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S 20th Anniversary Booklet

boxu08

二 十 周 年 校 庆 专 辑

20 th Anniversary Anthology

1992-2012

谨 以 此 辑

献 给

全 体 瑞 华 人

和 长 期 以 来

关 心 和 支 持 瑞 华 事 业 的

各 界 朋 友


校 徽

徐 萍 老 师 设 计

二 十 年 校 庆 标 志

孙 铧 同 学 设 计

李 跃 林 老 师 书 写

1


目 录

卷 首 篇

校 长 献 辞 ……………… 3

学 校 概 况 ……………… 5

贺 文 贺 画 ……………… 6

传 承 篇

历 任 校 首 ……………… 17

荣 誉 教 师 ……………… 20

瑞 华 之 路 ……………… 23

风 采 篇

今 日 瑞 华 ……………… 29

社 区 交 流 ……………… 37

校 庆 佳 作 ……………… 41

2


校 长 献 辞

二 十 年 前 , 生 活 在 芝 加 哥 郊 区 瑞 柏 市 附 近 的 十 几 家 中 国 新 移 民 家 庭 开

始 了 一 个 共 同 的 梦 想 : 在 这 片 充 满 机 遇 的 土 地 上 缔 造 新 的 生 活 , 融 入 到 这

个 多 元 民 族 和 文 化 的 社 会 , 保 留 着 炎 黄 子 孙 身 上 五 千 年 华 夏 文 明 留 下 的 深

深 的 烙 印 。 通 过 他 们 不 懈 的 努 力 , 一 个 仅 仅 拥 有 几 十 个 学 生 , 数 位 义 务 教

师 的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诞 生 了 。 此 后 二 十 载 , 经 过 无 数 家 长 和 广 大 师 生 员 工 的

辛 勤 耕 耘 , 在 当 地 政 府 和 学 社 区 的 大 力 支 持 下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成 长 成 为 美

国 中 部 地 区 最 大 的 中 文 教 育 学 校 。 今 天 的 瑞 华 已 拥 有 一 千 二 百 余 学 生 , 六

十 余 教 学 经 验 丰 富 的 教 师 , 涵 盖 广 泛 的 近 百 课 程 设 置 , 和 较 为 完 备 和 正 规

的 管 理 体 系 。 瑞 华 的 运 行 规 模 在 整 个 北 美 地 区 屈 指 可 数 。

过 去 二 十 年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在 教 授 中 国 语 言 和 汉 语 外 国 语 教 学 方 面 积

累 了 丰 富 的 经 验 , 学 生 们 的 学 习 兴 趣 在 活 泼 , 轻 松 的 教 学 环 境 中 得 到 加 强 。

通 过 严 格 和 全 面 的 课 程 学 习 , 瑞 华 的 学 生 不 仅 拥 有 了 全 方 位 的 汉 语 应 用 能

力 , 同 时 也 从 东 西 方 文 化 的 交 融 中 吸 取 了 精 华 , 培 养 了 尊 重 和 荣 誉 , 自 信

和 信 任 , 同 情 和 宽 容 的 美 德 。 更 重 要 的 是 , 他 们 满 足 了 瑞 华 的 期 待 , 具 有

开 放 心 胸 , 博 大 宽 容 的 品 质 ; 成 为 寻 求 新 知 识 , 接 受 新 思 想 , 具 有 责 任 感

的 公 民 。 瑞 华 的 学 生 追 求 着 自 己 的 梦 想 , 开 拓 着 自 己 的 职 场 生 涯 , 在 这 个

多 元 文 化 的 社 会 中 发 挥 着 建 设 性 的 作 用 。

今 年 , 在 庆 祝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成 立 二 十 周 年 纪 念 时 , 我 们 也 专 注 于 规 划

未 来 。 目 前 , 我 们 正 在 努 力 实 现 三 个 目 标 。 首 先 , 扩 大 教 学 覆 盖 范 围 , 以

满 足 我 们 日 益 增 长 的 社 区 需 求 ; 其 次 , 积 极 获 取 伊 利 诺 伊 州 教 育 委 员 会 对

瑞 华 汉 语 教 育 的 认 证 , 把 瑞 华 推 向 更 加 规 范 化 的 轨 道 ; 最 后 , 开 拓 更 多 的

渠 道 以 培 训 我 们 的 教 师 , 探 索 最 新 的 教 学 方 法 , 采 用 最 佳 的 汉 语 教 材 , 提

高 瑞 华 的 教 学 水 平 。 瑞 华 将 加 强 与 全 美 的 姐 妹 中 文 学 校 、 各 个 学 区 和 社 区

学 院 的 中 文 教 育 计 划 、 和 中 国 语 言 教 育 机 构 之 间 的 密 切 合 作 , 向 社 会 传 播

中 国 语 言 和 传 统 文 化 。 我 们 坚 信 , 训 练 有 素 的 教 师 是 瑞 华 最 宝 贵 的 财 富 ,

是 瑞 华 过 去 , 现 在 和 未 来 成 功 的 基 石 。

中 国 古 代 伟 大 的 哲 学 家 老 子 说 过 :“ 千 里 之 行 , 始 于 足 下 ”, 这 就 是

瑞 华 的 座 右 铭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校 长 : 金 忠 民

二 〇 一 二 年 九 月

3


PRINCIPAL’S WORDS

In 1992,a dozen Chinese immigrant families around the Naperville/Lisle region and big

Chicago area shared a common dream: making good lives in this land of opportunities, assimilating

into this melting pot society, while maintaining their culture and heritage identity stamped with five

thousand years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With their great efforts, Ray Chinese School was born with

dozens of students and a handful of parent volunteers as its first teachers. Since then, through the

hard work of countless parents and students, teachers and administrators, and with the strong and

continuous supports from our local government, school districts, and communities, Ray Chinese

School has become the largest Chinese school in the Midwest region and one of the largest in the

whole nation.

In the past 20 years, Ray Chinese School has accumulated profound experiences in teaching both

Chinese language and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 The students’ desire to learn is enhanced in

our lively and relaxing learning environment. Through the rigorous and thorough curriculums, our

students not only develop full spectrum language skills, but also absorb the best from the Eastern

and Western cultures, and become citizens with virtues of respect, honor, confidence, compassion

and tolerance. More importantly we expect them to be lifelong learners with open minds and big

hearts. So far, we have been very successful on that. Most of our former students are pursuing their

careers as teachers, engineers, scientists, doctors and other professionals. They are playing

constructive roles in our diverse multicultural society.

This year while we are celebrating Ray Chinese School’s 20 years anniversary, we are also

focusing on planning for our future. Currently we are working to achieve three goals. First, we

would like to expand our curriculum to meet the expanded interest from the general public.

Secondly, we are going to pursue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accreditation from the Illinois State

Board of Education. Last but not the least, we are planning to explore more opportunities and open

more channels for our teachers to receive trainings to the most updated teaching methods and

materials. This could include collaborations between our school with other sister Chinese Language

schools across the United States, with Chinese language programs in different school districts and

community colleges, with outreach programs of academic language institutions in China. We believe

our well trained teachers are our best assets to make us a success story in the past, the present and

the future.

Now I would like to end with a quote by one ancient Chinese philosopher Lao Zi ( 老 子 ): “ 千 里

之 行 始 于 足 下 ”⎯“A 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 begins with a single step”. This is our motto.

Zhongmin Jin

Principal of Ray Chinese School

September, 2012

4


学 校 概 况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创 建 于 一 九 九 二 年 , 是 一 个 在 美 国 伊 利 诺 伊 州 政 府 注

册 的 非 盈 利 性 组 织 , 现 为 美 中 地 区 最 大 的 一 所 中 文 学 校 , 也 是 由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国 务 院 侨 务 办 公 室 命 名 的 “ 华 文 教 育 示 范 学 校 ”。 学 校 的 宗 旨

是 通 过 教 授 中 文 和 传 授 中 国 文 学 、 绘 画 、 舞 蹈 、 音 乐 、 棋 类 和 武 术 等 传

统 文 化 和 艺 术 丰 富 学 生 的 多 元 文 化 生 活 。 通 过 为 学 生 、 家 长 和 社 区 的 其

它 成 员 组 织 体 育 , 文 化 交 流 及 其 它 社 会 活 动 为 芝 加 哥 西 区 的 居 民 服 务 。

瑞 华 现 有 近 一 百 七 十 多 个 教 学 班 , 一 千 二 百 多 名 在 校 学 生 , 八 百 多

个 家 庭 ; 开 设 了 除 中 文 之 外 的 十 多 种 课 程 ; 学 生 来 源 已 从 海 外 华 人 扩 大

到 涵 盖 各 种 不 同 文 化 背 景 的 群 体 。 近 年 , 学 校 已 从 一 个 校 区 扩 展 为 两 个

校 区 , 并 从 仅 周 末 授 课 发 展 到 暑 期 周 末 班 和 暑 期 夏 令 营 等 。 建 校 以 来 ,

已 有 三 百 名 学 生 从 瑞 华 毕 业 。 学 校 拥 有 六 十 余 名 教 师 , 其 中 七 人 荣 获 国

务 院 侨 务 办 公 室 命 名 的 “ 优 秀 中 文 教 师 ” 称 号 。

About Ray Chinese School (RCS)

Ray Chinese School, established in 1992, is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with the

State of Illinois. It is the largest Chinese school in the Midwest region and a “Chinese-Language

Education Model School” designated by China Overseas Chinese Affairs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The mission of the school is to enrich children's multicultural background through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as well as through cultural activities such as Chinese

literature, painting, dancing, music, chess, GO, and martial arts. It serves the western suburbs of

Chicago by organizing cultural exchanges, sports, and other social activities for students, their

parents, and other members of the community.

Presently, RCS has more than 170 classes serving 1200 students and 800 families. In

addition to its Chinese-language courses, RCS offers over 10 categories of a variety of other

courses; likewise, the enrollment population has grown to include a multitude of different

cultural backgrounds no longer limited to that of the overseas Chinese community. Recently, the

school has successfully expanded into a second school district. Courses and supplemental

lessons, previously offered solely during the weekends, are now also being taught at RCS's

summer schools and summer camps. Over the past 20 years, 300 students have graduated from

RCS. In total, RCS has 67 highly qualified teachers with strong teaching credentials; 7 of them

are honored by China Overseas Chinese Affairs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 as “Excellent

Chinese-Language Teachers”.

5


总 领 馆 贺 信

2012 年 9 月 杨 国 强 总 领 事 ( 右 一 ) 与

我 校 代 表 展 望 董 事 长 在 63 周 年 国 庆 招

待 会 上

2009 年 谢 云 亮 副 总 领 事 ( 右 二 ) 访 问

我 校 。 展 望 ( 左 一 )、 张 胜 忠 ( 左

二 )、 赵 际 勇 ( 右 一 ) 陪 同 。

6


国 会 议 员 贺 信

7


伊 利 诺 伊 州 贺 信

8


莱 奥 市 贺 信

9


瑞 柏 市 贺 信

10


瑞 华 学 生 桃 李 芬 芳 , 瑞 华 老 师 群 英 荟

萃 。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二 十 周 年 校 庆 之 际 ,

我 谨 代 表 大 芝 加 哥 地 区 华 侨 华 人 联 合

会 , 向 你 们 表 示 衷 心 的 祝 贺 。

祝 贺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为 芝 加 哥 华 人 社 区

争 光 , 入 选 中 国 国 务 院 侨 务 办 公 室 海

外 “ 华 文 教 育 示 范 学 校 ”。

祝 愿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不 断 进 步 , 在 未 来

取 得 更 加 辉 煌 的 成 绩 。

大 芝 加 哥 地 区 华 侨 华 人 联 合 会 主 席

胡 晓 军

祝 賀 瑞 華 中 文 學 校 二 十 年 校 慶

回 顧 瑞 華 經 歷 著 從 創 業 初 的 艱 難 以 至 到 今 天 的 丰 功 偉 蹟 . 挑 李 滿 天 下 . 特 別 為 瑞 華

中 文 學 校 感 到 驕 傲 和 滿 怀 的 感 激 .

瑞 華 的 每 一 位 工 作 人 員 . 默 默 地 耕 耘 和 旡 私 地 奉 獻 . 為 海 外 華 人 教 育 . 為 發 楊 中 華

歷 史 . 文 化 . 創 造 了 光 輝 的 成 就 . 讓 每 一 位 學 生 都 會 記 著 你 們 的 關 愛 . 怀 念 著 你 們

每 一 個 教 導 . 和 快 樂 的 日 子 . 是 瑞 華 中 文 學 校 獻 給 每 一 位 學 生 的 一 份 寶 貴 的 財 富 .

我 代 表 新 亞 電 視 全 体 同 仁 向 瑞 華 每 一 位 員 工 致 而 崇 高 的 敬 意 !

衷 心 的 祝 願 瑞 華 中 文 學 校 的 每 一 位 成 員 . 再 接 再 勵 . 共 創 瑞 華 更 加 燦 爛 光 輝 的 明 天 !

新 亞 電 視 董 事 长 劳 洁 梅 及 全 体 同 仁 敬 上

11








龚 明 交 先 生 书

12


Amy Chang 贺







































贺 瑞 华 二 十 华 诞 陈 洁

喜 迎 二 十 ,

桃 李 百 千 。

再 接 再 厉 ,

共 谱 新 篇 。

13


刘 萍 老 师 创 作

吴 海 云 同 学 ( 七 年 级 ) 创 作

14


贺 词 集 锦

瑞 华 永 远 兴 旺 。 — 韦 三 好

祝 瑞 华 明 天 更 好 。— 张 胜 忠

祝 瑞 华 学 校 前 程 似 锦 。 — 刘 萍

文 教 琛 瑞 , 桃 李 芳 华 。 — 徐 波

祝 瑞 华 日 益 兴 旺 。 — 文 瑾 , 王 莹

千 里 之 行 , 始 于 足 下 。— 金 忠 民

祝 中 文 学 校 万 事 顺 意 。 — 齐 立 新

祝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如 日 中 天 !— 张 绍 平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将 是 永 远 的 记 忆 。— 王 志 东

瑞 华 中 文 鹏 程 万 里 , 瑞 华 中 文 铸 就 辉 煌 。 — 张 铮

祝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越 办 越 好 。 — 都 中 秋 , 张 滔 , 杨 学 军

祝 愿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成 为 全 美 华 文 教 育 的 典 范 。— 高 晓 钟

愿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越 办 越 兴 旺 , 让 海 外 的 华 人 孩 子 都 能 把 中 文 越 学 越 好 。— 范 文 青

愿 中 文 学 校 越 办 越 好 , 桃 李 满 天 下 , 祝 瑞 华 二 十 年 生 日 快 乐 。 — 杨 悦 , 杨 学 军 , 田 玉 凤

我 们 全 家 在 这 里 度 过 了 十 多 年 美 妙 的 时 光 , 温 暖 的 回 忆 下 , 真 诚 的 祝 福 。— 陈 方

瑞 华 二 十 年 , 路 漫 漫 , 你 我 同 行 ; 教 书 十 四 载 , 途 悠 悠 , 你 我 同 心 。 — 韩 晶

愿 瑞 华 继 往 开 来 , 为 传 承 与 宏 扬 中 华 文 化 , 更 上 一 层 楼 。— 巩 莉 华

瑞 华 是 我 生 命 中 的 一 部 分 , 精 彩 的 一 部 分 。 — 周 晓 惠

血 浓 于 水 , 桃 李 芳 华 , 祝 瑞 华 表 20 年 华 诞 。— 史 力 红

瑞 华 中 文 兴 旺 发 达 ! 我 的 学 校 我 的 爱 。— 施 祖 林

二 十 年 不 易 , 祝 大 家 进 步 。 — 杨 中 进

期 待 瑞 华 再 创 辉 煌 。 — 林 津 , 史 大 莉

愿 瑞 华 中 文 鹏 程 万 里 。— 张 丽 兵

祝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永 存 。— 张 守 宇

祝 愿 瑞 华 更 上 一 层 楼 。 — 展 望

祝 瑞 华 事 业 蒸 蒸 日 上 !— 赵 晖

桃 李 满 天 下 。— 赵 艳

15


瑞 华 园 丁 好 风 采 ,

辛 劳 进 取 展 华 才 。

情 系 “ 汉 唐 ” 育 桃 李 ,

风 流 今 朝 更 豪 迈 。

瑞 华 园 丁 好 风 采

周 晓 惠

二 十 年 耕 耘 铸 “ 瑞 华 ”,

十 几 百 家 长 倾 关 爱 。

祖 国 复 兴 惠 广 众 ,

华 夏 传 承 千 秋 在 。

♦ ♦ ♦ ♦ ♦ ♦ ♦ ♦ ♦ ♦ ♦ ♦ ♦ ♦ ♦ ♦

贺 信

郭 广 雄 ( 前 任 校 委 )

欣 闻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建 校 二 十 年 校 庆 在 即 , 惊 喜 不 禁 。 请 接 受 我 对 瑞 华 全 体 师 生 和

校 务 委 员 衷 心 的 祝 贺 。

作 为 中 文 学 校 , 瑞 华 不 但 为 我 们 的 孩 子 提 供 了 学 习 中 文 的 场 所 , 也 为 家 长 们 架 起

了 交 流 、 友 谊 的 桥 梁 。 我 有 幸 参 与 过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的 校 委 工 作 , 那 段 时 间 一 直 是 我 记

忆 和 怀 念 的 日 子 。

二 十 年 的 风 风 雨 雨 , 瑞 华 已 桃 李 满 园 、 硕 果 芬 芳 。 瑞 华 老 师 们 的 兢 兢 业 业 、 瑞 华

家 长 们 的 大 力 支 持 、 瑞 华 校 委 们 的 无 私 奉 献 铸 就 了 瑞 华 二 十 年 的 辉 煌 。 瑞 华 教 书 育 人 ,

传 播 文 化 , 凝 聚 华 人 , 融 汇 中 西 。 瑞 华 的 事 业 利 在 当 代 , 功 禀 千 秋 !

