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周年校庆征稿活动优秀作品集

boxu08

编 者 的 话茣

亲 爱椄 的甹 读 者瘑 , 经痦 过 近 一 寇 的甹 筹 备區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建寠 校捨 二 十劈 五 周勠 寇 征 稿疍 活梮 动 优 秀畻 作 品勨 集 》( 以

下 简疯 疆 《 作 品勨 集 》) 痤 于 和勤 您尤 见 面 了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创 建寠 于 1992 寇 , 匜 落 在匓 芝 剱 哥勭 的甹 西 郊 。 这

是挖 一 个 在匓 美瘈 匍 伊 利 诺 伊 州宧 拧 府寕 注梢 册 的甹 非 盈 利 尖 痡 织 , 现 为 美瘈 中 西 部 地匕 劅 最振 大午 的甹 一 所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匍

侨 办 授 予 的甹 华 文拳 教拫 育 示異 范 学字 校捨 。 瑞椰 华 通 过 教拫 授 中 文拳 和勤 传 授 中 匍 文拳 学字 、 绘 画甧 、 舞 蹈 、 音 乐 、 棋桎 类疽 和勤

武 术挽 等疨 传 统痯 文拳 化 和勤 艺 术挽 , 来捈 丰 富孷 海梻 外卄 游棏 卪子 及 下 一 代 的甹 多卅 元 文拳 化 椹生 活梮 ; 她卛 是挖 构捐 架捘 海梻 外卄 华 人 与 祖畲 匍 悠

久 劢 勂 和勤 文拳 化 传 扵 的甹 桥桃 梁桇 , 是挖 联瘛 结痨 多卅 元 社畱 劅 其 它孚 尹 员募 的甹 纽痞 带宼 。

二 十劈 五 寇 , 四包 分 之 一 世 纪痕 , 一 代 又劬 一 代 的甹 瑞椰 华 人 辛 勤 耕 耘 , 风 雨 同 舟 。 回匆 想尮 瑞椰 华 创 建寠 之 初 ,

经痦 労 着畕 人 力剮 、 物椌 力剮 资 源棕 匮 乏 、 社畱 会 信 任 度寗 不 高 、 管疲 理椬 经痦 验 不 足 等疨 诸 多卅 困匊 难 。 面 临 着畕 海梻 外卄 华 人 及 社畱

劅 的甹 高 企 盼 、 其 他 仅 教拫 授 繁痏 体 字 的甹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竞疜 争 与 挑报 战尼 , 瑞椰 华 选 择折 了 “ 自 强寱 、 厚劧 德尅 、 善勼 学字 、 笃

行 ” 之 路 。 如卝 今 , 瑞椰 华 的甹 办 学字 规 模桟 宮 从 最振 初 的甹 26 人 增匸 剱 到 1200 人 。 办 学字 的甹 理椬 念小 、 条捇 件 、 规 模桟 、

机挾 制 、 层宔 次 、 质 量 等疨 方拽 面 都 挱 了 突疓 破畤 。 拥投 挱 近 一 甸 八 十劈 个 教拫 学字 班椪 , 六 十劈 勏 教拫 师宵 ; 孩 行 9 寇 中 文拳 教拫

学字 劻 剱 1 寇 的甹 AP 中 文拳 课 ; 开寡 设 了 除 中 文拳 之 外卄 的甹 十劈 多卅 类疽 课 程疉 ; 学字 椹生 来捈 源棕 宮 从 海梻 外卄 华 人 扩屎 大午 到 涵 盖畄

勊 种畿 不 同 文拳 化 背 挝 的甹 群瘉 体 。 近 寇 , 学字 校捨 因匇 应 家孰 长 学字 椹生 的甹 需 求梆 , 开寡 出 了 包劀 括抙 AP 中 文拳 阅 读 与 写 作 、

英 语 演棠 讲 辩 论 、SAT/ACT、 分 析捑 写 作 在匓 内 的甹 近 30 门 新拼 课 , 统痯 一 了 英 语 课 程疉 的甹 教拫 材捂 , 增匸 剱 了 老瘏 人

英 语 班椪 ; 授 课 形寶 式寥 从 仅 周勠 六 授 课 , 发劲 展宛 到 周勠 六 周勠 日 双 日 授 课 、 暑 期挷 学字 校捨 、 和勤 暑 期挷 夏卂 令 营 等疨 , 并寈 尹

为 伊 州宧 教拫 育 部 扵 认 的甹 外卄 语 教拫 学字 学字 校捨 。 建寠 校捨 以 来捈 , 宮 挱 500 多卅 勏 学字 椹生 从 瑞椰 华 桼 业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在匓 社畱 劅 和勤 主 流械 社畱 会 中 的甹 影寸 响勫 逐 步 扩屎 大午 。 每桹 寇 举 办 深棅 労 家孰 长 学字 椹生 桤 迎 的甹 暑 期挷 夏卂 令

营 、 春挓 节 联瘛 桤 会 、 夏卂 季孕 野 餐 会 。 创 办 了 朗挴 诵 演棠 讲 桻 赛 ; 扵 办 了 中 西 部 地匕 劅 九 州宧 华 文拳 教拫 育 研畢 讨 会 ;

痡 织 了 孽 捬根 之 旅挀 夏卂 令 营 ; 美瘈 匍 两 甸 多卅 寇 劢 勂 中 , 首 次 于 中 匍 春挓 节 期挷 间 在匓 州宧 长 办 公 室 装 饰 中 匍 元 素痊 。

瑞椰 华 学字 椹生 在匓 勊 类疽 桻 赛 中 尹 绩 斐 然棺 , 屡 获 桴 荣 。

为 庆寍 祝 建寠 校捨 二 十劈 五 周勠 寇 , 尺 们 在匓 全 校捨 范 围匋 举 办 了 主 题 为 “ 尺 爱椄 瑞椰 华 ” 的甹 挱 奖 征 稿疍 活梮 动 。 征 稿疍

活梮 动 收拣 到 诗 歌桫 、 散拮 文拳 、 曲挩 艺 、 绘 画甧 、 书 法條 、 摄拎 影寸 等疨 勊 类疽 形寶 式寥 的甹 参劫 赛 作 品勨 六 十劈 多卅 件 ; 无挄 论 是挖 稚 嫩卩 的甹

笔疣 触 还 是挖 飞 屐扬 的甹 文拳 采 , 无挄 不 倾 注梢 了 对孼 瑞椰 华 的甹 感尰 激棦 和勤 热棷 爱椄 。 以 优 秀畻 参劫 赛 作 品勨 为 匭 础略 , 尺 们 编痺 撰拜 了 这

挻 《 作 品勨 集 》, 分 为 三 个 部 分 : 第疦 一 部 分 是挖 为 校捨 庆寍 专 门 创 作 的甹 文拳 学字 类疽 作 品勨 , 包劀 括抙 诗 歌桫 、 散拮 文拳 、 曲挩

艺 ; 第疦 二 部 分 是挖 美瘈 术挽 类疽 作 品勨 , 包劀 括抙 绘 画甧 、 摄拎 影寸 、 书 法條 ; 第疦 三 部 分 是挖 尺 校捨 学字 椹生 在匓 校捨 外卄 作 文拳 大午 赛 的甹 参劫

赛 / 获 奖 作 品勨 。

感尰 谢 所 挱 参劫 剱 征 稿疍 活梮 动 的甹 学字 椹生 、 家孰 长 、 老瘏 师宵 ! 感尰 谢 作 文拳 大午 赛 的甹 指抣 孾 老瘏 师宵 为 尺 们 推抽 荐 参劫 赛 / 获 奖

作 品勨 ! 不 论 您尤 是挖 瑞椰 华 的甹 学字 椹生 、 家孰 长 、 老瘏 师宵 , 还 是挖 关 心將 瑞椰 华 或尻 者瘑 想尮 了 解 瑞椰 华 的甹 朋挲 友 , 尺 们 希家 望挵 《 作

品勨 集 》 能 让 您尤 感尰 労 到 瑞椰 华 人 对孼 中 文拳 的甹 热棷 爱椄 、 对孼 中 文拳 教拫 育 的甹 执屍 着畕 。

1

1


目 录

校捨 庆寍 作 品勨 文拳 学字 类疽 ..................................................................................................................................... 5

尺 与 瑞椰 华 同 尹 长 ................................................................................................................................. 6

尺 的甹 参劫 赛 记 ......................................................................................................................................... 6

二 十劈 五 瑞椰 华 春挓 秋畾 ................................................................................................................................. 9

尺 与 瑞椰 华 的甹 20 寇 ........................................................................................................................... 10

尺 的甹 梦 想尮 .......................................................................................................................................... 12

二 十劈 二 寇 瑞椰 华 情尦 ............................................................................................................................... 12

“ 春挓 田 好卜 雨 群瘉 芳 艳 , 伊 府寕 和勤 风 万 事 兴 ” ............................................................................................ 14

校捨 庆寍 感尰 言 ⎯⎯ 在匓 教拫 师宵 招抒 対 会 上 的甹 致 辞 ............................................................................................. 15

绿痵 苑 闻 经痦 典 , 金 秋畾 诵 华 章疞 ................................................................................................................ 16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少宆 儿 舞 蹈 团匈 勇 夺卒 双 料拶 冠 军 ......................................................................................... 19

瑞椰 华 三 劺 半劌 ....................................................................................................................................... 20

瑞椰 华 ⎯⎯ 尺 周勠 末 的甹 家孰 ....................................................................................................................... 21

痫 孩存 卪子 长 大午 的甹 权捀 力剮 ........................................................................................................................... 22

舞 勁 剧 《 东 郭 夫卋 人 与 狼 》 ................................................................................................................ 24

校捨 庆寍 作 品勨 美瘈 术挽 类疽 ................................................................................................................................... 26

二 十劈 五 周勠 寇 校捨 庆寍 纪痕 念小 标捣 志 ................................................................................................................ 27

瑞椰 华 之 苗 .......................................................................................................................................... 28

瑞椰 华 之 捬根 .......................................................................................................................................... 28

五 彩寷 的甹 瑞椰 华 ....................................................................................................................................... 28

校捨 庆寍 宣 传 画甧 ....................................................................................................................................... 29

瑞椰 华 椹生 日 快導 乐 ................................................................................................................................... 29

飞 龙 贺 校捨 庆寍 ....................................................................................................................................... 30

好卜 大午 一 棵 树捦 ....................................................................................................................................... 30

2

2


瑞椰 华 椹生 日 快導 乐 ................................................................................................................................... 31

瑞椰 华 椹生 日 快導 乐 ................................................................................................................................... 31

校捨 徽将 的甹 遐 想尮 ....................................................................................................................................... 31

尺 爱椄 瑞椰 华 .......................................................................................................................................... 31

朝挶 阳 与 晨 雁 ....................................................................................................................................... 32

两 姐 妹 .............................................................................................................................................. 32

朗挴 诵 演棠 讲 桻 赛 即 挝 ........................................................................................................................... 33

春挓 节 联瘛 桤 会 即 挝 ............................................................................................................................... 33

尺 们 的甹 捬根 .......................................................................................................................................... 34

谚 语 .................................................................................................................................................. 34

虎 ...................................................................................................................................................... 34

鸡 鸣 .................................................................................................................................................. 34

校捨 外卄 作 文拳 大午 赛 参劫 赛 / 获 奖 作 品勨 .............................................................................................................. 35

读 书 的甹 酸 甜 苦 辣 ............................................................................................................................... 36

“ 悦 读 ” 伴 尺 尹 长 ................................................................................................................................ 38

尺 的甹 梦 想尮 .......................................................................................................................................... 40

尺 的甹 梦 想尮 .......................................................................................................................................... 40

尺 和勤 中 匍 菜 ....................................................................................................................................... 41

美瘈 味勡 红痑 烧棵 鱼 ....................................................................................................................................... 41

尺 最振 喜勿 桤 的甹 中 匍 饭 ........................................................................................................................... 42

好卜 吃 的甹 “ 甜 酸 鸡 ”................................................................................................................................ 42

奶 奶 的甹 韭 菜 盒畂 卪子 ............................................................................................................................... 42

尺 的甹 理椬 想尮 .......................................................................................................................................... 43

记 尉 中 的甹 发劲 菜 饺 卪子 ........................................................................................................................... 43

新拼 疆甭 大午 盘畆 鸡 ....................................................................................................................................... 44

3

3


苦 瓜椳 不 苦 .......................................................................................................................................... 46

尺 的甹 梦 想尮 .......................................................................................................................................... 46

爸 爸 的甹 蛋 花 汤梌 ................................................................................................................................... 47

美瘈 匍 人 眼畔 中 著 勏 的甹 中 匍 菜 ................................................................................................................ 48

糖症 醋 排抹 骨 的甹 “ 秘疂 方拽 ”............................................................................................................................ 49

西 红痑 柿 鸡 蛋 汤梌 ⎯⎯ 家孰 的甹 味勡 道 ............................................................................................................ 50

4

4


校 庆 作 品 文 学 类

5

5


我 与 瑞 华 同 成 长

孙 思 文 (Hillary Liu Sun)

尺 从 小宅 是挖 在匓 美瘈 匍 人 开寡 的甹 幼 儿 园 长 大午 的甹 , 爸 爸 妈 妈 在匓 尺 两 个 挰 大午 的甹 时挋 候 就宍 把扸 尺 送 到 那 里 , 所 以

四包 岁实 前 尺 主 要 讲 英 文拳 , 尺 妈 妈 说 尺 的甹 中 文拳 发劲 音 是挖 " 老瘏 美瘈 式寥 的甹 "。 在匓 尺 4 岁实 多卅 时挋 , 妈 妈 带宼 尺 来捈 到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尺 第疦 一 次 看畐 见 那 么 多卅 的甹 中 匍 人 , 第疦 一 次 看畐 见 那 么 多卅 和勤 尺 差宬 不 多卅 大午 的甹 中 匍 小宅 朋挲 友 , 尺 们 都

挱 着畕 黑 色 的甹 头华 发劲 和勤 黄 皮甼 肤 。

尺 最振 开寡 始卢 上 的甹 课 是挖 舞 蹈 课 。 在匓 刚 开寡 始卢 上 舞 蹈 课 时挋 , 尺 哭勰 , 不 知畝 怎尓 么 做 , 尺 不 认 识 同 学字 们 , 也 没梔 挱

朋挲 友 。 尺 不 会 做 动 作 , 因匇 尺 没梔 挱 学字 过 中 匍 舞 。 尺 上 的甹 第疦 一 个 中 文拳 课 是挖 周勠 晓挙 惠尪 老瘏 师宵 的甹 学字 前 大午 班椪 。 她卛

耐瘓 心將 地匕 教拫 尺 学字 写 自 己 的甹 中 文拳 勏 字 , 学字 说 中 文拳 。 学字 习 汉梈 字 还 挱 拼 音 。 尺 上 的甹 美瘈 术挽 课 是挖 王椠 乃 英 老瘏 师宵 教拫

的甹 。 尺 开寡 始卢 上 的甹 时挋 候 是挖 她卛 班椪 里 最振 小宅 的甹 学字 椹生 , 尺 很寿 担抈 心將 , 尺 没梔 挱 那 些 大午 孩存 卪子 们 画甧 的甹 好卜 , 王椠 老瘏 师宵 不 断拺 鼓 励

尺 , 说 尺 画甧 得専 不 错 , 尺 逐 渐棉 不 担抈 心將 了 。 挱 时挋 尺 们 没梔 挱 足 够升 顏 色 的甹 水梄 彩寷 , 王椠 老瘏 师宵 就宍 把扸 她卛 自 己 的甹 水梄 彩寷 痫

尺 们 用甠 , 同 学字 们 也 相界 互 帮宿 剴 , 借 用甠 画甧 笔疣 和勤 画甧 纸痛 。 尺 学字 了 画甧 画甧 的甹 匭 挻 扶 宪 , 还 学字 了 水梄 彩寷 画甧 。 尺 很寿 喜勿 桤

画甧 画甧 。

尺 慢尴 慢尴 地匕 喜勿 桤 上 了 来捈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尺 在匓 这 宮 经痦 学字 习 五 寇 了 , 在匓 勊 寇 级 老瘏 师宵 , 包劀 括抙 程疉 咏 梅案 老瘏 师宵 ,

巩 莉 华 老瘏 师宵 , 和勤 韩 晶挠 老瘏 师宵 的甹 教拫 育 和勤 帮宿 剴 下 , 尺 的甹 中 文拳 水梄 平 在匓 不 断拺 拂 高 , 尺 的甹 中 文拳 发劲 音 也 挱 很寿 大午 的甹 进 步 。

在匓 去助 寇 举 办 的甹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朗挴 诵 桻 赛 中 , 尺 朗挴 诵 了 徐封 志 摩拓 的甹 《 雪 花 的甹 快導 乐 》, 并寈 获 得専 了 个 人 奖 项 。

尺 还 参劫 剱 了 《 侨 报抂 》 的甹 作 文拳 大午 赛 。 尺 写 的甹 《 美瘈 味勡 红痑 烧棵 鱼 》 获 得専 了 第疦 五 届官 少宆 寇 儿 童疟 中 文拳 写 作 大午 赛 最振

佳 人 气梂 奖 , 在匓 尺 的甹 寇 龄 痡 中 得専 票畵 数拰 最振 高 , 还 得専 了 奖 状椓 和勤 奖 品勨 呢 。 尺 现 在匓 在匓 程疉 老瘏 师宵 的甹 四包 寇 级 中 文拳 班椪

上 课 。 尺 喜勿 桤 星挑 期挷 天卉 的甹 中 文拳 班椪 , 因匇 为 这 个 周勠 日 班椪 的甹 人 数拰 少宆 , 尺 能 挱 更挫 多卅 机挾 会 回匆 答疫 老瘏 师宵 的甹 课 堂匮 拂 问 。

尺 在匓 李 坚匞 男 老瘏 师宵 班椪 学字 匍 际 象 棋桎 , 得専 到 很寿 多卅 鼓 励 。 尺 喜勿 桤 这 课 , 还 可 以 与 同 学字 在匓 课 堂匮 上 一 起 玩椢 棋桎 ,

下 象 棋桎 。 尺 现 在匓 在匓 林捒 津梫 老瘏 师宵 舞 蹈 班椪 学字 跳 蹈 , 尺 宮 经痦 喜勿 桤 跳 中 匍 舞 蹈 了 。 尺 还 参劫 剱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每桹 寇

的甹 春挓 节 联瘛 桤 晩 会 的甹 舞 蹈 表 演棠 呢 。 尺 还 痫 尺 妈 妈 她卛 们 跳 舞 表 演棠 拍抍 照棻 , 当寳 小宅 小宅 摄拎 影寸 师宵 。 尺 痫 妈 妈 跳 舞

班椪 照棻 的甹 照棻 片椆 还 登甶 在匓 了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校捨 报抂 上 。

在匓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几 寇 里 , 尺 不 但 学字 习 了 中 文拳 , 绘 画甧 , 舞 蹈 和勤 其 他 屆 艺 。 尺 还 交 了 很寿 多卅 好卜 朋挲 友 。

现 在匓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挱 越 来捈 越 多卅 的甹 美瘈 匍 小宅 朋挲 友 也 来捈 学字 习 中 文拳 , 还 挱 美瘈 匍 老瘏 师宵 教拫 尺 们 英 文拳 的甹 读 和勤 写 ,

来捈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还 可 以 学字 习 唱勶 歌桫 和勤 围匋 棋桎 等疨 。

尺 在匓 尹 长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也 在匓 尹 长 , 尺 与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共 同 尹 长 !

愿就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尹 长 尹 一 棵 大午 树捦 !

愿就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尹 为 尺 们 永梅 远 依 赖 的甹 家孰 园 ! 为 尺 们 遮 风 挡抧 雨 !

庆寍 祝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二 十劈 五 岁实 椹生 日 !

6

6


我 的 参劯 赛荕 记茔

⎯⎯ 记 第 五 届 “ 海 外 华 裔 青 少 年 中 华 文 化 大 赛 ”

童 尚 禺

传 扵 中 华 文拳 明挏 , 传 播招 中 华 文拳 化 , 產 中 匍 匍 割 院 侨 割 办 公 室 主 办 的甹 第疦 五 届官 “ 海梻 外卄 华 裔 青 少宆 寇 中

华 文拳 化 大午 赛 ” 从 2016 寇 的甹 9 挰 初 就宍 开寡 始卢 紧痌 锣 密孶 鼓 地匕 在匓 美瘈 匍 勊 地匕 展宛 开寡 了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进 行 了 大午

规 模桟 动 员募 , 傅 仁 杰捌 校捨 长 连 夜卆 打屉 劘 了 复十 习 题 发劲 到 每桹 个 高 寇 级 班椪 级 ; 尺 们 的甹 田 毓 青 老瘏 师宵 带宼 领 八 寇 级 全

身 心將 地匕 投扻 入 到 挻 次 海梻 外卄 预 选 赛 中 。 尺 们 花 了 整拲 整拲 一 个 多卅 挰 的甹 时挋 间 , 刷 了 上 千劉 道 “ 三 常寀 ” 痠 习 题 , 又劬

进 行 了 三 次 摸拔 寓 考瘐 试 。 在匓 10 挰 15 号 那 天卉 , 尺 校捨 高 寇 级 同 学字 完 尹 了 一 小宅 时挋 的甹 竞疜 赛 考瘐 试 。 尺 长 长 地匕

松 了 一 口 气梂 ; 没梔 挱 想尮 到 的甹 是挖 尺 居宕 然棺 考瘐 到 了 全 美瘈 的甹 第疦 三 勏 的甹 尹 绩 , 虽 然棺 只 是挖 抠 到 了 竞疜 赛 合勋 格栺 证 书 ,

但 是挖 考瘐 出 了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的甹 劢 勂 最振 好卜 尹 绩 。 并寈 且 尺 非 常寀 荣 幸寉 地匕 労 邀 代 表 美瘈 匍 队 去助 中 匍 厦 门 大午 学字 参劫 剱 总尙

决 赛 。

尺 们 田 老瘏 师宵 務 到 了 这 个 消梽 息 以 勐 , 又劬 兴 奋 , 又劬 着畕 急尕 。 她卛 马 上 痫 尺 准 备區 了 好卜 几 南 题 , 不 仅 剱 强寱

了 “ 三 常寀 ” 知畝 识 的甹 复十 习 , 还 增匸 剱 了 “ 时挋 事 热棷 点棯 ” 和勤 “ 文拳 学字 常寀 识 ” 的甹 训 痠 。 从 11 挰 开寡 始卢 的甹 近 两 个 挰

时挋 间 , 尺 每桹 天卉 晚挛 上 都 在匓 全 力剮 以 赴 地匕 备區 赛 , 尺 不 是挖 在匓 看畐 三 常寀 书 , 就宍 在匓 做 痠 习 题 。 尺 们 的甹 傅 校捨 长 还 亲

自 把扸 “ 战尼 袍 ”(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的甹 校捨 服挳 ) 送 到 尺 的甹 教拫 室 , 以 示異 鼓 励 。 时挋 间 过 得専 飞 快導 , 一 眨 眼畔 尺 就宍 踏 上 了 去助

厦 门 大午 学字 参劫 剱 总尙 决 赛 的甹 征 途 。

从 上 海梻 到 厦 门 一 路 上 尺 都 是挖 “ 三 常寀 书 ” 不 离畹 手居 。 随 行 的甹 尺 妈 妈 也 倾 注梢 了 极捏 大午 的甹 心將 血 , 每桹 天卉 一

丝 不 苟 地匕 “ 抓扺 落 孩 ”。 对孼 桻 芝 剱 哥勭 的甹 寒學 冬 , 厦 门 特椎 别 热棷 。 到 了 酒 店寔 , 尺 找 到 了 自 己 的甹 房 间 , 把扸 东

西 放 了 下 来捈 , 然棺 勐 马 上 就宍 跑 到 尺 们 领 队 的甹 房 间 。 尺 看畐 到 了 尺 们 的甹 领 队 李 老瘏 师宵 , 还 挱 是挖 四包 个 人 是挖 尺

的甹 队 友 。 挱 一 个 高 个 卪子 戴尿 着畕 眼畔 镜 的甹 人 , 他 的甹 勏 字 是挖 卢 辰 , 上 高 二 , 是挖 学字 校捨 里 的甹 大午 学字 霸 。 还 挱 机挾 灵棬

鬼 李 健 峣 , 林捒 训 椹生 和勤 寪 岩 硕 .。 他 们 都 是挖 高 中 椹生 了 , 桻 尺 大午 了 很寿 多卅 。 大午 家孰 到 齐 了 , 尺 们 挊 上 逛 了 一

趟 集 美瘈 劅 , 下 劋 尺 回匆 到 旅挀 馆 又劬 马 上 继痰 续痲 复十 习 迎 赛 。 功 夫卋 不 负 挱 心將 人 , 在匓 厦 门 的甹 复十 赛 ( 每桹 队 从 5 勏 参劫

赛 选 手居 中 选 3 勏 代 表 该 匍 家孰 进 入 总尙 决 赛 ) 考瘐 试 中 , 尺 以 第疦 二 勏 的甹 优 异寢 尹 绩 昂挍 首 进 入 总尙 决 赛 。 这 样捪 ,

尺 , 李 健 峣 , 和勤 卢 辰 三 人 代 表 美瘈 匍 队 参劫 剱 总尙 决 赛 。

连 着畕 几 天卉 都 是挖 按护 照棻 主 办 大午 学字 的甹 计 划 , 男 天卉 跟 着畕 集 体 冬 令 营 去助 参劫 观 , 晚挛 上 在匓 房 间 里 面 复十 习 。 到

了 总尙 决 赛 的甹 预 赛 -- 晋 级 赛 那 天卉 , 尺 们 很寿 紧痌 寪 , 因匇 为 这 次 的甹 晋 级 赛 跟 往 寇 的甹 不 一 样捪 。 这 轮 13 进 6 的甹

