 的 打 印 纸 看 起 来 好 像 没 有 动 , 也 没 有 生 命 , 事 实 上 , 纸 张

的 微 观 世 界 正 在 发 生 着 翻 天 覆 地 的 变 化 : 电 子 和 原 子 核 在 高 速 运 转 , 原 子 相 互 撞 击 , 结 合 为 分 子 , 又 相 互 分 离 —

— 这 张 纸 就 是 一 个 大 实 验 室 。 为 搞 清 楚 这 些 微 观 问 题 , 很 多 研 究 者 会 依 赖 大 型 计 算 机 , 而 数 学 分 析 家 Caroline

Lasser 擅 长 用 人 脑 去 完 成 大 型 计 算 机 才 能 处 理 的 复 杂 问 题 。

柏 林 自 由 大 学 的 数 学 研 究 所 距 离 化 学 实 验 室 只 有 几 分 钟 的 路 程 。 理 论 化 学 家 们 向 Caroline 解 释 化 学 模 型 ,

并 求 助 她 建 立 模 型 涉 及 的 复 杂 数 学 方 程 式 。 每 个 化 学 模 型 都 是 建 立 在 大 量 的 观 察 数 据 基 础 上 , 世 界 各 地 的 研 究

所 通 常 都 使 用 大 型 计 算 机 , 海 量 计 算 来 模 拟 这 些 复 杂 的 模 型 。 但 是 在 柏 林 , 人 们 向 Caroline 求 助 , 将 希 望 寄 托 在

数 学 思 维 上 。 她 首 先 考 虑 从 这 些 模 型 中 找 到 本 质 的 东 西 , 得 到 更 简 单 、 更 好 的 方 程 式 。“ 首 先 , 我 必 须 知 道 如 何

提 问 ”, 提 对 了 问 题 , 电 脑 计 算 出 答 案 只 需 要 几 分 钟 , 否 则 电 脑 会 陷 于 千 亿 的 无 效 计 算 死 循 环 。

“ 那 么 , 是 不 是 就 不 需 要 昂 贵 的 大 型 计 算 机 , 只 需 要 更 多 的 数 学 家 就 行 了 ?”“ 如 果 培 养 数 学 家 和 购 买 电 脑

一 样 , 能 用 钱 解 决 就 简 单 了 。 可 惜 现 在 学 术 界 最 大 的 问 题 是 , 培 养 不 出 足 够 多 的 优 秀 逻 辑 科 学 家 , 这 个 专 业 的 学

生 绝 大 部 分 在 第 一 学 期 就 放 弃 了 。 高 中 数 学 的 学 习 很 机 械 , 只 要 努 力 就 能 学 得 很 好 , 但 是 在 大 学 必 须 在 开 始 就 有

创 造 性 思 维 。”Caroline 对 这 种 过 渡 期 的 问 题 也 有 亲 身 体 验 , 她 毕 业 于 慕 尼 黑 的 路 德 维 希 马 克 西 米 利 安 大 学 , 尽

管 父 亲 是 数 学 教 授 , 但 “ 我 经 常 做 作 业 直 到 深 夜 , 甚 至 怀 疑 自 己 的 智 商 。 在 一 年 半 后 数 学 开 始 变 得 很 奇 妙 —— 我

体 会 到 了 沉 思 的 自 由 。”

Caroline Lasser 博 士

柏 林 自 由 大 学 数 学 研 究 所 教 授 , 理 论 数 学 家 , 思 维 研 究 分 子 振 荡 的 开 创 者

对 于 33 岁 的 Caroline 来 说 一 切 事 情 都 很 紧 迫 : 她 的 第 二 个 孩 子 几 周 后 就 要 出 生 , 而 在 她 这 个 年 龄 要 考 虑 申

请 终 身 教 职 的 问 题 了 。 竞 争 压 力 很 大 , 女 性 竞 争 者 的 空 间 更 小 : 高 级 教 授 职 位 中 , 女 性 只 占 百 分 之 十 。 正 是 困 难 的

魅 力 使 Caroline 着 迷 , 她 知 道 , 这 次 与 以 往 一 样 , 答 案 在 她 这 里 —— 她 只 需 恰 当 地 提 问 。


看 世 界

总 共 534 名 妇 女 和 儿 童 被

德 州 的 儿 童 福 利 官 员 “ 保

护 ” 和 “ 监 管 ” 起 来 。

Martina Dören 博 士

夏 里 特 妇 女 健 康 临 床 研 究 中 心 教 授 , 医 学 家 , 激 素 疗 法 副 作 用 研 究 的 世 界 权 威

一 切 都 是 从 避 孕 药 开 始 的 。 五 十 年 前 , 避 孕 药 开 始 上 市 销 售 。 此 后 不 久 , 女 人 开 始 服 用 女 性 荷 尔 蒙 来 治 疗 更 年 期 疾 病 。 但 是 就 在

