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
5 months ago

Koran Harian Inhua 10 April 2018

2018

2018 年 4 月 10 日 ( 星 期 二 ) Tuesday, April 10, 2018 印 华 文 艺 印 华 日 报 C4/20 金 门 老 街 · 东 瑞 到 一 个 地 方 , 总 喜 欢 看 老 街 。 为 什 么 呢 ? 其 中 一 个 原 因 是 : 香 港 已 够 现 代 , 连 地 铁 都 可 以 开 到 家 居 楼 下 了 , 所 有 现 代 城 市 具 有 的 现 代 , 香 港 都 拥 有 了 。 要 看 , 就 要 看 在 香 港 越 来 越 少 的 “ 旧 事 物 ”。 去 了 金 门 多 次 , 许 多 景 点 已 经 耳 熟 能 详 ; 这 一 次 , 我 们 对 接 待 我 们 的 小 侯 说 , 我 们 想 看 看 金 门 的 老 街 。 金 门 老 街 有 两 种 , 一 种 是 战 地 老 街 , 一 种 是 明 清 老 街 。 小 侯 心 领 神 会 , 驱 车 , 好 快 就 带 我 们 到 了 金 沙 镇 的 金 宁 乡 , 一 条 战 地 大 后 方 的 老 街 阳 擢 街 。 一 到 , 发 现 果 然 是 一 条 很 有 看 头 的 老 街 , 那 景 , 那 空 气 , 那 风 中 氤 氲 着 的 旧 日 味 道 , 竟 然 是 那 样 强 烈 , 不 需 要 任 何 说 明 , 就 会 感 觉 这 至 少 是 半 世 纪 甚 至 一 甲 子 年 前 的 街 道 了 , 居 然 老 半 天 不 见 一 个 人 影 , 单 是 这 一 点 就 很 够 老 街 标 准 。 据 说 , 阳 擢 老 街 保 留 得 那 样 完 整 , 那 些 老 房 子 , 一 半 是 早 年 留 下 来 、 原 汁 原 味 的 , 一 半 是 因 为 拍 摄 《 军 中 乐 园 》 那 部 电 影 时 修 茸 、 改 装 而 成 , 一 直 留 下 来 的 。 这 部 《 军 中 乐 园 》 电 影 构 思 八 年 , 筹 备 两 年 , 参 考 了 金 门 资 深 老 作 家 陈 长 庆 先 生 的 名 著 《 特 约 茶 室 》 而 拍 摄 的 , 乃 是 反 映 金 门 阿 兵 哥 打 仗 之 余 的 “ 福 利 ” 生 活 。 战 争 生 涯 , 阿 兵 哥 难 免 感 到 生 活 枯 燥 而 产 生 性 苦 闷 , 生 理 问 题 无 法 解 决 , 应 征 的 “ 女 侍 应 生 ”( 或 称 女 服 务 员 ) 就 应 运 而 生 , 为 了 不 歧 视 她 们 的 性 服 务 , 历 来 就 不 称 “ 军 妓 ”, 连 有 关 地 方 也 取 了 一 个 “ 特 约 茶 室 ” 的 名 称 。 如 今 , 阳 擢 老 街 , 还 有 当 年 的 模 拟 茶 室 , 而 泰 半 屋 宇 已 经 空 置 , 渺 无 人 声 , 即 使 站 在 老 街 中 央 留 影 , 背 后 也 不 用 担 心 会 有 游 客 停 留 或 走 过 , 大 煞 你 的 风 景 , 静 , 可 以 达 到 如 斯 程 度 。 金 门 岛 就 在 厦 门 对 面 , 咫 尺 之 远 , 现 在 三 通 后 只 是 半 小 时 的 海 程 , 五 十 年 代 两 岸 战 事 频 繁 , 都 在 射 程 之 内 , 金 门 , 反 而 距 离 台 湾 甚 远 。 金 门 经 历 了 1949 年 的 古 宁 头 大 战 、1958 年 的 “ 八 二 三 ” 炮 战 , 以 及 多 年 的 “ 单 打 双 不 打 ” 的 炮 火 , 当 时 硝 烟 漫 天 的 天 空 如 今 一 碧 如 洗 , 成 为 候 鸟 经 常 飞 经 和 停 驻 之 地 ; 那 年 的 轰 隆 炮 声 , 如 今 也 早 消 失 在 历 史 的 遥 远 角 落 , 不 再 有 丝 毫 回 响 , 但 刻 在 金 门 人 心 版 上 的 弹 痕 是 那 样 深 , 对 和 平 的 神 往 , 对 两 岸 永 不 再 战 的 渴 望 是 那 样 强 烈 ! 