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乃裳專訪 - 物理學系暨研究所

web.phys.ntu.edu.tw

葉乃裳專訪 - 物理學系暨研究所

撰 文 茅愭 耀 元

訪畭 問啍 茅愭 耀 元 沈 家韑 賢 蔡 李俒 承 廖躃 鴻 仁 許畱 瀞 文

整 理噆 沈 家韑 賢 朱 宇 軒 曾 芝 寅啶 陳疢 怡 如 陳疢 怡 蓁 許畱 瀞 文 趙狒 書頟 漢軇 張喘 晏頙 溥

A Hilbert space is an inner product space — an abstract vector space in

which distances and angles can be measured — which is "complete."

或 許 有 些 同峧 學 會 感 到 疑 惑酻 , 這 篇 明 明 是

〈 葉 乃 裳 教 授 專 訪 〉, 關 Hilbert space 什 麼邐 事

It’s Hilbert space out there. 這 句屳 話 是 這 次 訪 談

中 , 葉 乃 裳 教 授 送 給 我 們穆 的 一 句屳 話 , 饒 富酢 深 意 。

別 急 別 急 , 慢 慢 看 下 去屢 你 就酧 知 道 了 !

物 理 實 驗殯 。 近 年 葉 教 授 較 常 回峵 來 台屲 灣毞 ,2005 年

暑醲 假 , 葉 教 授 參 加展 了 第 八 屆 吳 健 雄 科 學 營 , 同峧

年 年 底 亦岿 回峵 台屲 參 加展 台屲 大 物 理 系 六 十 周 年 系 慶郖 。

緣 起

相 信 各峬 位 同峧 學 一 定 峿 少 聽歭 過 「 葉 乃 裳 」 這

個積 名峮 字 , 葉 乃 裳 教 授 和 我 們穆 一 樣鄆 , 大 學 就酧 讀歲 於

台屲 大 物 理 系 , 畢 業 後 即 出屒 國 深 造 , 目岰 前 任峌 教 於

加展 州 理 工 學 院 (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Caltech), 主尾 要稊 的 研 究 領邀 域 是 凝 態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 左 ) 參 加 六 十 周 年 系倐 慶 時頗 , 巧 遇跶 高 中

同 學 ( 右 ), 在 系倐 館 大 廳 之 合 照 。


2007 年 夏窅 岕 , 葉 乃 裳 教 授 回峵 到 母岘 校 開 設 暑醲

期醸 課 程 「 凝 態 量 子 場酏 論 專 題 」。 恰 逢 本岓 期醸 《 時 空 》

開 始 籌 備鄠 , 雖 然 是 百 廢郌 待 興 , 但 我 們穆 仍 把 握醛 這

千 載 能 逢 的 機 會 , 當 面稫 訪 問 葉 乃 裳 教 授 , 向峭 她崆

請 教 她崆 的 人 生岥 經 歷 與 求 學 經 驗殯 。

2007 年 8 月尦 12 日尤 , 我 們穆 寫郄 了 一 封 email

詢 問 是 否 有 訪 問 她崆 的 機 會 , 教 授 即 刻 回峵 信 表 示岴

沒 問 題 , 還 直 接 把 她崆 有 空 的 時 間 都 列峚 出屒 來 , 讓毅

人 感 覺 教 授 做 事 既 有 效 率 又 有 條 理 。 怎 知 ,8 月尦

17 日尤 聖 帕 颱邂 風稱 來 襲歯 , 使 我 們穆 預 定 的 訪 問 行 程 受

到 延 遲 。 經 過 一 番 波 折 , 我 們穆 還 是 順 利 地峸 於 9

月尦 1 日尤 早 上 見 到 了 教 授 , 並 進 行 了 為 時 三 小 時

的 訪 談 。

平岅 常 總 感 覺 葉 乃 裳 教 授 的 「 等 級 」 離 我 們穆

太 遙 遠 了 , 但 見 到 教 授 後 , 教 授 既 親 切 又 熱鄱 情 ,

就酧 好崅 像 是 我 們穆 的 朋 友 一 般 。 在峹 訪 談 時 , 教 授 時

而 談 笑 風稱 生岥 、 時 而 引尙 經 據 典 , 再峘 加展 上 深 刻 的 人

生岥 體殱 悟竀 , 不 但 讓毅 我 們穆 印峣 象 非 常 深 刻 , 更 感 到 敬

佩 與 感 動 。 相 信 在峹 葉 教 授 的 人 生岥 歷 練 背秥 後 , 必岊

有 一 些 動 人 的 故 事 。

從 台 大 到 MIT

在峹 嘉 義 出屒 生岥 的 葉 乃 裳 教 授 , 自 幼岆 就酧 是 成 績

優 異 的 好崅 學 生岥 ,1979 年 進 入 台屲 大 物 理 就酧 讀歲 , 是

我 們穆 B68 的 學 姊 。 葉 乃 裳 教 授 於 大 學 時 期醸 十 分

專 注 於 課 業 上 , 在峹 台屲 大 物 理 系 的 八 個積 學 期醸 中 ,

每 個積 學 期醸 都 拿竊 到 了 書 卷 獎鄵 。( 編 按 : 當 時 物 理 系

每 年 級 只屯 有 約秖 四屶 十 人 , 故 書 卷 獎鄵 只屯 有 兩 名峮 。)

葉 乃 裳 教 授 能 有 現 在峹 的 成 就酧 , 應 該 是 因峴 為 她崆 從

大 學 時 期醸 開 始 就酧 夙 夜 匪穤 懈 地峸 努 力 唸 書 吧 , 她崆 的

大 學 生岥 活 到 底 是 怎 麼邐 樣鄆 的 呢

SpaceTime31:「 :「:「

老 師韦 您喩 在 大 學 的 時頗 候鞅 會 不 會 有

很 重慢 的 課 業 壓 力 除 了 上 課 以 外 , 老 師韦 平 常喏 會

看惷 其 他 更俐 進 階 的 書頟 嗎 」

Prof. Yeh:「 我侷 大 學 要慇 比 從喠 前 在 初 中 高 中 用 功 多

了 , 因 為惊 初 中 、 高 中 的 東 西 我侷 覺 得喞 太 簡 單痙 , 覺

得喞 有 點 煩 , 所 以 玩 得喞 很 厲猨 害韐 。 到 了 大 學 , 因 為惊

是悋 進 自 己 想 唸啑 的 系倐 , 所 以 比 較跨 用 功 一 點 , 倒靼 是悋

沒俯 有 很 輕狗 鬆 啦 。

「 我侷 會 自 己 看惷 一 些 書頟 , 但伽 是悋 說狄 實蹴 話 我侷 會 覺 得喞 那倴

個鞄 時頗 候鞅 比 較跨 不 知 道跰 自 己 要慇 唸啑 什 麼猕 。 我侷 自 己 想 多

唸啑 一 點 , 但伽 是悋 究倏 竟疭 該 多 唸啑 什 麼猕 卻 不 是悋 很 確 定 ,

所 以 好 像踽 就 是悋 看惷 很 多 東 西 , 但伽 不 見倝 得喞 有 一 個鞄 特顠

別低 的 方 向 。 我侷 那倴 時頗 候鞅 有 一 點 小 小 瘋牌 狂倃 , 就 是悋 所

有 教嗝 科愆 書頟 後 慨面 的 題 目 , 我侷 每俟 一 題 都疖 做 。 我侷 們靽 有

那倴 種牞 數 值靹 分 析 一 千 六 百 題 積 分 , 我侷 也 是悋 做 了 大

半 。 所 以 大 一 的 時頗 候鞅 如 果 問啍 我侷 微 積 分 , 有 些 題

目 是悋 一 看惷 答 案頥 就 出 來 了 , 算牨 都疖 不 用 算牨 。

「 當 時頗 就 是悋 這疄 樣 有 一 點 瘋牌 狂倃 , 自 己 要慇 求俠 自 己 做

很 多 ; 但伽 現噇 在 回 過跸 頭 想 , 這疄 樣 算牨 是悋 讀 書頟 讀 好 嗎

那倴 也 未 必 。 我侷 那倴 時頗 候鞅 就 是悋 想 把便 物 理噆 唸啑 好 、 把便 基啢

礎 打 好 。 在 運跮 算牨 上 花 那倴 樣 的 時頗 間 , 雖 然 的 確 是悋

對蹹 我侷 數 學 基啢 礎 有 很 好 的 幫 助 , 但伽 那倴 時頗 候鞅 如 果 有

老 師韦 或 者 學 長 的 提 點 , 看惷 些 比 較跨 適 合 的 東 西 ,

也 許畱 可 以 進 步俞 得喞 更俐 快侳 一 點 。 自 己 隨 便 看惷 不 曉 得喞

方 向 究倏 竟疭 怎 麼猕 樣 , 而 且 我侷 當 時頗 還 沒俯 有 確 定 究倏 竟疭

要慇 念 哪鞯 一 方 慨面 , 所 以 就 把便 時頗 間 花 在 解 題 之 上

慨面 。 呃佢 , 不 鼓踴 勵 你佀 們靽 這疄 樣 ( 笑 ), 解 習电 題 解 到 一

個鞄 程 度 就 可 以 了 , 用 不 著 做 到 這疄 樣 , 真 的 沒俯 有

漏軅 一 題 喔痔 。 有 一 題 空 白 我侷 自 己 會 不 舒 服 , 當 時頗

上 Jackson( 編 按恳 : 古 典 電踝 動 力 學 課 本 , 習电 題 很

難 。) 也 是悋 , 前 慨面 好 幾 個鞄 chapter 的 習电 題 都疖 會 做 ,

所 以 有 點 瘋牌 狂倃 啦 。

「 我侷 後 來 到 MIT 以 後 才 豁 然 開 朗頢 , 我侷 覺 得喞 在

MIT 唸啑 一 年 的 書頟 、 上 一 年 的 課 , 不 論 是悋 進 步俞 的

程 度 或 是悋 對蹹 物 理噆 領猅 悟韷 的 程 度 , 都疖 超 過跸 在 台 灣 唸啑

的 四 年 。 不 過跸 話 又 說狄 回 來 , 那倴 也 是悋 因 為惊 我侷 已 經

有 基啢 礎 了 , 知 識 累甬 積 到 一 個鞄 程 度 , 所 以 學 起 來

更俐 快侳 , 並 不 能 說狄 真 的 是悋 一 年 抵 四 年 。 我侷 在 台 大

時頗 沒俯 有 一 個鞄 很 清 楚 的 方 向 , 不 知 道跰 該 怎 麼猕 學 才

叫 做 學 、 怎 樣 學 習电 更俐 快侳 。 我侷 覺 得喞 在 MIT 的 教嗝 育倘

是悋 很 啟嗟 發 式 的 教嗝 育倘 , 所 以 的 確 學 得喞 更俐 快侳 。」


ST31:「:「:「:「 那倴 老 師韦 大 學 時頗 , 除 了 課 業 外 , 有 沒俯 有 參

加 什 麼猕 特顠 別低 的 課 外 活悻 動 像踽 老 師韦 之 前 好 像踽 也 有

編 過跸 「 時頗 空 」, 有 訪畭 問啍 還 有 編 通疆 訊 錄 之 類 的 」

Yeh:「 看惷 時頗 候鞅 , 放 假 的 時頗 候鞅 睡牔 比 較跨 多 。 不 過跸 ,

因 為惊 我侷 自 己 很 愛 看惷 書頟 , 我侷 看惷 很 多 書頟 , 所 以 時頗 間

不 太 夠啧 用 。」

Yeh:「 我侷 好 像踽 不 記 得喞 了 , 那倴 是悋 人 家韑 把便 我侷 名 字 擱

上 去 吧你 ( 笑 ), 也 是悋 有 可 能 。 說狄 實蹴 話 , 我侷 們靽 那倴 個鞄

時頗 候鞅 沒俯 有 太 多 活悻 動 , 你佀 們靽 現噇 在 比 較跨 多 采 多 姿 ,

倒靼 是悋 我侷 大 學 第甚 一 年 時頗 幫 忙 過跸 台 大 的 校頣 刊 , 因 為惊

我侷 原鞝 來 是悋 北 一 女 校頣 刊 社 社 長 。 我侷 那倴 時頗 候鞅 的 想 法

是悋 , 進 了 台 大 , 進 了 我侷 想 念 的 系倐 , 就 要慇 開 始 收

心 。 因 為惊 我侷 高 中 時頗 實蹴 在 玩 得喞 太 爽嘺 、 社 團蹘 搞 太 多 ,

所 以 告佨 訴 自 己 上 大 學 不 要慇 做 太 多 事 、 或 其 他 的

業 餘 活悻 動 。 大 一 時頗 , 校頣 刊 社 有 幾 位 學 長 提 出 了

一 些 關 於 古 蹟 保 存 的 有 趣 的 專啼 題 。 我侷 哥鞥 哥鞥 剛鞙 好

是悋 學 建 築 的 , 對蹹 古 蹟 保 存 有 一 些 想 法 , 所 以 我侷

多 少 幫 了 一 下 忙 , 不 過跸 我侷 沒俯 有 花 很 多 時頗 間 。

「 我侷 想 我侷 花 很 多 時頗 間 在 解 習电 題 ( 眾甉 笑 ), 我侷 的 大

學 生 活悻 比 較跨 沒俯 有 像踽 我侷 的 高 中 生 活悻 那倴 麼猕 多 采 多

姿 , 因 為惊 我侷 自 己 告佨 訴 自 己 要慇 收 心 、 要慇 讀 書頟 。 真

的 回 過跸 頭 來 看惷 , 我侷 覺 得喞 很 多 時頗 間 花 在 解 習电 題 上

未 必 是悋 說狄 時頗 間 花 得喞 對蹹 , 可 是悋 也 真 的 也 沒俯 有 人 帶喐

啊 , 不 曉 得喞 該 往 哪鞯 邊 去 跑 , 所 以 就 是悋 自 己 看惷 很

多 東 西 , 不 是悋 學 得喞 很 有 系倐 統甤 。」

ST31:「 :「:「

老 師韦 大 學 時頗 會 睡牔 很 少 嗎 」

Yeh:「 大 學 的 時頗 候鞅 睡牔 的 比 較跨 多 , 是悋 後 來 到 了 MIT

以 後 , 開 始 睡牔 得喞 很 少 。 在 台 大 的 時頗 候鞅 還 好 。」

ST31:「:「:「:「 比 較跨 多 、 比 較跨 少 是悋 多 少 老 師韦 覺 得喞 睡牔 多

少 叫 做 少 」

Yeh:「 我侷 後 來 到 MIT 以 後 , 長 年 累甬 月 每俟 天 就 是悋

四 、 五 個鞄 小 時頗 , 幾 十 年 都疖 這疄 樣 。 大 學 的 時頗 候鞅 ,

大 概 是悋 有 五 、 六 個鞄 小 時頗 吧你 。」

ST31:「(

眾甉 笑 ) 五 、 六 個鞄 小 時頗 也 是悋 滿軈 少 的 。」

ST31:「:「:「:「 這疄 樣 應 該 是悋 很 耗 體 力 跟 精 神 的 , 老 師韦 在

體 力 上 或 精 神 上 是悋 怎 麼猕 調 適 的 」

Yeh:「 看惷 人 , 我侷 並 不 鼓踴 勵 大 家韑 都疖 這疄 樣 子 。 我侷 睡牔

的 時頗 候鞅 睡牔 得喞 很 沉 , 睡牔 眠 品 質 很 好 , 所 以 我侷 需猀 要慇

好 幾 個鞄 鬧 鐘 叫 醒 我侷 ( 笑 )。 但伽 是悋 我侷 並 不 鼓踴 勵 你佀 們靽

跟 我侷 一 樣 , 每俟 一 個鞄 人 的 體 質 不 一 樣 , 有 些 人 真

的 是悋 必 須 睡牔 的 比 較跨 多 , 因 為惊 睡牔 得喞 不 是悋 很 沉 , 或

者 是悋 有 些 人 真 的 需猀 要慇 那倴 麼猕 多 睡牔 眠 。 不 要慇 犧 牲惓 健

康喓 , 因 為惊 做 研惽 究倏 做 學 問啍 是悋 長 程 的 賽 跑 , 不 能 夠啧

賠 進 你佀 的 健 康喓 。 你佀 一 旦 沒俯 有 健 康喓 , 別低 的 都疖 是悋 假

的 , 所 以 健 康喓 還 是悋 最疿 重慢 要慇 的 。 當 然 不 是悋 叫 你佀 天

天 去 睡牔 , 健 康喓 第甚 一 ( 眾甉 笑 ), 活悻 到 一 百 歲 。 也 可

以 啦 , 把便 要慇 做 的 事 情單 分 散 一 點 , 自 己 要慇 調 整 。

身倧 體 是悋 最疿 重慢 要慇 的 , 健 康喓 要慇 好 你佀 才 能 有 心 力 去 做

其 他 事 。 每俟 個鞄 人 的 體 質 都疖 不 一 樣 , 不 鼓踴 勵 你佀 們靽

跟 我侷 一 樣 。」

葉 乃 裳 教 授 於 1983 年 自 台屲 大 物 理 畢 業

後 , 即 到 麻鄜 省 理 工 學 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 攻 讀歲 物 理 學 博鄯 士 。 進 入 MIT

後 , 當 務 之 急 就酧 是 選 擇 研 究 領邀 域 以层 及 指 導 老

師窯 , 當 時 葉 教 授 有 考 慮郘 過 普醭 里 特 查 教 授 (Prof.

David Pritchard) 所 研 究 的 原穦 子 與 分 子 物 理 實

驗殯 、 丁 肇 中 教 授 做 的 高 能 物 理 實 驗殯 、 以层 及 卓 斯醬

豪 絲 教 授 (Prof. Mildred Dresselhaus) 的 凝 態 物

理 實 驗殯 。 當 然 , 葉 教 授 也 考 慮郘 過 向峭 理 論 物 理 的

領邀 域 發 展窢 , 但 是 因峴 為 MIT 的 理 論 物 理 教 授 們穆 大

都 只屯 願 意 收 已 經 有 深 厚 理 論 基 礎 的 學 生岥 , 所 以层

作 罷 。

ST31:「 :「:「

老 師韦 是悋 如 何 決俩 定 研惽 究倏 領猅 域啜 的 」

Yeh:「 我侷 決俩 定 要慇 做 實蹴 驗 物 理噆 的 時頗 候鞅 , 我侷 會 喜痒 歡

作伿 所 謂 『 麻疵 雀疩 雖 小 , 五 臟 俱鞂 全 』 那倴 樣 的 實蹴 驗 。


我侷 這疄 個鞄 人 的 個鞄 性 比 較跨 喜痒 歡 自 己 能 夠啧 掌 控喾 自 己 想

要慇 做 的 事 情單 , 所 以 像踽 高 能 物 理噆 那倴 樣 大 規畬 模 的 實蹴

驗 不 太 適 合 我侷 。 高 能 物 理噆 對蹹 有 些 人 很 適 合 , 但伽

對蹹 我侷 完侖 全 不 適 合 , 因 為惊 我侷 希侣 望嗳 對蹹 我侷 做 的 東 西 能

有 宏侘 觀 的 概 念 , 而 且 自 己 有 什 麼猕 想 法 能 自 己 去

做 。 如 果 是悋 在 大 實蹴 驗 領猅 域啜 的 話 , 每俟 個鞄 人 都疖 是悋 負慍

責畹 一 小 部疔 份 , 除 非 你佀 到 最疿 後 爬 到 上 慨面 去 。 但伽 你佀

跑 到 上 頭 去 之 後 , 光 是悋 管牤 人 就 管牤 不 完侖 了 。 管牤 人 、

找俁 錢 、 做 不 完侖 的 事 情單 , 那倴 樣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也 不 好 玩 。

「 我侷 希侣 望嗳 我侷 對蹹 自 己 做 的 研惽 究倏 能 徹躇 底 的 瞭 解 跟 接嗂

觸 。 像踽 我侷 們靽 實蹴 驗 室 裡 頭 所 有 我侷 們靽 自 己 作伿 的 儀猙

器 、 實蹴 驗 什 麼猕 啦 , 都疖 是悋 我侷 跟 學 生 一 起 設畲 計慉 的 ,

所 有 的 細甩 節 我侷 都疖 想 知 道跰 , 這疄 樣 子 才 是悋 作伿 研惽 究倏 。

不 然 的 話 你佀 就 變 成 去 做 經 理噆 了 , 就 變 成 在 管牤 人

而 已 , 不 是悋 在 作伿 研惽 究倏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像踽 高 能 物 理噆

那倴 樣 大 規畬 模 的 實蹴 驗 不 適 合 我侷 。 我侷 不 喜痒 歡 只 做 一

小 樣 , 也 不 喜痒 歡 管牤 一 大 堆啟 人 。

「 所 以 很 自 然 的 , 我侷 會 去 選 小 領猅 域啜 的 實蹴 驗 。 當

時頗 有 兩 個鞄 選 擇 , 一 個鞄 是悋 原鞝 子 與犕 分 子 物 理噆 實蹴 驗 ,

另 外 一 個鞄 就 是悋 凝 態躊 物 理噆 實蹴 驗 。1986 年 時頗 原鞝 子 與犕

分 子 物 理噆 領猅 域啜 有 一 個鞄 重慢 大 的 突愊 破 , 就 是悋 laser

cooling, 用 laser 去 冷位 卻 很 多 原鞝 子 分 子 到 低佂 溫 ,

就 開 始 形侫 成 一 些 many-body interactions。 但伽 當 初

我侷 要慇 作伿 決俩 定 的 時頗 候鞅 是悋 在 1983 年 , 還 在 這疄 個鞄 重慢 大

突愊 破 之 前 。 當 時頗 原鞝 子 與犕 分 子 物 理噆 實蹴 驗 就 是悋 看惷 少

數 的 原鞝 子 與犕 分 子 能 階 , 作伿 一 些 非 常喏 精 確 的 測

量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這疄 不 夠啧 有 趣 , 因 為惊 你佀 就 只 是悋 再 作伿

更俐 精 密啺 一 點 的 測 量 。 當 然 就 理噆 論 來 說狄 , 如 果 你佀

能 夠啧 作伿 很 精 密啺 的 測 量 時頗 , 你佀 能 對蹹 某悕 些 理噆 論 作伿 一

些 differentiation。 但伽 我侷 會 覺 得喞 不 夠啧 新 奇 , 就 是悋

說狄 如 果 我侷 做 好 一 點 , 也 只 是悋 比 別低 人 多 加 一 個鞄 數

位 的 精 確 度 , 這疄 跟 我侷 這疄 個鞄 人 的 個鞄 性 不 太 適 合 。

「 很 可 惜喱 , 如 果 說狄 我侷 去 唸啑 書頟 的 時頗 間 是悋 1986 年 以

後 , 我侷 可 能 會 選 擇 原鞝 子 與犕 分 子 物 理噆 領猅 域啜 。 因 為惊

後 來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可 以 用 laser cool atoms 之 後 , 很

多 many-body interaction 就 可 以 產瓹 生 , 而 且 後 來

就 可 以 用 雷踜 射韗 做 出 trap atoms in a periodic

potential, 等 於 是悋 可 以 simulate various properties

of condensed matter systems, 這疄 也 非 常喏 有 趣 , 與犕

凝 態躊 物 理噆 比 起 來 只 是悋 實蹴 驗 的 方 法 不 一 樣 、

approach 不 一 樣 。 但伽 在 我侷 那倴 時頗 候鞅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原鞝 子 與犕 分 子 物 理噆 走倥 的 領猅 域啜 好 像踽 有 點 噊瓶 頸 , 我侷 不

是悋 那倴 麼猕 喜痒 歡 那倴 些 topics。 不 過跸 實蹴 驗 室 的 規畬 模 倒靼 是悋

跟 我侷 的 理噆 想 一 樣 , 只 是悋 在 那倴 個鞄 時頗 期 的 題 目 本 身倧

不 夠啧 有 趣 。

「 至 於 凝 態躊 物 理噆 (condensed matter physics),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很 廣 , 你佀 可 以 作伿 很 多 很 多 不 同 的 東 西 。

當 初 會 選 擇 condensed matter physics 就 是悋 因 為惊

它 真 的 是悋 跨跠 領猅 域啜 跨跠 得喞 很 廣 。 從喠 最疿 純 的 理噆 論 , 包

括恽 gauge theory 或 是悋 string theory( 眾甉 吸佫 氣頾 )─

─ 像踽 我侷 們靽 在 拓 樸 場痨 論 (topological field theory)

中 會 用 到 string theory 裡 慨面 的 東 西 。 另 一 方 慨面 可

是悋 也 可 以 應 用 到 semiconductor physics、medical

research 等 , 像踽 是悋 superconducting devices 常喏 應

用 到 medical research。 所 以 範 圍痥 非 常喏 廣 , 你佀 可

以 依 各 人 喜痒 好 , 選 擇 從喠 最疿 應 用 的 研惽 究倏 到 最疿 純 粹牯

的 理噆 論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這疄 樣 很 有 趣 , 我侷 喜痒 歡 一 個鞄

比 較跨 寬 廣 的 空 間 , 讓 我侷 比 較跨 可 以 隨 性 的 去 做 自

己 喜痒 歡 做 的 事 情單 。 所 以 這疄 是悋 最疿 後 我侷 做 決俩 定 的 非

常喏 重慢 要慇 的 原鞝 因 。」

ST31:「 從喠 大 學 部疔 進 到 研惽 究倏 所 , 可 能 要慇 先 有 一 些

基啢 礎 , 或 是悋 學 一 些 基啢 本 的 技侻 巧 , 這疄 類 的 過跸 渡 期 。

那倴 老 師韦 您喩 到 MIT, 決俩 定 要慇 走倥 凝 態躊 這疄 方 慨面 後 , 是悋

怎 麼猕 度 過跸 那倴 個鞄 過跸 渡 期 的 」

Yeh:「 那倴 時頗 候鞅 事 實蹴 上 花 很 多 時頗 間 在 學 實蹴 驗 技侻

巧 , 因 為惊 在 台 灣 沒俯 有 學 到 那倴 麼猕 多 的 實蹴 驗 技侻 術畣 ,

所 以 在 MIT 就 花 了 很 多 時頗 間 在 實蹴 驗 室 裡 頭 。 至

於 理噆 論 方 慨面 的 東 西 , 就 是悋 自 己 猛嘾 讀 , 你佀 就 是悋 要慇

下 硬 功 夫 。 求俠 學 問啍 這疄 種牞 事 情單 假 不 了 的 , 真 的 是悋

要慇 日 積 月 累甬 。 就 是悋 得喞 下 功 夫 , 沒俯 有 別低 的 選 擇 。

所 以 我侷 當 然 就 了 讀 很 多 論 文 、 也 常喏 去 聽 演躽 講 。

「 不 過跸 讀 書頟 必 須 得喞 法 。 我侷 常喏 常喏 是悋 看惷 完侖 了 什 麼猕 ,

就 把便 讀 過跸 的 東 西 闔 起 來 , 然 後 問啍 自 己 剛鞙 剛鞙 讀 了


些 什 麼猕 , 看惷 自 己 能 不 能 把便

重慢 點 講 出 來 。 如 果 講 不 出

來 就 表 示 自 己 沒俯 有 讀

通疆 , 還 要慇 回 去 再 看惷 一 遍跹 。

好 的 讀 書頟 方 式 不 能 陷疧 於

枝 微 末 節 , 一 個鞄 一 個鞄 式 子

導 。 你佀 一 個鞄 一 個鞄 式 子 導 ,

沒俯 有 太 大 的 意 義 , 即佘 使 你佀

導 出 了 所 有 的 式 子 , 那倴 又

代 表 什 麼猕 如 果 你佀 一 闔

起 讀 過跸 的 東 西 , 就 想 不 起

來 剛鞙 剛鞙 學 到 什 麼猕 的 話 , 那倴

是悋 毫嘌 無 意 義 的 。 你佀 只 是悋 訓

練 了 一 遍跹 推嗍 導 過跸 程 而

已 。 學 東 西 要慇 知 道跰 方 法 , 要慇 能 抓俉 到 重慢 點 , 這疄 個鞄

很 重慢 要慇 。

「 剛鞙 開 始 我侷 去 MIT 的 時頗 候鞅 , 就 真 的 只 是悋 白 紙 一

張喘 , 什 麼猕 都疖 搞 不 清 楚 。 就 只 是悋 大 學 畢瓼 業 啊 , 當

年 學 習电 環 境蹜 也 不 是悋 很 好 , 到 了 MIT 都疖 是悋 得喞 下 硬

功 夫 。 所 謂 研惽 究倏 的 過跸 渡 期 就 是悋 , 你佀 要慇 讓 自 己 從喠

一 個鞄 學 生 的 角倞 色 , 成 為惊 一 個鞄 研惽 究倏 者 的 角倞 色 。 這疄

中 間 你佀 要慇 怎 麼猕 樣 很 快侳 地 度 過跸 那倴 段悭 時頗 間 , 就 看惷 你佀

功 夫 下 得喞 多 少 。 功 夫 下 得喞 多 , 就 能 越 快侳 成 為惊 真

正 的 研惽 究倏 學 者 。」

ST31:「 老 師韦 當 時頗 決俩 定 要慇 走倥 實蹴 驗 物 理噆 而 非 理噆 論 物

理噆 , 主 要慇 的 因 素 是悋 因 為惊 教嗝 授嗏 只 收 有 一 定 理噆 論 基啢

礎 的 學 生 。 那倴 老 師韦 為惊 什 麼猕 當 時頗 沒俯 有 想 說狄 , 既悆 然

理噆 論 物 理噆 教嗝 授嗏 要慇 求俠 一 定 的 基啢 礎 , 就 先 花 功 夫 下

去 把便 它 補 足倦 為惊 什 麼猕 會 因 為惊 這疄 樣 就 決俩 定 要慇 做 實蹴

驗 」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在 MIT 時頗 所 住 的 宿啹 舍

(Green Hall)