几 年 前 , 研 究 发 现 , 女 性 荷 尔 蒙 非 但 不 能 降 低 心 肌 梗 塞 的 风 险 , 还 会 增 加 患 癌 症 的 可 能 性 。 柏 林 的 妇 科 医 生 Martina Dören 对 此 并

不 意 外 , 她 是 最 初 研 究 激 素 疗 法 副 作 用 的 几 名 科 学 家 之 一 。

49 岁 的 Martina Dören 是 妇 科 、 骨 骼 学 以 及 骨 骼 理 论 的 教 授 。 上 个 世 纪 八 十 年 代 初 她 在 敏 斯 特 大 学 学 医 , 那 是 一 个 男 性 主 导 的

世 界 —— 人 们 会 将 子 宫 解 剖 当 笑 话 。Martina 并 没 有 被 这 种 敌 意 的 氛 围 吓 退 ,“ 这 对 我 来 说 是 一 个 挑 战 ”。 她 很 快 就 完 成 了 敏 斯 特 大

学 的 医 学 学 习 , 在 1985 年 就 获 得 了 博 士 学 位 , 并 开 始 了 在 妇 女 医 学 和 助 产 方 面 的 专 业 医 生 培 训 。Martina Doeren 至 今 还 惊 异 于 自

己 毫 无 背 景 , 却 在 大 学 这 种 保 守 的 学 术 精 英 圈 中 获 得 晋 升 —— 女 性 在 敏 斯 特 大 学 不 会 受 到 特 别 的 帮 助 , 而 她 是 第 二 个 在 妇 女 医 学 和

助 产 方 面 获 得 教 授 资 格 的 女 性 。

Martina 的 工 作 室 坐 落 在 柏 林 , 一 幢 三 层 的 陈 旧 建 筑 , 没 有 门 房 , 也 没 有 秘 书 , 即 使 是 信 件 往 来 和 日 程 协 调 这 类 琐 事 ,Martina

也 不 假 手 他 人 :“ 我 更 愿 意 把 预 算 花 在 研 究 项 目 上 。”

Martina 致 力 于 妇 女 健 康 的 研 究 , 更 年 期 研 究 是 她 的 专 业 领 域 。 上 个 世 纪 八 九 十 年 代 , 专 家 对 女 性 荷 尔 蒙 疗 法 期 望 很 大 , 建 议

绝 经 后 的 妇 女 服 用 雌 激 素 和 孕 激 素 进 行 治 疗 , 但 长 期 的 调 查 发 现 这 一 疗 法 存 在 巨 大 的 副 作 用 , 会 增 加 乳 腺 癌 和 中 风 的 患 病 率 。 而 在

最 初 医 生 们 还 故 意 掩 饰 这 种 疗 法 的 风 险 时 ,Martina 就 抱 持 了 一 种 批 判 的 态 度 。

在 敏 斯 特 大 学 读 书 时 , 一 个 教 授 就 经 常 说 , 如 果 进 入 更 年 期 后 不 服 用 性 激 素 , 女 性 就 会 “ 变 干 ”。“ 简 直 是 胡 说 ”,Martina 至 今

愤 愤 不 平 。 对 她 来 说 , 性 激 素 补 充 疗 法 就 是 社 会 药 物 治 疗 的 一 个 实 例 , 女 性 会 更 频 繁 地 遭 遇 到 药 物 治 疗 。“ 为 什 么 只 有 女 性 的 避 孕

药 ?” 她 坚 信 , 人 们 根 本 就 没 有 认 真 考 虑 过 给 男 性 研 发 避 孕 药 , 女 性 也 比 男 性 更 频 繁 地 开 止 痛 药 和 抗 抑 郁 药 —— 在 Martina Dören

看 来 ,“ 女 性 受 到 过 度 的 治 疗 , 男 性 则 不 是 。”

Martina 计 划 将 这 种 对 性 别 的 不 同 待 遇 告 知 公 众 。2003 年 , 她 和 同 事 一 起 建 立 了 医 学 性 别 研 究 中 心 , 为 此 她 获 得 了 2007 年 的

Margherita-von-Brentano 奖 。“ 有 时 侯 , 我 希 望 女 医 生 们 有 更 多 的 战 斗 精 神 。 我 们 最 终 必 须 从 男 人 手 中 夺 回 自 己 的 权 利 。”

Olga Holtz 博 士

柏 林 技 术 大 学 数 学 研 究 所 教 授 , 杰 出 的 矩 阵 数 学 家 ,2007 年 世 界 最 高 金 额 数 学 奖 Kowalewskaja 奖 获 得 者

网 络 依 靠 高 速 运 算 而 存 在 , 虚 拟 世 界 的 背 后 充 斥 着 《 骇 客 帝 国 》 海 报 上 的 矩 阵 。 俄 罗 斯 数 学 家 Olga Holtz 就 是 “ 快 速 矩