愿 瑞 华 不 断 进 取 , 续 谱 新 篇 。

♦ ♦ ♦ ♦ ♦ ♦ ♦ ♦ ♦ ♦ ♦ ♦ ♦ ♦ ♦ ♦

摄 于 2012 年 夏 日 野 餐 会

16


This image cannot currently be displayed.

历 任 校 首

卞 锡 荣

校 长 1992-1993

桂 新 群

校 长 1993-1994

严 敬 德

校 长 1994-1995

毛 东 宁

校 长 1995-1996

华 欣

校 长 1996-1997

俞 曙

董 事 长 1997

张 守 宇

校 长 1998-1999

韦 大 同

校 长 1997-1998

董 事 长 1998-2002

巩 莉 华

校 长 1999-2000

史 力 红

校 长 2000-2001

董 事 长 2003-2005

张 绍 平

校 长 2001-2003

董 事 长 2006

周 晓 惠

校 长 2003-2005

董 事 长 2007

施 祖 林

校 长 2005-2006

郭 伯 秋

校 长 2006-2009

张 胜 忠

校 长 2009-2011

赵 际 勇

董 事 长 2009

展 望

董 事 长 2009-2012

都 中 秋

校 长 2011-2012

金 忠 民

校 长 2012- 现 在

17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历 届 董 事 会 成 员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历 届 校 委 会 成 员

18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历 届 校 委 会 成 员

19


国 务 院 侨 办 授 予 的

“ 海 外 华 文 教 育 优 秀 教 师 ”

巩 莉 华 韩 晶 史 大 莉 王 玫

杨 悦 张 绍 平 张 如 伟

国 务 院 侨 办 颁 发 海

外 华 文 教 师 优 秀 奖 。

左 起 , 巩 莉 华 、 张

如 伟 、 杨 悦 、 都 中

秋 、 国 侨 办 副 主 任

任 启 亮 、 展 望 、 张

绍 平 、 韩 晶 。

20


与 你 们 一 起 走 过

在 瑞 华 教 中 文 十 五 年 记

韩 晶

每 当 遇 到 ( 或 是 电 话 里 , 电 邮 里 ) 不 常 见 的 朋 友 , 他 们 都 会 问 起 : 你 还 在 教 中 文 吗 ,

得 到 肯 定 的 回 答 后 , 他 们 会 再 问 , 现 在 教 几 年 级 了 , 当 听 了 我 仍 在 教 二 年 级 ( 从 最 初

教 二 年 级 , 后 又 教 了 六 年 一 年 级 , 去 年 又 回 到 了 二 年 级 ), 他 们 会 说 , 教 了 这 么 多 年 ,

也 不 见 你 被 提 升 ……

九 八 年 的 夏 末 , 当 我 第 一 次 走 进 课 堂 , 开 始 了 海 外 教 中 文 的 历 程 , 我 当 然 不 会 想

到 会 有 今 天 的 成 绩 。 对 于 一 个 没 有 任 何 教 书 背 景 的 我 , 能 够 走 上 讲 台 , 要 感 谢 的 人 很

多 : 当 年 的 校 长 们 , 老 教 师 们 , 是 他 们 的 信 任 与 鼓 励 , 能 够 让 我 坚 持 到 今 天 ; 是 我 那

些 可 爱 的 学 生 们 和 他 们 的 家 长 , 是 他 们 的 支 持 , 理 解 与 合 作 , 能 够 让 我 有 今 天 的 成 绩 ;

当 然 还 要 感 谢 那 些 为 我 做 过 TA( 他 们 有 的 正 在 做 , 大 部 分 已 经 离 校 ) 的 同 学 。 是 他 们 ,

让 我 不 断 的 努 力 , 不 断 的 探 索 , 走 过 了 这 值 得 回 忆 的 十 五 年 。





在 教 了 七 年 二 年 级 之 后 , 学 校 希 望 我 能 换 到 一 年 级 , 我 没 有 任 何 犹 豫 的 就 为 自 己

降 了 一 级 。 越 小 的 孩 子 , 越 容 易 教 , 他 们 听 话 , 对 什 么 都 充 满 了 好 奇 ,“ 连 哄 带 骗 ”,

“ 糖 衣 炮 弹 ”, 都 会 有 用 。“ 不 幸 ” 的 是 , 由 于 教 材 的 改 变 , 从 去 年 (2011 年 ) 我 又 升

回 到 了 二 年 级 。 新 的 教 材 , 带 给 我 的 是 新 的 挑 战 。 就 算 教 了 这 么 多 年 , 每 一 个 新 的 学

年 , 我 都 要 从 头 开 始 , 了 解 新 的 学 生 , 让 我 们 彼 此 适 应 。 不 断 努 力 , 不 断 提 高 , 是 我

不 变 的 追 求 。 学 无 止 境 , 同 样 适 合 教 了 十 五 年 中 文 的 我 。

十 五 年 , 我 的 学 生 们 和 我 一 起 走 过 , 早 些 年 的 学 生 们 , 早 已 经 离 开 了 中 文 学 校 ,

或 已 工 作 , 或 就 读 大 学 , 但 我 的 每 一 个 学 生 , 都 成 为 了 我 生 命 中 的 一 部 分 , 我 或 许 还

可 以 叫 出 他 们 的 名 字 ; 我 也 关 心 他 们 的 成 长 , 那 是 因 为 我 喜 欢 他 们 、 爱 他 们 。 用 爱 心 ,

教 导 孩 子 们 , 关 心 帮 助 爱 护 他 们 , 让 孩 子 们 学 得 有 信 心 , 学 得 开 心 , 让 家 长 们 放 心 。

如 果 学 生 们 读 了 我 的 中 文 班 , 下 一 年 他 们 还 想 继 续 学 中 文 , 我 觉 得 就 是 成 功 , 如 果 他

们 喜 欢 我 , 能 记 得 我 的 名 字 , 那 就 是 给 我 的 最 高 的 奖 励 。

从 最 初 只 教 一 个 班 , 十 几 名 学 生 , 到 今 天 教 四 个 班 , 七 十 几 名 学 生 , 一 路 走 来 ,

我 也 见 证 了 瑞 华 的 发 展 与 壮 大 , 作 为 一 名 瑞 华 人 , 我 为 瑞 华 骄 傲 。

今 天 , 在 瑞 华 迈 进 了 第 二 十 个 年 头 时 , 我 得 到 了 优 秀 教 师 的 殊 荣 , 我 知 道 , 在 海

外 教 中 文 不 容 易 , 我 们 做 老 师 的 , 任 重 而 道 远 … 它 也 将 成 为 我 下 一 站 的 起 点 , 为 了 这

份 荣 誉 ; 为 了 那 些 期 待 我 有 更 好 成 绩 的 学 生 和 他 们 的 家 长 ; 为 了 下 一 个 十 五 年 , 百 尺

竿 头 , 更 近 一 步 !

21


他 乡 桃 李 传 薪 火 异 域 杏 坛 满 芳 华

⎯⎯ “ 海 外 华 文 优 秀 教 师 ” 获 奖 感 言

张 如 伟

我 自 大 学 毕 业 后 , 便 成 为 一 名 专 业 中 文 教 师 , 曾 在 全 国 重 点 高 中 华 师 大 二 附 中 任

教 六 年 。 来 到 美 国 后 , 很 幸 运 可 以 继 续 从 事 我 所 热 爱 的 中 文 教 学 。

十 六 年 寒 暑 弹 指 去 , 今 天 荣 膺 “ 海 外 华 文 优 秀 教 师 ” 称 号 , 自 豪 , 荣 耀 , 满 足

之 余 , 回 想 这 十 六 年 的 教 学 经 历 , 教 过 的 几 百 个 学 生 , 接 触 到 的 众 多 家 长 以 及 那 无 数

热 心 海 外 华 文 教 学 的 参 与 者 , 我 的 获 奖 感 言 只 剩 下 一 个 词 ⎯⎯“ 诚 惶 诚 恐 ” 。 因 为

我 知 道 在 这 个 称 号 的 背 后 是 多 少 代 移 民 的 梦 想 : 让 我 们 的 孩 子 在 异 国 他 乡 也 能 挺 起 胸

膛 自 豪 于 自 己 的 民 族 , 血 统 和 文 化 。 在 这 个 称 号 的 背 后 是 整 整 二 十 年 来 瑞 华 人 所 有 的

努 力 , 奋 斗 , 智 慧 和 汗 水 。 他 们 所 秉 持 的 不 懈 信 念 是 如 此 朴 实 又 是 如 此 艰 难 ⎯⎯ 让 我

们 的 孩 子 永 不 忘 记 。 不 忘 记 华 裔 的 根 源 , 华 土 的 壮 阔 , 华 语 的 优 雅 , 华 仪 的 美 丽 。 也

许 我 还 称 不 上 优 秀 , 但 我 事 业 是 伟 大 的 。 我 的 工 作 连 通 着 过 去 和 未 来 , 古 老 和 现 代 ,

理 解 和 创 新 。 我 不 敢 在 此 大 言 不 惭 说 我 对 此 称 号 当 之 无 愧 , 但 我 可 以 毫 不 犹 豫 , 骄 傲

地 大 声 说 : 我 们 瑞 华 是 当 得 起 这 优 秀 两 字 的 , 在 瑞 华 服 务 过 和 正 在 服 务 的 教 职 员 工

们 是 当 得 起 这 优 秀 两 字 的 , 瑞 华 的 一 千 四 百 多 个 学 生 是 当 得 起 这 优 秀 两 字 的 , 我 们

瑞 华 七 百 个 的 家 庭 是 当 得 起 这 优 秀 两 字 的 。 请 为 他 们 鼓 掌 , 荣 誉 更 应 该 属 于 他 们 !

“ 满 不 在 乎 ” 大 概 可 以 形 容 我 十 六 年 前 第 一 次 走 进 瑞 华 的 教 室 时 的 心 情 。 一 个 有

专 业 教 育 背 景 , 在 中 国 顶 尖 中 学 执 教 并 出 身 杏 坛 世 家 的 中 文 老 师 在 美 国 业 余 中 文 学 校

教 教 一 帮 搞 不 清 自 己 是 美 国 人 还 是 中 国 人 的 洋 腔 华 裔 还 不 是 驾 轻 就 熟 , 小 菜 一 碟 。 很

快 信 心 没 了 , 代 之 以 吃 惊 , 沮 丧 , 愤 怒 和 无 力 感 。 吃 惊 ⎯⎯ 从 来 没 有 想 到 高 学 历 华 人

家 庭 孩 子 们 的 中 文 程 度 居 然 也 会 差 到 如 此 不 堪 的 地 步 。 沮 丧 ⎯⎯ 老 经 验 , 老 方 法 一 律

失 效 。 愤 怒 ⎯⎯ 不 满 自 己 , 怪 罪 学 生 , 迁 怒 家 长 。 无 力 ⎯⎯ 苦 口 婆 心 , 威 胁 利 诱 , 出

尽 百 宝 依 然 换 来 孩 子 们 一 句 : Who care? 当 时 华 文 教 学 现 状 给 我 上 了 沉 重 的 一 课 , 然

而 天 性 纯 良 的 学 生 , 执 着 不 懈 的 家 长 , 不 计 得 失 的 同 仁 是 那 么 让 人 感 动 , 让 我 感 受 到

做 为 海 外 华 文 教 师 的 价 值 , 也 激 发 起 我 挑 战 困 难 的 激 情 。 收 拾 起 轻 慢 大 意 自 傲 的 心 态 ,

端 正 出 踏 实 谨 慎 自 谦 的 作 风 , 放 下 身 段 , 咬 紧 牙 关 , 不 断 地 坚 持 , 摸 索 , 学 习 , 探 讨 ,

实 验 。 默 默 耕 耘 , 为 人 , 为 师 , 为 学 。 用 自 己 的 学 识 熏 陶 学 生 , 用 自 己 的 真 诚 感 染 学

生 , 用 教 学 的 成 果 影 响 学 生 。 慢 慢 地 播 撒 的 种 子 发 芽 生 根 , 在 越 来 越 多 的 来 自 学 生 ,

家 长 和 同 仁 的 接 受 , 肯 定 和 赞 誉 的 同 时 , 我 发 现 自 己 居 然 是 收 获 最 大 , 采 摘 到 最 美 花

朵 的 那 个 人 。 美 国 2009 年 的 全 国 年 度 教 师 托 尼 ⋅ 马 伦 曾 经 说 : “ 优 秀 的 教 师 有 一 个 共 同

的 品 质 : 他 们 知 道 如 何 读 懂 故 事 。 他 们 知 道 走 进 教 室 大 门 的 每 一 个 孩 子 都 有 一 个 独 一

无 二 、 引 人 入 胜 , 但 却 没 有 完 成 的 故 事 。 真 正 优 秀 的 教 师 能 够 读 懂 孩 子 的 故 事 , 而 且

能 够 抓 住 不 平 常 的 机 会 帮 助 作 者 创 作 故 事 ”。 我 想 补 充 他 的 话 , 我 学 着 在 读 懂 学 生 的

同 时 , 我 也 在 读 懂 我 的 内 在 。 我 在 帮 助 学 生 创 作 他 们 的 故 事 的 同 时 , 我 也 让 自 己 在 教

师 这 个 阳 光 底 下 最 古 老 的 职 业 书 上 续 写 了 绚 丽 的 一 章 。 感 谢 瑞 华 提 供 丰 饶 的 土 壤 让 我

的 成 长 , 成 熟 。 在 人 生 的 韶 华 之 年 , 给 我 的 事 业 画 屏 涂 上 了 一 抹 最 绚 烂 的 色 彩 。 请 允

许 我 向 我 的 学 生 , 学 生 家 长 和 同 仁 深 深 弯 下 腰 , 请 接 受 我 诚 挚 的 敬 意 , 感 谢 , 优 秀 的

荣 誉 更 应 该 属 于 你 们 !

