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罗洲森林中的奇迹 “Miracle Zone”in The Jungles of Borneo 试阅本

thebridgecommunication

《婆罗洲森林中的奇迹》
“Miracle Zone”in The Jungles of Borneo
黑博尔·隆尼\ 谢利·多纳 著
By Ronny Heyboer & Donald Sheley
陈康胜翻译
西马:RM32 东马:RM34

“我在稠密的森林矮树丛中爬行,要越过一条小溪才能回到我的村里。
我看到一个白人在山顶流下的清澈水中冲凉。他向我伸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信得过他;他也许不一样,甚至会照顾我……”


从那时刻起,这位婆罗洲森林里六岁达雅小孩以斯拉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变。他被带回那位白人的家,在那里得著爱、医药照顾和良好的食物与教育。更重要的是,他认识了上帝,得著永恒的盼望
黑博尔·隆尼很幽默地写下了他的生活和事工。


请留意了,读此书时你会被挑战认真的回应上帝的呼召,担起上帝安排在你周遭的工作。上帝要你参与祂的工作。
我认为,我们在世上应当少为自己着想,乃要多思想如何把福音传给人,特别是那些需要上帝触摸的人。造我们的上帝了解我们甚于我们对自己的了解



黑博尔•隆尼早期在澳洲与荷兰生活。之后上帝呼召他和夫人凯儿到婆罗洲森林里
向部落的居民分享耶稣基督的爱和救恩。上帝给他的使命,是要在森林深处建立一
个可容纳1000名贫困孩童的村庄和一所2000名学童的学校。在建设过程中,
他越加学习信靠主

文 桥 人 物

"Miracle Zone" in The Jungles of

Borneo

By Ronny Heyboer & Donald Sheley

黑 博 尔 · 隆 尼 与 谢 利 · 多 纳 合 著

陈 康 胜 翻 译


请 注 意 !

读 此 书 时 你 会 被 挑 战 认

真 的 回 应 上 帝 的 呼 召 ,

担 起 上 帝 安 排 在 你 周 遭

的 工 作 。 上 帝 要 你

参 与 祂 的 工 作 !


丛 书

婆 罗 洲 森 林 中 的

出 版 编 号 : 文 桥 丛 书 【290】2017-02 ISBN:978-967-2006-14-5

发 行 人

校 阅

作 者

译 者

美 术 编 辑

封 面 设 计

: 黃 子

: 邓 雅 荣

: 黑 博 尔 · 隆 尼 、 谢 利 · 多 纳

: 陈 康 胜

: 彭 绍 远

:Peter Sam、 彭 绍 远

本 著 作 版 权 由 马 来 西 亚 基 督 教 卫 理 公 会

砂 拉 越 华 人 年 议 会 文 字 事 业 部

授 权 文 桥 传 播 中 心 出 版 发 行

出 版 / 发 行 : 文 桥 传 播 中 心 有 限 公 司

THE BRIDGE COMMUNICATION SDN. BHD.(18 8 423-M)

40, Lorong 6E/91, Taman Shamelin Perkasa, Batu 3 1 /2, Jalan Cheras,

561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Tel:03-92864046 Fax:03-92864063 E-mail:admin@bridge.org.my

承 印 :PRINTMATES SDN BHD

16, Jalan Industri P.B.P 7, Taman Industri Pusat Bandar Puchong,

47100 Selangor, Malaysia.

Tel:03-58826750

献 给

我 漂 亮 的 太 太

伊 丽 莎 白 · 凯 儿

她 是 那 么 独 特

她 的 爱 仅 次 于 我 的 主

2017 年 7 月 初 版 1,200 本

版 权 所 有 © 文 桥 传 播 中 心 有 限 公 司 2017

"Miracle Zone"