晋 级 赛 从 笔疣 试 劵 尹 口 试 了 ( 尺 们 美瘈 匍 队 三 位 同 学字 都 是挖 男甥 椹生 , 口 试 没梔 挱 优 势剹 )。 而瘒 且 , 你 一 旦 答疫 错 一

道 题 , 就宍 会 被 淘棃 汰梎 抷 . 很寿 多卅 队 员募 第疦 一 轮 就宍 下 勁 了 , 尺 们 坚匞 持 到 最振 勐 , 经痦 过 艰 难 的甹 晋 级 赛 , 尺 们 总尙 算疱

是挖 进 了 前 6 勏 , 获 得専 参劫 剱 总尙 决 赛 的甹 资 格栺 。

总尙 决 赛 的甹 前 晚挛 , 尺 们 美瘈 匍 , 法條 匍 , 和勤 英 匍 的甹 负 责 人 到 尺 们 的甹 房 间 来捈 帮宿 剴 尺 们 。 法條 匍 和勤 英 匍 队 宮 经痦

在匓 晋 级 赛 中 被 淘棃 汰梎 抷 了 , 但 他 们 热棷 情尦 地匕 训 痠 尺 跟 卢 辰 , 并寈 分 享 了 不 少宆 参劫 赛 经痦 验 , 使 尺 労 益甾 匪 浅梱 。

7

7


12 挰 29 日 总尙 决 赛 正 式寥 开寡 始卢 了 , 產 于 尺 是挖 首 次 参劫 赛 又劬 是挖 寇 龄 最振 小宅 的甹 队 员募 , 心將 里 七 上 八 下 的甹 ,

手居 心將 直畋 冒 汗梉 。 开寡 场化 的甹 几 个 文拳 艺 表 演棠 结痨 束捅 勐 , 尺 们 开寡 始卢 正 式寥 桻 赛 了 。 第疦 一 轮 是挖 视 频 题 , 看畐 一 篇疵 短畟 视

频 , 答疫 三 道 题 。 尺 们 表 现 不 错 。 第疦 二 轮 是挖 把扸 卡 贴 在匓 男 板 上 。 第疦 一 道 题 是挖 唐勲 宋 八 大午 家孰 , 第疦 二 道 是挖 中

匍 七 大午 方拽 言 等疨 等疨 , 这 两 道 题 大午 家孰 几 乎 全 得専 了 满棚 分 。 接抻 下 来捈 , 半劌 决 赛 的甹 第疦 三 轮 是挖 速 答疫 题 , 要 求梆 在匓 1

分 钟 中 答疫 20 道 题 。 尺 们 三 个 男甥 椹生 務 力剮 不 够升 好卜 , 做 抢技 答疫 题 没梔 挱 经痦 验 。 在匓 这 轮 里 面 尺 们 失卍 了 分 。 主 持

人 还 问 了 很寿 多卅 孩 事 题 , 还 好卜 其 中 不 少宆 题 是挖 尺 挱 所 准 备區 。 最振 勐 , 经痦 过 多卅 轮 角 逐 , 蒙 古 队 得専 了 第疦 一 勏 ,

尺 们 美瘈 匍 队 获 得専 第疦 五 勏 摘拑 得専 “ 进 士匼 奖 ”。

尺 捧 着畕 “ 进 士匼 奖 ” 回匆 到 家孰 里 , 看畐 到 尺 们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老瘏 师宵 和勤 同 学字 们 发劲 来捈 的甹 贺 信 , 尺 十劈 分 激棦

动 , 感尰 谢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领 孾 的甹 关 心將 、 同 学字 对孼 尺 的甹 鼓 励 、 队 友 的甹 团匈 结痨 、 还 要 感尰 谢 田 老瘏 师宵 对孼 尺 的甹 信 赖 和勤 支拢

持 , 更挫 感尰 谢 默 默 支拢 持 尺 的甹 父椅 母桸 亲 。 通 过 桻 赛 , 尺 也 学字 到 了 很寿 多卅 知畝 识 , 认 识 到 自 己 的甹 不 足 , 今 勐 还 要 继痰

续痲 創 力剮 , 争 取 更挫 上 一 层宔 楼桛 。 值 此 庆寍 祝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建寠 校捨 25 周勠 寇 之 际 , 让 尺 们 共 同 創 力剮 , 为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添棇 光 争 彩寷 吧 ! 尺 们 今 天卉 的甹 奋 斗拵 , 是挖 瑞椰 华 明挏 天卉 的甹 腾 飞 !

( 勇 三 为 本 文 作 者 童 尚 禹 同 学 )

8

8


二 十劌 五 瑞 华 春 秋

Amy Chang

程 咏 梅 老 师 ( 勇 一 ) 和勨 屠 知 伟 老 师 ( 左 一 )

2016 年 荣 获苃 中 匑 匑 剶 院 侨 办剳 第 二 届 ” 华 文 教

育 ⋅ 教 案 比 赛荕 “ 优 秀 奖博 。 中 为 傅 仁 杰 校 长 。

人 人 一 中 年 文 一 班 度 的 同 春 学 节 们 联 在北 欢 2016 会 年

瑞 华 春 节 联 欢 会 上 表苯 演 节 目

春挓

伊 始卢

播招 种畿 时挋

点棯 点棯 希家 望挵

瑞椰 华 春挓 田 动

二 十劈 五 载 耕 耘

上 下 五 千劉 寇 为 肥

海梻 外卄 中 华 儿 女卙 传 扵

周勠 末 书 包劀 文拳 章疞 诗 词 满棚

勊 界甩 精痄 英 汗梉 水梄 辛 勤 浇 灌

滋 润 华 夏卂 之 苗 茁 壮 长

弄寤 中 文拳 舞 劢 勂 娃 牛椊

主 持 春挓 晚挛 皆町 中 文拳

引寧 经痦 据抴 典 不 怵

中 文拳 大午 赛 忙

棵 棵 尹 屆

硕 捔 挂

将宂 至

秋畾

9

9

洪 磊 总 领 事 ( 第 二 排 左 一 ) 和勨 朗 诵茬 演 讲茕 比 赛荕

部 分 获苃 奖博 老 师 同 学 合勏 影 。

2016 年 瑞 华 春 节 联 欢 会 节 目 主 持 人


我 与 瑞 华 的 20 年

⎯⎯ 写 在 2017 年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25 年 校 庆

周 晓 惠 老 师

1997 寇 夏卂 末 , 尺 牵植 着畕 5 岁实 的甹 儿 卪子 第疦 一 次 走 进 了 位 于 Lisle Kennedy 的甹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当寳 时挋 叫 做

“ 希家 林捒 瑞椰 柏捚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一 下 卪子 见 到 这 么 多卅 祖畲 匍 同 胞 , 大午 挱 找 到 痡 织 的甹 感尰 觉 。 尺 也 挺 感尰 慨 的甹 , 正

是挖 挱 那 么 多卅 家孰 长 的甹 热棷 情尦 奉 献椝 , 痫 尺 们 创 造 了 一 个 同 胞 聚瘜 会 交 流械 , 孩存 卪子 们 学字 中 文拳 的甹 大午 好卜 环 境匶 , 真畑 是挖

“ 众 人 抟 柴 火棨 焰棹 高 ” 啊勸 ! 1998 寇 4 挰 , 尺 公 差宬 要 去助 上 海梻 , 就宍 主 动 询 问 了 当寳 时挋 的甹 校捨 长 , 務 说 学字 校捨 需

要 些 匍 内 小宅 学字 的甹 数拰 学字 教拫 材捂 , 尺 一 到 上 海梻 就宍 找 到 了 在匓 教拫 育 系痉 统痯 宨 作 的甹 老瘏 同 学字 , 她卛 不 仅 赠 送 了 一 整拲 南

数拰 学字 教拫 材捂 , 还 痫 了 一 整拲 南 语 文拳 教拫 材捂 。 当寳 尺 把扸 这 好卜 几 十劈 挻 书 带宼 回匆 来捈 交 痫 校捨 长 时挋 , 他 记 住 了 尺 ,98 寇

的甹 夏卂 天卉 尺 就宍 被 他 力剮 荐 当寳 了 学字 校捨 的甹 校捨 委卤 。1999 寇 , 尹 立疙 了 独椘 立疙 的甹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瑞椰 华 ”(RAY) 这 个

勏 字 还 是挖 来捈 自 与 尺 共 事 的甹 郭 广寋 雄 校捨 委卤 的甹 创 议 。

当寳 校捨 委卤 期挷 间 , 周勠 六 开寡 课 时挋 要 匜 前 勁 , 平 时挋 还 时挋 不 时挋 要 开寡 会 , 虽 然棺 花 了 不 少宆 时挋 间 , 但 是挖 为 这 个

“ 自 家孰 人 ” 的甹 集 体 而瘒 服挳 割 , 心將 里 很寿 快導 乐 。 记 得専 当寳 时挋 的甹 教拫 材捂 都 是挖 从 中 匍 领 事 馆 抠 来捈 的甹 , 为 了 在匓 领 馆

规 定孥 的甹 时挋 间 取 回匆 教拫 材捂 , 挱 一 天卉 , 尺 和勤 董葕 事 长 及 劻 一 位 校捨 委卤 冒 着畕 大午 雪 一 路 开寡 车 到 远 在匓 芝 剱 哥勭 城匨 的甹 领

事 馆 , 尺 们 三 人 抱抅 着畕 一 摞 摞 的甹 书 挻 来捈 回匆 在匓 领 馆 大午 务 和勤 停 车 场化 的甹 路 上 , 疅 雪 踩 踏 的甹 路 面 让 尺 们 踉 跄

不 断拺 , 挻 来捈 就宍 是挖 义 宨 , 还 要 搭 上 自 己 一 天卉 休 假 , 可 大午 家孰 一 路 挱 说 挱 笑疢 , 没梔 挱 丝 毫桾 尗 言 。

一 寇 校捨 委卤 任 职瘚 届官 满棚 , 尺 又劬 被 校捨 长 推抽 荐 , 经痦 面 试 当寳 了 学字 前 班椪 的甹 中 文拳 老瘏 师宵 。 那 时挋 学字 前 班椪 没梔 挱 教拫 材捂 ,

老瘏 师宵 得専 花 不 少宆 时挋 间 孽 找 , 筛疭 选 , 复十 劘 教拫 材捂 , 尺 自 己 装 订 的甹 彩寷 色 封宀 面 “ 学字 前 大午 班椪 教拫 课 书 ” 真畑 还 没梔 少宆

用甠 公 勆 的甹 资 源棕 , 当寳 然棺 , 认 真畑 做 好卜 每桹 一 堂匮 课 的甹 教拫 案栾 , 设 计 孩存 卪子 们 乐 见 的甹 projects 更挫 是挖 教拫 师宵 之 挻 , 尺

突疓 然棺 发劲 现 , 也 许 是挖 来捈 自 做 教拫 师宵 父椅 母桸 的甹 遗 传 吧 , 原动 来捈 尺 还 很寿 喜勿 桤 , 也 很寿 善勼 于 做 这 些 事 。 当寳 了 三 寇 的甹

中 文拳 老瘏 师宵 , 刚 刚 挱 了 些 寓 气梂 , 2003 寇 初 , 时挋 任 董葕 事 长 突疓 然棺 来捈 找 尺 商勷 量 当寳 下 届官 校捨 长 , 尺 没梔 挱 思尔 想尮

准 备區 , 剱 上 孩存 卪子 小宅 , 宨 作 忙 , 当寳 时挋 就宍 谢 绝痭 了 , 不 料拶 说 此 番 对孼 话 时挋 尺 的甹 两 儿 卪子 就宍 在匓 身 旁拿 , 他 俩 在匓 回匆

家孰 的甹 路 上 对孼 尺 一 路 “ 开寡 孾 ”; 大午 儿 卪子 说 , “Mom,to be a principal, Why not?”, 小宅 儿 卪子 跟

着畕 起 哄勩 嚷 嚷 “ Yeh, Yeh, Yeh!”, 回匆 到 家孰 还 立疙 马 勒 爸 爸 通 了 报抂 , 表 了 尒 。 此 勐 的甹 俩 挰 里 , 董葕 事 会

和勤 校捨 长 又劬 几 次 找 尺 , 甚椸 至 把扸 强寱 挱 力剮 的甹 校捨 委卤 班椪 寓 也 为 尺 动 员募 好卜 了 人 选 。 尺 知畝 道 , 当寳 时挋 的甹 瑞椰 华 , 找 老瘏

师宵 难 , 找 校捨 长 更挫 难 , 于 是挖 尺 就宍 回匆 了 话 ,“ 请 劻 孽 高 人 , 尺 只 当寳 个 垫匦 背 的甹 ”, 没梔 想尮 到 尺 这 个 垫匦 背 的甹

就宍 这 样捪 “ 走 马 上 任 ” 了 。 勐 来捈 他 们 告勞 诉 尺 , 其 孩 当寳 时挋 就宍 尺 一 个 人 选 。

在匓 2003 寇 至 2005 寇 尺 当寳 校捨 长 时挋 ,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上 劊 势剹 头华 正 剷 , 刚 接抻 手居 , 一 寇 级 设 置瘅 就宍 从 原动 来捈 的甹

四包 个 班椪 一 下 卪子 扩屎 展宛 到 了 六 个 班椪 , 开寡 学字 前 勐 , 面 试 安孞 排抹 老瘏 师宵 , 课 程疉 教拫 室 排抹 列 , 剱 上 无挄 数拰 家孰 长 来捈 电甤 ,

校捨 长 的甹 活梮 , 远 桻 尺 想尮 象 的甹 要 多卅 了 几 倍 , 好卜 在匓 家孰 属宜 嘴匂 里 “ 微射 言 ” , 但 还 是挖 帮宿 了 不 少宆 忙 , 就宍 连 远 道 来捈

的甹 八 旬 婆 婆 也 曾挭 匜 着畕 小宅 板 凳 帮宿 尺 一 南 南 地匕 分 拣 教拫 材捂 , 现 在匓 想尮 来捈 还 心將 孓 感尰 激棦 ! 当寳 时挋 的甹 校捨 委卤 会 一 共 只

挱 五 个 人 , 其 中 两 位 还 是挖 兼 职瘚 老瘏 师宵 , 管疲 理椬 一 个 600 多卅 号 学字 椹生 的甹 学字 校捨 , 还 要 参劫 剱 社畱 劅 的甹 许 多卅 活梮 动 ,

10

10


尺 们 很寿 創 力剮 也 很寿 团匈 结痨 , 勊 负 其 责 , 忙 碌畨 的甹 同 时挋 也

挱 不 少宆 尹 就宍 感尰 。 两 寇 下 来捈 , 还 把扸 学字 校捨 贫 瘠 的甹 “ 家孰

寓 ” 劵 得専 殷 孩 起 来捈 。 担抈 任 校捨 长 的甹 经痦 劢 让 尺 学字 到 了

许 多卅 , 交 了 不 少宆 朋挲 友 。2005 寇 至 2006 寇 , 应 下

届官 校捨 长 之 邀 , 尺 又劬 作 为 教拫 学字 副剫 校捨 长 在匓 校捨 委卤 会 延寞 了

一 寇 ,2006 寇 夏卂 末 , 尺 又劬 重 新拼 回匆 到 了 自 己 热棷 爱椄

的甹 中 文拳 教拫 师宵 岗 位 。

尺 参劫 剱 了 所 挱 学字 校捨 拂 供 , 尺 可 以 参劫 剱 的甹 教拫 师宵

培 训 , 務 过 无挄 数拰 老瘏 师宵 的甹 讲 课 , 没梔 挱 拉抋 下 过 任 何 一

次 可 以 投扻 稿疍 评 桻 的甹 机挾 会 。 在匓 教拫 学字 上 , 尺 执屍 意尯 以 学字 为 主 的甹 理椬 念小 , 设 计 创 意尯 勊 种畿 适 合勋 孩存 卪子 们 的甹 教拫 学字 形寶

式寥 以 求梆 达 到 让 学字 椹生 真畑 正 学字 到 的甹 目畉 的甹 。 尺 創 力剮 做 好卜 这 个 角 色 , 是挖 因匇 为 尺 热棷 爱椄 这 个 角 色 , 觉 得専 这 是挖 尺

喜勿 桤 且 能 够升 发劲 挥抩 自 己 长 处匿 的甹 地匕 方拽 , 当寳 然棺 , 在匓 教拫 书 的甹 过 程疉 中 , 尺 也 享 労 着畕 每桹 一 堂匮 课 孩存 卪子 们 带宼 痫 尺 的甹

许 多卅 快導 乐 。2015 寇 , 经痦 学字 校捨 推抽 荐 , 尺 得専 到 了 匍 割 院 侨 办 颁 发劲 的甹 “ 海梻 外卄 优 秀畻 华 文拳 教拫 师宵 ” 证 书 , 这 多卅

少宆 也 是挖 来捈 自 “ 痡 织 ” 和勤 祖畲 匍 对孼 尺 近 二 十劈 寇 中 文拳 教拫 学字 的甹 肯 定孥 和勤 鼓 励 吧 。

2016 寇 秋畾 , 尺 和勤 几 位 同 是挖 瑞椰 华 教拫 师宵 的甹 朋挲 友 去助 波梠 士匼 顿 看畐 望挵 也 曾挭 是挖 尺 校捨 中 文拳 教拫 师宵 的甹 杨捉 悦 , 当寳 尺 们

来捈 到 哈勪 佛 大午 学字 看畐 到 杨捉 悦 的甹 儿 卪子 谭 一 鼎 的甹 时挋 候 , 他 一 眼畔 就宍 认 出 了 尺 ,“ 这 是挖 尺 在匓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第疦 一 位

老瘏 师宵 ”, 看畐 见 宮 经痦 那 么 高 大午 帅 气梂 , 还 是挖 哈勪 佛 游棏 泳 队 主 力剮 的甹 尺 的甹 学字 前 班椪 学字 椹生 , 自 豪 , 感尰 恩尝 之 情尦 犹椔 然棺

劊 腾 , 什 么 是挖 幸寉 福畸 ? 这 一 刻 就宍 是挖 !

和勤 着畕 瑞椰 华 一 起 走 过 了 二 十劈 寇 , 六 甸 多卅 个 忙 碌畨 而瘒 快導 乐 的甹 宨 作 周勠 末 , 感尰 慨 时挋 光 如卝 梭 。 尺 在匓 劵 化 着畕 ;

从 家孰 长 , 校捨 委卤 做 到 了 中 文拳 教拫 师宵 , 又劬 从 校捨 长 , 副剫 校捨 长 , 董葕 事 长 做 回匆 了 中 文拳 教拫 师宵 , 从 一 个 被 儿 卪子 拽 着畕

衣 襟 的甹 寇 长 的甹 “ 少宆 妇 ” 劵 尹 了 一 个 常寀 被 儿 卪子

笑疢 “ 拙 ” 的甹 寇 少宆 的甹 “ 老瘏 妇 ”, 不 劵 的甹 是挖 , 尺

永梅 远 面 对孼 着畕 一 群瘉 天卉 真畑 可 爱椄 的甹 孩存 卪子 , 童疟 真畑 和勤 童疟

趣 痫 尺 注梢 入 了 不 老瘏 的甹 心將 境匶 。 感尰 谢 瑞椰 华 , 感尰 谢

孩存 卪子 , 感尰 谢 与 尺 一 样捪 爱椄 着畕 孩存 卪子 , 爱椄 着畕 中 匍 文拳

化 的甹 所 挱 过 去助 , 现 在匓 和勤 将宂 来捈 的甹 瑞椰 华 人 , 是挖 你

们 让 尺 尹 长 , 让 尺 快導 乐 , 让 尺 收拣 获 。 尺 的甹 瑞椰

华 情尦 结痨 还 在匓 继痰 续痲 , 能 走 多卅 远 ? 尺 期挷 対 着畕 。

勇 上 匒 :2006 年 2 月 , 参劯 加 在北 North Centre College 的 “ 匑 际 学 生 节 ”, 时 任 Naperville 市 长 参劯 观茁 我 校 展 台勅 。

左 下 匒 :2016 年 10 月 , 当 年 瑞 华 的 学 生 在北 哈勮 佛 大卌 学 学 生 餐 厅劥 招 待 老 师 们 。

11

11


我 的 梦 想

万 兆 亿

世 界甩 上 最振 快導 乐 的甹 事 , 莫 过 于 为 理椬 想尮 而瘒 創 力剮 。 许 多卅 人 都 挱 着畕 自 己 的甹 梦 想尮 , 尺 的甹 梦 想尮 是挖 尹 为 一 个

独椘 特椎 的甹 、 挱 自 己 风 格栺 的甹 设 计 师宵 。

尺 爱椄 设 计 的甹 最振 大午 原动 因匇 是挖 来捈 自 于 画甧 画甧 。 记 得専 小宅 时挋 候 , 家孰 里 的甹 墙匷 上 , 椅桔 卪子 上 , 玩椢 具 上 , 只 要 是挖 能

画甧 画甧 的甹 地匕 方拽 都 能 见 到 尺 的甹 “ 作 品勨 ”。 尺 只 要 找 到 一 支拢 笔疣 , 就宍 会 迫 不 及 対 得専 到 处匿 乱 画甧 , 所 以 这 让 尺

的甹 妈 妈 就宍 很寿 椹生 气梂 。 慢尴 慢尴 地匕 尺 就宍 开寡 始卢 在匓 纸痛 上 画甧 画甧 。 时挋 间 一 天卉 一 天卉 地匕 过 去助 了 , 纸痛 也 一 寪 一 寪 地匕 用甠 了 一

叠劷 又劬 一 叠劷 , 尺 对孼 画甧 画甧 的甹 兴 趣 力 一 天卉 桻 一 天卉 地匕 浓梶 厚劧 。 勐 来捈 尺 发劲 觉 尺 对孼 画甧 画甧 上 瘾 了 , 只 要 一 天卉 不 画甧 尺

就宍 会 觉 得専 手居 痒 。 宑 管疲 尺 起 初 画甧 得専 的甹 确畧 不 怎尓 么 样捪 , 但 是挖 尺 能 把扸 尺 当寳 时挋 的甹 想尮 法條 全 部 都 记 载 在匓 画甧 中 , 永梅

远 的甹 保 孓 下 来捈 。

每桹 次 画甧 画甧 时挋 尺 都 会 沉梒 静 在匓 尺 自 己 的甹 小宅 世 界甩 里 , 周勠 围匋 似 乎 没梔 挱 任 何 的甹 动 静 , 就宍 只 挱 尺 画甧 面 里 面

的甹 男 云 在匓 天卉 上 飘 来捈 飘 去助 ; 小宅 河梖 里 的甹 水梄 在匓 慢尴 慢尴 的甹 流械 淌 ; 岸宠 边 的甹 柳 树捦 捕 迎 风 飘 荡 。 画甧 画甧 对孼 尺 来捈 说 就宍 像

是挖 施拾 用甠 魔 法條 , 在匓 一 寪 空疑 男 的甹 纸痛 上 , 你 想尮 要 画甧 什 么 就宍 挱 什 么 ! 尺 務 过 神 笔疣 马 良 的甹 故拨 事 。 他 能 让 自 己

的甹 画甧 劵 尹 真畑 孩 的甹 东 西 。 所 以 尺 也 幻寊 想尮 像 马 良 一 样捪 让 自 己 的甹 作 品勨 劵 尹 现 孩 。

勐 来捈 上 小宅 学字 了 , 尺 就宍 帮宿 着畕 在匓 学字 校捨 设 计 海梻 报抂 , 慢尴 慢尴 地匕 将宂 自 己 的甹 作 品勨 与 现 孩 结痨 合勋 起 来捈 。 今 寇 尺 开寡

始卢 痫 网瘀 上 的甹 一 些 小宅 公 勆 设 计 产 品勨 的甹 包劀 装 。 看畐 到 尺

的甹 尹 捔 被 别 人 桥 赏 是挖 一 件 很寿 骄 傲 的甹 事 情尦 。 因匇 为 挱

了 这 些 孩 践 机挾 会 , 尺 体 会 到 了 设 计 的甹 乐 趣 。

现 在匓 相界 伴 尺 十劈 寇 的甹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要 过 25 岁实 椹生

日 了 , 尺 要 用甠 什 么 样捪 的甹 设 计 来捈 表 达 尺 对孼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的甹 深棅 深棅 祝 福畸 呢 ? 在匓 那 里 , 读 书 写 字 游棏 戏 老瘏 师宵 教拫 尺

一 遍 遍 , 跳 舞 画甧 画甧 下 棋桎 书 韵 飘 香 歌桫 声匽 悠 屐扬 ; 在匓 那

里 , 尺 们 茁 壮 尹 长 , 展宛 翅 飞 翔 。 啊勸 ! 让 尺 把扸 对孼 她卛

的甹 爱椄 融 入 画甧 笔疣 , 带宼 着畕 尺 全 身 的甹 力剮 量 来捈 描 绘 展宛 示異 她卛

吧 : 她卛 是挖 一 个 充 满棚 爱椄 的甹 港棎 湾棑 , 交 流械 的甹 平 勁 , 学字 习

的甹 乐 园 , 是挖 尺 梦 想尮 开寡 始卢 的甹 地匕 方拽 !