仍 然 用 托 尼 ⋅ 马 伦 的 话 与 瑞 华 , 瑞 华 人 和 所 有 兢 兢 业 业 耕 耘 在 海 外 华 文 教 学 上 的 同

道 们 共 勉 : 让 “ 我 们 一 道 去 寻 找 教 会 所 有 的 人 读 懂 孩 子 故 事 的 勇 气 、 力 量 和 智 慧 ”。





22


瑞 华 之 路

纪 录 片 《 瑞 华 之 路 》 解 说 词

张 铮





瑞 华 —— 祥 瑞 、 吉 庆 的 中 华 , 这 一 响 亮 又 庄 重 的 名 字 , 倾 注 着 多 少 海 外 游 子 对 祖 国

思 恋 之 情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以 此 命 名 。

瑞 华 创 建 于 1992 年 , 坐 落 在 芝 加 哥 的 西 郊 ; 这 是 一 个 在 美 国 伊 利 诺 伊 州 政 府 注 册 的

非 盈 利 性 组 织 , 现 为 美 中 西 部 地 区 最 大 的 一 所 中 文 学 校 。 通 过 教 授 中 文 和 传 授 中 国 文 学 、

绘 画 、 舞 蹈 、 音 乐 、 棋 类 和 武 术 等 传 统 文 化 和 艺 术 , 来 丰 富 海 外 游 子 , 及 下 一 代 的 多 元

文 化 生 活 ; 瑞 华 组 织 体 育 , 文 化 交 流 及 其 它 社 会 活 动 , 为 芝 加 哥 西 区 的 居 民 服 务 ; 瑞 华

是 构 架 海 外 华 人 与 祖 国 悠 久 历 史 和 文 化 传 承 的 桥 梁 , 是 联 结 多 元 社 区 其 它 成 员 的 纽 带 。

2012 的 初 春 时 节 , 当 北 国 大 地 还 是 一 派 银 装 素 裹 , 芝 加 哥 的 暖 冬 , 和 煦 的 春 风 , 明

媚 的 阳 光 把 瑞 华 带 入 了 建 校 二 十 周 年 的 庆 典 。 岁 月 匆 匆 , 弹 指 挥 洒 间 , 二 十 年 过 去 了 。

二 十 年 , 对 于 一 棵 树 只 增 添 二 十 圈 年 轮 罢 了 , 而 对 于 一 座 海 外 中 文 学 校 , 它 是 那 样 不 同

寻 常 。

回 想 瑞 华 创 建 之 初 , 仅 二 十 来 人 , 经 受 着 人 力 、 物 力 资 源 匮 乏 、 社 会 信 任 度 不 高 、

管 理 经 验 不 足 等 诸 多 困 难 。 面 临 着 海 外 华 人 及 社 区 的 高 企 盼 、 其 他 仅 教 授 繁 体 字 的 中 文

学 校 的 竞 争 与 挑 战 , 瑞 华 选 择 了 “ 自 强 、 厚 德 、 善 学 、 笃 行 ” 之 路 。

如 今 的 瑞 华 其 办 学 规 模 已 是 原 有 的 六 百 倍 。 办 学 的 理 念 、 条 件 、 规 模 、 机 制 、 层 次 、

质 量 等 方 面 都 有 了 初 步 突 破 , 逐 步 完 善 。 已 形 成 了 近 一 百 二 十 多 个 教 学 班 , 有 六 十 余 名

教 师 , 一 千 二 百 多 名 在 校 学 生 , 八 百 多 家 庭 ; 开 设 了 除 中 文 之 外 的 多 达 十 多 种 课 程 ; 学

生 来 源 已 从 海 外 华 人 扩 大 到 涵 盖 各 种 不 同 文 化 背 景 的 群 体 ; 近 年 , 学 校 已 从 一 个 校 区 ,

扩 展 为 两 个 校 区 ; 课 目 的 种 类 或 授 课 形 式 以 从 仅 周 末 授 课 , 发 展 到 暑 期 周 末 班 , 及 暑 期

夏 令 营 等 。 建 校 以 来 , 已 有 300 名 学 生 从 瑞 华 毕 业 。 日 前 , 更 有 多 名 瑞 华 校 友 已 运 用 其

中 文 知 识 服 务 于 世 界 各 地 。

2011 年 , 瑞 华 被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侨 务 办 公 室 命 名 为 “ 华 文 教 育 示 范 学 校 ”。 这 是 华

文 教 育 学 术 机 构 对 瑞 华 的 肯 定 , 与 褒 奖 。 二 十 年 里 , 在 每 一 忙 碌 的 教 学 天 里 , 多 少 义 务

工 作 者 总 是 以 耕 耘 不 辍 的 姿 态 , 默 默 地 为 瑞 华 工 作 着 、 奉 献 着 。 也 是 在 这 二 十 年 里 , 不

管 刮 风 下 雨 , 不 管 打 雷 闪 电 , 瑞 华 的 老 师 们 总 是 坚 守 三 尺 讲 台 , 为 学 生 们 讲 述 一 个 个

动 人 的 故 事 , 描 绘 一 幅 幅 美 妙 的 图 画 , 打 开 一 扇 扇 智 慧 的 窗 户 。 瑞 华 让 海 外 华 人 的 下

一 代 与 社 区 感 受 到 了 中 华 历 史 是 那 么 久 远 , 文 化 是 那 么 积 厚 ; 语 言 是 那 么 优 美 , 知 识 是

那 么 神 圣 ; 风 俗 是 那 么 传 奇 , 希 望 是 那 么 璀 璨 !

瑞 华 的 二 十 年 是 自 强 不 息 、 艰 苦 创 业 的 二 十 年 。 二 十 年 , 它 不 是 一 种 回 忆 , 更 不

是 梦 , 它 是 一 个 希 望 , 是 一 个 希 望 铸 造 的 过 程 。 回 顾 这 二 十 年 , 它 是 砥 砺 的 二 十 年 , 它

是 辉 煌 的 二 十 年 , 它 是 风 雨 兼 程 的 二 十 年 , 它 是 薪 火 相 传 的 二 十 年 。 二 十 年 , 瑞 华 从 一

株 小 苗 渐 渐 地 长 成 了 一 棵 参 天 大 树 , 现 在 , 它 是 那 样 的 茁 壮 , 那 样 的 茂 盛 , 它 在 远 离 祖

国 的 土 地 上 为 海 外 游 子 擎 起 了 一 个 希 望 , 一 个 伟 大 的 希 望 —— 弘 扬 , 传 播 中 华 文 华 到

世 界 的 每 一 角 落 !

“ 惊 回 首 , 离 天 三 尺 三 ”; 往 远 眺 , 难 忘 二 十 年 。 成 绩 说 明 过 去 , 经 验 丰 富 明 天 ,

理 想 昭 示 未 来 。 瑞 华 一 定 能 在 艰 辛 中 求 生 存 , 辉 煌 中 求 继 承 , 希 望 中 求 发 展 ! 翘 首 以 待

着 瑞 华 的 下 一 个 沐 浴 爱 心 、 以 德 治 校 、 兼 收 并 蓄 、 虚 心 向 学 、 谋 定 即 行 、 只 争 朝 夕 的

二 十 年 ! 让 每 个 瑞 华 的 成 员 携 手 共 创 瑞 华 更 加 灿 烂 的 明 天 !

23


桃 李 芬 芳 , 硕 果 累 累 ; 人 才 济 济 , 群 英 荟 萃

记 录 瑞 华 师 生 积 极 参 加 社 会 活 动 的 感 人 历 程

王 坚

二 十 年 的 时 光 , 二 十 年 的 辛 劳 , 二 十 年 的 硕 果 ,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二 十 周 年 校 庆 之 际 ,

让 我 们 一 起 穿 越 时 空 , 在 记 忆 中 搜 索 瑞 华 师 生 员 工 的 感 人 事 迹 , 把 这 些 美 丽 的 故 事 拼 接

成 文 字 的 视 频 , 与 大 家 一 起 品 味 和 欣 赏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的 成 长 历 程 。

由 于 我 经 常 组 织 和 参 加 社 会 活 动 , 就 让 我 从 社 会 活 动 的 角 度 , 把 对 准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学 生 、 教 师 、 校 董 、 校 委 、 校 长 的 镜 头 慢 慢 回 放 , 与 大 家 分 享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师 生 员 工 积

极 参 加 社 会 活 动 的 动 人 画 面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是 美 国 中 西 部 最 大 的 中 文 学 校 , 注 册 学 生 超 过 一 千 , 在 大 芝 加 哥 地 区

创 下 纪 录 。 但 是 可 能 会 在 全 美 甚 至 更 大 范 围 创 下 纪 录 的 , 是 两 位 瑞 华 学 生 徐 义 楠 、 庄 蓦

藜 。 徐 义 楠 、 庄 蓦 藜 不 仅 在 主 流 社 会 和 华 人 社 区 荣 获 选 美 冠 军 , 而 且 还 被 著 名 的 哈 佛 大

学 录 取 。 热 心 参 加 社 区 活 动 的 徐 义 楠 , 不 仅 在 2007 年 芝 加 哥 华 埠 亲 善 小 姐 选 美 大 赛 中 荣

获 冠 军 , 而 且 还 在 美 国 主 流 社 会 的 选 美 比 赛 中 取 得 优 异 的 成 绩 , 曾 在 2002 年 瑞 柏 市 小 姐

评 选 中 获 冠 军 , 在 2003 年 伊 利 诺 伊 州 小 姐 评 选 中 获 亚 军 。 在 2008 年 大 芝 加 哥 华 人 妇 女 商

会 年 会 上 , 美 国 全 国 少 女 选 美 冠 军 庄 蓦 藜 在 即 将 赴 哈 佛 读 书 之 际 , 还 赶 来 帮 助 推 销 彩 券

和 颁 发 丰 富 多 样 的 奖 品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的 老 师 们 不 仅 在 教 学 上 成 绩 斐 然 , 在 社 会 活 动 上 也 大 显 身 手 。 音 乐 老

师 梁 庆 瑶 , 是 黄 河 艺 术 团 “ 纪 念 抗 日 战 争 六 十 周 年 音 乐 会 ” 总 策 划 人 之 一 。 舞 蹈 老 师 林

津 , 是 东 方 艺 术 团 “ 金 秋 皓 月 ” 综 艺 晚 会 的 总 导 演 。 中 文 老 师 王 旭 , 在 多 个 重 要 社 区 活

动 中 担 任 主 持 人 。 篮 球 老 师 徐 信 民 和 张 学 平 , 是 瑞 柏 市 2007 年 中 秋 中 国 传 统 音 乐 舞 蹈 晚

会 的 两 位 总 指 挥 。 舞 蹈 老 师 王 惠 英 、 于 地 、 崔 明 燕 积 极 参 与 社 区 重 大 演 出 活 动 。 美 术 老

师 王 乃 英 、 王 莹 热 情 支 持 2009 年 “ 我 心 中 的 中 国 ” 少 年 儿 童 绘 画 比 赛 。 围 棋 老 师 黄 丽 萍

的 学 生 获 得 2007 年 第 一 届 全 美 青 少 年 围 棋 锦 标 赛 冠 军 。 国 际 象 棋 老 师 吴 伟 卿 、 李 坚 白 的

学 生 在 2009 年 全 美 青 少 年 国 际 象 棋 大 赛 中 取 得 优 异 成 绩 。 武 术 老 师 董 晓 飞 也 在 “ 倾 听 草

原 ” 赈 灾 义 演 等 重 要 社 区 活 动 中 一 展 身 手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的 董 事 会 集 中 了 社 区 的 各 路 人 才 。 前 董 事 刘 国 奎 曾 担 任 美 国 华 人 教 授

科 学 家 学 社 社 长 。 前 董 事 王 志 东 律 师 活 跃 于 华 人 社 区 。 董 事 黄 玉 明 曾 担 任 北 大 校 友 会 会

长 。 董 事 郑 征 是 北 伊 华 人 协 会 春 节 晚 会 制 作 人 和 东 方 艺 术 团 副 团 长 。 前 董 事 部 瑞 志 不 仅

经 常 在 社 区 活 动 中 担 任 主 持 , 还 在 多 部 话 剧 中 扮 演 主 要 角 色 。 现 任 董 事 长 展 望 更 是 积 极

地 参 与 各 项 重 大 社 区 活 动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的 校 委 会 也 是 人 才 辈 出 。 前 校 委 何 建 良 曾 担 任 科 工 专 理 事 长 。 刘 丽 是

东 方 艺 术 团 团 长 。 前 校 委 丁 云 贵 是 文 化 村 的 创 始 人 之 一 。 前 校 委 杨 八 林 是 希 林 协 会 负 责

人 。 前 校 委 张 静 英 是 黄 河 艺 术 团 舞 蹈 团 团 长 。 前 副 校 长 陈 红 曾 在 多 部 话 剧 演 出 中 扮 演 重

要 角 色 。 前 副 校 长 王 强 是 芝 加 哥 华 人 艺 术 团 理 事 长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的 历 任 校 长 群 英 荟 萃 , 在 为 瑞 华 倾 力 奉 献 的 同 时 , 还 热 心 地 为 社 区 活

动 出 力 献 计 。 首 任 校 长 卞 锡 荣 , 积 极 支 持 2007 年 “ 和 平 颂 ” 大 型 演 出 。 第 二 任 校 长 桂 新

群 , 在 2012 年 访 问 中 国 内 燃 机 工 业 协 会 。 第 三 任 校 长 严 敬 德 , 在 2009 年 热 心 为 潍 坊 柴 油

机 厂 招 聘 会 联 系 社 团 。 第 四 任 校 长 毛 东 宁 也 很 活 跃 。 第 五 任 校 长 华 欣 , 在 2010 年 赵 申 生

教 授 追 悼 会 上 发 表 演 讲 。 第 六 任 校 长 韦 大 同 , 曾 担 任 科 工 专 会 长 和 清 华 校 友 会 会 长 。 第

七 任 校 长 张 守 宇 , 曾 担 任 科 工 专 会 长 和 文 化 村 村 长 。 第 八 任 校 长 巩 莉 华 , 在 1999 年 带 领





24


瑞 华 师 生 家 长 队 伍 加 入 庆 祝 中 国 国 庆 五 十 周 年 游 行 。 第 九 任 校 长 史 力 红 , 曾 担 任 北 伊

华 人 协 会 理 事 和 全 美 中 文 学 校 协 会 理 事 。 第 十 任 校 长 张 绍 平 , 曾 担 任 大 芝 加 哥 华 人 妇

女 商 会 会 长 。 第 十 一 任 校 长 周 晓 惠 , 热 情 参 加 各 项 重 大 演 出 活 动 。 第 十 二 任 校 长 施 祖

林 , 组 织 瑞 华 家 长 参 加 2006 年 和 统 会 中 美 关 系 及 海 峡 两 岸 形 势 春 节 座 谈 会 。 第 十 三 任

校 长 郭 伯 秋 , 组 织 瑞 华 老 师 参 加 2008 年 芝 加 哥 华 人 华 侨 学 生 学 者 迎 奥 运 促 和 平 大 型 集

会 。 第 十 四 任 校 长 张 胜 忠 , 组 织 上 百 名 瑞 华 师 生 参 加 2009 年 庆 祝 中 国 国 庆 六 十 周 年 盛

大 游 行 。 第 十 五 任 校 长 都 中 秋 , 在 2011 年 出 席 在 芝 加 哥 市 中 心 举 办 的 升 中 国 国 旗 仪 式 。

现 任 校 长 金 忠 民 , 刚 上 任 就 积 极 地 参 加 2012 年 华 联 会 选 举 大 会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不 仅 热 心 地 支 持 和 参 与 各 项 社 区 活 动 , 还 积 极 地 举 办 多 项 大 型 社 会

活 动 , 包 括 夏 季 野 餐 会 和 春 节 文 艺 表 演 等 。 尤 为 突 出 的 是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还 在 瑞 柏 市

中 心 举 办 仲 夏 中 华 文 化 节 , 积 极 地 向 美 国 主 流 社 会 宣 传 中 华 文 化 。 二 十 周 年 校 庆 不 仅

是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回 顾 历 史 , 总 结 经 验 的 良 好 时 刻 , 更 是 加 强 合 作 , 展 望 未 来 的 大 好 时

机 。 让 我 们 一 起 向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献 上 美 好 的 祝 福 , 祝 愿 瑞 华 在 未 来 取 得 更 加 辉 煌 的 成

绩 。

♦ ♦ ♦ ♦ ♦ ♦ ♦ ♦ ♦ ♦ ♦ ♦ ♦ ♦ ♦ ♦





25


欢 乐 的 暑 期 夏 令 营

杨 悦

瑞 华 每 年 一 度 的 暑 期 夏 令 营 在 欢 声 笑 语 中 拉 下 了 帷 幕 。 我 们 的 夏 令 营 坐 落 在 芝

加 哥 西 郊 一 所 风 景 优 美 , 错 落 有 致 的 Benedictine University 的 校 园 里 。

时 间 如 梭 一 晃 夏 令 营 已 经 走 过 了 她 光 辉 的 七 年 历 程 。 往 事 真 是 不 堪 回 首 。 她 好

比 是 一 个 调 味 瓶 甜 酸 苦 辣 多 味 俱 全 。 甜 代 表 着 我 们 七 年 的 收 获 , 酸 代 表 着 我 们 七 年

的 辛 苦 , 苦 代 表 着 我 们 七 年 的 苦 衷 , 辣 代 表 着 我 们 七 年 所 遇 到 的 种 种 问 题 。 无 论 是

哪 一 味 , 我 们 都 笑 着 迎 接 , 笑 着 化 解 和 笑 着 欣 赏 。 每 当 遇 到 什 么 难 题 , 只 要 看 到 那

些 天 真 无 瑕 的 孩 子 们 一 切 的 烦 恼 和 忧 愁 全 部 被 抛 到 九 霄 云 外 去 了 。

虽 然 没 有 铃 声 , 但 老 师 们 的 一 句 :“ 同 学 们 , 早 上 好 !” 就 拉 开 了 上 课 的 序 幕 ,

天 天 如 此 。 从 这 一 刻 开 始 , 您 就 可 以 从 每 间 教 室 里 听 到 和 看 到 同 学 们 朗 朗 的 读 书 声

和 欢 声 笑 语 。 老 师 们 每 天 都 要 和 这 些 孩 子 们 交 流 传 播 中 国 文 化 知 识 、 舞 蹈 、 各 种 棋

类 、 中 国 武 术 、 绘 画 , 以 及 手 工 和 趣 味 数 学 等 等 相 关 的 知 识 。 真 可 谓 是 教 、 学 、 乐 、

听 融 为 一 体 , 好 像 是 一 幅 美 丽 的 画 卷 展 现 在 您 的 面 前 。 在 夏 令 营 里 , 我 们 不 光 是 教

授 文 化 知 识 , 还 要 教 会 孩 子 们 独 立 思 考 和 处 理 事 情 的 能 力 。 和 这 些 活 泼 、 可 爱 和 顽

皮 的 孩 子 们 在 一 起 使 你 又 感 觉 好 像 回 到 了 你 的 童 年 一 样 。 但 有 时 也 会 让 你 感 到 烦 心

和 头 痛 , 那 就 是 当 孩 子 们 不 听 话 , 上 课 捣 乱 的 时 候 。 可 你 转 念 一 想 , 他 / 她 们 还 是 孩

子 要 释 放 , 要 平 衡 , 有 时 我 们 大 人 也 这 样 , 更 何 况 是 孩 子 呢 ?