in The Jungles of Borneo

by Ronny Heyboer & Donald Sheley

1 st Edition, July 2017

COPYRIGHT © THE BRIDGE COMMUNICATION SDN. BHD. 2017

书 本 如 有 缺 页 、 破 损 、 倒 裝 , 请 寄 回 更 換 。


目 录 c o n t e n t s

致 谢 6

· 曼 迪 士 101

· 鳄 鱼 157

附 录 A

序 7

· 在 玛 扬 的 巫 医 104

· 除 虫 药 片 158

· 婆 罗 洲 实 情 178

偶 遇 “ 白 人 ” 8

新 异 象 107

山 上 的 异 象 159

· 活 水 村 历 史 179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14

愤 怒 的 暴 民 116

· 佐 仪 的 挑 战 161

寻 觅 上 帝 26

是 建 设 的 时 候 了 120

· 美 姬 贺 夫 曼 164

附 录 B

突 然 的 转 变 35

· 雨 来 了 132

· 韩 多 诺 169

· 婆 罗 洲 地 图 180

去 婆 罗 洲 的 呼 召 43

· 蝗 虫 军 队 135

· 顺 从 的 代 祷 173

桑 高 的 挑 战 60

· 公 用 设 施 136

欲 了 解 更 多 …… 177

· 可 怕 的 攻 击 71

· 轩 尼 士 家 族 141

· 元 佑 77

面 迎 部 落 文 化 145

· 谋 求 医 药 81

· 森 林 厕 所 146

在 婆 罗 洲 的 心 脏 地 带 87

· 出 售 保 罗 93

· 苏 玛 95

· 拉 德 玛 97

· 乡 村 美 食 148

· 河 中 漂 浮 物 150

· 真 正 的 热 狗 154

· 长 屋 厕 所 梦 魇 155

为 了 一 些 人 的 隐 私 起 见 , 本 书 中 提 到 的 人 物 , 我 们 选 用 了 不 同 的 名 字 。

我 们 保 留 版 权 。 如 果 没 有 得 到 作 者 书 面 允 准 , 书 中 的 任 何 部 份 皆 不 可 转 载 、

贮 存 可 提 取 资 料 的 系 统 内 , 亦 不 得 以 电 子 、 机 械 、 复 印 、 录 像 或 任 何 其 他 管

道 输 送 。



生 命 中 有 一 些 经 历 简 直 就 是 忘 不 了 。 它 们 让 你 瞠 目 结

舌 , 无 法 用 言 语 来 形 容 你 的 感 受 。 一 天 天 、 一 周 周 、 一 年 年

过 去 了 , 但 那 些 画 面 却 仍 然 历 历 在 目 , 从 未 在 脑 海 中 消 失 。

致 谢

大 大 感 谢 主 , 让 这 本 书 能 顺 利 完 成 。

感 谢 我 太 太 凯 儿 珍 贵 的 贡 献 、 爱 心 、 忍 耐 和 支 持 。

我 十 分 感 激 从 美 国 加 利 福 尼 亚 布 鲁 诺 高 原 教 会 的 谢

利 · 多 纳 牧 师 。 他 与 我 合 著 了 这 本 书 , 也 鼓 励 我 提 笔 写 下

这 些 奇 迹 和 挑 战 性 的 经 历 , 来 激 励 和 建 立 基 督 的 身 体 。

万 分 感 谢 在 婆 罗 洲 和 世 界 各 地 参 与 这 项 事 工 的 许 多 朋

友 和 同 工 。 他 们 作 出 了 美 妙 的 贡 献 , 落 实 了 这 个 地 方 的 异

象 。 也 谢 谢 那 些 在 本 书 编 辑 、 出 版 和 印 刷 过 程 中 伸 出 援 手

的 人 。

对 我 来 说 , 那 样 的 经 历 就 是 在 婆 罗 洲 森 林 中 的 一 个

深 夜 。 从 马 来 西 亚 边 界 开 始 的 旅 途 又 长 又 艰 巨 。 路 上 满

是 坑 洞 , 坐 在 车 上 就 是 颠 簸 难 受 。 我 祈 求 能 早 点 到 达 目 的

地 …… 活 水 村 。 接 着 , 事 情 发 生 了 。

我 们 隐 约 瞥 见 了 远 方 街 灯 所 发 出 的 光 。 不 可 能 ! 在 森

林 当 中 竟 然 有 一 座 城 市 ! 那 是 我 永 远 不 能 磨 灭 的 画 面 。 在

那 里 等 候 我 们 的 , 是 一 位 我 多 有 听 闻 却 素 未 谋 面 的 人 。 他

的 名 字 叫 黑 博 尔 · 隆 尼 。

请 阅 读 他 的 故 事 , 感 受 他 的 热 忱 , 认 识 他 已 逐 步 实 现

的 梦 想 。 一 个 可 以 容 纳 一 千 名 危 难 中 儿 童 的 儿 童 村 、 一 所

医 药 中 心 、 可 容 纳 2,000 名 儿 童 的 校 舍 , 还 有 全 体 儿 童 和 员

工 的 宿 舍 。 我 必 须 承 认 , 我 原 先 以 为 这 概 念 是 不 可 能 实 现

的 , 但 是 奇 迹 确 实 会 发 生 ! 我 肯 定 你 读 完 这 本 书 后 , 也 会

瞠 目 结 舌 。

上 帝 赐 福 你 !

谢 利 · 多 纳 牧 师

6 7


偶 遇 “ 白 人 ”

有 人 告 诉 过 我 , 如 果 我

不 听 从 父 母 , 就 会 把 我 交 给 白

人 。 虽 然 如 此 , 我 没 有 怕 他 。

他 曾 经 到 过 我 们 的 村 子 。 于 是

我 接 近 他 。 他 向 我 伸 手 。 不

以 斯 拉 , 我 们 于

1991 年 7 月 27 日

在 森 林 中 找 到 他

的 时 候 。 看 他 的

牙 齿 和 精 细 的 动

作 , 我 们 猜 想 他

知 道 为 什 么 , 我 觉 得 我 信 得 过

当 时 应 该 是 6 岁 左

偶 遇 “ 白 人 ”

他 ; 他 也 许 不 一 样 , 甚 至 会 照 右 。 我 们 找 到 他

虫 儿 已 躲 了 起 来 , 老 鼠 也 都 睡 了 , 我 那 天 再 也 猎 不 到

顾 我 …… 他 带 我 去 到 村 长 的 小

屋 里 。

的 日 子 就 是 他 的

生 日 。

食 物 , 只 得 空 着 肚 子 。 我 每 天 的 食 物 就 只 是 森 林 里 的 动 物

和 虫 子 。

我 的 名 字 是 以 斯 拉 。 当 年 我 才 六 岁 , 但 生 活 却 已 经

很 困 苦 了 。 母 亲 在 我 四 岁 时 就 死 了 , 几 个 月 后 父 亲 也 跟 着

去 世 , 再 也 没 人 照 顾 我 。 在 我 所 处 的 婆 罗 洲 森 林 中 的 村 落

里 , 大 家 都 很 穷 。 谁 都 要 自 己 去 找 食 物 。 有 许 多 人 饿 死 。

自 然 没 有 人 要 我 , 因 为 我 只 是 多 一 个 吃 饭 的 人 。

我 细 小 的 身 体 日 渐 孱 弱 。 疥 癣 在 我 皮 肤 底 下 繁 殖 , 肺

痨 在 腐 蚀 我 的 肺 , 同 时 我 也 严 重 营 养 不 良 。

天 色 已 暗 , 是 时 候 回 去 我 那 破 旧 的 鸡 寮 了 。 那 是 我 每

天 挡 风 遮 雨 的 地 方 。 我 在 稠 密 的 森 林 矮 树 丛 中 爬 行 , 要 越

过 一 条 小 溪 才 能 回 到 我 的 村 里 。 我 看 到 一 个 白 人 在 山 顶 流

下 的 清 澈 水 中 冲 凉 。

他 跟 村 长 打 了 招 呼 以 后 , 就 问 起 我 是 谁 家 的 孩 子 ,

谁 负 责 照 顾 我 。 村 长 说 :“ 他 父 亲 母 亲 都 死 了 。 他 靠 他 自

己 。 我 们 不 能 要 他 。”

“ 那 我 可 以 带 他 回 我 的 村 子 吗 ?” 白 人 问 。“ 我 会

照 料 他 。 但 是 他 要 跟 我 一 起 住 , 我 也 不 会 把 他 还 给 这 个 村

落 。”

那 白 人 真 的 要 我 了 。 他 说 他 会 照 料 我 、 喂 养 我 。 我 小

小 的 心 欢 喜 得 直 跳 !

白 人 跟 村 长 简 单 的 讨 论 之 后 , 村 长 同 意 放 我 走 。 直

到 今 天 , 我 还 记 得 村 长 的 那 句 话 :“ 带 他 走 吧 , 我 们 不 要

他 。”

我 除 了 身 上 又 脏 又 破 的 短 裤 以 外 , 再 没 有 其 他 衣 服 。

那 白 人 抱 起 我 , 拥 抱 我 。 我 们 走 向 他 的 车 子 。 我 从 来 没 坐

8 9


偶 遇 “ 白 人 ”

过 车 , 这 一 切 对 我 来 说 都 很 新 奇 。 引 擎 的 声 音 吓 到 我 , 但

那 白 人 摸 了 摸 我 的 手 , 告 诉 我 一 切 都 会 没 事 的 。 我 部 族 的

母 语 跟 他 的 语 言 很 不 同 , 因 此 我 们 没 什 么 交 谈 。 但 我 感 觉

到 他 爱 我 , 因 此 我 心 里 很 平 安 。

经 过 长 途 跋 涉 后 , 我 们 抵 达 了 一 座 建 筑 物 前 , 他 说 那

是 他 的 家 。 那 真 是 一 幢 不 寻 常 的 建 筑 物 —— 有 门 、 窗 、 地

板 和 给 人 坐 的 椅 子 ! 这 跟 我 的 鸡 寮 多 么 不 同 啊 ! 我 到 每 间

房 去 看 , 都 各 有 不 同 的 家 具 。 有 一 些 那 白 人 称 为 睡 房 的 房

间 里 有 床 , 床 上 还 有 床 单 。 还 有 一 间 他 称 为 厕 所 的 房 间 。

他 告 诉 我 如 何 使 用 。 我 从 来 没 坐 过 中 间 有 个 大 洞 的 椅 子 ,

而 且 在 按 了 把 柄 之 后 , 缸 里 就 盛 满 了 水 , 接 着 水 又 不 见

了 。 真 是 古 怪 !