如 今 徜 徉 在 当 时 热 闹 一 时 、 作 为 金 门 阿 兵 哥 消 遣 之 地 的 阳 擢 街 , 满 目 是 历 史 的 遗 迹 和 留 痕 。 令 人 长 长 地 叹 息 。( 之 一 ) 清 明 杂 感 ( 一 ) 作 古 声 音 留 下 影 子 留 下 空 间 留 下 红 尘 留 下 思 念 , 也 留 下 ( 二 ) 祭 坟 泥 土 开 始 冒 烟 地 下 同 时 有 些 刨 响 或 踱 动 三 炷 香 代 表 了 可 通 达 的 语 言 来 者 说 这 些 山 丘 一 年 才 光 溜 一 次 ( 三 ) 灵 堂 聚 居 是 一 种 新 的 安 置 拒 绝 腐 朽 与 浴 火 焚 身 并 立 白 骨 与 白 骨 之 间 仅 隔 着 光 年 “ 阁 楼 ” 的 四 月 天 将 迎 来 ‘ 千 古 ’ 之 ‘ 后 ’ 的 集 体 拜 访 159 ramlan8b@yahoo.com ( 四 ) 传 统 纸 钱 , 花 撒 , 追 思 … 这 个 季 节 天 然 会 有 不 同 程 度 的 雨 灌 溉 着 那 条 串 起 生 命 的 河 润 饼 菜 纵 横 刷 屏 味 道 亦 总 不 离 那 固 有 的 “ 咸 ” 母 爱 森 蓉 姐 , 愿 您 一 路 走 好 ! 有 着 一 双 亮 晶 晶 大 眼 长 得 可 爱 , 畄 长 发 名 叫 巴 瓦 的 四 岁 男 孩 , 第 一 次 耒 针 疗 时 , 诊 所 里 的 病 人 包 括 我 都 賛 他 美 丽 还 以 为 他 是 小 女 孩 呢 。 小 孩 的 母 亲 艾 娜 是 个 漂 亮 爱 笑 的 中 年 妇 女 , 她 告 诉 我 , 她 有 七 个 儿 女 , 巴 瓦 是 她 最 小 的 儿 子 。 她 也 告 诉 我 她 的 儿 女 们 全 都 是 由 同 一 位 接 生 婆 接 生 的 , 六 个 儿 女 出 生 很 顺 利 , 可 沒 想 到 最 后 出 生 的 会 是 难 产 , 结 果 是 接 生 婆 和 她 副 手 硬 把 婴 孩 強 拉 出 来 的 。 因 为 剧 痛 艾 娜 晕 了 过 去 。 巴 瓦 一 出 生 不 会 哭 , 过 了 好 长 时 间 才 传 出 他 的 哭 声 , 而 且 他 的 头 是 歪 向 一 侧 的 。 在 医 院 住 了 几 个 月 沒 好 转 , 结 果 带 回 家 里 , 经 过 艾 娜 与 她 妹 妹 的 精 心 护 理 , 经 常 的 按 摩 , 头 不 歪 了 , 手 足 也 能 动 了 , 到 了 三 、 四 岁 , 开 始 学 走 路 , 但 还 是 走 不 稳 , 走 两 步 就 跌 倒 。 艾 娜 是 获 知 小 孩 可 以 针 疗 才 耒 我 诊 所 针 疗 的 。 一 星 期 针 两 次 , 如 今 针 了 将 近 二 十 次 了 , 能 站 得 比 较 稳 , 也 能 走 好 多 步 了 , 智 力 也 有 增 进 , 发 音 虽 不 很 准 , 但 能 讲 好 多 话 , 还 能 用 手 指 算 一 到 十 呢 。 每 次 针 疗 ( 不 畄 针 ) 巴 瓦 总 是 哭 叫 , 身 子 不 停 的 挣 扎 。 但 针 完 要 回 去 时 , 他 哭 声 也 停 了 , 他 会 甪 他 的 小 手 拉 住 我 的 手 在 在 他 额 前 轻 轻 的 抚 摸 一 下 。 还 学 他 母 亲 的 话 , 说 了 一 句 , 谢 谢 姐 姐 。 我 觉 得 巴 瓦 有 好 的 疗 效 不 仅 因 为 针 疗 也 由 于 他 有 一 个 很 耐 心 的 母 亲 , 给 他 一 个 很 好 的 护 理 和 鍛 练 的 结 果 。 在 诊 所 里 , 艾 娜 总 是 很 会 利 用 时 间 教 巴 瓦 认 字 教 他 算 手 指 教 他 加 減 法 。 其 实 当 幼 儿 园 教 师 的 艾 娜 应 该 是 忙 碌 的 , 除 了 巴 瓦 的 两 个 哥 哥 和 两 个 姐 姐 已 念 高 中 , 初 中 , 其 他 都 还 年 幼 还 在 唸 小 学 , 都 很 需 要 照 顾 , 我 曾 问 她 要 出 去 工 作 又 要 照 顾 孩 子 , 累 不 累 ? 