在 十 周 暑 期 夏 令 营 的 最 后 一 天 我 们 还 安 排 了 别 开 生 面 的 郊 游 活 动 。 同 学 们 准 时

到 营 里 报 到 , 每 个 同 学 和 老 师 都 穿 上 黄 色 的 T 恤 衫 , 一 眼 望 去 非 常 地 整 齐 , 真 是 又 醒

目 , 又 好 看 , 同 学 们 有 秩 序 地 排 队 走 进 校 车 里 。 在 校 车 里 , 既 有 歌 声 , 又 有 笑 声 ,

真 是 其 乐 融 融 , 好 一 番 热 闹 的 景 色 。 到 了 动 物 园 , 同 学 们 看 了 各 种 各 样 的 动 物 。 有

室 外 的 ; 有 室 内 的 ; 有 的 在 玩 耍 ; 有 的 在 吃 ; 还 有 的 在 睡 觉 , 真 是 形 态 各 异 别 有 一

番 情 趣 。 坐 在 游 览 观 光 车 上 听 着 讲 解 员 微 妙 动 听 的 解 说 公 园 的 历 史 和 各 个 景 点 , 同

时 又 欣 赏 着 美 丽 的 大 自 然 风 光 , 真 是 美 不 胜 收 。 玩 累 了 就 开 始 坐 下 来 吃 午 餐 , 休 息

好 吃 好 换 上 泳 装 戏 水 玩 耍 , 好 一 派 欢 乐 景 象 。 看 到 他 们 玩 得 如 此 的 开 心 , 老 师 们 也

从 中 感 受 到 无 比 的 欣 慰 和 快 乐 。

十 周 暑 期 夏 令 营 在 欢 声 笑 语 中 结 束 了 。 让 我 们 在 这 里 再 一 次 地 感 谢 我 们 的 老 师

们 、 同 学 们 、 家 长 们 和 在 幕 后 帮 助 我 们 的 人 们 。 我 们 期 待 着 明 年 再 相 聚 !





26


2011 年 被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侨 务 办 公 室 评 为 “ 华 文

教 育 示 范 学 校 ”。

学 生 人 数 逐 年 上 升 。





2011 年 元 月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主 席 胡 锦 涛 ( 第 一 排 左 八 ) 会 见 美 国 中 西 部 地 区 华 人 华 侨 代 表 。

董 事 长 展 望 ( 第 四 排 右 五 ) 和 校 长 张 胜 忠 ( 第 四 排 左 七 ) 代 表 我 校 参 加 会 见 。

Kennedy Junior High School 校 区

Still Middle School 校 区

27


赵 际 勇 制 作





28


实 力 雄 厚 的

中 文 教 育

中 文 教 学 一 直 是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发 展 的 重 点 。 瑞 华 拥 有 雄 厚 的 中 文 教 学 师 资 力 量 。

2012 年 度 , 瑞 华 提 供 以 下 中 文 科 目 : 学 前 小 班 、 学 前 大 班 、1 至 9 年 级 、AP 中 文 ,

共 12 个 年 级 。 在 瑞 华 两 个 校 区 共 有 56 个 中 文 班 、27 位 中 文 老 师 、860 名 中 文 学

生 。

29


蓬 勃 发 展 的

中 文 二 外 教 学

为 了 推 广 中 国 文 化 、 扩 大 中 文 教 育 影 响 、 增 加 生 源 , 过 去 的 十 年 中 , 瑞 华 加 大

了 外 语 中 文 教 育 (Chinese as Foreign Language) 的 发 展 力 度 。 现 在 我 校 有 来

自 芝 加 哥 远 近 郊 的 其 他 不 同 族 裔 的 学 生 近 百 名 。2012 年 度 , 瑞 华 提 供 CFL 学 前

小 班 、 学 前 大 班 和 1-4 年 级 的 CFL 中 文 教 育 。 共 计 6 个 年 级 、11 个 班 、7 位 老 师 、

84 位 学 生 。

30


丰 富 多 彩 的 选 修 课 程

为 了 满 足 学 校 多 方 位 发 展 的 需 要 , 瑞 华 开 设 了 多 门 选 修 课 , 其 中 包 括 : 围 棋 、

象 棋 、 舞 蹈 、 武 术 、 绘 画 、 成 人 舞 蹈 、 瑜 伽 、 声 乐 、 老 年 英 文 、 篮 球 、 排 球 、

英 文 阅 读 、 英 文 写 作 、SAT Math 等 等 。2012 年 度 共 有 90 个 班 、30 位 老 师 、600

多 位 学 生 ( 学 员 )。

31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暑 期 夏 令 营

为 了 扩 大 瑞 华 影 响 , 满 足 学 生 的 不 断 需 求 ,2006 年 夏 天 , 瑞 华 举 办 了 第 一 届 瑞

华 暑 期 夏 令 营 。 该 夏 令 营 为 瑞 华 扩 大 办 学 范 围 积 累 了 宝 贵 经 验 , 取 得 了 很 大 成

功 。 从 2006 年 起 , 瑞 华 暑 期 夏 令 营 每 年 六 月 到 八 月 在 Benedictine campus 举 办 。

32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暑 期 班

为 了 提 供 更 多 暑 假 中 文 学 习 的 机 会 , 瑞 华 校 委 会 决 定 在 原 有 的 春 季 、 秋 季 两 个

学 期 的 基 础 上 增 添 暑 期 学 期 。2011 年 在 Still Middle School 校 区 ,2012 年 在

Waubonse Valley High school 校 区 连 续 两 年 在 暑 期 的 周 末 开 办 了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暑 期 班 ”。 开 设 的 课 程 除 了 中 文 外 , 还 有 中 文 , 中 文 电 影 欣 赏 、 英 语 演 讲 、

儿 童 舞 蹈 、 ACT 、 SAT 、 PSAT 、 Enrichment Math 、 Computer Science

(JAVA)、Enrichment English 等 。 对 提 高 学 生 中 文 学 习 的 连 续 性 、 吸 引 新 学

生 , 起 到 了 很 好 的 作 用 。

33









在 瑞 华 七 、 八 、 九 年 级 及 AP 学 生 多 年 “ 中 国 饮 食 文 化 欣 赏 ” 的 基 础 上 , 从 2008

年 起 , 学 校 开 始 扩 大 这 一 活 动 , 成 为 “ 瑞 华 食 品 文 化 节 ”。 活 动 从 餐 馆 和 教 室

走 向 Naperville 市 的 市 政 厅 (2008 年 )、VFW 活 动 中 心 (2009 年 )、Naperville

中 心 公 园 (2010 和 2011 年 )。 参 加 的 人 从 学 生 为 主 , 扩 展 为 向 全 体 市 民 开 放 ,

极 大 地 扩 大 了 瑞 华 的 影 响 , 为 弘 扬 中 华 文 化 、 服 务 社 区 作 出 了 贡 献 。 此 活 动 也

得 到 了 Naperville 市 的 财 政 支 持 。

34


35








夏 日 野 餐 会

36


瑞 华 师 生 积 极 参

加 社 区 活 动

37


精 彩 纷 呈 的 文 艺 演 出

瑞 华 的 儿 童 及 成 年 舞 蹈 、 歌 唱 表 演 一 直 是 芝 加 哥 近 郊 的 各 种 文 艺 演 出 和 庆 典 活

动 的 亮 点 。

38











39











40


瑞 华 二 十 年

部 瑞 志 ( 董 事 )

二 十 年 , 二 十 个 春 夏 秋 冬

二 十 年 , 七 千 多 个 日 日 夜 夜

一 批 又 一 批 的 稚 童 走 进 了 瑞 华

一 届 又 一 届 的 少 年 迈 出 了 校 门





汗 水 伴 随 着 收 获

在 日 渐 斑 白 的 发 间 流 淌

收 获 伴 随 着 汗 水

在 永 不 衰 老 的 心 间 收 藏

今 天 , 我 们 齐 聚 一 堂

共 忆 从 无 到 有 的 艰 辛

还 有 从 小 到 大 的 欢 畅

路 , 从 来 都 有 坎 坷

我 们 却 始 终 没 有 却 步

歌 声 并 不 总 是 和 谐

我 们 总 在 谱 写 新 的 乐 章

在 这 春 暖 花 开 的 日 子 里

在 这 微 风 和 煦 的 晚 上

我 们 穿 越 二 十 年 的 时 光

用 发 自 内 心 的 感 受

向 瑞 华 学 校 说 一 声 :

生 日 快 乐 !

41


瑞 华 春 秋 二 十 年 赞 ( 天 津 快 板 )

田 玉 凤 ( 中 文 教 师 )

竹 板 这 么 一 打 呀 , 别 的 咱 不 谈 ,

谈 一 谈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春 秋 二 十 年 。

二 十 年 前 , 你 才 刚 创 建 ,

总 共 只 有 十 六 个 家 庭 , 二 十 六 个 学 员 。

可 是 到 目 前 , 你 可 不 简 单 ,

现 已 成 为 美 国 中 西 部 最 大 的 校 园 。

从 学 生 一 点 点 儿 , 到 现 今 过 一 千 ,

这 是 一 个 多 么 了 不 起 的 巨 大 改 变 。

我 们 的 教 师 队 伍 , 来 自 各 条 战 线 ,

校 长 和 校 委 , 董 事 会 成 员 , 个 个 兢 兢 业 业 , 任 劳 任 怨 。

因 为 他 们 都 有 一 个 共 同 的 出 发 点 ,

为 了 弘 扬 中 国 文 化 , 培 养 优 秀 人 才 做 出 贡 献 。

我 们 的 教 学 安 排 , 中 文 是 条 主 打 线 ,

其 他 科 目 开 设 涉 及 各 个 方 面 。

数 学 、 阅 读 、 音 乐 和 舞 蹈 表 演 班 ;

球 类 、 棋 类 、 绘 画 和 武 术 班 , 样 样 俱 全 。





分 校 、 夏 令 营 和 夏 季 班 的 开 办 ,

丰 富 了 孩 子 们 的 生 活 和 学 习 的 空 间 。

春 节 汇 报 演 出 , 节 目 精 彩 无 限 , 场 面 热 闹 非 凡 ,

夏 季 野 餐 聚 会 , 食 品 美 味 尽 览 , 游 戏 有 趣 好 玩 。

家 长 望 子 成 龙 , 望 女 成 凤 , 一 成 不 变 ;

孩 子 渴 望 知 识 , 寻 求 快 乐 , 一 往 无 前 。

二 十 年 , 在 悠 久 中 国 历 史 长 河 中 虽 然 短 暂 ,

二 十 年 , 在 海 外 中 文 教 育 历 史 上 无 比 灿 烂 。

但 愿 每 个 孩 子 都 能 健 康 向 上 , 一 天 又 一 天 ,

也 祝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蒸 蒸 日 上 , 一 年 又 一 年 , 一 年 又 一 年 !

42


那 一 份 淡 淡 的 牵 挂

傅 晓 芬 ( 中 文 教 师 )

2010 年 的 冬 天 , 我 教 的 六 年 级 班 里 转 来 一 位 学 生 。 她 瘦 瘦 弱 弱 , 比

起 别 的 孩 子 要 小 很 多 的 感 觉 。 但 是 她 的 学 习 非 常 好 , 无 论 朗 读 , 听 写 ,

还 是 回 答 问 题 , 都 是 班 上 的 佼 佼 者 。 我 印 象 最 深 的 是 她 的 作 业 , 她 每 次

都 是 把 练 习 册 中 从 周 一 到 周 五 的 每 一 道 题 都 认 认 真 真 地 做 一 遍 , 而 且 不

是 那 种 单 纯 从 课 文 中 简 单 地 抄 写 和 模 仿 。 从 她 的 造 句 中 , 我 知 道 了 她 的

爸 爸 回 中 国 发 展 了 , 知 道 她 有 个 在 加 州 上 大 学 的 姐 姐 , 知 道 了 她 的 妈 妈

英 文 不 是 很 好 , 知 道 了 她 家 要 卖 车 了 等 等 信 息 。 可 以 说 每 次 批 改 她 的 作

业 是 一 件 赏 心 悦 目 的 事 。





2011 年 春 假 结 束 后 , 我 让 大 家 上 交 作 文 。 破 天 荒 地 她 没 有 交 , 因 为

去 看 姐 姐 , 光 顾 着 玩 了 。 但 是 几 天 以 后 , 我 就 收 到 了 她 用 她 自 己 的 电 邮

信 箱 发 来 的 信 和 作 文 :“ 老 师 : 傅 您 好 ! 对 不 起 ! 这 次 的 做 文 上 周 忘 了

写 。 我 的 做 文 全 部 都 是 我 自 己 写 的 , 我 的 妈 妈 都 没 看 我 的 做 文 。 这 是 我

的 第 一 次 写 做 文 , 请 原 谅 我 要 是 有 错 误 。 谢 谢 老 师 !”。 看 得 出 她 一 写

好 就 给 我 发 了 , 虽 然 是 九 岁 小 孩 的 口 吻 , 虽 然 真 地 有 很 多 错 别 字 , 但 是

情 真 意 切 , 让 我 这 个 当 老 师 的 倍 受 感 动 。

有 一 次 下 课 后 , 她 跑 上 讲 台 给 我 一 条 用 小 塑 料 丝 编 的 小 带 子 , 象 那

种 小 姑 娘 可 以 用 作 手 链 的 小 彩 带 。 她 说 :“ 这 是 我 编 的 , 有 点 歪 歪 扭 扭 ,

但 是 我 还 是 想 送 给 你 。” 我 心 里 感 到 很 温 暖 , 因 为 这 是 一 份 很 特 殊 的 小

礼 物 , 虽 然 很 微 小 , 但 是 足 以 让 你 珍 惜 永 远 。

2011 年 学 期 结 束 前 , 因 为 她 的 优 秀 表 现 , 我 给 她 买 了 一 个 小 书 包 。

她 是 那 么 地 高 兴 , 当 她 妈 妈 接 她 时 , 她 说 要 等 她 一 下 , 她 要 马 上 用 这 个

新 书 包 , 要 把 所 有 学 习 用 品 都 挪 到 这 个 书 包 以 后 再 回 家 。 我 记 得 她 妈 妈

对 我 说 :“ 下 学 期 再 见 。”

但 是 不 知 为 什 么 , 秋 季 开 学 后 我 再 也 没 有 见 过 她 们 母 女 俩 。 我 记 得

她 说 过 她 家 不 住 在 Naperville, 她 们 经 常 是 搭 朋 友 的 车 来 中 文 学 校 。 是

去 上 别 的 中 文 学 校 了 还 是 搬 回 中 国 一 家 团 圆 了 ? 是 我 的 教 课 时 间 正 好 跟

她 的 上 课 时 间 错 开 了 吗 ? 我 时 不 时 地 会 这 样 想 起 她 。 什 么 时 候 能 在 瑞 华

或 是 在 芝 加 哥 某 个 地 方 , 能 让 我 再 次 看 到 她 那 可 爱 的 笑 脸 呢 ? 在 这 过 去

的 一 年 里 , 这 一 份 淡 淡 的 牵 挂 之 情 , 始 终 萦 绕 在 我 的 心 头 ……

43


姥 爷 的 功 劳

祖 是 寻 ( 原 校 委 )

十 五 年 前 , 我 教 过 一 个 中 文 七 年 级 的 班 。 十 二 名 学 生 , 年 龄 大 都 在

十 三 、 四 岁 , 只 有 一 名 十 一 岁 , 还 在 念 小 学 , 他 叫 颜 逸 青 。

每 学 一 篇 新 课 文 , 我 常 常 先 让 学 生 试 读 , 一 来 训 练 朗 读 , 二 来 可 以

发 现 哪 些 字 掌 握 得 不 够 好 。 轮 到 颜 逸 青 念 课 文 时 , 他 不 但 读 得 流 畅 , 而

且 有 声 有 色 。 为 了 调 查 这 个 全 校 最 高 年 级 学 生 的 识 字 量 , 我 用 了 四 周 的

课 堂 练 习 时 间 让 学 生 听 写 学 过 的 常 用 字 。 测 试 的 结 果 最 低 识 字 量 不 到 一

千 二 百 字 , 最 高 识 字 量 达 到 二 千 五 百 多 字 。 这 次 测 试 又 是 颜 逸 青 夺 魁 。

我 问 他 :“ 你 以 前 上 的 是 哪 所 中 文 学 校 ? 用 的 是 什 么 课 本 ?” 他 答

道 :“ 我 是 在 家 学 的 , 姥 爷 教 我 。 先 认 字 块 , 再 跟 着 姥 爷 看 电 视 剧 西 游

记 、 水 浒 , 一 点 一 点 地 就 把 字 幕 上 的 字 认 全 了 。”