不 久 之 后 , 我 的 新 家 人 给 我 一 盘 食 物 。 我 因 为 太 饿

了 , 抓 起 饭 就 直 往 嘴 里 塞 。 我 看 紧 盘 子 , 不 让 人 取 走 。 我

把 饭 吃 个 精 光 , 一 粒 也 不 留 。 真 是 好 吃 ! 用 平 盘 盛 饭 吃 很

不 一 样 , 因 为 在 森 林 里 , 随 手 摘 一 片 叶 子 就 算 是 盘 子 了 。

那 位 白 人 带 我 去 见 一 个 他 称 为 医 生 的 人 。 我 唯 一 知 道

的 医 生 就 是 村 里 的 巫 医 。 我 很 怕 巫 医 , 因 此 他 说 的 每 一 句

话 我 都 会 听 。 但 是 这 一 位 医 生 却 不 一 样 , 他 很 慈 祥 。

医 生 看 了 我 全 身 每 一 个 部 位 之 后 , 告 诉 那 白 人 我 严 重

的 营 养 不 良 , 还 有 肺 痨 和 疥 癣 。 接 着 他 告 诉 我 这 位 新 认 识

的 朋 友 说 :“ 如 果 你 今 天 没 带 这 孩 子 来 , 他 大 概 挨 不 过 一

个 星 期 。”

我 们 手 里 捧 着 满 满 的 药 瓶 回 去 我 的 新 家 。 医 生 指 示

我 的 朋 友 说 , 由 于 我 的 身 体 虚 弱 , 我 每 次 的 食 物 份 量 不 能

多 , 而 每 天 要 分 几 餐 来 吃 。

不 久 我 的 肚 子 渐 长 , 也 更 健 康 了 。 我 感 到 很 快 乐 很 安

全 。 几 个 星 期 以 后 , 疥 癣 不 见 了 , 我 的 皮 肤 也 柔 软 起 来 。

我 的 头 发 开 始 生 长 , 乌 黑 发 亮 。 六 到 八 个 月 之 后 , 我 的 身

体 看 来 健 康 了 , 我 感 觉 我 好 起 来 了 。

那 白 人 已 成 为 我 的 父 亲 。

我 叫 他 爸 爸 。 有 一 天 我 告 诉 我 六 个 月 之 后 的 以

的 爸 爸 , 我 有 一 个 哥 哥 名 叫 阿 斯 拉 。 他 的 皮 肤

不 再 有 疥 癣 ,

力 普 (Arip), 在 森 林 里 失 踪

身 上 也 没 有 了 寄

了 。 我 要 他 跟 我 在 一 起 。 爸 爸 生 虫 。 他 的 眼 神

闪 亮 , 头 发 在 生

建 议 去 村 里 看 看 能 不 能 找 到 阿

长 发 亮 。 他 不 再

力 普 , 然 后 把 他 带 回 来 。 爸 爸 有 梦 魇 , 脸 上 开

到 了 村 里 , 问 村 长 大 概 在 什 么 始 挂 着 灿 烂 的 笑

容 。

地 方 可 以 找 到 我 的 哥 哥 。 村 长

说 他 在 森 林 里 某 处 找 食 物 。 爸 爸 等 了 很 久 。 最 后 天 开 始 暗

了 , 爸 爸 只 好 回 家 。 爸 爸 去 了 村 里 三 次 , 村 长 每 次 都 说 阿

力 普 就 在 森 林 里 某 处 觅 食 。 爸 爸 以 为 这 是 他 们 的 方 式 说 阿

力 普 已 经 死 了 。

几 年 后 , 住 在 我 们 家 里 的 一 位 新 哥 哥 安 汤 (Antan)

10 11


偶 遇 “ 白 人 ”

决 定 要 去 他 的 村 落 一 趟 。 他 的 村 落 离 我 们 这 里 有 半 小 时 路

程 , 也 是 同 属 我 们 一 族 的 , 就 是 马 迪 族 (Matee)。 他 想 探

望 他 的 母 亲 和 兄 弟 。 有 一 天 , 他 在 森 林 里 为 家 人 寻 找 食 物

时 竟 然 遇 到 阿 力 普 也 在 觅 食 ! 安 汤 不 敢 相 信 他 的 眼 睛 。 他

拥 抱 着 阿 力 普 , 并 告 诉 他 我 们 曾 多 次 寻 找 他 , 还 以 为 他 已

经 死 了 。 他 们 在 村 长 的 允 许 之 下 , 一 起 回 到 我 们 的 新 家 。

以 斯 拉 首 次 遇 到 他 哥 哥 阿 力 普 的 那 一

天 。 多 年 以 来 , 他 都 以 为 哥 哥 已 死 。 那

天 以 斯 拉 是 世 界 上 最 快 乐 的 孩 子 。 阿 力

普 太 激 动 了 。 他 身 心 留 下 的 疤 痕 显 示 ,

没 有 双 亲 也 没 有 别 人 照 顾 之 下 , 森 林 里

的 生 活 有 多 凄 苦 。

十 岁 的 以 斯 拉 , 外 表 和 感

觉 都 非 常 棒 。 他 爱 上 学 ,

喜 欢 他 的 大 家 庭 , 同 时 也

每 日 进 深 地 与 主 同 行 。

现 在 的 以 斯 拉 已 升 到 中 学 高 班 。 他

和 阿 力 普 都 是 很 棒 的 青 年 人 。 它 们

非 常 欢 喜 感 谢 耶 稣 , 因 为 耶 稣 改 变

了 他 们 的 生 命 路 线 , 从 没 有 盼 望 转

为 在 耶 稣 里 的 得 胜 。

我 跟 爸 爸 在 新 家 的 生 活 实 在 美 好 。 我 们 每 天 吃 三 餐 ,

睡 在 有 舒 适 床 单 的 床 铺 上 , 并 且 学 习 认 识 耶 稣 。 不 久 , 我

与 哥 哥 阿 力 普 接 受 了 耶 稣 作 我 们 的 救 主 和 生 命 的 主 。 我 们

也 在 一 间 当 地 学 校 开 始 上 学 。

那 都 是 以 前 的 事 了 , 现 在 我 是 中 学 的 学 生 。 我 哥 哥 阿

力 普 则 在 活 水 村 里 忙 着 各 种 活 动 和 工 作 。

我 常 常 回 想 那 位 陌 生 的 白 人 在 河 中 冲 凉 的 情 景 。 我 为

着 那 天 的 相 遇 满 心 感 谢 上 帝 。 对 我 来 说 , 他 是 上 帝 差 派 到

森 林 里 的 天 使 。 他 收 留 了 我 这 孤 苦 伶 仃 的 六 岁 小 孩 , 还 爱

我 、 养 我 、 医 治 了 我 。 直 到 今 天 , 爸 爸 仍 然 照 顾 我 。

12 三 剑 客 : 杰 弗 里 、 约 珥 和 以 斯 拉 —— 永 远 的 朋 友 。

13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恩 , 比 方 说 水 电 、 冰 箱 , 甚 至 一 间 附 有 厕 纸 的 干 净 的 洗 手

间 。 这 是 何 等 的 祝 福 ! 你 能 想 象 没 有 这 些 事 物 的 生 活 会 是

怎 样 的 吗 ?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父 亲 总 是 忙 着 找 工 或 是 工 作 。 他 是 好 父 亲 。 他 爱 我