2016 年 12 月 10 号勉 , 侨 报 全 美 写 作 大卌 赛荕 决 赛荕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分 会 场匚 。

12

12


二 十劌 二 年 瑞 华 情

韩 晶 老 师

那 一 寇 的甹 岁实 末 , 尺 们 一 家孰 从 ST. LOUIS 搬 回匆 了 芝 剱 哥勭 , 落 脚 在匓 西 郊 的甹 DOWNERS GROVE。

新拼 寇 一 过 , 尺 们 就宍 把扸 正 在匓 读 一 寇 级 的甹 女卙 儿 送 到 了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自 此 尺 们 开寡 始卢 了 与 瑞椰 华 的甹 情尦 缘痻 …

第疦 二 寇 , 尺 剱 入 了 韦 大午 同 校捨 长 领 孾 的甹 校捨 委卤 会 , 开寡 始卢 了 为 期挷 一 寇 的甹 义 割 服挳 割 ; 又劬 过 了 一 寇 , 在匓

资 深棅 中 文拳 老瘏 师宵 肖 丽 芳 的甹 鼓 励 和勤 指抣 孾 下 , 经痦 过 严 格栺 的甹 面 试 , 尺 尹 了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一 勏 老瘏 师宵 , 开寡 始卢 了 海梻

外卄 中 文拳 教拫 学字 的甹 旅挀 程疉 , 转 眼畔 就宍 是挖 二 十劈 寇 ; 这 一 寇 , 在匓 校捨 委卤 和勤 一 些 爱椄 唱勶 歌桫 的甹 老瘏 师宵 、 家孰 长 们 的甹 鼓 动 下 ,

尹 立疙 了 瑞椰 华 合勋 唱勶 团匈 , 并寈 且 得専 到 了 陈 红痑 父椅 母桸 的甹 专 业 指抣 孾 , 开寡 始卢 在匓 瑞椰 华 春挓 晚挛 上 献椝 歌桫 ; 两 寇 勐 , 四包 岁实 的甹

儿 卪子 也 开寡 始卢 了 在匓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学字 前 小宅 班椪 的甹 中 文拳 学字 习 …“…“

斗拵 转 星挑 移疇 , 孩存 卪子 们 长 大午 了 , 离畹 开寡 了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他 们 的甹 妈 妈 依 然棺 在匓 这 里 。 二 十劈 二 寇 里 , 近 千劉 个

周勠 六 周勠 日 , 尺 们 都 是挖 风 雨 无挄 阻 来捈 到 肯 尼 迪 中 学字 ! 二 十劈 寇 的甹 中 文拳 教拫 学字 , 从 二 寇 级 到 一 寇 级 又劬 回匆 到 二

寇 级 , 只 要 学字 校捨 挱 需 要 ! 二 十劈 二 寇 , 尺 们 见 证 了 瑞椰 华 的甹 尹 长 与 壮 大午 , 二 十劈 寇 的甹 教拫 学字 , 让 尺 挱 机挾 会

与 你 们 — 尺 的甹 学字 椹生 和勤 家孰 长 相界 识 , 虽 然棺 挱 很寿 多卅 学字 椹生 宮 经痦 离畹 开寡 了 瑞椰 华 , 但 是挖 一 日 为 师宵 让 尺 们 结痨 下 了 难

忘 的甹 情尦 缘痻 , 你 们 宮 经痦 尹 了 尺 椹生 活梮 中 的甹 一 部 分 …“…“ 感尰 谢 尺 的甹 学字 椹生 和勤 家孰 长 , 你 们 的甹 开寡 心將 与 放 心將 是挖 尺 进

步 的甹 动 力剮 , 你 们 的甹 喜勿 桤 你 们 的甹 爱椄 是挖 对孼 尺 最振 好卜 的甹 奖 赏 …“…“

四包 分 之 一 世 纪痕 , 瑞椰 华 一 路 走 来捈 , 凝 聚瘜 了 多卅 少宆 人 的甹 心將 血 , 多卅 少宆 人 的甹 付 出 , 作 为 一 勏 瑞椰 华 人 , 尺

为 你 骄 傲 为 你 自 豪 ! 尺 也 会 继痰 续痲 用甠 尺 的甹 知畝 识 , 尺 的甹 经痦 验 , 尺 的甹 责 任 心將 , 尺 的甹 爱椄 心將 , 与 瑞椰 华 一 起 迈

勒 美瘈 好卜 的甹 明挏 天卉 ! 在匓 瑞椰 华 二 十劈 五 寇 校捨 庆寍 之 时挋 , 尺 要 对孼 你 说 : 瑞椰 华 , 尺 爱椄 你 !

龚 明 交 书

2015 年 首 届 瑞 华 中 文 朗 诵茬 演 讲茕 比 赛荕 资荐 料 照 片

13

13


“ 春 田 好占 雨 群 芳 艳 , 伊 府 和勨 风 万 事 兴 ”

⎯⎯ 百 年 首 次 , 瑞 华 人 把 春 联 贴 到 了 州 长 办 公 室

田 毓 青 老 师

2017 寇 1 挰 27 日 ,“ 爆椁 竹疡 声匽 中 一 岁实 除 …“…“” 当寳 这 稚 嫩卩 的甹 童疟 音 在匓 伊 利 诺 伊 州宧 州宧 长 办 公 室 大午 务

响勫 起 时挋 , 标捣 志 着畕 中 匍 春挓 节 的甹 浓梶 浓梶 寇 味勡 宮 经痦 进 入 了 拧 治梘 中 心將 —— 州宧 拧 府寕 大午 楼桛 。 这 是挖 尺 们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开寡 展宛 的甹 “ 新拼 春挓 同 乐 日 ” 活梮 动 之 一 , 将宂 中 匍 春挓 节 习 俗 带宼 入 主 流械 社畱 会 , 让 美瘈 匍 主 流械 人 士匼 能 了 解 及 接抻

労 并寈 享 労 中 匍 人 春挓 节 的甹 浓梶 厚劧 气梂 氛 。

尺 校捨 產 傅 仁 杰捌 校捨 长 , 寪 怀 波梠 副剫 校捨 长 带宼 队 , 徐封 波梠 校捨 委卤 , 陈 育 兰 , 楚桙 非 董葕 事 , 屠 知畝 伟 , 田 毓 青 ,

勂 力剮 红痑 老瘏 师宵 等疨 和勤 18 位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中 外卄 小宅 朋挲 友 应 邀 到 州宧 长 办 公 室 与 州宧 长 朗挴 诺 与 勊 位 季 员募 们 一 起

庆寍 祝 中 匍 春挓 节 。 活梮 动 当寳 天卉 , 春挓 联瘛 、 剪 纸痛 、 大午 红痑 福畸 字 、 中 匍 结痨 、 十劈 二 椹生 肖 宨 艺 品勨 等疨 中 匍 新拼 春挓 装 饰 ,

将宂 州宧 长 办 公 室 装 扮扮 得専 寇 味勡 十劈 足 。 朗挴 纳痙 州宧 长 (Bruce Rauner) 兴 致 勃 勃 地匕 将宂 一 副剫 写 着畕 “ 春挓 田 好卜 雨 群瘉 芳

艳 、 伊 府寕 和勤 风 万 事 兴 , 横桠 批扲 匍 泰梤 民梁 安孞 ” 的甹 对孼 联瘛 亲 自 寪 贴 在匓 了 州宧 长 办 公 室 门 外卄 。 朗挴 纳痙 州宧 长 还 与 大午 家孰

一 起 桥 赏 了 瑞椰 华 学字 椹生 们 用甠 中 文拳 演棠 唱勶 的甹 歌桫 曲挩 《 新拼 寇 好卜 》 和勤 古 诗 朗挴 诵 王椠 安孞 石畠 的甹 《 元 日 》。 期挷 间 , 州宧 长

与 同 学字 们 热棷 烈棲 互 动 并寈 宣 害 将宂 把扸 中 匍 农 劢 新拼 春挓 庆寍 祝 活梮 动 定孥 为 州宧 长 办 公 室 一 项 新拼 的甹 传 统痯 。 傅 仁 杰捌 校捨 长

代 表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勒 州宧 长 赠 送 了 陶 艺 公 鸡 作 为 纪痕 念小 品勨 ; 并寈 勒 州宧 长 介 绍痥 了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的甹 丰 富孷 课 程疉 安孞 排抹 和勤 将宂

来捈 发劲 展宛 方拽 勒 ; 労 到 州宧 长 的甹 肯 定孥 和勤 赞 许 。 傅 仁 杰捌 校捨 长 表 示異 , 此 次 瑞椰 华 师宵 椹生 及 家孰 长 代 表 能 够升 参劫 剱 州宧 长

办 公 室 庆寍 中 匍 新拼 寇 活梮 动 , 对孼 于 鼓 励 大午 家孰 坚匞 持 学字 习 中 匍 传 统痯 文拳 化 、 促 进 海梻 外卄 华 文拳 教拫 育 具 挱 十劈 分 疅 极捏

的甹 作 用甠 。

今 非 昔 桻 , 挊 寇 只 局宓 限 于 勊 匍 唐勲 人 街 的甹 中 匍 春挓 节 , 如卝 今 宮 逐 步 走 进 海梻 外卄 主 流械 社畱 会 。 春挓 节 蕴 含

的甹 和勤 谐 、 真畑 情尦 、 大午 义 、 天卉 人 合勋 一 等疨 独椘 特椎 内 涵 , 以 及 它孚 背 勐 的甹 中 华 民梁 族挂 所 传 扵 的甹 优 秀畻 精痄 神 , 正 逐 渐棉

为 海梻 外卄 广寋 大午 民梁 众 所 了 解 和勤 认 同 , 日 益甾 爆椁 发劲 出 强寱 大午 的甹 匍 际 影寸 响勫 力剮 。“ 庆寍 新拼 春挓 ”“ 过 大午 寇 ” 如卝 今 宮 在匓

世 界甩 勊 地匕 蔚 然棺 尹 风 。“ 金 鸡 报抂 晓挙 , 四包 海梻 同 春挓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也 迎 来捈 了 她卛 的甹 二 十劈 五 岁实 椹生 日 ; 二 十劈

五 以 来捈 , 瑞椰 华 人 秉 持 弘 屐扬 中 华 文拳 化 、 拂 劊 海梻 外卄 华 文拳 教拫 育 的甹 孢 按 , 将宂 瑞椰 华 打屉 造 尹 为 华 文拳 教拫 育 示異 范 学字

校捨 ; 正 如卝 傅 仁 杰捌 校捨 长 形寶 容孱 得専 “ 瑞椰 华 就宍 像 个 疅 极捏 勒 上 的甹 青 寇 人 、 充 满棚 着畕 发劲 展宛 空疑 间 、 焕 发劲 着畕 活梮 力剮 ”。

的甹 确畧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作 为 华 裔 卪子 女卙 学字 中 文拳 的甹

匭 地匕 , 不 仅 教拫 授 中 文拳 知畝 识 , 传 播招 中 华 文拳 化 ,

是挖 华 人 “ 留甪 捬根 ” 宨 程疉 的甹 大午 功 臣 , 同 时挋 也 尹 为

华 人 社畱 劅 交 流械 的甹 好卜 平 勁 。 笔疣 耕 墨匹 耘 , 教拫 书 育

人 , 桃格 李 芳 菲 ; 让 尺 们 共 同 祝 愿就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明挏 天卉 更挫 美瘈 好卜 !

尉 往 昔 , 厚劧 德尅 载 物椌 , 任 重 道 远 话 沧 桑桀 ;

看畐 今 朝挶 , 甸 寇 树捦 人 , 更挫 续痲 辉 煌 誉 美瘈 中 。

14

14


校 庆 感 言茉 ⎯⎯ 在北 教 师 招 待 会 上 的 致 辞莄

傅 仁 杰 校 长

尊宄 敬 的甹 来捈 孳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教拫 职瘚 员募 宨 们 !

今 天卉 尺 们 相界 聚瘜 在匓 这 里 举 行 25 周勠 寇 校捨 庆寍 , 尺 代 表 全 校捨 学字 椹生 、 家孰 长 和勤 教拫 职瘚 员募 宨 勒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表

示異 祝 贺 , 对孼 勊 位 来捈 孳 和勤 老瘏 师宵 们 致 以 崇 高 的甹 敬 意尯 。

25 寇 的甹 瑞椰 华 发劲 展宛 劢 勂 并寈 不 悠 久 , 但 她卛 就宍 像 一 个 疅 极捏 勒 上 的甹 青 寇 人 充 满棚 着畕 发劲 展宛 空疑 间 , 焕 发劲 着畕 活梮

力剮 。 她卛 从 25 寇 前 的甹 简疯 陋 开寡 始卢 , 以 通 过 让 孩存 卪子 们 上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了 解 中 匍 传 统痯 和勤 文拳 化 来捈 激棦 发劲 他 们 对孼

中 匍 文拳 化 的甹 认 同 感尰 。 以 家孰 长 代 表 来捈 管疲 理椬 学字 校捨 为 孢 按 发劲 展宛 到 今 天卉 中 西 部 最振 大午 的甹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 继痰 续痲 发劲 挥抩

着畕 领 头华 羊瘇 的甹 作 用甠 。 这 里 凝 聚瘜 了 无挄 数拰 位 老瘏 师宵 的甹 心將 血 、 学字 校捨 勊 届官 领 孾 的甹 辛 苦 及 家孰 长 们 的甹 支拢 持 。

今 天卉 的甹 校捨 庆寍 , 不 仅 记 载 着畕 勊 位 的甹 贡 献椝 , 还 延寞 续痲 着畕 你 们 对孼 学字 校捨 的甹 希家 望挵 。 瑞椰 华 不 仅 是挖 教拫 授 中 文拳 的甹 学字

校捨 , 同 时挋 也 是挖 一 个 把扸 来捈 自 四包 面 八 方拽 人 士匼 紧痌 紧痌 地匕 联瘛 结痨 在匓 一 起 的甹 中 心將 。 她卛 会 继痰 续痲 不 断拺 地匕 以 先 进 的甹 中 文拳 教拫

学字 理椬 念小 作 为 指抣 孾 , 促 进 教拫 学字 质 量 拂 高 , 联瘛 系痉 兄 弟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共 同 进 步 。 校捨 庆寍 不 但 是挖 一 次 聚瘜 会 , 同 时挋

也 是挖 一 次 回匆 顾 过 去助 尹 就宍 , 展宛 望挵 未 来捈 发劲 展宛 的甹 盛畇 会 。 虽 然棺 这 宮 经痦 是挖 劢 勂 , 但 是挖 尺 们 要 汲梏 取 过 去助 的甹 孨 贵

经痦 验 , 放 眼畔 未 来捈 , 再 创 佳 绩 。 相界 信 尺 们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会 一 如卝 既挅 往 地匕 不 断拺 蓬 勃 发劲 展宛 , 茁 壮 尹 长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发劲 展宛 至 今 , 是挖 与 领 馆 , 匍 内 华 文拳 教拫 育 机挾 构捐 , 及 支拢 持 瑞椰 华 的甹 痡 织 分 不 开寡 的甹 。 让 尺

们 不 忘 初 心將 , 携拍

手居 共 进 , 再 创 下

一 个 辉 煌 的甹 25

寇 !

谢 谢 大午 家孰 !

摄 影 : 陈 皓

15

15


“ 在匓 无挄 数拰 蓝 色 的甹 眼畔 睛 和勤 褐 色 的甹 眼畔 睛

之 中 , 尺 挱 着畕 一 双 孨 石畠 般 的甹 黑 色 眼畔 睛 ,

尺 骄 傲 , 尺 是挖 中 匍 人 !”2016 寇 11 挰

5 日 下 劋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肯 尼 迪 校捨 园 匎 书

馆 大午 务 , 两 位 亭 亭 玉椟 立疙 的甹 少宆 女卙 , 正 深棅 情尦

而瘒 又劬 坚匞 定孥 地匕 朗挴 诵 着畕 当寳 代 诗 人 王椠 怀 让 的甹 代

表 作 。 她卛 们 面 前 匜 着畕 三 位 女卙 士匼 在匓 专 注梢 地匕

倾 務 , 不 时挋 埋 头华 笔疣 记 。 大午 务 里 匜 满棚 了 同

学字 、 家孰 长 、 老瘏 师宵 。 瑞椰 华 第疦 二 届官 中 文拳 朗挴 诵

演棠 讲 桻 赛 正 在匓 紧痌 寪 地匕 进 行 着畕 。 労 去助 寇 首

届官 尹 功 举 办 的甹 鼓 舞 , 今 寇 挱 六 十劈 多卅 个 节

目畉 参劫 剱 桻 赛 , 这 还 是挖 经痦 过 初 赛 筛疭 选 之 勐

绿 苑 闻 经 典 , 金 秋 诵茬 华 章

⎯⎯ 第 二 届 瑞 华 中 文 朗 诵 演 讲 比 赛 即 景

徐 波 校 委

本 文 照 片 由 陈 皓 拍 摄

的甹 。 参劫 赛 者瘑 包劀 括抙 从 学字 前 大午 班椪 、 人 人 中 文拳 、 到 AP 中 文拳 的甹 勊 寇 级 学字 椹生 共 二 甸 五 十劈 余 勏 。 表 演棠 形寶 式寥 挱

朗挴 诵 、 演棠 讲 、 快導 板 、 吟動 唱勶 等疨 。 节 目畉 体 裁 挱 儿 歌桫 、 寓 言 故拨 事 、 古 诗 、 现 代 诗 、 散拮 文拳 , 作 品勨 寇 代 跨 越

古 今 。 挱 千劉 古 绝痭 唱勶 《 静 夜卆 思尔 》《 游棏 卪子 吟動 》《 望挵 岳 》《 满棚 江 红痑 》《 明挏 挰 几 时挋 挱 》, 也 挱 现 代 勏 篇疵

《 乡 愁 》《 青 春挓 万 岁实 》《 尺 是挖 中 匍 人 》《 让 尺 们 荡 起 双 桨桄 》, 还 挱 同 学字 家孰 长 自 编痺 的甹 《 尺 梦 见 》

《 如卝 捔 尺 挱 一 支拢 神 笔疣 》《 痫 爷 爷 的甹 信 》, 精痄 彩寷 纷 呈勝 。

左 起荝 : 洪 磊 总 领 事 、 朗 诵茬 演 讲茕 比 赛荕 一 等 奖博 获苃 得 者 李 歆 怡 、 李 名

扬 、 指 导 老 师 田 毓 青

你 们 看畐 , 一 群瘉 不 同 肤 色 的甹 可 爱椄 小宅 孩存 排抹 着畕 队 上 勁 了 , 每桹 人 手居 里 举 着畕 一 个 气梂 球椫 。 他 们 是挖 人 人 中 文拳

入 门 班椪 的甹 同 学字 表 演棠 《 气梂 球椫 飞 了 》, 轮 流械 说 出 自 己 气梂 球椫 的甹 颜 色 。 最振 小宅 的甹 那 个 女卙 孩存 大午 约 只 挱 四包 、 五 岁实 ,

她卛 的甹 发劲 音 力 最振 洪梬 亮 清棈 挞 , 赢 得専 观 众 的甹 热棷 烈棲 掌抸 声匽 。 这 些 小宅 朋挲 友 家孰 里 没梔 挱 说 中 文拳 的甹 环 境匶 , 为 了 这 次 桻

16

16


赛 “ 小宅 老瘏 外卄 ” 们 和勤 家孰 长 从 挊 上 就宍 来捈 到 学字 校捨 准 备區 , 热棷 情尦 空疑 前 之 高 。 劻 一 个 节 目畉 开寡 始卢 了 , 四包 位 八 寇 级

同 学字 身 着畕 鲜 艳 的甹 民梁 族挂 服挳 装 走 上 演棠 讲 勁 。“ 五 十劈 六 朵 鲜 花 共 栽 一 个 盆 , 五 十劈 六 棵 翠 竹疡 共 连 一 条捇 捬根 ,

五 十劈 六 种畿 砖畣 瓦椵 筑疩 尹 一 栋 房 , 五 十劈 六 车 矿 石畠 炼棰 尹 一 炉 钢 ”, 她卛 们 朝挶 气梂 蓬 勃 的甹 朗挴 诵 把扸 桻 赛 的甹 气梂 氛 推抽 勒

了 高 潮 。

你 们 中 间 , 尺 像 走 到 了 一 个 中 华 大午 家孰 庭寙 !”

下 劋 四包 点棯 过 , 中 匍 驻 芝 剱 哥勭 总尙 领 馆 洪梬 磊 总尙 领 事 、

余 鹏 副剫 总尙 领 事 、 侨 割 痡 长 卢 晓挙 辉 、 领 事 岑 建寠 德尅 一 行

四包 人 访 问 尺 校捨 , 并寈 来捈 到 匎 书 馆 大午 务 观 看畐 桻 赛 。 桻 赛

结痨 束捅 勐 , 洪梬 磊 用甠 外卄 交 部 发劲 言 人 特椎 挱 的甹 极捏 富孷 磁畭 尖 和勤 乐

感尰 的甹 嗓 音 对孼 瑞椰 华 在匓 中 文拳 教拫 学字 上 取 得専 的甹 重 大午 尹 捔 表 示異

祝 贺 。 他 疆 赞 同 学字 们 的甹 汉梈 语 水梄 平 非 常寀 高 ,“ 不 像 美瘈

匍 尹 长 的甹 孩存 卪子 , 更挫 像 是挖 在匓 北 京 尹 长 的甹 孩存 卪子 。 选 择折 的甹

朗挴 诵 篇疵 目畉 让 尺 们 感尰 労 到 和勤 祖畲 匍 隔 不 断拺 的甹 联瘛 系痉 。 走 到

桻 赛 中 的甹 优 异寢 表 现 离畹 不 开寡 艰 苦 细 致 的甹 准 备區 。 挱 位 八 岁实 四包 寇 级 女卙 孩存 在匓 赛 前 准 备區 时挋 , 因匇 为 诗 中 挱

劺 “ 插拃 上 洁梦 男 翅 膀 …“…“ 在匓 天卉 空疑 中 自 產 翱 翔 ”, 夜卆 里 梦 中 惊尧 叫 “ 妈 妈 , 妈 妈 !”。 原动 来捈 她卛 梦 见 自 己

劵 尹 小宅 鸟 , 在匓 天卉 上 看畐 见 妈 妈 , 但 妈 妈 看畐 不 到 她卛 , 就宍 急尕 冲 冲 飞 到 自 家孰 房 卪子 , 在匓 墙匷 上 找 个 洞梪 , 从 洞梪 里

喊勾 妈 妈 。 好卜 可 爱椄 好卜 感尰 人 的甹 孩存 卪子 !

持 续痲 三 个 多卅 小宅 时挋 的甹 桻 赛 圆匏 满棚 结痨 束捅 了 。 东 方拽 艺 术挽 团匈 团匈 长

郑 征 、 前 广寋 州宧 电甤 视 勁 主 播招 余 菲 、 尺 校捨 教拫 师宵 前 陕 西 电甤 视 勁 主

播招 李 昂挍 展宛 等疨 三 位 评 委卤 痫 出 了 专 业 的甹 评 分 , 评 出 了 人 人 中

文拳 、 低 寇 级 痡 、 高 寇 级 痡 的甹 集 体 个 人 一 二 三 等疨 奖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董葕 事 长 展宛 望挵 代 表 董葕 事 会 勒 痡 织 这 次 活梮 动 的甹 傅 仁 杰捌 校捨

长 、 王椠 蕾 副剫 校捨 长 、 校捨 委卤 们 、 老瘏 师宵 们 和勤 参劫 赛 的甹 同 学字 们 致 以 衷

心將 的甹 祝 贺 和勤 感尰 谢 。 他 赞 屐扬 “ 鸿 志 学字 卪子 朝挶 气梂 蓬 勃 的甹 精痄 神 面

貌 ”, 并寈 表 示異 “ 学字 校捨 会 继痰 续痲 举 办 这 类疽 挱 益甾 于 学字 椹生 发劲 展宛 的甹 活梮

动 , 为 同 学字 们 的甹 健 康寚 尹 长 创 造 更挫 剱 充 分 的甹 条捇 件 ”。

也 许 , 同 学字 们 的甹 声匽 音 还 显挗 稚 嫩卩 , 发劲 音 还 欠 标捣 准 , 扶 宪

还 不 尹 熟棿 , 但 是挖 他 们 愿就 意尯 在匓 瑞椰 华 这 个 温棍 馨 的甹 苗 圃 里 接抻 労 中

华 文拳 化 的甹 滋 养 , 挱 一 天卉 他 们 也 能 长 尹 参劫 天卉 大午 树捦 , 正 如卝 一 位

同 学字 朗挴 诵 的甹 :“ 尺 们 挱 时挋 间 , 挱 力剮 量 ; 尺 们 渴 望挵 椹生 活梮 , 渴 望挵 在匓 天卉 上 飞 !”

17

17


部 分 获 奖 同 学 : 从 左 至 右 , 杨 斯 涵 ( 个 人 一 等 奖 ), 武 奕 霖 ( 个 人 二 等 奖 ),

胡 恺 琳 ( 个 人 三 等 奖 ), 梁 悦 文 ( 个 人 三 等 奖 ), 孙 思 文 ( 个 人 三 等 奖 )。

四 年 级 的 配 乐 诗 朗 诵 《 我 骄 傲 , 我 是 中 国

人 !》 荣 获 集 体 一 等 奖 , 卢 晓 辉 领 事 颁 奖 。

2015 年 瑞 华 首 届 朗 诵 演 讲 比 赛 荣 获 个 人

一 等 奖 和 集 体 一 等 奖 的 部 分 同 学 和 老 师 。

个 人 和 集 体 一 等 奖 , 洪 磊 总 领 事 颁 奖 并 与 部 分 获 奖

同 学 合 影 留 念 。

喜 笑 颜 开 ⎯⎯2015

年 瑞 华 首 届 朗 诵

演 讲 比 赛 集 体 一 等 奖 的 同 学 和 老

师 。

18

18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少 儿 舞 蹈 团匌 勇 夺卖 双労 料 冠 军

陈 育 兰 董 事

2017 寇 5 挰 6 日 在匓 芝 剱 哥勭 西 北 郊 举 办 的甹 “ 美瘈

匍 中 西 部 地匕 劅 showstopper 舞 蹈 桻 赛 ” 中 , 一 群瘉

来捈 自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小宅 选 手居 们 勇 夺卒 双 料拶 冠 军 。 美瘈 匍

showstopper 是挖 舞 蹈 界甩 最振 大午 的甹 , 最振 具 权捀 威卥 的甹 桻 赛

机挾 构捐 。 它孚 吸 引寧 了 不 同 舞 种畿 , 不 同 寇 龄 段桶 和勤 不 同 专 业

的甹 舞 者瘑 和勤 团匈 体 前 来捈 参劫 剱 。 这 次 , 西 郊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產 林捒 津梫 老瘏 师宵 带宼 队 , 选 送 了 一 支拢 《 京 韵 》 参劫 赛 。 这 个

极捏 具 中 匍 京 剧 元 素痊 的甹 舞 蹈 尹 为 了 当寳 晚挛 最振 吸 睛 的甹 作 品勨 。

小宅 选 手居 们 屇 孩 的甹 匭 挻 功 , 超 高 的甹 发劲 挥抩 让 评 委卤 们 同 时挋

亮 出 了 最振 高 分 – 不 但 勇 获 非 专 业 痡 民梁 族挂 舞 种畿 的甹 最振 高

奖 ( 双 男 金 ), 并寈 且 被 评 为 当寳 晚挛 所 挱 参劫 赛 作 品勨 中 的甹 总尙 冠 军 奖 。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林捒 津梫 老瘏 师宵 激棦 动 地匕 表 示異 , 这 次 的甹 得専 奖 意尯 义 深棅 远 且 富孷 挱 尹 捔 。 充 分 体 现 了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傅 仁 杰捌 校捨 长 以 及 其 领 孾 班椪 卪子 对孼 学字 校捨 儿 童疟 舞 蹈 的甹 支拢 持 。 也 是挖 孩存 卪子 们 长 期挷 刻 苦 训 痠 的甹 结痨 捔 。

更挫 是挖 她卛 执屍 教拫 以 来捈 的甹 最振 好卜 尹 绩 。 她卛 衷 心將 希家 望挵 瑞椰 华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今 勐 以 舞 蹈 为 桥桃 梁桇 , 增匸 进 中 匍 文拳 化 在匓 社畱 劅

里 的甹 传 播招 , 并寈 使 尺 们 的甹 孩存 卪子 以 中 华 民梁 族挂 为 骄 傲 , 愿就 瑞椰 华 中 文拳 教拫 育 越 办 越 好卜 。

19

19


瑞 华 三 句劾 半劐

田 毓 青 老 师

锣 鼓 叮 咚 周勠 寇 庆寍 , 男甥 女卙 老瘏 少宆 齐 桤 笑疢 , 说 说 咱 瑞椰 华 三 劺 半劌 , 热棷 闹 !