那 时 正 在 热 播 雍 正 王 朝 , 颜 逸 青 说 他 正 在 看 。 难 怪 他 中 文 学 得 那 么

好 。 相 比 之 下 , 我 采 用 的 教 学 手 段 和 方 法 实 在 太 单 调 了 。

何 琼 是 班 长 , 她 的 作 文 在 全 班 最 好 , 至 今 我 还 记 得 她 写 的 两 篇 作 文 。

一 篇 是 黄 石 公 园 游 记 , 记 叙 了 两 家 人 开 两 辆 越 野 车 横 穿 北 部 几 个 州 的 见

闻 。 既 写 出 漫 漫 旅 途 中 不 断 变 化 的 景 色 带 来 的 新 鲜 感 , 也 写 出 看 到 老 忠

实 喷 泉 和 野 生 动 物 时 那 种 伴 着 心 跳 的 惊 奇 和 喜 悦 。 另 一 篇 写 的 是 对 爷 爷

和 奶 奶 ( 或 许 是 姥 爷 和 姥 姥 ) 的 思 念 。 从 老 人 对 她 的 关 爱 起 笔 , 点 点 滴

滴 难 以 忘 却 , 感 恩 之 心 跃 然 纸 上 。 最 后 收 笔 在 送 爷 爷 奶 奶 回 国 去 机 场 的

路 上 , 她 忍 不 住 流 下 惜 别 的 泪 水 。 笔 之 所 至 , 情 露 笔 端 。

何 琼 是 一 个 文 静 的 小 姑 娘 , 她 写 文 章 犹 如 她 弹 琴 一 样 , 娟 秀 的 字 迹 就 像

从 指 尖 流 淌 出 来 的 旋 律 。 诚 然 , 孩 子 身 上 显 露 的 才 华 无 不 浸 透 着 几 代 人

的 心 血 。





十 二 个 孩 子 的 音 容 笑 貌 又 浮 现 在 我 眼 前 , 他 们 各 有 特 点 : 卢 博 在 学

科 竞 赛 中 屡 拔 头 筹 , 赵 嘉 钧 暑 假 选 修 与 医 学 相 关 的 课 程 , 宛 志 鹏 擅 长 体

育 , 赵 一 凡 演 奏 长 笛 ……。 我 离 开 这 个 班 以 后 , 曾 收 到 一 个 大 信 封 , 里

面 是 每 个 学 生 写 给 我 的 信 。 刘 源 写 道 , 她 要 转 学 了 。 我 不 禁 怅 然 。 后 来 ,

又 过 了 几 年 , 卢 博 的 妈 妈 把 她 的 小 儿 子 卢 睿 送 到 我 任 课 的 教 室 , 说 :

“ 又 麻 烦 您 了 。” 我 仿 佛 又 增 加 了 一 分 教 下 去 的 勇 气 , 因 为 我 又 想 到 了

十 几 年 前 那 个 班 的 学 生 和 他 们 的 爷 爷 奶 奶 姥 爷 姥 姥 。

44


“ 教 得 好 ” 才 能 “ 学 得 会 ”

程 咏 梅 ( 中 文 教 师 )

下 课 了 , 就 见 有 一 个 孩 子 仍 没 有 离 开 座 位 , 还 伏 在 桌 上 认 真 地 写 着 什 么 。 我 正 想 凑

过 去 看 一 眼 , 她 却 放 下 了 铅 笔 , 拿 着 书 兴 冲 冲 地 来 到 我 跟 前 , 微 扬 着 头 对 我 说 :“ 老 师 ,

我 把 刚 学 的 生 字 都 写 完 了 。”

看 着 那 工 整 、 漂 亮 的 字 体 , 我 不 由 地 点 头 夸 奖 着 :“GREAT JOB! 优 ! 继 续 努 力 呵 。”

然 后 我 又 问 她 :“ 请 你 把 这 些 字 读 给 我 听 听 好 吗 ?” 她 一 下 子 显 得 非 常 不 好 意 思 , 忸 怩

地 小 声 对 我 说 :“ 老 师 , 我 不 会 读 。” 听 到 她 这 样 的 回 答 , 我 的 心 被 刺 痛 了 ! 虽 然 这 不

能 代 表 其 他 的 同 学 也 不 会 读 。





放 学 回 家 的 路 上 , 我 边 开 车 边 琢 磨 今 天 发 生 的 这 件 事 。 我 暗 暗 对 自 己 说 : 真 要 好 好

设 计 一 下 如 何 布 置 家 庭 作 业 了 。 不 能 一 味 地 只 按 理 论 , 就 让 他 们 多 抄 写 , 以 为 这 样 才 能

达 到 巩 固 记 忆 的 目 的 。 试 想 一 下 , 如 果 他 们 根 本 就 不 认 识 所 写 的 词 语 , 即 便 抄 写 得 再 好 ,

又 能 起 到 什 么 作 用 呢 ? 说 得 难 听 点 就 是 浪 费 生 命 啊 !

从 此 以 后 , 我 时 时 刻 刻 都 在 提 醒 自 己 : 一 定 要 求 孩 子 们 在 写 字 之 前 先 能 认 读 , 再 理

解 字 义 , 并 且 要 边 写 边 想 着 该 字 的 音 、 义 和 笔 画 , 做 到 眼 、 手 及 脑 并 用 , 只 有 这 样 才 能

达 到 好 的 记 忆 效 果 。

♦ ♦ ♦ ♦ ♦ ♦ ♦ ♦ ♦ ♦ ♦ ♦ ♦ ♦ ♦ ♦




(




(

45


语 言 大 厦 , 基 于 听 说

美 国 华 裔 儿 童 中 文 起 步 教 学 心 得

周 晓 惠 ( 中 文 教 师 )

在 美 国 的 华 裔 家 庭 大 多 把 孩 子 送 来 周 末 中 文 学 校 , 一 般 4-6 岁 的 孩 子 在 这 儿 开 始 了 他

们 正 式 的 中 文 学 习 。 他 们 的 共 同 特 点 是 : 出 生 在 美 国 , 家 庭 的 语 言 环 境 基 本 是 中 文 , 但 是

他 们 是 把 英 语 作 为 主 要 日 常 用 语 。 他 们 大 多 能 听 懂 或 大 概 听 懂 简 单 日 常 中 文 , 但 不 能 用 中

文 表 达 或 完 整 表 达 自 己 的 意 愿 , 往 往 是 大 人 用 中 文 问 , 孩 子 用 英 文 答 , 久 而 久 之 , 有 些 大

人 也 不 知 不 觉 地 跟 着 用 英 语 与 孩 子 交 流 , 这 样 就 使 孩 子 越 来 越 远 离 了 中 文 语 言 环 境 , 错 过

了 学 语 言 的 最 佳 年 龄 。

对 于 学 习 任 何 语 言 文 字 来 讲 , 听 说 是 最 基 本 的 , 中 文 的 听 说 基 础 打 不 好 , 今 后 就 不 可

能 学 好 这 门 语 言 。 我 在 针 对 这 样 的 低 龄 初 学 者 , 摸 索 和 制 定 了 一 套 强 化 听 说 能 力 的 的 训 练

方 法 , 配 上 汉 语 拼 音 的 正 音 , 给 孩 子 日 后 的 中 文 学 习 铺 垫 好 基 石 。 这 个 基 石 不 是 认 了 多 少

个 汉 字 , 而 是 让 初 学 者 进 入 到 正 规 的 汉 语 语 言 环 境 , 学 会 怎 样 听 懂 汉 语 的 意 思 , 模 仿 中 文

表 述 的 组 句 习 惯 , 开 发 自 己 组 织 语 言 来 表 达 意 愿 的 能 力 。 这 一 点 对 初 学 者 非 常 重 要 , 尤 其

是 对 4-6 岁 的 儿 童 , 听 说 是 他 门 学 习 语 言 的 主 要 或 者 是 唯 一 的 的 手 段 , 他 们 不 懂 什 么 是 语

法 , 可 是 他 们 极 强 的 模 仿 能 力 , 会 养 成 他 门 用 正 确 的 语 法 来 表 达 的 习 惯 。 忽 视 了 听 说 能 力

的 培 养 和 训 练 , 今 后 的 中 文 学 习 就 很 可 能 成 为 一 个 认 字 写 字 的 空 架 子 , 学 生 永 远 只 能 停 留

在 教 几 个 字 , 认 几 个 字 , 时 间 一 长 , 全 忘 光 的 水 平 , 这 样 的 学 生 在 中 文 学 校 可 是 太 多 了 。

首 先 , 我 给 学 生 营 造 的 所 谓 正 规 的 汉 语 语 言 环 境 , 就 是 要 给 学 生 一 些 家 常 用 语 以 外 的

语 言 环 境 。 如 课 堂 用 语 , 打 招 呼 用 语 , 点 名 时 年 月 日 的 表 述 以 及 学 生 名 字 的 称 谓 。 遇 到 教

《 小 星 星 》 这 首 孩 子 们 熟 悉 的 儿 歌 时 , 先 让 孩 子 们 用 英 文 来 唱 一 遍 , 然 后 教 他 们 用 中 文 来

唱 , 由 于 旋 律 一 样 , 孩 子 门 很 爱 学 。 遇 到 美 国 和 中 国 的 节 日 , 都 用 中 文 给 他 们 作 解 释 。 孩

子 们 对 开 Party ( 派 对 ) 最 来 劲 , 我 就 让 他 们 将 各 种 好 吃 的 东 西 用 中 文 说 出 来 。 我 还 会 问

孩 子 们 一 些 美 国 的 重 大 事 件 , 他 们 往 往 会 马 上 用 英 文 告 诉 我 , 我 就 用 中 文 来 说 一 遍 , 再 让

孩 子 们 跟 我 一 起 说 , 重 复 一 两 遍 , 孩 子 就 会 模 仿 着 自 己 说 了 。





第 二 , 训 练 孩 子 们 的 中 文 听 力 。 就 听 说 来 讲 , 听 , 当 然 是 第 一 位 的 。 由 于 对 非 母 语 的

生 疏 , 人 们 往 往 要 集 中 精 力 才 能 听 懂 非 母 语 的 表 述 , 而 集 中 精 力 对 4-6 岁 的 孩 子 们 来 讲 恰

恰 是 件 难 事 。 怎 样 才 能 让 他 们 集 中 精 力 呢 ? 我 用 的 是 声 情 并 茂 讲 故 事 的 方 法 来 吸 引 孩 子 们

注 意 力 。 西 方 的 各 种 节 日 , 是 孩 子 们 最 企 盼 的 , 有 关 的 故 事 也 会 引 起 孩 子 们 的 极 大 兴 趣 ,

我 把 自 己 编 的 《 万 圣 节 》,《 机 器 人 保 姆 》,《 新 年 联 欢 大 会 》 和 一 些 孩 子 们 有 兴 趣 的 故

事 生 动 地 讲 给 孩 子 们 听 , 并 且 强 调 一 些 关 键 词 。 故 事 讲 完 后 还 问 一 些 问 题 来 强 化 他 们 的 记

忆 , 要 求 孩 子 们 回 家 后 把 故 事 讲 给 家 长 听 , 并 由 家 长 记 录 下 来 。 一 个 星 期 后 , 当 我 看 到

由 孩 子 们 转 述 , 家 长 们 笔 录 的 我 讲 的 故 事 时 , 我 就 会 清 楚 地 了 解 每 个 孩 子 的 中 文 听 力 水 平

和 表 达 能 力 。 在 我 看 来 , 这 是 一 个 很 好 的 训 练 方 法 ; 孩 子 们 爱 听 故 事 , 家 长 们 乐 于 这 种 类

似 “ 亲 子 ” 的 游 戏 , 提 高 了 孩 子 们 的 中 文 理 解 能 力 和 开 口 说 话 能 力 。

46


第 三 , 我 用 各 种 机 会 鼓 励 孩 子 们 开 口 。 由 于 词 汇 的 匮 乏 , 很 多 孩 子 不 愿 用 中 文 开 口

说 话 , 我 利 用 教 材 中 的 各 种 图 片 , 启 发 孩 子 们 看 图 说 话 , 看 图 说 故 事 , 当 孩 子 门 七 嘴 八

舌 说 了 一 些 单 词 或 句 子 之 后 , 我 就 把 这 些 只 言 片 语 完 整 地 串 起 来 , 让 孩 子 们 跟 我 一 起 说

一 遍 , 体 会 这 种 用 中 文 表 达 所 见 事 物 的 习 惯 , 然 后 我 还 会 让 孩 子 们 重 复 我 的 表 述 , 大 大

表 扬 那 些 能 自 己 组 织 语 言 , 给 已 有 的 故 事 “ 添 油 加 醋 ” 的 孩 子 。 例 如 , 我 让 孩 子 们 描 述

一 个 男 孩 在 开 小 船 的 图 画 , 一 开 始 , 孩 子 们 大 多 只 会 说 : 他 , 船 , 水 , 这 样 一 些 单 字 ,

我 就 要 问 他 们 :“ 他 是 谁 ?”,“ 他 在 做 什 么 事 情 ?” , 孩 子 们 马 上 会 说 “ 一 个 小 男 孩

在 开 船 ”, 然 后 我 再 进 一 步 启 发 性 地 问 :“ 这 个 男 孩 在 什 么 地 方 开 船 ?”“ 天 气 怎 么

样 ?”,“ 他 会 把 船 开 到 哪 里 去 ?” 这 样 的 问 题 让 孩 子 们 不 仅 要 看 图 , 还 要 想 象 , 自

由 发 挥 。 我 及 时 纠 正 他 们 的 错 误 语 句 , 引 导 他 们 使 用 正 确 的 表 达 方 式 。 一 幅 小 图 画 往 往

可 以 让 孩 子 们 编 出 许 多 长 句 子 , 甚 至 可 以 编 出 一 个 小 故 事 来 。 我 们 不 会 给 4 到 6 岁 的 孩 子

讲 中 文 语 法 , 但 是 他 们 极 强 的 模 仿 能 力 会 使 他 们 养 成 中 文 表 达 的 习 惯 , 这 种 语 言 习 惯 对

日 后 的 中 文 学 习 可 是 受 益 匪 浅 的 。

在 我 观 察 的 许 多 海 外 中 文 教 学 过 程 中 , 似 乎 总 是 把 “ 教 ” 放 在 主 要 位 置 , 老 师 们 滔

滔 不 绝 , 孩 子 们 是 懂 非 懂 , 课 堂 给 他 们 开 口 的 机 会 很 少 。 我 觉 得 , 海 外 的 中 文 教 学 更 应

该 注 重 “ 学 ”。 要 让 孩 子 么 跟 你 学 , 学 会 听 和 说 , 养 成 语 言 的 表 达 习 惯 。 对 于 初 学 者 来

讲 , 这 就 是 语 言 大 厦 的 坚 实 地 基 。





♦ ♦ ♦ ♦ ♦ ♦ ♦ ♦ ♦ ♦ ♦ ♦ ♦ ♦ ♦ ♦

让 我 们 一 起 “ 玩 ”

夏 令 营 老 师 : 史 力 红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夏 令 营 : 始 于 2006 年 (RCS Summer Day Camp), 本 着 “ 发 现 快 乐 、 丰 富

生 活 、 寓 学 于 乐 ” 的 宗 旨 , 除 了 轻 松 有 趣 的 中 文 ( 语 言 文 字 、 历 史 文 化 ) 学 习 , 还 设 计 了

丰 富 多 彩 的 创 意 趣 味 课 程 和 体 育 休 闲 活 动 ; 绘 画 、 棋 类 、 手 工 、 数 学 、 舞 蹈 、 武 术 、 影 视 、

计 算 机 和 SAT 课 程 都 深 受 孩 子 喜 爱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夏 令 营 : 融 娱 乐 、 游 戏 和 学 习 为 一 体 。 在 游 戏 中 感 悟 , 在 娱 乐 中 学 习 ,

在 学 习 中 收 获 。7 年 来 , 每 年 都 有 超 过 400 以 上 学 生 参 与 , 孩 子 在 “ 用 中 学 , 学 中 用 ” 的 同

时 , 也 收 获 了 友 谊 , 结 识 了 朋 友 。 老 师 们 因 材 施 教 , 寓 教 于 乐 , 倡 导 开 心 学 习 、 实 用 学 习 ,

使 学 习 变 得 轻 松 、 快 乐 、 有 效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夏 令 营 : 营 造 学 习 氛 围 , 充 实 暑 期 生 活 、 解 决 后 顾 之 忧 。 保 障 孩 子 安 全

是 夏 令 营 的 首 要 职 责 , 一 些 详 细 具 体 、 反 应 快 速 的 安 全 机 制 和 一 套 合 理 的 家 长 、 学 生 守 则

是 保 证 学 生 安 全 , 约 束 学 生 行 为 的 有 效 保 障 。 同 时 也 培 养 孩 子 养 成 良 好 的 学 习 、 生 活 习 惯 。

“ 随 风 潜 入 夜 , 润 物 细 无 声 ”。 祝 福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夏 令 营 天 天 向 上 ! 孩 子 们 , 快 来 吧 !