们 , 也 关 心 我 们 。 但 是 因 为 他 不 常 跟 我 们 一 起 , 我 就 不 太

了 解 他 。 一 直 到 我 结 婚 有 了 自 己 的 孩 子 , 我 才 了 解 他 。

我 的 名 字 是 黑 博 尔 · 隆 尼 。 我 出 生 在 澳 洲 维 多 利 亚

的 一 个 小 镇 , 叫 旺 家 勒 达 (Wangaratta)。 双 亲 并 不 怎 么 富

有 。 他 们 在 1955 年 从 荷 兰 移 民 到 澳 洲 。 在 他 们 所 选 择 的 这

个 新 国 家 里 , 生 活 并 不 是 那 么 好 。 父 亲 多 年 都 在 劳 力 的 领

域 中 工 作 , 尽 力 做 他 能 做 的 , 以 养 活 妻 子 和 三 个 儿 子 。

我 们 小 时 候 不 知 道 家 里 并 不 富 有 。 不 管 我 们 住 在 哪

里 , 母 亲 都 会 把 它 整 理 得 像 个 家 , 就 算 有 时 住 在 很 艰 苦 的

地 方 亦 然 。 我 记 得 有 一 段 时 间 父 母 亲 找 到 一 份 季 节 性 的 工

作 , 我 们 住 在 烟 草 农 场 的 牛 栏 里 。 牛 栏 很 小 , 没 门 也 没

窗 。 但 母 亲 在 四 周 挂 上 布 帘 , 让 我 们 有 一 些 私 人 空 间 。 她

很 有 恩 赐 , 常 常 会 把 空 荡 荡 的 空 间 点 缀 得 像 一 个 家 。 我 记

得 当 时 她 对 我 说 , 我 们 处 在 这 样 困 苦 的 情 况 也 不 要 紧 , 因

为 日 后 如 果 生 活 会 仁 慈 善 待 我 们 , 而 我 们 又 有 更 多 东 西 可

享 受 的 话 , 我 们 就 会 为 当 时 所 有 的 而 感 恩 。 我 没 有 忘 记 这

番 话 , 至 今 我 还 是 为 着 一 些 大 家 以 为 理 所 当 然 的 小 事 感

我 和 兄 弟 们 喜 欢 澳 洲 的 宽 阔 。 我 们 都 能 找 到 一 个 地

方 奔 跑 、 一 棵 树 攀 爬 , 或 是 一 条 溪 抓 鱼 或 戏 耍 。 靠 近 我 们

住 的 地 方 的 学 校 很 小 , 只 有 十 来 个 学 生 , 全 在 同 一 班 。 整

间 小 学 也 只 有 一 位 老 师 。 班 上 有 两 位 小 孩 念 一 年 级 , 一 位

二 年 级 , 三 年 级 没 学 生 , 三 位 念 四 年 级 等 等 。 上 课 情 形 很

好 。 好 多 时 候 我 们 会 到 外 边 , 在 树 下 、 树 上 上 课 , 或 是 一

边 在 小 溪 旁 垂 钓 一 边 上 课 。 有 时 没 有 老 师 , 或 是 不 管 什 么

原 因 我 们 要 去 其 他 地 方 上 课 时 , 我 们 就 要 乘 搭 公 车 到 最 近

的 市 镇 去 。 每 天 的 旅 途 就 像 探 险 一 样 , 因 为 公 车 很 陈 旧 ,

时 常 抛 锚 。 结 果 我 们 常 常 迟 到 。 我 不 介 意 , 因 为 市 镇 学 校

的 上 课 情 形 与 我 们 的 相 比 显 得 枯 燥 许 多 。

我 们 的 家 庭 生 活 在 许 多 方 面 都 很 困 苦 。 一 天 , 父 亲 接

到 来 自 荷 兰 的 消 息 , 说 他 的 母 亲 病 危 。 我 的 祖 父 于 前 一 年

已 去 世 。 父 亲 想 在 祖 母 去 世 前 回 荷 兰 。 不 过 要 回 去 的 另 一

个 理 由 , 也 是 真 正 的 理 由 , 父 亲 却 瞒 了 我 们 好 多 年 。 父 亲

14 15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与 母 亲 的 婚 姻 触 了 礁 。 原 来 家 里 的 张 力 开 始 影 响 婚 姻 , 家