阵 乘 法 ” 的 专 家 。 所 有 人 都 向 我 证 明 她 是 一 个 美 貌 并 且 特 殊 的 天 才 。

Olga 的 父 母 都 是 程 序 员 , 她 的 房 间 里 随 处 摆 放 的 电 脑 专 业 书 , 就 像 其 他 的 孩 子 读 连 环 漫 画 书 一 样 。 而 她 从 小 痴 迷 于

十 九 世 纪 著 名 女 数 学 家 Sofia Kowalewskaja 的 回 忆 录 ,2007 年 初 , 洪 堡 基 金 会 将 德 国 奖 金 额 最 高 的 Kowalewskaja 奖 颁 发

给 了 Olga, 这 可 说 是 对 她 最 好 的 嘉 奖 。 在 之 后 的 四 年 时 间 里 , 她 可 以 支 配 总 计 共 100 万 欧 元 的 奖 金 来 招 募 人 才 、 购 置 仪 器 ,

以 推 进 她 的 研 究 。“ 在 数 学 研 究 上 有 所 建 树 , 必 须 有 安 静 的 环 境 和 时 间 来 思 考 ”, 但 在 她 的 家 乡 这 是 不 可 能 的 , 俄 罗 斯 的 科 学

家 往 往 需 要 做 三 份 工 作 才 能 维 持 生 计 , 教 书 先 生 和 超 市 收 银 , 顺 便 帮 小 公 司 做 假 账 。 而 现 在 “ 我 组 建 了 一 个 由 六 名 年 轻 科 学

家 组 成 的 研 究 团 队 , 平 时 我 乘 坐 小 型 飞 机 穿 梭 于 剑 桥 、 罗 马 和 加 拿 大 讲 课 , 定 期 飞 往 微 软 总 部 提 供 咨 询 。”

在 极 为 有 限 的 闲 暇 时 间 里 , 人 们 总 是 能 在 合 唱 团 或 者 舞 蹈 工 作 室 找 到 Olga, 她 代 表 了 一 种 与 数 学 隐 士 截 然 相 反 的 生 活 ,

“Olga 沉 浸 在 数 学 研 究 的 同 时 , 还 能 保 持 与 一 大 帮 朋 友 的 交 往 , 这 让 人 吃 惊 ”, 她 在 伯 克 利 的 同 事 Jim Demmel 告 诉 我 。

36 岁 的 Olga 说 自 己 从 来 没 有 做 过 鼓 励 女 性 的 工 作 :“Female mathematics is bullshit( 女 性 数 学 是 废 话 )。”“ 我 不

知 道 怎 么 去 鼓 励 一 个 女 人 做 数 学 家 , 就 像 人 们 不 会 鼓 励 别 人 去 做 不 想 做 的 事 情 。 十 九 世 纪 的 Sofia Kowalewskaja 要 忍 受 来

自 父 权 社 会 荒 谬 的 阻 力 , 我 相 信 现 在 这 种 阻 力 已 经 很 小 了 , 当 然 人 们 还 有 对 于 天 才 女 数 学 家 的 惊 讶 , 以 及 对 她 们 格 外 的 不 信

任 。 但 是 我 相 信 , 这 个 学 科 中 的 所 有 性 别 问 题 将 会 在 一 代 人 内 解 决 。”Olga 对 有 数 学 天 赋 的 年 轻 女 性 只 有 一 个 建 议 :“ 我 从

来 没 有 期 待 过 别 人 的 鼓 励 。”


看 世 界

看 世 界

有 人 认 为 糖 类 能 够 提 供 能 量 , 也 有 人 认 为 它 会 使 人 发 胖 。 对 于 生 物 化 学 家 来 说 , 糖 是 构 成

生 命 体 的 核 心 成 分 。 细 胞 被 完 全 包 裹 在 一 个 类 似 棉 花 糖 的 东 西 里 , 叫 做 糖 盏 。 不 过 , 生 物 化 学 对

糖 盏 的 研 究 还 是 空 白 。 基 尔 大 学 有 机 化 学 和 生 物 化 学 教 授 Thisbe Lindhorst 正 逐 步 攻 克 这 块 处

女 地 , 引 起 了 学 术 界 的 轰 动 。

架 子 上 摆 满 了 玻 璃 活 塞 和 试 管 , 排 风 扇 呼 呼 地 转 着 , 在 实 验 室 的 角 落 , 高 科 技 的 化 学 仪 器

中 不 协 调 地 放 置 着 一 台 普 通 的 冰 箱 。Thisbe 打 开 冰 箱 , 在 瓶 瓶 罐 罐 中 找 到 一 只 不 显 眼 的 玻 璃

罐 , 上 面 贴 着 剧 毒 标 签 , 她 指 着 瓶 底 黏 稠 的 东 西 对 我 说 ,“ 看 起 来 像 蜂 蜜 , 但 千 万 不 要 食 用 !”

