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2016 Views

Loving Africa 11 情繫西非十一(pdf)

You also want an ePaper? Increase the reach of your titles

YUMPU automatically turns print PDFs into web optimized ePapers that Google loves.

情 繫 西 非

11

情 繫 西 非

11

Loving Africa

Loving Africa

圖 / 文 .Queenie Chow 翻 譯 Raymond Chow

圖 / 文 .Queenie Chow 翻 譯 .Raymond Chow

非 洲 咖 啡

無 可 奈 何 的 現 實

1

Author enjoying sushi at a fancy Japanese

restaurant in Ghana

作 者 在 加 納 的 高 級 日 本 餐 廳 享 用 壽 司

作 為 一 個 典 型 的 墨 爾 本 人 , 我 是 咖 啡 的

忠 誠 粉 絲 。 墨 爾 本 不 單 有 全 球 最 好 的 咖 啡 ,

更 帶 有 表 達 出 令 人 羡 慕 的 社 交 經 驗 的 獨 特 文

化 。 在 咖 啡 室 , 你 可 以 與 記 得 你 喜 愛 哪 種 咖

啡 、 你 孩 子 的 名 字 、 甚 至 知 道 你 剛 興 伴 侶 分

手 的 咖 啡 師 談 天 說 地 。

由 於 聞 名 的 墨 爾 本 咖 啡 文 化 , 在 我 到 達

西 非 後 , 因 著 我 對 優 質 咖 啡 的 堅 持 , 我 盼 望

非 州 的 異 國 情 調 能 給 我 比 普 通 包 裝 雀 巢 咖 啡

更 多 的 滿 足 感 。 然 而 , 雖 然 在 撒 哈 拉 以 南 的

非 洲 , 生 產 了 全 球 最 精 美 的 咖 啡 豆 ( 在 墨 爾

本 我 們 經 常 在 喝 ), 但 我 在 西 非 洲 追 尋 咖 啡

之 旅 卻 無 法 找 到 一 杯 本 地 生 產 的 咖 啡 。

到 達 多 哥 的 第 一 週 , 我 苦 苦 央 求 本 地 的

司 機 帶 我 到 道 地 的 咖 啡 室 。 他 對 我 的 要 求 苦

思 多 時 , 絞 盡 腦 汁 , 終 於 帶 我 到 了 他 在 洛 美

曾 買 過 咖 啡 的 唯 一 地 方 , 就 是 當 地 的 加 油 站 。

在 這 破 落 的 油 站 中 , 他 推 介 給 我 那 人 盡 皆 知

的 罐 裝 即 飲 雀 巢 咖 啡 。

最 後 我 的 比 利 時 同 事 把 我 帶 到 多 哥 的

法 式 咖 啡 室 , 享 受 優 質 的 歐 洲 式 機 製 咖 啡 ,

然 而 仍 然 無 法 享 受 一 杯 的 道 地 非 洲 製 造 的 咖

啡 。 雖 然 我 竭 而 不 捨 地 找 尋 , 所 有 本 地 的 外

僑 仍 不 斷 地 告 訴 我 這 是 不 可 能 的 事 。 唯 一 的

方 法 找 到 一 杯 令 人 嚮 往 的 咖 啡 , 看 來 是 自 己

買 來 咖 啡 豆 , 在 家 中 炒 好 後 , 自 行 製 作 。

其 實 , 除 了 在 埃 塞 俄 比 亞 外 , 非 洲 人 幾

乎 不 喝 咖 啡 。 作 為 歷 史 悠 久 的 經 濟 作 物 , 非

洲 人 生 產 的 咖 啡 豆 主 要 是 出 口 之 用 。 非 洲 大

陸 生 產 了 全 球 百 分 之 十 二 的 咖 啡 豆 , 與 多 哥

相 鄰 的 象 牙 海 岸 是 非 洲 第 三 大 咖 啡 生 產 地 ,

若 我 們 走 進 西 非 的 農 村 , 我 們 不 難 找 到 原 始

的 咖 啡 豆 及 天 然 果 實 , 但 在 這 裏 卻 沒 有 足 夠

2

Author enjoying coffee (unfortunately not

made with locally produced coffee beans) in

Ghana 作 者 在 加 納 喝 咖 啡

( 只 可 惜 不 是 用 當 地 的 咖 啡 豆 沖 製 而 成 )