艾 娜 却 笑 着 回 荅 , 肯 定 累 , 可 我 喜 欢 小 孩 , 我 爱 他 们 , 也 许 因 为 我 是 幼 儿 园 教 师 , 天 天 和 小 孩 在 一 起 , 所 以 上 天 让 我 拥 有 很 多 孩 子 。 艾 娜 的 笑 容 是 那 么 灿 烂 , 我 看 到 体 现 在 她 身 上 的 不 仅 仅 是 一 个 母 亲 对 孩 子 的 爱 , 而 且 她 应 该 也 是 一 个 坚 強 的 母 亲 , 她 不 会 因 为 自 已 有 一 个 有 残 缺 的 儿 子 而 灰 心 绝 望 , 而 是 尽 力 去 挽 救 , 让 他 能 得 到 成 长 , 将 来 也 能 象 正 常 人 一 样 的 生 活 ! 两 个 多 月 耒 , 每 逢 拜 二 拜 五 的 早 上 , 我 的 诊 所 里 总 会 传 出 巴 瓦 的 哭 叫 声 或 笑 声 , 诊 所 里 的 气 氛 也 变 得 活 跃 起 耒 。 可 就 在 这 个 时 候 也 总 会 让 我 想 起 名 叫 茜 蒂 的 一 个 患 脑 残 十 多 岁 的 美 丽 女 孩 , 她 和 巴 瓦 一 样 拥 有 一 双 美 丽 的 大 眼 睛 。 茜 蒂 是 在 唸 小 学 时 开 始 发 病 的 , 最 初 是 走 路 时 常 跌 倒 , 后 耒 是 无 法 自 已 行 走 了 , 父 母 亲 带 她 到 处 求 医 , 可 还 是 治 不 好 。 她 的 智 力 也 出 现 障 碍 , 生 活 完 全 不 能 自 理 。 她 来 我 诊 所 已 是 十 四 岁 了 , 虽 然 经 过 针 疗 , 食 慾 改 善 , 呑 咽 不 太 困 难 , 体 重 也 有 增 加 , 但 站 还 不 能 稳 , 行 走 还 是 困 难 。 又 因 茜 蒂 父 亲 是 军 人 , 常 有 任 务 , 又 因 住 在 一 个 乡 鎮 , 离 诊 所 远 , 母 亲 一 个 人 沒 法 带 她 来 , 故 常 不 能 按 时 来 针 。 总 会 记 得 因 病 床 有 别 的 病 人 , 在 䓁 候 针 疗 的 那 段 时 间 , 长 得 痩 弱 的 年 轻 母 亲 总 会 带 着 茜 蒂 在 䓁 候 室 前 面 晒 太 阳 , 或 者 用 她 痩 小 的 身 子 护 住 女 儿 一 步 一 步 艰 难 的 走 着 走 着 , 口 里 边 念 着 , 一 、 二 、 三 , 向 前 走 , 或 者 教 女 儿 唱 儿 童 歌 。 因 为 茜 蒂 的 痫 证 时 时 发 作 , 手 足 常 抽 筋 , 父 母 亲 只 好 毎 天 给 她 治 痫 药 , 可 因 为 药 的 镇 静 作 用 , 茜 蒂 的 脚 変 得 更 没 力 了 , 到 后 耒 即 使 吃 药 , 全 身 抽 动 现 象 难 于 制 止 。 今 年 初 , 因 抽 搐 利 害 , 茜 蒂 再 次 被 送 进 医 院 。 大 约 过 了 三 个 星 期 , 获 知 茜 蒂 入 院 的 消 息 , 我 去 医 院 探 望 , 看 到 茜 蒂 已 剩 下 皮 包 骨 , 她 的 脸 变 得 那 么 痩 削 , 已 失 去 了 往 日 美 丽 可 爱 的 脸 容 。 她 的 身 子 依 然 不 停 的 抽 动 , 也 很 气 促 , 我 真 不 忍 心 看 下 去 。 坐 在 床 边 的 母 亲 脸 容 也 很 惟 悴 , 茜 蒂 父 亲 告 诉 我 , 自 女 儿 入 院 后 , 她 妻 子 天 天 守 在 病 房 , 不 肯 回 家 休 息 。 过 了 一 段 日 子 我 有 写 讯 给 茜 蒂 的 母 亲 , 她 回 讯 说 莤 蒂 沒 好 转 已 带 回 家 , 还 是 不 能 用 口 吃 东 西 , 用 鼻 饲 法 , 全 身 还 不 停 抽 动 …… 无 法 想 象 几 年 耒 日 夜 守 护 女 儿 的 一 个 母 亲 , 她 所 尝 受 的 巨 大 痛 苦 。 