这 种 黏 稠 的 糖 浆 由 特 殊 的 糖 分 子 构 成 , 是 Lindhorst 和 她 的 团 队 经 过 艰 苦 努 力 合 成 的 神 秘 糖

盏 , 至 今 还 没 有 人 研 究 的 物 质 。

Thisbe Lindhorst 博 士

基 尔 大 学 有 机 化 学 研 究 所 基 尔 大 学 教 授

2000 年 因 在 糖 盏 研 究 方 面 的 突 破 研 究 , 获 得 卡 尔 • 杜 伊 斯 堡 纪 念 奖

2000 年 ,38 岁 的 Thisbe Lindhorst 获 得 了 卡 尔 • 杜 伊 斯 堡 纪 念 奖 , 这 是 对 通 过 创 新 研 究 而

获 得 大 学 授 课 资 格 的 年 轻 科 学 家 的 奖 励 。 同 年 , 她 受 到 了 基 尔 大 学 的 聘 请 , 成 为 德 国 第 一 位 女

化 学 教 授 。 回 忆 起 人 生 中 最 艰 难 的 事 情 ,Lindhorst 说 ,“ 第 一 个 孩 子 是 在 博 士 答 辩 那 段 时 间 出

生 的 , 准 备 考 试 已 经 很 费 力 了 , 我 只 好 请 了 一 个 保 姆 。 她 也 带 了 一 个 孩 子 , 我 们 一 起 同 甘 共 苦 。 尽

管 单 亲 妈 妈 兼 顾 家 庭 和 工 作 不 是 那 么 容 易 , 但 是 我 们 俩 做 得 很 好 。”

Lindhorst 带 我 们 参 观 她 的 办 公 室 , 如 果 没 有 那 面 刷 成 暖 色 调 的 墙 壁 和 墙 上 的 三 联 一 体 油

画 , 这 里 就 是 一 个 典 型 的 化 学 研 究 室 。 这 些 画 是 基 尔 女 画 家 Maria Funcke 的 作 品 , 内 容 是 由 蛹

成 蝶 的 蜕 变 过 程 。“ 这 很 像 我 们 的 研 究 : 一 旦 它 变 成 蛹 后 , 就 会 长 大 , 像 蝴 蝶 一 样 光 彩 照 人 !”

Tanja Clees 博 士

Fraunhofer 算 法 与 科 学 计 算 研 究 所 组 长

计 算 数 学 家 , 专 业 人 士 称 Tanja Clees 的 数 学 理 论 为 计 算 界 独 一 无 二 的 “ 稳 健 设 计 ”。

制 造 汽 车 时 , 车 壳 铁 皮 的 厚 度 必 须 适 中 , 汽 车 才 能 轻 巧 又 坚 固 ; 换 季 购 物 必 须 挑 选 得 宜 ,

否 则 信 用 卡 刷 爆 又 浪 费 资 源 ; 职 业 女 性 需 要 优 化 时 间 安 排 , 才 能 兼 顾 事 业 家 庭 。 三 项 任 务 各

不 相 同 , 但 策 略 却 是 相 似 的 , 恰 当 地 处 理 要 求 和 条 件 之 间 的 矛 盾 , 以 Tanja Clees 研 发 的 计 算

方 法 , 可 以 得 到 尽 可 能 完 美 的 解 决 方 案 。

32 岁 的 母 亲 在 办 公 室 里 席 地 而 坐 , 一 边 喂 不 满 周 岁 的 儿 子 吃 蔬 菜 糊 , 一 边 与 络 绎 不 绝 进

出 的 研 究 人 员 讨 论 数 字 —— 这 个 场 景 不 管 怎 么 说 也 超 过 了 我 对 女 数 学 家 的 想 象 。 而 Tanja 用

实 际 行 动 告 诉 我 们 , 她 首 先 是 一 个 称 职 的 妈 妈 , 其 次 才 是 卓 越 的 科 学 家 。Tanja 将 工 作 时 间 缩

减 到 每 周 30 小 时 , 把 部 分 工 作 带 回 家 完 成 ; 如 果 必 须 在 研 究 所 加 班 , 就 换 丈 夫 照 看 孩 子 。 他 是

一 位 神 学 家 , 出 差 的 时 候 , 孩 子 就 由 祖 父 母 照 看 。“ 要 知 道 , 我 的 工 作 就 是 用 数 学 公 式 找 到 解

决 问 题 的 最 佳 方 案 , 怎 么 科 学 统 筹 一 位 职 业 母 亲 的 时 间 ? 这 是 我 现 在 煞 费 苦 心 建 设 的 宝 宝 看

护 体 系 。”