就 得喞 盡牏 快侳 找俁 到 指恹 導 教嗝 授嗏 , 然 後 你佀

就 是悋 屬 於 這疄 個鞄 教嗝 授嗏 的 研惽 究倏 組甫 。

「 那倴 時頗 候鞅 我侷 也 可 以 考 慮 先 念 理噆 論

沒俯 有 錯 , 但伽 是悋 我侷 覺 得喞 如 果 那倴 樣 決俩

定 , 我侷 就 會 有 一 年 到 兩 年 的 時頗 間

完侖 全 處畗 於 一 個鞄 沒俯 有 指恹 導 教嗝 授嗏 的 狀

態躊 。 因 為惊 我侷 必 須 先 自 己 讀 一 些 東

西 , 然 後 在 看惷 做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的 教嗝 授嗏

願 不 願 意 收 學 生 。 如 此 一 來 有 太

多 uncertainty。

「 而 且 我侷 後 來 發 現噇 , 做 實蹴 驗 事 實蹴

上 非 常喏 有 趣 , 到 MIT 以 後 我侷 才 了

解 實蹴 驗 非 常喏 非 常喏 有 趣 。 我侷 會 覺

得喞 , 這疄 樣 太 棒 啦 , 自 己 有 一 些 想 法 , 不 必 等 著

別低 人 做 , 自 己 先 把便 自 己 的 想 法 驗 證 出 來 。 所 以

我侷 覺 得喞 做 實蹴 驗 有 很 大 的 好 處畗 , 覺 得喞 做 實蹴 驗 一 點

也 不 差韤 。 未 必 一 定 要慇 等 到 把便 理噆 論 都疖 念 完侖 了 , 然

後 再 看惷 看惷 人 家韑 要慇 不 要慇 收 我侷 。 也 因 為惊 這疄 樣 我侷 才 能

夠啧 直 攻俍 博痈 士 , 在 四 年 多 就 取 得喞 博痈 士 學 位 。 如 果

我侷 先 花 上 兩 年 在 那倴 邊 看惷 看惷 哪鞯 個鞄 教嗝 授嗏 要慇 收 我侷 做 理噆

論 , 就 不 可 能 很 快侳 地 唸啑 完侖 博痈 士 學 位 。

「 不 過跸 如 果 你佀 真 正 對蹹 理噆 論 很 有 熱 忱侲 , 自 然 可 以

堅啝 持恶 走倥 理噆 論 的 路跡 。 現噇 在 的 學 生 , 在 台 灣 已 經 可

以 建 立 一 些 比 較跨 尖 端牣 的 理噆 論 基啢 礎 。 可 是悋 我侷 們靽 那倴

時頗 候鞅 , 台 灣 的 課 程 似 乎 還 沒俯 有 辦 法 把便 大 學 生 的

理噆 論 基啢 礎 帶喐 到 能 夠啧 滿軈 足倦 國啚 外 最疿 好 大 學 的 要慇 求俠 程

度 。」

ST31:「 所 以 老 師韦 很 快侳 就 決俩 定 要慇 進 實蹴 驗 領猅 域啜 , 沒俯

有 猶 豫 太 久 要慇 不 要慇 走倥 理噆 論 的 路跡 」

Yeh:「 首靫 先 , 在 MIT 裡 的 情單 況 就 是悋 , 通疆 常喏 學 生

剛鞙 去 不 久 就 會 開 始 跟 定 一 個鞄 指恹 導 教嗝 授嗏 。 他 們靽 的

傳 統甤 就 是悋 這疄 樣 , 你佀 必 須 及 早 加 入 一 個鞄 research

group。 如 果 你佀 沒俯 有 跟 定 一 個鞄 指恹 導 教嗝 授嗏 , 你佀 就 真

的 是悋 left out, 就 好 像踽 一 個鞄 流悵 浪顄 者 。 真 的 , 在 那倴

個鞄 學 校頣 裡 的 氣頾 氛 就 是悋 這疄 樣 。 一 旦 進 到 學 校頣 , 你佀

Yeh:「 對蹹 。 首靫 先 我侷 覺 得喞 a very attractive element

就 是悋 , 在 做 凝 態躊 物 理噆 實蹴 驗 的 同 時頗 , 我侷 也 可 以 做

理噆 論 , 所 以 那倴 是悋 一 個鞄 很 好 的 compensation。 在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裡 , 一 個鞄 實蹴 驗 物 理噆 學 家韑 也 可 以 做 一 些 理噆

論 。 反 過跸 來 說狄 , 我侷 如 果 走倥 純 理噆 論 的 話 , 沒俯 有 實蹴

驗 環 境蹜 , 就 根頨 本 不 可 能 同 時頗 做 實蹴 驗 。 所 以 我侷 就


選 擇 了 一 個鞄 比 較跨 有 彈 性 的 方 式 。」

ST31:「 :「:「

老 師韦 您喩 之 前 提 到 , 您喩 覺 得喞 在 MIT 比 較跨

有 啟嗟 發 式 的 學 習电 , 是悋 指恹 麼猕 樣 的 學 習电 方 式 」

Yeh:「 你佀 去 上 的 課 內 容韕 就 是悋 不 一 樣 , 教嗝 授嗏 的 功

力 就 是悋 不 一 樣 , 教嗝 出 來 的 東 西 自 然 不 一 樣 。 你佀

真 的 看惷 到 已 經 運跮 用 在 當 代 最疿 尖 端牣 的 科愆 技侻 , 可 以

同 時頗 跟 你佀 學 的 東 西 銜狱 接嗂 , 讓 你佀 會 有 學 以 致愩 用 的

感 覺 。 許畱 多 東 西 不 是悋 在 課 本 裡 頭 找俁 得喞 到 的 。 在

學 過跸 這疄 些 尖 端牣 的 知 識 後 , 我侷 發 現噇 自 己 也 開 始 有

一 些 創痃 新 的 想 法 。 這疄 個鞄 感 覺 很 不 一 樣 , 你佀 突愊 然

之 間 會 覺 得喞 你佀 不 再 是悋 一 個鞄 被畦 動 學 習电 的 學 生 , 你佀

開 始 成 為惊 一 個鞄 研惽 究倏 者 , 一 個鞄 做 學 問啍 、 做 研惽 究倏 的

科愆 學 家韑 。 那倴 種牞 境蹜 界惣 也 是悋 我侷 在 MIT 經 歷 的 蛻 變 。」

由岩 於 凝 態 物 理 實 驗殯 很 廣郐 , 葉 乃 裳 教 授 決 定

投 入 凝 態 物 理 的 研 究 後 , 必岊 須 學 習 的 實 驗殯 技 術

不 勝鄭 枚 舉 , 且尼 須 樣鄆 樣鄆 精 通 ; 不 論 各峬 種 實 驗殯 技 巧岁 、

材 料 製 作 技 術 等 等 , 都 是 從 最鄦 基 本岓 學 起 , 甚 至

也 曾醶 學 習 如崇 何 燒 製 玻 璃鄹 。 教 授 在峹 MIT 當 研 究 生岥

的 時 間 , 每 週 工 作 時 數鄁 常 常 高 達 100 個積 小 時 ,

連 晚 上 與 週 岕 都 要稊 做 實 驗殯 ; 但 教 授 卻 是 吃峰 苦秳 當

吃峰 補 , 甘岤 之 如崇 飴 。 也 正岗 是 在峹 這 個積 階 段 , 她崆 開 始

學 術 領邀 域 上 快 速 地峸 成 長 , 練 得 了 一 身 好崅 本岓 領邀 。

1987 秋 , 葉 乃 裳 教 授 開 始 撰郱 寫郄 博鄯 士 論 文尠 , 至 1987

年 底 完 成 ,1988 年 初 即 通 過 博鄯 士 論 文尠 口 試 , 正岗

式 取 得 MIT 物 理 博鄯 士 學 位 。 隨 即 葉 教 授 就酧 到 紐

約秖 的 IBM 華 森釂 研 究 中 心尚 (IBM Thomas J. Watson

Research Center) 做 博鄯 士 後 研 究 , 學 術 生岥 涯 也 從

此 開 啟 新 頁稰 。

Caltech 的 生 活

葉 乃 裳 教 授 在峹 IBM 華 森釂 研 究 中 心尚 做 了 將

近 一 年 的 研 究 , 開 始 嘗 試 申岫 請 教 職 , 向峭 哈 佛 大

學 、 匹 茲 堡酓 大 學 、 加展 州 理 工 學 院 、 以层 及 哥穮 倫穕 比尬

亞 大 學 等 學 校 送 出屒 了 履郆 歷 。 葉 教 授 原穦 本岓 並 沒 有

預 期醸 她崆 的 第 一 次 嘗 試 就酧 能 獲 得 好崅 工 作 ; 沒 想 到

面稫 試 後 , 這 幾酱 所 大 學 都 願 意 提醚 供 工 作 , 讓毅 她崆 十

分 意 外屸 。

考 慮郘 許 峿 因峴 素 之 後 , 葉 乃 裳 教 授 於 1989

年 開 始 在峹 加展 州 理 工 學 院 擔 任峌 助 理 教 授 , 研 究 與

教 學 工 作 並 進 , 還 得 從 頭 開 始 設 立岷 實 驗殯 室 , 十

分 辛 苦秳 忙 碌 。 但 葉 教 授 仍 表 現 傑鄡 出屒 , 於 1995 年

通 過 了 終 身 職 審郃 核 , 成 為 加展 州 理 工 學 院 第 一 位

獲 得 終 身 職 的 亞 裔 女 教 授 , 短 短 兩 年 後 又 升 等

為 正岗 教 授 。 我 們穆 由岩 此 可屣 一 窺 其 成 就酧 之 不 斐醫 。

ST31:「:「:「:「 目 前 除 了 您喩 的 實蹴 驗 室 以 外 , 老 師韦 您喩 是悋 否佞

有 跟 其 他 實蹴 驗 室 合 作伿 」

Yeh:「 我侷 一 向 都疖 跟 別低 人 有 合 作伿 。 低佂 溫 物 理噆 的 領猅

域啜 事 實蹴 上 範 圍痥 很 廣 , 所 涉顎 及 的 實蹴 驗 種牞 類 非 常喏 廣

泛 。 多 年 來 我侷 跟 世 界惣 各 地 很 多 地 方 都疖 有 合 作伿 ,

每俟 個鞄 不 一 樣 的 時頗 期 都疖 有 。 畢瓼 竟疭 做 實蹴 驗 的 人 能 設畲

立 的 儀猙 器 等 等 都疖 有 限慤 ; 還 有 , 我侷 一 向 覺 得喞 做 一

個鞄 研惽 究倏 、 瞭 解 一 些 現噇 象 時頗 , 你佀 不 能 只 做 單痙 一 實蹴

驗 , 一 定 要慇 有 多 種牞 實蹴 驗 到 最疿 後 都疖 得喞 到 同 樣 的 結

論 , 這疄 樣 才 嚴 謹 。 因 為惊 單痙 單痙 一 種牞 實蹴 驗 有 他 的

limitation, 所 以 我侷 一 直 都疖 是悋 跟 別低 人 合 作伿 。

「 還 有 另 外 一 點 就 是悋 我侷 自 己 不 做 材俔 料頔 , 所 以 我侷

需猀 要慇 材俔 料頔 做 很 好 的 人 , 因 為惊 材俔 料頔 非 常喏 重慢 要慇 , 材俔

料頔 不 好 的 話 你佀 實蹴 驗 測 量 的 可 能 就 是悋 garbage。 如

果 你佀 不 知 道跰 你佀 的 材俔 料頔 是悋 什 麼猕 , 你佀 量 了 一 堆啟 東

西 、 花 了 許畱 多 時頗 間 下 去 , 可 能 量 到 的 東 西 都疖 是悋

錯 誤狃 的 , 所 以 好 的 材俔 料頔 非 常喏 重慢 要慇 。 因 為惊 這疄 樣 ,

我侷 當 初 剛鞙 到 Caltech 的 時頗 候鞅 跟 IBM 都疖 有 合 作伿 ─

─ 我侷 在 IBM 做 postdoc, 知 道跰 IBM 他 們靽 有 很 好

的 材俔 料頔 , 所 以 繼 續 跟 他 們靽 作伿 技侻 術畣 合 作伿 。 還 有 日

本 、 韓 國啚 , 他 們靽 有 些 實蹴 驗 單痙 位 的 材俔 料頔 做 得喞 非 常喏

好 , 要慇 靠 他 們靽 提 供 很 好 的 材俔 料頔 做 實蹴 驗 。 另 外 跟

德 國啚 也 有 合 作伿 。 有 一 段悭 時頗 間 我侷 需猀 要慇 用 高 能 粒生 子

穿愉 透疏 材俔 料頔 , 製犸 造疎 artificial line defects。 那倴 是悋 需猀 要慇

藉 由 高 能 加 速疉 器 , 於 是悋 便 與犕 法 國啚 有 合 作伿 。 我侷 現噇

在 跟 西 班 牙 也 有 合 作伿 ; 在 Caltech 裡 頭 也 跟 另 外

兩 位 教嗝 授嗏 在 實蹴 驗 技侻 術畣 上 有 合 作伿 。 事 實蹴 上 實蹴 驗 物


理噆 跟 別低 人 合 作伿 的 機 會 非 常喏 高 , 因 為惊 自 己 的 實蹴 驗

領猅 域啜 有 限慤 , 若愲 要慇 要慇 用 不 同 的 實蹴 驗 方 式 來 印 證 ;

或 著 是悋 自 己 不 做 材俔 料頔 , 需猀 要慇 靠 別低 人 提 供 材俔 料頔 ,

自 然 會 跟 別低 人 有 合 作伿 。」

義 。 我侷 不 肯 隨 便 同 意 幫 人 寫 介 紹甦 信 , 但伽 是悋 一 旦

同 意 , 一 定 會 全 力 以 赴慎 , 把便 這疄 個鞄 學 生 的 長 處畗 或

做 過跸 什 麼猕 重慢 要慇 的 是悋 寫 清 楚 ; 如 果 有 什 麼猕 短 處畗 或

有 什 麼猕 要慇 注 意 的 地 方 , 也 都疖 會 寫 上 去 。

「 另 一 方 慨面 , 身倧 為惊 教嗝 授嗏 也 有 許畱 多 必 須 對蹹 學 校頣 盡牏

物 理 本岓 是 一 個積 廣郐 大 的 領邀 域 , 要稊 能 成 為 一 位

的 義 務 。 比 如 我侷 去 年 (2006 年 ) 必 須 幫 Caltech

好崅 的 物 理 學 家窚 , 一 定 是 時 時 刻 刻 都 在峹 學 習 與 研

找俁 校頣 長 , 我侷 是悋 校頣 長 評 選 委 員鞬 會 中 八 位 教嗝 授嗏 之

究 。 葉 乃 裳 教 授 在峹 加展 州 理 工 學 院 , 常 常 是 熬鄰 夜

一 。 那倴 時頗 候鞅 忙 死 了 , 因 為惊 我侷 們靽 有 兩 百 多 個鞄 候鞅 選

待 在峹 實 驗殯 室 中 工 作 。 此 外屸 , 教 授 第 一 年 開 設 ─

人 , 最疿 後 只 能 選 出 一 個鞄 校頣 長 。Caltech 是悋 一 個鞄 精

個積 高 階 凝 態 物 理 的 課 程 時 , 每 個積 星 期醸 花 了 三 十

英愷 的 學 校頣 , 你佀 不 能 夠啧 放 個鞄 阿 狗 阿 貓 在 那倴 裡 當 校頣

個積 小 時 來 準 備鄠 三 小 時 的 課 。 葉 教 授 有 如崇 今 成

長 , 必 須 選 一 個鞄 真 的 很 適 合 我侷 們靽 理噆 念 的 人 。 可

就酧 , 必岊 是 妥 善 規 劃 時 間 行 程 , 有 效 率 地峸 將 精 力

想 而 知 那倴 花 下 去 的 時頗 間 是悋 很 多 的 。 事 實蹴 上 我侷 也

投 注 於 自 己 的 研 究 工 作 上 , 這 是 值穂 得 我 們穆 學 習

有 許畱 多 其 他 的 責畹 任 。 譬 如 說狄 有 些 國啚 家韑 實蹴 驗 室 請

的 。

我侷 當 顧 問啍 。 在 美愖 國啚 你佀 一 旦 有 某悕 一 個鞄 程 度 的 學 術畣

成 就 , 很 多 事 情單 人 家韑 會 諮 詢 你佀 的 意 見倝 , 那倴 你佀 也

ST31:「 :「:「

老 師韦 您喩 一 天 的 時頗 間 大 概 是悋 怎 麼猕 分 配 」

要慇 做 一 些 研惽 究倏 以 外 的 事 情單 。 我侷 的 態躊 度 是悋 盡牏 量 能

避 開 的 我侷 都疖 避 開 , 但伽 我侷 知 道跰 自 己 也 有 一 些 責畹

Yeh:「 喔痔 , 工 作伿 十 幾 個鞄 小 時頗 , 然 後 睡牔 眠 四 五 個鞄

任 , 所 以 該 做 的 我侷 還 是悋 會 做 , 那倴 些 是悋 要慇 花 很 多

小 時頗 。 然 後 我侷 不 做 飯 , 或 者 說狄 是悋 吃 得喞 很 簡 單痙 。

時頗 間 。 所 以 , 你佀 一 定 要慇 喜痒 歡 自 己 的 工 作伿 , 不 然

如 果 有 時頗 間 , 沒俯 有 在 趕狓 什 麼猕 東 西 的 話 , 週 末 的

的 話 會 覺 得喞 很 辛倩 苦愰 。

時頗 候鞅 我侷 會 彈 彈 鋼 琴 , 或 者 聽 聽 音靦 樂 , 或 是悋 睡牔 前

看惷 看惷 詩 詞 再 睡牔 。

「 不 過跸 我侷 也 有 我侷 排嗓 遣狝 的 方 式 : 我侷 有 音靦 樂 會 的 季

節 票甒 , 我侷 喜痒 歡 古 典 音靦 樂 、 歌躺 劇猢 、 洛悿 杉俙 磯 愛 樂 …

「 至 於 工 作伿 當 然 涵嘧 蓋犡 很 多 方 慨面 , 譬 如 做 研惽 究倏 ,

很 多 都疖 有 。 平 均佾 大 概 是悋 每俟 三 個鞄 星悌 期 就 會 去 一 場痨

有 時頗 候鞅 準 備疹 教嗝 學 方 慨面 的 東 西 , 有 時頗 候鞅 與犕 跟 學 生

很 好 的 音靦 樂 會 。 還 有 就 是悋 我侷 跟 家韑 人 很 親 近 , 寒

討 論 研惽 究倏 上 的 問啍 題 , 包 括恽 設畲 計慉 實蹴 驗 與犕 儀猙 器 等

暑 假 他 們靽 會 來 找俁 我侷 , 我侷 會 花 一 點 時頗 間 陪疠 他 們靽 。

等 。 但伽 是悋 我侷 們靽 也 有 很 多 其 他 的 活悻 動 , 像踽 人 家韑 常喏

有 時頗 候鞅 也 會 跟 同 學 聯 絡 。 所 以 我侷 覺 得喞 活悻 得喞 很 充

常喏 會 請 我侷 審 核頤 研惽 究倏 計慉 畫 、 論 文 、 或 是悋 邀 請 我侷 給

實蹴 , 不 會 覺 得喞 每俟 天 都疖 累甬 死 了 , 然 後 很 不 快侳 樂 ,

演躽 講 等 。 我侷 也 常喏 常喏 要慇 幫 學 生 寫 各 種牞 介 紹甦 信 件 ,

不 會 這疄 樣 子 。」

一 年 大 概 上 百 封 , 我侷 每俟 一 封 都疖 自 己 寫 。 有 時頗 候鞅

一 個鞄 學 生 需猀 要慇 好 幾 封 介 紹甦 信 , 因 為惊 他 可 能 要慇 找俁

ST31:「:「:「:「 老 師韦 您喩 現噇 在 是悋

不 同 的 工 作伿 , 而 每俟 一 個鞄

做 凝 態躊 和 低佂 溫 , 那倴 您喩 是悋

地 方 著 重慢 的 課 題 都疖 不

否佞 會 去 研惽 究倏 或 者 花 時頗

一 樣 。 我侷 的 原鞝 則 是悋 , 既悆

間 看惷 看惷 其 他 領猅 域啜 」

然 我侷 的 名 字 簽 在 介 紹甦

信 上 慨面 , 我侷 就 要慇 對蹹 其 內

Yeh:「 喔痔 , 常喏 常喏 看惷 。 事

容韕 負慍 責畹 。 人 家韑 會 重慢 視 我侷

實蹴 上 Caltech 是悋 一 個鞄 相惵

的 介 紹甦 信 是悋 因 為惊 我侷 的

當 精 英愷 制 的 學 校頣 , 而 且

介 紹甦 信 真 的 很 有 意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在 Caltech 的 辦 公 室 位 於 Sloan Annex


蠻 小 的 , 所 以 我侷 們靽 常喏 常喏 會 被畦 邀 請 參 加 其 他 同 事

的 學 生 博痈 士 論 文 口 試 。 我侷 在 參 加 學 生 博痈 士 論 文

口 試 之 前 , 博痈 士 候鞅 選 人 都疖 會 先 提 交 博痈 士 論 文 給

我侷 們靽 看惷 。 一 般 來 說狄 , 教嗝 授嗏 們靽 都疖 很 忙 , 如 果 不 是悋

自 己 的 學 生 , 他 們靽 通疆 常喏 不 會 仔 細甩 地 去 讀 博痈 士 候鞅

選 人 的 論 文 。 但伽 是悋 絕 大 部疔 分 的 時頗 候鞅 , 只 要慇 時頗 間

允 許畱 , 我侷 會 很 徹躇 底 地 看惷 這疄 些 博痈 士 論 文 。 為惊 什 麼猕

因 為惊 這疄 樣 我侷 可 以 學 到 新 的 東 西 。 我侷 的 教嗝 授嗏 同 事

們靽 都疖 非 常喏 優 秀倍 哦鞰 , 經 由 他 們靽 學 生 的 博痈 士 論 文 ,

我侷 可 以 看惷 到 他 們靽 在 不 同 領猅 域啜 做 些 什 麼猕 。 事 實蹴

上 , 學 問啍 沒俯 有 白 做 、 知 識 沒俯 有 白 學 的 。 你佀 的 知

識 越 廣 博痈 , 你佀 越 能 夠啧 觸 類 旁頕 通疆 。 我侷 常喏 常喏 是悋 藉 由

這疄 種牞 機 會 去 多 涉顎 獵 其 他 東 西 。

「 事 實蹴 上 , 看惷 博痈 士 論 文 是悋 一 種牞 學 習电 新 topics 的 很

好 的 方 式 , 因 為惊 博痈 士 論 文 必 須 從喠 頭 到 尾依 清 清 楚

楚 交 代 整 個鞄 研惽 究倏 題 目 是悋 怎 麼猕 完侖 成 的 。 如 果 是悋 實蹴

驗 的 博痈 士 論 文 , 你佀 可 以 瞭 解 到 不 同 的 實蹴 驗 技侻

術畣 。 譬 如 說狄 在 原鞝 子 分 子 領猅 域啜 , 我侷 常喏 常喏 就 是悋 在 其

他 教嗝 授嗏 的 學 生 的 論 文 口 試 時頗 學 習电 到 各 種牞 原鞝 子 分

子 方 慨面 的 實蹴 驗 。 我侷 也 參 加 過跸 一 些 有 關 半 導 體 應

用 的 論 文 口 試 。 有 時頗 也 會 涉顎 獵 到 一 些 很 理噆 論 的

東 西 , 這疄 是悋 因 為惊 Caltech 規畬 定 作伿 理噆 論 的 學 生 在 論

文 口 試 時頗 , 必 須 有 一 位 口 試 委 員鞬 是悋 做 實蹴 驗 的 教嗝

授嗏 。 由 於 學 生 都疖 知 道跰 我侷 懂 很 多 理噆 論 , 所 以 時頗 常喏

會 有 作伿 理噆 論 的 學 生 找俁 我侷 成 為惊 他 們靽 的 博痈 士 論 文 口

試 委 員鞬 。 那倴 些 理噆 論 我侷 也 都疖 看惷 了 , 有 時頗 候鞅 還 會 比

他 們靽 指恹 導 教嗝 授嗏 挑悀 出 更俐 多 論 文 中 的 錯 誤狃 , 包 括恽 打

字 時頗 的 錯 誤狃 、 或 者 是悋 數 學 式 子 的 錯 誤狃 、 或 者 是悋

圖蹙 表 的 錯 誤狃 等 等 。 有 時頗 我侷 還 會 嚇 到 那倴 些 做 理噆 論

的 學 生 , 因 為惊 我侷 居 然 可 以 挑悀 出 他 們靽 自 己 的 教嗝 授嗏

都疖 沒俯 有 看惷 到 的 錯 誤狃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讀 別低 的 領猅 域啜 的

博痈 士 論 文 對蹹 於 增猹 廣 見倝 聞犉 很 有 好 處畗 。」

ST31:「

雖 然 都疖 是悋 物 理噆 , 可 是悋 如 果 領猅 域啜 差韤 比 較跨

遠狚 , 老 師韦 也 會 常喏 去 看惷 相惵 關 資 訊 嗎 是悋 否佞 會 因 為惊

領猅 域啜 跨跠 得喞 遠狚 了 , 而 覺 得喞 無 法 理噆 解 」

Yeh:「 當 然 每俟 個鞄 人 的 時頗 間 、 精 力 有 限慤 , 就 看惷 你佀

願 意 花 多 少 時頗 間 去 多 了 解 其 他 東 西 。 在 Caltech

這疄 個鞄 環 境蹜 的 話 , 每俟 個鞄 星悌 期 的 物 理噆 演躽 講 , 有 各 種牞

領猅 域啜 , 你佀 還 是悋 都疖 會 去 聽 啊 。 你佀 會 去 聽 , 至 少 可

以 知 道跰 一 些 重慢 要慇 領猅 域啜 現噇 在 在 做 什 麼猕 課 題 , 至 少

有 這疄 樣 的 常喏 識 。 像踽 天 文 的 領猅 域啜 , 因 為惊 Caltech 天

文 是悋 世 界惣 的 翹 楚 , 你佀 常喏 常喏 會 聽 到 這疄 方 慨面 的 演躽

講 , 所 以 很 自 然 地 就 耳 濡 目 染悒 , 有 一 定 程 度 的

常喏 識 。 嗯 , 事 實蹴 上 環 境蹜 蠻 重慢 要慇 的 , 不 過跸 你佀 對蹹 於

自 己 的 要慇 求俠 也 很 重慢 要慇 。 就 是悋 說狄 看惷 你佀 自 己 想 要慇 只

侷 限慤 於 一 個鞄 領猅 域啜 呢 , 或 者 說狄 你佀 想 要慇 有 更俐 寬 廣 的

知 識 。」

ST31:「:「:「:「 在 起 步俞 的 過跸 程 中 , 例 如 當 老 師韦 第甚 一 次 聽

到 不 同 領猅 域啜 的 conference 或 talk, 會 不 會 覺 得喞

不 容韕 易 跟 上 」

Yeh:「 像踽 我侷 quantum field theory 聽 多 了 , 而 且

事 實蹴 上 我侷 們靽 也 做 一 些 與犕 topological field theory

相惵 關 的 研惽 究倏 , 所 以 聽 這疄 一 類 的 演躽 講 沒俯 有 什 麼猕 困佷

難 。 可 是悋 我侷 記 得喞 第甚 一 次 聽 quantum field theory

方 慨面 的 演躽 講 , 會 覺 得喞 , 糟 糕 , 我侷 根頨 本 有 一 大 堆啟

東 西 從喠 未 涉顎 獵 過跸 。 但伽 是悋 , 事 實蹴 上 不 要慇 有 那倴 種牞 畏惢

懼 的 心 理噆 , 因 為惊 如 果 你佀 知 識 累甬 積 到 一 種牞 critical

mass, 學 東 西 是悋 可 以 學 得喞 很 快侳 的 , 至 少 我侷 的 經

驗 是悋 這疄 樣 。 不 過跸 你佀 知 識 真 的 要慇 累甬 積 到 一 個鞄 critical

mass, 所 以 你佀 們靽 現噇 在 先 不 要慇 著 急 , 因 為惊 我侷 在 你佀

們靽 這疄 個鞄 時頗 候鞅 也 是悋 啊 , 看惷 一 大 堆啟 東 西 、 聽 一 大 堆啟

東 西 都疖 彷侬 彿 鴨 子 聽 雷踜 , 不 知 所 云 。 但伽 是悋 你佀 不 要慇

怕 去 接嗂 觸 這疄 些 東 西 , 只 要慇 學 問啍 不 斷 地 累甬 積 以

後 , 有 一 天 會 突愊 然 覺 得喞 『 嗯 , 這疄 些 東 西 都疖 懂

了 。』。

「 說狄 起 學 習电 , 我侷 近 年 來 做 了 一 套鞽 很 理噆 論 的 講

義 , 是悋 為惊 了 把便 我侷 的 學 生 程 度 帶喐 到 足倦 以 作伿 研惽 究倏 的

水 準 。 我侷 還 記 得喞 一 些 研惽 究倏 生 在 修鞈 過跸 我侷 的 課 一 年

以 後 , 他 們靽 跟 我侷 說狄 感 覺 太 棒 了 , 因 為惊 自 此 以 後

他 們靽 聽 演躽 講 、 看惷 研惽 究倏 論 文 就 不 再 有 很 大 的 困佷

難 。 可 是悋 剛鞙 開 始 , 在 修鞈 我侷 的 課 之 前 , 他 們靽 總 覺

得喞 什 麼猕 都疖 看惷 不 懂 、 聽 不 懂 , 因 為惊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的 太