这 些 日 子 耒 我 会 想 或 许 这 不 幸 的 女 孩 已 离 开 了 这 世 界 , 她 已 脱 离 了 痛 苦 , 可 她 母 亲 呢 ? 几 次 拿 手 机 想 再 写 讯 给 这 位 母 亲 , 可 我 还 是 把 手 机 放 下 了 , 几 句 安 慰 话 又 有 什 么 作 用 呢 ? 3 月 26 日 早 上 , 我 做 完 保 健 课 随 意 打 开 作 协 寒 暄 阁 , 赫 然 看 到 冬 珍 发 来 的 讣 闻 “ 森 蓉 大 姐 , 今 早 三 点 半 安 详 的 离 开 了 我 们 , 悲 痛 。” 这 消 息 太 让 人 震 惊 了 ! 前 个 周 末 森 蓉 姐 刚 与 我 们 在 一 起 参 加 碧 珍 文 友 的 乔 迁 之 喜 , 下 午 又 到 会 所 参 加 理 事 会 , 怎 么 忽 然 就 走 了 呢 ? 人 生 真 是 太 无 常 了 ! 究 竟 是 什 么 原 因 呢 ? 文 友 们 都 纷 纷 问 及 原 因 。 冬 珍 转 发 了 森 蓉 姐 家 人 的 短 信 , 说 森 蓉 姐 当 晚 不 停 咳 嗽 又 一 直 呕 吐 全 身 痉 挛 昏 迷 后 就 这 样 走 了 。 我 想 , 森 蓉 姐 平 时 健 健 康 康 没 什 么 大 病 , 前 不 久 还 到 悉 尼 女 儿 家 。 十 七 号 那 天 就 像 与 文 友 们 见 最 后 一 面 。 认 识 森 蓉 姐 是 在 印 尼 文 化 公 园 (TIM ), 她 在 那 儿 开 了 一 间 餐 厅 , 每 当 我 们 参 加 作 协 与 印 尼 文 学 界 的 文 化 交 流 节 目 后 , 袁 霓 主 席 就 带 我 们 到 她 那 儿 图 中 右 一 是 森 蓉 姐 坐 一 会 , 她 总 是 很 热 情 地 请 我 们 吃 牛 肉 丸 面 汤 , 和 冰 水 。 后 来 才 知 道 , 原 来 森 蓉 姐 一 直 都 在 为 印 尼 文 学 界 和 作 协 的 文 学 交 流 默 默 的 做 桥 梁 。 森 蓉 姐 对 我 讲 述 过 , 她 生 来 个 子 不 怎 么 高 , 其 实 不 是 跳 舞 的 料 , 可 是 却 对 印 尼 传 统 舞 蹈 特 别 钟 爱 。 她 曾 教 过 我 们 几 位 文 友 跳 Kicir-kicir 舞 , 并 于 作 协 十 周 年 庆 典 时 演 出 。 至 今 记 忆 犹 新 , 当 时 参 加 跳 舞 的 文 友 除 了 教 练 森 蓉 姐 外 , 还 有 冰 湖 , 张 颖 , 榕 秋 , 小 心 姐 , 碧 珍 , 爱 莲 和 我 。 森 蓉 姐 还 对 我 讲 述 过 , 当 年 她 的 母 亲 是 邦 加 数 一 数 二 很 会 唱 山 歌 的 歌 手 , 是 以 生 俱 来 能 出 口 成 曲 。 她 还 唱 了 几 首 母 亲 创 作 的 山 歌 给 我 听 , 那 是 用 正 宗 的 客 家 话 。 森 蓉 姐 很 喜 欢 甜 食 , 曾 对 我 说 , 她 很 幸 运 没 患 糖 尿 病 , 要 不 然 就 糟 糕 啦 ! 在 我 生 病 期 间 , 森 蓉 姐 很 关 心 我 , 多 次 独 自 到 家 里 探 望 。 有 一 次 我 午 睡 醒 来 , 一 开 门 竟 然 看 到 她 正 坐 在 中 厅 的 椅 子 , 佣 人 说 客 人 吩 咐 她 别 叫 醒 我 , 让 我 好 好 休 息 , 真 叫 我 分 外 感 动 又 不 好 意 思 。 如 今 , 森 蓉 姐 已 离 我 们 远 去 , 这 一 切 只 留 下 难 忘 的 回 忆 。 3 月 27 日 下 午 老 伴 与 我 同 于 祯 一 同 到 天 堂 殡 仪 馆 吊 唁 , 在 那 边 与 林 秀 , 忆 蕾 , 英 慧 , 玲 英 , 莲 心 , 金 梅 子 , 许 菁 栽 , 郑 丽 珠 , 蔡 素 娟 , 狄 欧 , 燕 飞 翔 , 爱 伦 , 许 惠 卿 等 文 友 汇 合 , 冬 珍 代 表 家 属 招 待 我 们 , 介 绍 文 友 们 给 家 属 认 识 。 我 们 在 森 蓉 姐 灵 前 默 哀 , 祝 森 蓉 姐 一 路 走 好 !