螺 栓 把 船 弦 的 窗 口 封 起 来 , 那 才 叫 严 重 。 他 刚 说 完 话 就 有

用 又 恒 常 不 足 , 于 是 父 亲 离 开 的 决 定 就 顺 理 成 章 了 。 父 亲

人 敲 我 们 舱 房 的 门 。 水 手 们 进 来 告 诉 我 们 , 船 长 已 下 令 封

卖 掉 多 年 前 利 用 政 府 低 息 贷 款 买 下 的 房 子 , 用 所 得 的 钱 买

起 全 部 弦 窗 , 并 要 大 家 做 好 最 坏 的 打 算 。 当 下 父 亲 害 怕 起

了 船 票 。 当 年 政 府 为 了 帮 助 大 家 都 拥 有 自 己 的 房 子 , 就 提

来 , 也 开 始 担 忧 。 我 们 演 习 着 万 一 船 沉 了 , 要 采 取 的 步

供 低 息 贷 款 。 这 样 , 一 般 勤 奋 工 作 的 人 都 能 以 购 买 自 己 的

骤 , 同 时 一 心 等 候 风 暴 过 去 。 经 过 了 几 天 恐 怖 又 难 受 的 日

房 子 , 而 不 用 每 周 花 钱 租 房 。 但 父 亲 因 为 后 来 找 不 到 工 作

子 , 海 水 终 于 平 静 下 来 。 船 受 了 严 重 损 坏 , 须 紧 急 维 修 。

而 无 法 摊 还 贷 款 , 就 把 房 子 租 给 有 工 作 也 有 能 力 缴 付 租 金

我 们 在 1966 年 冬 季 抵 达 罗 特 丹 海 港 。 我 们 从 没 见 过

的 人 。 父 亲 就 用 房 租 来 还 贷 款 , 而 我 们 就 随 着 父 亲 的 工 作

雪 , 寒 风 冷 得 刺 骨 。 外 祖 父 、 外 祖 母 和 其 它 亲 戚 来 迎 接 我

地 点 而 搬 来 搬 去 。

们 。 他 们 决 定 让 我 们 先 跟 外 祖 父 外 祖 母 一 起 住 下 , 直 到 父

我 们 手 持 船 票 , 登 上 了 阿 奇 里 · 劳 罗 号 大 船 (Achille

亲 找 到 工 作 有 钱 租 一 个 地 方 为 止 。

Lauro)。 带 着 不 多 的 家 当 , 我 们 航 向 荷 兰 。 当 年 我 八 岁 。

父 亲 不 久 就 找 到 一 份 工 作 ; 但 是 在 我 和 兄 弟 眼 里 ,

虽 然 乘 搭 这 么 大 的 轮 船 很 兴 奋 , 我 却 不 愿 意 离 开 澳 洲 。 我

父 母 的 婚 姻 张 力 开 始 明 显 了 。 父 亲 找 了 一 份 额 外 工 作 , 想

不 想 去 荷 兰 , 因 为 我 不 要 住 风 车 磨 坊 , 也 不 要 穿 古 怪 的 木

要 改 善 我 们 的 生 活 素 质 , 于 是 就 很 少 在 家 。 当 他 在 家 的 时

屐 。 我 不 知 道 荷 兰 并 不 像 书 本 画 面 所 呈 现 的 那 样 。 我 喜 欢

候 , 总 是 显 得 疲 惫 暴 躁 , 也 不 怎 么 理 睬 我 们 。 我 已 说 过 ,

我 的 澳 洲 , 并 且 我 的 儿 时 回 忆 对 我 深 具 意 义 。 离 开 我 的 朋

我 并 不 真 正 了 解 父 亲 。 虽 然 我 们 是 天 主 教 会 的 一 份 子 , 在

友 是 一 件 痛 苦 的 事 。 当 时 我 做 了 决 定 , 等 我 十 八 岁 了 , 我

家 里 却 鲜 少 谈 论 宗 教 , 也 没 提 起 上 帝 。 我 们 跟 大 家 一 样 ,

就 回 来 澳 洲 。

每 周 上 教 堂 , 因 为 那 是 一 种 传 统 。

我 们 在 船 上 有 五 个 星 期 。 我 和 兄 弟 们 在 船 上 作 乐 ,

回 想 我 在 澳 洲 上 学 的 日 子 , 有 一 小 段 的 时 间 我 是 在 一

由 船 尾 跑 到 船 头 。 我 们 航 行 经 过 苏 彝 士 运 河 , 然 后 进 入 地

间 天 主 教 学 校 上 学 。 有 两 个 人 给 我 的 印 象 很 深 刻 , 因 为 他

中 海 。 我 们 经 过 直 布 罗 陀 , 进 入 大 西 洋 。 我 们 的 船 在 葡 萄

们 总 是 谈 到 耶 稣 。 他 们 分 别 是 本 斯 神 父 (Father Burns) 和

牙 岸 外 遇 到 非 常 大 的 风 暴 。 大 家 都 很 害 怕 又 晕 船 。 父 亲 曾

一 位 我 现 在 忘 了 她 名 字 的 修 女 。 他 们 热 爱 耶 稣 。 虽 然 他 们

在 新 阿 姆 斯 特 丹 邮 船 工 作 好 多 年 , 他 安 慰 我 们 说 那 风 暴 并

对 耶 稣 的 谈 论 和 热 爱 当 时 并 未 给 我 深 刻 印 象 , 但 多 年 后 当

不 太 严 重 , 一 切 都 会 安 然 度 过 的 。 他 说 如 果 水 手 用 铁 片 和

我 开 始 寻 找 上 帝 时 , 我 常 想 起 这 些 敬 虔 的 人 。

16 17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我 清 楚 记 得 , 有 一 天 在 学 校 里 我 们 都 要 到 教 堂 去 告 解

里 , 我 要 回 我 澳 洲 的 家 。 我 真 的 很 想 家 , 好 多 次 我 都 梦 见

认 罪 ; 每 个 小 孩 都 要 轮 流 进 告 解 室 向 神 父 认 罪 。 轮 到 我 的

回 到 儿 时 的 家 。

时 候 , 我 告 诉 老 师 我 不 需 要 进 去 , 因 为 我 没 有 什 么 可 认 罪

大 约 六 个 月 后 , 父 亲 在 恩 多 芬 (Eindhoven) 的 菲 立

的 。 她 狠 狠 的 望 了 我 一 眼 , 用 手 指 着 那 告 解 室 。 我 知 道 我

工 厂 找 到 一 份 较 好 的 工 作 。 菲 立 也 提 供 一 间 租 下 的 新 房 子

还 是 进 去 的 好 , 不 然 会 有 麻 烦 。 没 有 什 么 可 认 罪 的 时 候 又

给 我 们 住 了 好 多 年 。 房 子 还 剩 一 间 空 房 , 父 母 亲 后 来 就 租

怎 样 认 罪 告 解 呢 ? 我 决 定 捏 造 一 些 事 , 让 大 家 都 高 兴 。 于

给 一 位 与 父 亲 在 同 一 间 工 厂 工 作 的 澳 洲 人 。 起 初 他 似 乎 是

是 我 告 诉 神 父 我 向 母 亲 撒 了 谎 , 在 某 处 打 破 了 玻 璃 窗 , 又

一 个 体 贴 又 仁 慈 的 人 , 我 们 相 处 得 颇 好 。 他 特 别 关 注 我 ,

偷 了 几 颗 棒 棒 糖 。 神 父 叫 我 悔 改 且 别 再 重 犯 , 又 叫 我 念 一

但 很 快 地 他 的 举 止 吓 到 了 我 。 好 几 次 他 成 功 地 摸 到 我 的 私

些 祷 文 。 记 得 我 走 出 告 解 室 时 愣 了 一 会 儿 , 心 想 这 下 子 我

处 。 我 大 为 震 惊 , 不 敢 告 诉 父 母 亲 , 唯 有 将 这 事 藏 在 心

还 真 的 有 需 要 告 解 了 , 我 刚 刚 撒 了 谎 , 但 我 又 不 太 好 意 思

里 , 并 且 尝 试 抗 拒 他 的 这 种 行 为 。 我 开 始 讨 厌 他 , 而 且 以

再 进 去 。

为 大 家 都 看 得 出 , 因 为 我 起 初 跟 他 相 处 得 很 好 , 后 来 却 憎

我 们 抵 达 荷 兰 后 , 父 母 亲 就 为 我 和 哥 哥 报 读 一 间 当 地

恶 他 , 不 想 跟 他 来 往 。 不 过 我 的 父 母 亲 似 乎 没 有 注 意 到 ,

的 学 校 。 我 们 学 荷 兰 语 学 得 很 快 , 尤 其 是 粗 话 , 这 使 到 父

因 此 没 有 对 他 采 取 什 么 行 动 。

母 亲 很 吃 惊 。 其 实 我 们 不 知 道 那 些 是 粗 话 。

直 到 有 一 天 , 父 亲 来 找 我 , 问 我 那 家 伙 有 没 有 在 我

我 不 喜 欢 在 荷 兰 的 生 活 。 对 我 来 说 , 这 里 就 像 洋 灰

身 上 摸 过 不 该 摸 的 地 方 。 这 问 题 让 我 吃 了 一 惊 。 我 记 得 当

森 林 , 而 我 们 被 准 许 做 的 事 也 不 多 。 我 们 在 澳 洲 却 非 常 自

时 告 诉 父 亲 他 尝 试 过 很 多 次 , 但 都 不 成 功 。 那 是 谎 言 。 我

由 , 没 有 人 管 束 我 们 。 我 们 到 什 么 地 方 露 营 钓 鱼 都 可 以 ,

不 能 承 认 他 确 实 摸 过 。 那 是 会 带 给 家 庭 耻 辱 、 羞 名 和 厌 恶

到 什 么 地 方 游 泳 也 可 以 。 我 们 可 以 四 处 搭 树 屋 , 如 果 要 的

的 。 父 亲 这 样 问 我 是 因 为 他 发 现 这 家 伙 用 暴 力 对 待 邻 近 的

话 , 在 地 下 挖 个 洞 也 行 —— 全 不 用 收 费 ! 不 过 在 荷 兰 , 没

一 个 小 孩 。 这 消 息 令 我 震 惊 。 突 然 之 间 , 我 明 白 了 这 件 事

有 什 么 是 不 用 收 费 的 。 你 要 钓 鱼 , 要 申 请 执 照 。 要 搭 树

是 由 我 而 起 ; 如 果 我 一 开 始 就 告 知 父 母 , 他 们 就 会 对 付 这

屋 , 或 是 挖 一 个 洞 建 一 间 舒 适 的 玩 屋 , 也 需 准 证 。 就 是 去

家 伙 , 那 么 他 就 不 会 对 那 位 小 孩 胡 来 。 我 觉 得 非 常 的 内

某 处 游 泳 也 要 还 钱 。 几 乎 掏 鼻 孔 都 要 执 照 ! 我 不 喜 欢 那

疚 , 至 今 依 然 。 我 当 时 应 该 开 口 , 我 应 当 揭 发 这 事 。

18 19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我 更 觉 得 我 应 该 为 那 小 孩 的 遭 遇 负 责 , 但 一 切 已 太

迟 了 。 我 没 料 到 那 家 伙 会 另 寻 目 标 , 当 时 的 我 对 这 样 的 事

是 那 么 的 无 知 。 人 们 常 把 这 些 事 悄 悄 地 掩 盖 起 来 , 不 让 人

知 道 或 受 伤 害 。 事 实 上 这 些 事 若 不 妥 善 处 理 , 这 些 伤 害 是

无 法 忘 怀 和 释 怀 的 。 父 亲 没 有 去 报 警 , 这 在 那 时 还 不 是 惯

常 作 法 。 反 之 , 他 去 询 问 医 生 。 我 不 确 定 医 生 跟 他 说 了 什

么 , 但 父 亲 随 即 叫 那 家 伙 搬 走 , 再 找 另 外 的 人 来 租 下 。 几

个 月 之 后 , 我 在 报 章 上 看 到 一 则 广 告 : 一 个 从 澳 洲 来 的 人

要 租 房 , 他 喜 欢 孩 童 。 我 不 禁 想 起 , 这 会 不 会 是 那 个 人 。

这 次 又 被 人 发 现 了 , 又 要 找 房 子 和 新 的 伤 害 目 标 ?