廣 了 、 專啼 有 名 詞 太 多 了 , 很 多 觀 念 他 們靽 都疖 沒俯 學

過跸 、 沒俯 聽 過跸 。 所 以 事 實蹴 上 這疄 些 知 識 上 的 落 差韤 都疖

補 得喞 起 來 的 , 只 是悋 要慇 時頗 間 、 要慇 下 功 夫 就 是悋 了 。

起 步俞 是悋 難 的 , 我侷 也 經 過跸 鴨 子 聽 雷踜 的 階 段悭 。 現噇 在

偶 軟爾 還 是悋 會 鴨 子 聽 雷踜 ── 如 果 演躽 講 的 人 假 設畲 聽

眾甉 都疖 是悋 專啼 業 領猅 域啜 的 人 的 話 , 那倴 你佀 有 時頗 候鞅 還 是悋 會

聽 不 懂 。」

ST31:「:「:「:「 所 以 老 師韦 如 果 遇跶 到 這疄 種牞 聽 不 懂 但伽 還 是悋 有

興 趣 的 題 目 , 還 是悋 會 很 何 力 抽 空 把便 他 補 起 來

嗎 」

Yeh:「 如 果 真 的 有 興 趣 而 且 有 時頗 間 的 話 , 我侷 會

至 少 把便 專啼 有 名 詞 查悠 一 下 , 這疄 樣 也 許畱 我侷 當 時頗 聽 不

懂 的 地 方 上 就 接嗂 起 來 了 。 或 者 是悋 問啍 一 下 同 事 中

比 較跨 專啼 業 於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的 人 , 因 為惊 Caltech 臥 虎 藏

龍 , 有 些 同 事 你佀 問啍 他 一 下 事 實蹴 上 很 快侳 的 就 可 以

搞 懂 了 。 重慢 要慇 的 是悋 不 要慇 怕 , 不 要慇 因 為惊 聽 不 懂 就

覺 得喞 你佀 很 糟 糕 。 才 不 是悋 呢 , 天 下 學 問啍 之 大 , 隨

便 問啍 就 可 以 把便 人 問啍 倒靼 的 , 真 的 , 學 問啍 之 大 。 然

而 , 只 要慇 你佀 有 興 趣 , 多 方 涉顎 獵 只 會 越 來 越 聰 明 。

我侷 覺 得喞 多 唸啑 書頟 是悋 會 越 來 越 聰 明 的 , 不 然 腦 子 不

用 會 生 鏽 。 古 人 有 句 話 我侷 完侖 全 同 意 :『 士 三 日 不

讀 書頟 便 覺 慨面 目 可 憎 。』 呵 呵 呵 , 常喏 常喏 會 這疄 樣 講 ,

就 是悋 說狄 幾 天 不 學 新 東 西 的 話 就 覺 得喞 自 己 很 討 人

厭蹇 。 如 果 不 學 新 東 西 可 是悋 想 出 新 東 西 , 那倴 倒靼 還

可 以 接嗂 受 。 但伽 是悋 要慇 想 出 新 東 西 , 也 需猀 要慇 不 斷 地

訓 練 自 己 攝 取 新 知 學 東 西 。」

ST31:「:「:「:「 國啚 外 當 教嗝 授嗏 是悋 不 是悋 有 規畬 定 幾 年 就 要慇 休 息韵

一 年 , 那倴 老 師韦 有 take 過跸 這疄 種牞 休 息韵 嗎 」

Yeh:「 七 年 , 不 是悋 說狄 規畬 定 , 就 是悋 說狄 每俟 隔踖 七 年 可

以 sabbatical 一 年 這疄 樣 。 我侷 目 前 還 沒俯 有 take 過跸 ( 眾甉

大 笑 )。 不 過跸 我侷 在 考 慮 明 年 申 請 做 一 個鞄

sabbatical, 但伽 是悋 sabbatical 不 是悋 說狄 我侷 人 不 在 , 而

是悋 說狄 我侷 這疄 樣 就 不 用 去 管牤 一 些 校頣 務 , 校頣 務 就 不 要慇

來 煩 我侷 , 然 後 我侷 還 可 以 人 在 學 校頣 , 專啼 心 作伿 研惽 究倏 。

若愲 要慇 到 別低 處畗 訪畭 問啍 演躽 講 也 比 較跨 方 便 。 事 實蹴 上 很 多

教嗝 授嗏 , 我侷 的 同 事 們靽 , 他 們靽 在 sabbatical 期 間 不 是悋

說狄 真 的 是悋 去 休 假 , 而 是悋 到 另 外 一 個鞄 地 方 去 做 研惽

究倏 , 或 者 與犕 不 同 的 人 合 作伿 。 所 以 sabbatical 事 實蹴

上 對蹹 於 美愖 國啚 的 好 學 校頣 的 教嗝 授嗏 而 言借 , 他 們靽 不 是悋 在

放 假 , 只 是悋 利佐 用 這疄 個鞄 特顠 別低 的 機 會 做 一 些 不 一 樣

的 事 , 或 者 是悋 不 一 樣 的 工 作伿 。」

ST31:「:「:「:「 那倴 老 師韦 一 直 到 現噇 在 都疖 還 是悋 很 忙 碌 感 覺

老 師韦 忙 碌 的 程 度 比 大 家韑 高 很 多 。」

Yeh:「 對蹹 …… 人 忙 比 閒 著 好 。 自 己 有 興 趣 的 話 ,

這疄 叫 做 , 吃 苦愰 當 吃 補 , 就 不 會 介 意 了 , 就 不 會

覺 得喞 這疄 是悋 什 麼猕 困佷 難 的 事 情單 , 只 是悋 生 活悻 的 節 奏 。」

美 麗 的 玻 璃 天 花 板

葉 乃 裳 教 授 大 學 畢 業 即 隻 身 出屒 國 , 身 為 一

位 亞 裔 女 性 , 在峹 美秙 國 等 於 是 雙 重稥 少 數鄁 (double

minority) 的 身 份峏 。 其 實 美秙 國 職 場酏 對 於 女 性 本岓 來

就酧 不 友 善 , 有 所 謂 的 glass ceiling effect, 意 即 對

於 這 些 少 數鄁 族 群 ( 尤尒 其 是 女 性 ) 會 有 晉 升 到 高

級 職 位 的 障遷 礙 , 這 些 障遷 礙 雖 然 沒 有 明 文尠 規 訂稍 ,

但 卻 真 實 崊 在峹 著 。 更 何 況 , 物 理 學 界 中 , 女 性

的 比尬 例 本岓 來 就酧 少 , 葉 教 授 能 克 服 這 個積 困 境 , 成

為 知 名峮 的 物 理 學 家窚 , 想 必岊 也 有 一 番 辛 苦秳 的 歷 程

吧 。

ST31:「 :「:「

老 師韦 您喩 孤 身倧 一 人 到 MIT, 會 覺 得喞 害韐 怕

嗎 尤 其 您喩 是悋 女 性 , 會 不 會 擔 心 有 壞 人 」

Yeh:「 我侷 事 實蹴 上 因 為惊 很 專啼 心 做 研惽 究倏 , 沒俯 有 想 那倴

麼猕 多 ( 眾甉 笑 )。 我侷 幾 乎 沒俯 有 參 加 學 生 的 活悻 動 , 時頗

間 都疖 花 在 研惽 究倏 上 慨面 , 根頨 本 沒俯 有 時頗 間 參 加 活悻 動 。

大 概 只 有 參 加 一 次 聖 誕 節 的 舞犗 會 , 就 一 次 , 之

後 都疖 沒俯 有 參 加 了 。 嗯 , 就 沒俯 有 想 那倴 麼猕 多 , 只 是悋

在 專啼 心 做 研惽 究倏 。 不 過跸 MIT 本 來 大 概 女 孩 子 就 比

較跨 少 , 就 比 較跨 受 注 意 。 真 的 常喏 常喏 , 有 時頗 候鞅 一 天

好 幾 次 , 走倥 在 路跡 上 就 被畦 人 家韑 擋 下 來 , 呵 呵 , 要慇

約愓 我侷 出 去 啊 。 不 管牤 老 的 少 的 、 各 種牞 種牞 族嗧 、 世 界惣


各 地 的 各 種牞 族嗧 裔 都疖 有 。 奇 怪 , 是悋 不 是悋 我侷 額 頭 上

寫 『 請 約愓 我侷 出 去 』 而 常喏 被畦 人 擋 下 來 ( 眾甉 笑 )

「 我侷 有 時頗 候鞅 是悋 趕狓 著 從喠 一 個鞄 實蹴 驗 室 到 另 一 個鞄 實蹴 驗

室 。 那倴 時頗 候鞅 MIT 有 一 個鞄 National High Magnetic

Field Laboratory, 就 是悋 國啚 家韑 高 磁牕 場痨 實蹴 驗 室 , 但伽 現噇

在 已 遷 至 Florida。 我侷 那倴 時頗 候鞅 有 一 些 實蹴 驗 必 須 在

高 磁牕 場痨 做 , 當 時頗 我侷 的 實蹴 驗 室 是悋 在 校頣 園 一 邊 , 而

國啚 家韑 高 磁牕 場痨 實蹴 驗 室 , 那倴 時頗 候鞅 是悋 MIT 管牤 的 , 必 須

要慇 走倥 過跸 好 幾 個鞄 地 方 , 包 括恽 過跸 街 道跰 啊 什 麼猕 的 , 才

能 抵 達跲 。 所 以 , 我侷 常喏 常喏 從喠 這疄 個鞄 實蹴 驗 室 趕狓 到 那倴 個鞄

實蹴 驗 室 , 真 的 是悋 在 趕狓 時頗 間 。 因 為惊 在 高 磁牕 場痨 實蹴 驗

室 作伿 實蹴 驗 的 時頗 候鞅 , 高 磁牕 場痨 要慇 花 費 很 多 很 多 電踝

力 , 所 以 只 有 限慤 定 幾 個鞄 小 時頗 可 以 使 用 高 磁牕 場痨 。

在 這疄 樣 的 情單 況 下 壓 力 很 大 , 所 有 實蹴 驗 的 東 西 都疖

要慇 事 先 準 備疹 好 。 特顠 別低 是悋 我侷 那倴 時頗 候鞅 做 很 多 實蹴 驗 用

的 材俔 料頔 非 常喏 air-sensitive, 一 定 要慇 特顠 殊頻 處畗 理噆 , 不

然 就 會 壞 掉嗉 。 於 是悋 我侷 常喏 常喏 得喞 從喠 這疄 個鞄 實蹴 驗 室 趕狓 到

那倴 個鞄 實蹴 驗 室 , 壓 力 很 大 、 非 常喏 專啼 注 , 有 時頗 候鞅 人

家韑 叫 我侷 我侷 都疖 聽 不 見倝 。 因 為惊 我侷 要慇 趕狓 著 去 做 實蹴 驗 ,

就 是悋 那倴 幾 個鞄 小 時頗 預踣 先 排嗓 定 的 時頗 間 。 如 果 那倴 幾 個鞄

小 時頗 實蹴 驗 沒俯 做 成 的 話 , 我侷 就 要慇 再 等 幾 個鞄 星悌 期 才

能 夠啧 重慢 做 同 一 個鞄 實蹴 驗 。 當 然 我侷 也 有 其 他 實蹴 驗 可

以 做 , 但伽 每俟 次 壓 力 都疖 很 大 、 都疖 很 專啼 注 , 被畦 人 家韑

攔 下 來 會 很 不 高 興 , 心 裡 覺 得喞 『 這疄 算牨 什 麼猕 啊 !

我侷 沒俯 時頗 間 跟 你佀 囉 唆鞧 !』 雖 然 表 慨面 上 我侷 還 是悋 會 客

氣頾 。 不 過跸 碰 到 壞 人 時頗 頂疮 多 就 是悋 不 理噆 他 就 好 了 ( 眾甉

笑 )。 我侷 很 專啼 注 , 常喏 開 玩 笑 說狄 ── 不 過跸 事 實蹴 上 也

不 是悋 開 玩 笑 ── 自 己 是悋 神 經 比 較跨 大 條嘅 或 少 幾

條嘅 。 這疄 樣 也 好 , 比 較跨 不 會 去 在 乎 一 些 小 事 。」

有 點 像踽 tomboy, 我侷 可 以 跟 男倇 生 混嘢 在 一 起 , 所 以

不 覺 得喞 怎 麼猕 樣 。 回 答 你佀 的 問啍 題 , 我侷 通疆 常喏 不 去 想

那倴 麼猕 多 , 因 為惊 當 初 要慇 唸啑 物 理噆 , 我侷 就 是悋 專啼 心 做 自

己 喜痒 歡 做 的 事 , 我侷 就 說狄 神 經 少 幾 條嘅 , 不 去 管牤 人

家韑 怎 麼猕 看惷 、 怎 麼猕 想 , 不 去 在 意 一 些 小 事 情單 , 這疄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是悋 一 個鞄 好 處畗 。

「 但伽 是悋 呢 , 女 性 少 是悋 有 問啍 題 的 。 事 實蹴 上 在 美愖 國啚

的 情單 況 比 台 灣 嚴 重慢 。 說狄 實蹴 在 , 物 理噆 學 界惣 對蹹 女 性

的 隱 形侫 歧 視 還 是悋 存 在 。 在 東 方 這疄 個鞄 環 境蹜 , 功 課

好 的 話 , 不 管牤 你佀 是悋 男倇 生 或 女 生 都疖 會 受 尊 重慢 , 因

為惊 大 家韑 很 尊 重慢 學 業 好 的 人 , 這疄 多 少 與犕 那倴 種牞 士 大

夫 的 傳 統甤 有 一 點 關 係 。 可 是悋 在 美愖 國啚 的 話 , 初 、

高 中 的 階 段悭 , 尤 其 在 高 中 階 段悭 , 很 多 時頗 候鞅 功 課

好 會 被畦 貼 標 籤 , 被畦 人 家韑 認狀 為惊 是悋 怪 物 、nerdy, 尤

其 是悋 女 孩 子 , 尤 其 是悋 如 果 妳 還 是悋 科愆 學 、 數 學 好

的 話 , 會 被畦 貼 很 難 聽 的 標 籤 。 而 且 他 們靽 很 奇 怪 ,

我侷 說狄 在 一 般 的 學 校頣 裡 , 一 般 年 紀愐 的 女 孩 子 好 像踽

很 在 意 外 表 , 很 在 意 被畦 男倇 生 追 求俠 這疄 件 事 , 這疄 個鞄

很 要慇 命 。 為惊 什 麼猕 因 為惊 功 課 好 的 女 生 會 被畦 貼 標

籤 , 說狄 妳 們靽 一 定 是悋 那倴 種牞 non-attractive、 很 不 漂軆

亮 、 很 沒俯 有 吸佫 引 力 , 才 會 有 辦 法 把便 功 課 念 那倴 麼猕

好 。 很 多 事 實蹴 上 應 該 蠻 有 天 份 的 女 孩 子 , 對蹹 於

走倥 科愆 學 領猅 域啜 , 尤 其 像踽 物 理噆 這疄 種牞 非 常喏 陽 剛鞙 的 東

西 , 會 裹状 足倦 不 前 , 因 為惊 她 們靽 很 怕 被畦 貼 標 籤 、 很

怕 被畦 認狀 為惊 non-attractive。 很 多 女 孩 子 跟 我侷 談 過跸 這疄

種牞 不 愉 快侳 的 經 驗 , 而 她 們靽 其 實蹴 非 常喏 優 秀倍 。

「 在 Caltech 就 不 會 這疄 樣 , 大 家韑 都疖 會 互 相惵 尊 重慢 ,

ST31:「:「:「:「 身倧 為惊 女 性 , 老 師韦 會 不 會 覺 得喞 物 理噆 學 界惣 當

中 男倇 女 比 例 十 分 不 均佾 勻 這疄 一 點 會 不 會 對蹹 您喩 造疎

成 困佷 擾 還 是悋 說狄 您喩 很 專啼 注 於 做 實蹴 驗 所 以 都疖 沒俯 有

發 現噇 ( 眾甉 笑 )」

Yeh:「 對蹹 我侷 不 會 造疎 成 困佷 擾 啦 , 因 為惊 當 時頗 在 台 大

我侷 們靽 班 也 只 有 我侷 一 個鞄 女 生 。 我侷 過跸 得喞 其 實蹴 都疖 很

好 , 我侷 的 同 學 他 們靽 都疖 對蹹 我侷 很 好 , 大 概 我侷 的 個鞄 性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 左 ) 與犕 實蹴 驗 室 的 學 生 , 其 中 亦 有 女

學 生 。


因 為惊 大 家韑 都疖 很 優 秀倍 , 女 孩 子 比 例 也 不 算牨 太 少 ;

但伽 是悋 她 們靽 也 有 跟 我侷 說狄 , 她 們靽 在 中 學 的 經 驗 有 時頗

候鞅 相惵 當 不 愉 快侳 。 在 美愖 國啚 那倴 種牞 環 境蹜 下 進 入 科愆 學 領猅

域啜 的 女 孩 子 , 本 來 就 會 比 較跨 少 , 會 被畦 那倴 個鞄 環 境蹜

嚇 跑 , 被畦 那倴 種牞 莫界 名 奇 妙例 的 世 俗 成 見倝 嚇 跑 , 這疄 是悋

女 性 少 的 原鞝 因 之 一 。

「 再 過跸 來 的 階 段悭 是悋 大 學 畢瓼 業 進 研惽 究倏 所 , 念 Ph.D.

出 來 的 女 性 , 有 百 分 之 十 到 將啽 近 百 分 之 二 十 的

女 性 拿頁 到 博痈 士 學 位 ; 但伽 是悋 後 來 會 在 前 五 十 名 的

大 學 成 為惊 終甭 身倧 職 教嗝 授嗏 的 女 性 卻 不 到 百 分 之 六 。

我侷 們靽 就 在 研惽 究倏 為惊 什 麼猕 為惊 這疄 樣 子 , 而 且 經 過跸 多 年

的 何 力 還 是悋 沒俯 有 起 色 。 最疿 近 我侷 跟 一 位 很 有 名 的

理噆 論 物 理噆 學 家韑 Wen, Xiao-Gang── 他 來 自 大

陸疣 , 現噇 在 在 MIT 當 正 教嗝 授嗏 , 是悋 非 常喏 優 秀倍 的 學 者

── 談 論 到 美愖 國啚 這疄 個鞄 社 會 , 照 理噆 說狄 應 該 很 開

放 , 為惊 什 麼猕 到 最疿 後 真 正 成 為惊 正 教嗝 授嗏 、 終甭 身倧 職 教嗝

授嗏 的 女 性 會 這疄 麼猕 少 後 來 我侷 們靽 想 想 , 如 果 看惷 生

物 、 化 學 方 慨面 , 女 性 教嗝 授嗏 人 數 還 比 較跨 多 。 討 論

的 結 果 , 我侷 們靽 認狀 為惊 大 概 是悋 這疄 樣 子 :