2018 年 4 月 10 日 ( 星 期 二 ) Tuesday,April 10,2018 医 疗 健 康 印 华 日 报 C5/21 长 期 压 力 或 上 夜 班 为 何 可 能 导 致 变 胖 美 国 《 细 胞 - 代 谢 》 杂 志 3 日 发 布 的 一 项 科 学 研 究 发 现 , 长 期 压 力 或 上 夜 班 等 情 况 会 导 致 体 内 的 糖 皮 质 激 素 在 不 适 当 的 时 候 大 量 分 泌 , 从 而 使 得 脂 肪 细 胞 数 量 增 加 , 让 人 变 胖 。 此 前 研 究 发 现 , 压 力 会 增 加 血 液 中 糖 皮 质 激 素 的 水 平 , 而 糖 皮 质 激 素 可 将 前 体 细 胞 转 变 为 脂 肪 细 胞 , 所 以 人 们 所 受 压 力 与 肥 胖 之 间 有 一 定 联 系 。 但 此 前 研 究 人 员 不 清 楚 , 为 何 体 育 运 动 等 短 期 压 力 不 会 导 致 肥 胖 , 但 倒 时 差 、 上 夜 班 等 较 长 期 的 压 力 常 与 肥 胖 有 联 系 。 美 国 斯 坦 福 大 学 玛 丽 · 特 鲁 埃 尔 等 人 开 展 的 这 项 新 研 究 说 , 这 是 因 为 糖 皮 质 激 素 分 泌 的 时 间 点 很 重 要 。 健 康 人 的 糖 皮 质 激 素 水 平 在 24 小 时 内 节 律 性 涨 落 , 早 8 点 水 平 最 高 , 次 日 凌 晨 3 点 最 低 , 而 5 个 小 时 后 又 恢 复 峰 值 。 但 如 果 由 于 倒 时 差 、 上 夜 班 等 原 因 , 在 本 应 是 糖 皮 质 激 素 水 平 低 谷 的 时 候 , 因 为 压 力 而 分 泌 太 多 的 糖 皮 质 激 素 , 就 会 导 致 更 多 的 前 体 细 胞 变 为 脂 肪 细 胞 。 动 物 实 验 显 示 , 在 打 乱 小 鼠 正 常 分 泌 糖 皮 质 激 素 的 生 理 节 律 后 , 其 脂 肪 会 翻 倍 , 变 得 肥 胖 。 但 如 果 顺 应 节 律 , 在 本 来 就 是 激 素 水 平 峰 值 的 时 候 , 即 使 注 射 相 当 于 平 常 水 平 40 倍 量 的 糖 皮 质 激 素 , 也 不 会 引 起 脂 肪 增 加 。 特 鲁 埃 尔 说 :“ 压 力 产 生 的 时 间 点 最 为 重 要 , 如 果 你 压 力 很 大 或 者 使 用 糖 皮 质 激 素 治 疗 类 风 湿 关 节 炎 , 不 一 定 会 变 胖 , 只 要 这 发 生 在 白 天 。 可 如 果 在 夜 间 经 历 长 期 持 续 性 压 力 或 使 用 糖 皮 质 激 素 , 体 重 就 会 明 显 增 加 。” 研 究 人 员 认 为 , 这 个 发 现 可 用 于 医 疗 等 方 面 , 只 要 选 对 了 时 机 , 一 些 激 素 疗 法 可 以 不 产 生 变 胖 等 副 作 用 。 这 8 种 植 物 放 在 家 里 危 害 健 康 很 多 人 喜 欢 用 鲜 花 和 绿 色 植 物 来 装 点 家 里 , 但 大 多 数 人 都 不 会 留 意 什 么 样 的 植 物 放 在 室 内 会 对 健 康 造 成 威 胁 。 今 天 , 小 编 为 大 家 总 结 了 几 种 常 见 的 室 内 植 物 , 它 们 对 儿 童 和 宠 物 健 康 都 有 危 害 。 爱 养 花 草 的 注 意 ! ( 一 ) 花 叶 万 年 青 : 瘙 痒 和 皮 炎 在 天 南 星 科 中 , 毒 性 最 强 的 是 花 叶 万 年 青 。 植 物 专 家 介 绍 , 花 叶 万 年 青 已 被 中 国 植 物 图 谱 数 据 库 收 录 为 有 毒 植 物 , 其 毒 性 为 全 株 有 毒 , 汁 液 与 皮 肤 接 触 时 可 引 起 瘙 痒 和 皮 炎 , 吞 下 一 小 块 茎 则 口 喉 极 端 刺 痛 , 会 导 致 声 带 麻 痹 , 严 重 者 口 舌 肿 胀 可 造 成 窒 息 。 花 叶 万 年 青 表 面 附 着 细 小 针 状 晶 体 , 称 为 针 晶 束 。 这 些 针 晶 束 通 常 用 来 保 护 植 物 免 受 掠 食 者 侵 害 , 但 对 人 类 和 动 物 极 具 刺 激 性 。 