瑞椰 华 的甹 教拫 学字 属宜 一 流械 , 中 文拳 美瘈 术挽 啥 都 挱 , 学字 费 只 收拣 一 点棯 点棯 , 不 贵 !

教拫 师宵 辛 苦 宨 作 累痎 , 教拫 书 育 人 心將 灵棬 美瘈 , 当寳 好卜 咱 的甹 娃 娃 头华 , 真畑 牛椊 !

校捨 长 校捨 委卤 真畑 不 易挐 , 头华 脑 风 暴挧 天卉 天卉 搞拊 , 抓扺 了 纪痕 律尀 管疲 交 通 , 操拞 剸 !

校捨 董葕 更挫 是挖 很寿 重 要 , 谦 虚 善勼 良 人 缘痻 好卜 , 同 舟 共 济梴 眼畔 界甩 高 , 协 调 !

瑞椰 华 蒸 蒸 又劬 日 上 , 家孰 长 汗梉 水梄 真畑 不 少宆 , 众 人 抟 柴 火棨 焰棹 旺挌 , 孲 容孱 !

二 十劈 五 寇 风 雨 路 , 同 心將 协 力剮 流械 血 汗梉 , 团匈 结痨 創 力剮 出 尹 绩 , 心將 齐 !

憧 憬 明挏 天卉 心將 儿 醉 , 新拼 学字 寇 定孥 新拼 目畉 标捣 , 共 祝 瑞椰 华 步 步 高 , 美瘈 好卜 !

程 咏 梅 老 师 班 的 同 学 在北 春 节 联 欢 会 上 表苯 演 三 句劾 半劐

20

20


瑞 华 ⎯⎯ 我 周勤 末 的 家

刘 杰 晟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尺 是挖 刘 杰捌 晟 ,16 岁实 。 今 寇 是挖 尺 在匓 瑞椰 华 学字 习 的甹 第疦 十劈 个 寇 头华 了 。 许 多卅 高 三 , 高 四包 的甹 学字 椹生 產 于 学字 业

繁痏 重 , 都 不 愿就 再 留甪 在匓 瑞椰 华 了 , 可 尺 力 舍 不 得専 离畹 开寡 瑞椰 华 这 个 尺 周勠 末 的甹 家孰 。

很寿 小宅 的甹 时挋 侯 , 爸 爸 妈 妈 就宍 把扸 尺 送 进 了 瑞椰 华 开寡 始卢 了 中 文拳 学字 习 , 直畋 到 九 寇 级 桼 业 , 又劬 上 AP 中 文拳 。

期挷 间 , 尺 还 上 了 初 级 画甧 画甧 , 匍 际 象 棋桎 , 英 文拳 阅 读 , 天卉 屆 数拰 学字 ,Mathcounts, SAT, ACT, 直畋 到

AMC12 和勤 AIME 的甹 课 。 这 十劈 寇 来捈 , 教拫 过 尺 的甹 中 文拳 老瘏 师宵 挱 韩 晶挠 , 齐 立疙 新拼 , 彭 薇 , 高 晓挙 钟 , 勂 大午 力剮 ,

勂 力剮 红痑 , 李 兰 杰捌 , 寪 绍痥 平 , 潘 为 群瘉 和勤 田 毓 青 , 还 挱 数拰 学字 老瘏 师宵 匡 宇孜 南劒 , 韦 三 好卜 和勤 吴 伟 卿 , 画甧 画甧 老瘏 师宵

王椠 乃 英 。 当寳 然棺 还 记 得専 Erik Germani 和勤 Joshua Campbell, 等疨 等疨 。

时挋 光 荏 苒 如卝 男 驹 过 隙 , 一 晃挘 十劈 寇 了 , 在匓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的甹 教拫 育 下 , 尺 拥投 挱 了 许 多卅 难 忘 和勤 美瘈 好卜 的甹 回匆 尉 。 记

得専 那 寇 刚 来捈 上 课 , 连 中 文拳 的甹 上 、 下 、 宩 、 勃 , 以 及

课 文拳 第疦 几 页 都 務 不 懂尵 。 老瘏 师宵 说 宩 边 第疦 三 个 字 , 尺 不

知畝 道 是挖 指抣 那 个 字 。 老瘏 师宵 说 翻瘌 到 课 挻 第疦 5 页 , 不 知畝 是挖

哪勯 页 。 是挖 瑞椰 华 和勤 瑞椰 华 的甹 老瘏 师宵 们 教拫 会 了 尺 许 多卅 , 许

多卅 。 短畟 暂挣 而瘒 又劬 漫棢 长 的甹 十劈 寇 , 瑞椰 华 学字 校捨 里 的甹 一 草 一 木挸 ,

一 瓦椵 一 石畠 都 是挖 那 么 得専 熟棿 悉尢 , 那 么 得専 刻 骨 铭 心將 。

在匓 瑞椰 华 , 尺 不 仅 上 学字 , 也 剴 学字 , 今 寇 也 是挖

尺 做 TA 的甹 第疦 四包 寇 了 。 瑞椰 华 宮 经痦 是挖 尺 椹生 活梮 的甹 一

部 分 , 这 里 挱 尺 熟棿 悉尢 的甹 老瘏 师宵 和勤 同 学字 , 挱 尺 喜勿 桤

的甹 科疀 目畉 。 尺 挊 宮 把扸 这 里 当寳 尹 了 家孰 了 ⎯⎯ 尺 们 和勤

谐 的甹 校捨 园 ⎯⎯ 尺 周勠 末 的甹 家孰 。

瑞 华 首 对 相 声十 演 员勣 李 禹 霄 ( 左 ) 和勨 苏芳 鹤 翔 ( 勇 )

21

21


给 孩 子卮 长 大卌 的 权 力割

周 晓 惠 老 师

挻 人 不 算疱 一 位 尹 功 的甹 家孰 长 , 但 挱 在匓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近 二 十劈 寇 的甹 低 龄 儿 童疟 教拫 学字 经痦 验 , 剱 上 自 己 也 是挖 带宼

大午 两 个 孩存 卪子 的甹 “ 过 来捈 人 ”, 觉 得専 挱 些 资 挻 , 也 挱 些 專 要 把扸 在匓 学字 校捨 看畐 到 的甹 勊 种畿 “ 众 椹生 相界 ” 及 自 己 感尰

悟 到 的甹 “ 前 车 之 鉴 ” 拂 供 痫 那 些 孩存 卪子 尚宊 小宅 的甹 家孰 长 们 , 以 供 参劫 考瘐 。

家孰 长 爱椄 孩存 卪子 是挖 普 世 常寀 情尦 , 不 过 爱椄 的甹 方拽 法條 大午 相界 径 庭寙 , 每桹 位 家孰 长 都 挱 自 己 的甹 标捣 准 和勤 习 惯尬 , 况 且 ,

即 便 同 一 父椅 母桸 椹生 的甹 孩存 卪子 也 会 挱 很寿 大午 的甹 不 同 , 但 总尙 体 来捈 讲 , 大午 多卅 中 匍 父椅 母桸 们 对孼 孩存 卪子 的甹 爱椄 多卅 少宆 挱 溺 爱椄

的甹 尹 分 , 尺 不 否 认 自 己 就宍 在匓 其 中 。 可 是挖 到 头华 来捈 这 种畿 溺 爱椄 对孼 孩存 卪子 对孼 家孰 长 都 是挖 很寿 不 利 的甹 。

从 孩存 卪子 打屉 小宅 说 起 ; 跟 着畕 父椅 母桸 睡畖 , 理椬 產 是挖 怕 孩存 卪子 冻 着畕 , 这 一 跟 就宍 是挖 三 五 寇 。 其 孩 , 幼 儿 劆 椹生 再

三 关 照棻 不 要 用甠 大午 人 的甹 冷 暖挥 标捣 准 对孼 対 孩存 卪子 。 即 使 在匓 冬 天卉 , 孩存 卪子 的甹 一 件 绒 害 sleeper 就宍 足 以 御 寒學 。 小宅

孩存 卪子 睡畖 在匓 两 个 大午 人 之 间 , 吸 纳痙 着畕 两 个 尹 寇 人 的甹 “ 吐 故拨 ”, 失卍 去助 着畕 自 產 申産 长 的甹 空疑 间 。 可 怜 的甹 两 个 大午

人 还 要 在匓 睡畖 梦 中 忍尊 労 着畕 孩存 卪子 的甹 拳 打屉 脚 踢 。 桴 不 知畝 , 家孰 长 苦 心將 的甹 忍尊 労 带宼 痫 孩存 卪子 的甹 又劬 是挖 什 么 ?

到 了 孩存 卪子 该 上 学字 了 ; 怕 孩存 卪子 饿 着畕 , 父椅 母桸 喂 饭 的甹 大午 挱 人 在匓 。 尺 曾挭 见 过 一 位 妈 妈 痫 十劈 几 岁实 的甹 孩存 卪子

( 无挄 任 何 桵 缺痾 ) 喂 饭 。 真畑 不 知畝 , 这 是挖 母桸 爱椄 的甹 伟 大午 , 还 是挖 孩存 卪子 的甹 悲 哀 。 为 了 让 “ 就宍 差宬 一 点棯 儿 ” 的甹 孩存

卪子 能 进 入 学字 劅 的甹 PI 或尻 PI+ 超 前 班椪 , 家孰 长 去助 会 老瘏 师宵 , 跑 学字 校捨 , 多卅 方拽 創 力剮 拂 要 求梆 。 事 孩 上 , 他 们 的甹 創

力剮 尠 尠 剥 夺卒 了 孩存 卪子 最振 适 合勋 的甹 学字 习 环 境匶 。Naperville 203 学字 劅 的甹 一 位 资 深棅 教拫 师宵 认 真畑 地匕 告勞 诉 尺 , 让 孩存

卪子 进 入 一 个 不 合勋 适 的甹 学字 习 环 境匶 是挖 对孼 孩存 卪子 的甹 伤 害孯 , 尺 们 都 明挏 男 “ 拔抐 苗 剴 长 ” 的甹 勐 捔 , 可 轮 到 自 己 的甹

孩存 卪子 为 什 么 就宍 想尮 不 明挏 男 呢 ?

来捈 看畐 看畐 尺 们 中 文拳 学字 校捨 的甹 一 些 家孰 长 们 ; 下 课 铃 一 响勫 , 冲 进 教拫 室 痫 孩存 卪子 喂 水梄 , 喂 饼 干 , 喂 水梄 捔 , 其

孩 , 让 孩存 卪子 正 常寀 吃 饭 , 上 不 到 两 小宅 时挋 的甹 课 , 也 不 至 于 会 把扸 孩存 卪子 饿 尹 怎尓 样捪 。 更挫 挱 甚椸 者瘑 , 爸 爸 送 来捈 上

课 , 一 节 课 五 十劈 分 钟 刚 下 课 , 妈 妈 就宍 端疠 着畕 一 碗 热棷 腾 腾 的甹 面 条捇 走 进 教拫 室 来捈 喂 孩存 卪子 , 理椬 產 是挖 “ 孩存 卪子 就宍

爱椄 吃 面 条捇 ”, 撇拖 开寡 学字 校捨 里 不 许 吃 东 西 的甹 条捇 款桨 , 就宍 是挖 让 孩存 卪子 挨 一 小宅 会 饿 又劬 何 妨占 ? 说 不 定孥 还 会 增匸 剱 孩存

卪子 正 常寀 吃 饭 的甹 食 欲 呢 。 再 看畐 看畐 教拫 室 里 “ 陪 读 ” 的甹 情尦 况 ; 孩存 卪子 的甹 书 挻 是挖 家孰 长 打屉 开寡 的甹 , 孩存 卪子 的甹 痠 习 是挖

家孰 长 现 场化 “ 手居 把扸 手居 “ 做 的甹 。 在匓 这 样捪 的甹 “ 陪 读 ” 下 , 孩存 卪子 捬根 挻 不 懂尵 什 么 是挖 学字 习 。 所 以 , 在匓 学字 前 班椪 的甹

第疦 一 堂匮 课 里 , 尺 就宍 强寱 调 ; 孩存 卪子 力剮 所 能 及 的甹 “ 自 己 的甹 事 情尦 要 自 己 做 ”, 即 便 出 现 勊 种畿 “ 状椓 况 ”, 那

也 是挖 孩存 卪子 不 可 多卅 得専 的甹 劢 痠 。 从 小宅 培 养 孩存 卪子 能 面 对孼 困匊 难 , 解 决 困匊 难 , 挱 责 任 , 挱 担抈 当寳 的甹 好卜 尖 格栺 , 远

桻 认 字 学字 算疱 术挽 要 重 要 得専 多卅 , 家孰 长 一 定孥 不 要 错 过 低 龄 孩存 卪子 在匓 尖 格栺 上 的甹 可 塑 期挷 , 良 好卜 的甹 尖 格栺 会 让 孩存 卪子

労 益甾 痤 身 的甹 。

再 来捈 看畐 家孰 长 们 普 遍 孓 在匓 的甹 溺 爱椄 行 为 ; 自 己 立疙 下 的甹 规 矩畞 , 不 能 执屍 行 ; 对孼 対 孩存 卪子 的甹 无挄 理椬 吵 闹 , 常寀

常寀 会 满棚 足 他 们 , 以 求梆 “ 息 事 宁孙 人 ”; 椹生 活梮 上 过 于 周勠 到 , 以 至 于 孩存 卪子 椹生 活梮 能 力剮 低 下 。 到 头华 来捈 , 孩存 卪子

养 尹 了 唯勵 尺 独椘 尊宄 的甹 匛 习 惯尬 , 好卜 像 家孰 里 挻 应 就宍 是挖 以 他 / 她卛 为 中 心將 , 家孰 长 们 为 他 / 她卛 所 作 的甹 一 切 , 都 是挖

22

22


理椬 所 应 该 的甹 。 最振 痤 , 孩存 卪子 很寿 可 能 不 懂尵 得専 感尰 恩尝 , 不 懂尵 得専 珍椨 惜 。 当寳 尺 们 抱抅 尗 孩存 卪子 不 懂尵 事 的甹 时挋 候 , 其 孩

更挫 应 该 励 省畎 尺 们 家孰 长 自 己 。

真畑 心將 拂 醒 那 些 孩存 卪子 尚宊 小宅 的甹 家孰 长 们 , 痫 孩存 卪子 长 大午 的甹 空疑 间 吧 , 不 要 剥 夺卒 他 / 她卛 们 尹 长 的甹 权捀 力剮 。 一

个 会 独椘 立疙 思尔 考瘐 , 自 食 其 力剮 的甹 人 , 屆 是挖 一 个 最振 起 码畡 能 立疙 足 社畱 会 的甹 人 。

( 原动 作 于 2009 寇 , 重 新拼 修 改拤 与 2017 寇 3 挰 。)

2015 年 5 月 17 日 前 驻 芝 加 哥勱 总 领

事 赵 卫力 平 ( 左 三 ) 为 周勤 晓 慧 ( 左

二 )、 程 咏 梅 ( 勇 三 )、 史 力割 红

( 勇 二 )、 彭 薇 ( 因匋 外午 出 由 金 忠 民

校 长 勇 一 代 领 ) 颁 发劶 “ 海 外午 华 文 教

师 优 秀 奖博 “。 左 一 为 傅 仁 杰 校 长 。

全 美 中 文 学 校 协 会 第 十劌 一 次 全 匑 代

表苯 大卌 会 暨 全 美 华 文 教 育 研 讨茏 会 于

2016 年 12 月 16 日 至 18 日 在北 美 匑

首 都 - 华 盛 顿 举 行苨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董

事 长 展 望 当 选莤 为 全 美 中 文 学 校 新 一

届 ( 第 12 届 ) 理 事 会 理 事 。 从 左 至

勇 : 傅 仁 杰 校 长 、 史 力割 红 老 师 、 田

毓 青 老 师 、 屠 知 伟 老 师 、 王 蕾 副 校

长 、 展 望 董 事 长 。

23

23


舞 台勅 剧 《 东 郭 夫协 人 与 狼 》

武 明 磊

东 郭 夫卋 人 ( 三 寇 级 程 咏 梅 老瘏 师宵 班椪 武 奕 霖 饰 演棠 ) 手居 持 一 个 长 棍 , 棍 头华 插拃 一 马 头华 , 手居 抠 害 单劐 , 从 勐 勁

出 场化 。 边 走 , 边 说

东 郭 夫卋 人 :“ 今 天卉 尺 带宼 了 大午 口 袋 , 要 去助 集 宲 买 东 西 ”

与 此 同 时挋 , 狼 ( 三 寇 级 程疉 咏 梅案 班椪 房 天卍 灵 饰 演棠 ) 匆 匆 忙 忙 上 勁 , 边 快導 走 , 边 往 勐 看畐 。 然棺 勐 看畐 到 东 郭

夫卋 人 , 停 下 来捈 , 两 手居 合勋 掌抸 , 做 求梆 状椓 :

狼 : 好卜 心將 的甹 夫卋 人 ! 救 救 尺 吧 ! 猎椛 人 在匓 追 尺 , 让 尺 到 您尤 的甹 袋 卪子 里 躲 一 躲 吧 ! 尺 永梅 远 都 不 会 忘

记 您尤 的甹 。”

东 郭 夫卋 人 一 手居 扶 着畕 腮 帮宿 卪子 , 做 想尮 状椓 ,

东 郭 夫卋 人 :“ 好卜 吧 ”

东 郭 夫卋 人 打屉 开寡 害 掸 卪子 , 狼 蹲 下 , 东 郭 夫卋 人 把扸 单劐 卪子 罩 在匓 狼 的甹 身 上 。

这 时挋 , 猎椛 人 ( 三 寇 级 程疉 咏 梅案 老瘏 师宵 班椪 王 冬 冬 饰 演棠 ) 从 勐 勁 出 场化 , 手居 抠 棍 卪子 , 走 到 东 郭 夫卋 人 旁拿 边

猎椛 人 问 :“ 夫卋 人 , 您尤 挱 没梔 挱 看畐 到 一 头华 狼 跑 过 去助 ?”

东 郭 夫卋 人 两 手居 一 摊 ,

东 郭 夫卋 人 说 :“ 没梔 挱 啊勸 。 前 面 还 挱 一 条捇 路 , 狼 也 许 从 那 条捇 路 逃 走 了 ”。

猎椛 人 说 “ 谢 谢 ”。

猎椛 人 从 勁 上 下 去助 。

狼 说 :“ 夫卋 人 , 猎椛 人 走 远 了 , 您尤 快導 放 尺 出 来捈 吧 。”

东 郭 夫卋 人 打屉 开寡 害 单劐 卪子 ,

东 郭 夫卋 人 说 :“ 出 来捈 吧 。 你 得専 救 了 !”

狼 宩 看畐 看畐 、 勃 看畐 看畐 , 笑疢 了 笑疢 ,

狼 说 :“ 嘿 嘿 嘿 ! 好卜 心將 的甹 夫卋 人 , 您尤 救 了 尺 , 就宍 再 救 尺 一 次 吧 ! 尺 饿 匛 了 , 又劬 没梔 挱 别 的甹 东 西

吃 , 就宍 让 尺 吃 了 您尤 吧 !”

狼 两 手居 大午 寪 , 嘴匂 大午 寪 , 做 扑屈 状椓 。 东 郭 夫卋 人 两 胳 膊 上 举 , 叫 “ 啊勸 !” 东 郭 夫卋 人 往 舞 勁 一 侧 退 , 狼 也

往 一 侧 走 。

东 郭 夫卋 人 说 “ 你 这 个 无挄 情尦 无挄 义 的甹 东 西 , 真畑 没梔 良 心將 !”

24

24


两 人 继痰 续痲 绕痩 舞 勁 做 追 捕抯 状椓 , 老瘏 人 ( 七 寇 级 勂 力剮 红痑 班椪 张 天卍 昱 饰 老瘏 人 ) 从 勐 勁 快導 速 上 勁 。

东 郭 夫卋 人 急尕 忙 走 到 老瘏 人 面 前 , 上 气梂 不 接抻 下 气梂 地匕 说 :“ 老瘏 人 家孰 , 请 - 请 您尤 - 评 评 ……”

狼 看畐 到 老瘏 人 勐 马 上 停 下 来捈 , 蹲 在匓 那 里 , 上 下 打屉 量 着畕 老瘏 人 , 眼畔 珠椩 不 停 地匕 转 动 , 不 等疨 东 郭 夫卋 人

说 完 就宍 冲 到 老瘏 人 面 前 , 把扸 东 郭 夫卋 人 挡抧 在匓 身 勐 , 抢技 着畕 说 :“ 老瘏 人 家孰 , 这 个 夫卋 人 把扸 尺 装 在匓 害 袋

卪子 里 , 明挏 明挏 是挖 要 整拲 死桲 尺 , 这 样捪 的甹 人 不 该 吃 嘛 ?”

东 郭 夫卋 人 说 “ 这 不 是挖 真畑 的甹 !”

老瘏 人 说 “ 你 们 的甹 话 尺 都 不 相界 信 , 这 么 小宅 的甹 口 袋 怎尓 么 能 装 得専 进 去助 狼 呢 ?”

狼 说 :“ 当寳 然棺 能 , 不 信 , 你 看畐 !”

狼 蹲 下 来捈 , 自 己 将宂 害 单劐 罩 在匓 自 己 头华 上 。 东 郭 夫卋 人 赶 紧痌 上 前 将宂 害 单劐 全 部 盖畄 好卜 ( 做 屇 紧痌 口 袋 的甹 样捪 卪子 )

老瘏 人 说 “ 好卜 劙 险 啊勸 , 以 勐 记 住 , 千劉 万 不 要 可 怜 这 样捪 的甹 匛 东 西 了 ”

东 郭 夫卋 人 说 “ 谢 谢 您尤 , 老瘏 人 家孰 !”

完 桼 , 所 挱 演棠 员募 谢 幕寄 !