「 首靫 先 , 經 過跸 終甭 身倧 職 這疄 個鞄 過跸 程 時頗 , 通疆 常喏 是悋 女 孩

子 結 婚啱 、 要慇 有 小 孩 的 時頗 候鞅 。 美愖 國啚 最疿 好 學 校頣 的 終甭

身倧 職 門 檻 非 常喏 非 常喏 艱 難 , 人 家韑 說狄 是悋 cut-throat、

殺嘋 頭 的 過跸 程 ── 其 實蹴 看惷 人 啦 , 不 過跸 的 確 蠻 艱 難

的 。 在 那倴 個鞄 情單 況 下 , 不 管牤 是悋 哪鞯 一 個鞄 文 化 、 哪鞯 一

個鞄 種牞 族嗧 , 通疆 常喏 女 性 比 較跨 會 對蹹 家韑 庭韨 多 付 出 。 如 果

這疄 個鞄 時頗 候鞅 她 們靽 剛鞙 好 要慇 經 過跸 終甭 身倧 職 門 檻 , 有 些 人

就 會 為惊 了 家韑 庭韨 放 棄嘀 了 教嗝 授嗏 的 生 涯嘜 , 改俌 到 工 業 界惣

或 者 是悋 國啚 家韑 實蹴 驗 室 之 類 、 到 別低 的 地 方 去 做 事 ,

不 會 留 在 學 校頣 , 這疄 是悋 其 一 。 另 外 一 點 , 比 較跨 不

同 領猅 域啜 的 話 ── 我侷 不 是悋 說狄 哪鞯 個鞄 領猅 域啜 比 較跨 艱 深嘬 ,

哪鞯 個鞄 比 較跨 簡 單痙 ── 但伽 打 個鞄 比 方 , 妳 今 天 如 果 是悋

做 生 物 實蹴 驗 的 , 妳 現噇 在 有 些 想 法 , 要慇 試 驗 某悕 些

東 西 , 養 這疄 堆啟 白 老 鼠踵 、 養 那倴 堆啟 白 老 鼠踵 , 必 須 要慇

等 一 些 時頗 間 才 能 有 實蹴 驗 數 據 。 有 一 些 想 法 要慇 驗

證 的 時頗 候鞅 , 妳 並 不 是悋 說狄 無 時頗 無 刻 、 投俈 入 所 有 時頗

間 , 妳 可 以 設畲 計慉 這疄 些 實蹴 驗 , 讓 白 老 鼠踵 接嗂 受 不 同

實蹴 驗 ; 中 間 當 然 要慇 不 斷 地 作伿 紀愐 錄 , 但伽 妳 也 可 以

找俁 學 生 去 做 這疄 些 東 西 , 於 是悋 會 有 一 些 空 檔 , 並

不 需猀 要慇 百 分 之 百 腦 力 完侖 全 地 投俈 入 。 但伽 是悋 換 言借

之 , 如 果 看惷 物 理噆 的 東 西 , 很 多 東 西 花 費 的 專啼 注

力 、 投俈 入 的 程 度 , 讓 妳 沒俯 有 辦 法 分 心 , 妳 一 分

心 妳 就 做 不 好 。 在 這疄 樣 的 情單 況 下 妳 怎 麼猕 有 小

孩 如 果 妳 專啼 注 在 那倴 邊 做 十 幾 個鞄 小 時頗 , 小 孩 子

餓 了 、 小 孩 子 發 燒 了 , 妳 怎 麼猕 去 處畗 理噆 這疄 個鞄 事 情單

我侷 們靽 試 著 作伿 一 些 理噆 性 分 析 , 很 可 能 是悋 因 為惊 物 理噆

界惣 要慇 求俠 的 專啼 注 程 度 非 常喏 高 , 所 以 女 性 會 這疄 麼猕

少 , 這疄 是悋 一 個鞄 現噇 象 。

「 又 回 過跸 頭 來 講 , 女 性 少 是悋 有 很 大 的 缺 點 。 常喏

常喏 有 些 人 不 知 道跰 怎 麼猕 跟 女 性 相惵 處畗 。 譬 如 說狄 , 第甚

一 眼甊 見倝 到 妳 , 如 果 不 認狀 得喞 , 就 會 想 『 啊 , 怎 麼猕

是悋 這疄 樣 一 個鞄 人 要慇 來 討 論 東 西 』。 現噇 在 情單 況 已 比

較跨 好 。 想 當 初 我侷 第甚 一 個鞄 job interview 到 哈 佛 大 學

(Harvard University), 由 於 我侷 看惷 起 來 很 小 、 很

像踽 大 學 生 , 雖 然 那倴 時頗 我侷 已 經 拿頁 到 博痈 士 了 。 哈 佛

的 物 理噆 系倐 要慇 interview 助 理噆 教嗝 授嗏 , 那倴 些 教嗝 授嗏 看惷 到

我侷 就 已 經 傻 掉嗉 , 沒俯 有 想 到 我侷 會 長 這疄 個鞄 樣 子 , 看惷

起 來 那倴 麼猕 小 、 又 是悋 女 性 、 特顠 別低 是悋 東 方 女 性 。 在

那倴 個鞄 環 境蹜 下 他 們靽 幾 乎 沒俯 有 接嗂 觸 過跸 這疄 樣 的 物 理噆 學

家韑 , 因 此 我侷 一 進 他 們靽 辦 公 室 , 要慇 跟 他 們靽 慨面 談 ,

他 們靽 第甚 一 個鞄 反 應 都疖 是悋 錯 愕 。 真 的 , 你佀 看惷 他 們靽 臉

上 的 表 情單 就 是悋 錯 愕 。 但伽 是悋 一 旦 我侷 坐侁 下 來 跟 他 們靽

談 物 理噆 , 幾 分 鐘 後 就 好 了 。

「 然 而 這疄 種牞 現噇 象 是悋 有 問啍 題 的 , 很 多 人 就 不 知 道跰

怎 麼猕 跟 女 性 相惵 處畗 。 不 過跸 像踽 我侷 現噇 在 , 大 家韑 都疖 認狀 得喞

我侷 , 已 經 沒俯 有 什 麼猕 問啍 題 了 。 但伽 剛鞙 開 始 很 多 事 情單

上 真 的 會 覺 得喞 不 對蹹 , 因 為惊 這疄 個鞄 環 境蹜 本 身倧 對蹹 女 性

不 是悋 很 友 善 。 通疆 常喏 不 是悋 說狄 有 人 故悃 意 對蹹 女 性 不 友

善 , 而 是悋 平 常喏 在 這疄 領猅 域啜 沒俯 有 見倝 到 過跸 女 性 , 看惷 到

時頗 都疖 不 知 道跰 該 如 何 處畗 理噆 。 我侷 在 Caltech 教嗝 書頟 有 一

個鞄 好 處畗 , 由 於 我侷 絕 大 部疔 分 的 學 生 都疖 是悋 男倇 孩 子 ,

他 們靽 已 經 很 習电 躍 看惷 一 個鞄 女 教嗝 授嗏 教嗝 他 們靽 , 而 且 罩

得喞 住 ( 笑 ), 自 然 地 會 習电 躍 尊 重慢 女 性 , 不 會 在 看惷

到 女 性 時頗 覺 得喞 錯 愕 , 因 為惊 他 們靽 的 教嗝 授嗏 就 是悋 女

性 。 這疄 真 的 需猀 要慇 時頗 間 , 需猀 要慇 大 家韑 比 較跨 openminded

去 想 這疄 個鞄 事 情單 。


「 比 較跨 起 來 , 台 灣 在 這疄 一 方 慨面 事 實蹴 上 反 而 還

好 。 至 少 在 學 生 時頗 代 , 我侷 想 在 台 大 妳 不 會 覺 得喞

妳 是悋 女 孩 子 而 人 家韑 因 此 給 妳 打 了 折俆 扣 。 在 台 灣

不 會 這疄 樣 。 妳 只 要慇 成 績 好 , 人 家韑 就 會 尊 重慢 妳 。

在 美愖 國啚 的 話 情單 況 很 不 好 , 真 的 嚇 跑 了 很 多 有 天

分 的 女 孩 子 , 必 須 要慇 躌 躌 改俌 善 。 不 過跸 要慇 改俌 善 並

不 容韕 易 , 就 像踽 我侷 剛鞙 剛鞙 說狄 的 , 能 夠啧 留 住 的 女 性 有

限慤 , 能 夠啧 堅啝 持恶 在 那倴 裡 的 人 有 限慤 、 不 放 棄嘀 的 有 限慤 。

你佀 必 須 有 女 性 是悋 優 秀倍 的 教嗝 授嗏 , 學 生 得喞 看惷 到 , 自

然 會 接嗂 受 性 別低 的 差韤 異瓽 , 只 會 想 到 一 個鞄 教嗝 授嗏 是悋 否佞

是悋 個鞄 好 教嗝 授嗏 , 而 不 會 只 注 意 到 這疄 個鞄 教嗝 授嗏 是悋 男倇 的

或 女 的 。 這疄 需猀 要慇 夠啧 多 的 女 性 教嗝 授嗏 才 能 夠啧 改俌 進 一

般 人 的 偏 見倝 。」

ST31:「 :「:「

您喩 覺 得喞 這疄 種牞 情單 況 未 來 會 漸軌 漸軌 改俌 善 嗎 」

Yeh:「 是悋 有 在 改俌 善 , 只 是悋 改俌 善 的 步俞 調 非 常喏 躌 。

現噇 在 美愖 國啚 很 多 學 校頣 開 始 了 解 到 家韑 庭韨 的 因 素 對蹹 終甭

身倧 職 的 影 響 , 因 此 對蹹 於 年 輕狗 的 教嗝 授嗏 , 不 只 是悋 女

教嗝 授嗏 , 男倇 教嗝 授嗏 現噇 在 也 是悋 , 有 一 些 特顠 別低 的 輔狕 助 措嗆

施悅 。 如 果 年 輕狗 教嗝 授嗏 在 終甭 身倧 職 審 核頤 時頗 有 新 生 兒 ,

學 校頣 會 多 給 他 們靽 一 年 時頗 間 。 通疆 常喏 是悋 規畬 定 助 理噆 教嗝

授嗏 在 任 職 滿軈 五 年 後 要慇 接嗂 受 審 核頤 。 但伽 如 果 剛鞙 好 有

新 生 兒 , 不 管牤 男倇 性 或 女 性 通疆 通疆 多 給 一 年 。 這疄 是悋

因 為惊 現噇 在 夫 妻 平 等 , 有 小 孩 以 後 爸 爸 也 會 受 到

很 大 的 干 擾 , 小 孩 子 晚嗬 上 不 睡牔 覺 , 夫 妻 要慇 輪 流悵

起 來 照 顧 小 孩 。 現噇 在 開 始 有 這疄 個鞄 觀 念 , 不 要慇 讓

年 輕狗 人 變 成 在 家韑 庭韨 、 事 業 二 者 之 間 只 能 選 一 ,

這疄 樣 不 合 理噆 。 還 有 很 多 學 校頣 也 在 學 校頣 設畲 置 托 兒

所 。 現噇 在 開 始 有 這疄 些 認狀 知 , 不 過跸 這疄 些 認狀 知 都疖 是悋

女 性 教嗝 授嗏 爭 取 來 的 。 很 多 女 教嗝 授嗏 開 始 製犸 造疎 噪 音靦

( 笑 ), 開 始 提 出 這疄 些 問啍 題 : 家韑 裡 有 幼 兒 怎 麼猕

辦 倘鞆 若愲 學 校頣 有 實蹴 驗 室 , 要慇 怎 麼猕 兼鞎 顧 家韑 裡 的 幼

兒 如 果 學 校頣 有 個鞄 好 的 托 兒 所 就 不 會 那倴 麼猕 分

心 , 可 以 先 把便 孩 子 放 在 托 兒 所 , 讓 學 校頣 好 好 照

顧 , 有 空 檔 時頗 可 以 去 看惷 看惷 孩 子 。 有 這疄 些 設畲 計慉 不

只 是悋 對蹹 女 性 , 對蹹 年 輕狗 的 父 親 也 是悋 很 好 的 幫 助 。

近 幾 年 逐疋 漸軌 開 始 有 這疄 些 觀 念 , 配 合 終甭 身倧 職 的 審

核頤 制 度 , 學 校頣 的 環 境蹜 事 實蹴 上 有 在 改俌 善 。」

2005 年 是 世尺 界 物 理 年 , 當 年 在峹 台屲 灣毞 有 一 系

列峚 的 女 性 物 理 學 家窚 活 動 , 包屗 括 公 共峗 電 視 台屲 拍 攝

的 《 物 理 好崅 丰 采 》、 吳 健 雄 基 金 會 主尾 辦 的 「 女 性

科 學 人 展窢 望 座窲 談 會 」、 自 由岩 時 報酒 的 《 女 性 科 學 家窚

專 訪 系 列峚 》 等 等 。 葉 乃 裳 教 授 當 然 也 曾醶 接 受 這

些 活 動 的 訪 問 、 座窲 談 , 打岌 破 一 般 人 對 於 女 性 物

理 學 家窚 的 迷 思 與 好崅 奇 。 近 年 來 , 葉 教 授 較 常 回峵

來 台屲 灣毞 , 台屲 灣毞 的 學 生岥 也 更 加展 認 識 這 位 女 性 物 理

學 家窚 , 或 許 藉 由岩 教 授 自 身 的 經 驗殯 分 享 , 能 打岌 動

更 峿 台屲 灣毞 女 學 子 投 身 物 理 學 界 或 其 他屆 科 學 研

究 , 而 使 科 學 界 的 男 女 比尬 例 趨 於 平岅 等 。

揮 手 自 茲 去 蕭 蕭 斑 馬 鳴

葉 乃 裳 教 授 自 台屲 大 物 理 系 畢 業 後 即 赴稑 美秙 國

深 造 , 在峹 MIT 拿竊 到 了 物 理 博鄯 士 學 位 , 又 緊 接 著

在峹 IBM 開 始 博鄯 士 後 研 究 。 申岫 請 到 Caltech 的 教

職 之 後 , 即 在峹 Caltech 服 務 至 今 。 教 授 長 時 間 旅

居 國 外屸 , 在峹 研 究 所 至 博鄯 士 後 研 究 之 間 , 曾醶 經 有

長 達 九 年 的 時 間 未 回峵 國 。 葉 教 授 不 但 要稊 應 付屃 學

業 與 研 究 工 作 、 要稊 面稫 對 性 別 與 種 族 歧 視 、 更 要稊

忍 下 身 在峹 異 鄉 的 孤 寂 ……

ST31:「:「:「:「 教嗝 授嗏 長 期 在 國啚 外 工 作伿 , 可 能 就 不 常喏 和 台

灣 的 家韑 人 、 朋 友 聯 繫 , 感 情單 會 不 會 因 此 而 轉 淡嘔

呢 」

Yeh:「 我侷 想 我侷 當 初 就 很 清 楚 地 覺 得喞 我侷 會 長 年 在

國啚 外 。 很 幸 運跮 的 是悋 我侷 跟 家韑 人 感 情單 很 好 , 他 們靽 常喏

常喏 會 去 看惷 我侷 , 我侷 有 機 會 也 還 是悋 會 回 來 , 這疄 個鞄 就

是悋 『 千 里倷 共 嬋 娟韃 』 吧你 。 你佀 心 裡 會 想 著 這疄 些 人 ,

然 後 還 是悋 會 有 聯 繫 。 我侷 現噇 在 回 來 , 小 學 同 學 、

初 中 同 學 也 會 跑 來 找俁 我侷 什 麼猕 的 。 我侷 想 當 然 你佀 會

覺 得喞 如 果 在 一 個鞄 熟 悉喧 的 環 境蹜 , 周 圍痥 都疖 是悋 朋 友

啊 、 親 戚喺 , 好 像踽 這疄 個鞄 moral support 會 更俐 好 ; 但伽

是悋 本 來 做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就 是悋 一 條嘅 比 較跨 孤 獨 的 路跡 , 你佀

真 的 投俈 入 的 話 , 要慇 求俠 的 是悋 好 環 境蹜 。 如 果 你佀 真 的

想 專啼 心 做 研惽 究倏 , 那倴 像踽 Caltech 是悋 個鞄 非 常喏 非 常喏 好 的

環 境蹜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有 一 流悵 的 同 事 、 一 流悵 的 學 生 ,


而 且 是悋 一 個鞄 非 常喏 優 美愖 的 校頣 園 , 說狄 實蹴 話 , 我侷 真 的

已 經 是悋 非 常喏 非 常喏 幸 運跮 了 。

「 所 以 , 我侷 會 很 自 然 地 想 待 在 那倴 裡 。 但伽 是悋 我侷 也

想 對蹹 台 灣 有 所 回 饋 , 所 以 我侷 回 來 上 這疄 裡 的 課 ,

我侷 也 很 高 興 可 以 來 上 你佀 們靽 的 課 。 我侷 還 是悋 常喏 常喏 能

夠啧 跟 家韑 人 保 持恶 聯 繫 , 像踽 我侷 在 台 北 時頗 , 每俟 個鞄 星悌 期

都疖 會 回 家韑 , 我侷 兄 弟侩 姊 妹 之 間 也 常喏 常喏 來 電踝 , 那倴 個鞄

moral support 還 是悋 在 。 所 以 就 是悋 『 兩 情單 若愲 是悋 久 長

時頗 , 又 何 在 朝 朝 暮 暮 ; 兩 情單 若愲 非 久 長 時頗 , 又 豈

能 朝 朝 暮 暮 。』 是悋 這疄 樣 的 。 不 管牤 是悋 親 情單 或 是悋 友

情單 , 如 果 你佀 惦喬 記 著 別低 人 , 別低 人 也 會 惦喬 記 著 你佀 。

事 實蹴 上 不 論 你佀 在 哪鞯 裡 , 世 界惣 現噇 在 越 來 越 小 , 並

不 是悋 那倴 麼猕 嚴 重慢 的 問啍 題 。」

一 直 以层 來 , 葉 乃 裳 教 授 希 望 能 找 到 一 位 與

自 己 各峬 方尣 面稫 都 契 合峯 的 好崅 友 ; 但 其 與 眾 不 同峧 處 ,

卻 使 這 成 為 難 事 。 教 授 曾醶 自 填 一 首稴 詞 〈 遣 秋 懷 〉

以层 闡 述稖 難 遇 知 音稯 的 感 嘆 :「 心尚 歷 滄 桑 , 情 深 無 寄

處 。 邈 邈 雁 去屢 山 色 暮鄂 , 黃 葉 秋 風稱 淒 楚 。 明 知 聚

散醩 隨 緣 , 奈 何 執 著 心尚 苦秳 。 獨 倚穄 寒酡 窗 剪 燭 , 往 事

盡 隨 煙 霧 。」

如崇 今 , 葉 教 授 心尚 境 漸 寬郂 、 更 加展 瀟 灑止 , 有 了

一 位 陪鄇 她崆 走 過 十 年 的 男 友 里 克 , 也 懂 得 品 嚐 平岅

淡 的 感 情 。 葉 教 授 至 今 未 婚 , 也 沒 有 小 孩 , 或

許 正岗 是 因峴 為 全峖 心尚 投 入 於 研 究 工 作 , 未 將 感 情 與

建 立岷 新 家窚 庭窱 放 在峹 生岥 活 中 的 第 一 順 位 。

ST31:「:「:「:「 喜痒 歡 老 師韦 、 追 求俠 老 師韦 的 人 那倴 麼猕 多 , 您喩 都疖

沒俯 有 喜痒 歡 的 對蹹 象 嗎 」

Yeh:「 喔痔 , 那倴 也 不 是悋 。 現噇 在 我侷 有 一 個鞄 一 直 陪疠 著

我侷 十 幾 年 的 ( 笑 )。 事 實蹴 上 這疄 也 是悋 一 個鞄 心 路跡 歷 程

啦 , 你佀 們靽 這疄 種牞 年 紀愐 的 會 去 想 這疄 些 事 情單 , 因 為惊 這疄

也 是悋 一 種牞 人 生 經 歷 過跸 程 。

「 因 為惊 我侷 的 興 趣 很 廣 泛 , 比 較跨 年 輕狗 的 時頗 候鞅 會 有

一 種牞 不 切 實蹴 際狽 的 想 法 , 希侣 望嗳 跟 我侷 在 一 起 的 人 在

各 個鞄 領猅 域啜 能 都疖 和 我侷 契 合 , 因 為惊 每俟 個鞄 人 都疖 不 一

樣 , 這疄 樣 的 要慇 求俠 不 是悋 有 點 過跸 份 嗎 我侷 會 希侣 望嗳 物

理噆 方 慨面 要慇 比 我侷 好 , 人 文 方 慨面 也 要慇 非 常喏 傑疺 出 , 然

後 才 可 以 跟 我侷 天 南 地 北 地 聊男 , 這疄 真 的 有 點 過跸 分

( 笑 ), 這疄 是悋 要慇 求俠 人 家韑 做 不 合 理噆 的 事 。 常喏 會 覺 得喞

碰 到 某悕 些 人 也 許畱 這疄 個鞄 方 慨面 很 適 合 , 別低 的 方 慨面 就

很 糟 糕 , 反 正 就 是悋 , 有 點 不 切 實蹴 際狽 的 一 種牞 要慇 求俠 ,

有 種牞 心 態躊 是悋 希侣 望嗳 碰 到 一 個鞄 人 真 的 在 各 方 慨面 都疖 可

以 契 合 。

「 後 來 年 紀愐 躌 躌 大 了 , 碰 到 了 很 多 很 多 人 , 然

後 經 過跸 很 多 很 多 的 事 , 會 發 現噇 其 實蹴 為惊 什 麼猕 一 定

要慇 這疄 樣 我侷 覺 得喞 最疿 好 的 、 最疿 理噆 想 的 在 一 起 的

人 , 是悋 一 個鞄 了 解 你佀 也 能 夠啧 欣 賞 你佀 、 能 夠啧 配 合 你佀

想 要慇 追 求俠 的 人 生 方 向 , 知 識 層 慨面 當 然 夠啧 高 、 談

得喞 來 就 好 了 。 不 要慇 要慇 求俠 人 家韑 樣 樣 都疖 要慇 比 你佀 好 ,

才 能 夠啧 吸佫 引 你佀 或 什 麼猕 的 , 那倴 毫嘌 無 意 義 。 因 為惊 每俟

個鞄 人 有 每俟 個鞄 人 的 長 處畗 , 我侷 年 紀愐 越 大 越 能 夠啧 看惷 得喞

出 來 , 每俟 個鞄 人 都疖 有 他 優 秀倍 的 地 方 , 不 要慇 用 自 己

價猜 值靹 去 衡 量 所 有 的 事 。

「 我侷 覺 得喞 , 你佀 要慇 懂 得喞 欣 賞 別低 人 , 所 以 我侷 後 來 心

態躊 不 一 樣 , 能 夠啧 去 欣 賞 人 家韑 的 好 處畗 。 我侷 也 知 道跰

說狄 我侷 的 內 心 世 界惣 事 實蹴 上 只 適 合 去 看惷 事 情單 , 而 不

適 合 去 看惷 人 , 所 以 在 這疄 樣 的 情單 況 下 我侷 就 比 較跨 知

道跰 , 跟 一 個鞄 能 夠啧 配 合 我侷 、 然 後 欣 賞 我侷 、 也 支 持恶

我侷 的 人 在 一 起 。 他 也 是悋 有 很 高 的 學 問啍 等 等 , 但伽

是悋 他 未 必 一 定 要慇 在 哪鞯 個鞄 方 慨面 是悋 翹 楚 , 在 各 個鞄 方

慨面 能 夠啧 跟 我侷 的 個鞄 性 適 合 就 很 好 了 。

「 你佀 們靽 年 輕狗 時頗 可 能 覺 得喞 好 像踽 感 情單 要慇 愛 得喞 死 去 活悻

來 、 轟 轟 烈顝 烈顝 , 可 是悋 到 了 一 個鞄 年 紀愐 , 你佀 真 的 會

覺 得喞 細甩 水 長 流悵 、 相惵 知 相惵 惜喱 的 感 覺 就 很 好 , 那倴 是悋

最疿 好 的 。 你佀 會 希侣 望嗳 跟 你佀 在 一 起 的 人 是悋 一 個鞄 好 朋

友 , 這疄 種牞 感 覺 比 什 麼猕 都疖 好 。 因 為惊 年 少 的 激 情單 就

是悋 火 花 , 火 花 , 就 過跸 去 了 , 但伽 是悋 怎 麼猕 樣 能 夠啧 保

持恶 那倴 個鞄 溫 度 , 永 遠狚 細甩 水 長 流悵 、 相惵 知 相惵 惜喱 , 然 後

攜 手 慨面 對蹹 人 生 , 那倴 種牞 平 淡嘔 , 好 像踽 看惷 起 來 很 平 淡嘔

無 波 , 事 實蹴 上 到 最疿 後 那倴 是悋 最疿 最疿 最疿 珍惝 貴 的 。

「 我侷 交 朋 友 也 是悋 這疄 樣 , 我侷 現噇 在 可 以 欣 賞 不 同 的

朋 友 , 他 們靽 在 不 同 的 方 慨面 有 很 好 的 地 方 , 所 以


跟 不 同 的 人 在 一 起 我侷 會 appreciate 這疄 個鞄 人 , 我侷 覺

得喞 這疄 樣 就 很 快侳 樂 , 不 會 去 論 斷 什 麼猕 這疄 個鞄 好 、 這疄

個鞄 不 好 。 我侷 自 己 也 不 是悋 一 個鞄 完侖 美愖 的 人 , 為惊 什 麼猕

要慇 這疄 樣 去 論 斷 別低 人 所 以 就 是悋 用 一 種牞 平 常喏 的 心

去 看惷 待 很 多 事 情單 。」

ST31:「:「:「:「 老 師韦 的 自 傳 裡 有 放 您喩 與犕 男倇 朋 友 參 加 朋 友

婚啱 禮 的 照 片 , 您喩 有 考 慮 過跸 要慇 結 婚啱 嗎 」

Yeh:「 呃佢 , 我侷 是悋 很 討 厭蹇 繁 文 縟 節 的 人 , 所 以 想

到 婚啱 禮 這疄 件 事 , 我侷 想 如 果 我侷 真 的 哪鞯 天 想 要慇 結 婚啱

了 , 我侷 就 去 法 院 ( 笑 )。 因 為惊 說狄 實蹴 話 , 我侷 真 的 跟

一 般 女 孩 想 的 不 一 樣 , 我侷 不 會 憧 憬 這疄 個鞄 , 因 為惊

我侷 覺 得喞 那倴 只 是悋 一 種牞 形侫 式 。 我侷 覺 得喞 兩 個鞄 人 在 一

起 , 是悋 兩 個鞄 人 的 事 , 當 然 , 有 一 個鞄 婚啱 禮 是悋 在 眾甉

人 的 慨面 前 見倝 證 些 什 麼猕 , 但伽 就 算牨 你佀 沒俯 看惷 到 我侷 的 婚啱

禮 不 也 是悋 一 樣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那倴 個鞄 並 不 重慢 要慇 , 而 且

我侷 覺 得喞 婚啱 禮 花 掉嗉 那倴 麼猕 多 時頗 間 跟 金 錢 是悋 一 種牞 浪顄

費 , 我侷 乾 脆 省想 下 來 度 假 , 或 是悋 捐頋 給 慈 善 機 構躬 會

比 較跨 好 , 我侷 不 會 去 花 那倴 筆 錢 結 婚啱 。

「 我侷 不 是悋 說狄 你佀 們靽 不 應 該 結 婚啱 , 我侷 只 是悋 說狄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儀猙 式 並 不 重慢 要慇 。 然 而 對蹹 有 些 人 來 說狄 , 這疄 個鞄 儀猙

式 的 意 義 很 重慢 要慇 , 要慇 經 過跸 這疄 樣 的 儀猙 式 才 會 覺

得喞 , 就 是悋 把便 兩 個鞄 人 結 婚啱 的 事 情單 生 活悻 化 。 你佀 如 果

是悋 在 意 這疄 種牞 事 情單 , 那倴 就 去 做 , 因 為惊 每俟 個鞄 人 不 一

樣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我侷 真 的 很 怕 儀猙 式 , 很 怕 繁 文 縟

節 , 我侷 不 喜痒 歡 變 成 眾甉 人 目 光 的 焦 點 , 所 以 呢 ……

饒 了 我侷 吧你 ( 笑 ), 該 結 婚啱 的 時頗 候鞅 就 去 公 證 吧你 。」

ST31:「:「:「:「 老 師韦 您喩 現噇 在 假 如 沒俯 有 工 作伿 , 會 不 會 想 要慇

有 小 孩 呢 」

Yeh:「 我侷 是悋 很 難 想 像踽 我侷 如 果 沒俯 有 工 作伿 的 話 ……

( 眾甉 大 笑 )」

ST31:「 :「:「

那倴 假 如 將啽 工 作伿 納 入 考 慮 呢 」

Yeh:「 我侷 是悋 有 一 點 workaholic, 嗯 , 事 實蹴 上 這疄 是悋

一 個鞄 conscious decision( 譯 : 雖 然 結 果 還 是悋 可 能

有 優 有 劣 , 但伽 是悋 一 個鞄 經 過跸 深嘬 思 的 決俩 定 )。 我侷 是悋 有

想 過跸 。 事 實蹴 上 像踽 我侷 朋 友 的 小 孩 也 都疖 很 喜痒 歡 我侷 ,

我侷 好 像踽 就 是悋 那倴 種牞 看惷 到 小 孩 或 小 孩 子 看惷 到 我侷 , 都疖

覺 得喞 很 能 夠啧 親 近 , 可 以 跟 小 孩 處畗 得喞 很 好 。 但伽 是悋

做 研惽 究倏 , 如 果 你佀 要慇 非 常喏 專啼 注 的 話 , 那倴 你佀 要慇 做 的

是悋 選 擇 。 因 為惊 我侷 的 態躊 度 是悋 我侷 做 任 何 一 件 事 情單 我侷

都疖 要慇 有 把便 握 作伿 好 , 如 果 我侷 不 能 兼鞎 顧 , 那倴 我侷 大 概

就 是悋 擇 一 , 但伽 是悋 那倴 是悋 我侷 個鞄 人 的 選 擇 。

「 像踽 我侷 的 指恹 導 教嗝 授嗏 , 她 也 是悋 女 教嗝 授嗏 , 有 四 個鞄 小

孩 。 不 過跸 她 丈 夫 跟 她 是悋 同 一 個鞄 領猅 域啜 , 而 且 就 是悋

兩 個鞄 人 等 於 是悋 一 個鞄 team, 所 以 可 以 安 排嗓 。 不 過跸

她 非 常喏 能 幹 , 小 孩 的 成 就 也 很 高 , 四 個鞄 孩 子 有

兩 個鞄 唸啑 到 博痈 士 , 另 外 兩 個鞄 是悋 碩牙 士 , 而 且 全 家韑 都疖

是悋 優 秀倍 的 業 餘 音靦 樂 家韑 , 所 以 他 們靽 家韑 人 在 一 起 可

以 開 音靦 樂 會 ( 眾甉 笑 )。

「 所 以 實蹴 際狽 上 事 業 與犕 小 孩 是悋 可 以 兼鞎 顧 , 端牣 看惷 你佀

要慇 怎 麼猕 去 做 抉侽 擇 。 我侷 是悋 覺 得喞 小 孩 子 很 可 愛 , 但伽

是悋 , 我侷 有 姪 子 跟 外 甥 女 , 我侷 覺 得喞 這疄 是悋 最疿 好 不 過跸

的 , 因 為惊 他 們靽 寒 暑 假 來 , 我侷 就 陪疠 他 們靽 玩 玩 , 他

們靽 都疖 很 可 愛 , 也 都疖 很 喜痒 歡 我侷 。 然 後 時頗 間 到 了 就

送 回 去 給 他 們靽 的 爸 媽 , 呵 , 我侷 有 這疄 個鞄 跟 小 孩 相惵

處畗 的 快侳 樂 , 但伽 是悋 不 要慇 整 天 管牤 他 們靽 的 事 情單 。 嗯 ,

這疄 是悋 一 個鞄 選 擇 啦 。」

ST31:「:「:「:「 有 小 孩 算牨 是悋 一 種牞 人 生 的 過跸 程 , 跟 選 擇 不

同 領猅 域啜 不 太 一 樣 , 老 師韦 您喩 在 這疄 種牞 選 擇 上 會 覺 得喞

比 較跨 困佷 難 嗎 」

Yeh:「 其 實蹴 不 會 。 我侷 蠻 了 解 自 己 的 個鞄 性 , 我侷 非

常喏 愛 好 物 理噆 , 我侷 也 知 道跰 我侷 如 果 有 孩 子 的 話 , 心

情單 上 牽嘻 絆產 會 蠻 重慢 的 , 我侷 覺 得喞 這疄 樣 對蹹 我侷 心 態躊 上 要慇

瀟 灑 一 點 比 較跨 不 容韕 易 。 你佀 再 怎 麼猕 瀟 灑 , 碰 到 了

最疿 親 近 的 人 , 尤 其 是悋 孩 子 , 也 是悋 瀟 灑 不 起 來 。

真 的 是悋 這疄 樣 子 , 看惷 到 了 為惊 人 父 母 , 我侷 也 是悋 看惷 得喞

很 清 楚 。 所 以 , 嗯 , 就 是悋 自 己 想 過跸 , 也 覺 得喞 還

是悋 ……。」


ST31:「 :「:「

您喩 會 因 此 覺 得喞 遺 憾 嗎 」

ST31:「:「:「:「 那倴 您喩 會 比 較跨 希侣 望嗳 他 們靽 在 什 麼猕 樣 的 地 方 長

大 台 灣 或 是悋 國啚 外 其 他 地 方 」

Yeh:「 不 會 耶愜 , 其 實蹴 不 會 。 因 為惊 我侷 每俟 天 花 在 學

生 身倧 上 的 時頗 間 很 多 , 我侷 覺 得喞 那倴 是悋 另 外 一 種牞 工 Yeh:「 不 同 的 環 境蹜 有 不 同 的 長 短 處畗 。 台 灣 的 環

作伿 , 就 是悋 說狄 , 嗯 , 跟 年 輕狗 的 朋 友 互 動 。 有 時頗 候鞅 境蹜 有 他 的 長 處畗 , 就 是悋 說狄 一 般 的 水 準 比 較跨 高 , 平

還 有 那倴 種牞 大 學 部疔 的 小 朋 友 , 哈 哈 , 你佀 們靽 也 是悋 大 均佾 素 質 比 較跨 高 。 那倴 是悋 因 為惊 在 有 一 些 壓 力 的 情單 況

學 部疔 的 小 朋 友 。 我侷 是悋 說狄 剛鞙 剛鞙 進 大 學 、 很 可 愛 的 下 , 你佀 如 果 比 較跨 跟 不 上 , 還 是悋 會 盡牏 量 被畦 周 邊 的

小 朋 友 常喏 常喏 會 來 找俁 我侷 , 然 後 有 事 情單 會 跟 我侷 談 。 環 境蹜 帶喐 上 來 。 但伽 是悋 台 灣 的 環 境蹜 就 比 較跨 不 著 重慢 於

我侷 不 會 覺 得喞 人 生 有 什

創痃 意 、 啟嗟 發 , 比 較跨 壓 抑俊

麼猕 遺 憾 , 因 為惊 你佀 在 不 同

式 , 這疄 樣 的 話 對蹹 於 特顠 別低 有

的 層 次 可 以 有 不 同 層

創痃 意 的 孩 子 而 言借 , 未 必 是悋

次 的 收 穫 , 這疄 也 是悋 一 種牞

最疿 好 的 環 境蹜 。 相惵 較跨 之 下 美愖

工 作伿 。 不 過跸 一 般 人 還 是悋

國啚 的 環 境蹜 會 對蹹 有 創痃 意 的

會 覺 得喞 , 事 實蹴 上 我侷 覺 得喞

孩 子 比 較跨 好 。 但伽 是悋 美愖 國啚 的

一 般 人 還 是悋 有 孩 子 會

環 境蹜 也 有 缺 點 , 如 果 不 是悋

比 較跨 快侳 樂 。 看惷 人 啦 , 看惷

資 質 最疿 好 或 者 很 早 就 發

你佀 的 個鞄 性 。」

現噇 自 己 特顠 別低 的 天 份 , 一 般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 右 ) 與犕 實蹴 驗 室 的 學 生 。

人 在 要慇 求俠 不 多 的 環 境蹜

ST31:「:「:「:「 老 師韦 您喩 如 果 以 後 有 小 孩 , 會 不 會 比 較跨 期

下 , 平 均佾 素 質 會 比 較跨 差韤 。 所 以 環 境蹜 的 好 壞 也 是悋

待 他 從喠 事 某悕 些 行 業 」

Yeh:「 不 會 耶愜 , 我侷 覺 得喞 每俟 一 個鞄 人 有 每俟 一 個鞄 人 自

己 的 人 生 , 做 父 母 的 不 能 替 小 孩 走倥 他 們靽 的 人

生 。 我侷 覺 得喞 我侷 很 幸 運跮 的 是悋 , 我侷 爸 媽 非 常喏 的 開 明 ,

他 們靽 給 我侷 們靽 最疿 好 的 環 境蹜 以 外 , 從喠 不 強喙 迫慙 我侷 們靽 做

任 何 事 , 其 他 事 就 交 給 我侷 們靽 , 讓 我侷 們靽 自 由 發 揮 。

那倴 我侷 覺 得喞 同 樣 的 , 做 父 母 的 應 該 站 在 輔狕 導 的 地

位 , 而 不 是悋 強喙 制 小 孩 一 定 要慇 做 什 麼猕 事 情單 。 一 生

就 是悋 幾 十 年 , 你佀 今 天 因 為惊 父 母 強喙 迫慙 你佀 做 些 不 想

做 的 事 情單 , 然 後 懷 恨 一 輩 子 , 何 必 呢

「 我侷 覺 得喞 父 母 應 該 要慇 知 道跰 孩 子 怎 麼猕 樣 能 夠啧 活悻 的

充 實蹴 、 活悻 的 快侳 樂 , 這疄 最疿 重慢 要慇 , 而 不 是悋 好 像踽 把便 孩

子 當 成 自 己 的 版 圖蹙 , 一 定 要慇 他 們靽 怎 麼猕 樣 , 好 像踽

要慇 他 們靽 完侖 成 你佀 未 完侖 成 的 志侰 業 , 或 者 是悋 讓 他 們靽 比

別低 人 的 小 孩 好 , 好 像踽 比 較跨 有 慨面 子 等 等 。 我侷 覺 得喞

這疄 非 常喏 不 合 適 , 對蹹 於 下 一 代 應 該 用 開 明 、 啟嗟 發

的 方 式 , 而 讓 他 們靽 達跲 到 成 就 。」

要慇 看惷 人 、 看惷 天 份 , 不 過跸 到 最疿 後 其 實蹴 都疖 是悋 緣 份 。

既悆 然 每俟 個鞄 人 的 際狽 遇跶 不 一 樣 , 做 父 母 的 應 該 要慇 瞭

解 到 『 兒 孫韍 自 有 兒 孫韍 福 』, 不 要慇 去 干 涉顎 太 多 。 我侷

覺 得喞 站 在 一 個鞄 輔狕 導 、 支 持恶 的 角倞 色 上 很 重慢 要慇 , 但伽

是悋 , 真 的 , 父 母 不 能 替 孩 子 做 所 有 的 事 , 也 不

能 替 孩 子 走倥 人 生 的 路跡 。」

雖 然 葉 乃 裳 教 授 沒 有 自 己 的 孩 子 , 但 卻 對

教 育 下 一 代 有 著 深 刻 的 體殱 會 與 想 法 。 相 信 教 授

平岅 時 對 她崆 的 學 生岥 一 定 也 像 對 自 己 的 孩 子 一 般 ,

給 予 他屆 們穆 適 合峯 的 環 境 、 陪鄇 著 他屆 們穆 成 長 , 才 會 對

於 教 育 有 如崇 此 深 的 體殱 認 。 良 師窯 難 覓 , 能 有 像 葉

乃 裳 教 授 這 樣鄆 的 老 師窯 , 一 定 是 很 棒釅 的 一 件峋 事 !