父 亲 回 家 以 后 , 又 被 通 知 永 远 搬 离 这 个 家 , 好 让 我 们

的 邻 居 可 以 搬 进 来 。 我 记 得 那 一 天 。 我 坐 在 客 厅 长 椅 上 ,

瞪 着 窗 外 思 量 着 最 近 所 发 生 的 事 。 父 亲 走 向 我 告 诉 我 说 母

亲 要 离 婚 , 而 他 不 得 不 离 开 。 随 即 他 开 始 落 泪 。 我 从 未 见

过 父 亲 掉 泪 。 这 天 他 把 头 埋 在 我 腿 上 放 声 大 哭 。 我 当 下 不

知 所 措 。 我 并 不 了 解 父 亲 。 我 跟 他 的 关 系 并 不 密 切 , 因 为

他 很 少 在 家 , 至 少 他 给 我 的 印 象 是 这 样 。 我 记 得 我 感 到 很

尴 尬 、 生 气 、 受 伤 和 完 全 的 困 惑 。 我 不 想 触 摸 父 亲 , 但 我

的 心 却 告 诉 自 己 要 拥 抱 他 。 可 是 我 没 那 么 做 。 至 今 我 仍 十

分 后 悔 。

许 多 年 后 , 当 我 成 为 了 基 督 徒 , 我 向 父 亲 和 那 位 已 成

父 亲 离 开 后 , 在 市 镇 另 一 端 的 一 间 宿 舍 找 了 一 个 房

长 的 受 害 者 道 歉 , 因 为 我 当 年 没 有 及 时 揭 发 。 道 歉 之 后 感

间 。 我 和 兄 弟 们 偶 而 会 去 探 望 他 。 几 年 后 , 父 亲 遇 到 一 位

觉 真 好 。 当 然 , 那 件 事 的 记 忆 和 痛 苦 仍 存 留 在 那 里 , 但 上

可 爱 的 女 士 , 她 的 丈 夫 死 于 癌 症 。 她 有 两 个 漂 亮 的 子 女 ,

帝 会 疗 愈 我 们 , 或 许 也 会 帮 助 那 些 有 同 样 经 历 的 人 。

我 认 他 们 为 弟 弟 妹 妹 。 我 不 信 继 兄 弟 或 半 兄 弟 这 一 套 。 要

嘛 大 家 都 是 家 庭 一 份 子 , 不 然 就 拉 倒 。 有 许 多 家 庭 因 彼 此

我 们 家 的 生 活 开 始 瓦 解 了 。 隔 壁 的 男 人 深 深 吸 引 着

不 平 等 看 待 , 就 问 题 丛 生 。 在 短 暂 的 人 生 中 这 是 何 等 浪 费

母 亲 。 不 久 母 亲 就 决 定 要 跟 父 亲 离 婚 。 这 件 丑 事 动 摇 了 我

珍 贵 的 时 间 。 我 记 得 父 亲 邀 请 我 们 几 个 男 孩 跟 他 的 新 女 友

们 的 家 , 也 震 惊 了 邻 居 , 因 为 这 是 我 们 家 也 是 整 个 邻 里 的

会 面 的 那 一 刻 。 虽 然 看 到 父 亲 跟 另 一 个 女 人 在 一 起 感 觉 有

第 一 宗 离 婚 事 件 。 那 男 人 有 妻 室 和 四 名 儿 女 , 他 们 还 住 在

点 别 扭 , 但 是 看 到 父 亲 重 获 幸 福 , 我 们 也 感 到 欣 慰 。 莎 丽

隔 壁 , 这 造 成 了 各 样 奇 怪 的 状 况 , 引 起 一 团 糟 的 混 乱 。 其

(Sari) 是 一 位 可 爱 的 女 士 , 也 很 爱 主 。 她 是 我 父 亲 最 美 好

实 , 父 亲 爱 母 亲 , 除 了 两 人 不 是 真 正 适 合 对 方 以 外 , 他

的 际 遇 。 他 们 最 后 也 结 了 婚 , 幸 福 快 乐 地 生 活 在 一 起 。

们 是 没 有 理 由 离 婚 的 , 但 他 能 做 什 么 呢 ? 父 亲 的 情 绪 崩 溃

了 , 无 法 应 对 他 人 生 的 这 个 变 故 。 结 果 他 得 进 入 休 养 院 接

受 减 压 治 疗 。

20 21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父 母 的 离 异 不 但 毁 了 我 们 的 家 , 也 波 及 我 和 兄 弟 们 的

实 际 上 , 我 的 经 理 非 常 欣 赏 我 的 表 现 , 又 给 我 超 市 里 其 它

生 活 。 我 生 气 上 帝 , 心 想 到 底 祂 在 不 在 。 如 果 祂 在 , 那 为

的 任 务 。 不 久 他 又 擢 升 我 。 我 成 了 链 锁 超 市 里 最 年 轻 的 楼

什 么 这 样 的 事 会 发 生 在 我 们 家 ? 难 道 祂 不 管 我 们 了 ? 我 当

层 经 理 。 可 惜 此 举 引 起 其 它 员 工 的 妒 忌 。 他 们 以 为 我 在 抢

时 认 为 上 帝 大 概 不 存 在 。 我 最 好 还 是 什 么 都 不 要 信 。 我 开

他 们 的 饭 碗 。 事 实 上 , 我 只 不 过 是 要 打 工 赚 钱 和 讨 老 板 欢

始 不 喜 欢 人 , 认 为 人 只 会 伤 害 我 。 我 决 定 长 大 后 要 去 一 个

心 而 已 。

荒 岛 独 居 , 这 样 就 不 会 再 有 人 伤 害 我 。 当 然 , 我 大 概 只 能

几 个 月 过 去 后 , 我 的 雇 主 伯 特 (Bert) 开 始 把 我 当 成 朋

撑 一 天 。 自 此 , 当 然 我 也 明 白 我 们 都 需 要 彼 此 。 我 们 是 上

友 , 甚 至 像 他 自 己 的 孩 子 一 样 。 他 和 太 太 阿 特 雅 (Aaltje)