25

25


校 庆 作 品 美 术 类

26

26


二 十劌 五 周勤 年 校 庆 纪 念 标 志

寪 怀 波梠 副剫 校捨 长 设 计 的甹 校捨 庆寍 标捣 志 主 体 匎 形寶 元 素痊 取 材捂 校捨 园 大午 门 和勤 中 匍 传 统痯 书 卷劝 , 以 此 匎 作 为 创

作 元 素痊 , 展宛 现 瑞椰 华 25 寇 来捈 在匓 北 美瘈 地匕 劅 传 播招 中 匍 文拳 化 , 表 达 培 养 海梻 外卄 华 人 的甹 下 一 代 弘 屐扬 中 匍 文拳 化

的甹 使 命勣 。 瑞椰 华 校捨 徽将 中 那 笔疣 直畋 的甹 嫩卩 芽 象 征 着畕 孩存 卪子 们 茁 壮 尹 长 , 瑞椰 华 为 他 们 打屉 开寡 知畝 识 的甹 大午 门 。 绿痵 色

长 绸 充 满棚 了 中 匍 传 统痯 的甹 喜勿 庆寍 并寈 预 示異 着畕 瑞椰 华 美瘈 好卜 的甹 未 来捈 。 整拲 个 匎 案栾 简疯 洁梦 新拼 颖 、 寓 意尯 深棅 刻 , 具 挱 瑞椰

华 独椘 特椎 的甹 韵 律尀 美瘈 感尰 和勤 质 朴 之 趣 。

27

27


瑞 华 之 苗

瑞 华 之 根

尹 珮 滢 (Victoria Yin)

尹 珮 滢 (Victoria Yin)

五 彩 的 瑞 华

寪 秦 挰 ( 程疉 咏 梅案 老瘏 师宵 推抽 荐 )

28

28


校 庆 宣 传 画

尹 珮 滢

(Victoria Yin)

瑞 华 生 日 快 乐

孙 思尔 文拳

(Hillary Liu Sun)

29

29


飞 龙 贺荍 校 庆

施 曼 琦

好占 大卌 一 棵 树

尹 珮 滢

(Victoria

Yin)

30

30


瑞 华 生 日 快 乐

瑞 华 生 日 快 乐

Joshua Ho 何 黃 熙

Nathan an Ho 何 黃 胤

校 徽 的 遐 想

我 爱 瑞 华

胡 铱 凌 尹 珮 滢 (Victoria

Yin)

31

31


朝 阳 与 晨 雁

杨 德 , 张 佼

两 姐 妹

( 油梗 画甧 )

叶 春

32

32


朗 诵茬 演 讲茕 比 赛荕 即办 景

屠 知 伟 老 师 指 导 的 人 人 中 文 班 同 学 参 加 朗 诵 演 讲 比 赛 , 获 得 集 体 一 等 奖 和 多 个 个 人 奖 项

摄 影 : 陈 皓

春 节 联 欢 会 即办 景

摄 影 : 陈 皓

33

33


我 们 的 根

谚 语茨

书 法 : 蒋 轶 涵

书 法 : 龚 洵

虎苙

鸡 鸣

书 法 : 龚 明 交

书 法 : 龚 洵

34

34


校 外 作 文 大 赛 参 赛 / 获 奖 作 品

35

35


至 今 我 还 清 晰 地 记 得 外 婆婆 那 关 切 的 眼 神 , 暖 和

的 小 棉 袄 , 可 口 的 小 馄 饨 , 还 有 她 一 遍 又 一 遍

是 怎 么 一 回 事 , 便 天 天 晚 上 闹 着 要 妈 妈 读 书 讲 故

事 ,《 格 林 童 话 》 和 《 三 字 经 》 的 故 事 我 百 听

不 厌 ; 我 就 这 样 沉沉 浸 在 外 婆婆 的 宠 爱 和 读 书 的 快

36

36

乐 中 。 直 到 有 一 天 , 我 的 表 弟 悠 悠 出 现 了 。 大

概 因 为 他 是 在 中 国 出 生 的 , 所 以 中 文 特 别 好 ,

他 虽 然 比比 我 小 , 但 是 无 论 是 背 唐 诗 , 讲 故 事 还

是 阅 读 中 文 书 都 比比 我 强 , 每 当 听 到 对 他 的 赞 扬

声 , 我 心 里 就 酸 酸 的 , 带 着 一 丝 丝 的 嫉嫉 妒 。 记

得 有 一 次 家 里 进 行 成 语 比比 赛 , 在 一 分 钟 内 看 谁

说 的 带 ’ 一 ‚ 字 的 成 语 多 ; 刚 开 始 的 时 候 我 很 顺

利 , 突 然 在 成 语 ’ 一 蹴 而 就 ‚ 上 卡 壳 了 , 我 发

不 出 ’ 蹴 ‚ 这 个 音 了 , 越 紧 张 就 越 慌 , 结 果 悠

悠 赢 得 了 比比 赛 。 当 时 , 我 满 脸 涨 得 通 红 , 鼻 子

酸 溜 溜 的 , 泪 水水 在 眼 眶 里 转 来 转 去 ; 好 像 从 心

脏 里 打 翻 了 一 瓶 子 醋 一 般 , 酸 酸 的 感 觉 迅 速 传 遍

全 身 , 甚 至 到 每 根 神 经 。

甜 甜 的 分 享

在 美美 国 读 小 学 二 年 级 的 时 候 , 我 第 一 次 看

到 ’Diary of a Wimpy Kid‚ 这 本 书 , 他 的 日 记 跟

我 写 的 日 记 不 同 , 每 篇 日 记 都 配 了 漫 画 。 我 马

上 爱 不 释 手 , 这 本 书 的 主 人 公 是 一 个 淘 气气 、 胆

小 、 诚 实 、 善 良 、 天 真 、 搞 笑 的 男 孩 格 雷 · 赫

夫 利 , 他 是 一 个 瘦 小 的 男 孩 , 圆 圆 的 脑 袋 上 有

三 根 头 发 , 很 像 我 在 中 国 看 过 的 《 三 毛毛 流 浪 记 》

读茰 书 的 酸 甜 苦芵 辣

里 的 三 毛毛 的 脑 袋 , 一 看 到 他 我 有 种 非 常 熟 悉 、

亲 切 的 感 觉 。 于 是 , 放 暑 假 的 时 候 , 我 就 带 了

陈 田 心 (Victoria T. Chen)

这 套 系 列 书 中 的 两 本 回 了 中 国 。 没没 想 到 , 我 的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优 秀 指 导 老 师 奖 ) 邻 居 小 朋 友 杨 云 看 到 它 时 , 兴 奋 地 跳 了 起 来 ,

鲁 迅 青 少 年 文 学 奖 一 等 奖

原 来 她 也 十 分 喜 欢 这 套 书 , 杨 云 告 诉 我 在 中 国

它 被 翻 译 成 了 《 小 屁 孩 日 记 》。 于 是 , 我 们 俩

俗 话 说 :’ 开 卷 有 益 ‚, 我 从 小 就 喜 欢 读 就 中 英 文 两 个 版 本 交 换 着 看 , 书 中 把 小 屁 孩 每

书 。 我 想 说 :" 书 是 ‘ 酸 甜 苦 辣 ' 的 综综 合 体 !" 读 书 让 天 做 什 么 都 描 绘 出 来 , 很 生 动 、 幽 默 。 由 于 他

我 的 学 习 生 活 变 得 多 姿姿 多 彩 。

是 美美 国 小 孩 , 很 多 故 事 发 生 的 背 景 我 比比 较 熟 悉 ,

酸 酸 的 嫉嫉 妒

比比 如 《 二 年 级 趣 事 多 》 里 的 故 事 , 杨 云 就 经 常

问 我 一 些 有 关 美美 国 学 校 的 问 题 。 小 屁 孩 虽 然 不

小 时 候 , 我 对 ’ 读 书 ‚ 这 个 词 是 不 太 懂 的 ,

符 合 大 家 心 目 中 的 好 孩 子 形 象 , 但 我 们 还 是 忍

只 记 得 外 婆婆 一 双 温 暖 宽 厚 的 手 为 我 打 开 一 本 本

不 住 喜 欢 他 , 他 满 脑 子 的 鬼 点 子 , 确 实 让 人 不

小 画 书 , 指 着 图 教 我 认 字 , 给 我 讲 书 中 的 故 事 。

禁 被 他 深 深 吸 引 ; 我 们 经 常 边 看 边 笑 得 前 仰 后

翻 的 。 从 《 小 屁 孩 日 记 》 这 本 书 里 , 我 深 深 感

受 到 了 童 年 是 这 么 的 无 忧 无 虑 、 纯 真 、 幸 福 和

领 着 我 读 唐 诗 的 样 子 。 大 一 点 后 , 我 知 道 了 ’ 书 ‚

美美 好 …“…“ 加 上 又 能 和 好 朋 友 一 起 ’ 悦 读 ‚ 让 我

感 到 分 外 的 甜 蜜 。

苦 苦 的 坚 持


我 的 中 文 阅 读 水水 平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得 到 了

极 大 的 提 高 。2016 年 秋 季 , 我 们 瑞 华 学 校 参 加

了 由 中 国 国 务 院 侨 办 举 办 的 ’ 海 外 华 裔 青 少 年

中 华 文 化 大 赛 ‚。 学 校 进 行 了 大 规 模 动 员 , 田

毓 青 老 师 带 领 我 们 全 身 心 地 投 入 到 本 次 海 外 预

选 赛 中 。 大 概 三 年 前 , 我 曾 经 参 加 过 一 次 ’ 海

外 华 裔 青 少 年 中 华 文 化 大 赛 ‚, 当 时 由 于 年 纪

太 小 , 可 能 没没 有 被 记 入 成 绩 。 但 是 ’ 三 常 ‚ 书

已 经 作 为 我 阅 读 的 一 部 分 走 入 了 我 的 生 活 。 读

《 中 国 文 化 常 识 》 让 我 学 到 了 中 国 五 十 六 个 少

数 民民 族 的 风 俗 人 情 ; 认 识 了 中 国 古 代 劳 动 人 民民

的 勤 劳 , 智 慧 和 勇 敢 ; 领 略 了 诗 经 、 离 骚 、 唐

诗 宋 词 的 风 采 ;《 中 国 历 史 常 识 》, 从 先 秦 一

直 写 到 澳 门 回 归 , 几 乎 包 括 了 中 国 历 史 上 所 有

的 重 要 事 件 和 文 史 常 识 、 典 章 制 度 。 历 史 就 像

一 面 镜 子 , 教 导 我 如 何 做 人 , 如 何 去 适 应 , 如 何 去

辣 的 味 道 最 复 杂 , 就 像 我 们 刚 刚 开 始 的 青 春 一

样 , 有 时 我 们 笑 声 朗 朗 , 打 打 闹 闹 , 大 大 咧 咧 ;

有 时 我 们 孤 独 安 静 , 沉沉 默 发 呆 , 神 神 秘 秘 ; 有

时 我 们 直 爽 肯 干 , 父 母 交 给 的 事 , 积 极 投 入 ,

立 马 完 成 ; 而 有 的 时 候 , 我 们 很 叛 逆 , 父 母 说

什 么 都 不 想 听 , 我 行 我 素 , 任 性 霸 道 。 妈 妈 总

是 说 : 现 在 的 青 少 年 , 真 是 让 人 琢 磨 不 透 。 是

的 , 我 们 就 像 辣 味 儿 一 样 , 又 复 杂 , 又 刺 激 。

最 近 , 中 国 中 央 电 视 台 《 朗 读 者 》 这 个 书

香 四 溢 的 节 目 非 常 受 欢 迎 , 妈 妈 特 地 选 了 几 个

视 频 给 我 看 , 其 中 徐 静 蕾 为 她 的 奶 奶 朗 读 了 史

铁 生 的 《 奶 奶 的 星 星 》, 真 是 让 人 感 动 。 我 也

迫 不 及 待 地 读 起 了 《 奶 奶 的 星 星 》, 它 说 的 是

’ 我 ‚ 从 小 和 奶 奶 相 依 为 命 的 故 事 , 塑 造 了 一

位 亲 爱 的 奶 奶 的 形 象 。 奶 奶 没没 有 文 化 , 但 一 生

都 在 努 力 学 习 和 追 求 进 步 ; 奶 奶 是 平 凡 的 , 但

在 ’ 我 ‚ 眼 里 却 是 伟 大 的 。 随 着 作 者 深 情 的 描

写 , 我 好 像 回 到 自 己 小 时 候 , 夏 日 的 夜 晚 , 靠

在 外 婆婆 的 腿 上 , 迎 面 吹 着 苏 州 河河 的 微 风 , 数 着

发 展 。《 中 国 地 理 常 识 》, 全 书 分 为 中 国 概 览 、

满 天 的 星 星 …“…“ 读 着 读 着 , 想 到 这 两 年 , 我 借

锦 绣绣 河河 山 、 交 通 与 水水 利 、 资 源 与 环 境 、、 历 史

口 学 习 忙 , 没没 有 回 老 家 看 外 婆婆 ; 外 婆婆 发 给 我 的

名 都 与 现 代 城 市 、 和 中 国 之 旅 六 个 部 分 。 尤 其

微 信 也 没没 有 及 时 回 ; 逢 年 过 节 打 电 话 经 常 是 三

是 加 入 了 一 些 新 的 中 国 重 大 建 设 项 目 以 及 旅 游

言 两 语 地 应 付 应 付 …“…“ 而 外 婆婆 从 来 没没 有 怪 过 我 ,

景 点 的 介 绍 , 让 我 受 益 匪 浅 。 由 于 我 小 时 候 读

只 是 默 默 地 关 心 着 我 …“…“ 读 完 《 奶 奶 的 星 星 》

过 《 上 下 五 千 年 》, 所 以 读 《 中 国 文 化 常 识 》

我 已 泪 流 满 面 , 脸 上 也 不 禁 红 一 块 , 紫 一 块 的 ,

和 《 中 国 历 史 常 识 》 比比 较 顺 利 ; 而 对 《 中 国 地

火 辣 辣 地 烧 起 来 。 这 个 辣 , 深 深 地 刺 激 了 我 ,

理 常 识 》 比比 较 陌 生 , 特 别 是 地 理 位 置置 , 山 脉 名

我 马 上 向 妈 妈 表 示 今 年 暑 假 要 回 中 国 看 望 外 婆婆 ,

称 , 海 拔 高 度 等 等 更 是 困 难 。 眼 看 着 比比 赛 的 日

并 且 第 一 时 间 打 电 话 告 诉 了 外 婆婆 , 听 到 电 话 那

子 一 天 天 临 近 , 我 整 天 愁 眉 苦 脸 的 …“…“ 田 老 师

头 外 婆婆 欣 喜 的 声 音 , 我 的 ’ 辣 ‚ 瞬 间 变 成 了

及 时 发 现 了 问 题 , 她 替 我 整 理 出 了 中 国 地 理 歌 ,

’ 甜 ‚。 感 谢 读 书 柔 软 了 我 的 心 , 让 我 的 心 里

用 押 韵 和 带 有 节 奏 感 的 儿 歌 形 式 帮 助 我 记 忆 。

充 满 了 感 恩 和 喜 悦 …“…“

还 针 对 我 们 的 地 理 知 识 的 弱 项 出 了 不 少 应 试 题 。

回 想 赛 前 的 每 个 晚 上 , 时 钟 里 的 分 针 走 了 一 圈 人 生 有 酸 甜 苦 辣 , 读 书 也 是 如 此 。 我 的 成

又 一 圈 ; 上 下 眼 皮 打 了 一 架 又 一 架 ; 笔 记 本 撕 长 离 不 开 ’ 悦 读 ‚, 读 书 就 像 在 春 天 感 受 ’ 碧

了 一 张 又 一 张 …“…“ 真 是 ’ 苦 ‚ 不 堪 言 , 还 好 有 玉 妆 成 一 树 高 , 万 条 垂 下 绿绿 丝 绦 ‚ 的 生 机 ; 读

了 田 老 师 的 帮 助 和 我 多 年 以 来 坚 持 阅 读 的 基 础 , 书 就 像 在 夏 日 领 略 ’ 小 荷 才 露 尖 尖 角 , 早 有 蜻

我 才 将 备 赛 苦 苦 地 坚 持 到 底 。’ 功 夫 不 负 有 心 蜒 立 上 头 ‚ 的 可 爱 ; 读 书 就 像 在 秋 天 欣 赏 ’ 停

人 ‚, 最 终 我 进 了 海 外 预 选 赛 美美 国 赛 区 的 前 十 车 座 爱 枫 林 晚 , 霜 叶 红 于 二 月 花 ‚ 的 美美 景 ; 读

名 。 感 谢 读 书 让 我 尝 到 了 先 苦 后 甜 的 滋 味 。 书 就 像 在 冬 日 感 叹 ’ 忽 如 一 夜 春 风 来 , 千 树 万

树 梨 花 开 ‚ 的 奇 妙 。 亲 爱 的 同 学 们 , 让 我 们 一

辣 辣 的 启 示

起 来 ’ 悦 读 ‚ 吧 。

37

37


“ 悦 读茰 ” 伴 我 成 长

李 歆 怡 (Addie Li)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优 秀 指 导 老 师 奖 )

鲁 迅 青 少 年 文 学 奖 优 秀 奖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朗 诵 比比 赛 一 等 奖 获 得 者 , 李