其 汁 液 若 不 慎 摄 入 体 内 , 身 体 会 有 剧 烈 灼 热 感 , 口 腔 四 周 和 嘴 唇 会 剧 烈 疼 痛 , 舌 头 肿 胀 , 气 喘 吁 吁 , 随 后 会 呼 吸 困 难 , 难 以 吞 咽 。 若 宠 物 不 慎 吞 入 , 会 口 水 不 止 。 ( 二 ) 夹 竹 桃 : 皮 肤 过 敏 夹 竹 桃 花 朵 鲜 艳 , 十 分 容 易 栽 培 。 但 夹 竹 桃 的 每 个 部 分 都 有 毒 , 对 人 类 和 宠 物 的 危 害 非 常 大 。 夹 竹 桃 的 叶 、 皮 、 花 朵 和 果 实 , 均 含 有 一 种 叫 做 夹 竹 苷 的 剧 毒 物 质 , 有 兴 奋 子 宫 的 作 用 , 服 用 后 可 以 导 致 子 宫 的 收 缩 加 强 加 快 。 即 便 是 其 花 粉 制 成 的 蜂 蜜 也 非 常 危 险 。 夹 竹 桃 的 花 香 能 使 人 昏 睡 、 智 力 降 低 , 对 人 的 呼 吸 消 化 系 统 危 害 极 大 。 接 触 其 分 泌 的 乳 液 , 也 容 易 引 起 皮 肤 红 肿 过 敏 。 不 仅 是 不 能 放 在 室 内 , 最 好 也 避 免 靠 近 。 ( 三 ) 马 蹄 莲 : 口 腔 灼 热 马 蹄 莲 通 常 具 有 一 定 的 毒 性 , 其 体 内 包 含 了 草 酸 钙 , 几 乎 每 个 部 分 都 有 毒 , 对 人 类 和 动 物 都 有 害 。 其 体 内 的 草 酸 也 会 引 起 口 腔 灼 热 , 肿 胀 , 刺 激 和 吞 咽 困 难 。 ( 四 ) 水 仙 花 : 腹 泻 中 毒 许 多 人 错 误 地 将 水 仙 球 茎 当 作 洋 葱 , 而 水 仙 球 茎 中 聚 集 有 害 化 学 物 质 石 蒜 碱 。 美 国 国 家 毒 物 中 心 指 出 , 石 蒜 碱 通 常 不 会 造 成 死 亡 , 除 非 摄 入 量 过 大 , 但 会 出 现 恶 心 , 呕 吐 , 胃 痛 和 腹 泻 , 动 物 会 出 现 低 血 压 和 嗜 睡 , 人 会 出 现 喉 咙 疼 痛 和 吞 咽 困 难 。 误 食 水 仙 鳞 茎 的 人 或 动 物 , 会 立 即 出 现 痉 挛 、 瞳 孔 放 大 、 暴 泻 等 症 状 , 这 是 因 为 石 蒜 碱 可 以 影 响 人 或 动 物 神 经 系 统 的 活 动 , 对 心 脏 有 先 兴 奋 后 抑 制 的 作 用 。 这 些 效 果 叠 加 在 一 起 , 后 果 较 为 严 重 , 如 果 不 及 时 救 治 , 误 食 的 人 或 动 物 很 可 能 会 有 生 命 危 险 。 ( 五 ) 滴 水 观 音 : 皮 肤 瘙 痒 滴 水 观 音 又 名 “ 滴 水 莲 ”、 佛 手 莲 , 是 多 年 生 直 立 草 本 , 植 株 高 达 2 米 , 地 下 有 肉 质 根 茎 , 叶 柄 长 , 叶 片 大 , 呈 盾 状 。 滴 水 观 音 茎 内 的 白 色 汁 液 有 毒 , 滴 下 的 水 也 有 毒 , 误 碰 或 误 食 其 汁 液 会 引 起 咽 部 和 口 部 不 适 , 严 重 的 还 会 窒 息 , 导 致 心 脏 麻 痹 , 甚 至 会 发 生 死 亡 。 皮 肤 接 触 其 汁 液 会 发 生 瘙 痒 或 强 烈 刺 激 , 眼 睛 接 触 汁 液 可 引 起 严 重 的 结 膜 炎 , 甚 至 失 明 , 所 以 家 有 小 孩 的 市 民 最 好 不 要 种 植 。 ( 六 ) 杜 鹃 花 : 恶 心 呕 吐 杜 鹃 花 及 杜 鹃 属 常 绿 灌 木 , 其 叶 子 具 有 毒 性 , 连 用 杜 鹃 花 粉 酿 制 的 花 蜜 也 有 毒 , 误 食 这 些 会 使 人 感 到 嘴 里 火 烧 火 燎 , 然 后 可 能 出 现 的 症 状 包 括 越 来 越 明 显 的 流 涎 症 、 恶 心 、 呕 吐 和 皮 肤 刺 痛 感 。 随 之 而 来 的 还 有 头 痛 、 肌 肉 无 力 、 视 物 模 糊 等 。 有 些 人 甚 至 会 出 现 心 跳 过 慢 、 心 律 失 常 , 严 重 者 还 会 陷 入 昏 迷 。 ( 七 ) 红 掌 : 肿 痛 红 掌 又 名 花 烛 、 火 鹤 花 、 红 鹤 芋 , 植 物 的 叶 子 和 枝 茎 外 形 奇 特 。 