觀 古 思 今

《 時 空 》 第 二 十 二 期醸 (1982) 中 有 一 篇 〈 訪

葉 伯 琦 老 師窯 〉, 葉 伯 琦 教 授 於 1971 年 畢 業 於 台屲

大 物 理 系 , 服 役 後 申岫 請 上 Caltech 研 究 所 , 做 近

代 光峒 學 實 驗殯 。1982 年 暑醲 假 , 葉 伯 琦 教 授 回峵 台屲 大


物 理 系 開 了 一 門 暑醲 期醸 課 程 ── 近 代 光峒 學 , 而 《 時

空 》 第 二 十 二 期醸 的 編 輯 即 趁 著 這 個積 機 會 去屢 訪 問

葉 伯 琦 教 授 。 過 了 25 年 , 此 情 此 景醱 又 再峘 次 重稥 現 ,

我 們穆 訪 問 葉 乃 裳 教 授 可屣 說 是 25 年 前 〈 訪 葉 伯 琦

老 師窯 〉 的 翻 版 。 更 有 趣 的 是 , 當 時 訪 問 葉 伯 琦

教 授 的 編 輯 , 正岗 是 葉 乃 裳 教 授 。

ST31:「 :「:「

您喩 的 老 師韦 葉 伯佁 琦 教嗝 授嗏 25 年 前 的 暑 假 也

曾 回 來 授嗏 課 ,25 年 後 又 有 類 似 的 時頗 空 情單 景 了 。」

Yeh:「 對蹹 , 他 是悋 Caltech 畢瓼 業 的 , 而 我侷 是悋 在 Caltech

教嗝 書頟 。 事 實蹴 上 那倴 對蹹 我侷 們靽 影 響 滿軈 大 的 , 我侷 們靽 那倴 時頗

候鞅 還 是悋 戒侶 嚴 時頗 期 , 覺 得喞 台 大 好 像踽 蠻 閉疟 塞 的 , 結

果 葉 伯佁 琦 老 師韦 回 來 了 , 我侷 們靽 就 好 像踽 突愊 然 耳 目 一

新 , 上 他 的 課 那倴 個鞄 感 覺 完侖 全 不 一 樣 , 覺 得喞 很 過跸

癮 , 很 期 待 能 出 去 。」

ST31:「:「:「:「 老 師韦 怎 麼猕 會 有 來 台 大 開 暑 期 課 程 這疄 個鞄 想

法 又 是悋 怎 麼猕 實蹴 行 的 呢 因 為惊 老 師韦 很 忙 , 百 忙

之 中 要慇 抽 空 回 來 台 灣 , 還 要慇 開 課 , 是悋 滿軈 辛倩 苦愰 的

事 吧你 」

Yeh:「 對蹹 啊 , 我侷 回 來 完侖 全 沒俯 有 玩 到 。 因 為惊 我侷 這疄

次 回 來 有 十 個鞄 interview、 五 個鞄 演躽 講 , 還 不 包 括恽

上 課 , 所 以 非 常喏 忙 。 其 實蹴 有 兩 個鞄 因 素 , 當 初 葉

伯佁 琦 老 師韦 回 來 開 課 給 了 我侷 深嘬 刻 的 印 象 , 那倴 是悋 我侷

在 台 大 上 過跸 最疿 好 的 課 。 那倴 時頗 候鞅 的 印 象 深嘬 刻 , 所

以 想 替 台 大 多 做 點 事 情單 , 畢瓼 竟疭 覺 得喞 自 己 也 是悋 台

大 畢瓼 業 的 。 有 次 回 來 開 會 跟 張喘 慶 瑞 老 師韦 聊男 了 一

下 , 他 說狄 有 些 台 灣 畢瓼 業 的 學 生 很 優 秀倍 , 但伽 是悋 現噇

在 很 多 年 輕狗 人 不 願 意 出 國啚 , 覺 得喞 出 國啚 好 像踽 很 辛倩

苦愰 。 這疄 樣 也 是悋 可 以 , 但伽 是悋 他 們靽 就 沒俯 有 看惷 到 國啚 外

最疿 好 的 學 校頣 究倏 竟疭 是悋 學 些 什 麼猕 東 西 , 滿軈 可 惜喱 的 。

如 果 年 輕狗 一 輩 就 是悋 在 台 灣 學 、 在 台 灣 做 事 , 沒俯

有 機 會 到 外 界惣 闖 蕩 , 是悋 滿軈 可 惜喱 的 事 情單 。 那倴 我侷 就

想 到 說狄 , 如 果 學 生 有 興 趣 的 話 , 也 許畱 可 以 找俁 個鞄

機 會 回 來 上 個鞄 暑 期 的 密啺 集 課 程 , 那倴 他 滿軈 贊 成 這疄

個鞄 想 法 。

「 事 實蹴 上 還 有 一 點 因 素 。 那倴 時頗 候鞅 我侷 媽 媽 已 經 身倧

體 很 不 好 , 我侷 知 道跰 她 時頗 間 不 多 , 就 想 說狄 暑 假 回

來 開 密啺 集 課 程 , 至 少 可 以 很 常喏 看惷 到 她 。 不 過跸 人

算牨 不 如 天 算牨 , 我侷 媽 媽 今 年 (2007 年 ) 四 月 已 經

過跸 世 了 。 但伽 是悋 我侷 不 後 悔韺 回 來 上 這疄 個鞄 課 , 因 為惊 我侷

發 現噇 台 大 的 學 生 很 優 秀倍 而 且 很 認狀 真 , 當 然 來 上

課 的 其 實蹴 不 單痙 單痙 只 是悋 台 大 的 學 生 , 還 有 像踽 師韦 大

及 一 些 其 他 學 校頣 的 學 生 。 我侷 沒俯 想 到 學 生 人 數 會

這疄 麼猕 多 , 真 正 選 課 的 不 到 20 人 , 但伽 聽 課 的 有 50

幾 人 , 而 且 都疖 很 認狀 真 。 我侷 上 課 兩 個鞄 小 時頗 , 有 時頗

還 超 過跸 , 中 間 十 分 鐘 休 息韵 大 家韑 還 是悋 都疖 在 問啍 問啍

題 , 上 完侖 課 也 問啍 問啍 題 , 問啍 個鞄 半 小 時頗 到 一 小 時頗 ,

真 的 很 認狀 真 。 而 且 我侷 覺 得喞 他 們靽 問啍 了 很 多 很 好 的

問啍 題 , 不 是悋 一 些 細甩 微 計慉 算牨 的 問啍 題 , 而 問啍 些 有 水

準 的 問啍 題 , 我侷 覺 得喞 很 好 。

「 我侷 覺 得喞 台 灣 最疿 好 的 學 生 還 是悋 不 輸 給 其 他 地 方

最疿 好 的 學 生 , 這疄 樣 讓 大 家韑 有 機 會 看惷 到 外 頭 現噇 在

在 學 些 什 麼猕 , 因 為惊 我侷 回 來 教嗝 的 這疄 個鞄 課 只 是悋 我侷 給

Caltech 學 生 的 一 個鞄 部疔 份 , 在 Caltech 他 們靽 學 的 就

是悋 這疄 樣 , 一 整 年 非 常喏 非 常喏 high density。Caltech

的 學 生 非 常喏 優 秀倍 , 我侷 常喏 跟 人 開 玩 笑 說狄 , 就 像踽 撐

竿愋 跳跢 那倴 桿嗹 子 , 往 上 提 一 點 、 往 上 提 一 點 , 我侷 不

管牤 提 多 高 他 們靽 都疖 過跸 得喞 去 , 因 為惊 他 們靽 夠啧 好 , 而 且

也 有 這疄 個鞄 熱 誠 。 我侷 很 高 興 看惷 到 台 大 與犕 其 他 來 上

課 的 學 生 , 他 們靽 也 都疖 很 有 熱 誠 且 程 度 很 好 , 所

以 我侷 覺 得喞 很 值靹 得喞 。 雖 然 原鞝 來 是悋 希侣 望嗳 能 陪疠 媽 媽 ,

不 過跸 我侷 爸 爸 也 很 高 興 我侷 回 來 , 能 夠啧 陪疠 爸 爸 還 有

我侷 兩 個鞄 在 台 灣 的 兄 弟侩 , 所 以 也 不 錯 啦 。」

ST31 :「 那倴 以 後 您喩 還 會 想 在 清 大 或 台 大 開 課

嗎 」

Yeh:「 嗯 , 那倴 要慇 看惷 學 生 喜痒 不 喜痒 歡 啊 , 哈 哈 , 還

要慇 看惷 我侷 自 己 的 時頗 間 。 是悋 可 以 , 我侷 這疄 一 次 的 經 驗

很 好 , 我侷 覺 得喞 如 果 學 生 都疖 這疄 麼猕 有 熱 忱侲 的 話 , 當

然 我侷 也 會 很 高 興 , 只 要慇 我侷 時頗 間 允 許畱 , 就 會 抽 空

回 來 開 課 。」


葉 乃 裳 教 授 今 年 (2007 年 ) 在峹 系 上 開 設 的

暑醲 期醸 課 程 是 「 凝 態 量 子 場酏 論 專 題 」, 課 程 的 內 容窞

除 了 與 超 導 體殱 有 關 的 部 份峏 , 還 包屗 含 了 Quantum

Field Theory for Many-Body Systems、Gauge

Theory、Topological Field Theory 等 屬 於 理 論 物

理 的 內 容窞 。 葉 乃 裳 教 授 本岓 身 是 實 驗殯 物 理 學 家窚 ,

回峵 來 開 設 的 課 程 卻 幾酱 乎屁 是 理 論 物 理 課 程 , 令 我

們穆 十 分 訝 異 , 也 不 得 不 佩 服 教 授 的 學 識 廣郐 博鄯 。

ST31:「:「:「:「 老 師韦 算牨 是悋 實蹴 驗 物 理噆 學 家韑 , 為惊 什 麼猕 開 課 的

主 題 會 偏 理噆 論 而 且 也 蠻 艱 深嘬 的 」

Yeh:「 嗯 , 是悋 這疄 樣 , 事 實蹴 上 我侷 會 當 初 在 Caltech

會 開 這疄 個鞄 課 , 是悋 因 為惊 我侷 認狀 知 到 很 多 做 實蹴 驗 的 人

理噆 論 基啢 礎 不 夠啧 好 。 現噇 在 你佀 要慇 做 一 些 很 尖 端牣 的 凝

態躊 物 理噆 的 東 西 , 當 然 可 以 純 粹牯 做 實蹴 驗 , 但伽 是悋 有

一 些 題 目 , 特顠 別低 難 的 題 目 像踽 高 溫 超 導 , 如 果 理噆

論 基啢 礎 不 好 , 加 上 研惽 究倏 題 目 這疄 麼猕 難 的 話 , 你佀 若愲

要慇 有 突愊 破 、 要慇 設畲 計慉 出 好 的 實蹴 驗 , 就 只 好 整 天 等

著 做 理噆 論 的 人 告佨 訴 你佀 該 怎 麼猕 做 , 那倴 是悋 不 行 的 。

而 且 我侷 發 現噇 純 做 理噆 論 的 人 , 常喏 常喏 因 為惊 對蹹 實蹴 驗 不

了 解 , 有 時頗 候鞅 他 們靽 會 建 議 出 好 的 實蹴 驗 , 但伽 有 時頗

候鞅 建 議 的 實蹴 驗 根頨 本 不 合 理噆 ( 眾甉 笑 )。 我侷 的 個鞄 性 就

是悋 喜痒 歡 對蹹 東 西 做 通疆 盤 的 了 解 , 所 以 我侷 如 果 單痙 單痙

只 做 實蹴 驗 , 我侷 自 己 並 不 會 滿軈 意 , 因 為惊 我侷 覺 得喞 我侷

如 果 千 辛倩 萬 苦愰 做 出 好 的 實蹴 驗 結 果 , 為惊 什 麼猕 要慇 等

作伿 理噆 論 的 人 告佨 訴 我侷 那倴 是悋 什 麼猕 為惊 什 麼猕 不 能 自 己

解 釋 為惊 什 麼猕 不 能 自 己 把便 對蹹 實蹴 驗 的 了 解 解 釋 給

做 理噆 論 的 人 聽 我侷 抱 持恶 這疄 樣 的 態躊 度 , 我侷 喜痒 歡 對蹹

自 己 的 研惽 究倏 有 通疆 盤 的 了 解 。

「 而 且 理噆 論 多 懂 一 點 以 後 , 我侷 也 可 以 回 去 設畲 計慉

出 更俐 好 的 實蹴 驗 , 對蹹 我侷 自 己 來 說狄 是悋 這疄 樣 。 另 一 方

慨面 是悋 , 在 Caltech 除 了 我侷 以 外 沒俯 有 人 開 這疄 樣 高 階

的 凝 態躊 物 理噆 的 課 , 我侷 當 初 會 開 這疄 個鞄 課 就 是悋 為惊 了

把便 我侷 自 己 研惽 究倏 生 的 水 準 帶喐 上 來 。 我侷 不 是悋 訓 練 技侻

工 , 而 是悋 訓 練 科愆 學 家韑 , 並 且 我侷 希侣 望嗳 他 們靽 能 成 為惊

好 的 物 理噆 學 家韑 。 我侷 的 研惽 究倏 生 主 要慇 是悋 做 實蹴 驗 的 ,

但伽 是悋 他 們靽 至 少 對蹹 於 理噆 論 的 語犾 言借 要慇 很 熟 悉喧 。 就 算牨

他 們靽 不 會 做 理噆 論 , 也 要慇 懂 得喞 讀 理噆 論 的 論 文 , 可

以 坐侁 下 來 和 做 理噆 論 的 人 談 。

「 這疄 是悋 我侷 的 態躊 度 , 所 以 為惊 了 這疄 樣 我侷 當 初 千 辛倩 萬

苦愰 花 了 好 多 時頗 間 把便 這疄 整 個鞄 課 整 理噆 起 來 , 因 為惊 我侷

這疄 個鞄 課 程 啊 , 一 般 凝 態躊 物 理噆 沒俯 有 這疄 樣 全 盤 的 題

材俔 ,ranging from relativistic quantum field to nonrelativistic

quantum field, including group theory,

topological field theory, 還 有 很 多 topics 在 hightemperature

superconductivity 等 。 很 多 東 西 至 今

只 能 在 論 文 裡 頭 看惷 到 , 還 沒俯 有 人 把便 它 們靽 放 到

textbook 中 。 我侷 自 己 把便 這疄 些 重慢 要慇 的 新 題 材俔 整 理噆 起

來 , 大 概 有 七 八 百 頁靧 , 最疿 後 會 出 書頟 。 不 過跸 目 前

還 在 整 理噆 當 中 。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的 最疿 新 研惽 究倏 (Beyer et al., 2008)。

「 這疄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是悋 讓 我侷 通疆 盤 了 解 觀 念 的 好 機 會 ,

也 因 為惊 這疄 樣 把便 學 生 的 程 度 提 升 上 來 。 把便 學 生 帶喐

上 來 之 後 他 們靽 就 可 以 幫 我侷 算牨 一 些 東 西 。 我侷 們靽 做

出 實蹴 驗 結 果 , 若愲 要慇 做 出 完侖 整 的 理噆 論 詮 釋 其 實蹴 很

困佷 難 。 我侷 看惷 所 有 做 理噆 論 的 結 果 都疖 與犕 實蹴 驗 不 符甛 、

感 到 不 滿軈 意 , 所 以 我侷 決俩 定 自 己 做 理噆 論 詮 釋 。 可

是悋 如 此 一 來 我侷 們靽 必 須 做 一 些 numerical

simulations 然 後 去 fit experimental data, 這疄 一 過跸

程 如 果 不 懂 得喞 quantum field theory 就 沒俯 有 辦 法

做 。 所 以 我侷 的 學 生 至 少 要慇 有 一 定 程 度 , 必 須 是悋

理噆 論 與犕 實蹴 驗 兼鞎 備疹 , 這疄 是悋 我侷 原鞝 來 的 motivation。

「 但伽 是悋 後 來 Caltech 的 學 生 很 喜痒 歡 我侷 教嗝 這疄 個鞄 課 ,

他 們靽 說狄 因 為惊 我侷 是悋 做 實蹴 驗 的 人 , 所 以 比 較跨 不 會 拘


泥 於 很 多 漂軆 亮 的 、 細甩 微 的 計慉 算牨 技侻 巧 , 而 會 比 較跨

著 重慢 於 什 麼猕 東 西 有 用 , 就 是悋 說狄 用 在 解 釋 實蹴 驗 現噇

象 上 。 所 以 雖 然 這疄 個鞄 理噆 論 課 看惷 起 來 理噆 論 成 分 很

深嘬 , 但伽 是悋 我侷 教嗝 的 那倴 些 理噆 論 技侻 巧 適 用 於 真 正 解 釋

實蹴 驗 結 果 , 這疄 樣 子 學 生 他 們靽 很 滿軈 意 。 還 有 學 生

跑 來 說狄 『 很 高 興 教嗝 場痨 論 的 不 是悋 做 高 能 物 理噆 的 』,

很 高 興 我侷 教嗝 場痨 論 , 因 為惊 我侷 教嗝 的 觀 念 比 較跨

practical。 看惷 學 生 啦 , 如 果 你佀 真 的 要慇 作伿 粒生 子 理噆

論 , 當 然 我侷 教嗝 的 東 西 也 有 用 、 也 有 趣 , 你佀 可 以

看惷 到 在 凝 態躊 物 理噆 裡 頭 用 到 這疄 些 場痨 論 的 技侻 巧 , 但伽

是悋 未 必 是悋 最疿 適 合 的 , 因 為惊 如 果 真 正 要慇 做 那倴 種牞 很

深嘬 的 粒生 子 物 理噆 , 他 們靽 應 該 另 外 再 去 修鞈 不 一 樣 的

場痨 論 課 。 但伽 是悋 我侷 這疄 個鞄 課 就 比 較跨 廣 , 可 以 cover

不 同 的 領猅 域啜 。

「 事 實蹴 上 來 源 就 是悋 這疄 樣 , 為惊 了 我侷 自 己 對蹹 東 西 做

一 個鞄 通疆 盤 的 了 解 , 也 為惊 了 提 升 我侷 學 生 的 程 度 。

我侷 大 概 用 了 十 幾 本 不 同 的 教嗝 科愆 書頟 , 然 後 各 種牞 不

同 論 文 的 題 材俔 , 我侷 都疖 把便 它 放 進 去 。 當 初 第甚 一 次

教嗝 這疄 個鞄 課 一 個鞄 星悌 期 花 三 十 個鞄 到 四 十 個鞄 小 時頗 , 因

為惊 我侷 所 有 的 notes 全 部疔 自 己 打 , 所 有 的 圖蹙 全 部疔 自

己 畫 , 所 以 當 然 耗 時頗 , 那倴 是悋 硬 功 夫 。 但伽 是悋 經 過跸

這疄 一 遭 以 後 就 覺 得喞 , 曾 經 一 些 自 認狀 為惊 懂 卻 不 見倝

得喞 瞭 解 得喞 非 常喏 透疏 徹躇 的 東 西 , 現噇 在 就 真 的 有 一 個鞄

很 踏 實蹴 的 了 解 。」

ST31:「:「:「:「 理噆 論 跟 實蹴 驗 都疖 能 夠啧 通疆 盤 了 解 、 並 不 是悋 容韕

易 的 事 情單 , 您喩 覺 得喞 自 己 的 學 生 都疖 有 這疄 樣 的 能 力

去 達跲 到 這疄 樣 的 水 準 嗎 」

實蹴 驗 很 有 耐愙 心 , 可 是悋 做 理噆 論 不 見倝 得喞 對蹹 枝 微 末 節

的 問啍 題 有 耐愙 心 , 因 為惊 有 些 東 西 我侷 想 看惷 大 局侚 , 一

到 很 細甩 的 部疔 份 我侷 有 時頗 候鞅 會 失 去 耐愙 心 。 這疄 種牞 情單 況

下 , 我侷 如 果 教嗝 我侷 的 學 生 , 會 把便 重慢 點 告佨 訴 他 們靽 ,

把便 大 方 向 指恹 出 來 。 我侷 在 analytical 的 部疔 份 非 常喏

好 ; 但伽 對蹹 於 numerical calculations, 你佀 要慇 run

computer codes, 一 定 要慇 很 小 心 , 要慇 去 debug

problems。 你佀 如 果 不 小 心 寫 錯 一 個鞄 code, 出 來 的

東 西 可 能 就 是悋 garbage。 但伽 如 果 你佀 有 好 的 物 理噆 觀

念 , 就 會 有 較跨 好 的 判住 斷 力 去 注 意 到 結 果 是悋 不 是悋

有 問啍 題 。 像踽 這疄 種牞 不 斷 的 debugging process, 那倴 個鞄

部疔 份 我侷 比 較跨 不 夠啧 細甩 膩 , 但伽 是悋 我侷 的 學 生 就 辦 得喞 到 。

「 所 以 有 時頗 候鞅 一 個鞄 研惽 究倏 團蹘 隊 的 成 員鞬 是悋 互 補 的 。

做 研惽 究倏 是悋 這疄 樣 , 你佀 最疿 好 知 道跰 自 己 的 長 處畗 在 哪鞯

裡 , 因 為惊 不 是悋 每俟 一 個鞄 人 都疖 適 合 衝 鋒 陷疧 陣 , 不 是悋

每俟 一 個鞄 人 都疖 適 合 做 先 鋒 。 我侷 常喏 常喏 說狄 , 做 研惽 究倏 好

像踽 行 軍慑 打 仗 一 樣 , 要慇 各 種牞 不 同 的 人 。 如 果 知 道跰

自 己 比 較跨 適 合 哪鞯 個鞄 部疔 份 , 那倴 就 能 在 崗喍 位 上 做 得喞

好 。 像踽 我侷 知 道跰 我侷 是悋 比 較跨 適 合 衝 鋒 陷疧 陣 的 那倴 一 類

型 、 比 較跨 開 創痃 型 的 , 但伽 是悋 我侷 需猀 要慇 那倴 種牞 非 常喏 細甩 心 、

謹 慎 的 人 跟 我侷 一 起 合 作伿 , 可 以 彌 補 我侷 的 短 處畗 。

有 些 細甩 的 地 方 , 我侷 覺 得喞 知 道跰 是悋 什 麼猕 就 好 了 , 但伽

有 時頗 候鞅 稍 微 錯 一 點 點 就 失 之 毫嘌 釐 差韤 之 千 里倷 , 做

研惽 究倏 那倴 種牞 細甩 的 地 方 也 不 能 夠啧 忽 略瓺 掉嗉 。 我侷 的 學 生

就 非 常喏 的 謹 慎 、 非 常喏 的 細甩 心 , 他 們靽 就 可 以 做 這疄

樣 的 事 情單 。 所 以 看惷 人 吧你 , 你佀 做 研惽 究倏 就 是悋 自 己 要慇

了 解 自 己 適 合 的 方 向 , 因 為惊 任 何 地 方 都疖 需猀 要慇 不

同 的 人 才 。」

Yeh:「 嗯 , 我侷 的 學 生 都疖 很 優 秀倍 啦 , 他 們靽 實蹴 驗 什

麼猕 都疖 做 得喞 很 好 。 理噆 論 方 慨面 則 是悋 說狄 , 他 們靽 可 以 懂

到 一 個鞄 程 度 , 但伽 是悋 沒俯 有 辦 法 達跲 到 在 理噆 論 方 慨面 有

創痃 意 的 地 步俞 , 至 少 目 前 為惊 止 還 沒俯 有 。 但伽 是悋 很 難

說狄 , 他 們靽 還 很 年 輕狗 啊 , 也 許畱 時頗 間 多 一 點 , 他 們靽

累甬 積 的 功 力 更俐 深嘬 刻 的 話 , 說狄 不 定 也 能 作伿 得喞 到 。

「 我侷 想 我侷 比 較跨 了 解 自 己 的 長 處畗 跟 短 處畗 , 我侷 知 道跰

我侷 的 長 處畗 是悋 對蹹 東 西 有 比 較跨 宏侘 觀 的 了 解 、 比 較跨 有

創痃 意 , 這疄 是悋 我侷 的 長 處畗 ; 那倴 我侷 的 短 處畗 就 是悋 , 我侷 做

ST31:「:「:「:「 談 到 學 生 , 老 師韦 剛鞙 剛鞙 也 提 到 現噇 在 的 年 輕狗

人 可 能 比 較跨 不 想 出 國啚 , 除 了 這疄 一 點 , 老 師韦 覺 得喞

現噇 在 台 大 物 理噆 的 學 生 跟 當 年 有 沒俯 有 什 麼猕 不 一 樣

的 地 方 」

Yeh:「 嗯 , 我侷 想 台 大 的 學 生 大 概 沒俯 有 變 很 多 ,

好 的 學 生 還 是悋 非 常喏 何 力 , 而 且 很 優 秀倍 。 那倴 時頗 候鞅

我侷 們靽 班 的 同 學 , 我侷 也 覺 得喞 都疖 很 優 秀倍 , 他 們靽 現噇 在

絕 大 部疔 分 在 台 大 當 教嗝 授嗏 , 范愬 文 祥 在 當 老 師韦 , 他


是悋 我侷 同 班 同 學 , 張喘 元 翰 在 中 央 大 學 還 當 過跸 理噆 學

院 院 長 , 然 後 一 票甒 在 中 央 、 中 山 大 學 , 清 華 、

交 通疆 、 海顊 洋悲 大 學 也 一 票甒 , 通疆 通疆 在 當 教嗝 授嗏 。

「 不 過跸 我侷 想 不 一 樣 的 地 方 是悋 時頗 代 的 不 同 。 你佀 們靽

比 較跨 幸 運跮 的 一 點 是悋 , 現噇 在 整 個鞄 台 灣 的 研惽 究倏 環 境蹜

上 揚 了 , 經 費 比 較跨 多 、 師韦 資 更俐 好 、 實蹴 驗 設畲 備疹 什

麼猕 都疖 比 我侷 們靽 當 年 好 很 多 , 所 以 你佀 們靽 的 起 跑 點 比

我侷 們靽 好 ; 還 有 現噇 在 資 訊 非 常喏 發 達跲 , 再 也 沒俯 有 戒侶

嚴 這疄 回 事 , 你佀 事 實蹴 你佀 上 來 要慇 找俁 資 訊 , 對蹹 什 麼猕 東

西 有 興 趣 , 就 能 吸佫 收 很 多 東 西 , 這疄 是悋 好 處畗 , 你佀

們靽 的 起 跑 點 真 的 比 我侷 們靽 那倴 時頗 候鞅 好 。

「 但伽 是悋 也 有 兩 個鞄 缺 點 , 第甚 一 個鞄 缺 點 是悋 容韕 易 分

心 。 我侷 不 是悋 說狄 台 大 的 學 生 , 是悋 指恹 一 般 這疄 個鞄 時頗 代

的 年 輕狗 人 , 因 為惊 現噇 在 資 訊 太 多 , 能 夠啧 接嗂 觸 的 層

慨面 太 廣 , 比 較跨 容韕 易 分 心 。 我侷 看惷 這疄 些 修鞈 我侷 課 的 學

生 , 他 們靽 都疖 懂 得喞 能 夠啧 專啼 心 , 所 以 這疄 一 點 我侷 不 是悋

指恹 台 大 學 生 , 而 是悋 平 均佾 來 說狄 , 這疄 一 代 的 年 輕狗 人

比 較跨 容韕 易 分 心 。

「 另 外 一 點 , 也 是悋 時頗 代 的 關 係 , 就 是悋 被畦 保 護 得喞

太 好 。 就 算牨 在 學 業 上 做 得喞 很 好 , 有 時頗 候鞅 我侷 會 覺

得喞 現噇 代 的 年 輕狗 人 ── again, 我侷 不 是悋 說狄 台 大 的 學

生 , 是悋 說狄 我侷 看惷 到 的 一 般 孩 子 ── 學 業 的 事 情單 他

能 應 付 , 可 是悋 別低 的 事 情單 上 可 能 比 較跨 經 不 起 挫頎

折俆 , 比 較跨 沒俯 有 受 過跸 歷 練 。 這疄 樣 子 很 吃 虧 , 因 為惊

人 生 不 是悋 一 帆 風靨 順 , 碰 到 挫頎 折俆 的 時頗 候鞅 要慇 知 道跰 怎

麼猕 去 慨面 對蹹 , 要慇 知 道跰 用 什 麼猕 樣 的 心 態躊 去 對蹹 待 , 我侷

覺 得喞 我侷 們靽 那倴 個鞄 時頗 代 的 人 , 因 為惊 生 活悻 不 是悋 那倴 麼猕 優

渥 , 大 概 那倴 個鞄 環 境蹜 overall 比 較跨 艱 難 一 點 , 反 而

人 會 成 熟 得喞 比 較跨 快侳 , 而 且 比 較跨 耐愙 摔躕 耐愙 打 。 可 是悋

現噇 在 的 年 輕狗 人 就 比 較跨 不 容韕 易 慨面 對蹹 挫頎 折俆 。

「 所 以 有 一 點 很 重慢 要慇 , 如 果 你佀 能 夠啧 出 去 走倥 一

走倥 , 至 少 是悋 換 一 個鞄 環 境蹜 , 知 道跰 外 界惣 是悋 怎 麼猕 回 事 ,

也 知 道跰 在 沒俯 被畦 保 護 得喞 很 好 的 情單 況 下 , 怎 麼猕 樣 獨

立 生 活悻 , 慨面 對蹹 很 多 困佷 境蹜 、 或 是悋 挑悀 戰 , 這疄 樣 子 對蹹

於 一 個鞄 人 的 人 格頴 成 長 有 更俐 好 的 幫 助 。 我侷 只 能 這疄

樣 說狄 , 因 為惊 我侷 覺 得喞 台 大 的 學 生 還 是悋 不 錯 , 在 專啼

心 的 程 度 上 、 優 秀倍 的 程 度 上 應 該 還 是悋 跟 以 前 相惵

當 , 只 是悋 現噇 在 的 孩 子 是悋 被畦 保 護 得喞 比 較跨 好 一 點 ,

比 較跨 太 幸 福 了 一 點 。 我侷 看惷 過跸 很 多 年 輕狗 人 都疖 很 可

惜喱 , 好 像踽 在 某悕 一 個鞄 領猅 域啜 可 以 做 得喞 很 好 , 可 是悋 一

但伽 碰 到 生 活悻 上 其 他 不 如 意 的 事 情單 他 就 垮 了 , 這疄

樣 就 很 可 惜喱 。」

踏 上 物 理 不 歸 路

葉 乃 裳 教 授 從 小 就酧 展窢 現 過 人 資 質 , 當 時 社

會 保 守崌 , 對 於 女 生岥 較 不 鼓 勵 念 理 工 科 系 , 不 過

葉 教 授 自 初 中 二 年 級 時 就酧 深 深 地峸 被 物 理 學 吸

引尙 , 決 定 要稊 成 為 一 位 物 理 學 家窚 , 一 路 走 來 始 終

沒 有 反 悔竃 。 但 除 了 物 理 外屸 , 教 授 也 非 常 喜鄹 愛 中

國 古層 典 文尠 學 , 從 小 就酧 愛 閱 讀歲 詩 詞 散醩 文尠 、 哲穯 學 書

畫 。 在峹 葉 教 授 寫郄 的 自 傳 中 , 不 但 時 常 引尙 用岦 名峮 句屳 ,

更 有 峿 首稴 自 己 寫郄 的 詩 、 詞 ; 而 我 們穆 訪 問 葉 教 授

時 , 也 能 從 她崆 的 用岦 字 遣 詞 間 感 受 到 深 厚 的 文尠 學

造 詣 。 不 禁 讓毅 人 驚殭 嘆 再峘 三 , 一 改 我 們穆 對 物 理 學

家窚 的 刻 板 印峣 象 ── 差窭 強 人 意 的 人 文尠 素 養 。

在峹 父尲 母岘 的 教 育 下 , 葉 乃 裳 教 授 從 小 養 成 深

厚 的 文尠 學 素 養 , 加展 上 身 為 女 性 , 難 道 她崆 從 未 思

考 過 要稊 走 上 文尠 學 、 藝 術 的 人 生岥 道 路 是 什 麼邐 原穦

因峴 促 使 葉 教 授 這 一 路 走 來 不 曾醶 反 悔竃 又 是 什 麼邐

力 量 讓毅 葉 教 授 能 兼穗 顧 物 理 與 文尠 學 , 在峹 研 究 工 作

之 餘 , 寫郄 作 也 始 終 不 輟

ST31:「:「:「:「 老 師韦 您喩 從喠 小 就 決俩 定 要慇 唸啑 物 理噆 , 但伽 文 學 造疎

詣 還 是悋 十 分 過跸 人 , 例 如 老 師韦 寫 的 自 傳 中 就 引 用

了 許畱 多 詩 句 。 兼鞎 顧 不 同 領猅 域啜 本 來 就 是悋 很 不 容韕 易

的 事 , 您喩 拚 習电 題 、 唸啑 書頟 、 還 要慇 做 實蹴 驗 , 怎 麼猕 有

時頗 間 看惷 課 外 的 古 典 文 學 呢 」

Yeh:「 我侷 家韑 裡 有 一 大 堆啟 書頟 , 我侷 有 時頗 候鞅 真 的 覺 得喞

需猀 要慇 放 鬆 , 就 拿頁 中 國啚 古 典 文 學 出 來 , 翻 開 詩 經

背愢 個鞄 幾 首靫 , 看惷 看惷 《 楚 辭 》、 看惷 看惷 《 孫韍 子 兵佋 法 》、

看惷 看惷 《 史 記 》, 把便 一 些 中 國啚 古 典 文 學 拿頁 來 當 消顆 遣狝

( 眾甉 笑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是悋 很 好 的 排嗓 遣狝 方 式 。 我侷 引 用