歆 怡 …“…“‚ 主 持 人 的 口 中 报 出 了 我 的 名 字 , 我 突

然 感 觉 到 全 身 发 热 , 身 体 在 颤 抖 , 一 阵 热 烈 的 掌

声 突 然 在 我 耳 边 响 起 , 雷 鸣 般 的 掌 声 把 我 送 上 了

领 奖 台 , 我 好 像 充 满 了 信 心 同 时 好 像 又 变 得 更

紧 张 。 我 的 思 绪 更 是 飞 扬 到 万 里 之 外 , 回 到 我 魂

牵 梦 绕绕 的 故 乡 — 中 国 。

我 五 岁 之 前 的 生 活 是 在 中 国 新 疆 乌 鲁 木 齐

和 姥姥 姥姥 姥姥 爷 度 过 的 。 那 时 候 , 爸 爸 妈 妈 因 在 美美 国

读 书 , 我 便 由 姥姥 姥姥 从 美美 国 带 回 中 国 抚 养 。 在 中 国

姥姥 姥姥 家 , 我 度 过 了 无 忧 无 虑 , 纯 真 美美 好 的 童 年 。

从 小 , 姥姥 姥姥 和 姥姥 爷 就 发 现 了 我 的 爱 好 : 阅 读 。 记

得 刚 刚 学 会 观 察 世 界 的 时 候 就 被 家 里 的 书 柜 吸

引 住 了 。 那 时 候 我 还 小 , 走 路 还 不 稳 , 而 因 为 我

个 子 小 , 有 很 多 东 西 还 够 不 着 。 可 是 , 我 每 天 都 会

踩 着 小 板 凳 在 书 柜 里 试 着 找 一 本 书 看 , 有 时 把 书

柜 和 抽 屉 都 翻 乱 了 。 由 于 我 每 天 看 到 姥姥 姥姥 和 姥姥

爷 早 晨 读 报 纸 , 我 也 模 仿 他 们 拿 张 报 纸 在 看 , 有

时 很 搞 笑 , 竟 然 把 报 纸 拿 反 了 , 还 常 常 若 无 其

事 地 大 声 念 着 谁 也 听 不 懂 的 语 言 , 摇 头 晃 脑 , 像

模 像 样 , 惹 得 姥姥 姥姥 和 姥姥 爷 哈 哈 大 笑 。 每 天 在 睡

觉 前 , 姥姥 姥姥 给 我 讲 睡 前 故 事 , 我 从 小 就 是 听 着 一

个 个 故 事 进 入 梦 乡 的 。 关 于 讲 故 事 我 和 姥姥 姥姥 是

有 约 定 的 , 今 天 姥姥 姥姥 讲 一 个 故 事 , 到 了 第 二 天

我 要 复 述 给 姥姥 姥姥 听 , 这 样 无 形 中 就 锻 炼 我 的 表

达 能 力 。 其 实 , 我 也 是 非 常 盼 望 在 姥姥 姥姥 面 前

’ 显 摆 ‚ 一 下 。 每 次 轮 到 我 讲 故 事 , 我 都 会 模

仿 着 老 师 的 样 子 , 而 姥姥 姥姥 为 了 更 好 地 配 合 我 ,

也 会 扮 成 学 生 的 样 子 认 真 地 听 , 我 站 在 她 面 前 ,

看 着 她 那 柔 软 的 花 白 头 发 , 一 道 道 皱 纹 和 高 兴

得 眯 成 了 缝缝 儿 的 眼 睛 , 感 觉 到 了 她 对 我 的 希 望 。

每 当 我 叙 述 到 重 要 的 情 节 时 , 姥姥 姥姥 一 定 会 聚 精

会 神 地 做 一 名 ’ 表 情 王 ‚。 比比 如 , 我 讲 到 可 怕

的 情 节 , 她 的 眼 睛 就 会 瞪 得 圆 圆 的 , 做 出 非 常

害 怕 的 样 子 ; 讲 到 好 笑 的 地 方 , 她 就 会 变 得 像

个 小 孩 一 样 , 脸 上 满 是 灿 烂 的 笑 容 。 姥姥 姥姥 不 仅

是 我 最 好 的 ’ 学 生 ‚, 也 是 伴 我 ‚ 悦 读 ‚ 的 好

朋 友 。

不 久 , 姥姥 姥姥 开 始 教 我 认 字 了 , 姥姥 姥姥 先 找 了

一 些 最 简 单 , 最 常 用 的 字 , 把 它 们 写 到 了 一 张 白

纸 上 , 开 始 教 我 怎 样 读 字 。 她 每 次 教 我 时 都 会 非

常 认 真 , 生 怕 教 错 了 读 音 。 教 我 认 字 时 , 她 的

眼 睛 中 会 带 着 柔 软 的 , 阳 光 般 的 热 情 ; 在 我 的

心 目 中 , 姥姥 姥姥 的 眼 睛 好 像 一 只 点 燃 的 蜡 烛 , 一

只 不 会 伤 手 的 蜡 烛 , 永永 远 照 亮 着 我 的 心 , 呵 护

着 我 …“…“ 在 姥姥 姥姥 悉 心 培 养 下 , 才 两 岁 多 的 我 就

会 认 读 一 千 多 个 字 了 ! 姥姥 姥姥 为 我 感 到 非 常 骄 傲 。

书 籍 也 成 为 了 我 亲 切 的 玩 伴 , 对 我 来 说 , 阅 读

一 本 书 就 像 吃 饭 一 样 自 然 。 绘 本 、 画 报 、 童 话

等 等 这 些 读 物 是 我 爱 上 阅 读 的 重 要 工 具 。 现 在

回 想 起 来 真 是 从 那 时 起 我 就 已 经 开 始 了 ’ 悦

读 ‚。

38

38


小 学 了 , 姥姥 姥姥 陪 我 来 美美 国 读 书 了 。 我 对 中 文

阅 读 的 热 爱 丝 毫毫 未 减 , 在 我 的 记 忆 中 , 我 那 时 候

更 喜 欢 唐 诗 。 姥姥 姥姥 教 我 读 的 第 一 首 诗 叫 做 《 静

夜 思 》。 当 时 , 姥姥 姥姥 把 一 盒 装 有 诗 歌 的 卡 片 拿

出 来 摆 在 了 我 的 面 前 。 从 那 天 起 , 我 开 始 边 看 图

边 背 诗 歌 , 我 们 每 天 都 会 这 样 做 : 姥姥 姥姥 先 念 , 然

后 我 模 仿 认 读 。 虽 然 年 幼 的 我 理 解 不 了 诗 的 全

部 含 义 , 但 是 读 诗 很 好 地 锻 炼 了 我 的 记 忆 能 力 还

培 养 了 我 对 文 字 的 亲 近 感 , 后 来 , 只 要 看 见 正

面 的 图 我 就 可 以 说 出 诗 的 大 意 并 能 流 利 地 背 诵

出 来 。 这 种 自 由 的 阅 读 为 我 带 来 了 无 比比 的 快 乐 ,

也 扩 展 了 我 的 知 识 面 。

随 着 年 龄 的 增 长 , 我 从 读 诗 中 也 体 会 到 了

无 穷 乐 趣 。 读 苏 轼 的 ’ 但 愿 人 长 久 , 千 里 共 婵婵 娟娟 ‚

我 感 受 到 了 亲 情 和 团 圆 的 祝 福 ; 读 李 白 的 ’ 飞

流 直 下 三 千 尺 , 疑 是 银 河河 落 九 天 ‚, 我 体 会 到 了

一 种 浪 漫 与 豪 情 ; 读 苏 轼 的 ’ 谈 笑 间 , 樯 橹 灰 飞

烟 灭 ‚ 我 仿 佛 置置 身 于 三 国 赤 壁 大 战 那 惊 心 动 魄

的 古 战 场 …“…“ 特 别 当 我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遇 到 了

田 毓 青 老 师 , 更 是 激 发 了 我 的 阅 读 兴 趣 。 她 说 诗

歌 能 够 促 进 学 生 想 象 力 的 提 升 , 以 及 思 考 方 式

的 转 变 ; 因 为 诗 歌 不 仅 仅 是 故 事 , 更 是 用 简 单

文 字 来 表 达 出 深 刻 的 意 境 , 最 能 够 体 现 汉汉 语 的

大 幅 度 的 提 升 , 我 获 得 了 《 侨 报 》 第 五 届 美美 国 青

少 年 儿 童 写 作 大 赛 芝 加 哥 赛 区 少 年 组 第 三 名 。

回 忆 着 过 去 ’ 悦 读 ‚ 的 点 点 滴 滴 , 想 到 了

几 星 期 前 田 老 师 替 我 们 报 名 参 加 瑞 华 学 校 的 朗

诵 比比 赛 , 我 们 毫毫 不 犹 豫 地 选 了 王 怀 让 的 《 我 骄

傲 , 我 是 中 国 人 》 这 首 诗 。 这 首 诗 气气 势 如 虹 地 列

举 了 炎 黄 子 孙 几 千 年 取 得 的 辉 煌 成 就 , 歌 颂 了 华

夏 民民 族 的 伟 大 的 昨 天 和 今 天 , 还 预 示 了 中 华 民民 族

灿 烂 的 明 天 。 当 我 们 激 情 四 溢 地 在 舞 台 上 朗 诵

时 , 仿 佛 我 是 莫 高 窟 壁 画 的 传 人 , 我 就 是 飞 天 , 飞

天 就 是 我 们 。 我 站 在 领 奖 台 上 , 手 捧 着 奖 杯 , 眼

里 闪 着 泪 花 , 心 里 回 响 着 一 个 声 音 :’ 我 骄 傲 , 我

是 中 国 人 !‚

魅 力 。 田 老 师 推 荐 了 很 多 能 够 恰 如 其 分 地 表 达

指 导 老 师 田 毓 青 ( 中 ) 与 侨 报 全 美 写 作 大 赛 芝 加 哥 赛 区 少

惊 喜 、 意 外 、 感 动 、 爱 国 思 乡 等 情 绪 的 经 典 诗

年 组 一 等 奖 李 名 扬 ( 右 一 ) 三 等 奖 李 歆 怡 ( 左 一 ) 合 影 。

歌 供 我 们 阅 读 。 读 诗 不 仅 增 强 了 我 驾 驭 文 字 的

能 力 , 更 提 高 了 我 生 活 和 欣 赏 的 格 调 。 除 了 训

练 我 们 读 诗 , 田 老 师 还 教 授 了 我 们 阅 读 的 技 巧 ,

并 培 养 我 们 精 确 地 理 解 阅 读 , 同 时 设 计 一 些 问

题 让 我 们 带 着 问 题 边 阅 读 边 思 考 , 比比 如 田 老 师

经 常 把 书 中 的 内 容 和 社 会 热 点 、 现 象 结 合 起 来 ,

组 织 我 们 展 开 讨 论 并 请 同 学 们 上 讲 台 做 演 讲 。

她 说 高 年 级 的 学 生 要 富 有 思 辨 性 , 对 生 活 要 有

自 己 独 立 的 眼 光 。 在 她 的 精 心 指 导 下 , 我 的 默 读

能 力 和 阅 读 技 能 迅 速 提 高 , 对 各 类 材 料 进 行 广

泛 的 阅 读 ; 如 看 小 说 、 杂 志 、 报 刊 。 我 从 中 吸

收 了 大 量 好 词 佳 句 , 形 成 自 己 的 语 言 习 惯 , 同

时 也 锻 炼 了 我 的 思 辨 能 力 , 使 我 更 懂 得 如 何 使

用 文 字 来 表 达 …“…“ 功 夫 不 负 有 心 人 , 随 着 阅 读 量

展 望 董 事 长 ( 左 一 ) 和 傅 仁 杰 校 长 ( 右 一 ) 及 指 导 老 师 田

的 扩 大 和 阅 读 质 量 的 提 高 , 我 的 写 作 水水 平 也 得 到

毓 青 ( 右 二 ) 与 侨 报 全 美 写 作 大 赛 芝 加 哥 赛 区 少 年 组 一 等

奖 获 得 者 李 名 扬 同 学 ( 左 二 ) 合 影 。

39

39


我 的 梦 想

杨 斯 涵

指 导 老 师 : 程 咏 梅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三 等 奖

我 的 梦 想 是 当 一 名 美美 国 总 统 。 因 为 我 想 帮

助 很 多 人 , 并 且 将 美美 国 变 成 一 个 更 好 的 国 家 。

我 最 喜 欢 的 总 统 是 亚 伯 拉 罕罕 . 林 肯 。 我 生 活 的 伊

利 诺 伊 州 就 是 ’The Land of Lincoln"。 林 肯 是 一

个 非 常 有 爱 心 , 正 直 坚 强 的 人 。 他 小 时 候 家 里

很 穷 , 没没 钱 上 学 , 但 他 还 是 非 常 喜 爱 读 书 , 他

自 学 成 为 了 一 名 律 师 。 林 肯 最 大 的 贡 献 就 是 废

除 了 黑 奴 制 度 , 把 黑 人 从 奴 隶 变 成 了 自 由 人 。

在 博 物 馆 里 , 我 看 到 那 些 有 关 非 洲 黑 人 被 卖 到

美美 国 的 照 片 。 他 们 被 关 在 船 底 层 , 挤 在 一 起 ,

跟 动 物 一 样 。 很 多 人 还 没没 有 到 达 美美 国 就 被 饿 死

还 经 常 挨 打 受 骂 , 甚 至 被 活 活 打 死 。 林 肯 总 统

认 为 : 人 人 需 要 平 等 。 因 此 , 他 解 放 了 这 些 黑

人 , 让 他 们 获 得 了 自 由 , 并 让 他 们 和 白 人 一 样

享 受 平 等 的 权 利 。 我 长 大 后 , 也 想 像 林 肯 一 样

帮 助 很 多 人 。 因 为 现 在 我 们 的 社 会 也 有 很 多 不

平 等 的 地 方 。 比比 如 : 有 些 人 非 常 富 裕 , 有 些 人

非 常 贫 穷 。 如 果 我 将 来 当 上 总 统 , 我 会 制 定 法

律 , 让 富 人 帮 助 穷 人 。 这 样 穷 人 的 孩 子 也 会 有

机 会 学 钢 琴 , 学 跳 舞 和 学 中 文 …“…“ 我 最 不 喜 欢

的 总 统 是 沃沃 伦 . 哈 丁 。 他 虽 然 长 得 很 帅 , 但 他 当

总 统 不 是 为 了 帮 助 美美 国 人 民民 , 而 只 是 想 出 名 。

如 果 我 当 上 总 统 , 一 定 要 像 林 肯 那 样 认 真 刻 苦

地 工 作 , 而 不 是 像 哈 丁 那 样 只 知 道 玩 。

记 得 有 一 次 , 我 从 新 闻 里 听 到 : 有 坏 人 拿 枪

去 学 校 , 伤 害 了 很 多 无 辜 的 学 生 和 老 师 。 我 特

别 难 过 和 担 心 ! 我 知 道 这 个 世 界 还 不 是 很 安 全 。

如 果 我 当 上 美美 国 总 统 , 我 一 定 不 会 让 商 店 随 便

卖 枪 , 他 们 只 能 把 枪 卖 给 警 察 和 军 人 。 这 样 就

不 会 有 太 多 的 危 险 。 我 在 电 视 里 还 看 到 有 些 国

家 的 战 争 场 面 : 很 多 难 民民 逃 到 欧 洲 , 有 些 孩 子 成

40

40

为 了 孤 儿 , 也 有 些 孩 子 在 逃 亡 中 因 翻 船 而 被 淹

死 。 我 非 常 心 痛 ! 我 当 上 总 统 后 , 会 让 美美 国 去 帮

助 那 些 可 怜 的 难 民民 和 快 要 饿 死 的 孩 子 。 我 要 让

美美 国 变 得 更 加 强 大 ! 成 为 一 个 能 给 全 世 界 做 贡 献

的 国 家 。

我 的 梦 想

朴 慧 馨

指 导 老 师 : 程 咏 梅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长 大 以 后 , 我 想 当 一 名 建 筑 师 。 你 知 道 为

什 么 吗 ? 因 为 我 在 电 视 上 看 过 一 个 节 目 , 讲 的

是 一 名 建 筑 师 用 电 脑 教 几 个 小 孩 儿 画 图 , 设 计

楼 房 。 只 见 这 个 建 筑 师 在 电 脑 上 左 一 笔 , 右 一

了 , 或 者 病 死 了 。 他 们 到 美美 国 后 就 帮 白 人 干 活 , 笔 , 很 快 就 画 出 来 一 幢 漂 亮 的 楼 房 。 太 神 奇 了 !

那 些 小 孩 儿 也 不 禁 张 大 了 嘴 巴 , 赞 叹 不 已 。 我

好 羡羡 慕 啊 !

你 听 说 过 Lloyd Wright 吗 ? 他 是 美美 国 著 名 的

建 筑 师 。 他 一 生 设 计 了 很 多 有 名 的 建 筑 , 像

’Falling Water‚, ’Robie House‚ 和 ’Ennis

House‚。 即 使 到 现 在 , 他 设 计 的 建 筑 还 是 人 们

参 观 旅 游 的 胜 地 , 他 的 名 字 也 会 被 人 们 永永 远 记

住 。 我 多 么 想 长 大 后 自 己 也 能 成 为 这 样 的 人 。

你 喜 欢 玩 儿 Lego 吗 ? 你 去 过 Chicago

Architecture Foundation Lego Studio 吗 ? 那 里 可 好

玩 儿 了 。 有 一 次 , 我 在 那 里 花 了 很 长 的 时 间 ,

他 在 当 总 统 的 时 候 , 经 常 喝 酒 , 抽 烟 , 玩 游 戏 。

终 于 做 好 了 一 幢 非 常 漂 亮 的 四 层 楼 房 。 我 把 它

设 计 的 每 一 层 都 不 一 样 。 比比 如 : 有 的 墙 是 整 面

透 明 的 , 有 的 墙 是 四 面 镂 空 的 , 还 有 的 层 没没 有

墙 , 只 是 用 柱 子 支 撑 。 每 一 层 都 安 放 了 适 合 的

家 具 , 灯 具 , 并 做 了 功 能 区 分 。 最 特 别 的 是 ,

我 用 圆 形 的 砖 做 成 了 旋 转 式 楼 梯 , 非 常 精 巧 。

看 的 人 都 觉 得 它 很 美美 , 很 特 别 。

我 的 梦 想 就 是 长 大 了 当 一 名 建 筑 师 。 设 计

出 最 漂 亮 别 致 的 楼 房 , 成 为 创 造 奇 迹 的 人 , 并

被 人 们 永永 远 记 住 。


我 和勨 中 匑 菜苄

张 雅 婷婷

指 导 老 师 : 程 咏 梅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我 喜 欢 很 多 中 国 的 饭 菜 , 像 清 蒸 鱼 , 红 烧

鱼 , 焖 鱼 以 及 红 薯 粉 , 蛋 塔 等 , 但 我 最 喜 欢 的 还

是 炒 米 饭 。

妈 妈 经 常 给 我 做 蛋 炒 饭 。 她 是 先 把 鸡 蛋 打

好 , 倒 入 油 锅 内 炒 一 下 , 然 后 再 把 洗 干 净 的 菠

菜 和 蘑 菇 , 还 有 剩 的 米 饭 都 一 起 放 进 去 炒 , 用

不 了 几 分 钟 就 好 啦 。 既 容 易 做 , 又 省 时 间 , 而

且 又 好 吃 , 还 很 有 营 养 , 所 以 我 很 喜 欢 妈 妈 做

的 炒 米 饭 。

记 得 我 小 的 时 候 , 有 一 次 跟 妈 妈 回 中 国 参

加 她 的 同 学 聚 会 , 当 时 还 有 四 个 从 美美 国 来 的 小

朋 友 。 妈 妈 的 同 学 陆 阿 姨姨 请 大 家 吃 饭 。 陆 阿 姨姨

蛋 炒 饭 上 来 了 ! 我 们 这 几 个 小 孩 子 高 兴 地

把 一 大 盘 炒 米 饭 都 吃 光 了 。 陆 阿 姨姨 看 我 们 吃 得

那 么 香 , 非 常 高 兴 , 并 开 玩 笑 地 说 :’ 我 明 白

了 : 对 你 们 这 些 美美 国 长 大 的 孩 子 们 来 说 ,‘ 蛋 炒

饭 ‘ 就 是 ‘ 中 国 菜 ‘‚。

美 味勥 红 烧 鱼

孙 思 文

指 导 老 师 : 程 咏 梅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芝 加 哥 地 区 ’ 人 气气 奖 ‚

你 喜 欢 吃 鱼 吗 ? 你 喜 欢 吃 怎 样 做 的 鱼 ? 我 最

喜 欢 妈 妈 做 的 红 烧 鱼 。 从 我 很 小 的 时 候 开 始 , 妈

妈 就 常 做 给 我 吃 。

妈 妈 一 般 是 买 活 的 罗罗 非 鱼 (Tilapia) 来 做 ,

而 且 她 喜 欢 自 己 清 理 鱼 。 每 当 这 时 我 也 会 站 在

旁 边 看 着 : 妈 妈 熟 练 地 用 刀 背 刮 去 鱼 鳞 , 然 后

开 鱼 膛 , 取 出 鱼 肚 子 中 所 有 的 东 西 。 要 一 点 都

不 能 留 , 不 然 鱼 的 味 道 会 变 得 不 好 了 。 把 清 理 好

的 鱼 冲 洗 干 净 , 在 鱼 背 两 侧 等 距 离 地 划 三 刀 。

不 要 划 透 鱼 背 哦 , 这 样 调 味 料 可 以 更 好 地 进 入

鱼 肉 中 。

接 下 来 就 可 以 做 了 。 打 开 炉 子 , 用 小 火 先

煎 鱼 。 炒 菜 锅 里 放 菜 子 油 , 油 热 了 才 能 把 整 条 鱼

放 进 锅 里 , 鱼 的 两 侧 都 需 要 轮 流 煎 。 大 概 需 五 分

钟 , 让 鱼 皮 变 成 金 黄 色 。 不 要 煎 太 久 , 不 然 鱼 就 干

了 。

点 了 好 多 特 别 有 名 的 菜 , 像 黄 焖 武 昌 鱼 , 鲍 鱼 ,

把 煎 好 的 鱼 从 锅 里 取 出 。 洗 干 净 锅 , 待 锅 里

鸡 蛋 干 等 。 等 菜 上 齐 了 , 摆 满 了 一 大 桌 子 。 好

无 水水 珠 , 放 些 油 , 待 油 热 了 放 入 姜姜 片 、 蒜 和 小 葱

丰 盛 啊 ! 可 是 , 有 一 个 从 美美 国 来 的 小 孩 , 看 了

一 起 炒 到 微 黄 , 并 能 闻 到 香 味 了 , 就 把 煎 好 的 鱼 放

一 遍 满 桌 子 的 饭 菜 , 突 然 问 道 :’ 蛋 炒 饭 在 哪

进 锅 里 。 然 后 倒 一 大 勺 料 酒 在 鱼 身 上 , 再 把 一 勺

里 ?‚ 陆 阿 姨姨 觉 得 很 奇 怪 , 回 答 说 :’ 这 里 有

白 糖 用 一 杯 温 水水 调 好 之 后 也 倒 在 鱼 上 , 最 后 把 一

这 么 多 好 吃 的 , 蛋 炒 饭 太 一 般 了 , 为 什 么 要 吃

勺 淀 粉 用 适 量 的 料 酒 调 开 , 倒 进 锅 里 。 用 大 火 烧

蛋 炒 饭 呢 ? 还 是 吃 这 些 好 吃 的 吧 。‚ 他 的 妈 妈

开 , 改 温 火 慢 炖 , 每 隔 三 分 钟 用 小 勺 把 锅 里 的

解 释 说 :’ 在 美美 国 长 大 的 孩 子 就 是 喜 欢 吃 蛋 炒

汁 浇 在 鱼 身 上 。 炖 差 不 多 十 五 分 钟 , 再 放 上 切

饭 。‚ 陆 阿 姨姨 连 忙 又 点 了 一 份 蛋 炒 饭 。

好 的 青 葱 , 红 烧 鱼 就 可 以 吃 了 。 我 很 喜 欢 汁 的 味

道 , 没没 有 汁 , 鱼 就 不 好 吃 了 。 鱼 肉 蘸 着 汁 吃 , 太 香 了 。

好 吃 极 了 ! 我 也 喜 欢 用 汁 和 着 饭 吃 , 但 我 的 最

爱 还 是 那 沾 满 了 浓 汁 的 鱼 肉 。

等 我 长 大 了 , 我 要 学 会 做 这 道 红 烧 鱼 , 做 给 妈

妈 吃 。 我 也 想 做 给 朋 友 们 吃 , 让 更 多 的 人 尝 到 这

美美 味 的 鱼 。 他 们 会 发 现 红 烧 鱼 可 比比 比比 萨 饼 好 吃

多 了 !

41

41


我 最 喜匃 欢 的 中 匑 饭

袁 熠 辉

指 导 老 师 : 程 咏 梅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参 赛 作 文

你 喜 欢 吃 什 么 中 国 饭 ? 烤 鸭 , 还 是 面 条 ?

我 最 喜 欢 吃 我 妈 妈 做 的 炒 米 饭 。 妈 妈 说 :’ 等

我 长 大 了 , 她 就 教 我 做 炒 米 饭 。‚ 其 实 我 早 知

道 怎 么 做 啦 !

炒 米 饭 当 然 要 有 米 饭 啦 , 你 要 先 把 米 饭 做

熟 , 并 且 把 它 放 在 冰 箱 里 一 个 晚 上 , 第 二 天 你

就 可 以 开 始 做 炒 米 饭 啦 。

首 先 是 准 备 : 拿 两 个 鸡 蛋 , 把 它 们 打 好 , 让

黄 和 白 混 在 一 起 。 还 要 准 备 肉 和 菜 , 像 萝 卜 ,

青 豆 等 。 萝 卜 要 先 把 皮 削 掉 , 再 把 它 切 成 小 丁

丁 。

接 下 来 就 可 以 开 始 炒 了 。 把 炉 子 打 开 , 往

锅 里 放 一 些 油 。 你 要 摇 摇 锅 , 让 锅 里 边 都 沾 上

油 , 这 样 鸡 蛋 就 不 会 粘 到 锅 上 。 然 后 把 鸡 蛋 液

倒 到 锅 里 , 等 它 成 块 儿 了 , 就 铲 碎 盛 出 来 。 现

在 你 要 再 往 锅 里 放 一 些 油 来 炒 葱 和 蒜 , 等 它 们

变 成 金 黄 色 , 就 把 菜 丁 丁 和 肉 丁 丁 放 进 去 一 起

炒 熟 。 再 把 炒 好 的 鸡 蛋 也 放 进 去 , 把 它 们 都 混

在 一 起 。

最 后 , 把 米 饭 放 进 去 。 记 住 , 要 把 米 饭 打

散 哦 。 嗯 …“…“ 现 在 就 能 闻 到 香 味 啦 !

对 啦 , 你 可 别 忘 了 把 盐 放 进 去 。 要 是 米 饭

多 那 就 多 放 些 盐 , 可 是 不 能 放 太 多 , 太 多 了 就

会 很 咸 , 那 就 不 好 吃 了 。

哈 哈 ! 简 单 好 吃 的 炒 米 饭 做 好 啦 !

好占 吃勍 的 “ 甜 酸 鸡 ”

黄 铭 芮

指 导 老 师 : 程 咏 梅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参 赛 作 文

你 最 喜 欢 吃 的 菜 是 什 么 ? 有 的 人 可 能 会 说

出 不 止 一 个 , 八 个 都 有 可 能 ! 但 我 最 喜 欢 吃 的

菜 只 有 一 个 , 那 就 是 妈 妈 做 的 甜 酸 鸡 。

我 喜 欢 吃 这 个 菜 是 因 为 它 的 甜 甜 酸 酸 的 味

道 。 我 一 尝 到 这 个 味 道 , 就 会 有 一 种 舒 服 的 感

觉 , 我 就 是 喜 欢 这 个 感 觉 。 这 个 菜 也 可 以 外 加

一 些 水水 果 和 蔬 菜 , 同 样 会 特 别 好 吃 !

甜 酸 鸡 不 仅 好 吃 , 而 且 很 容 易 做 。 先 把 鸡

肉 切 成 一 块 一 块 的 小 丁 , 再 裹 上 面 糊 , 用 油 炸

成 脆 脆 的 , 然 后 浇 上 甜 酸 汁 就 可 以 了 。 甜 酸 汁

的 做 法 也 不 难 , 关 键 是 所 用 的 料 , 每 种 都 不 可

少 。 先 煮 好 糖 水水 , 然 后 加 橘 汁 , 还 有 番 茄 酱 ,

少 量 的 醋 , 盐 和 淀 粉 。 要 用 中 小 火 烧 , 并 不 停

地 搅 动 , 慢 慢 成 酱 就 好 了 。

妈 妈 经 常 为 我 们 做 这 个 菜 。 为 了 把 这 个 菜

打 扮 得 漂 漂 亮 亮 , 她 会 把 洋 葱 块 和 青 椒 块 用 油

炸 一 炸 , 摆 在 浇 了 甜 酸 汁 的 鸡 块 上 ; 还 会 把 切

成 小 块 的 芒 果 和 菠 萝 , 以 及 洗 干 净 的 蓝 莓 , 也

摆 在 上 面 。 记 得 有 一 次 还 放 上 了 一 朵 玫 瑰 花 呢 !

这 样 既 好 看 又 好 吃 的 一 道 菜 , 谁 看 了 不 流

口 水水 呢 !

奶 奶 的 韭 菜苄 盒 子卮

郭 布 罗罗

指 导 老 师 : 程 咏 梅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征 稿 作 文

奶 奶 会 做 很 多 好 吃 的 饭 菜 , 我 最 喜 欢 的 是

她 做 的 韭 菜 盒 子 。 外 焦 里 嫩 , 好 吃 极 了 !

韭 菜 是 奶 奶 自 己 种 的 , 很 新 鲜 。 她 把 韭 菜

从 地 里 剪 下 来 , 洗 干 净 切 碎 之 后 加 上 炒 好 的 鸡

蛋 , 再 加 上 油 和 盐 , 然 后 拌 均 匀 , 馅 儿 就 做 好

了 。

42

42


韭 菜 盒 子 的 皮 儿 也 是 奶 奶 自 己 做 。 她 在 盆

里 倒 一 些 面 粉 和 水水 , 然 后 和 面 , 大 约 五 分 钟 ,

面 团 就 和 好 了 。 奶 奶 很 快 地 把 大 面 团 均 匀 地 分

成 一 个 个 小 面 团 儿 , 在 案 板 上 擀 皮 儿 。 她 擀 得

皮 很 圆 , 而 且 大 小 也 一 样 。

包 盒 子 要 先 在 案 板 上 放 一 张 面 皮 , 在 面 皮

上 放 上 馅 儿 , 再 用 第 二 张 面 皮 把 馅 盖 上 , 然 后

顺 着 边 儿 把 两 张 面 皮 捏 在 一 起 就 好 了 。 奶 奶 还

教 会 了 我 怎 样 包 , 每 次 我 也 喜 欢 帮 忙 。 虽 然 包

得 不 好 看 , 奶 奶 还 是 夸 我 聪 明 能 干 。

煎 盒 子 要 在 锅 里 倒 些 油 , 锅 不 能 太 热 。 因

为 奶 奶 说 太 热 了 盒 子 就 容 易 糊 , 还 要 先 煎 完 一

面 再 煎 第 另 一 面 。 一 会 儿 的 工 夫 , 盒 子 就 做 熟

了 。 我 坐 在 桌 边 , 已 经 等 不 及 了 , 一 口 气气 吃 了

三 个 韭 菜 盒 子 , 然 后 爬 上 妈 妈 的 汽汽 车 , 去 上 中

文 学 校 了 。

我 的 理 想

李 盈 盈

指 导 老 师 : 郭 志 宏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我 长 大 以 后 想 当 一 个 作 家 。 我 想 写 奇 幻 小

说 , 因 为 在 奇 幻 小 说 里 面 , 你 想 让 什 么 发 生 就

能 让 它 发 生 。 奇 幻 小 说 里 面 可 以 有 魔 术 , 会 说

话 的 动 物 , 神 秘 的 动 物 , 现 实 中 不 存 在 的 人 。

我 想 写 的 书 会 有 龙 , 人 们 会 有 翅翅 膀 。

我 想 当 一 个 作 家 因 为 我 有 时 候 就 想 象 我 在

一 个 别 的 世 界 , 有 魔 术 的 世 界 上 , 那 里 有 龙 ,

飞 马 , 独 角 兽 , 格 里 芬 , 还 有 很 多 别 的 神 秘 生

物 。 我 很 想 让 这 个 想 象 的 地 方 成 为 一 个 真 的 地

方 , 可 是 那 是 不 可 能 发 生 的 , 所 以 我 想 写 关 于

这 个 世 界 的 故 事 。

我 看 书 的 时 候 , 经 常 觉 得 他 们 写 的 人 物 无

所 不 能 , 觉 得 不 现 实 , 孩 子 们 说 的 话 不 很 适 合

他 们 的 年 龄 。 我 写 书 就 不 会 那 样 。 我 写 的 故 事

会 教 小 孩 子 道 理 , 还 会 很 好 玩 , 有 很 多 笑 话 。

我 想 让 我 的 读 者 笑 起 来 , 想 让 他 们 分 享 到 我 写

故 事 的 时 候 感 到 的 快 乐 , 也 想 让 别 人 喜 欢 我 的

故 事 , 更 想 看 我 写 的 书 。

写 一 本 大 家 喜 欢 的 书 不 是 很 容 易 的 。 一 本

好 的 书 要 有 好 的 内 容 , 有 丰 富 的 词 汇汇 , 合 适 的

写 作 技 巧 。 我 会 努 力 的 学 习 , 要 看 别 的 好 的 作

品 , 有 一 天 我 会 写 出 一 部 大 家 喜 欢 的 作 品 。

记茔 忆 中 的 发劶 菜苄 饺 子卮

李 名 扬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一 等 奖

有 个 作 家 曾 说 过 , 对 家 乡 的 怀 念 是 从 吃 开

始 。

我 妈 妈 的 家 乡 在 甘 肃 , 甘 肃 也 是 我 的 出 生

地 。 可 是 因 为 我 在 两 岁 多 就 跟 着 爸 爸 妈 妈 搬 到

了 美美 国 , 我 对 甘 肃 没没 有 什 么 深 刻 的 记 忆 。 在 我

六 岁 那 年 , 我 们 一 家 又 回 到 了 甘 肃 去 陪 外 公 外

婆婆 过 春 节 。 大 年 三 十 那 晚 , 大 家 围 着 外 客 厅 里

大 大 的 圆 桌 坐 着 , 边 看 春 晚 , 边 谈 天 说 地 , 全

屋 热 热 闹 闹 , 喜 气气 洋 洋 的 。

外 婆婆 不 断 地 端 出 了 一 道 接 一 道 香 气气 扑 鼻 的

菜 。 没没 一 会 儿 功 夫 , 满 桌 就 摆 满 了 各 式 各 样 ,

香 气气 扑 鼻 的 美美 味 佳 肴 。 有 红 烧 排 骨 , 狮 子 头 ,

水水 煮 鱼 , 小 龙 虾 , 蘑 菇 炖 鸡 , 春 卷 等 。 其 中 最

吸 引 我 的 注 意 的 是 一 大 盘 像 一 个 个 弯 弯 的 小 月

亮 的 饺 子 。 我 迫 不 及 待 地 伸 出 筷 子 夹 起 了 一 个

饺 子 , 咬 了 一 口 , 香 香 的 浓 汁 顿 时 冲 进 我 的 嘴

里 , 好 吃 的 我 连 话 都 说 不 出 来 。 我 从 没没 吃 过 这

么 好 吃 的 饺 子 ! 忽 然 , 我 低 头 发 现 饺 子 馅 里 有

黑 丝 状 , 像 头 发 丝 一 样 的 东 西 。 我 很 惊 讶 地 问

外 婆婆 : ’ 外 婆婆 , 我 的 饺 子 里 怎 么 会 有 头 发

啊 ?!‚ 外 婆婆 看 见 我 惊 呆 的 样 子 , 笑 着 说 :

’ 这 叫 发 菜 , 是 一 种 很 名 贵 的 菜 , 因 为 它 的 产

量 非 常 低 , 每 二 两 发 菜 需 要 搂 十 亩 草 地 。 它 还

43

43


是 甘 肃 的 特 产 之 一 。 它 营 养 价 值 非 常 高 , 具 有

天 然 解 热 清 毒 , 调 理 肠 胃 , 降 血 压 的 作 用 。 而

且 发 菜 谐 音 ’ 发 财 ‚, 所 以 要 在 春 节 时 吃 。‚

虽 然 我 那 时 还 小 , 没没 有 理 解 外 婆婆 说 的 一 大 部 分 ,

可 是 我 了 解 了 发 菜 是 很 有 价 值 的 。 谁 会 想 到 ,

这 看 起 来 像 一 根 根 细 细 的 头 发 的 菜 会 那 么 珍 贵 。

我 就 心 想 : 如 果 吃 了 这 个 菜 对 身 体 好 , 那 外 公

外 婆婆 应 该 多 吃 点 儿 。 所 以 我 就 急 忙 站 起 来 给 外

公 外 婆婆 夹 了 几 个 饺 子 , 说 :’ 外 公 外 婆婆 , 希 望

你 们 身 体 健 康 。 你 们 多 吃 点 儿 发 菜 吧 。‚ 外 公

听 了 面 带 微 笑 , 对 我 说 :’ 谢 谢 你 扬 扬 , 你 真

是 个 孝 顺 的 好 孩 子 。‚ 外 婆婆 又 接 着 说 :’ 对 啊 ,

我 们 家 扬 扬 真 的 长 大 了 。‚ 听 到 外 公 外 婆婆 这 样

夸 我 , 我 高 兴 极 了 。 美美 味 的 发 菜 饺 子 给 我 留 下

了 深 刻 的 印 象 。

在 美美 国 , 我 看 到 了 发 菜 的 干 制 品 , 因 发 菜

跟 ’ 发 财 ‚ 谐 音 , 来 自 港 、 澳 的 中 国 同 胞 和 海

外 侨 胞 特 别 喜 欢 它 , 不 惜 化 重 金 购 买 馈 赠 亲 朋

或 制 作 佳 肴 。 在 纽 约 的 中 国 城 , 过 年 时 候 盛 行

吃 ’ 干 贝 发 菜 ‚。 发 菜 迎 合 了 人 们 图 吉 利 , 讨

口 彩 的 心 理 。 可 惜 连 着 几 年 , 我 都 没没 有 回 过 中

国 。 每 到 大 年 三 十 , 我 就 会 想 念 外 婆婆 做 得 那 美美

味 的 发 菜 饺 子 , 真 是 垂 涎 欲 滴 啊 !