像 Tanja 这 样 的 研 究 团 队 主 管 , 既 要 出 版 学 术 著 作 , 也 负 责 研 究 所 客 户 推 广 成 果 , 还 要 通

过 教 授 考 试 , 时 间 从 来 不 够 用 , 但 是 ,“ 几 乎 没 有 人 质 问 过 男 人 , 他 们 是 如 何 履 行 丈 夫 或 者 父

亲 的 家 庭 责 任 , 而 职 业 女 性 却 经 常 被 认 为 是 不 称 职 的 母 亲 —— 不 只 是 男 人 反 对 , 女 人 也 出 来

阻 拦 。”Tanja Clees 对 此 颇 有 感 慨 ,“ 我 希 望 社 会 观 念 会 有 所 转 变 —— 左 翼 政 党 领 袖 的 妻 子

Christa Müller 的 说 法 就 足 够 糟 糕 , 她 将 积 极 参 加 工 作 的 母 亲 贬 低 为 坏 妈 妈 。 调 整 工 作 和 家 庭

的 矛 盾 , 找 到 实 际 的 解 决 方 案 —— 这 是 我 作 为 一 名 母 亲 和 数 学 家 的 建 议 。”


看 世 界

Magdalena Götz 博 士

GSF 环 境 与 健 康 研 究 中 心 , 干 细 胞 研 究 所 教 授 ,2007 年 因 脑 神 经 的 干 细 胞 研 究 , 获 得 莱 布 尼 茨 奖

身 体 不 断 地 发 生 变 化 , 指 甲 在 生 长 , 血 细 胞 不 断 生 成 , 皮 肤 的 割 伤 很 快 会 愈 合 …… 但 成 年 人 的 大 脑 达 到 一 种 稳 定 的 状 态 之 后 ,

不 再 会 出 现 太 大 的 变 化 。Magdalena Götz 是 澄 清 这 种 误 解 的 科 学 家 之 一 。

古 铜 色 的 皮 肤 、 穿 着 随 意 、 笑 容 轻 松 ,46 岁 的 神 经 生 物 学 家 Magdalena 在 她 简 陋 的 办 公 室 里 , 每 周 工 作 70 小 时 。 在 她 的 领 导

下 , 慕 尼 黑 Helmholtz 研 究 中 心 的 干 细 胞 研 究 所 , 在 大 脑 修 复 过 程 方 面 的 研 究 取 得 了 成 功 。 干 细 胞 实 验 的 话 题 在 政 治 和 宗 教 领 域 讨

论 得 如 火 如 荼 , 人 们 却 很 少 听 到 Magdalena 的 消 息 , 她 向 来 “ 很 少 向 记 者 发 表 评 论 ”。

当 一 项 科 学 “ 公 理 ” 被 一 名 女 人 推 翻 后 , 科 学 界 总 是 感 到 难 以 接 受 ,Magdalena 的 实 验 面 对 着 这 样 “ 窘 境 ”。 有 人 对 她 的 结 论

抱 持 怀 疑 , 甚 至 直 到 她 的 发 现 获 得 普 遍 承 认 , 他 们 还 “ 可 笑 ” 地 要 为 胶 质 细 胞 重 新 命 名 , 幸 好 奖 额 高 达 250 万 欧 元 的 莱 布 尼 茨 奖 给

予 了 这 位 女 科 学 家 极 大 的 安 慰 。Magdalena 作 为 研 究 所 的 管 理 者 , 需 要 处 理 公 共 事 务 , 和 行 政 事 务 纠 缠 , 还 要 关 注 她 的 员 工 、 博 士

生 和 硕 士 生 。“ 我 怀 念 做 实 验 的 时 候 。 所 以 我 已 经 考 虑 在 实 验 室 度 过 假 期 作 为 补 偿 ”, 问 及 她 的 家 庭 ,Magdalena 有 些 无 奈 ,“ 我 和

丈 夫 相 识 得 很 晚 , 所 以 我 们 没 有 孩 子 。 事 实 上 , 德 国 的 女 科 学 家 很 少 能 够 兼 顾 事 业 与 孩 子 , 有 多 少 优 秀 的 女 科 学 家 因 此 放 弃 研 究 , 看

到 这 些 状 况 我 很 伤 心 。”