詩 詞 完侖 全 不 必 翻 書頟 的 ( 眾甉 吸佫 氣頾 ), 都疖 頭 腦 裡 直 接嗂

抓俉 來 , 一 字 不 差韤 。 從喠 前 沒俯 有 上 網牺 Google 那倴 麼猕 容韕


易 , 如 果 同 學 哪鞯 首靫 詩 詞 、 哪鞯 一 段悭 音靦 樂 忘侮 記 作伿 者

是悋 誰 , 打 個鞄 電踝 話 給 我侷 , 一 問啍 我侷 , 答 案頥 就 出 來 了 ,

常喏 有 像踽 『 那倴 段悭 什 麼猕 什 麼猕 誰 寫 的 』『 喔痔 ~ 是悋 辛倩 棄嘀

疾 。』 這疄 一 類 的 對蹹 話 。 是悋 個鞄 人 的 興 趣 啦 , 我侷 真

的 很 喜痒 歡 文 學 。

「 你佀 們靽 都疖 是悋 念 物 理噆 的 , 所 以 你佀 們靽 知 道跰 什 麼猕 叫 做

Hilbert space( 眾甉 乾 笑 ),Hilbert space 是悋 一 個鞄

infinite dimensional space。It’s a Hilbert space

out there. 我侷 常喏 常喏 跟 學 生 說狄 : 事 實蹴 上 , 人 生 是悋 多

元 的 , 要慇 成 功 需猀 要慇 專啼 注 於 一 件 事 , 但伽 是悋 你佀 的 生

活悻 層 慨面 應 該 要慇 有 不 同 的 層 次 , 這疄 樣 子 才 有 抒俄 發

的 管牤 道跰 。 我侷 這疄 些 年 來 , 別低 人 看惷 我侷 經 歷 的 環 境蹜 ,

壓 力 非 常喏 非 常喏 大 , 在 cut-throat environment 中 競

爭 , 不 過跸 我侷 覺 得喞 我侷 越 活悻 越 瀟 灑 。 首靫 先 因 為惊 我侷 心

境蹜 比 較跨 成 熟 , 很 多 事 情單 看惷 得喞 很 開 , 我侷 心 裡 也 很

篤 定 自 己 要慇 做 些 什 麼猕 。 還 有 我侷 自 己 有 很 多 其 他

方 慨面 的 興 趣 、 嗜 好 , 壓 力 大 的 時頗 候鞅 會 有 彈 性 ,

我侷 不 會 因 為惊 只 懂 一 樣 東 西 , 就 把便 所 有 人 生 價猜 值靹

放 在 這疄 件 事 情單 上 慨面 。 這疄 樣 我侷 不 至 於 為惊 一 件 事 情單

卡 到 了 我侷 就 不 快侳 樂 , 因 為惊 我侷 還 有 別低 的 東 西 讓 我侷

快侳 樂 。

「 連疈 研惽 究倏 都疖 是悋 這疄 樣 的 。 我侷 做 研惽 究倏 有 不 同 的 題

目 , 因 為惊 我侷 知 道跰 作伿 研惽 究倏 不 是悋 一 蹴 可 幾 , 有 些 題

目 是悋 guarantee 一 定 會 有 結 果 ; 有 些 題 目 則 挑悀 戰

性 非 常喏 非 常喏 高 , 做 個鞄 半 死 還 不 一 定 做 得喞 出 來 ,

但伽 是悋 我侷 想 做 這疄 個鞄 題 目 , 我侷 有 興 趣 。 所 以 我侷 有 不

同 的 研惽 究倏 , 而 我侷 知 道跰 總 是悋 會 有 東 西 出 來 , 只 是悋

雷踜 聲 大 小 的 問啍 題 。 因 為惊 這疄 樣 子 , 你佀 做 事 情單 要慇 有

一 點 彈 性 、 要慇 靈 活悻 一 點 , 不 管牤 是悋 做 事 、 處畗 世 、

思 考 事 情單 , 有 比 較跨 多 的 層 慨面 才 能 夠啧 保 持恶 愉 快侳 的

心 情單 、 不 會 覺 得喞 壓 力 很 大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文 學 、

音靦 樂 、 哲鞦 學 這疄 些 東 西 就 是悋 我侷 抒俄 發 的 管牤 道跰 。 我侷 當

初 決俩 定 唸啑 物 理噆 就 明 白 其 他 東 西 很 有 趣 , 我侷 可 以

拿頁 來 當 作伿 消顆 遣狝 。」

ST31:「

您喩 那倴 麼猕 小 的 時頗 候鞅 就 分 得喞 清 楚 哪鞯 些 是悋 消顆

遣狝 、 哪鞯 些 是悋 未 來 的 工 作伿 了 」

Yeh:「 我侷 知 道跰 像踽 音靦 樂 、 藝 術畣 是悋 一 種牞 超 越 語犾 言借 的

東 西 , 所 以 你佀 有 那倴 樣 的 素 養 和 欣 賞 能 力 , 可 以

去 欣 賞 而 不 必 把便 它 當 作伿 專啼 業 。 如 果 你佀 要慇 作伿 為惊 專啼

業 還 是悋 需猀 要慇 下 功 夫 ; 如 果 你佀 只 是悋 喜痒 歡 、 只 是悋 想

欣 賞 , 你佀 有 鑑 賞 能 力 , 事 實蹴 上 就 可 以 欣 賞 那倴 些

東 西 。 至 於 文 學 的 門 檻 不 是悋 那倴 麼猕 高 , 你佀 懂 得喞 那倴

個鞄 語犾 言借 就 可 以 欣 賞 那倴 一 套鞽 文 學 ; 或 者 是悋 那倴 一 套鞽

歷 史 等 等 。 但伽 是悋 物 理噆 是悋 一 個鞄 非 常喏 艱 深嘬 的 語犾 言借 ,

物 理噆 的 門 檻 非 常喏 非 常喏 高 , 要慇 能 夠啧 欣 賞 物 理噆 裡 慨面

最疿 漂軆 亮 的 東 西 , 真 的 需猀 要慇 學 很 多 , 要慇 下 硬 功 夫 。

「 那倴 是悋 我侷 的 一 個鞄 認狀 知 。 我侷 初 中 的 時頗 候鞅 開 始 接嗂 觸

物 理噆 , 覺 得喞 很 喜痒 歡 , 我侷 就 開 始 看惷 課 外 書頟 。 看惷 了

很 多 課 外 書頟 我侷 突愊 然 發 現噇 , 我侷 不 懂 一 些 很 重慢 要慇 的

觀 念 , 還 沒俯 有 學 到 。 那倴 時頗 候鞅 我侷 看惷 了 很 多 基啢 本 粒生

子 ( 眾甉 吸佫 氣頾 ) 以 及 天 文 物 理噆 的 書頟 , 覺 得喞 很 有 趣 。

但伽 是悋 有 一 些 東 西 我侷 還 沒俯 學 過跸 , 像踽 相惵 對蹹 論 , 那倴 時頗

候鞅 初 中 嘛蹊 , 還 沒俯 學 過跸 相惵 對蹹 論 、 也 沒俯 學 過跸 量 子 力

學 ( 眾甉 再 度 吸佫 氣頾 )。 我侷 沒俯 有 辦 法 確 實蹴 讀 懂 那倴 些

書頟 , 雖 然 看惷 起 來 很 有 趣 , 但伽 是悋 沒俯 辦 法 真 正 瞭 解 。

所 以 我侷 想 如 果 真 的 要慇 去 瞭 解 、 去 欣 賞 的 話 , 不

能 只 當 作伿 消顆 遣狝 , 要慇 把便 它 當 作伿 你佀 的 專啼 業 , 我侷 那倴 時頗

候鞅 是悋 有 這疄 樣 的 認狀 知 後 決俩 定 要慇 走倥 物 理噆 。」

ST31:「:「:「:「 您喩 的 哥鞥 哥鞥 也 是悋 做 藝 術畣 方 慨面 的 工 作伿 , 那倴 老

師韦 沒俯 有 受 到 哥鞥 哥鞥 的 影 響 , 覺 得喞 做 藝 術畣 可 能 很 有

趣 」

Yeh:「 是悋 很 有 趣 , 但伽 我侷 知 道跰 我侷 沒俯 那倴 個鞄 天 分 ( 眾甉

笑 ), 我侷 很 不 會 畫 畫 , 所 以 常喏 常喏 開 玩 笑 說狄 因 為惊 哥鞥

哥鞥 在 我侷 前 慨面 , 把便 所 有 的 繪 畫 細甩 胞愦 都疖 拿頁 走倥 了 , 沒俯

有 剩痄 下 給 我侷 。 我侷 自 己 知 道跰 自 己 的 天 分 在 哪鞯 裡 。」

ST31:「:「:「:「 老 師韦 如 何 在 那倴 麼猕 小 的 時頗 候鞅 就 看惷 清 楚 東 西

的 本 質 呢 例 如 您喩 可 以 看惷 出 來 說狄 物 理噆 需猀 要慇 有 相惵

當 高 的 門 檻 、 看惷 出 學 科愆 之 間 的 關 係 等 等 。 因 為惊

小 時頗 候鞅 不 懂 事 , 要慇 發 現噇 自 己 的 天 分 是悋 否佞 不 太 容韕

易 」


Yeh:「 我侷 想 每俟 個鞄 人 成 熟 的 時頗 間 不 一 樣 。 我侷 屬 於

比 較跨 早 熟 一 些 的 人 , 因 為惊 我侷 從喠 很 小 就 開 始 看惷 很

深嘬 的 書頟 , 多 方 閱 讀 , 把便 看惷 書頟 當 消顆 遣狝 , 常喏 常喏 會 想

很 多 事 情單 , 我侷 會 去 分 析 很 多 事 , 然 後 有 自 己 的

看惷 法 。 我侷 想 是悋 看惷 很 多 書頟 吧你 , 因 為惊 從喠 小 就 看惷 很 多

哲鞦 學 方 慨面 的 書頟 , 所 以 思 考 上 的 辯 證 會 有 一 些 自

己 的 想 法 。

「 不 過跸 , 我侷 的 成 長 過跸 程 不 是悋 很 快侳 樂 , 但伽 因 為惊 這疄

樣 我侷 的 個鞄 性 更俐 早 成 。 我侷 想 有 時頗 候鞅 人 生 沒俯 有 任 何

事 情單 是悋 絕 對蹹 的 , 也 許畱 一 個鞄 看惷 起 來 不 好 的 經 驗 ,

事 實蹴 上 能 讓 人 更俐 成 熟 、 更俐 堅啝 強喙 。 我侷 想 這疄 多 少 跟

我侷 的 成 長 過跸 程 有 點 關 係 , 因 為惊 在 一 個鞄 不 是悋 很 愉

快侳 的 情單 況 下 , 我侷 要慇 告佨 訴 自 己 『 我侷 沒俯 有 否佞 定 自

己 』。 譬 如 說狄 我侷 祖 母 重慢 男倇 輕狗 女 , 但伽 是悋 我侷 不 會 覺 得喞

因 為惊 這疄 樣 , 我侷 存 在 就 沒俯 有 價猜 值靹 。 我侷 怎 麼猕 樣 去 把便

這疄 些 事 想 出 來 我侷 很 小 的 時頗 候鞅 就 必 須 想 出 來 ,

不 然 的 話 我侷 就 毀 了 , 我侷 就 被畦 壓 下 去 ,『You are

nothing, you are nobody』, 常喏 常喏 被畦 這疄 樣 告佨 知 的 情單

況 下 , 你佀 要慇 何 力 去 肯 定 自 己 , 所 以 我侷 很 小 就 有

自 己 的 一 套鞽 想 法 。 我侷 想 這疄 種牞 不 好 的 經 驗 反 而 讓

我侷 比 較跨 早 熟 , 對蹹 於 我侷 後 來 人 生 抉侽 擇 以 及 慨面 對蹹 困佷

境蹜 事 反 而 變 成 助 力 。 所 以 有 時頗 候鞅 就 是悋 『 天 將啽 降慧

大 任 於 斯 人 也 』, 後 慨面 一 套鞽 對蹹 不 對蹹 ,『 苦愰 其 心 智 ,

勞病 其 筋 骨 , 餓 其 體 膚 , 空 乏 其 身倧 , 行 拂 亂 其 所

為惊 』, 這疄 樣 才 能 夠啧 『 動 心 忍侱 性 , 增猹 益 其 所 不 能 』,

真 的 就 是悋 這疄 樣 , 孟 子 說狄 的 非 常喏 有 道跰 理噆 , 我侷 自 己

的 經 驗 就 是悋 這疄 樣 。

「 其 實蹴 , 我侷 想 一 個鞄 被畦 疼 愛 、 被畦 好 好 照 顧 的 孩 子

是悋 會 很 快侳 樂 , 然 後 也 有 很 多 很 好 的 事 , 起 跑 點

也 比 別低 人 高 。 但伽 是悋 相惵 對蹹 來 說狄 , 可 能 也 就 比 較跨 不

容韕 易 成 熟 得喞 快侳 吧你 。 所 以 年 輕狗 人 還 是悋 要慇 出 去 經 過跸

歷 練 才 能 夠啧 更俐 成 熟 、 更俐 堅啝 強喙 、 更俐 穩 重慢 , 這疄 樣 慨面

對蹹 人 生 各 種牞 挑悀 戰 跟 抉侽 擇 的 時頗 候鞅 , 才 比 較跨 懂 得喞 如

何 慨面 對蹹 。」

ST31:「:「:「:「 老 師韦 走倥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的 路跡 其 實蹴 非 常喏 辛倩 苦愰 , 不

只 是悋 要慇 專啼 注 投俈 入 , 隻 身倧 在 國啚 外 又 很 孤 獨 。 除 了

在 小 時頗 候鞅 那倴 種牞 熱 情單 , 有 什 麼猕 其 他 的 理噆 由 可 以 讓

您喩 獻 身倧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因 為惊 真 的 要慇 讓 自 己 決俩 定 獻 身倧

於 一 個鞄 這疄 麼猕 辛倩 苦愰 的 行 業 , 一 般 人 並 不 容韕 易 做 到

吧你 。」

Yeh:「 因 為惊 我侷 們靽 不 求俠 名 利佐 , 不 求俠 那倴 個鞄 錢 哪鞯 什 麼猕

的 。 我侷 常喏 開 玩 笑 , 說狄 做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有 點 像踽 嗑 毒悮 藥

一 樣 , 呵 呵 。 有 時頗 候鞅 想 通疆 一 樣 東 西 、 然 後 做 出

一 樣 新 的 東 西 , 那倴 種牞 喜痒 悅韼 是悋 會 上 癮 的 , 你佀 怎 麼猕

樣 都疖 無 法 形侫 容韕 而 且 十 分 滿軈 足倦 , 不 是悋 任 何 俗 世 間

可 測 量 價猜 值靹 能 夠啧 形侫 容韕 的 喜痒 悅韼 , 這疄 種牞 喜痒 悅韼 會 上

癮 , 就 像踽 嗑 毒悮 一 樣 , 容韕 易 上 癮 。 事 實蹴 上 , 許畱 多

真 正 對蹹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有 熱 忱侲 的 人 , 我侷 相惵 信 在 那倴 一 剎

那倴 間 , 會 覺 得喞 像踽 禪 宗 說狄 的 頓踥 悟韷 , 有 自 己 瞭 解 到 、

觸 摸躗 到 真 理噆 的 那倴 種牞 感 覺 、 那倴 種牞 喜痒 悅韼 , 是悋 為惊 了 那倴

樣 的 喜痒 悅韼 而 活悻 。 事 實蹴 上 , 隔踖 一 陣 子 又 有 另 一 種牞

感 覺 , 又 做 出 了 什 麼猕 東 西 。 是悋 這疄 樣 的 喜痒 悅韼 , 推嗍

動 大 家韑 不 斷 何 力 的 原鞝 動 力 。」

很 峿 人 都 覺 得 科 學 家窚 是 很 棒釅 的 工 作 , 生岥 活

單酀 純 、 接 近 真 理 , 比尬 較 沒 有 人 心尚 的 險 惡酼 與 鬥 爭 。

但 真 的 是 這 樣鄆 嗎 所 謂 樹 大 招 風稱 , 葉 乃 裳 教 授

從 踏 入 物 理 學 界 至 今 , 一 路 走 來 , 名峮 聲 漸 響 ,

是 不 是 也 曾醶 看 過 物 理 學 界 黑 暗 的 一 面稫 或 是 ,

物 理 學 界 真 的 像 大 家窚 想 的 一 樣鄆 單酀 純

ST31:「:「:「:「 老 師韦 近 幾 年 常喏 回 台 灣 , 現噇 在 又 出 書頟 , 變

得喞 比 較跨 有 名 , 在 台 灣 學 物 理噆 的 學 生 容韕 易 認狀 識 老

師韦 , 老 師韦 在 國啚 外 的 物 理噆 學 界惣 也 是悋 滿軈 有 名 。 現噇 在

的 知 名 度 對蹹 您喩 的 生 活悻 、 研惽 究倏 有 沒俯 有 什 麼猕 好 處畗 或

壞 處畗 」

Yeh:「 我侷 都疖 以 平 常喏 心 去 對蹹 待 這疄 些 事 情單 。 我侷 當 初

會 寫 這疄 個鞄 自 傳 是悋 為惊 了 我侷 的 母 親 還 有 年 輕狗 學 子 ,

不 然 我侷 不 可 能 會 寫 書頟 。 說狄 實蹴 話 , 我侷 的 個鞄 性 比 較跨

像踽 個鞄 隱 士 , 並 不 是悋 喜痒 歡 出 名 的 人 。 但伽 是悋 我侷 還 是悋

以 平 常喏 心 對蹹 待 , 因 為惊 我侷 知 道跰 人 有 時頗 候鞅 有 不 同 的

緣 分 、 不 同 的 際狽 遇跶 , 那倴 我侷 做 正 確 的 事 情單 就 是悋 了 。

所 以 我侷 不 太 去 想 這疄 個鞄 問啍 題 , 我侷 不 曉 得喞 會 影 響 到

什 麼猕 , 但伽 至 少 對蹹 我侷 的 心 態躊 沒俯 有 任 何 影 響 , 我侷 不


知 道跰 別低 的 方 慨面 會 不 會 有 什 麼猕 影 響 。

「 我侷 想 至 少 在 美愖 國啚 申 請 研惽 究倏 經 費 那倴 些 都疖 還 是悋 看惷

實蹴 力 , 所 以 有 名 氣頾 與犕 否佞 可 能 影 響 不 大 。 唯問 一 比

較跨 不 同 的 是悋 , 如 果 說狄 我侷 的 名 氣頾 對蹹 學 生 在 學 術畣 或

是悋 其 他 層 慨面 上 有 幫 助 , 那倴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就 蠻 高 興

的 。 如 果 說狄 有 什 麼猕 影 響 , 應 該 就 是悋 在 這疄 方 慨面 吧你 。

我侷 覺 得喞 有 很 多 很 優 秀倍 的 年 輕狗 人 往 往 一 念 之 間 不

知 道跰 該 往 哪鞯 個鞄 方 向 , 如 果 說狄 我侷 的 經 驗 對蹹 他 們靽 有

幫 助 , 能 夠啧 讓 更俐 多 年 輕狗 人 活悻 的 充 實蹴 、 快侳 樂 , 那倴

我侷 覺 得喞 很 值靹 得喞 , 其 他 我侷 就 不 去 想 了 。」

ST31:「:「:「:「 那倴 會 有 人 比 較跨 在 意 名 利佐 嗎 在 物 理噆 界惣 是悋

不 是悋 也 有 像踽 政悂 治 界惣 那倴 樣 黑 暗 的 一 慨面 像踽 是悋 黑 暗

物 理噆 界惣 」

Yeh:「 在 任 何 地 方 , 只 要慇 有 人 的 地 方 , 你佀 就 可

以 看惷 到 人 性 的 光 輝 , 也 可 以 看惷 到 人 性 的 黑 暗

慨面 。 不 管牤 是悋 任 何 地 方 、 任 何 職 場痨 都疖 是悋 這疄 樣 。 我侷

也 有 過跸 那倴 種牞 經 驗 , 別低 人 莫界 名 其 妙例 就 是悋 看惷 你佀 不 順

眼甊 , 然 後 想 把便 你佀 除 掉嗉 , 那倴 是悋 完侖 全 沒俯 有 道跰 理噆 的 ,

就 是悋 看惷 你佀 不 順 眼甊 、 忌侯 妒侇 你佀 。 如 果 要慇 講 黑 暗 慨面 ,

現噇 在 研惽 究倏 經 費 競 爭 得喞 很 厲猨 害韐 , 如 果 審 核頤 的 人 是悋

你佀 的 競 爭 對蹹 手 , 他 可 能 故悃 意 把便 你佀 的 東 西 寫 壞 ,

希侣 望嗳 你佀 拿頁 不 到 錢 , 他 就 能 夠啧 贏 你佀 , 這疄 都疖 是悋 不 好

的 相惵 對蹹 價猜 值靹 觀 , 以 為惊 把便 別低 人 踩 下 去 以 後 也 許畱 他

就 上 來 了 , 這疄 樣 是悋 會 對蹹 别 人 造疎 成 不 好 的 影 響 ;

或 者 有 些 人 在 審 核頤 論 文 的 時頗 候鞅 , 雖 然 這疄 篇 論 文

他 挑悀 不 出 錯 誤狃 , 但伽 是悋 你佀 的 想 法 可 能 會 證 明 他 的

東 西 錯 了 , 他 可 能 就 把便 你佀 的 論 文 壓 下 來 。

「 但伽 是悋 呢 , 雖 然 有 這疄 樣 的 人 , 也 不 是悋 說狄 一 個鞄 人

要慇 把便 你佀 壓 下 來 就 壓 得喞 住 。 如 果 你佀 的 東 西 真 的 很

好 , 美愖 國啚 審 核頤 制 度 是悋 夠啧 公 平 的 , 你佀 還 是悋 可 以 再

一 次 接嗂 受 檢 驗 。 也 許畱 當 下 有 人 把便 你佀 的 東 西 壓

住 , 但伽 壓 得喞 了 一 時頗 , 壓 不 了 一 世 ; 也 許畱 你佀 delay

了 一 點 時頗 間 , 但伽 是悋 沒俯 有 關 係 啊 , 你佀 就 當 一 隻 打

不 死 的 蟑 螂 嘛蹊 ( 笑 )。 如 果 我侷 這疄 個鞄 東 西 夠啧 好 , 怕

你佀 壓 我侷 的 話 , 讓 別低 人 審 核頤 就 是悋 了 , 頂疮 多 是悋 被畦 耽

擱 一 點 時頗 間 。 千 萬 不 要慇 往 心 裡 頭 擱 , 不 然 人 家韑

故悃 意 要慇 壓 你佀 , 你佀 真 的 被畦 壓 住 那倴 他 就 得喞 逞疍 了 。 這疄

就 看惷 你佀 自 己 要慇 怎 麼猕 化 解 這疄 樣 的 困佷 境蹜 , 因 為惊 事 實蹴

上 學 術畣 界惣 overall 還 是悋 公 平 的 。 也 許畱 有 時頗 會 碰 到

幾 個鞄 比 較跨 不 好 的 人 , 但伽 不 是悋 每俟 個鞄 人 都疖 不 好 。

「 而 且 在 學 術畣 界惣 , 我侷 的 經 驗 是悋 成 就 越 高 的 人 ,

心 胸 越 寬 大 。 為惊 什 麼猕 呢 因 為惊 他 們靽 不 覺 得喞 他 們靽

受 到 威 脅 , 他 們靽 會 欣 賞 別低 人 、 會 栽頰 培啦 年 輕狗 人 。

在 我侷 研惽 究倏 的 這疄 些 年 裡 , 我侷 遇跶 到 過跸 很 多 很 好 的

人 , 他 們靽 欣 賞 我侷 , 等 於 是悋 提 攜 我侷 。 所 以 我侷 告佨 訴

自 己 , 我侷 也 要慇 這疄 樣 對蹹 待 別低 人 , 要慇 有 那倴 種牞 雅 量 能

夠啧 欣 賞 別低 人 的 好 。 我侷 不 會 去 想 『 這疄 個鞄 人 做 得喞 這疄

麼猕 好 , 會 不 會 超 過跸 我侷 做 的 怎 麼猕 辦 』 因 為惊 本

來 天 地 之 大 , 能 夠啧 做 的 東 西 太 多 了 , 只 要慇 自 己

創痃 意 夠啧 , 你佀 不 怕 別低 人 能 做 得喞 比 你佀 好 , 因 為惊 你佀 也

可 以 做 得喞 好 。 事 實蹴 上 , 心 胸 要慇 寬 大 一 點 , 遇跶 到

那倴 種牞 亂 七 八 糟 的 人 時頗 , 你佀 聳 聳 肩 , 一 笑 置 之 就

是悋 , 反 正 ok, 你佀 這疄 邊 要慇 擋 我侷 , 可 是悋 我侷 在 三 維犁 空

間 ( 眾甉 笑 ), 你佀 擋 不 住 , 我侷 繞 過跸 去 就 是悋 了 。 山 不

轉 路跡 轉 , 路跡 不 轉 人 轉 , 要慇 瀟 灑 一 點 , 看惷 開 一 點

的 話 , 事 實蹴 上 還 是悋 有 很 多 契 機 的 。 雖 然 有 黑 暗

慨面 , 不 過跸 , 如 果 你佀 自 己 可 以 發 光 的 話 , 那倴 你佀 就

可 以 把便 黑 暗 慨面 給 ……( 笑 )」

ST31:「 :「:「

黑 暗 物 理噆 界惣 的 比 例 會 很 大 嗎 」

Yeh:「 看惷 地 方 , 也 看惷 你佀 個鞄 人 的 心 態躊 。 我侷 後 來 聽

說狄 在 其 他 學 校頣 , 哪鞯 個鞄 教嗝 授嗏 得喞 了 什 麼猕 獎 , 同 事 就

很 忌侯 妒侇 , 好 像踽 還 會 排嗓 擠 什 麼猕 的 ; 可 是悋 在 加 州 理噆

工 沒俯 有 這疄 種牞 事 , 因 為惊 每俟 個鞄 教嗝 授嗏 都疖 得喞 過跸 很 多 獎 。

每俟 一 次 有 同 事 得喞 獎 大 家韑 也 都疖 很 高 興 , 為惊 什 麼猕

呢 因 為惊 這疄 樣 子 加 州 理噆 工 又 更俐 好 了 。 如 果 有 同

事 得喞 到 大 獎 , 那倴 高 興 死 了 , 替 他 們靽 高 興 而 覺 得喞

自 己 與犕 有 榮躪 焉嘶 , 覺 得喞 學 校頣 變 得喞 更俐 好 。

「 所 以 其 實蹴 是悋 看惷 人 , 如 果 一 個鞄 環 境蹜 裡 大 家韑 程 度

都疖 很 高 , 都疖 很 有 自 信 、 成 就 , 那倴 種牞 環 境蹜 比 較跨 不

會 碰 到 惡 人 ; 但伽 如 果 有 一 些 人 比 較跨 沒俯 有 安 全

感 , 怕 被畦 人 家韑 贏 過跸 而 不 提 升 自 己 的 話 , 在 這疄 樣

的 環 境蹜 黑 暗 慨面 就 比 較跨 多 。 不 過跸 我侷 這疄 個鞄 說狄 法 事 實蹴


上 在 各 行 各 業 都疖 一 樣 , 不 單痙 單痙 是悋 在 物 理噆 界惣 , 不

是悋 嗎 」

原穦 來 就酧 跟 其 他屆 各峬 行 各峬 業 一 樣鄆 , 還 是 有 所 謂

的 「 黑 暗 物 理 界 」。 所 謂 「 黑 暗 」, 是 來 自 於 人

心尚 , 要稊 化 解 也 必岊 須 靠 自 己 心尚 境 上 的 轉 變殤 與 開

闊 。 這 或 許 不 容窞 易 , 但 也 是 我 們穆 必岊 須 要稊 學 習 的 。

在峹 未 來 研 究 物 理 的 道 路 上 , 我 們穆 都 還 是 以层 追 求

真 理 為 最鄦 終 的 目岰 標鄋 , 不 是 嗎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於 Caltech。