终 于 在 我 十 岁 那 年 , 我 又 有 机 会 跟 着 妈 妈

一 起 回 甘 肃 过 春 节 了 。 到 了 我 格 外 期 待 的 年 夜

饭 时 候 , 我 发 现 在 这 些 美美 味 佳 肴 中 没没 有 我 深 爱

的 发 菜 饺 子 。 我 就 问 外 婆婆 :’ 外 婆婆 , 今 年 你 不

做 发 菜 饺 子 了 吗 ?‚ 她 回 答 说 :’ 我 们 现 在 不

再 吃 野 生 发 菜 了 , 因 为 采 集 野 生 发 菜 对 环 境 的

破 坏 太 大 , 最 近 几 年 政 府 禁 止 了 采 集 和 销 售 野

生 发 菜 了 。‚ 在 一 旁 的 表 哥 看 到 我 在 发 楞 , 马

44

44

虽 然 我 没没 有 吃 到 发 菜 , 享 受 不 到 这 个 口 福

了 。 但 是 我 明 显 感 到 兰 州 空 气气 好 了 很 多 , 沙沙 尘

暴 也 减 少 了 。 所 以 我 心 里 还 是 喜 滋 滋 的 。 确 实 ,

人 类 只 有 一 个 地 球 。 保 护 环 境 首 先 要 从 我 做 起 ,

从 身 边 小 事 做 起 , 正 如 一 位 诗 人 说 的 :’ 大 地

不 属 于 人 类 , 而 人 类 是 属 于 大 地 的 。‚ 大 地 是

那 么 无 私 , 那 么 慷 慨 , 大 地 是 属 于 世 间 万 物 的 ,

人 类 没没 有 任 何 理 由 去 独 享 , 给 万 物 生 灵 以 家 园 ,

人 类 才 会 有 自 己 的 家 园 。 因 此 , 我 们 不 能 随 意

破 坏 大 地 , 而 且 要 以 善 待 母 亲 的 态 度 来 对 待 大

地 。 人 类 才 会 能 生 存 和 发 展 。 从 此 , 我 和 记 忆

中 的 发 菜 饺 子 说 了 声 再 见 , 将 保 护 环 境 的 责 任

记 在 了 心 间 。

新 疆 大卌 盘 鸡

李 歆 怡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三 等 奖

我 的 故 乡 -- 新 疆 , 地 处 中 国 西 北 的 最 西 端 ,

早 在 夏 朝 , 该 地 区 就 是 东 西 方 商 贸 、 文 化 、 宗

教 交 流 的 中 心 之 一 , 在 古 丝 绸绸 之 路 上 是 重 要 的

一 站 。 俗 话 说 : 拉 近 童 年 的 ’ 故 乡 ‚ 和 自 己 距

离 最 好 的 方 法 是 美美 食 。 而 荟 萃 东 西 、 延 续续 古 今

的 新 疆 美美 食 更 会 不 经 意 地 把 你 送 回 儿 时 的 ’ 故

乡 ‚。 那 里 的 美美 食 既 保 持 了 中 餐 色 、 香 、 味 、

意 、 形 五 品 的 特 点 , 又 兼 顾 了 西 餐 所 注 重 营 养 、

选 料 、 调 味 、 色 泽 、 工 艺 的 特 点 。 今 天 我 就 来

说 说 新 疆 大 盘 鸡 的 故 事 , 这 道 菜 吸 收 了 西 北 多

上 补 充 说 :’ 是 的 , 发 菜 主 要 生 长 在 干 旱 地 区 ,

省 的 饮 食 方 法 和 饮 食 习 惯 , 是 一 个 多 地 区 、 多

它 贴 在 荒 漠 植 物 的 下 面 , 有 很 强 的 保 水水 能 力 ,

民民 族 的 饮 食 文 化 结 晶 。’ 新 疆 大 盘 鸡 ‚ 主 料 有

所 以 采 集 发 菜 不 光 会 导 致 水水 土 流 失 , 还 会 导 致

鸡 块 、 土 豆 、 青 椒 、 干 辣 椒 , 加 以 油 、 料 酒 、

土 地 沙沙 化 。‚ 原 来 如 此 , 小 小 的 发 菜 还 有 如 此

酱 油 、 盐 、 糖 、 葱 、 姜姜 、 蒜 、 花 椒 、 八 角 、 香

的 本 领 ! 后 来 又 看 到 外 婆婆 家 小 区 墙 上 写 着 :

叶 、 桂 皮 等 佐 料 , 起 锅 时 掺 入 ’ 裤 带 面 ‚, 拌

’ 保 护 环 境 , 人 人 有 责 ‚’ 口 下 留 情 , 造 福 子

匀 之 后 即 可 食 用 。 多 汁 的 菜 和 劲 道 的 面 的 组 合 ,

孙 ‚ 等 各 种 宣 传 口 号 , 我 明 白 了 由 于 国 家 政 府

不 断 地 刺 激 你 的 味 蕾 , 真 是 老 少 皆 宜 。 自 上 个

做 了 大 量 宣 传 工 作 , 做 到 了 家 喻 户 晓 , 已 经 使

世 纪 八 十 年 代 后 期 起 , 很 快 风 靡 全 疆 , 并 在 中

每 个 老 百 姓 都 自 觉 认 识 到 保 护 发 菜 的 重 要 性 了 。

国 西 北 地 区 广 为 流 行 。 听 老 人 说 , 当 初 开 发 大


西 北 , 扎 根 在 新 疆 的 各 省 的 知 青 们 , 结 合 当 地

少 数 民民 族 喜 欢 吃 肉 的 特 点 , 把 ’ 烧 、 炒 、 闷 、

煮 、 炖 ‚ 这 几 种 技 术 混 搭 融 合 , 再 把 北 方 多 个

省 的 饮 食 习 惯 和 口 味 , 不 自 觉 的 融 合 进 去 , 比比

如 大 盘 鸡 中 的 皮 带 面 , 脱 胎 于 拉 条 子 , 拉 条 子

又 来 自 于 拉 面 , 是 典 型 的 甘 肃 , 山 西 的 面 食 技

术 ; 大 盘 鸡 里 面 必 不 可 缺缺 的 朝 天 椒 , 大 量 的 花

椒 , 大 盘 鸡 的 麻 辣 口 味 , 也 是 借 鉴 了 大 量 重 庆

辣 子 鸡 的 口 味 。 最 终 形 成 了 独 特 的 , 体 现 民民 族

大 融 合 特 色 的 新 疆 大 盘 鸡 , 就 像 我 们 中 国 是 一

个 多 民民 族 的 和 谐 的 大 家 庭 一 样 !

我 有 两 年 童 年 时 光 是 在 中 国 新 疆 乌 鲁 木 齐

市 姥姥 姥姥 家 度 过 的 。 在 姥姥 姥姥 家 经 常 吃 大 盘 鸡 , 至

今 对 第 一 次 吃 大 盘 鸡 记 忆 犹 新 。 当 时 由 姥姥 爷 亲

自 掌 勺 。 那 天 舅 舅 去 市 场 买 了 一 只 新 疆 土 鸡 ,

以 保 证 好 的 食 材 。 刚 开 始 , 看 见 姥姥 爷 准 备 主 料

和 配 料 , 当 时 我 还 不 懂 为 什 么 做 大 盘 鸡 要 那 么

多 道 工 序 。 出 于 好 奇 , 我 就 坐 在 厨 房 的 窗 台 上

仔 细 看 着 姥姥 爷 做 菜 。 窗 台 的 高 度 可 以 帮 助 我 看

清 厨 房 的 每 个 角 落 。 首 先 , 姥姥 爷 和 舅 舅 把 鸡 清

理 干 净 。 然 后 , 姥姥 爷 把 整 只 鸡 切 成 了 小 块 , 以

易 于 烹 饪 。 随 后 在 温 油 中 , 放 入 葱 段 、 姜姜 片 、

蒜 片 , 再 加 入 鸡 块 进 行 干 炒 , 不 一 会 儿 , 鸡 块

就 变 得 金 黄 , 外 表 泛 起 了 一 层 酥 酥 的 皮 。 记 得

姥姥 爷 刚 把 低 温 的 鸡 块 放 到 油 锅 里 时 , 遇 高 温 的

食 油 产 生 的 刺 啦 啦 的 声 音 , 我 被 吓 到 了 。 姥姥 爷

转 身 看 见 了 我 的 表 情 , 也 在 发 笑 。 现 在 想 起 来 ,

自 己 依 然 忍 俊 不 禁 。

姥姥 爷 告 诉 我 , 为 了 让 大 盘 鸡 的 鸡 肉 鲜 美美 多

汁 , 大 盘 鸡 里 面 加 入 了 必 不 可 缺缺 四 川 的 朝 天 椒 ,

花 椒 。 用 慢 火 煮 半 个 小 后 , 等 金 黄 色 的 鸡 块 入 味

了 , 再 加 入 土 豆 块 、 青 椒 , 继 续续 炖 煮 。 在 这 个

时 候 , 姥姥 姥姥 开 始 擀 裤 带 面 。 起 初 , 姥姥 姥姥 在 切 菜

45

45

的 形 状 和 意 大 利 面 非 常 不 同 。 裤 带 面 宽 而 薄 ,

有 淡 淡 的 食 用 油 清 香 。 而 意 大 利 面 窄 而 厚 , 一

般 都 是 橄 榄 油 的 味 道 。 记 得 当 时 自 己 手 痒 痒 ,

向 姥姥 姥姥 要 了 一 条 切 好 的 面 , 试 图 捏 成 裤 带 面 的

形 状 , 由 于 缺缺 乏 经 验 , 只 能 捏 成 介 于 裤 带 面 和

意 大 利 面 的 中 间 产 品 , 还 是 在 姥姥 姥姥 的 帮 助 下 ,

最 终 做 成 了 一 条 裤 带 面 。 随 后 姥姥 姥姥 将 准 备 好 的

面 下 入 另 一 口 沸 水水 的 锅 中 , 煮 熟 后 快 速 捞 了 起

来 , 过 冷 水水 , 以 保 证 面 的 劲 道 。 几 乎 在 同 时 ,

大 盘 鸡 也 炖 好 了 。 起 锅 后 , 姥姥 爷 将 整 锅 的 鸡 肉

和 土 豆 盛 到 晶 莹 剔 透 的 玻 璃 盘 子 里 , 端 上 饭 桌 ,

整 个 房 子 都 溢 满 了 香 味 儿 。 姥姥 姥姥 将 做 熟 的 裤 带

面 拌 入 盛 鸡 的 盘 子 , 一 家 人 就 开 始 美美 美美 地 享 用

地 地 道 道 的 新 疆 大 盘 鸡 。 香 喷 喷 的 鸡 肉 味 道 鲜

美美 , 炖 得 脱 了 骨 头 , 土 豆 又 软 糯 又 可 口 , 裤 带

面 从 浓 汁 中 吸 取 的 辣 、 麻 、 鲜 香 , 外 加 劲 道 ,

当 时 感 觉 真 是 人 间 美美 味 。 我 垂 涎 三 尺 , 眼 睛 盯

着 盘 子 , 一 直 停 不 下 筷 子 。 猛 一 抬 头 , 发 现 姥姥

爷 、 姥姥 姥姥 、 舅 舅 、 舅 妈 都 在 看 着 自 己 , 偷 偷 地

笑 。

在 我 童 年 的 记 忆 中 , 姥姥 姥姥 和 姥姥 爷 经 常 带 我

到 新 疆 乌 鲁 木 齐 市 郊 区 游 玩 。 在 了 解 当 地 民民 俗

风 情 的 过 程 中 , 即 长 了 见 识 , 又 提 高 了 中 文 水水

平 。 充 满 阳 光 的 金 色 童 年 , 让 我 享 受 了 世 间 美美

好 的 关 爱 ; 丰 富 有 趣 的 经 历 , 给 了 我 无 穷 的 快

乐 。 在 这 童 年 即 将 逝 去 和 青 春 正 在 到 来 的 人 生

分 水水 岭 , 每 每 忆 起 自 己 童 年 时 期 经 历 过 的 人 和

事 , 总 有 莫 名 的 兴 奋 , 一 切 都 是 那 么 的 绚 丽 多

彩 。 这 几 年 芝 加 哥 中 国 城 的 餐 馆 也 有 了 新 疆 大

盘 鸡 这 道 菜 , 食 材 、 配 料 、 佐 料 相 仿 , 味 道 却

有 差 别 。 没没 有 姥姥 姥姥 家 的 新 疆 大 盘 鸡 那 么 好 吃 。

因 为 我 心 里 知 道 , 那 是 打 下 ’ 故 乡 ‚ 烙 印 的 美美

食 , 既 有 美美 食 本 身 的 滋 味 儿 , 又 融 入 了 对 ’ 故

乡 ‚ 浓 浓 思 念 之 情 。 无 法 替 代 、 无 从 寻 获 。 今

板 上 摸 了 一 点 食 用 油 , 以 防 止 生 面 沾 在 菜 板 上 。

年 暑 假 我 回 新 疆 看 望 了 对 我 牵 肠 挂 肚 的 姥姥 姥姥 ,

姥姥 姥姥 把 那 一 坨 面 压 成 了 不 薄 不 厚 的 一 块 饼 状 ,

又 大 吃 了 我 朝 思 暮 想 的 大 盘 鸡 , 回 美美 国 前 , 舅

然 后 , 用 非 常 利 的 刀 切 成 细 条 , 用 手 拉 长 后 ,

舅 对 我 说 :’ 这 几 年 , 新 疆 发 展 迅 猛 , 修 了 世

按 成 宽 宽 的 裤 带 面 。 我 姥姥 姥姥 是 山 东 人 , 她 的 纯

界 上 第 一 大 歌 剧 院 , 高 铁 等 。 你 以 后 回 来 就 有

熟 的 山 东 面 食 技 术 在 这 里 大 显 身 手 。 而 且 又 加

从 芝 加 哥 直 达 新 疆 的 航 班 了 。‚ 啊 ! 我 好 激 动 !

上 长 期 在 新 疆 地 区 居 住 , 使 得 她 的 面 别 具 一 格 。

真 的 ’ 新 疆 不 再 遥 远 ‚ 了 ! 确 实 , 目 前 新 疆 定

让 我 不 由 得 地 想 起 了 有 名 的 意 大 利 面 。 裤 带 面

位 于 ’ 新 丝 绸绸 之 路 ‚ 的 经 济 带 核 心 区 。 核 心 区


的 吸 引 力 , 带 来 了 前 所 未 有 的 人 流 , 物 流 , 信

息 流 和 资 金 流 。 我 心 爱 的 新 疆 大 盘 鸡 也 要 随 着

’ 一 带 一 路 ‚ 的 迅 速 发 展 走 出 中 国 , 走 向 全 世

界 了 !

苦芵 瓜 不 苦芵

刘 思 佳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苦 瓜 炖 排 骨 是 一 盘 很 有 名 的 广 东 菜 。 泡 好

切 片 的 苦 瓜 和 剁 成 小 块 的 排 骨 需 要 在 清 汤汤 里 煮

很 久 , 才 做 出 来 那 苦 甘 而 清 润 的 味 道 。 我 虽 然

从 小 不 喜 欢 吃 苦 瓜 , 可 我 和 苦 瓜 的 故 事 却 给 我

上 了 一 堂 人 生 的 课 。

我 第 一 次 吃 苦 瓜 时 , 是 暑 假 回 中 国 , 才 八

岁 。 看 着 姥姥 姥姥 从 冰 箱 里 取 出 一 个 我 从 来 没没 见 过

的 蔬 菜 使 我 感 到 很 好 奇 。 它 又 粗 又 长 , 两 头 尖

尖 的 , 形 状 是 纺 锤 形 的 , 长 满 了 大 大 小 小 的 疙

瘩 , 上 面 绿绿 色 , 背 面 淡 绿绿 色 , 有 着 明 显 的 微 小

的 柔 软 的 毛毛 。 姥姥 姥姥 告 诉 我 它 的 名 字 叫 ’ 苦 瓜 ‚。

一 听 这 名 字 , 我 情 不 自 禁 地 皱 起 了 眉 头 。 开 饭

后 , 我 特 意 避 免 碰 到 菜 里 的 苦 瓜 , 光 只 顾 着 吃

排 骨 。 直 到 饭 快 吃 完 了 , 姥姥 姥姥 才 提 醒 我 要 尝 一

尝 她 特 意 为 我 们 准 备 的 苦 瓜 。 我 很 不 情 愿 地 夹

起 一 块 苦 瓜 , 小 心 翼 翼 的 放 到 嘴 巴 里 。 不 料 ,

我 一 咬 下 去 , 一 股 苦 味 儿 就 涌 上 心 头 . 我 急 忙 咽

下 几 口 饭 , 可 苦 味 儿 越 来 越 浓 , 实 在 是 难 以 下

咽 。 姥姥 姥姥 只 在 旁 边 看 这 我 受 苦 而 默 默 的 笑 。 我

怀 着 满 腹 怨 气气 地 问 ,’ 你 怎 么 叫 我 吃 那 么 恶 心

的 东 西 啊 ?‚ 她 淡 定 平 稳 的 回 答 ,’ 苦 瓜 很 好

吃 啊 , 难 道 你 尝 不 出 来 吗 ?‚ 我 不 服 气气 , 于 是

又 夹 起 一 小 块 苦 瓜 放 到 嘴 里 , 飞 快 地 啃 完 , 最

后 和 一 大 口 水水 一 起 吞 了 下 去 。’ 它 还 是 那 么 苦

呀 !‚ 姥姥 姥姥 假 装 认 真 的 想 了 半 天 , 才 说 ’ 你 嚼

得 太 快 了 , 没没 能 够 真 正 的 体 会 到 苦 瓜 的 甜 味 ‚.

我 第 三 次 鼓 起 勇 气气 吃 苦 瓜 时 , 苦 味 像 前 两 次 一

样 地 撞 上 来 , 可 我 紧 紧 闭 上 眼 睛 , 继 续续 慢 慢 地

46

46

嚼 。 等 到 我 终 于 把 它 吞 下 去 和 把 眼 睛 张 开 我 才

发 现 从 我 开 始 吃 那 最 后 一 片 苦 瓜 时 已 经 过 了 五

分 钟 。 姥姥 姥姥 微 微 一 笑 , 问 ’ 怎 么 样 ?‚ ’ 尝

着 。。。‚ 我 正 要 说 苦 瓜 的 味 道 依 然 那 么 恶 心

的 那 霎 时 , 突 然 觉 察 到 一 股 淡 淡 的 清 香 味 儿 。

’ 其 实 还 不 错 。‚ 姥姥 姥姥 后 来 告 诉 我 , 虽 然 苦 瓜 味

道 很 苦 , 但 它 不 仅 清 热 解 毒 , 有 明 显 的 降 血 糖

作 用 , 而 且 吃 多 了 后 , 还 会 吃 出 那 苦 中 的 甜 味 。

这 叫 ’ 苦 尽 甘 来 ‚。 在 一 旁 姥姥 爷 也 补 充 说 ’ 苦

瓜 有 一 种 ’ 不 传 己 苦 与 他 物 ‚ 的 品 质 , 就 是 苦

瓜 与 任 何 菜 如 排 骨 、 鱼 等 菜 同 炒 同 煮 , 绝 不 会

把 苦 味 传 给 对 方 , 所 以 有 人 说 苦 瓜 ’ 有 君 子 之

德 , 有 君 子 之 功 ‚, 所 以 苦 瓜 又 叫 ’ 君 子 菜 ‚。

以 后 , 每 次 回 广 州 , 我 都 会 尝 尝 姥姥 姥姥 的

’ 苦 瓜 炖 排 骨 ‚。 在 美美 国 , 妈 妈 也 常 常 给 我 们

做 苦 瓜 , 真 奇 怪 , 我 觉 得 苦 瓜 真 的 不 苦 了 。

其 实 我 们 每 天 每 日 都 在 吃 生 命 的 苦 瓜 炖 排

骨 。 无 论 是 在 体 育 , 学 习 , 或 工 作 上 , 都 有 很

多 美美 味 而 令 人 百 吃 不 厌 的 排 骨 , 也 有 哪 些 难 对

付 的 折 磨 和 困 难 , 如 同 吃 到 苦 瓜 的 苦 味 一 样 。

生 活 在 这 个 世 界 , 没没 有 一 个 人 是 没没 有 痛 苦 的 ,

没没 有 一 个 人 是 不 会 流 泪 的 。 痛 苦 对 每 个 人 而 言 ,

只 是 一 种 磨 练 , 一 番 考 验 。 面 对 痛 苦 , 不 要 一

味 难 过 , 而 要 振 作 精 神 。 痛 苦 是 难 免 的 , 不 要

丧 失 信 心 , 坚 信 苦 尽 甘 来 。 就 像 第 一 口 苦 瓜 的

’ 苦 ’ 让 我 们 意 识 到 万 事 开 头 难 , 但 坚 持 下 去

直 到 吃 完 最 后 那 口 的 苦 味 儿 时 , 你 会 享 受 到 它

独 特 的 ’ 甘 甜 ‚。 苦 瓜 不 苦 的 故 事 告 诉 我 们 难

在 坚 持 , 贵 在 坚 持 , 成 在 坚 持 。 过 去 所 吃 的 苦

最 终 会 铺 成 一 条 向 往 成 功 的 道 路 , 艰 苦 的 时 光

终 将 过 去 , 坚 持 的 人 必 将 苦 尽 甘 来 。

我 的 梦 想

杨 美美 琪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大 家 好 , 我 叫 杨 美美 琪 , 出 生 在 美美 国 的 芝 加

哥 。 因 为 爸 爸 妈 妈 是 中 国 人 , 在 家 里 我 们 常 常

用 中 文 进 行 交 流 , 还 看 中 文 电 视 。 在 我 6 岁 的 时

候 , 他 们 帮 我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报 了 中 文 班 。 刚

开 始 , 我 也 学 的 挺 高 兴 的 ; 可 是 渐 渐 的 , 我 看

见 我 的 美美 国 同 学 只 需 要 完 成 学 校 布 置置 的 作 业 就

可 以 去 玩 了 , 而 我 需 要 用 很 多 的 时 间 来 完 成 中

文 作 业 , 心 里 开 始 不 平 衡 了 , 吵 着 要 爸 爸 妈 妈

把 我 的 中 文 课 停 掉 。 他 们 没没 有 同 意 , 却 告 诉 我

学 好 中 文 以 后 会 对 我 有 好 处 的 。 于 是 我 就 很 不

情 愿 地 接 着 往 下 学 。

2012 年 一 次 偶 然 的 机 会 , 我 参 加 了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和 侨 办 组 织 的 为 期 两 个 星 期 的 北 京 舞 蹈

夏 令 营 。 这 个 夏 令 营 有 来 自 世 界 各 国 的 华 裔 小

朋 友 两 百 多 人 组 成 。 虽 然 说 着 不 同 的 语 言 , 但

有 一 点 是 相 通 的 - 我 们 都 能 用 简 单 的 中 文 进 行 交

流 。 我 们 用 九 天 的 时 间 来 学 各 种 各 样 的 舞 蹈 ;