花 蕊 周 围 是 红 色 或 粉 色 , 这 些 部 位 都 有 毒 。 一 旦 误 食 , 嘴 里 会 感 觉 又 烧 又 痛 , 随 后 会 肿 胀 起 泡 , 嗓 音 嘶 哑 , 并 且 吞 咽 困 难 。 多 数 症 状 会 随 着 时 间 而 减 轻 直 至 消 失 , 如 果 想 减 轻 痛 苦 , 可 以 选 择 清 凉 液 体 、 止 痛 药 丸 或 者 甘 草 类 和 亚 麻 仁 的 食 物 。 ( 八 ) 常 春 藤 : 呕 吐 常 春 藤 枝 、 叶 有 毒 , 中 毒 症 状 有 麻 醉 、 呕 吐 、 呼 吸 困 难 等 。 另 外 , 常 春 藤 会 导 致 儿 童 和 宠 物 的 胃 部 不 适 , 若 吞 入 , 会 出 现 皮 疹 , 灼 痛 , 口 腔 或 喉 咙 发 炎 以 及 发 烧 等 症 状 。 改 善 睡 眠 质 量 的 9 个 小 方 法 卧 室 环 境 , 从 温 度 到 光 线 等 , 都 对 睡 眠 质 量 有 很 大 影 响 。 美 国 《 赫 芬 顿 邮 报 》 刊 文 , 根 据 顶 级 睡 眠 卫 生 专 家 和 近 期 研 究 结 果 , 盘 点 了 提 升 卧 室 环 境 、 改 善 睡 眠 质 量 的 9 个 小 方 法 。 1. 保 持 卧 室 温 度 清 爽 宜 人 大 多 数 睡 眠 专 家 认 为 , 适 宜 睡 眠 的 最 佳 室 温 在 15.6℃~22.2℃。 如 果 不 想 整 晚 开 空 调 , 可 以 在 卧 室 安 装 吊 扇 、 电 扇 , 或 开 窗 通 风 降 温 。 2。 保 持 黑 暗 无 光 多 项 研 究 表 明 , 入 睡 前 和 睡 眠 时 暴 露 于 光 线 之 下 , ( 来 源 : 健 康 时 报 ) 褪 黑 激 素 分 泌 会 受 到 抑 制 , 进 而 影 响 睡 眠 质 量 。 动 物 实 验 发 现 , 即 使 是 微 光 也 对 睡 眠 产 生 负 面 影 响 。 因 此 , 卧 室 黑 暗 无 光 对 进 入 深 度 睡 眠 、 彻 底 放 松 和 保 持 生 物 钟 规 律 至 关 重 要 。 所 以 , 入 睡 前 应 关 闭 或 遮 挡 所 有 发 光 源 。 若 窗 户 漏 光 或 习 惯 睡 懒 觉 , 可 安 装 遮 光 窗 帘 。 如 果 休 息 空 间 无 法 做 到 完 全 遮 光 , 也 可 选 择 戴 眼 罩 睡 觉 。 3. 屏 蔽 噪 音 如 果 环 境 噪 音 不 受 你 的 控 制 并 影 响 休 息 , 可 以 使 用 耳 塞 或 白 噪 声 机 器 。 白 噪 声 能 够 压 制 环 境 噪 音 , 让 入 睡 变 得 更 容 易 。 4. 消 除 电 视 影 响 研 究 显 示 , 电 视 会 “ 偷 走 ” 人 们 的 睡 眠 时 间 。 电 视 中 的 画 面 、 声 音 会 令 人 持 续 兴 奋 状 态 , 电 视 光 线 会 阻 碍 人 体 调 节 生 物 钟 。 因 此 , 最 好 只 在 客 厅 看 电 视 , 或 在 想 入 睡 前 30~60 分 钟 关 闭 电 视 。 5. 把 电 子 产 品 请 出 卧 室 不 仅 电 视 会 “ 偷 走 ” 你 的 睡 眠 时 间 , 笔 记 本 电 脑 、 平 板 、 手 机 及 其 他 电 子 产 品 也 会 影 响 睡 眠 。 一 项 研 究 发 现 , 电 子 产 品 发 出 的 蓝 光 对 褪 黑 激 素 形 成 的 干 扰 甚 于 白 光 。 另 一 项 研 究 发 现 , 电 脑 屏 幕 发 出 的 光 也 会 带 来 相 似 影 响 。 此 外 , 睡 前 工 作 、 查 收 邮 件 会 带 来 压 力 ; 睡 前 上 网 , 大 脑 会 长 时 间 保 持 兴 奋 ; 睡 前 看 社 交 网 站 会 带 来 负 面 情 绪 …… 因 此 , 睡 前 一 小 时 应 禁 用 电 子 产 品 , 平 和 心 情 。 6. 选 择 合 适 的 床 品 应 选 用 排 汗 、 透 气 材 料 制 成 的 床 品 , 如 纯 棉 、 毛 织 新 加 坡 107 岁 女 人 瑞 逝 世 生 前 每 天 坚 持 运 动 半 小 时 中 国 兰 州 网 4 月 9 日 消 息 新 加 坡 一 名 107 岁 人 瑞 生 前 每 天 坚 持 运 动 半 小 时 , 爱 吃 肉 粽 、 卤 肉 、 喝 汽 水 , 却 无 “ 三 高 ”。 