展 望 未 來

葉 乃 裳 教 授 正岗 值穂 不 惑酻 之 年 , 即 將 邁 入 人 生岥

的 另屮 一 個積 階 段 。 從 小 到 大 , 教 授 經 歷 過 困 境 、

挫 折 、 也 有 許 峿 成 就酧 、 光峒 彩 ; 如崇 今 , 葉 教 授 對

許 峿 人 生岥 課 題 早 已 領邀 悟竀 於 胸 , 活 得 自 在峹 瀟 灑止 。

但 未 來 的 路 還 長 , 葉 教 授 仍 擁 有 一 大 片尴 可屣 以层 揮醞

灑止 的 天 空 。 面稫 對 過 去屢 是 瀟 灑止 , 面稫 對 未 來 又 如崇 何

ST31:「:「:「:「 隨 著 年 紀愐 增猹 加 , 老 師韦 做 研惽 究倏 會 覺 得喞 越 來

越 得喞 心 應 手 嗎 或 者 覺 得喞 開 始 有 噊瓶 頸 呢 」

Yeh:「 越 來 越 得喞 心 應 手 。」

ST31:「:「:「:「 可 是悋 常喏 聽 說狄 做 理噆 論 的 人 在 一 個鞄 年 紀愐 以 前

會 有 很 多 idea, 然 後 時頗 間 過跸 了 就 沒俯 有 了 , 老 師韦

怎 麼猕 看惷 呢 」

Yeh:「 這疄 個鞄 說狄 法 是悋 錯 誤狃 的 , 必 須 要慇 看惷 是悋 哪鞯 一 方

慨面 。 如 果 說狄 純 數 學 , 這疄 可 能 是悋 對蹹 的 ; 但伽 是悋 在 凝

態躊 物 理噆 我侷 看惷 過跸 很 多 泰顃 斗 級 的 理噆 論 物 理噆 學 家韑 , 他

們靽 到 六 、 七 十 歲 , 七 、 八 十 歲 還 是悋 做 出 新 東 西 。

因 為惊 凝 態躊 物 理噆 需猀 要慇 理噆 論 功 力 深嘬 厚 , 而 且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隨 時頗 都疖 有 新 的 題 目 出 來 , 跨跠 領猅 域啜 性 非 常喏 強喙 ,

所 以 這疄 些 優 秀倍 的 理噆 論 物 理噆 學 家韑 們靽 , 只 要慇 還 是悋 充

滿軈 熱 忱侲 , 只 要慇 還 是悋 不 斷 吸佫 收 新 的 知 識 、 知 道跰 最疿

新 的 東 西 在 哪鞯 裡 , 他 們靽 也 還 是悋 能 不 斷 做 出 非 常喏

有 創痃 意 的 東 西 。『 只 有 二 、 三 十 歲 時頗 才 作伿 得喞 出 東

西 』, 這疄 個鞄 想 法 是悋 嚴 重慢 的 錯 誤狃 , 至 少 在 我侷 們靽 的 領猅

域啜 裡 不 是悋 這疄 樣 。

「 我侷 自 己 也 感 覺 時頗 間 越 久 我侷 就 懂 得喞 越 多 , 點 子

也 越 多 。 我侷 曾 經 有 很 多 點 子 , 可 是悋 層 慨面 可 能 比

較跨 淺嘘 顯 一 點 ; 但伽 我侷 現噇 在 知 道跰 有 很 多 想 法 , 如 果

做 出 來 的 話 是悋 會 很 好 的 想 法 , 還 是悋 有 很 多 創痃

意 。 其 實蹴 我侷 每俟 次 一 學 新 東 西 , 馬 上 就 有 新 的 靈

感 。 所 以 創痃 意 是悋 源 源 不 斷 的 , 只 要慇 你佀 不 斷 追 求俠

新 知 , 你佀 可 以 源 源 不 斷 的 有 創痃 意 。 我侷 的 回 答 是悋 ,

越 來 越 得喞 心 應 手 , 不 會 碰 到 噊瓶 頸 。

「 要慇 說狄 噊瓶 頸 的 話 , 是悋 錢 的 問啍 題 ( 笑 )。 就 是悋 說狄 ,

最疿 後 你佀 要慇 能 找俁 到 足倦 夠啧 的 實蹴 驗 經 費 , 當 然 你佀 如 果

是悋 做 理噆 論 的 人 就 沒俯 有 這疄 樣 的 限慤 制 。 做 實蹴 驗 的

話 , 因 為惊 美愖 國啚 現噇 在 有 一 個鞄 不 好 的 趨 勢 , 研惽 究倏 經

費 的 distribution 不 均佾 , 比 較跨 應 用 性 的 東 西 錢 會

多 很 多 。 以 前 美愖 國啚 是悋 非 常喏 重慢 視 基啢 礎 科愆 學 研惽 究倏 ;

現噇 在 他 還 是悋 會 給 你佀 基啢 礎 研惽 究倏 的 錢 , 但伽 是悋 很 少 ,

所 以 你佀 要慇 多 找俁 幾 個鞄 加 起 來 才 夠啧 。 但伽 是悋 要慇 多 找俁 幾

個鞄 成 功 率噂 就 低佂 , 要慇 同 時頗 找俁 到 好 幾 個鞄 研惽 究倏 經 費 事

實蹴 上 是悋 很 困佷 難 的 。 如 果 單痙 靠 一 、 兩 個鞄 研惽 究倏 經 費 ,


你佀 做 的 是悋 非 常喏 基啢 礎 的 東 西 , 能 做 的 相惵 對蹹 就 很

少 , 這疄 是悋 一 個鞄 困佷 難 。 但伽 我侷 就 可 以 多 休 息韵 一 點 ,

少 做 一 點 東 西 ( 笑 )。

「 我侷 覺 得喞 這疄 是悋 大 環 境蹜 的 一 個鞄 很 要慇 命 的 缺 點 , 因

為惊 完侖 全 把便 東 西 放 到 應 用 上 , 突愊 破 就 會 少 。 在 美愖

國啚 , 像踽 我侷 們靽 在 加 州 理噆 工 , 所 有 這疄 些 諾 貝倣 軟爾 獎 得喞

主 的 東 西 都疖 純 粹牯 是悋 研惽 究倏 , 然 後 成 為惊 一 個鞄 突愊 破 。

事 實蹴 上 我侷 們靽 看惷 科愆 學 史 , 絕 大 部疔 分 的 突愊 破 根頨 本 純

粹牯 是悋 為惊 了 興 趣 、 為惊 了 創痃 意 去 做 的 , 因 為惊 一 旦 研惽

究倏 方 向 界惣 定 了 目 標 , 你佀 界惣 定 得喞 出 目 標 , 那倴 東 西

就 不 是悋 很 新 , 而 是悋 已 經 被畦 規畬 範 的 事 物 、 被畦 設畲 限慤

的 。 所 以 當 有 很 多 錢 被畦 放 到 很 應 用 的 東 西 時頗 ,

我侷 覺 得喞 那倴 是悋 很 不 好 的 趨 勢 。 反 過跸 來 在 亞 洲悳 、 在

大 陸疣 和 日 本 、 台 灣 的 情單 形侫 , 都疖 還 算牨 是悋 重慢 視 基啢 礎

的 東 西 , 比 較跨 基啢 礎 的 研惽 究倏 還 是悋 有 足倦 夠啧 經 費 。 我侷

常喏 常喏 觀 察蹸 美愖 國啚 的 這疄 種牞 情單 況 , 這疄 種牞 趨 勢 不 是悋 很

好 , 長 遠狚 來 說狄 , 以 後 的 諾 貝倣 軟爾 獎 得喞 主 數 目 可 能

會 減 少 。 現噇 在 的 諾 貝倣 軟爾 獎 得喞 主 絕 大 多 數 都疖 在 美愖

國啚 , 那倴 是悋 因 為惊 他 們靽 從喠 前 幾 十 年 都疖 非 常喏 重慢 視 基啢 礎

研惽 究倏 。 而 幾 十 年 來 , 他 們靽 工 業 界惣 都疖 有 很 好 的 實蹴

驗 室 在 做 基啢 礎 研惽 究倏 , 像踽 電踝 晶 體 是悋 Bell labs 做 出

來 的 , 而 做 的 人 根頨 本 就 是悋 做 condensed matter

physics, 都疖 是悋 搞 純 科愆 學 的 , 根頨 本 沒俯 有 去 想 什 麼猕

應 用 , 但伽 他 卻 做 出 電踝 晶 體 ; 反 而 現噇 在 的 工 業 界惣

根頨 本 就 不 做 什 麼猕 基啢 礎 研惽 究倏 , 而 學 術畣 界惣 、 政悂 府 主

要慇 也 把便 錢 放 在 應 用 科愆 學 上 。

「 這疄 將啽 來 會 是悋 一 個鞄 問啍 題 , 這疄 代 表 了 再 過跸 二 、 三

十 年 你佀 會 看惷 到 不 好 的 效頒 應 出 現噇 。 不 過跸 anyway,

到 目 前 為惊 止 , 反 正 我侷 還 是悋 做 自 己 愛 做 的 , 錢 多

我侷 就 多 做 一 點 , 錢 少 我侷 就 少 做 一 點 、 多 睡牔 一 點

( 笑 ), 或 者 是悋 寫 書頟 。 我侷 現噇 在 講 的 課 應 該 把便 它 寫

成 書頟 , 還 沒俯 有 空 把便 它 整 理噆 好 , 到 時頗 候鞅 可 能 會 有

七 、 八 百 頁靧 。」

ST31:「:「:「:「 目 前 這疄 個鞄 階 段悭 老 師韦 似 乎 還 會 往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繼 續 發 展韙 , 所 以 未 來 就 不 會 再 轉 換 跑 道跰 , 直 到

在 這疄 個鞄 領猅 域啜 變 成 泰顃 斗 嗎 」

Yeh:「 我侷 應 該 不 會 刻 意 往 泰顃 斗 邁 進 , 我侷 做 研惽 究倏

純 粹牯 是悋 為惊 了 興 趣 , 一 旦 把便 功 利佐 心 放 進 來 就 不 會

快侳 樂 。 我侷 見倝 過跸 很 多 已 經 很 有 成 就 的 人 太 在 意

名 、 太 在 意 別低 人 對蹹 他 們靽 的 看惷 法 , 反 而 變 得喞 鬱 鬱

寡蹲 歡 , 事 實蹴 上 已 經 很 有 成 就 了 , 但伽 他 們靽 還 是悋 會

覺 得喞 別低 人 不 夠啧 重慢 視 自 己 , 這疄 個鞄 獎 沒俯 有 拿頁 到 , 那倴

個鞄 獎 沒俯 有 拿頁 到 。 我侷 看惷 到 他 們靽 的 樣 子 就 告佨 訴 自 己

我侷 不 要慇 那倴 樣 , 因 為惊 我侷 做 研惽 究倏 本 來 就 是悋 為惊 了 興

趣 , 就 像踽 嗑 嗎 啡 , 不 過跸 我侷 沒俯 有 嗑 過跸 嗎 啡 ( 笑 ),

就 是悋 為惊 了 那倴 種牞 喜痒 悅韼 , 你佀 知 道跰 的 , 為惊 了 那倴 樣 瞬 間

的 喜痒 悅韼 , 為惊 了 那倴 個鞄 瞬 間 的 頓踥 悟韷 , 為惊 了 這疄 樣 去 活悻

著 , 這疄 就 是悋 我侷 的 原鞝 動 力 。 至 於 拿頁 不 拿頁 獎 , 我侷 覺

得喞 『 文 章疬 千 古 事 , 得喞 失 寸 心 知 』, 我侷 還 是悋 做 自 己

愛 做 的 就 好 了 。」

ST31:「

這疄 次 訪畭 問啍 下 來 , 感 覺 老 師韦 雖 然 還 是悋 中

年 , 但伽 對蹹 人 生 已 經 有 很 深嘬 的 體 悟韷 了 。」

Yeh:「 像踽 老 僧踶 入 定 ( 笑 )。」

ST31:「:「:「:「 對蹹 , 好 像踽 已 經 進 入 不 踰 矩 之 年 , 年 紀愐 還

沒俯 有 到 但伽 對蹹 人 生 有 許畱 多 重慢 大 的 體 悟韷 了 。 老 師韦 認狀

為惊 除 了 自 己 早 熟 以 外 , 為惊 什 麼猕 可 以 有 這疄 麼猕 多 體

悟韷 、 活悻 得喞 那倴 麼猕 瀟 灑 老 師韦 也 還 有 很 長 的 路跡 要慇

走倥 , 那倴 在 未 來 的 路跡 上 , 您喩 對蹹 人 生 有 沒俯 有 什 麼猕 期

許畱 或 者 會 有 什 麼猕 更俐 深嘬 的 領猅 悟韷 」

Yeh:「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 人 生 有 兩 件 事 情單 讓 我侷 很 快侳 樂 :

不 斷 追 求俠 新 的 知 識 , 不 斷 創痃 造疎 新 的 東 西 。 這疄 讓

我侷 覺 得喞 活悻 著 很 有 意 義 、 很 有 價猜 值靹 , 這疄 就 是悋 不 斷

推嗍 動 我侷 行 走倥 的 很 大 動 力 。 我侷 對蹹 於 生 命 、 對蹹 於 人

生 、 對蹹 於 宇 宙 還 是悋 充 滿軈 好 奇 心 , 我侷 覺 得喞 追 求俠 新

知 識 是悋 一 件 很 快侳 樂 的 事 , 然 後 希侣 望嗳 能 夠啧 創痃 造疎 出

新 的 東 西 , 對蹹 學 問啍 、 對蹹 其 他 、 對蹹 社 會 有 一 些 貢

獻 ,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這疄 等 於 是悋 活悻 著 的 動 力 之 一 。

「 你佀 問啍 我侷 對蹹 自 己 有 什 麼猕 期 許畱 , 我侷 覺 得喞 我侷 一 路跡 走倥

來 是悋 蠻 幸 運跮 的 , 老 天 對蹹 我侷 有 很 多 的 眷甈 顧 , 所 以

我侷 才 像踽 打 不 死 的 蟑 螂 能 夠啧 存 活悻 下 來 。 我侷 也 希侣 望嗳


能 夠啧 對蹹 這疄 個鞄 世 界惣 有 些 回 饋 , 我侷 覺 得喞 人 活悻 著 如 果

能 讓 週 遭 更俐 好 , 那倴 會 覺 得喞 更俐 有 意 義 , 這疄 就 是悋 我侷

對蹹 自 己 的 期 許畱 。 希侣 望嗳 能 夠啧 不 斷 創痃 新 、 不 斷 學 習电

新 的 東 西 , 然 後 對蹹 社 會 有 回 饋 。

「 至 於 為惊 什 麼猕 我侷 有 點 像踽 老 僧踶 入 定 , 我侷 想 是悋 多 年

來 的 因 素 。 我侷 在 初 中 的 時頗 候鞅 就 很 喜痒 歡 禪 學 , 我侷

對蹹 基啢 督 教嗝 的 涉顎 獵 也 蠻 多 , 所 以 不 同 的 宗 教嗝 和 書頟

籍 都疖 知 道跰 得喞 很 多 , 很 多 東 西 我侷 自 己 會 想 過跸 。 當

然 年 輕狗 的 時頗 候鞅 會 去 想 一 些 事 情單 , 如 果 沒俯 有 經 歷

過跸 一 些 生 活悻 的 印 證 或 磨 練 , 想 歸 想 , 事 實蹴 上 沒俯

有 深嘬 刻 的 體 悟韷 。 但伽 是悋 你佀 原鞝 來 想 過跸 的 事 情單 在 經 過跸

歷 練 以 後 , 突愊 然 之 間 , 你佀 就 知 道跰 了 一 些 什 麼猕 。

像踽 初 中 的 時頗 候鞅 接嗂 觸 禪 學 , 說狄 要慇 能 把便 心 放 寬 , 但伽

是悋 說狄 歸 說狄 , 做 又 是悋 另 外 一 回 事 , 等 你佀 遇跶 到 一 些

困佷 境蹜 或 者 是悋 遭 遇跶 不 如 意 時頗 , 你佀 還 是悋 會 很 不 高

興 、 卡 在 那倴 裡 , 這疄 時頗 候鞅 突愊 然 之 間 , 你佀 說狄 『 我侷 就

放 掉嗉 就 好 了 』, 或 者 說狄 『 退 一 步俞 海顊 闊 天 空 』。 你佀

曾 經 想 過跸 理噆 論 上 要慇 怎 麼猕 樣 安 排嗓 你佀 的 心 境蹜 , 當 經

歷 一 個鞄 困佷 難 的 環 境蹜 , 你佀 能 夠啧 真 正 用 那倴 樣 的 想

法 、 真 正 到 達跲 那倴 種牞 心 境蹜 , 你佀 會 鬆 了 一 口 氣頾 。 那倴

種牞 體 驗 是悋 很 深嘬 刻 的 。

「 我侷 想 我侷 就 是悋 想 過跸 很 多 事 情單 , 後 來 生 活悻 上 經 歷

過跸 以 後 , 變 得喞 學 以 致愩 用 。 把便 一 些 曾 經 想 過跸 的 、

道跰 理噆 上 應 該 怎 麼猕 樣 , 應 用 到 自 己 遇跶 到 的 情單 況 ,

那倴 之 後 我侷 才 躌 躌 懂 得喞 什 麼猕 叫 做 瀟 灑 。 一 個鞄 很 好

的 例 子 是悋 蘇 東 坡 。 蘇 東 坡 陷疧 入 黨 爭 時頗 , 他 跟 王

安 石 雖 然 互 相惵 欣 賞 對蹹 方 的 才 氣頾 , 但伽 是悋 政悂 見倝 不 一

樣 , 於 是悋 被畦 王 安 石 的 黨 員鞬 陷疧 害韐 下 獄牁 。 宋侗 神 宗 非

常喏 喜痒 愛 蘇 東 坡 的 文 采 , 有 一 些 人 卻 說狄 他 有 不 軌慒

的 企 圖蹙 、 誣犿 告佨 他 。 宋侗 神 宗 不 相惵 信 , 有 一 天 晚嗬 上

跑 到 監牐 獄牁 去 看惷 蘇 東 坡 , 看惷 完侖 回 來 就 笑 著 說狄 蘇 東

坡 絕 對蹹 沒俯 有 那倴 種牞 叛 逆 之 心 。 怎 麼猕 樣 呢 原鞝 來 宋侗

神 宗 在 深嘬 夜 裡 偷 偷 跑 去 , 看惷 見倝 蘇 東 坡 躺 在 那倴 裡

鼾 聲 如 雷踜 , 舒 服 的 很 , 睡牔 的 非 常喏 自 在 ; 如 果 說狄

一 個鞄 人 被畦 扣 上 很 重慢 的 罪 名 , 然 後 心 裡 也 有 鬼 的

話 , 那倴 一 定 嚇 壞 了 , 不 知 道跰 該 怎 麼猕 辦 , 睡牔 一 定

睡牔 不 安 穩 。 可 是悋 蘇 東 坡 瀟 灑 得喞 很 , 他 問啍 心 無 愧 ,

在 那倴 邊 睡牔 大 覺 、 鼾 聲 如 雷踜 。 宋侗 神 宗 看惷 一 看惷 , 就

只 是悋 把便 他 貶 官 外 放 而 已 , 蘇 東 坡 沒俯 有 受 到 什 麼猕

真 正 的 懲 處畗 。

「 我侷 覺 得喞 一 個鞄 人 的 心 態躊 很 重慢 要慇 , 別低 人 不 能 讓 你佀

真 的 不 快侳 樂 , 讓 你佀 不 快侳 樂 的 人 就 是悋 你佀 自 己 。 自

己 怎 麼猕 調 適 心 情單 是悋 很 重慢 要慇 的 一 件 事 , 多 年 來 我侷

理噆 解 到 這疄 點 , 雖 然 年 紀愐 還 沒俯 到 八 十 歲 , 不 過跸 心

態躊 已 經 到 那倴 個鞄 時頗 候鞅 了 。」

ST31:「:「:「:「 這疄 種牞 調 適 是悋 否佞 讓 您喩 在 工 作伿 上 能 處畗 理噆 的 更俐

好 」

Yeh:「 對蹹 , 真 的 很 有 幫 助 。 因 為惊 我侷 也 經 歷 過跸 一

段悭 蠻 在 乎 別低 人 看惷 法 的 時頗 候鞅 , 可 是悋 後 來 覺 得喞 這疄 樣

沒俯 有 意 義 , 真 的 , 你佀 花 時頗 間 精 力 去 在 乎 那倴 些 事 ,

不 如 把便 那倴 些 時頗 間 省想 下 來 專啼 心 投俈 入 你佀 在 乎 的 事

情單 。」

ST31:「:「:「:「 您喩 的 人 生 中 有 沒俯 有 什 麼猕 想 要慇 追 求俠 但伽 沒俯 有

時頗 間 去 做 的 事 嗎 」

Yeh:「 嗯 想 要慇 追 求俠 可 是悋 沒俯 有 時頗 間 去 做 的

嗯 , 我侷 常喏 常喏 開 玩 笑 說狄 如 果 我侷 們靽 能 夠啧 clone 的 話 ,

我侷 的 複 製犸 品 可 能 就 會 去 做 一 些 其 他 的 事 , 譬 如

說狄 可 能 成 為惊 文 學 家韑 啊 、 歷 史 學 家韑 啊 , 或 者 是悋 去

走倥 音靦 樂 的 路跡 啊 , 可 能 會 有 不 同 的 複 製犸 品 去 走倥 不

同 的 路跡 。 因 為惊 , 如 果 我侷 的 複 製犸 品 都疖 跟 我侷 一 樣 個鞄

性 的 話 , 絕 對蹹 不 會 要慇 走倥 一 樣 的 路跡 ( 眾甉 笑 ), 堅啝 決俩

不 做 物 理噆 , 一 定 要慇 不 一 樣 。 不 過跸 , 這疄 也 沒俯 什 麼猕

遺 憾 , 因 為惊 人 生 本 來 也 就 是悋 如 此 , 就 是悋 要慇 做 選

擇 。 一 個鞄 人 一 天 只 有 二 十 四 小 時頗 , 然 後 人 生 只

有 幾 十 年 , 這疄 樣 去 看惷 的 話 , 如 果 真 的 要慇 做 抉侽 擇 ,

選 擇 了 某悕 件 事 情單 , 就 要慇 真 的 做 下 去 ; 選 擇 你佀 喜痒

歡 做 的 事 , 就 不 要慇 後 悔韺 了 , 你佀 也 沒俯 有 時頗 間 去 後

悔韺 。

「 不 過跸 你佀 也 可 以 很 靈 活悻 的 去 處畗 理噆 就 是悋 了 , 像踽 我侷

現噇 在 也 是悋 因 緣 際狽 會 , 寫 了 一 本 自 傳 。 我侷 原鞝 來 曾

經 想 過跸 , 也 許畱 等 我侷 退 休 以 後 可 以 出 一 本 詩 集 ,

放 自 己 多 年 來 寫 的 詩 , 我侷 有 一 些 詩 文 , 原鞝 來 可


能 是悋 要慇 到 七 、 八 十 歲 以 後 才 會 發 表 的 一 些 文 學

作伿 品 , 現噇 在 已 經 放 進 去 這疄 本 自 傳 裡 了 。 所 以 人

生 有 時頗 候鞅 很 難 說狄 , 但伽 我侷 覺 得喞 我侷 不 後 悔韺 我侷 走倥 的 是悋

什 麼猕 路跡 , 如 果 再 走倥 一 次 我侷 還 是悋 覺 得喞 說狄 這疄 個鞄 選 擇

是悋 正 確 的 ; 但伽 如 果 我侷 能 夠啧 有 複 製犸 品 的 話 , 那倴 當

然 還 有 其 他 不 同 的 東 西 我侷 很 有 興 趣 、 很 喜痒 歡 ,

所 以 人 生 是悋 很 多 層 次 的 。It's a Hilbert space out

there.( 眾甉 笑 )」

給 我 們 的 話

這 次 很 難 得 能 訪 問 到 葉 乃 裳 教 授 , 除 了 讓毅

各峬 位 讀歲 者 更 了 解 這 位 傑鄡 出屒 的 學 姊 外屸 , 也 要稊 幫 大

家窚 問 教 授 一 些 常 常 困 擾 我 們穆 的 問 題 。 大 學 到 底

可屣 不 可屣 以层 「 任峌 你 玩 四屶 年 」 大 學 生岥 適 不 適 合峯 先峕

接 觸 研 究 工 作 身 為 ( 未 來 可屣 能 的 ) 科 學 家窚 ,

有 什 麼邐 是 我 們穆 該 知 道 的 相 信 大 家窚 心尚 中 峿 少 都

有 相 同峧 的 疑 問 , 來 看 看 葉 教 授 怎 麼邐 說 。

ST31:「:「:「:「 唸啑 大 學 有 很 多 可 以 玩 的 東 西 , 學 生 容韕 易

想 要慇 一 直 玩 , 老 師韦 覺 得喞 這疄 樣 會 不 會 無 法 當 物 理噆

學 家韑 呢 」

Yeh:「 你佀 要慇 先 瞭 解 自 己 想 要慇 什 麼猕 ,『 人 不 輕狗 狂倃 枉

少 年 』, 我侷 是悋 在 高 中 的 時頗 候鞅 玩 的 。 不 過跸 我侷 高 中 的

時頗 候鞅 玩 得喞 有 點 叛 逆 , 有 點 『 誰 說狄 要慇 天 天 讀 書頟 才

會 得喞 第甚 一 名 我侷 不 要慇 天 天 讀 書頟 還 是悋 第甚 一 名 。』

的 心 態躊 , 這疄 樣 比 較跨 快侳 樂 , 也 是悋 有 一 點 叛 逆 的 心

態躊 了 。 不 過跸 事 實蹴 上 我侷 覺 得喞 你佀 要慇 先 問啍 自 己 『 人 生

目 標 是悋 什 麼猕 什 麼猕 事 會 讓 你佀 快侳 樂 』

「 回 過跸 頭 看惷 , 當 初 那倴 個鞄 時頗 候鞅 我侷 說狄 我侷 玩 得喞 很 兇 ,

玩 社 團蹘 , 但伽 在 社 團蹘 裡 還 是悋 要慇 做 事 。 我侷 從喠 小 常喏 常喏

當 班 長 之 類 的 , 必 須 要慇 去 做 很 多 事 情單 , 跟 很 多

人 接嗂 觸 , 這疄 對蹹 我侷 來 說狄 也 是悋 一 種牞 磨 練 。 就 是悋 說狄 ,

我侷 未 必 喜痒 歡 去 管牤 人 、 去 做 事 ; 但伽 在 這疄 個鞄 情單 況 下 ,

我侷 必 須 做 很 多 事 , 可 能 訓 練 我侷 比 較跨 懂 得喞 人 情單 世

故悃 , 比 較跨 懂 得喞 怎 麼猕 與犕 人 相惵 處畗 。 所 以 你佀 說狄 玩 , 是悋

說狄 參 加 社 團蹘 、 有 意 義 的 事 情單 , 那倴 訓 練 了 你佀 做 事

以 及 與犕 人 相惵 處畗 的 能 力 , 也 是悋 很 好 的 。 不 知 道跰 你佀

說狄 的 玩 是悋 什 麼猕 」

ST31:「:「:「:「 例 如 玩 社 團蹘 , 或 者 是悋 跟 別低 人 去 唱啋 歌躺 、 看惷

電踝 視 、 逛疒 街 等 等 。 就 是悋 沒俯 有 像踽 您喩 剛鞙 剛鞙 說狄 的 , 唸啑

大 學 很 專啼 心 , 一 直 在 算牨 習电 題 等 等 。」

Yeh:「 呃佢 , 如 果 只 是悋 一 個鞄 過跸 渡 時頗 期 , 那倴 沒俯 有 關

係 。 很 多 學 生 剛鞙 進 大 學 的 時頗 候鞅 , 因 為惊 高 中 被畦 壓

了 很 久 , 然 後 剛鞙 進 大 學 的 第甚 一 年 , 新 鮮 人 有 好

多 好 多 活悻 動 , 所 以 如 果 只 是悋 過跸 渡 時頗 期 就 沒俯 有 關

係 。 但伽 是悋 長 遠狚 來 看惷 , 你佀 如 果 要慇 很 輕狗 鬆 地 過跸 日 子

就 不 適 合 作伿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路跡 線 , 你佀 可 以 作伿 別低 的 事