让 我 们 一 起 “ 玩 ”。

47


修 己 达 人

参 加 海 外 优 秀 华 文 教 师 访 华 团 有 感

韩 晶 ( 中 文 教 师 )

在 郑 州 第 九 中 学 参 观 学 习 时 , 校 长 田 宝 宏 博 士 为 我 们 做 了 一 场 很 精 彩 的 讲 座 : 从 学

校 九 栋 楼 的 命 名 , 到 治 学 治 校 , 到 “ 精 一 执 中 ” 的 精 神 ,“ 修 己 达 人 , 九 德 惠 风 ” 的 校

训 , 一 一 道 来 ……

作 为 瑞 华 七 名 优 秀 中 文 老 师 的 代 表 ,2011 年 的 岁 末 , 我 非 常 荣 幸 的 参 加 了 由 中 国 侨

办 组 织 的 “ 海 外 优 秀 中 文 教 师 访 华 团 ”, 历 时 十 六 天 , 与 来 自 世 界 十 八 个 国 家 的 一 百 四

十 名 中 文 老 师 欢 聚 一 堂 , 学 习 交 流 , 并 参 观 访 问 了 北 京 , 天 津 , 河 南 省 的 郑 州 , 洛 阳 ,

安 阳 五 个 城 市 。 祖 国 的 名 胜 古 迹 , 博 大 精 深 的 文 化 底 蕴 , 让 我 震 撼 ……

从 北 京 的 故 宫 、 天 坛 、 长 城 到 河 南 的 少 林 寺 、 殷 墟 甲 骨 文 发 源 地 、 洛 阳 的 龙 门 石

窟 , 一 路 参 观 过 来 , 感 叹 中 华 古 国 的 久 远 历 史 , 怎 能 是 短 短 几 天 可 以 了 解 透 彻 的 呢 ; 从

北 京 华 文 学 院 , 到 天 津 大 学 , 到 安 阳 师 范 学 院 , 一 场 场 的 讲 座 让 我 受 益 终 生 ; 从 天 津 育

婴 里 小 学 , 到 天 津 华 夏 未 来 ( 一 所 私 立 囊 括 全 天 幼 儿 园 , 课 后 及 周 末 的 各 种 课 外 班 , 从

书 法 、 棋 类 、 手 工 , 到 舞 蹈 、 音 乐 、 绘 画 , 再 到 数 学 、 语 文 、 英 语 辅 导 班 , 应 有 尽 有 ),

再 到 河 南 郑 州 第 九 中 学 , 参 观 、 观 摩 课 堂 教 学 , 开 启 了 我 们 的 眼 界 ; 从 北 京 的 全 聚 德 、

东 来 顺 , 到 天 津 的 狗 不 理 、 河 南 的 烩 面 、 真 不 同 水 席 , 真 正 体 会 到 了 中 国 人 吃 的 文 化 。

“ 修 己 达 人 ” 成 了 我 此 次 中 国 之 行 的 最 深 感 受 , 也 是 最 大 的 收 获 。

在 天 津 华 夏 未 来 参 观 时 , 刚 好 是 个 周 六 , 我 们 有 机 会 观 摩 了 实 地 教 学 , 一 位 从 澳 大

利 亚 到 中 国 的 年 轻 老 师 , 在 教 四 个 小 孩 子 英 文 , 那 位 老 师 不 会 讲 中 文 , 但 课 堂 教 学 生 动 、

活 泼 , 让 我 不 知 不 觉 的 也 参 加 到 学 生 的 行 列 , 有 时 又 当 起 了 老 师 , 天 津 电 视 台 还 为 此 采

访 了 我 , 我 讲 了 自 己 的 感 受 和 教 学 中 的 优 缺 点 : 老 师 教 得 很 好 , 只 是 中 国 的 学 生 看 似 没

有 美 国 孩 子 那 么 活 泼 , 或 许 是 有 生 人 在 , 有 点 放 不 开 , 我 也 在 那 里 鼓 励 他 们 , 让 学 生 能

够 最 大 限 度 的 发 挥 。

在 天 津 育 婴 里 小 学 参 观 时 , 我 们 有 机 会 听 了 一 堂 公 开 教 学 : 一 级 ( 或 是 特 级 ) 教 师 何

颖 上 的 一 堂 四 年 级 的 中 文 课 , 讲 的 是 《 桂 林 山 水 》, 她 把 歌 剧 《 刘 三 姐 》 的 音 乐 用 到 课

上 , 并 在 朗 读 课 文 时 用 音 乐 做 背 景 , 很 有 创 意 。

在 郑 州 九 中 听 了 田 校 长 的 “ 精 一 执 中 , 修 己 达 人 ” 讲 座 , 让 我 深 深 地 反 省 自 己 , 我

是 否 能 够 “ 达 人 ”… 在 我 们 现 在 用 的 暨 南 大 学 的 《 中 文 》 教 材 中 出 现 了 天 坛 、 故 宫 、 凡

尔 赛 宫 , 以 及 司 马 光 、 张 衡 、 蔡 伦 、 瓦 特 这 些 有 关 中 外 历 史 , 人 文 的 内 容 , 有 了 这 趟 中

国 之 行 , 为 我 的 教 学 增 添 了 几 分 色 彩 。

作 为 一 名 老 师 , 一 名 教 中 文 的 学 理 工 科 的 老 师 , 不 断 的 学 习 , 不 停 的 努 力 , 不 倦 的

“ 修 己 ”, 是 我 努 力 的 方 向 。 并 希 望 能 够 在 今 后 的 教 学 中 把 自 己 所 “ 有 的 ”, 传 达 给 学

生 。





48


我 与 瑞 华

伊 聪 ( 学 员 )

情 感 , 如 滴 水 , 源 于 生 活 , 是 那 么 真 实 , 自 然 , 毫 无 矫 揉 造 作 。 有 一 种 情 感 , 它 即

不 同 于 母 子 间 的 关 爱 和 孝 顺 ; 也 不 同 于 爱 人 间 的 信 任 和 默 契 ; 又 不 同 于 朋 友 间 的 志 同 道

合 …… 而 是 一 种 浅 意 识 的 , 顺 理 成 章 的 认 可 。 细 想 , 这 就 是 我 对 瑞 华 的 情 感 。

初 入 瑞 华 , 是 被 肚 皮 舞 课 的 执 教 老 师 闻 雪 燕 深 深 吸 引 ⎯⎯ 她 的 眼 神 , 她 的 笑 , 她 的

表 情 , 她 的 舞 , 溶 于 乐 , 演 绎 着 生 动 而 又 变 幻 的 异 国 风 情 , 感 染 着 每 位 学 员 …… 我 不 禁

暗 喜 , 瑞 华 有 如 此 专 业 的 老 师 , 来 这 儿 真 没 错 !

后 来 闻 老 师 搬 到 外 州 。 正 在 大 家 郁 郁 寡 欢 , 去 留 未 定 时 , 瑞 华 及 时 请 到 现 任 老 师 –

许 数 彬 。 从 大 家 开 始 试 探 着 上 课 , 到 一 学 期 后 , 大 家 信 心 十 足 地 跟 着 许 老 师 , 每 个 学 员

都 被 老 师 认 真 的 教 学 态 度 , 耐 心 的 传 授 讲 解 所 折 服 。





对 于 瑞 华 , 找 位 老 师 , 并 非 难 事 。 但 是 找 对 老 师 , 并 非 容 易 。 在 我 记 忆 中 , 瑞 华 为

找 肚 皮 舞 老 师 , 着 实 做 了 不 少 工 作 , 所 有 幕 后 事 情 不 说 , 为 了 征 求 大 家 的 意 见 , 得 到 学

员 的 认 可 , 瑞 华 提 供 应 聘 老 师 公 开 表 演 的 机 会 。 我 非 常 欣 赏 学 校 的 这 种 做 法 - 尊 重 学 生 ,

和 学 生 沟 通 ; 一 种 创 新 式 的 执 教 方 式 , 非 常 及 时 , 有 效 地 达 到 和 学 生 互 动 。 并 有 利 于 学

校 的 师 资 , 近 一 步 巩 固 并 提 高 瑞 华 在 同 行 业 中 的 地 位 。

我 想 这 也 是 为 什 么 瑞 华 会 有 那 么 多 的 学 生 的 原 因 之 一 。 就 说 学 中 文 , 我 曾 经 问 过 十

多 个 孩 子 在 学 中 文 的 家 长 , 几 乎 每 个 家 长 都 回 答 :“ 在 瑞 华 学 , 因 为 中 文 教 学 很 系 统 .”

我 本 着 试 探 的 想 法 , 为 了 给 孩 子 报 中 文 , 特 意 申 请 旁 听 了 杨 学 军 老 师 的 一 堂 课 。 真 是 收

益 非 浅 。

首 先 , 杨 老 师 非 常 大 气 地 答 应 我 旁 听 的 要 求 , 打 消 了 我 的 疑 虑 。 随 着 听 杨 老 师 的 课 ,

我 被 她 的 教 学 方 法 所 感 动 , 可 以 说 杨 老 师 真 真 地 给 我 上 了 人 生 的 一 课 ⎯⎯ 尊 重 孩 子 。 她

和 孩 子 们 的 互 动 很 好 , 一 堂 课 , 所 有 学 生 都 有 机 会 回 答 问 题 。 她 慢 条 细 理 而 且 是 非 常 耐

心 的 讲 解 , 在 这 些 一 年 纪 的 小 学 生 这 儿 , 非 常 受 用 。 有 一 个 孩 子 答 题 答 错 了 , 她 没 有 义

正 词 严 地 纠 正 , 而 是 充 分 考 虑 到 孩 子 的 自 尊 心 说 ,“ 我 知 道 , 你 会 写 , 就 是 左 手 写 的 不

一 样 。 下 课 我 们 一 起 再 写 。”

有 的 作 父 母 的 , 作 老 师 的 , 对 孩 子 的 错 , 想 都 不 想 , 张 嘴 就 批 评 , 让 他 改 过 来 。 熟

不 知 , 错 误 的 方 法 不 但 不 能 让 孩 子 改 正 错 误 ; 反 而 会 伤 害 孩 子 幼 小 的 心 灵 , 留 下 阴 影 。

一 年 纪 的 小 学 生 , 第 一 天 上 中 文 课 , 不 容 易 。 杨 老 师 充 分 地 尊 重 了 他 们 , 耐 心 地 传 受 知

识 , 引 发 了 小 孩 子 对 中 文 字 的 兴 趣 , 成 功 地 完 成 第 一 步 , 领 着 他 们 走 进 中 文 博 大 精 深 的

世 界 ! 由 衷 地 感 谢 杨 学 军 老 师 ! 感 谢 和 杨 老 师 一 样 , 为 了 孩 子 , 耕 耘 在 教 育 战 线 的 全 体

老 师 ! 感 谢 瑞 华 ! 孩 子 送 到 瑞 华 , 我 很 放 心 。

这 诸 多 诸 多 …… 使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稳 稳 地 走 过 风 风 雨 雨 的 20 年 。 不 仅 在 美 国 的 华 人 圈

内 享 有 声 望 , 就 是 很 多 美 国 人 也 认 识 了 瑞 华 , 得 知 其 口 碑 , 愿 意 送 孩 子 来 这 里 学 习 。 想

来 , 这 家 长 对 瑞 华 的 “ 认 可 ” 的 情 感 , 不 只 停 留 在 我 与 瑞 华 !

49


范 丹 妮 ( 七 年 级 )





Lily Du( 一 年 级 )

徐 子 晴 ( 二 年 级 )

50






Cadi Zhang and Grace Zhang( 刘 萍 老 师 剪 纸 班 )

沈 瑞 琦 ( 六 年 级 ) 傅 美 芝 ( 七 年 级 )

51


施 曼 琦 ( 三 年 级 )





尹 珮 滢 ( 二 年 级 )

Amy Wang( 一 年 级 )

52


我 喜 欢 中 文 学 校

石 雪 松 ( 七 年 级 )





我 小 的 时 候 , 我 的 爸 爸 会 给 我 讲 好 多 中 文 的 故 事 。 那 时 候 , 我 有 好 多 字 还 不 明 白 ,

所 以 爸 爸 就 把 那 些 字 变 成 我 会 的 字 。 我 那 时 候 问 爸 爸 :“ 为 什 么 你 会 那 么 多 字 , 但 是

我 会 得 不 那 么 多 ?” 那 时 候 , 我 明 白 的 词 才 150 个 , 能 读 的 有 50 个 字 , 我 会 写 得 用 手 指

头 就 能 数 了 。 爸 爸 就 说 :“ 你 还 小 , 过 一 段 时 间 你 就 能 读 中 文 的 书 了 , 你 就 不 用 我 给

你 讲 故 事 了 。” 我 问 他 :“ 那 你 会 教 我 吗 ?” 爸 爸 说 :“ 我 不 教 你 , 我 把 你 送 到 一 个

中 文 学 校 , 在 那 里 你 会 学 到 的 。”

就 这 样 我 来 到 瑞 华 。 暑 假 的 时 候 上 他 们 的 暑 期 班 , 不 是 暑 假 的 时 候 , 上 他 们 的 周

末 班 。 在 暑 期 班 , 我 碰 见 了 史 老 师 。 那 时 我 上 中 文 一 年 级 。 史 老 师 教 了 我 好 多 东 西 ,

从 背 唐 诗 到 读 课 文 。 我 上 五 年 级 的 时 候 , 我 发 现 史 老 师 是 教 七 年 级 的 孩 子 。 所 以 我 一

直 盼 望 着 七 年 级 那 年 , 我 能 上 她 的 课 。 去 年 暑 假 我 问 爸 爸 :“ 你 是 不 是 给 我 报 的 史 老

师 的 班 ?” 他 说 :“ 是 的 。” 我 很 高 兴 , 因 为 我 很 小 很 小 就 认 识 她 , 我 喜 欢 她 教 课 的

办 法 。 但 是 有 一 个 问 题 , 以 前 , 我 在 英 文 学 校 上 的 班 是 很 容 易 , 作 业 也 不 多 。 今 年 ,

我 不 上 小 学 了 , 我 上 的 班 是 给 聪 明 的 人 上 的 。 所 以 英 文 学 校 的 作 业 很 多 , 我 也 有 很 多

的 课 外 活 动 。 我 游 泳 , 打 功 夫 , 参 加 很 多 的 学 校 运 动 。 有 的 时 候 , 作 业 实 在 是 太 多 了 ,

我 的 时 间 实 在 太 少 , 所 以 我 有 时 得 把 中 文 作 业 晚 一 点 交 进 来 。

虽 然 有 时 候 很 累 , 但 我 还 是 坚 持 学 中 文 。 因 为 我 知 道 中 文 会 对 我 今 后 有 帮 助 。 我

也 喜 欢 中 文 学 校 。

♦ ♦ ♦ ♦ ♦ ♦ ♦ ♦ ♦ ♦ ♦ ♦ ♦ ♦ ♦ ♦

我 爱 瑞 华

姚 阔 霖 ( 四 年 级 )

我 爱 瑞 华 , 因 为 它 让 我 插 上 中 文 的 翅 膀 ; 我 爱 瑞 华 , 因 为 它 使 我 的 生 活 更 加 丰 富

多 彩 ; 我 爱 瑞 华 , 更 因 为 它 是 我 们 交 流 会 友 的 中 心 。 瑞 华 教 会 了 我 中 文 还 有 很 多 其 他

有 用 和 有 趣 的 技 能 。

我 的 家 人 , 特 别 是 我 的 爷 爷 、 奶 奶 、 姥 姥 都 是 从 中 国 来 的 。 我 需 要 和 他 们 说 中 文 ,

他 们 才 能 听 得 懂 。 我 还 能 在 回 中 国 时 用 中 文 和 那 里 的 人 交 谈 。 我 家 有 很 多 亲 戚 在 中 国 ,

我 们 有 时 去 看 他 们 。 他 们 大 多 数 只 会 说 中 文 , 所 以 我 必 须 会 说 中 文 , 才 能 和 他 们 交 流 。

在 瑞 华 学 校 , 我 也 学 会 了 许 多 中 文 字 词 , 唐 诗 宋 词 , 学 会 了 “ 欲 穷 千 里 目 , 更 上 一 层

楼 ” 的 道 理 。

另 外 , 我 喜 欢 瑞 华 开 设 的 许 多 课 程 : 篮 球 课 、 跳 舞 课 、 唱 歌 课 、 武 术 课 、 素 描 课 、

水 彩 课 、 数 学 课 和 象 棋 、 围 棋 课 。 我 选 过 篮 球 、 素 描 、 水 彩 、 武 术 和 国 际 象 棋 课 。 篮

球 课 使 我 懂 得 篮 球 规 则 和 团 队 精 神 ; 素 描 课 和 水 彩 课 使 我 提 高 了 画 画 技 能 , 懂 得 如 何

上 水 彩 。 国 际 象 棋 课 教 会 了 我 下 棋 , 也 教 会 了 我 “ 胜 败 乃 兵 家 常 事 ” 的 道 理 。

在 瑞 华 , 每 一 个 老 师 都 以 百 分 之 百 的 爱 对 待 学 生 , 每 一 个 学 生 都 以 百 分 之 百 的 热

情 对 待 老 师 , 每 一 位 师 生 都 以 百 分 之 百 的 激 情 来 对 待 学 校 。 这 里 的 学 生 小 的 只 有 四 岁 ,

年 长 的 有 七 十 多 岁 的 老 人 。 但 是 大 家 都 勤 奋 学 习 , 快 乐 向 上 。 瑞 华 就 像 一 个 大 家 庭 。

我 为 我 是 瑞 华 的 一 员 感 到 自 豪 。

我 爱 瑞 华 。

53


我 在 瑞 华 学 中 文

章 祥 祥 ( 四 年 级 )