帝 所 造 , 为 要 与 祂 有 亲 密 的 关 系 , 更 是 为 了 彼 此 , 互 相 帮

以 及 两 位 孩 子 常 常 邀 请 我 去 他 们 的 家 吃 饭 。 他 们 的 家 就 在

助 与 关 怀 , 也 彼 此 鼓 励 和 建 立 。

超 市 隔 壁 。 正 当 我 觉 得 自 己 没 有 家 的 时 候 , 我 就 成 了 他 们

生 命 是 那 么 空 虚 迷 惘 , 没 什 么 值 得 在 乎 了 。 我 讨 厌

家 庭 的 一 份 子 。 请 大 家 别 误 会 , 我 爱 我 的 母 亲 , 也 爱 父

上 学 , 想 尽 办 法 逃 避 它 。 如 果 我 有 去 学 校 , 总 会 制 造 问 题

亲 , 只 是 那 个 家 已 不 再 是 个 家 了 。 我 曾 在 伯 特 与 阿 特 雅 的

而 被 叫 去 校 长 室 。 十 六 岁 那 年 , 校 方 叫 我 离 开 不 要 再 回 来

家 住 了 几 天 几 夜 , 彻 底 享 受 他 们 的 家 庭 生 活 。 那 时 我 是 向

了 。 换 句 话 说 , 我 被 开 除 了 。 我 却 无 所 谓 。

一 个 房 东 租 房 住 , 他 把 所 有 的 房 间 都 租 出 去 , 主 要 是 租 给

大 学 生 。 我 跟 所 有 的 租 户 相 处 得 还 不 错 , 但 我 仍 然 常 觉 寂

离 我 们 家 不 远 有 一 家 超 级 市 场 。 我 向 经 理 申 请 工 作 。

寞 , 所 以 就 住 在 伯 特 和 阿 特 雅 的 家 里 。 有 天 晚 上 , 我 告 诉

他 说 :“ 我 唯 一 的 空 缺 就 是 在 放 瓶 子 的 房 间 里 整 理 顾 客 退

他 们 我 很 感 激 他 们 给 我 的 工 作 和 训 练 , 并 让 他 们 知 道 , 我

回 来 的 空 瓶 子 。”“ 好 ,” 我 说 :“ 我 接 受 。” 那 瓶 子 室

一 满 十 八 岁 就 打 算 回 澳 洲 。 他 们 尝 试 要 我 改 变 主 意 , 但 不

是 最 糟 的 工 作 场 所 , 一 切 都 是 凌 乱 不 堪 。 我 们 四 个 人 要 去

成 功 , 因 为 没 有 人 能 阻 止 我 回 家 。

到 顾 客 那 里 收 集 空 瓶 子 , 然 后 整 理 安 放 在 各 自 的 箱 子 和 托

盘 上 。 我 花 了 几 个 小 时 才 熟 悉 他 们 的 原 始 作 业 系 统 。 在 几

年 少 时 我 常 梦 见 自 己 终 于 回 到 澳 洲 。 我 走 下 船 板 时 远

天 之 内 , 我 清 理 了 整 个 部 门 , 整 顿 好 , 并 订 下 新 系 统 , 只

远 的 就 会 看 到 我 的 堂 / 表 兄 弟 , 他 们 是 我 小 时 候 的 玩 伴 。

需 一 个 人 就 可 以 管 好 整 个 瓶 子 室 。 老 板 看 到 我 这 短 短 几 天

我 很 兴 奋 地 向 他 们 跑 去 。 但 我 越 使 劲 地 跑 , 前 进 得 却 越

所 成 就 的 , 几 乎 不 相 信 他 的 眼 睛 。 甭 说 他 自 然 非 常 高 兴 。

慢 。 我 正 要 拥 抱 他 们 的 时 候 , 却 给 母 亲 叫 醒 , 要 我 预 备 上

22 23


活 在 两 个 大 陆 上

学 。 我 很 懊 恼 , 因 为 她 在 不 适 当 的 时 刻 叫 醒 了 我 。 我 会 为

抵 达 荷 兰 , 我 立 刻 回 到 领 养 我 的 家 庭 的 怀 抱 。 很 快

这 事 懊 恼 一 整 天 。

的 我 就 有 了 一 份 工 作 , 还 有 一 个 像 儿 子 般 疼 爱 我 的 家 。 同

时 , 我 的 母 亲 看 起 来 跟 我 们 的 旧 邻 居 佐 斯 (Jos) 交 往 得 很

不 消 很 久 我 就 有 足 够 的 钱 买 了 一 张 奥 大 丽 斯 号 (The

快 乐 。 他 的 妻 儿 已 经 搬 走 , 这 使 得 他 与 母 亲 生 活 在 一 起 较

Australis) 的 船 票 航 向 澳 洲 墨 尔 本 。 那 是 我 好 开 心 的 一 天 。

为 “ 正 常 ” 一 点 。 佐 斯 是 个 好 人 , 他 们 俩 谁 也 缺 不 了 谁 。

我 终 于 可 以 把 所 有 的 痛 苦 和 挫 折 抛 诸 脑 后 , 重 新 展 开 新 的

我 学 着 敬 重 和 欣 赏 他 , 有 时 更 因 着 他 对 我 们 的 爱 而 叫 他 爸

生 活 。

爸 。 情 形 并 非 常 常 如 此 。 我 十 七 岁 时 离 家 , 那 时 的 他 很 爱

在 船 上 过 了 五 个 星 期 之 后 , 我 终 于 在 墨 尔 本 港 口 登

喝 酒 。 我 们 从 没 好 好 的 交 谈 , 因 为 他 老 是 说 一 些 让 我 不 舒

陆 澳 洲 。 我 感 觉 好 像 是 世 界 上 最 快 乐 的 人 。 下 船 时 我 兴 奋

服 的 事 。 我 当 下 跟 母 亲 说 , 我 不 要 跟 酒 鬼 一 起 住 。 她 选 择

得 想 亲 吻 这 片 土 地 , 就 好 像 教 宗 到 达 一 个 国 家 时 所 作 的 那

了 他 , 我 可 没 有 。 母 亲 很 难 过 , 但 她 明 白 。 后 来 她 给 了 他

样 。

最 后 通 牒 , 戒 酒 或 滚 蛋 。 很 感 恩 , 他 选 择 了 前 者 。 自 此 他

虽 然 我 无 比 兴 奋 , 因 为 又 能 回 来 澳 洲 —— 人 民 看 起 来

改 变 了 很 多 。 我 很 感 恩 他 作 出 了 改 变 。 现 在 你 找 不 到 一 个

是 那 么 的 平 易 近 人 , 生 活 也 轻 松 快 乐 —— 但 是 事 情 并 不 如

比 他 更 好 的 人 了 。

我 想 像 的 那 样 。 十 年 后 , 情 况 已 改 变 了 。 此 外 , 我 也 开 始

但 当 时 我 仍 局 促 不 安 。 上 帝 在 哪 里 ? 祂 真 的 在 某 处 某

想 念 那 个 领 养 我 的 超 级 市 场 经 理 的 家 庭 。 三 个 月 的 时 间 过

方 吗 ? 如 果 祂 确 实 存 在 , 为 什 么 祂 容 让 我 们 家 支 离 破 碎 ?

得 很 缓 慢 。 结 果 , 我 买 了 一 张 机 票 飞 回 荷 兰 。 想 像 一 下 ,

这 些 问 题 常 困 扰 着 我 , 特 别 是 在 夜 里 。

我 当 时 才 十 八 岁 , 心 里 和 脑 海 里 均 一 片 困 惑 。 我 没 有 家 ,

在 荷 兰 将 近 一 年 后 , 我 飞 回 澳 洲 。 我 到 底 要 去 哪 儿 ?

只 有 一 个 破 碎 的 家 庭 , 而 现 在 我 又 在 两 个 国 家 中 间 举 棋 不

我 会 留 在 那 儿 多 久 ? 我 不 知 道 。 我 只 知 道 我 要 去 一 个 地

定 。 就 是 在 飞 机 上 , 我 还 在 想 着 自 己 有 多 傻 。 我 在 荷 兰 那

方 。

么 多 年 , 一 直 怨 恨 那 里 的 生 活 , 为 什 么 才 离 开 三 个 月 又 决

定 回 去 呢 ? 当 下 就 在 飞 机 上 , 我 决 定 赶 快 找 一 份 工 作 储 蓄

钱 好 尽 快 再 回 到 澳 洲 来 。 真 是 矛 盾 !