3

週 年

的 機 器 和 生 產 技 術 來 炒 及 加 工 使 這 些 咖 啡 豆

成 為 可 供 飲 用 的 完 成 品 。 因 此 , 西 非 人 只 能

從 國 外 進 口 那 些 處 理 過 的 咖 啡 粉 來 使 用 。 對

我 來 說 , 這 是 一 個 發 展 中 的 國 家 , 在 生 活 中

所 面 對 的 最 大 諷 刺 。

更 有 甚 的 , 是 在 非 洲 咖 啡 豆 的 售 價 , 幾

乎 是 由 全 球 咖 啡 愛 好 者 的 需 求 , 而 不 是 由 本

地 消 費 能 力 來 決 定 。 在 西 非 洲 由 於 少 有 生 產

本 地 使 用 咖 啡 , 因 為 農 產 品 超 低 售 價 , 昂 貴

的 生 產 成 本 及 本 地 細 小 的 巿 場 , 令 到 非 洲 咖

啡 生 產 商 只 能 長 期 以 輸 出 咖 啡 原 豆 , 而 無 法

在 生 產 咖 啡 粉 中 獲 取 全 面 價 值 。 只 有 20% 的

非 洲 咖 啡 出 口 是 經 過 生 產 或 以 增 值 產 品 形 式

輸 出 (80% 的 出 口 是 以 原 始 形 式 售 出 )。

很 可 惜 , 這 樣 的 現 象 並 不 止 是 在 非 洲 咖

啡 的 生 產 獨 有 , 其 他 經 濟 農 作 物 包 括 棉 花 ,

茶 、 可 可 、 水 果 、 及 橡 膠 等 都 是 如 此 。 非 洲

出 口 農 業 產 品 的 潛 力 , 在 發 展 國 家 的 高 進 口

關 稅 及 保 護 本 地 農 業 的 政 策 下 , 更 是 受 到 挑

戰 而 欠 缺 競 爭 力 。 雖 然 在 非 洲 本 地 咖 啡 的 飲

用 , 期 望 會 有 所 增 長 , 但 在 今 天 無 可 奈 何 的

商 業 現 實 就 是 ―― 非 洲 人 仍 是 生 產 著 他 們 所

無 法 享 用 的 咖 啡 豆 , 卻 要 消 費 著 他 們 所 無 能

力 生 產 的 咖 啡 。

Coffee Exhibition in Novotel in Ivory Coast

在 Ivory Coast 舉 行 的 咖 啡 展

The Bittersweet

Irony

of African Coffee

Local fufu fish soup in Togo - a west African

staple food made of maize flour 多 哥 當 地 的 福

福 魚 湯 -- 玉 米 麵 做 的 西 非 主 食

Local soup dish in Ghana - cooked with tribe

and crab - very creative mixture! 加 納 當 地 傳 統

的 湯 -- 用 雞 和 蟹 煮 成 , 具 有 特 色

One of the few rare locally produced yogurt in

Burkina Faso 布 基 納 法 索 當 地 出 產 罕 見 的 酸 奶

As a typical Melbournian, I am

a faithful disciple to my coffees. The

coffees in Melbourne are not only one

of the best in the world, it carries also

a unique culture denoting an admirable

social experience. At the cafe one can

have a chat to their barista who will

remember what you drink, your children's

names or if you just broke up with your

partner.

Inspired by the Melbournian

renowned coffee culture, I arrived in

West Africa hoping that my obsession

for qua lity coffees could be satisfied by

an exotic African scene offering much

more than the ordinary Nescafe coffee

sachets. However, whilst sub-Saharan

Africa produces some of the world ´s

finest coffee beans (and we often drink

them in Melbourne!), I could not even

spot one cup of locally produced coffee

in my West African coffee hunt.

In my first week in Togo, I hassled

our local driver zealously to bring me to

the authentic cafes in town. He pondered

for some time and no doubt he had

thought long and hard about my demand.

In the end, he took me to the only place

where he had come across caffeine in

Lomé – our local petrol station. Inside the

rugged Shell station, he pointed out to

me the “all-too-familiar” Nestle instant

coffee tin.

Whilst my Belgian colleague have

subsequently taken me to Togolese

French cafes serving premium European

Nespresso´s, I never came across

any African-made coffees. Although

I was determined to find a local cup

of coffee heaven, all the local expats

continued to assure me that this was

mission impossible. The sole way to find

a descent cup of coffee is to source

your own coffee beans and roast them at

home.

Indeed, with the exception of

Ethiopia, Africans drink very little

coffee. As a historical cash crop, the

30 31

ISSUE 471 ISSUE 471

1.4.2016 1.4.2016

4

5

6

週 年

bulk of coffee beans has been grown

predominantly for export.On the

global scale, the African continent

accounts for approximately 12% of

the world ´s coffee bean production.

Ivory Coast,Togo´s close neighbour,

is the third largest coffee producer

in sub-Saharan Africa. If one was to

venture into the rural farmland of West

Africa, it will won ´t be difficult to spot

raw coffee beans and its natural fruit

form. However, there is no adequate

machineries and skills to roast and

process the coffee beans into a

finished product.As a result, West

Africans can only turn to import finished

products – instant coffee. For me, this

is one of the greatest ironies faced

living in a developing nation.

Furthermore, prices for coffee

beans within Afric a is driven almost

only by coffee connoisseurs around

the world, rather than by the domestic

consumption of coffee. The rare West

African domestic coffee producers

continue to suffer from sub-optimal

agricultural value chains, high cost of

production, and a small local market.

These challenges have impelled African

coffee producers continue to export

raw beans as opposed to extracting the

full val ue.Only 20% of Africa's exports

are manufactured or value-added

products (i.e. 80% of exports are sold

in raw form).

Sadly, such irony is not limited

to coffee production in Africa but

other cash crops including cotton,

tea, cocoa, fruit and rubber. The

potential for African exports to remain

competitive is further challenged by

high import tariffs and protection in

local agricultural sectors in de veloped

countries. Whilst it is expected that

domestic coffee consumption will

increase, today the bittersweet trading

irony prevails – Africans remains

producers of what they cannot

consume and consumers of what they

cannot produce.

Hooray! Your file is uploaded and ready to be published.

Saved successfully!

Ooh no, something went w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