我 从 三 岁 开 始 就 喜 欢 看 中 国 的 动 画 片 , 像 西 游 记 , 哪 吒 传 奇 等 。 那 时 , 妈 妈 或 爸

爸 每 天 都 会 在 我 睡 觉 之 前 给 我 讲 一 两 个 中 文 故 事 。 在 我 五 岁 那 年 (2008 年 ) 的 秋 天 ,

我 开 始 上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我 记 得 当 时 是 韩 晶 老 师 给 我 们 上 中 文 一 年 级 的 课 。 开 始 有 些

难 , 但 韩 老 师 很 有 耐 心 地 教 我 们 。 在 那 一 年 里 , 我 最 喜 欢 学 拼 音 。 拼 音 能 帮 助 我 发 好

音 。 现 在 我 查 字 典 时 , 我 都 是 通 过 拼 音 法 来 找 到 我 想 要 的 字 。 另 外 , 我 们 在 课 堂 里 学

到 中 文 的 基 本 笔 画 。 开 始 学 写 很 简 单 的 字 。

齐 立 新 是 我 二 年 级 ( 即 2009-2010 学 年 ) 的 中 文 老 师 。 齐 老 师 给 我 比 较 严 肃 认 真 的

印 象 。 齐 老 师 教 给 我 许 多 新 的 字 。 她 也 开 始 给 我 们 一 点 一 点 地 讲 中 文 语 法 。 学 会 语 法

后 我 就 可 以 组 句 子 了 。 我 喜 欢 她 的 课 还 因 为 有 时 在 下 课 之 前 , 她 都 会 给 我 们 讲 一 个 有

趣 的 故 事 。

我 三 年 级 的 中 文 是 王 玫 老 师 。 在 王 老 师 班 上 我 学 更 多 的 拼 音 , 像 什 么 是 声 母 和 韵

母 。 记 得 王 老 师 经 常 告 诉 我 们 这 些 是 我 们 学 好 拼 音 和 发 音 的 主 要 成 分 。 从 三 年 级 开 始 ,

我 越 来 越 喜 欢 上 中 文 课 。 虽 然 作 业 也 越 来 越 多 , 最 后 还 是 学 完 了 三 年 级 的 所 有 东 西 并

得 到 王 老 师 和 学 校 的 表 扬 。

现 在 , 我 正 在 上 中 文 四 年 级 。 我 们 的 老 师 是 非 常 Nice( 和 蔼 可 亲 ) 的 杨 悦 老 师 。

杨 老 师 讲 课 生 动 活 泼 。 她 给 我 们 讲 过 许 多 中 国 的 成 语 故 事 。 她 在 课 堂 上 给 我 们 介 绍 了

许 多 中 国 和 外 国 的 历 史 名 人 。 在 她 的 班 上 , 我 们 会 得 到 许 多 阅 读 课 文 的 机 会 。 从 四 年

级 开 始 , 杨 老 师 还 给 我 们 越 来 越 多 的 写 作 机 会 。 写 中 文 对 我 来 说 是 一 件 很 难 的 事 。 但

每 次 在 妈 妈 和 爸 爸 的 帮 助 下 完 成 要 写 的 短 文 , 我 都 会 觉 得 很 开 心 。 爷 爷 可 能 又 会 对 我

说 :“ 好 好 学 习 , 天 天 向 上 ”。 我 很 喜 欢 学 中 文 !

♦ ♦ ♦ ♦ ♦ ♦ ♦ ♦ ♦ ♦ ♦ ♦ ♦ ♦ ♦ ♦





中 文 学 校 真 有 趣

赵 天 浩 ( 七 年 级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在 我 的 生 活 里 非 常 重 要 。 在 瑞 华 , 我 学 到 了 很 多 东 西 , 也 交 了 很 多

朋 友 , 瑞 华 是 一 个 很 有 趣 的 地 方 。 我 在 瑞 华 上 过 各 种 各 样 的 课 , 有 中 文 , 画 画 , 篮 球 ,

SAT 数 学 ,SAT 英 文 , 等 等 。 在 中 文 课 里 , 中 文 老 师 们 对 每 个 同 学 都 很 有 耐 心 , 也 会 教

给 我 们 很 多 东 西 。 我 在 中 文 课 里 学 到 了 拼 音 , 拼 音 的 声 母 和 韵 母 , 也 学 到 了 很 多 好 玩

的 课 文 , 学 到 了 中 国 古 诗 的 魅 力 , 最 重 要 的 是 学 到 了 在 我 们 的 生 活 里 如 何 用 中 文 。 如

果 我 们 知 道 中 文 , 以 后 长 大 了 可 以 在 中 国 找 工 作 , 也 可 以 帮 我 们 申 请 大 学 。

每 次 上 完 中 文 课 以 后 , 我 都 会 学 到 新 东 西 。 在 画 画 课 , 我 画 出 了 许 多 美 丽 的 中 国

画 儿 , 也 学 了 很 多 画 画 的 方 法 。 在 篮 球 课 , 我 学 到 了 投 篮 球 的 最 好 方 法 , 也 学 到 篮 球

比 赛 的 规 则 , 还 玩 了 许 多 激 烈 的 篮 球 比 赛 。 在 SAT 数 学 , 老 师 教 我 们 很 多 难 数 学 题 , 有

些 关 于 几 何 , 有 些 关 于 代 数 , 等 等 。 在 SAT 英 文 , 老 师 教 我 们 英 文 的 写 法 和 读 法 , 在

SAT 上 怎 么 做 这 些 题 。

在 我 的 生 活 里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是 一 个 非 常 重 要 的 地 方 。

54


我 、 中 文 、 中 国

吴 垠 ( 九 年 级 )





我 的 中 文 名 字 叫 吴 垠 , 我 的 英 语 名 字 叫 Yvonne。 老 师 您 说 错 了 , 英 文 名 字 也 有 意

思 。Yvonne 是 从 法 文 来 的 , 叫 Yvonne 的 人 , 有 很 大 的 胆 子 , 非 常 的 聪 明 , 和 有 活 力 。

我 出 生 在 1998, 戊 寅 年 又 叫 虎 年 。 您 把 我 名 字 连 起 来 , 就 变 成 一 望 无 垠 。 我 爸 爸 是

一 个 物 理 学 家 在 Fermilab National Laboratory, 我 妈 妈 是 一 个 针 灸 和 中 药 医 生 , 我

大 姐 姐 在 白 宫 工 作 , 当 一 个 律 师 。 我 很 喜 欢 画 画 和 跑 步 。

我 说 实 话 , 我 不 喜 欢 学 中 文 , 但 是 我 不 是 傻 子 。 我 知 道 学 中 文 是 很 重 要 的 。 我 也

知 道 对 上 大 学 有 帮 忙 。 学 中 文 让 我 跟 我 姥 姥 姥 爷 和 阿 姨 和 叔 叔 说 话 , 也 可 以 让 我 跟 我

中 国 朋 友 联 系 。

中 国 在 亚 洲 的 东 边 , 中 国 和 十 四 个 国 家 有 共 同 边 界 。 在 世 界 上 , 在 世 界 上 五 分 之

一 的 人 是 中 国 人 。 中 国 有 十 三 亿 人 。 中 国 人 信 奉 佛 教 , 道 教 , 和 儒 教 。 现 在 也 有 人 信

穆 斯 林 。 中 国 是 世 界 上 最 古 老 的 文 明 之 一 。 中 国 发 明 了 印 刷 , 造 纸 , 火 药 , 指 南 针 。

长 城 有 4000 多 公 里 长 。 中 国 一 直 在 往 前 走 。 现 在 中 国 有 很 多 的 大 城 市 , 像 深 圳 , 北 京 ,

和 上 海 。 一 个 摩 天 大 楼 就 要 五 天 就 能 造 好 。 在 5 年 内 , 中 国 就 有 八 百 多 摩 天 大 楼 。 中 国

是 世 界 上 最 大 的 能 源 消 费 国 , 在 可 再 生 能 源 资 源 , 它 也 是 最 大 的 投 资 者 。 中 国 是 世 界

上 最 大 的 出 口 国 , 它 是 第 二 大 进 口 国 。 中 国 是 人 口 过 多 , 所 以 每 个 家 庭 只 能 有 1 名 儿 童 。

中 国 人 说 中 文 叫 普 通 话 , 但 有 很 多 方 言 , 譬 如 上 海 话 和 广 东 话 。 中 文 有 40,000 多 个 字

母 。 在 中 国 日 历 上 , 每 年 有 一 个 动 物 来 表 示 , 一 共 有 12 个 动 物 。 中 国 新 年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有 很 多 吃 的 和 放 鞭 炮 。 中 国 有 很 多 地 方 的 人 喜 欢 吃 辣 的 。 中 国 的 饭 比 较 健 康 。 中

国 人 使 用 筷 子 , 盘 子 和 碗 。 中 国 人 用 吃 饭 表 示 好 客 。 中 国 人 很 能 省 钱 。









55


跟 林 老 师 学 跳 舞

杨 梦 玥 ( 七 年 级 )

妈 妈 和 我 说 过 , 在 我 十 个 月 的 时 候 , 我 就 会 跟 着 音 乐 手 舞 足 蹈 。 后 来 我 去 了 幼 儿 园 ,

每 次 圣 诞 节 联 欢 时 , 老 师 都 会 叫 我 站 到 中 间 表 演 节 目 , 从 那 时 起 , 我 就 很 爱 跳 舞 。

我 四 岁 开 始 学 习 芭 蕾 , 五 岁 又 学 了 艺 术 体 操 , 六 岁 开 始 一 直 在 中 文 学 校 学 习 民 族 舞 蹈 。

我 参 加 过 很 多 演 出 , 也 表 演 过 很 多 节 目 。 我 家 搬 到 BOLINGBROOK 以 后 , 从 二 零 零 九 年 开 始 ,

我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跟 林 津 老 师 学 跳 舞 。

林 老 师 是 一 位 非 常 和 蔼 可 亲 的 老 师 。 我 很 喜 欢 林 老 师 的 跳 舞 课 , 虽 然 有 些 时 候 我 会 觉

得 很 累 , 可 是 我 还 是 很 喜 欢 。 在 跳 舞 课 上 , 每 次 我 们 做 很 多 基 本 功 训 练 和 芭 蕾 动 作 , 然 后

就 学 习 跳 中 国 舞 。 林 老 师 设 计 的 跳 舞 动 作 非 常 优 美 , 她 也 有 好 多 教 学 经 验 。 在 跳 舞 时 , 不 管

怎 样 , 林 老 师 都 很 认 认 真 真 地 给 我 们 讲 解 和 做 示 范 动 作 。

如 果 有 可 能 , 我 愿 意 一 直 跟 林 老 师 学 跳 舞 。

♦ ♦ ♦ ♦ ♦ ♦ ♦ ♦ ♦ ♦ ♦ ♦ ♦ ♦ ♦ ♦

我 在 瑞 华 学 本 事

相 秉 韬 ( 七 年 级 )

我 在 中 文 学 校 学 了 六 年 了 。 对 我 来 说 , 瑞 华 学 校 就 是 一 个 机 会 来 学 更 多 的 中 文 。 每 一

年 , 每 一 天 我 都 能 加 强 我 的 中 文 本 事 。 在 这 六 年 里 , 我 学 到 了 不 少 知 识 , 交 了 好 几 个 新 朋

友 , 也 更 了 解 了 中 国 文 化 背 景 。

中 文 含 有 很 多 重 要 的 知 识 , 所 以 我 得 努 力 地 学 。 课 本 里 面 有 中 文 故 事 , 中 国 的 传 说 和

中 文 诗 。 老 师 帮 我 们 学 生 来 学 这 些 文 章 。 如 果 没 有 老 师 , 书 里 课 文 就 会 很 难 学 。 我 的 老 师

们 帮 我 学 到 了 很 多 中 文 , 我 很 感 谢 她 们 。

中 文 学 校 也 提 供 了 一 个 机 会 , 让 我 认 识 更 多 的 朋 友 。 除 了 上 中 文 课 , 我 也 上 篮 球 、 画

画 和 SAT 的 课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提 供 了 很 多 类 课 。 这 样 , 大 家 能 学 好 多 不 同 的 东 西 。 在 中 文 学

校 认 识 的 新 朋 友 能 让 我 更 喜 欢 上 课 , 跟 同 学 和 朋 友 们 一 起 学 。

我 住 在 美 国 , 可 我 还 是 一 个 中 国 人 。 所 以 我 不 能 只 学 英 语 , 也 要 认 识 中 文 。 上 中 文 学

校 教 了 我 很 多 关 于 中 国 的 历 史 和 文 化 。 我 平 时 上 学 能 学 到 英 语 , 周 末 学 中 文 。 这 样 , 我 就

能 学 到 两 种 不 同 的 语 言 和 文 化 。 中 文 对 我 很 重 要 。





♦ ♦ ♦ ♦ ♦ ♦ ♦ ♦ ♦ ♦ ♦ ♦ ♦ ♦ ♦ ♦

中 文 学 校

黎 方 ( 四 年 级 )

我 的 中 文 学 校 离 我 家 不 太 远 。 这 个 中 文 学 校 很 大 , 有 很 多 好 老 师 。 出 来 的 学 生 个 个 都

中 文 学 得 很 好 。 我 的 老 师 告 诉 我 今 年 成 立 了 二 十 年 了 。 我 的 哥 哥 也 是 这 中 文 学 校 的 。 他 今

年 要 去 中 国 , 如 果 他 不 知 道 中 文 怎 么 能 去 中 国 呢 ? 中 文 学 校 帮 助 了 我 很 多 。 每 一 年 也 要 搞 几

次 文 艺 表 演 。 中 文 学 校 对 我 影 响 了 我 很 多 , 也 对 我 很 重 要 。 没 有 中 文 学 校 我 怎 么 能 写 这 个

作 文 呢 ?

56


我 和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一 起 长 大

管 景 依 ( 四 年 级 )





今 年 我 的 中 文 学 校 , 瑞 华 ,20 岁 了 。 我 们 的 老 师 要 我 们 写 一 篇 文 章 。 写 什 么 呢 ?

我 的 题 目 是 : 我 和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一 起 长 大 。

我 的 名 字 叫 管 景 依 。 我 今 年 8 岁 是 中 文 学 校 4 年 级 学 生 , 我 对 中 文 学 习 很 感 兴 趣 ,

因 为 我 的 老 师 教 的 好 。 她 教 我 们 单 词 , 叫 我 们 来 听 写 , 还 让 我 们 试 读 新 课 文 ! 我 真 喜

欢 。 这 个 老 师 呢 , 也 很 幽 默 。 很 多 次 有 同 学 会 说 “Stuff!” 然 后 老 师 回 答 是

“Stuff, 什 么 stuff?!” 她 同 时 还 做 鬼 脸 那 ! 有 时 老 师 和 我 们 同 学 们 一 起 “ 玩 儿 ”。

在 中 文 学 校 学 习 了 什 么 呢 ? 我 们 学 了 台 湾 的 日 月 潭 ! 这 是 我 最 喜 欢 的 课 文 。 那 儿

里 有 个 传 说 呢 。 说 的 是 : 很 久 很 久 以 前 , 有 两 条 毒 龙 , 它 们 经 常 出 来 伤 害 人 的 。 传 说

有 一 对 夫 妻 , 他 们 非 常 的 勇 敢 ; 男 的 叫 大 尖 , 女 的 叫 水 社 。 有 一 天 , 毒 龙 把 太 阳 和 月

亮 吃 掉 了 , 从 此 , 人 们 就 生 活 在 黑 暗 中 。 夫 妻 俩 人 听 说 有 两 件 宝 物 埋 在 啊 沥 山 下 , 一

件 是 金 斧 头 , 另 一 件 是 金 剪 刀 。 他 们 日 夜 挖 地 , 终 于 挖 到 了 金 斧 头 和 金 剪 刀 , 然 后 他

们 就 用 这 两 件 宝 物 , 制 服 了 毒 龙 。 毒 龙 把 太 阳 和 月 亮 吐 了 出 来 。 不 让 毒 龙 再 来 害 人 ,

夫 妻 俩 天 天 守 在 日 月 潭 旁 边 。 人 们 过 着 安 定 美 好 的 生 活 。 最 后 , 他 们 两 个 变 成 了 大 尖

山 和 水 社 山 。 这 就 是 日 月 潭 的 传 说 。 我 们 还 学 了 课 文 望 远 镜 呢 。 谁 发 明 的 呢 ? 他 就 是

意 大 利 的 伽 利 略 发 明 的 。 他 做 了 许 多 实 验 , 望 远 镜 终 于 发 明 了 。 望 远 镜 的 用 处 很 多 。

我 用 它 看 意 大 利 歌 剧 。 中 文 很 重 要 , 必 须 好 好 的 学 。 另 外 , 我 还 学 了 国 际 象 棋 。

我 还 将 在 瑞 华 学 校 继 续 学 习 。 我 会 努 力 学 好 中 文 。

♦ ♦ ♦ ♦ ♦ ♦ ♦ ♦ ♦ ♦ ♦ ♦ ♦ ♦ ♦ ♦

中 文 学 校 是 我 家

傅 美 芝 ( 七 年 级 )