24 25


附 录 A 婆 罗 洲 (Borneo) 实 况

活 水 村 历 史

地 点 : 西 加 里 曼 丹 , 在 印 尼 婆 罗 洲 境 内 。

附 录 A

婆 罗 洲 ( B o r n e o) 实 况

岛 屿 : 婆 罗 洲 是 世 界 第 三 大 岛 屿 , 大 部 份 覆 盖 着 高 山 和 浓

密 的 森 林 。 它 的 最 高 峰 位 于 沙 巴 的 神 山 , 海 拔 4,101

米 (13,455 尺 )。

面 积 :743,330 平 方 公 里 (287,000 平 方 英 里 ), 约 德 国 面 积

的 两 倍 。

地 理 : 婆 罗 洲 由 印 尼 、 马 来 西 亚 和 汶 莱 三 个 国 家 瓜 分 。

印 尼 管 辖 的 婆 罗 洲 南 端 叫 做 加 里 曼 丹 (Kalimantan)。

马 来 西 亚 的 婆 罗 洲 在 北 端 , 称 为 东 马 来 西 亚

(East

Malaysia)。 汶 莱 苏 丹 国 (Brunei) 亦 在 北

部 , 夹 在 东 马 中 间 。 婆 罗 洲 约 四 份 之 三 的 人 口 住 在

加 里 曼 丹 。 当 地 人 鲜 少 用 “ 婆 罗 洲 ” 这 名 称 , 它 源

自 荷 兰 殖 民 时 期 。

历 史 :1995 年 , 隆 尼 和 凯 儿 离 开 澳 洲 到 婆 罗 洲 。 他 们 在 东

马 的 古 晋 市 开 始 事 工 。 隆 尼 在 那 里 协 助 一 项 当 地 事

工 的 植 堂 工 作 。

1997 年 , 他 们 移 到 印 尼 婆 罗 洲 的 西 加 里 曼 丹 , 一 直

持 续 服 事 至 今 。

活 水 村 从 2003 年 开 始 。 当 时 上 帝 给 隆 尼 一 个 异 象 ,

要 在 森 林 深 处 设 立 一 个 中 心 容 纳 1,000 名 贫 困 、 病

痛 或 被 弃 的 儿 童 及 孤 儿 , 还 有 可 以 容 纳 2,000 名 儿

童 的 学 校 。

需 要 : 印 尼 人 口 在 2014 年 的 估 计 是 二 亿 五 千 一 百 万 , 有

很 多 小 孩 没 有 机 会 上 学 。 首 先 , 学 校 根 本 不 够 。 偏

僻 地 区 的 小 孩 必 须 离 开 家 园 到 较 大 的 村 里 或 市 里 上

学 。 其 次 , 就 是 上 了 学 的 孩 子 还 有 其 他 挑 战 :12 岁

以 下 的 孩 子 常 常 要 负 责 照 顾 弟 弟 妹 妹 。 此 外 , 他 们

还 要 找 工 作 赚 钱 付 还 伙 食 、 住 宿 和 学 费 。 许 多 孩 童

都 营 养 不 良 、 受 虐 待 和 患 上 肺 痨 、 疟 疾 与 伤 寒 。

178 统 计 数 字 取 自 Britainnica.com 与 CIA world factsbook 。

179


附 录 B 婆 罗 洲 地 图

附 录 B

婆 罗 洲 地 图

取 自 Google Maps

Kota Kinabalu

欲 了 解 更 多 ……

SABAH

如 果 你 想 知 道 更 多 关 于 隆 尼 和 凯 儿 黑 博 尔 , 或 是 生 命

河 事 工 / 活 水 村 , 请 游 览 我 们 的 网 站 :www.heyboer.org。

Kuching

三 岁 的 小 德 拉 Tera 由 她 母 亲 带 到 我 们 这 里 。 她 母 亲 已 找 过 几 位 巫 医 都

无 法 医 好 她 。 我 们 不 知 道 她 得 了 什 么 病 。 是 癌 症 ? 肠 堵 塞 ? 我 们 没 有

SARAWAK

合 宜 的 仪 器 来 诊 断 她 的 病 情 。 我 们 为 她 祷 告 , 求 上 帝 医 治 她 , 或 是 让

她 回 天 家 。 当 晚 她 就 去 世 了 。 我 们 都 很 难 过 , 但 却 为 她 现 在 已 与 主 同

在 没 有 病 痛 而 欢 欣 。

如 果 你 读 完 本 书 后 得 着 激 励 , 或 是 有 提 问 , 请 让 我 们

知 道 。 你 可 以 电 邮 ronnyheyboer@gmail.com 或 邮 寄 至 :

Ronny & Kay Heyboer

c/o Rivers of Life Ministries Borneo

P. O. Box 3203,

93762 Kuching, Sarawak,

Malaysia.

虽 然 我 们 住 在 婆 罗 洲 , 我 们 乃 在 马 来 西 亚 收 取 信 件 。

马 来 西 亚 砂 拉 越 州 的 首 府 古 晋 离 我 们 约 12 小 时 路 程 。 我 们

的 队 员 定 期 到 那 儿 , 同 时 收 取 信 件 。

有 不 同 的 途 径 可 以 支 持 婆 罗 洲 森 林 中 的 事 工 : 祷 告 ,

认 领 一 名 儿 童 , 捐 献 或 是 直 接 来 帮 助 。 请 浏 览 我 们 的 网 站

查 询 。

凯 儿 和 露 易 丝 (Lois 纽 西 兰 的 牙 医 ) 在 我 们 的 牙 科 中 心 为 一 个 女 孩 医

180 176 牙 。 来 到 我 们 儿 童 之 家 的 儿 童 多 数 牙 齿 不 好 , 因 为 他 们 多 年 饮 食 不 良 。

181 177


“ 我 在 稠 密 的 森 林 矮 树 丛 中 爬 行 , 要 越 过 一 条 小 溪 才

能 回 到 我 的 村 里 。 我 看 到 一 个 白 人 在 山 顶 流 下 的 清 澈 水 中 冲

凉 。 他 向 我 伸 手 。 不 知 道 为 什 么 , 我 觉 得 我 信 得 过 他 ; 他 也

许 不 一 样 , 甚 至 会 照 顾 我 ……”

从 那 时 刻 起 , 这 位 婆 罗 洲 森 林 里 六 岁 达 雅 小 孩 以 斯 拉 的

生 活 有 了 巨 大 的 改 变 。 他 被 带 回 那 位 白 人 的 家 , 在 那 里 得 著

爱 、 医 药 照 顾 和 良 好 的 食 物 与 教 育 。 更 重 要 的 是 , 他 认 识 了

上 帝 , 得 著 永 恒 的 盼 望 。

BE AWARE!

You are entering

"A MiRAclE ZonE"

Proceed at own risk

黑 博 尔 · 隆 尼 很 幽 默 地 写 下

了 他 的 生 活 和 事 工 。 请 留 意 了 ,

读 此 书 时 你 会 被 挑 战 认 真 的 回 应

上 帝 的 呼 召 , 担 起 上 帝 安 排 在 你

周 遭 的 工 作 。 上 帝 要 你 参 与 祂 的

工 作 。

我 认 为 , 我 们 在 世 上 应 当 少 为 自 己 着 想 , 乃 要 多 思 想 如

何 把 福 音 传 给 人 , 特 别 是 那 些 需 要 上 帝 触 摸 的 人 。 造 我 们 的

上 帝 了 解 我 们 甚 于 我 们 对 自 己 的 了 解 。

Rivers of Life Ministries Borneo

Living waters Village

文 桥 网 站 :bridge.org.my

ISBN 978-967-2006-14-5

西 馬 RM 32.00

東 馬 RM 34.00

The Bridge Communication Sdn. Bhd. 188423-M

40, Lorong 6E/91, Taman Shamelin Perkasa, Batu 3 1 /2, Jalan Cheras, 561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