近 日 , 她 在 家 中 安 详 逝 世 。 据 报 道 , 女 人 瑞 林 亚 玩 除 了 做 体 操 , 也 喜 欢 甩 手 、 到 楼 下 散 步 。 日 前 , 她 早 上 突 然 感 到 不 舒 服 , 在 家 中 安 详 离 世 , 享 年 107 岁 。 林 亚 玩 的 三 媳 妇 卓 音 秀 说 , 虽 然 家 婆 爱 吃 肉 粽 、 卤 肉 、 喝 汽 水 , 但 平 时 饮 食 清 淡 , 每 天 也 会 喝 凉 茶 。 此 外 , 她 每 日 坚 持 运 动 半 小 时 , 因 此 身 体 一 直 健 壮 , 很 少 病 痛 。 卓 音 秀 说 , 家 婆 的 大 半 辈 子 以 务 农 为 生 , 忙 种 菜 、 饲 养 鸡 鸭 等 田 园 劳 动 生 活 , 一 直 乐 在 其 中 。“ 她 29 年 前 从 杨 厝 港 的 甘 榜 搬 到 后 港 组 屋 , 仍 非 常 勤 奋 , 照 顾 孩 子 和 孙 子 。 她 非 常 随 和 、 乐 观 、 也 不 计 较 , 生 前 有 很 多 朋 友 。 每 当 朋 友 遇 到 困 难 , 她 也 义 不 容 辞 伸 出 援 手 , 是 学 习 的 好 榜 样 ”。 她 说 , 家 婆 的 身 体 因 衰 老 而 逐 渐 退 化 ,3 年 前 轻 微 中 风 后 , 儿 女 们 决 定 聘 女 佣 照 顾 他 , 但 她 凡 事 亲 力 亲 为 、 吃 饭 等 都 自 行 解 决 。 据 悉 , 林 亚 玩 育 有 4 男 4 女 , 除 了 有 29 个 孙 子 以 外 , 还 有 48 个 曾 孙 子 。 记 忆 力 超 强 的 她 虽 上 了 年 纪 , 却 能 记 下 所 有 孙 子 的 名 字 。 孙 女 周 淑 慧 说 :“ 奶 奶 的 记 忆 力 超 凡 , 可 把 子 孙 的 名 字 牢 牢 记 住 , 不 过 中 风 后 , 记 忆 力 才 开 始 退 化 。” 品 、 丝 绸 、 竹 纤 维 和 亚 麻 等 。 聚 酯 、 合 成 缎 等 材 料 无 法 排 出 湿 气 , 会 越 睡 越 热 。 床 品 的 材 料 应 该 摸 起 来 顺 滑 、 舒 适 。 如 果 对 灰 尘 或 霉 菌 过 敏 , 则 应 选 用 抗 过 敏 原 的 床 垫 和 枕 套 , 并 经 常 清 洗 。 7. 保 持 卧 室 整 洁 杂 乱 无 序 的 卧 室 会 让 人 难 以 放 松 , 导 致 入 睡 时 分 心 。 每 天 花 少 许 时 间 整 理 房 间 , 确 保 家 中 物 品 “ 各 归 其 位 ”, 入 睡 会 更 轻 松 。 8. 确 保 床 垫 舒 适 美 国 睡 眠 协 会 指 出 , 床 垫 在 使 用 5~7 年 后 就 要 更 换 。 最 新 一 期 “ 消 费 者 报 告 ” 称 , 感 到 床 垫 “ 睡 着 不 舒 服 ” 就 应 更 换 。 有 研 究 指 出 , 更 换 旧 床 垫 能 改 善 人 的 受 力 点 , 减 轻 腰 背 疼 痛 。 9. 及 时 更 换 枕 头 枕 头 对 睡 眠 舒 适 也 很 重 要 , 而 且 应 比 床 垫 换 得 更 勤 。 仿 羽 绒 枕 头 和 聚 酯 填 充 枕 头 应 在 使 用 1~2 年 后 更 换 , 记 忆 海 绵 、 乳 胶 、 羽 绒 、 荞 麦 皮 等 枕 头 若 使 用 得 当 , 可 以 适 当 延 长 使 用 时 间 。 枕 头 过 低 、 过 高 或 不 能 提 供 舒 适 支 撑 , 都 会 造 成 脖 子 酸 痛 、 背 痛 。 因 此 , 若 床 垫 使 用 良 好 , 睡 醒 后 感 觉 脖 子 酸 痛 , 枕 头 很 可 能 就 是 “ 罪 魁 ”。 ( 李 悦 康 ) ( 来 源 : 生 命 时 报 )

Mettavalokanaya Buddhist Magazine - April 10, 2017
10 Amazing and Best SEO Tools 2018
TOP 10 Graduate School Admission Essay Writing Services in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