中 微 子 是 组 成 自 然 界 的 最 基 本 的 粒 子 之 一 , 它 不 带 电 , 极 轻 , 具 有 最 强 的 穿 透

力 , 可 以 轻 易 穿 越 地 球 , 人 们 怀 疑 宇 宙 中 物 质 与 暗 物 质 的 不 对 称 很 有 可 能 是 由 中 微

子 造 成 。 近 几 年 来 , 宇 宙 学 家 和 粒 子 研 究 者 比 以 往 更 加 密 切 地 合 作 研 究 , 产 生 了 一

个 新 的 领 域 , 天 体 粒 子 物 理 学 ,54 岁 的 Gisela Anton 是 前 沿 研 究 者 之 一 。

我 们 的 采 访 是 在 Gisela 一 次 中 微 子 试 验 结 束 后 开 始 , 略 带 腼 腆 的 她 提 起 天 体

粒 子 物 理 学 研 究 口 若 悬 河 。 可 以 这 么 形 容 ,Gisela Anton 具 备 了 一 名 物 理 学 家 的 全

部 天 赋 : 童 年 时 代 的 她 最 喜 欢 的 游 戏 就 是 拆 卸 收 音 机 , 而 不 是 玩 洋 娃 娃 ; 假 期 的 时

候 , 她 借 来 表 哥 的 三 角 学 教 材 , 自 学 如 何 计 算 三 角 形 的 角 度 ; 高 中 时 , 她 惊 异 于 浸 入

水 中 的 木 头 为 什 么 会 变 弯 , 并 开 始 了 自 己 第 一 次 实 践 研 究 。20 岁 的 时 候 ,Gisela 就 获

得 了 “ 青 年 研 究 者 ” 联 邦 竞 赛 的 第 一 名 ……Gisela 的 事 业 并 非 一 帆 风 顺 , 在 波 恩 大

学 获 得 博 士 学 位 之 后 ,Gisela 经 历 了 “ 职 业 生 涯 中 最 艰 难 的 时 期 ”, 自 然 科 学 家 都

要 有 在 国 外 的 学 习 经 历 , 但 她 已 经 是 三 个 孩 子 的 母 亲 ,“ 我 不 能 考 虑 美 国 的 博 士 后

研 究 站 , 而 是 选 择 了 巴 黎 附 近 的 Saclay 研 究 实 验 室 , 我 不 得 不 持 续 工 作 两 三 周 , 把

一 个 月 的 假 期 存 下 来 , 争 取 探 亲 的 机 会 …… 还 好 这 些 都 过 去 了 。”

Gisela 笑 着 说 自 己 不 是 女 权 主 义 者 , 也 不 是 男 女 平 等 的 斗 士 , 她 从 未 感 觉 因 为

性 别 而 受 到 歧 视 。“ 应 该 鼓 励 有 能 力 但 又 不 自 信 的 女 学 生 去 做 实 验 。 如 果 女 性 求 职

者 与 男 性 求 职 者 具 有 相 同 的 能 力 , 那 么 她 就 有 权 获 得 这 个 职 位 , 成 绩 必 须 是 决 定 任

命 的 最 重 要 的 原 则 。”

Gisela Anton 博 士

Erlangen 大 学 物 理 研 究 所 教 授 , 天 体 粒 子 物 理 学 家

在 中 微 子 研 究 方 面 获 得 世 界 领 先 地 位


看 世 界

吕 植

自 然 保 护 学 家 , 北 京 大 学 保 护 生 物 学 教 授

被 业 界 称 为 “ 熊 猫 博 士 ”, 山 水 自 然 保 护 中 心 的 创 建 者 之 一

“ 一 个 人 能 确 定 自 己 热 爱 的 事 情 是 什 么 , 并 一 直 从 事 它 是 非 常 幸 运 的 。 我 就 是 那 个 幸

运 儿 !” 听 吕 植 谈 野 外 生 活 , 很 少 能 听 到 艰 苦 、 单 调 等 字 眼 , 她 会 告 诉 你 的 是 山 林 野 趣 、 野

生 动 物 的 友 善 和 可 亲 。 吕 植 说 她 从 1985 年 开 始 观 察 大 熊 猫 的 粪 便 , 也 开 始 野 外 生 态 保 护

的 科 学 研 究 ,“ 熊 猫 天 性 多 疑 , 见 到 人 类 便 会 警 觉 地 爬 到 树 上 , 在 野 外 和 它 们 相 处 时 间 长

了 , 见 到 我 就 会 爬 下 来 , 抱 着 不 撒 手 , 每 次 都 害 我 脸 上 起 了 一 大 片 疹 子 。” 还 有 过 帮 大 熊 猫

治 好 牙 齿 , 放 归 山 林 又 跑 回 来 的 经 历 , 她 笑 着 说 真 是 一 次 艰 难 的 “ 熊 猫 回 家 路 ”, 语 气 是

欣 喜 的 。

“ 作 为 女 性 , 从 事 科 学 研 究 , 尤 其 是 成 年 生 活 在 深 山 老 林 , 与 野 生 动 物 打 交 道 , 是 不

是 要 面 临 许 多 困 难 ?”“20 年 的 野 外 研 究 生 活 , 最 大 的 困 难 是 人 们 对 我 的 误 解 —— 他 们

不 了 解 我 所 做 的 事 情 。 我 也 从 不 认 为 在 面 临 生 存 机 遇 和 选 择 时 , 女 性 和 男 性 应 该 有 什 么

不 同 。 许 多 时 候 束 缚 是 女 性 加 给 自 己 的 , 她 们 应 当 学 会 争 取 和 坚 持 自 己 的 权 利 。 当 然 , 他

们 ( 男 科 学 家 ) 太 轻 松 了 , 妻 子 接 管 了 他 们 全 部 的 生 活 , 如 果 女 科 学 家 也 有 一 个 ‘ 妻 子 ’, 一

定 比 男 性 还 要 出 色 。” 吕 植 这 样 解 释 她 将 欧 莱 雅 的 10 万 元 奖 金 用 以 设 立 “ 明 日 中 国 生 态 学

家 ” 奖 的 初 衷 。“ 全 球 有 不 少 做 野 生 动 物 保 护 的 女 性 , 相 比 男 性 , 社 会 对 女 性 在 功 利 上 的

压 力 没 有 那 么 沉 重 , 而 女 性 天 性 敏 感 、 观 察 力 强 , 做 动 物 保 护 的 研 究 再 合 适 不 过 了 。”