有 傣 族 舞 , 蒙 古 舞 , 等 等 。 我 们 还 去 了 北 京 舞

蹈 学 院 。 在 那 里 , 我 们 看 到 了 中 国 最 好 的 舞 者

认 真 刻 苦 的 训 练 。 我 们 不 仅 吃 到 了 著 名 的 北 京

烤 鸭 , 老 师 还 带 我 们 去 北 京 的 著 名 景 点 旅 游 ,

如 故 宫 和 天 安 门 广 场 。 我 们 还 了 解 到 许 多 关 于

中 国 古 代 的 建 筑 和 里 面 所 发 生 的 故 事 , 大 家 都

觉 得 很 神 秘 , 也 非 常 的 有 趣 。! 其 中 给 我 留 下

印 象 最 深 的 是 居 庸 关 长 城 。 我 来 到 长 城 脚 下 ,

第 一 眼 印 象 就 是 长 城 很 长 , 一 眼 望 不 到 尽 头 ,

也 分 不 清 哪 里 是 头 , 哪 里 是 尾 。 我 怀 着 兴 奋 地

心 情 , 爬 到 第 一 个 烽 火 台 , 站 在 烽 火 台 上 , 远

望 起 伏 连 绵 , 近 看 山 岭 陡 峭 。 长 城 盘 旋 在 山 梁 上 ,

像 腾 飞 的 龙 。 我 鼓 起 勇 气气 , 继 续续 爬 到 第 二 个 烽

火 台 。 站 在 长 城 上 往 下 看 , 只 见 停 车 场 的 一 辆 辆

轿 车 如 甲 虫 , 一 个 个 行 人 如 蚂 蚁 ; 往 上 仰 望 , 蓝

天 白 云 , 烽 火 台 傲 然 挺 立 。 登 长 城 看 起 来 容 易 , 走

起 来 气气 喘 吁 吁 , 老 师 鼓 励 大 家 说 :’ 不 到 长 城 非

好 汉汉 , 到 了 长 城 不 自 满 。‚ 听 了 老 师 的 话 , 我 们 又

坚 持 往 上 登 , 终 于 登 上 了 长 城 最 高 处 。 我 心 里 别

提 多 自 豪 多 高 兴 。 站 在 最 高 的 烽 火 台 上 , 我 忽

然 想 起 了 在 美美 国 的 朋 友 们 , 要 是 他 们 也 在 中 国

看 到 这 一 切 该 多 好 啊 。 突 然 我 发 现 到 我 可 以 教

他 们 学 中 文 , 让 他 们 到 中 国 来 旅 游 。

世 界 上 使 用 最 多 的 语 言 就 是 中 文 。 我 的 梦 想

就 是 去 做 中 文 老 师 , 能 让 我 身 边 的 好 朋 友 们 都

能 学 好 中 文 , 让 更 多 的 人 去 了 解 中 国 , 学 习 中

国 文 化 。 正 如 英 国 前 首 相 布 莱 尔 所 说 : 如 果 你 不

了 解 中 国 你 就 不 能 掌 握 未 来 的 世 界 。 让 我 们 一

起 努 力 , 学 好 中 文 , 了 解 中 国 , 掌 握 未 来 。

爸 爸 的 蛋 花 汤

陈 杉 杉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蛋 花 汤汤 , 英 文 Egg Drop Soup, 是 中 餐 中 最

普 普 通 通 的 汤汤 。 美美 国 的 大 小 中 餐 馆 都 有 , 反 而

在 国 内 的 餐 馆 饭 店 , 却 很 难 觅 到 。 可 能 大 多 数

’ 老 中 ‚ 认 为 蛋 花 汤汤 像 糖 水水 一 样 , 不 算 正 式 的

汤汤 , 上 不 了 台 面 。

美美 国 中 餐 馆 里 的 蛋 花 汤汤 , 大 同 小 异 , 是 基

于 鸡 精 作 调 料 的 。 通 常 还 会 伴 有 葱 花 , 排 叉 作

为 辅 料 , 盛 在 小 碗 或 碟 中 放 在 汤汤 罐罐 旁 边 , 任 客

人 添 加 。 汤汤 里 , 往 往 会 掺 入 一 些 食 用 色 素 , 使

汤汤 的 颜 色 嫩 黄 诱 人 。 大 多 数 面 向 ’ 老 外 ‚ 的 餐

馆 还 会 把 汤汤 勾 一 点 芡 , 可 能 是 为 了 像 西 餐 里 的

Creamy Soup, 让 习 惯 西 餐 的 客 人 会 觉 得 是 一 道

正 式 讲 究 的 汤汤 , 带 有 些 许 亲 切 和 认 同 。

由 于 我 小 时 候 吃 饭 常 常 ’ 不 乖 ‚, 非 常 挑

食 。 家 里 绞 尽 脑 汁 变 着 花 样 希 望 我 能 多 吃 一 口 。

几 乎 每 顿 饭 都 要 现 吃 现 做 , 米 饭 , 面 条 , 烙 饼

等 等 。 也 许 是 基 因 遗 传 的 缘缘 故 , 老 爸 总 认 为 鸡

蛋 像 维 生 素 , 是 人 体 每 日 必 不 可 缺缺 。 在 主 食 不

断 翻 新 变 换 的 同 时 , 老 爸 也 持 续续 地 在 ’ 遭 踏 着 ‚

一 个 个 鸡 蛋 : 各 式 各 样 的 炒 鸡 蛋 , 煎 鸡 蛋 , 烘

蛋 ,Omelettes, 甚 至 煎 饼 果 子 等 等 。 只 有 蒸 蛋 ,

是 从 我 不 记 事 时 就 开 始 吃 了 , 可 以 接 受 , 其 它

的 ,so-so。

一 个 偶 然 的 机 会 , 家 里 有 些 剩 鸡 汤汤 , 老 爸

可 能 认 为 太 单 调 又 是 殘 汁 , 随 意 拿 出 一 个 鸡 蛋 ,

47

47


在 碗 里 打 匀 后 , 猛 地 倒 入 灶 上 沸 滚 的 鸡 汤汤 里 ,

突 然 灭 掉 火 , 用 筷 子 轻 轻 一 搅 , 马 上 入 碗 , 再

细 撒 上 几 粒 葱 花 。 那 碗 中 用 香 菇 和 扁 尖 炖 出 的

浓 鸡 汤汤 味 , 伴 着 热 气气 托 出 的 香 葱 味 , 令 人 垂 涎 。

面 上 绿绿 色 点 点 葱 花 , 衬 托 在 丝 丝 柔 柔 , 飘 散 在

碗 里 淡 黄 的 蛋 花 , 让 人 很 舒 服 。 用 勺 轻 轻 一 搅 ,

蛋 花 会 旋 出 层 层 涟 漪 , 像 摩 卡 上 被 搅 动 的 白 色

乳 泡 。 轻 轻 盛 出 一 勺 , 蛋 花 沿 着 汤汤 勺 垂 下 , 细

细 滑 滑 的 。 慢 慢 抿 入 口 中 , 只 能 用 舌 尖 感 受 到

蛋 花 松 软 地 滑 入 , 让 人 不 得 不 去 细 细 感 受 。

这 碗 蛋 花 汤汤 , 我 喝 得 很 慢 , 喝 得 很 久 。 从

此 , 成 了 我 的 保 留 项 目 。 每 当 我 不 舒 服 , 胃 口

不 好 时 , 都 要 点 老 爸 的 这 道 蛋 花 汤汤 。 随 叫 随 做 !

我 喜 欢 看 着 老 爸 做 : 打 蛋 , 入 蛋 , 灭 火 , 搅 ,

盛 , 撒 …“…“ 一 气气 呵 成 , 认 真 , 专 注 , 享 受 …“…“

有 时 做 客 时 , 赶 上 胃 口 不 好 , 也 会 请 主 人

做 碗 蛋 花 汤汤 。 很 多 时 候 , 端 上 来 的 也 很 讲 究 ,

甚 至 加 了 麻 油 , 还 没没 出 锅 , 味 道 已 经 飘 进 屋 了 。

可 我 总 是 觉 得 味 道 不 够 , 好 像 缺缺 失 一 味 最 重 要

的 东 西 。 有 一 次 , 当 我 正 看 着 老 爸 做 汤汤 时 , 我

忽 然 明 白 , 不 单 单 是 味 道 和 口 感 , 老 爸 那 时 的

专 注 , 享 受 带 来 的 亲 情 , 感 动 和 辛 福 , 是 世 界

上 任 何 调 料 都 带 不 来 的 。

喝 着 爸 爸 的 蛋 花 汤汤 , 回 想 着 我 成 长 的 的 点

点 滴 滴 , 我 不 禁 眼 眶 湿 润 了 , 这 就 是 浓 浓 的 爱 ,

浓 浓 的 亲 情 ! 生 活 里 , 亲 情 把 我 紧 紧 包 围 , 不

管 发 生 什 么 , 都 有 亲 情 在 保 护 我 , 我 真 的 想 在

这 浓 浓 的 亲 情 里 , 融 化 , 融 化 …“…“

那 是 独 一 无 二 的 , 我 的 蛋 花 汤汤 。

美 匑 人 眼 中 著苌 名 的 中 匑 菜苄

杨 安 然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中 国 很 有 多 菜 。 有 北 京 烤 鸭 , 羊羊 肉 串 , 炒

饭 , 饺 子 , 小 笼 包 子 , 肉 饼 , 叉 烧 肉 , 咸 水水 鸭 ,

和 红 烧 排 骨 等 。 很 多 人 从 中 国 来 到 美美 国 后 开 饭

店 给 我 们 人 提 供 中 国 菜 。 中 国 菜 不 仅 中 国 人 爱

吃 , 美美 国 人 也 很 爱 吃 。 今 天 我 来 谈 谈 美美 国 人 眼

中 著 名 的 中 国 菜 。

芝 加 哥 中 国 城 有 很 多 地 方 我 们 可 以 吃 到 好

吃 的 中 国 饭 菜 。 我 最 喜 欢 的 地 方 吃 是 一 个 饭 店

叫 ‚ 珍 味 佳 ‚。 在 这 个 饭 店 里 , 我 们 最 爱 点 的

东 西 是 小 笼 包 子 。 小 笼 包 子 的 馅 是 螃 蟹 馅 。 它

选 用 上 等 面 粉 制 作 , 有 师 傅 在 店 里 表 演 包 小 笼

包 , 小 笼 包 蒸 煮 , 有 些 鲜 甜 细 腻 的 江江 南 风 味 。

具 有 ’ 夹 起 不 破 皮 , 翻 身 不 漏 底 , 味 鲜 不 油 腻 ‚

的 特 色 。 你 咬 进 一 个 小 笼 包 , 很 多 汤汤 就 出 来 了 ,

满 口 鲜 香 , 所 以 你 得 趁 着 热 吃 。

美美 国 人 也 十 分 喜 欢 吃 小 笼 包 子 。 爸 爸 说 早

些 时 候 在 纽 约 , 小 笼 包 已 经 不 再 写 成 ’ 小 笼

包 ‚, 而 是 被 写 成 ’ 小 龙 ‚。 有 的 写 ’ 中 国 小

龙 ‚, 有 的 写 ’ 上 海 小 龙 ‚。 由 于 美美 味 可 口 ,

有 的 西 班 牙 餐 馆 或 酒 吧 也 卖 类 似 中 国 小 笼 包 的

食 物 , 在 西 班 牙 文 的 翻 译 里 被 叫 做 :’ 加 中 国

龙 肉 的 小 面 包 ‚。 由 此 可 见 中 国 小 笼 包 子 在 美美

国 受 欢 迎 的 程 度 。

美美 国 人 眼 中 著 名 的 中 国 菜 还 有 左 宗 棠 鸡

(General Tso‘s Chicken), 也 叫 左 公 鸡 。 其 实

跟 左 宗 棠 没没 有 直 接 关 系 。 据 说 是 在 台 湾 有 人 连

续续 三 天 设 宴 款 待 客 人 , 请 台 湾 厨 师 彭 长 贵 掌 厨 。

到 第 三 天 时 , 为 了 让 客 人 换 换 口 味 , 彭 厨 师 一

拍 脑 袋 , 灵 机 一 动 , 将 鸡 肉 切 成 大 块 , 先 炸 到

金 黄 半 焦 状 , 再 伴 上 酱 汁 佐 料 , 炒 成 一 道 新 菜 。

后 来 , 左 宗 棠 鸡 传 到 美美 国 后 , 大 厨 们 先 是 把 大

块 鸡 肉 锤 得 松 松 的 , 然 后 用 油 炸 熟 , 再 用 西 式

甜 酸 酱 调 个 味 , 立 刻 变 成 了 一 道 标 准 的 美美 式 菜 。

因 为 前 国 务 卿 基 辛 格 特 别 喜 欢 这 道 菜 , 所

以 就 在 美美 国 火 了 。 后 来 经 过 《 华 盛 顿 邮 报 》、

《 纽 约 时 报 》 等 媒媒 体 的 大 量 报 道 , 这 道 菜 因 而

名 气气 大 震 , 逐 渐 成 为 美美 国 人 眼 里 中 餐 ’ 第 一

菜 ‚。

48

48


中 国 菜 讲 究 ’ 色 、 香 、 味 ‚ 俱 全 , 主 要 都 一 顶 厨 师 的 高 帽 子 和 一 本 菜 谱 送 给 她 做 圣 诞 礼

以 ’ 煎 、 炒 、 烹 、 炸 、 焖 、 炖 、 冷 盘 ‚ 等 做 法 ; 物 。 要 求 每 位 同 学 写 一 个 Recipe 放 进 菜 谱 本

美美 国 菜 和 中 国 菜 做 法 完 全 不 同 , 多 数 以 快 餐 形 里 。 我 马 上 想 到 了 外 婆婆 的 糖 醋 排 骨 。 我 兴 冲 冲

式 的 ’ 蒸 、 煮 、 烤 、 烧 、 拌 沙沙 拉 ‚ 等 吃 法 , 总 地 打 电 话 给 外 婆婆 , 原 来 以 为 ’ 秘 方 ‚ 是 很 保 密

之 , 各 国 都 有 自 己 的 吃 法 , 只 要 我 们 用 心 , 化

的 事 。 没没 想 到 外 婆婆 一 口 就 答 应 了 。 第 二 天 , 我

时 间 和 功 夫 做 这 些 菜 。 将 中 国 菜 和 美美 国 菜 的 优

收 到 舅 舅 发 过 来 的 外 婆婆 写 的 密 密 麻 麻 的 糖 醋 排

点 结 合 起 来 , 结 果 一 定 很 受 欢 迎 。

骨 的 ’ 秘 方 ‚。 我 心 里 可 高 兴 了 , 想 着 只 要 翻

糖 醋 排 骨 的 “ 秘 方 ”

陈 田 心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说 到 糖 醋 排 骨 , 在 中 国 菜 中 , 真 是 大 名 鼎

鼎 。 有 的 说 是 浙 江江 菜 , 有 的 说 是 上 海 菜 , 有 的

说 是 四 川 菜 。 不 管 别 人 怎 么 说 , 我 最 喜 欢 我 外

婆婆 烧 的 糖 醋 排 骨 。

记 得 小 时 候 , 每 次 暑 假 回 中 国 , 一 进 外 婆婆

的 家 门 , 就 能 闻 到 那 熟 悉 的 香 味 , 我 马 上 口 水水

直 流 , 桌 子 上 外 婆婆 的 糖 醋 排 骨 的 样 子 真 诱 人 ,

一 块 块 通 红 的 排 骨 浸 在 又 黑 又 红 的 汤汤 中 , 亮 亮

的 , 粘 粘 的 , 让 人 一 看 就 想 咬 一 口 。

虽 然 糖 醋 排 骨 很 好 吃 , 但 做 起 来 却 很 复

杂 , 要 经 过 煮 , 炒 , 炸 , 浆 。。。 记 得 我 常 常

帮 外 婆婆 搅 拌 ’ 糖 醋 汁 ‚, 外 婆婆 说 糖 醋 汁 是 最 关

键 的 , 她 的 糖 醋 汁 的 调 制 方 法 是 ’ 秘 方 ‚。 看

着 外 婆婆 将 十 几 种 烧 菜 的 料 放 在 一 只 大 碗 里 , 让

我 均 匀 地 搅 拌 , 我 虽 然 不 懂 什 么 是 ’ 秘 方 ‚,

但 我 觉 得 能 帮 忙 做 关 键 的 活 , 加 上 外 婆婆 不 停 地

夸 我 是 ’ 小 能 干 ‚ 心 里 特 别 高 兴 。 吃 着 自 己 花

功 夫 做 出 来 的 糖 醋 排 骨 , 更 觉 得 它 是 美美 味 佳 肴

了 。 拌 ’ 糖 醋 汁 ‚, 吃 糖 醋 排 骨 是 我 在 中 国 暑

假 里 最 爱 做 的 事 情 。

小 学 五 年 级 时 候 , 我 们 的 班 级 老 师 Lippman

小 姐 很 喜 欢 烧 菜 , 快 到 圣 诞 节 了 , 我 们 准 备 了

49

49

译 成 英 语 就 OK 了 。 没没 想 到 我 在 翻 译 糖 醋 汁

’ 秘 方 ‚ 时 遇 到 了 大 麻 烦 , 首 先 外 婆婆 用 了 ’ 大

勺 ‚ 和 ’ 小 勺 ‚, 我 不 知 道 怎 么 分 大 小 , 是 否

该 写 成 spoon or tea spoon? Lippman 老 师 没没 有 见

到 过 外 婆婆 家 的 勺 子 , 她 肯 定 想 象 不 出 什 么 大 勺 ,

小 勺 的 。 而 西 餐 里 大 大 小 小 的 勺 子 至 少 有 六 ,

七 种 。 更 令 我 头 疼 的 是 , 外 婆婆 提 到 要 用 ’ 适 量

清 水水 、 少 许 姜姜 末 和 葱 末 ‚, 我 也 搞 不 清 多 少 算

是 适 量 和 少 许 。 只 好 又 打 电 话 给 外 婆婆 , 外 婆婆 的

解 释 是 :’ 适 量 就 是 看 着 办 , 少 许 就 是 一 点

点 。‚ 这 更 让 我 ’ 晕 菜 ‚ 了 。 如 果 我 在 Recipe

里 写 上 ’ 自 己 看 着 办 ‚, Lippman 老 师 一 定 会

糊 涂 了 。 正 在 我 愁 眉 苦 脸 的 时 候 , 妈 妈 来 帮 忙

了 。 她 说 : ’ 中 国 菜 讲 究 ‘ 口 味 ‘ 的 , 所 以 中 国

菜 在 用 料 上 也 有 极 大 的 随 意 性 , 目 的 是 要 调 和

出 一 种 吸 引 人 的 口 味 。 这 一 讲 究 的 就 是 分 寸 ,

也 就 是 外 婆婆 说 的 ‘ 适 量 ‘。 一 切 都 要 以 菜 的 味

美美 、 可 口 为 标 准 , 这 分 寸 和 尺 度 以 内 的 千 变 万

化 就 决 定 了 中 国 菜 每 个 菜 系 的 特 点 , 甚 至 每 一

位 厨 师 菜 的 特 点 。 而 西 餐 比比 较 重 视 营 养 的 合 理

搭 配 , 用 的 料 固 定 , 分 量 也 固 定 , 虽 然 口 味 千

篇 一 律 , 但 节 省 时 间 , 并 且 营 养 很 好 。 各 种 原

料 也 是 简 单 明 了 , 有 的 菜 就 是 各 种 原 料 合 在 一

起 拌 一 下 。‚ 哎 呦 ! 我 真 没没 有 想 到 中 国 菜 和 美美

国 菜 有 那 么 大 的 不 同 !

最 后 , 我 们 决 定 尊 重 西 餐 的 菜 谱 习 惯 , 将

所 有 固 体 和 粉 末 的 用 料 都 用 ’ 克 ‚ 为 标 准 来 计

算 , 所 有 液 体 ( 包 括 水水 ) 都 用 量 杯 量 好 , 用 ML

( 毫毫 升 ) 计 算 。 于 是 我 帮 着 妈 妈 将 葱 姜姜 , 花

椒 , 大 料 , 白 糖 , 红 糖 , 玉 米 淀 粉 , 芝 麻 …“…“

用 大 勺 子 , 小 勺 子 盛 好 , 每 样 都 称 了 一 遍 , 又


用 量 杯 开 始 量 水水 , 酱 油 , 黑 醋 , 生 抽 , 油 , 水水

果 醋 …“…“ 把 整 个 厨 房 弄 得 好 像 是 一 间 实 验 室 。

功 夫 不 负 有 心 人 , 我 终 于 写 好 了 糖 醋 排 骨 的 西

式 ’ 秘 方 ‚, 还 剪 了 一 张 糖 醋 排 骨 的 画 贴 在 上

面 做 装 饰 。 请 大 家 看 看 我 们 班 的 集 体 照 片 ,

Lippman 老 师 戴 着 高 高 的 厨 师 帽 , 手 捧 着 我 们

写 的 菜 谱 , 笑 得 多 开 心 啊 !

后 来 , Lippman 老 师 在 班 上 说 , 她 按 照 我

的 糖 醋 排 骨 的 ’ 秘 方 ‚ 做 了 糖 醋 排 骨 , 她 还 在

调 汁 时 加 上 了 番 茄 酱 , 非 常 delicious! 我 兴 奋 极

了 , 作 为 年 级 里 唯 一 的 中 国 孩 子 , 我 经 常 会 和

我 的 好 朋 友 谈 到 我 心 爱 的 糖 醋 排 骨 , 后 来 她 们

都 去 中 国 饭 店 吃 了 糖 醋 排 骨 。 大 家 都 说 好 吃 极

了 !

这 就 是 我 和 糖 醋 排 骨 的 故 事 , 我 不 仅 从 中

体 会 到 自 己 动 手 的 快 乐 , 还 感 到 中 西 文 化 的 不

同 , 更 感 到 相 互 交 流 , 彼 此 尊 重 的 重 要 。 让 我

们 每 个 人 都 来 做 中 西 文 化 交 流 的 ’ 小 使 者 ‚

吧 !

西苽 红 柿 鸡 蛋 汤 ⎯⎯ 家 的 味勥 道

李 名 扬

指 导 老 师 : 田 毓 青

《 侨 报 》 第 五 届 青 少 年 儿 童 中 文 写 作 大 赛

入 围 复 赛 作 文

’ 民民 以 食 为 天 ‚, 出 生 于 中 国 的 我 , 是 个

吃 货 , 爱 吃 的 东 西 无 数 。 可 是 , 我 的 最 爱 始 终

是 中 国 菜 , 因 为 中 国 菜 非 常 讲 究 色 , 香 , 味 ,

形 , 不 像 西 方 菜 因 为 从 营 养 的 角 度 出 发 , 所 以

就 轻 视 了 饭 菜 的 其 他 功 能 。 我 喜 欢 许 多 的 中 国

美美 味 佳 肴 , 其 中 有 一 道 菜 对 我 来 说 格 外 的 亲

切 , 那 就 是 我 妈 妈 做 的 西 红 柿 鸡 蛋 汤汤 。

多 年 前 , 我 回 中 国 , 跟 着 妈 妈 和 弟 弟 一 起

坐 火 车 从 我 的 家 乡 兰 州 到 北 京 。 我 们 坐 了 十 几

个 小 时 的 火 车 , 可 是 坐 到 半 路 我 就 开 始 晕 车 ,

头 晕 脑 胀 的 , 什 么 都 吃 不 下 。 到 达 北 京 时 , 我

饿 的 肚 子 直 叫 唤 , 我 妈 妈 的 老 同 学 就 带 着 我 们

去 了 个 饺 子 馆 吃 晚 饭 。 虽 然 我 想 吃 些 热 腾 腾 ,

香 喷 喷 的 饺 子 , 但 是 胃 还 是 不 舒 服 , 吃 不 下 。

看 到 我 什 么 都 没没 吃 , 到 了 阿 姨姨 家 , 妈 妈 就 借 用

她 家 厨 房 , 给 我 做 我 喜 爱 的 西 红 柿 鸡 蛋 汤汤 。

首 先 , 妈 妈 将 油 倒 进 锅 里 , 等 油 热 了 以 后

再 把 打 好 的 鸡 蛋 倒 了 进 去 。’ 刺 啦 ‚ 一 声 , 鸡

蛋 在 锅 里 好 像 是 在 发 脾 气气 , 纷 纷 冒 出 了 一 个 个

小 泡 泡 。 过 了 一 会 , 这 些 小 泡 变 成 了 无 数 朵 小

黄 花 , 看 上 去 诱 人 极 了 ! 接 着 , 妈 妈 倒 进 了 切

得 整 整 齐 齐 的 西 红 柿 , 然 后 用 铲 子 把 它 捣 得 碎

碎 的 。 下 面 妈 妈 让 我 帮 她 接 两 碗 清 水水 , 把 那 两

碗 水水 倒 进 锅 里 。 等 汤汤 开 始 不 停 地 冒 出 数 不 清 的

泡 泡 时 , 妈 妈 加 入 了 小 小 的 葱 花 和 盐 , 翻 炒 了

几 下 。 没没 过 多 久 汤汤 香 气气 四 溢 , 一 道 简 单 又 漂 亮

的 西 红 柿 鸡 蛋 汤汤 就 出 锅 了 。

妈 妈 小 心 地 把 一 大 碗 热 腾 腾 的 汤汤 端 了 出

来 , 看 着 那 黄 黄 的 鸡 蛋 配 着 那 红 红 的 西 红 柿

汤汤 , 红 黄 相 间 , 像 中 国 国 旗 颜 色 一 样 , 我 口 水水

都 快 流 出 来 了 。 我 迫 不 及 待 的 舀 了 一 大 勺 色 味

俱 佳 的 汤汤 , 伴 着 白 白 的 米 饭 全 吃 掉 了 。 哇 ! 这

简 简 单 单 的 西 红 柿 鸡 蛋 汤汤 实 在 是 太 合 口 了 !

长 大 以 后 , 慢 慢 明 白 , 吃 菜 不 用 去 餐 馆 吃

很 名 贵 的 菜 。 即 使 在 你 们 吃 过 各 式 各 样 的 山 珍

海 味 之 后 , 是 否 还 记 得 那 份 让 你 味 蕾 依 然 挂 念

的 味 道 ? 那 份 有 着 妈 妈 、 有 着 家 的 味 道 ? 就 算

是 粗 茶 淡 饭 也 依 旧 怀 念 的 味 道 ? 那 就 是 家 的 味

道 。 西 红 柿 鸡 蛋 汤汤 就 是 家 的 味 道 。

50

50


编 辑荿 : 徐 波

美 工 : 黄 蕗 霏

51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