情單 , 未 必 適 合 作伿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 因 為惊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有 一

點 像踽 苦愰 行 僧踶 , 你佀 要慇 耐愙 得喞 住 寂啸 寞蹰 、 要慇 能 夠啧 專啼 注 、

要慇 吃 得喞 了 苦愰 , 這疄 一 條嘅 路跡 不 是悋 每俟 個鞄 人 都疖 適 合 的 。

所 以 你佀 要慇 問啍 你佀 自 己 喜痒 歡 什 麼猕 、 個鞄 性 如 何 。

「 我侷 認狀 為惊 人 應 該 要慇 活悻 得喞 快侳 樂 。 佛 家韑 說狄 有 三 種牞 境蹜

界惣 : 初 來 時頗 , 見倝 山 是悋 山 , 見倝 水 是悋 水 ; 然 後 是悋 見倝

山 不 是悋 山 , 見倝 水 不 是悋 水 ; 最疿 後 又 見倝 山 是悋 山 , 見倝

水 是悋 水 。 這疄 三 個鞄 層 次 是悋 什 麼猕 意 思 呢 剛鞙 初 來 時頗

見倝 山 是悋 山 , 見倝 水 是悋 水 , 表 示 你佀 的 想 法 很 單痙 純 天

真 , 看惷 到 東 西 就 是悋 看惷 到 它 的 表 象 , 山 就 是悋 山 ,

水 就 是悋 水 , 就 是悋 那倴 樣 子 , 只 看惷 到 表 象 , 那倴 是悋 第甚

一 層 次 。 第甚 二 個鞄 層 次 是悋 說狄 你佀 開 始 深嘬 思 , 開 始 去

想 很 多 事 , 山 , 不 單痙 單痙 就 是悋 你佀 外 表 看惷 到 的 山 ,

你佀 會 想 『 山 裡 頭 有 什 麼猕 』、『 山 代 表 什 麼猕 意

義 』、 或 者 『 水 是悋 流悵 動 的 , 它 又 代 表 什 麼猕 意 義

是悋 否佞 象 徵 多 變 』。 你佀 一 去 想 這疄 種牞 東 西 , 就 見倝 山

不 是悋 山 , 見倝 水 不 是悋 水 。 但伽 等 到 你佀 真 的 大 徹躇 大 悟韷 、

有 人 生 的 智 慧 之 後 , 你佀 回 過跸 頭 來 看惷 東 西 會 看惷 到

它 的 本 質 , 那倴 時頗 候鞅 是悋 最疿 高 層 次 , 回 歸 本 質 、 反

璞 歸 真 , 見倝 山 是悋 山 、 見倝 水 是悋 水 的 那倴 種牞 人 生 觀 。

「 所 以 如 果 你佀 很 喜痒 歡 跟 人 相惵 處畗 、 生 活悻 不 要慇 那倴 麼猕

緊牸 張喘 , 你佀 瞭 解 、 確 定 自 己 個鞄 性 真 的 是悋 這疄 樣 子 ,

而 不 說狄 過跸 渡 時頗 期 , 那倴 麼猕 也 許畱 高 壓 力 、 長 期 像踽 苦愰

行 僧踶 一 樣 的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之 路跡 未 必 適 合 你佀 。 但伽 如 果

現噇 在 這疄 只 是悋 一 個鞄 過跸 渡 時頗 期 , 你佀 只 是悋 在 壓 抑俊 之 後

稍 為惊 放 鬆 , 將啽 來 再 重慢 新 思 考 自 己 將啽 來 想 要慇 作伿 什


麼猕 , 那倴 我侷 現噇 在 還 不 能 夠啧 確 定 說狄 你佀 比 較跨 適 合 什

麼猕 。 所 以 這疄 大 致愩 上 是悋 你佀 自 己 要慇 有 一 個鞄 感 覺 、 基啢

礎 , 也 許畱 你佀 現噇 在 還 沒俯 有 學 到 什 麼猕 東 西 讓 你佀 覺 得喞

愛 上 、 充 滿軈 熱 忱侲 、 很 有 感 覺 。 有 時頗 候鞅 你佀 真 的 喜痒

歡 上 一 個鞄 東 西 , 你佀 真 的 對蹹 這疄 個鞄 東 西 有 熱 忱侲 以

後 , 那倴 種牞 熱 忱侲 不 單痙 單痙 是悋 一 頭 熱 的 熱 忱侲 , 而 是悋 你佀

去 追 求俠 、 有 那倴 種牞 孺 慕 之 情單 、 追 求俠 你佀 想 要慇 達跲 到 的

境蹜 界惣 的 熱 忱侲 。

「 我侷 引 用 《 詩 經 》 裡 的 〈 蒹 葭 〉:『 蒹 葭 蒼犦 蒼犦 ,

白 露 為惊 霜 ; 所 謂 依 人 , 在 水 一 方 。 溯 洄 從喠 之 ,

道跰 阻 且 長 ; 溯 游 從喠 之 , 宛 在 水 中 央 。』 這疄 是悋 詩

人 在 描 寫 他 心 愛 的 美愖 女 非 常喏 遙狞 遠狚 , 在 水 之 一

方 。 可 是悋 他 並 非 坐侁 在 那倴 邊 想 美愖 麗 的 女 子 , 他 沿

著 河 往 上 游 去 找俁 、 往 下 游 去 找俁 。 雖 然 那倴 個鞄 美愖 麗

的 女 孩 還 是悋 在 很 遙狞 遠狚 的 地 方 , 找俁 來 找俁 去 好 像踽 又

沒俯 找俁 到 ; 但伽 是悋 他 起 而 力 行 , 他 有 那倴 個鞄 孺 慕 之 情單 ,

而 不 是悋 一 頭 熱 坐侁 在 那倴 邊 什 麼猕 事 都疖 不 做 。 如 果 你佀

找俁 到 一 樣 喜痒 愛 的 東 西 , 你佀 想 要慇 做 的 事 情單 達跲 到 那倴

種牞 熱 忱侲 的 話 , 你佀 自 然 就 會 投俈 入 。 所 以 你佀 要慇 找俁 到

想 要慇 做 的 事 情單 , 真 的 去 愛 上 那倴 樣 東 西 , 然 後 全

力 以 赴慎 。 要慇 有 那倴 樣 的 熱 忱侲 。 你佀 的 事 業 如 果 能 夠啧

跟 你佀 這疄 麼猕 喜痒 歡 做 的 事 情單 結 合 , 那倴 你佀 成 功 的 機 率噂

就 更俐 高 了 , 因 為惊 你佀 會 完侖 全 的 投俈 入 。」

起 出 論 文 , 而 且 是悋 投俈 非 常喏 好 的 期 刊 , 學 生 們靽 有

這疄 種牞 程 度 , 甚惠 至 還 有 的 變 成 first author。 因 為惊 這疄

樣 , 他 們靽 學 得喞 更俐 深嘬 刻 , 我侷 覺 得喞 這疄 是悋 非 常喏 好 的 事

情單 。 也 許畱 台 灣 現噇 在 還 沒俯 有 那倴 個鞄 風靨 氣頾 , 教嗝 授嗏 未 必

願 意 收 大 學 部疔 的 學 生 。 像踽 我侷 收 大 學 部疔 的 學 生 也

有 原鞝 則 , 因 為惊 我侷 帶喐 了 很 多 大 學 部疔 的 學 生 , 所 以

他 們靽 學 生 也 都疖 會 一 大 票甒 跑 來 要慇 到 我侷 這疄 裡 研惽 究倏 ,

但伽 是悋 我侷 能 夠啧 收 的 當 然 有 限慤 。 通疆 常喏 我侷 有 一 個鞄 要慇

求俠 , 就 是悋 他 們靽 跟 我侷 做 研惽 究倏 之 前 必 須 先 花 半 年 到

九 個鞄 月 的 時頗 間 , 先 把便 一 些 基啢 礎 的 、 跟 我侷 研惽 究倏 有

關 的 理噆 論 先 學 好 、 自 己 讀 過跸 , 當 然 也 可 以 問啍 我侷 。

就 是悋 說狄 , 他 們靽 必 須 先 學 課 程 以 外 的 東 西 , 不 過跸

當 然 還 是悋 物 理噆 。

「 還 有 就 是悋 , 我侷 有 規畬 定 他 們靽 必 須 先 花 一 點 時頗 間

到 我侷 實蹴 驗 室 學 習电 基啢 礎 實蹴 驗 技侻 巧 , 直 到 我侷 覺 得喞 可

以 了 、 程 度 夠啧 了 。 所 以 他 們靽 必 須 預踣 備疹 一 段悭 時頗 間 ,

才 能 跟 我侷 做 研惽 究倏 , 但伽 是悋 我侷 會 告佨 訴 他 們靽 要慇 讀 什 麼猕

東 西 , 也 會 有 研惽 究倏 生 或 者 是悋 助 教嗝 訓 練 他 們靽 。 這疄

是悋 一 個鞄 習电 躍 的 問啍 題 , 因 為惊 在 Caltech、 在 MIT,

這疄 是悋 非 常喏 平 常喏 的 事 情單 , 教嗝 授嗏 們靽 很 鼓踴 勵 大 學 生 做

研惽 究倏 。 在 台 灣 , 因 為惊 教嗝 授嗏 不 一 定 帶喐 過跸 大 學 生 ,

這疄 不 是悋 很 快侳 就 可 以 成 功 , 但伽 是悋 , 你佀 們靽 如 果 有 教嗝

授嗏 願 意 收 你佀 們靽 的 話 , 是悋 很 好 的 開 始 。」

ST31:「:「:「:「 那倴 麼猕 , 老 師韦 您喩 是悋 否佞 鼓踴 勵 現噇 在 的 學 生 在 大

學 時頗 期 先 接嗂 觸 研惽 究倏 工 作伿 」

Yeh:「 我侷 非 常喏 鼓踴 勵 學 生 接嗂 觸 研惽 究倏 工 作伿 , 為惊 什 麼猕

呢 因 為惊 通疆 常喏 你佀 學 一 個鞄 東 西 , 學 到 了 還 不 是悋 你佀

們靽 的 , 除 非 你佀 能 夠啧 用 得喞 出 來 , 解 決俩 什 麼猕 問啍 題 ,

或 者 做 研惽 究倏 的 時頗 候鞅 , 你佀 發 現噇 你佀 學 的 東 西 可 以

用 。 一 旦 用 出 來 以 後 , 那倴 個鞄 東 西 就 變 成 你佀 的 ,

你佀 學 的 東 西 就 真 正 深嘬 植 腦 海顊 裡 , 變 成 你佀 的 一 部疔

分 , 不 然 的 話 都疖 只 是悋 書頟 本 上 的 東 西 , 這疄 是悋 不 一

樣 的 。

「 像踽 在 Caltech、 在 MIT, 這疄 兩 個鞄 學 校頣 非 常喏 重慢 視

大 學 生 參 與犕 研惽 究倏 。 我侷 實蹴 驗 室 裡 常喏 常喏 有 一 票甒 大 學

生 , 他 們靽 做 的 很 好 , 很 多 在 畢瓼 業 以 前 就 跟 我侷 一

▲ 葉 乃 裳犳 教嗝 授嗏 ( 右 ) 與犕 實蹴 驗 室 的 學 生 ( 左 )。

ST31:「:「:「:「 最疿 後 老 師韦 有 沒俯 有 什 麼猕 話 想 跟 台 大 物 理噆 系倐

的 學 生 說狄 不 管牤 是悋 期 待 、 期 許畱 , 或 者 是悋 一 些 勉

勵 的 話 」


Yeh:「 我侷 這疄 次 回 來 覺 得喞 台 大 的 學 生 還 是悋 非 常喏 優

秀倍 , 所 以 你佀 們靽 要慇 知 道跰 自 己 跟 世 界惣 最疿 好 的 學 生 比

起 來 也 不 會 遜狜 色 。 最疿 重慢 要慇 的 就 是悋 , 如 果 是悋 想 要慇

走倥 學 術畣 的 路跡 …… 其 實蹴 不 管牤 要慇 走倥 哪鞯 一 方 慨面 的 路跡 ,

我侷 覺 得喞 最疿 重慢 要慇 的 是悋 要慇 知 道跰 自 己 想 要慇 什 麼猕 、 人 生

需猀 要慇 什 麼猕 。 在 天 份 上 來 說狄 你佀 們靽 絕 對蹹 不 差韤 , 都疖 是悋

全 國啚 最疿 優 秀倍 的 ; 在 世 界惣 上 , 譬 如 和 我侷 教嗝 過跸 的

Caltech 學 生 比 起 來 , 這疄 邊 的 好 學 生 也 毫嘌 不 遜狜

色 , 所 以 天 份 不 是悋 問啍 題 。 最疿 重慢 要慇 的 是悋 你佀 要慇 知 道跰

自 己 的 人 生 目 標 是悋 什 麼猕 , 早 點 設畲 立 你佀 人 生 的 目

標 , 知 道跰 你佀 自 己 的 個鞄 性 適 合 什 麼猕 工 作伿 , 一 旦 知

道跰 以 後 就 不 要慇 太 分 心 , 要慇 懂 得喞 專啼 注 。 因 為惊 古 人

說狄 『 定 靜 安 慮 得喞 』, 你佀 要慇 達跲 到 那倴 個鞄 『 得喞 』 的 境蹜 界惣 ,

一 開 始 一 定 要慇 先 定 下 來 , 然 後 經 過跸 那倴 整 個鞄 過跸

程 , 你佀 要慇 懂 得喞 專啼 注 、 要慇 去 何 力 , 才 會 有 成 果 。

因 為惊 事 實蹴 上 , 天 才 真 的 是悋 99% 的 何 力 加 上 1%

的 天 分 , 到 最疿 後 還 是悋 要慇 何 力 。

「 只 是悋 說狄 何 力 也 要慇 懂 得喞 得喞 法 , 這疄 一 點 很 重慢 要慇 。

所 以 你佀 要慇 知 道跰 自 己 的 人 生 passion 是悋 什 麼猕 、 最疿 喜痒

歡 做 的 事 情單 是悋 什 麼猕 ; 知 道跰 了 以 後 , 探嗁 索 自 己 的

天 份 , 看惷 是悋 不 是悋 跟 這疄 個鞄 相惵 吻佪 合 ; 然 後 就 全 力 投俈

入 , 專啼 心 做 這疄 件 事 情單 , 不 要慇 太 在 乎 別低 人 的 眼甊 光 。

如 果 你佀 知 道跰 自 己 深嘬 思 熟 慮 以 後 做 的 事 情單 是悋 對蹹

的 , 就 不 要慇 在 意 別低 人 怎 麼猕 去 界惣 定 你佀 , 好 好 何 力

就 是悋 了 ; 你佀 只 要慇 問啍 自 己 說狄 : 在 絕 對蹹 的 標 竿愋 上 是悋

不 是悋 不 斷 地 超 越 、 進 步俞 在 知 識 、 在 拼恴 勁 、 在

人 際狽 上 是悋 不 是悋 不 斷 有 進 步俞 然 後 是悋 不 是悋 對蹹 這疄 個鞄

社 會 、 這疄 個鞄 週 遭 環 境蹜 有 好 的 影 響 你佀 要慇 求俠 自 己

就 是悋 了 , 不 要慇 整 天 都疖 去 跟 別低 人 比 。 這疄 不 是悋 要慇 你佀

忽 略瓺 別低 人 的 觀 感 , 但伽 是悋 在 安 身倧 立 命 上 , 要慇 求俠 超

越 自 己 就 夠啧 了 。 因 為惊 你佀 只 要慇 超 越 自 己 、 盡牏 了 最疿

大 的 何 力 , 你佀 還 能 要慇 求俠 什 麼猕 如 果 你佀 做 到 這疄

樣 , 就 問啍 心 無 愧 , 也 會 覺 得喞 活悻 得喞 很 踏 實蹴 。 這疄 個鞄

真 的 很 重慢 要慇 , 這疄 個鞄 價猜 值靹 觀 要慇 正 確 。

「 還 有 一 點 就 是悋 , 我侷 常喏 常喏 發 現噇 很 多 在 科愆 學 領猅 域啜

的 人 比 較跨 忽 略瓺 自 己 在 其 他 方 慨面 的 素 養 、 或 者 表

達跲 能 力 。 這疄 一 點 我侷 必 須 強喙 調 , 我侷 就 說狄 it's a

Hilbert space out there, 一 個鞄 人 有 比 較跨 多 的 層

慨面 、 不 同 的 興 趣 、 不 同 的 抒俄 發 管牤 道跰 是悋 很 重慢 要慇 的 ,

因 為惊 這疄 對蹹 於 將啽 來 安 身倧 立 命 很 重慢 要慇 。 然 後 表 達跲 能

力 也 很 重慢 要慇 , 因 為惊 你佀 如 果 做 科愆 學 研惽 究倏 , 或 是悋 將啽

來 到 任 何 職 場痨 , 表 達跲 能 力 好 會 佔 很 大 的 便 宜 。

表 達跲 能 力 包 括恽 寫 作伿 、 包 括恽 口 頭 上 的 表 達跲 , 尤 其

是悋 如 果 要慇 做 學 術畣 研惽 究倏 , 你佀 一 定 要慇 寫 論 文 、 一 定

要慇 做 研惽 究倏 報痫 告佨 、 一 定 要慇 參 加 會 議 , 你佀 再 聰 明 ,

如 果 連疈 自 己 的 想 法 都疖 說狄 不 清 楚 , 那倴 誰 知 道跰 你佀 的

好 對蹹 不 對蹹 所 以 表 達跲 能 力 很 重慢 要慇 , 很 多 科愆 學

界惣 的 人 常喏 常喏 忽 略瓺 表 達跲 能 力 重慢 要慇 性 。 你佀 們靽 要慇 切

記 , 這疄 一 點 真 的 很 重慢 要慇 。

「 再 來 就 是悋 , 很 多 科愆 學 界惣 的 人 會 忽 略瓺 掉嗉 跟 社 會

大 眾甉 之 間 的 溝 通疆 。 常喏 常喏 別低 人 會 覺 得喞 科愆 學 家韑 都疖 是悋

科愆 學 怪 物 , 這疄 是悋 一 種牞 很 奇 怪 的 迷 思 , 例 如 像踽 蓬

蓬 頭 想 到 愛 因 斯 坦 , 然 後 經 常喏 會 想 到 一 群 人 聚犊

在 一 起 摸躗 著 頭 、 喃痗 喃痗 自 語犾 , 好 像踽 怪 怪 的 怪 博痈 士 。

其 實蹴 不 是悋 這疄 樣 , 但伽 是悋 你佀 必 須 打 破 一 般 大 眾甉 對蹹 於

科愆 學 研惽 究倏 的 迷 思 , 跟 他 們靽 溝 通疆 , 讓 他 們靽 知 道跰 做

科愆 學 研惽 究倏 的 人 也 是悋 可 以 很 有 趣 的 。 告佨 訴 他 們靽 你佀

做 的 科愆 學 研惽 究倏 是悋 追 求俠 真 理噆 、 是悋 造疎 福 人 群 的 一 種牞

事 情單 , 然 後 讓 社 會 大 眾甉 對蹹 於 科愆 學 研惽 究倏 能 至 少 有

一 點 基啢 本 觀 念 , 知 道跰 我侷 們靽 在 做 些 什 麼猕 。 我侷 覺 得喞

這疄 不 是悋 一 件 壞 事 , 但伽 是悋 科愆 學 界惣 的 人 常喏 常喏 就 是悋 忽

略瓺 了 跟 社 會 大 眾甉 的 溝 通疆 。

「 我侷 這疄 次 回 來 因 為惊 出 書頟 的 關 係 , 接嗂 受 到 一 些 電踝

台 的 訪畭 問啍 , 很 多 電踝 台 訪畭 問啍 我侷 會 問啍 說狄 『 物 理噆 學 家韑

做 些 什 麼猕 』, 那倴 我侷 就 會 告佨 訴 他 們靽 『 物 理噆 做 的 事

可 多 呢 !』。 今 天 我侷 們靽 站 在 地 球噅 上 , 地 球噅 在 旋嗨 轉

我侷 們靽 卻 沒俯 被畦 甩 出 去 , 這疄 就 是悋 物 理噆 ; 我侷 說狄 我侷 們靽 有

四 季 , 這疄 也 是悋 物 理噆 , 是悋 因 為惊 星悌 球噅 的 運跮 行 。 然 後

我侷 說狄 , 你佀 看惷 最疿 簡 單痙 的 , 太 陽 會 發 光 是悋 因 為惊 核頤 融

合 , 所 以 是悋 物 理噆 ; 地 球噅 上 發 電踝 廠 的 原鞝 理噆 , 無 論

火 力 、 風靨 力 、 水 力 發 電踝 都疖 是悋 物 理噆 , 最疿 簡 單痙 的 物

理噆 。 而 在 通疆 訊 上 , 不 管牤 是悋 有 線 或 無 線 的 通疆 訊 ,

通疆 通疆 是悋 電踝 子 學 的 原鞝 理噆 。 我侷 說狄 夏鞼 天 有 些 怕 熱 的 朋

友 家韑 裡 有 冷位 氣頾 , 然 後 有 冰 箱 , 這疄 些 都疖 是悋 熱 力 學 ,

都疖 是悋 物 理噆 。 電踝 晶 體 造疎 成 電踝 腦 與犕 現噇 代 科愆 技侻 的 大 革靣

命 , 這疄 些 都疖 是悋 凝 態躊 物 理噆 學 家韑 做 出 來 的 ; 你佀 們靽 看惷


的 液嘓 晶 電踝 視 也 都疖 是悋 物 理噆 。 我侷 說狄 物 理噆 無 所 不 在 ,

那倴 他 們靽 一 聽 就 會 說狄 『 喔痔 , 原鞝 來 物 理噆 學 家韑 事 實蹴 上

也 跟 生 活悻 息韵 息韵 相惵 關 。』

「 但伽 是悋 我侷 也 告佨 訴 他 們靽 , 人 之 所 以 不 同 於 一 般 的

生 物 是悋 因 為惊 我侷 們靽 有 好 奇 心 , 有 想 追 求俠 真 理噆 的 那倴

種牞 動 力 、 熱 忱侲 , 事 實蹴 上 物 理噆 學 家韑 也 只 不 過跸 是悋 做

比 較跨 純 的 物 理噆 , 有 追 求俠 真 理噆 的 態躊 度 , 充 滿軈 了 好

奇 心 , 想 要慇 去 探嗁 究倏 宇 宙 的 源 頭 。 我侷 這疄 樣 跟 他 們靽

說狄 , 他 們靽 聽 了 會 說狄 『 喔痔 , 所 以 物 理噆 也 是悋 很 親 切

的 , 不 是悋 那倴 麼猕 恐韱 怖 的 東 西 。』 這疄 都疖 要慇 看惷 你佀 怎 麼猕

去 跟 大 眾甉 溝 通疆 。 我侷 覺 得喞 做 為惊 一 個鞄 科愆 學 家韑 , 不 管牤

你佀 將啽 來 …… 嗯 , 說狄 不 定 很 多 唸啑 物 理噆 的 人 有 一 天

會 走倥 工 程 方 慨面 的 , 但伽 是悋 走倥 科愆 學 方 慨面 的 人 應 該 有

一 種牞 社 會 道跰 義 、 社 會 責畹 任 , 讓 社 會 大 眾甉 知 道跰 你佀

們靽 在 做 什 麼猕 。 我侷 認狀 為惊 現噇 在 的 科愆 學 人 應 該 要慇 有 這疄

樣 的 認狀 知 。」

後 記

時 近 正岗 午 , 我 們穆 結 束 了 這 次 長 達 三 小 時 的

訪 談 , 和 教 授 道 謝 後 離 去屢 。 教 授 笑 著 說 她崆 還 有

工 作 要稊 作 , 轉 身 即 走 入 辦 公 室 , 即 便 是 假 日尤 也

不 忘 工 作 。 有 時 , 還 真 難 將 自 稱 為 工 作 狂 、 專

心尚 投 入 科 學 研 究 的 葉 乃 裳 教 授 , 與 這 位 跟 我 們穆

暢 談 三 個積 小 時 、 熱鄱 情 而 親 切 的 葉 乃 裳 教 授 連 在峹

一 起 。

訪 談 後 , 我 們穆 將 錄 音稯 檔 做 成 一 份峏 長 達 近 四屶

萬 字 的 逐 字 稿酔 。 一 開 始 打岌 算 節 錄 一 些 段 落 出屒

來 , 但 看 來 看 去屢 , 實 在峹 覺 得 每 個積 部 份峏 都 難 以层 割鄨

捨 , 不 管 是 教 授 的 成 長 歷 程 、 求 學 經 驗殯 , 或 是

教 授 勉 勵 的 良 言 , 都 充屌 滿 著 人 生岥 智醳 慧郗 、 十 分 受

用岦 。 於 是 , 我 們穆 幾酱 乎屁 將 所 有 的 訪 談 內 容窞 , 經 過

整 理 、 排 序 、 分 段 , 完 整 地峸 呈 現 於 此 。

整 理 逐 字 稿酔 時 再峘 次 細 讀歲 葉 乃 裳 教 授 的 話

語 , 實 在峹 受 益 良 峿 。 葉 教 授 還 不 到 半屜 百 之 年 ,

在峹 學 術 界 有 這 麼邐 高 的 成 就酧 , 卻 又 能 過 得 如崇 此 瀟

灑止 , 真 的 讓毅 人 嘆 服 。 對 於 學 術 研 究 , 葉 教 授 無

時 不 散醩 發 著 自 信 、 專 注 的 精 神 , 正岗 如崇 她崆 所 勉 勵

我 們穆 :「 要稊 達 到 『 得 』 的 境 界 , 一 定 要稊 先峕 定 下 來 ,

然 後 要稊 懂 得 專 注 、 要稊 去屢 努 力 , 才 會 有 成 果 。」

我 們穆 都 有 好崅 長 的 路 要稊 走 , 而 且尼 是 條 艱 難 而 孤 單酀

的 路 , 若秵 想 要稊 在峹 學 術 界 有 所 成 就酧 , 我 們穆 一 定 要稊

牢 記 教 授 所 勉 勵 的 話 , 瞭 解 自 己 、 全峖 力 以层 赴稑 、

努 力 得 法 ; 並 有 正岗 確酎 的 人 生岥 觀毢 , 尋酦 找 屬 於 自 己

安崎 身 立岷 命 的 生岥 命 價邗 值穂 。

另屮 一 方尣 面稫 , 她崆 送 給 我 們穆 的 話 :It’s a Hilbert

space out there. 告 訴 了 我 們穆 人 生岥 有 無 限稧 可屣 能 。

現 代 教 育 沒 有 給 我 們穆 太 峿 機 會 去屢 思 考 喜鄹 歡 什

麼邐 、 想 要稊 什 麼邐 , 有 時 可屣 能 一 頭 栽 入 工 作 中 , 卻

忘 了 人 生岥 其 實 有 很 峿 面稫 向峭 。 除 了 工 作 之 外屸 , 可屣

能 還 有 許 峿 事 物 是 我 們穆 打岌 從 心尚 底 喜鄹 歡 的 、 不 能

忽 略 的 , 而 非 只屯 有 工 作 的 成 就酧 才 能 滿 足 我 們穆 的

生岥 命 。 這 句屳 簡 單酀 ── 但 是 可屣 能 只屯 有 物 理 系 ( 以层

及 數鄁 學 系 ) 學 生岥 瞭 解 ── 的 話 , 正岗 點 出屒 了 人 生岥

的 開 闊 。

一 年 後 的 暑醲 假 (2008 年 ), 葉 乃 裳 教 授 又

再峘 次 返 台屲 , 在峹 清 大 給 了 一 些 talks, 筆 者 有 幸 再峘

次 遇 到 教 授 。 教 授 還 是 一 樣鄆 有 活 力 , 興 奮 地峸 跟

我 們穆 說 明 他屆 們穆 實 驗殯 室 關 於 高 溫 超 體殱 的 最鄦 新 發 現

( 雖 然 我 也 只屯 能 鴨 子 聽歭 雷 )。 就酧 像 教 授 說 的 : 是

那 種 觸 摸 到 真 理 的 感 覺 與 喜鄹 悅竅 , 讓毅 她崆 不 斷 有 動

力 向峭 前 。 聽歭 教 授 的 演 講 時 , 我 們穆 似 乎屁 也 被 教 授

的 喜鄹 悅竅 感 染 而 熱鄱 血 沸 騰 了 起 來 , 相 信 那 種 觸 摸

到 真 理 的 感 覺 必岊 是 推 動 物 理 學 家窚 前 行 的 原穦 動

力 。

希 望 大 家窚 喜鄹 歡 這 次 的 〈 葉 乃 裳 教 授 專

訪 〉, 更 希 望 教 授 的 熱鄱 情 、 喜鄹 悅竅 、 智醳 慧郗 、 瀟 灑止 ,

峿 峿 少 少 能 帶 給 各峬 位 一 些 感 動 。

銘 謝

感 謝 葉 乃 裳 教 授 的 傾 力 相 助 , 除 了 教 授 在峹

訪 談 、 討 論 時 的 熱鄱 情 , 也 幫 助 我 們穆 校 閱 稿酔 件峋 、

提醚 供 照 片尴 。 若秵 不 是 葉 教 授 的 幫 忙 , 我 們穆 勢 必岊 無

法 順 利 完 成 這 篇 文尠 章鄓 。 特 此 致秬 謝 。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