中 国 女 科 学 家 们 的 “ 神 秘 世 界 ”

陈 化 兰

中 国 农 业 科 学 院 哈 尔 滨 兽 医 研 究 所 研 究 员 , 博 士 生 导 师

农 业 部 动 物 流 感 重 点 开 放 实 验 室 暨 国 家 禽 流 感 参 考 实 验 室 主 任

加 减 乘 除 是 最 简 单 的 计 算 方 法 , 但 是 很 少 有 人 能 说 明 白 为 什 么 1+1=2。 事 实

上 , 人 们 在 下 雨 天 会 用 八 字 脚 走 路 , 避 免 滑 倒 ; 给 猫 咪 挠 痒 , 它 们 就 发 出 呼 噜 的 声 音

…… 这 些 似 乎 理 所 当 然 的 因 果 关 系 , 也 是 计 算 方 法 。 如 何 总 结 这 些 计 算 方 法 , 就 是

Susanne Albers 所 从 事 的 专 业 领 域 。 她 是 一 位 信 息 科 学 家 , 自 2001 年 起 在 弗 莱 堡 大

学 教 授 信 息 学 和 编 码 理 论 , 她 被 认 为 是 算 法 研 究 领 域 的 重 要 科 学 家 之 一 。

“ 我 的 工 作 , 用 个 例 子 来 说 , 就 是 找 出 在 百 货 公 司 , 如 何 最 快 地 买 到 你 合 适 的 衣

服 , 虽 然 这 种 方 式 让 你 丧 失 了 逛 街 的 乐 趣 !” 年 仅 34 岁 就 获 得 了 教 授 职 位 , 并 同 时 获

得 三 个 教 授 聘 书 , 留 着 金 色 长 发 , 喜 欢 开 着 敞 篷 跑 车 兜 风 的 著 名 信 息 学 家 Susanne,

在 我 看 来 , 似 乎 是 一 个 完 美 的 女 人 。 但 她 坦 率 地 说 这 并 非 天 分 所 至 ,“ 有 些 时 候 , 从

事 这 个 职 业 比 其 他 职 业 需 要 更 多 的 坚 持 , 问 题 的 解 决 方 案 没 有 显 现 出 来 的 时 候 , 绝

不 要 轻 易 放 弃 …… 我 发 现 女 人 往 往 比 男 人 更 加 坚 韧 。”

而 信 息 学 向 来 被 认 为 是 男 人 的 领 域 ,“ 我 强 烈 地 感 觉 到 了 这 个 行 业 的 性 别 差 异 ,

男 同 事 之 间 有 种 真 正 的 男 人 之 间 的 友 谊 。 哪 怕 我 们 都 喜 欢 汽 车 , 他 们 也 不 习 惯 和 女

人 聊 聊 他 的 新 车 。” 然 而 , 即 使 没 有 小 团 体 的 支 持 ,Susanne 也 取 得 了 可 观 的 成 就 。

2008 年 , 她 获 得 了 德 国 研 究 团 体 颁 发 的 莱 布 尼 茨 奖 —— 为 了 奖 励 她 作 为 世 界 著 名 科

学 家 在 算 法 研 究 领 域 做 出 的 贡 献 , 在 未 来 七 年 中 , 她 可 以 支 配 使 用 250 万 欧 元 用 于 研

究 。 而 Susanne 希 望 用 这 笔 奖 金 招 揽 新 的 研 究 人 员 , 她 很 清 楚 , 随 高 额 奖 金 而 来 的

是 巨 大 的 责 任 。

Susanne Albers 博 士

弗 莱 堡 大 学 信 息 学 研 究 所 教 授 , 著 名 的 理 论 数 学 家

2008 年 获 得 莱 布 尼 茨 奖

韩 喜 球

国 家 海 洋 局 第 二 海 洋 研 究 所

海 底 资 源 与 环 境 研 究 中 心 研 究 员

对 于 很 多 人 来 说 , 大 洋 科 考 意 味 着 神 秘 和 刺 激 , 背 后 的

危 险 和 艰 辛 , 只 有 科 考 队 员 知 道 。 眼 前 的 韩 喜 球 带 着 杭 州 女

子 的 委 婉 , 很 难 让 人 相 信 她 就 是 我 国 大 洋 科 考 史 上 的 第 一 位

女 首 席 。 在 她 之 前 , 中 国 大 洋 科 考 前 18 航 次 的 科 考 活 动 , 全

都 是 由 男 性 科 学 家 “ 领 航 ”,“ 我 是 不 小 心 创 造 了 历 史 。 过 去

大 洋 科 考 中 没 有 出 现 过 女 首 席 , 并 非 中 国 没 有 优 秀 的 女 科 学

家 , 只 是 科 考 船 只 的 条 件 比 较 差 , 装 备 缺 乏 , 住 宿 条 件 和 卫

生 设 施 有 限 , 女 性 上 船 不 方 便 。 直 到 大 洋 一 号 改 装 以 后 , 才

有 了 独 立 的 卫 生 间 和 单 独 卧 室 。”

我 和 韩 喜 球 一 起 翻 看 她 的 海 洋 科 考 记 录 , 从 2002 年 到

2009 年 , 几 乎 每 年 都 有 安 排 。 大 洋 1 号 科 考 船 每 个 航 次 都 要

持 续 两 三 百 天 , 一 个 航 次 分 为 多 个 航 段 , 每 个 航 段 调 查 的 区

域 、 目 标 都 不 一 样 。 韩 喜 球 从 不 主 动 提 起 海 洋 上 的 恶 劣 环 境 :

海 水 腐 蚀 、 阳 光 曝 晒 、 大 风 大 浪 、 缺 少 蔬 菜 …… 这 些 问 题 在 她

看 来 , 都 显 得 微 不 足 道 。“ 海 洋 科 考 是 一 个 探 索 未 知 的 过 程 ,

你 永 远 不 知 道 下 一 步 会 有 什 么 样 的 意 外 和 发 现 , 始 终 会 保 有

一 种 兴 奋 的 状 态 。 而 不 同 专 业 背 景 、 不 同 学 科 领 域 的 人 朝 夕 相

处 , 互 相 介 绍 最 近 的 研 究 课 题 , 是 很 难 得 的 一 份 经 历 。”

见 到 陈 化 兰 那 天 , 她 刚 从 上 海 赶 到 北 京 , 参 加 第 二 届 中 国 青 年

女 科 学 家 奖 颁 奖 典 礼 。 在 最 初 的 获 奖 名 单 上 , 陈 化 兰 的 名 字 排 在 第

4 位 , 在 颁 奖 时 却 调 整 到 了 第 1 位 。 陈 化 兰 却 洞 察 世 事 ,“ 媒 体 关 注 的

不 是 我 , 是 流 感 。”

陈 化 兰 工 作 的 哈 尔 滨 兽 医 研 究 所 , 随 着 近 年 流 感 的 频 发 , 被 越

来 越 多 人 关 注 。 关 键 的 病 毒 分 离 工 作 , 是 在 P3 实 验 室 中 完 成 的 。 疫 情

当 前 , 各 地 方 监 测 站 送 来 的 样 品 数 量 直 线 上 升 , 每 天 工 作 16 个 小 时 已

经 成 为 家 常 便 饭 。“ 错 了 一 个 , 损 失 可 能 是 几 千 万 , 谁 敢 掉 以 轻 心 ?”

顺 着 话 题 问 起 流 感 , 以 及 最 新 的 甲 型 H1N1 病 毒 变 异 ,“ 流 感 病

毒 天 天 在 变 , 每 一 代 都 不 一 样 , 不 见 得 变 异 了 就 更 可 怕 。 从 1918 年

的 西 班 牙 流 感 , 到 现 在 发 现 致 病 的 H1N1 病 毒 , 从 每 个 特 征 上 来 看 都

是 流 感 。 几 次 人 群 中 的 大 流 行 , 同 时 都 在 猪 中 发 现 类 似 的 流 行 。 猪

流 感 死 亡 率 不 高 , 但 猪 是 一 个 病 毒 混 合 器 , 它 的 细 胞 中 既 有 禽 流 感

病 毒 的 结 合 位 点 , 又 有 人 流 感 病 毒 的 结 合 位 点 , 使 得 猪 成 为 最 重 要

的 病 毒 重 新 排 列 组 合 的 场 所 。 没 有 拿 到 数 据 前 , 不 能 妄 下 断 言 。”

对 于 一 个 科 学 家 , 最 重 要 的 是 什 么 ? 作 为 一 个 国 家 实 验 室 的 负

责 人 , 她 有 许 多 局 外 人 看 来 不 可 想 象 的 顾 虑 ,“ 掌 握 疫 情 , 准 确 诊

断 , 帮 助 政 府 做 出 正 确 决 策 , 研 究 出 更 好 的 防 治 方 法 和 疫 苗 , 才 是 最

主 要 的 任 务 。 凭 借 兴

趣 在 某 本 学 术 杂 志

上 发 了 一 两 篇 论 文 ,

因 而 名 闻 天 下 , 可 是

中 国 的 疫 情 却 没 有

得 到 控 制 , 这 将 是 我

的 耻 辱 。”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