中 文 学 校 是 我 家 ,

老 师 爱 我 我 爱 她 。

中 文 数 学 画 画 儿 ,

围 棋 象 棋 擂 台 上 。

唱 歌 跳 舞 打 篮 球 ,

瑜 伽 太 极 练 身 强 。

春 去 夏 来 秋 不 远 ,

考 试 注 课 旅 游 忙 。

人 来 人 往 二 十 载 ,

来 年 相 约 在 瑞 华 。 Ashley Chen( 一 年 级 )

57


跟 着 瑞 华 长 大

曹 冬 惠 ( 七 年 级 )

我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不 知 多 少 年 了 。 从 小 到 大 跟 着 瑞 华 长 大 。 留 下 许 多 永 远 不 会 忘

掉 的 事 。 在 瑞 华 学 到 的 中 国 知 识 , 从 北 京 烤 鸭 到 李 白 的 诗 , 最 难 忘 的 课 文 是 “ 义 犬 ”。

我 完 全 想 象 不 出 那 条 狗 可 以 这 么 忠 心 。 狗 可 以 找 出 坏 人 , 虽 然 坏 人 已 经 换 了 衣 服 和 船 。

连 狗 的 主 人 都 做 不 了 的 事 却 被 狗 做 到 了 。

早 几 年 在 瑞 华 , 我 中 文 特 差 。 每 一 个 星 期 我 都 不 会 好 好 做 功 课 。 在 课 堂 里 也 不 会

认 真 地 学 。 即 使 今 天 , 我 的 拼 音 还 是 不 好 。 到 了 三 年 级 之 后 , 我 对 中 文 有 了 兴 趣 。 努

力 地 追 我 的 同 学 们 。 有 爸 爸 妈 妈 的 帮 忙 和 老 师 的 指 导 , 我 慢 慢 地 赶 上 来 了 。 从 四 年 级

以 后 更 加 用 功 。 虽 然 我 的 成 绩 不 是 最 好 的 , 但 我 可 以 自 信 的 说 : 每 一 个 星 期 都 尽 我 所

能 了 。

直 到 今 天 , 我 还 是 对 我 的 老 师 很 感 谢 , 她 们 帮 我 学 好 了 中 文 。

♦ ♦ ♦ ♦ ♦ ♦ ♦ ♦ ♦ ♦ ♦ ♦ ♦ ♦ ♦ ♦

我 在 瑞 华 学 中 文

严 睿 ( 三 年 级 )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二 十 年 了 , 我 也 十 二 岁 , 我 在 瑞 华 学 了 三 年 中 文 了 。 我 现 在 三 年 级

了 , 我 学 了 一 些 中 文 , 包 括 拼 音 和 简 单 的 汉 字 。 我 可 以 写 很 短 的 中 文 文 章 。 我 喜 欢 我

的 老 师 , 她 教 了 我 很 多 东 西 。

现 在 , 我 开 始 我 的 三 年 级 了 , 我 每 个 星 期 天 都 去 中 文 学 校 , 虽 然 中 文 很 难 学 , 但

是 我 会 在 爸 爸 妈 妈 帮 助 下 坚 持 学 下 去 。 因 为 我 想 去 中 国 旅 游 , 去 看 我 的 爷 爷 奶 奶 和 公

公 婆 婆 。 还 有 严 己 姐 姐 , 瀚 瀚 哥 哥 和 烨 烨 弟 弟 。

我 希 望 我 的 中 文 会 更 好 , 所 以 , 我 会 继 续 去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 ♦ ♦ ♦ ♦ ♦ ♦ ♦ ♦ ♦ ♦ ♦ ♦ ♦ ♦ ♦

我 和 瑞 华

谈 安 捷 ( 四 年 级 )

六 年 前 , 爸 爸 妈 妈 和 我 从 波 士 顿 搬 家 到 芝 加 哥 。 那 时 我 才 3 岁 多 。 来

到 这 里 后 , 爸 爸 妈 妈 就 带 我 来 瑞 华 看 一 看 。 我 很 喜 欢 瑞 华 , 因 为 这 里 有 很

多 中 国 小 朋 友 。 我 在 kindergarden 时 就 上 了 中 文 一 年 级 。 尽 管 中 文 很 难 ,

我 还 是 学 到 了 四 年 级 。 平 时 我 能 说 一 些 中 文 。 非 常 感 谢 我 的 老 师 们 。

58


我 在 瑞 华 学 中 文

贺 琰 成 ( 四 年 级 )

我 在 瑞 华 学 中 文 已 有 4 年 了 。 记 得 刚 开 始 的 时 候 , 我 的 中 文 发 音 很 不 标 准 , 说 的 中

文 别 人 都 听 不 懂 。 现 在 我 不 但 能 读 课 文 , 而 且 还 会 写 很 多 中 文 字 呢 。

中 文 课 的 内 容 非 常 丰 富 。 我 们 学 了 儿 歌 , 古 诗 词 , 成 语 故 事 , 历 史 故 事 , 还 有 寓

言 故 事 。 我 最 喜 欢 的 成 语 故 事 是 “ 拔 苗 助 长 ”, 讲 一 个 人 嫌 秧 苗 长 得 太 慢 , 就 把 它 们

都 拔 高 了 , 希 望 帮 助 它 们 长 得 快 些 , 结 果 被 拔 高 的 秧 苗 都 死 了 。 这 个 故 事 告 诉 我 们 做

事 不 能 太 心 急 , 不 能 做 违 反 常 规 的 事 。 我 还 喜 欢 读 寓 言 故 事 , 比 如 “ 乌 鸦 喝 水 ”,

“ 狐 狸 和 葡 萄 ”, 等 等 。 每 个 故 事 里 都 给 我 们 讲 了 一 个 道 理 , 让 我 们 从 有 趣 的 故 事 中

学 到 了 很 多 东 西 。

我 除 了 学 中 文 , 还 在 瑞 华 上 数 学 和 功 夫 , 认 识 了 很 多 小 朋 友 。 大 家 一 起 学 习 一 起

玩 , 非 常 愉 快 。 我 喜 欢 去 瑞 华 , 我 的 中 文 一 定 会 说 的 越 来 越 好 。

♦ ♦ ♦ ♦ ♦ ♦ ♦ ♦ ♦ ♦ ♦ ♦ ♦ ♦ ♦ ♦

“ 我 们 不 值 钱 ”





吴 力 昂 ( 四 年 级 )

我 很 喜 欢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瑞 华 有 很 多 好 老 师 , 我 在 瑞 华 交 了 很 多 朋 友 , 我 在 四 年

里 学 到 了 好 多 中 文 。 哥 哥 上 瑞 华 已 经 七 年 了 。

瑞 华 的 老 师 教 的 中 文 特 别 好 , 我 和 哥 哥 在 家 里 和 爸 爸 妈 妈 用 中 文 对 话 , 有 时 说 中

文 笑 话 。 有 一 次 , 爸 爸 的 朋 友 开 玩 笑 数 要 把 我 和 哥 哥 卖 了 , 我 们 连 忙 说 我 们 不 值 钱 。

爸 爸 的 朋 友 夸 我 们 中 文 话 说 的 好 。

♦ ♦ ♦ ♦ ♦ ♦ ♦ ♦ ♦ ♦ ♦ ♦ ♦ ♦ ♦ ♦

历 险 记

傅 骏 成 ( 三 年 级 )

有 一 天 , 我 去 公 园 里 玩 。 一 下 子 , 从 树 丛 里 跑 出 了 一 条 毒 龙 。 我 不 怕 它 , 我 就 打

它 。 它 很 生 气 , 就 一 口 把 我 吃 到 肚 子 里 去 了 。 等 一 下 , 我 在 玩 游 戏 , 你 要 看 我 玩 吗 ?

好 吧 ! 我 在 毒 龙 的 肚 子 里 , 我 要 出 去 ! 现 在 我 在 毒 龙 的 嘴 巴 里 了 。 毒 龙 把 我 吐 出 来 了 。

我 用 石 头 打 它 , 龙 很 痛 , 就 死 了 。

后 来 , 我 在 一 个 火 鸟 的 家 里 。 火 鸟 很 不 喜 欢 我 , 就 用 火 去 烧 我 。 我 不 要 火 鸟 杀 我 ,

就 用 水 来 灭 火 。 我 跑 到 火 鸟 的 面 前 。 突 然 , 一 条 鲨 鱼 出 来 了 。 那 条 鲨 鱼 吃 了 火 鸟 。 我

谢 谢 鲨 鱼 。 鲨 鱼 说 :“ 不 用 谢 , 火 鸟 很 好 吃 。”

在 我 以 前 的 生 活 里 , 有 外 星 人 , 有 会 飞 的 汽 车 , 有 奇 怪 的 枪 。 这 里 很 奇 怪 , 一 个

蓝 企 鹅 会 从 地 里 跳 出 来 。 我 对 吗 ? 企 鹅 应 该 是 黑 白 的 , 在 大 海 里 。 那 个 企 鹅 拿 了 一 把

刀 , 它 有 很 多 刀 。 企 鹅 向 我 扔 了 很 多 刀 , 我 马 上 爬 上 大 树 , 结 果 一 把 刀 也 没 有 碰 到 我 。

它 很 生 气 , 用 绳 子 绑 我 。 它 拿 出 一 把 枪 。 这 时 , 我 踢 它 的 肚 子 , 结 果 一 把 刀 踢 出 来 了 。

我 用 刀 剪 绳 子 。 那 个 企 鹅 死 了 , 不 知 道 在 哪 儿 了 。

好 ! 我 写 好 了 作 文 , 我 可 以 玩 游 戏 了 !

59


60


瑞 华 七 年

娄 思 濠 ( 七 年 级 )

我 从 六 岁 开 始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上 中 文 一 年 级 , 到 现 在 已 经 七 年 了 。 我 记 得 我 刚 上

一 年 级 的 时 候 , 只 会 说 一 些 简 单 的 句 子 , 不 会 读 , 更 不 会 写 了 。 在 老 师 的 指 导 下 , 在

爸 爸 妈 妈 的 帮 助 下 , 我 每 次 都 认 真 完 成 家 庭 作 业 。 我 们 全 家 共 同 努 力 , 坚 持 了 七 年 ,

我 的 中 文 进 步 了 很 多 。 我 现 在 基 本 上 能 用 中 文 和 爸 爸 妈 妈 讲 话 。 我 会 读 课 文 , 还 会 写

一 些 小 短 文 。 从 三 年 级 起 , 我 每 年 都 能 得 到 大 奖 杯 。 我 觉 得 非 常 自 豪 , 我 对 中 文 兴 趣

越 来 越 浓 , 对 自 己 也 越 来 越 有 信 心 。 去 年 夏 天 , 我 还 增 加 了 数 学 课 , 学 到 了 不 少 平 时

学 校 学 不 到 的 东 西 , 加 深 了 我 对 一 些 基 本 知 识 的 理 解 , 我 觉 得 非 常 有 用 。 我 现 在 上 七

年 级 了 , 老 师 经 常 让 大 家 起 来 读 课 文 和 讲 演 , 我 觉 得 既 紧 张 又 兴 奋 。 我 爸 爸 妈 妈 都 觉

得 我 的 中 文 说 讲 进 步 了 很 多 。 我 非 常 感 谢 老 师 对 我 的 教 导 , 我 也 越 来 越 喜 欢 中 文 学 校 。

我 要 更 加 努 力 , 让 我 们 的 中 文 学 校 越 办 越 好 !

♦ ♦ ♦ ♦ ♦ ♦ ♦ ♦ ♦ ♦ ♦ ♦ ♦ ♦ ♦ ♦





我 喜 欢 瑞 华

宋 世 亮 ( 七 年 级 )

我 从 幼 儿 园 起 就 到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学 中 文 了 。 我 真 的 开 始 喜 欢 学 中 文 是 从 一 年 级 开

始 。 在 一 年 级 , 我 学 到 了 一 些 基 本 的 中 文 会 话 , 然 后 又 开 始 学 用 不 同 的 笔 画 写 中 文 字 。

我 的 老 师 很 有 耐 心 地 教 我 们 , 所 以 我 们 可 以 理 解 和 记 住 怎 样 写 每 一 个 中 文 字 。 每 个 星

期 , 我 们 还 要 背 诵 诗 歌 和 做 中 文 作 业 。 在 三 年 级 到 五 年 级 , 我 们 的 中 文 课 越 来 越 难 。

我 们 要 学 更 多 的 字 和 读 更 长 的 课 文 。 每 个 星 期 , 我 们 都 要 听 写 词 语 和 朗 读 课 文 。 尽 管

中 文 课 越 来 越 难 , 但 我 还 是 很 喜 欢 学 。

我 现 在 在 上 中 文 七 年 级 的 课 程 。 我 们 七 年 级 的 学 生 应 该 会 认 识 很 多 中 文 字 了 。 我

同 时 还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上 数 学 课 和 SAT 阅 读 课 。 在 数 学 课 里 , 我 们 做 很 多 挺 难 的 题 目 。

在 SAT 阅 读 课 里 面 , 我 们 练 习 完 成 句 子 , 语 法 , 和 阅 读 题 目 。 我 很 喜 欢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 ♦ ♦ ♦ ♦ ♦ ♦ ♦ ♦ ♦ ♦ ♦ ♦ ♦ ♦ ♦

好 好 学 中 文

李 安 娜 ( 七 年 级 )

我 觉 得 中 文 是 一 个 挺 难 的 语 言 , 一 点 儿 也 不 像 英 文 , 西 班 牙 语 或 法 语 。 中 文 没 有

“ 字 母 ”, 但 有 很 多 字 有 一 点 像 小 画 片 或 图 案 。 中 文 肯 定 对 很 多 人 来 说 都 很 难 。 但 是

中 文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就 是 有 很 多 人 学 , 不 管 是 不 是 中 国 人 , 学 了 有 用 , 长 大 帮 助 你 成

功 。 中 文 是 现 代 最 重 要 的 语 言 , 有 时 比 英 语 还 好 用 呢 。 我 心 里 在 想 :“ 中 文 真 是 一 个

好 的 语 言 , 不 像 没 有 用 的 东 西 。” 所 以 啊 , 我 要 好 好 学 习 中 文 。

61


这 就 是 瑞 华

孙 嘉 宁 ( 七 年 级 )

围 棋 , 国 际 象 棋 , 跳 舞 , 唱 歌 , 中 文 , 英 文 , 数 学 ,SAT 课 , 武 术 , 画 画 , 篮 球 ,

等 等 。 你 在 说 什 么 学 校 ? 那 就 是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我 几 乎 每 个 周 末 都 去 的 学 校 。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不 只 是 学 中 文 , 也 可 以 让 许 多 人 学 很 多 别 的 课 。 我 就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尝 试 了

很 多 东 西 : 林 津 老 师 的 跳 舞 班 , 崔 明 燕 老 师 的 芭 蕾 舞 班 , 李 坚 白 老 师 的 国 际 象 棋 课 ,

和 黄 老 师 的 围 棋 课 。

在 中 文 学 校 , 我 主 要 学 的 是 …… 还 要 说 吗 ? 当 然 是 中 文 。 我 学 了 很 多 字 , 学 发 音 ,

拼 音 , 读 课 文 , 造 句 , 组 词 , 认 生 字 , 念 诗 , 背 诗 , 阅 读 , 写 作 等 等 。 我 今 年 还 获 得

了 中 国 文 化 考 试 的 合 格 奖 , 而 且 每 年 都 拿 优 秀 学 生 奖 。 我 现 在 是 7 年 级 的 学 生 。 学 着

学 着 , 还 是 觉 得 学 的 不 够 。 中 国 的 文 字 和 文 化 太 丰 富 了 。

♦ ♦ ♦ ♦ ♦ ♦ ♦ ♦ ♦ ♦ ♦ ♦ ♦ ♦ ♦ ♦

瑞 华 伴 着 我 成 长

吴 珑 菲 ( 七 年 级 )

我 是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七 年 级 的 学 生 。 我 在 中 文 学 校 除 了 学 习 中 文 , 还 上 过 绘 画 课 和

舞 蹈 课 。 我 在 中 文 学 校 最 高 兴 的 事 情 是 能 见 到 很 多 朋 友 。 这 些 朋 友 是 我 以 前 在 各 个 年

级 , 各 个 学 校 的 同 学 。 从 上 幼 儿 园 开 始 , 我 已 经 上 了 六 七 个 学 校 了 。 在 每 个 学 校 我 都

有 一 些 好 朋 友 。 在 中 文 学 校 , 我 见 到 了 他 们 中 的 好 多 人 。 和 他 们 一 起 上 课 我 真 高 兴 。

在 中 文 学 校 我 最 重 要 的 收 获 是 认 识 了 很 多 汉 字 , 同 时 还 学 习 了 很 多 历 史 故 事 ,

背 诵 了 好 多 首 唐 诗 , 会 用 了 好 多 成 语 。 老 师 教 会 了 我 汉 语 拼 音 , 我 现 在 可 以 在 电 脑

上 用 汉 语 拼 音 打 字 了 。 我 还 学 会 了 查 字 典 , 遇 到 不 认 识 的 字 我 就 不 用 去 问 爸 爸 和 妈 妈

了 。 去 年 我 参 加 并 通 过 了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参 与 的 中 华 文 化 知 识 竞 赛 , 学 到 了 更 多 的 中 国

历 史 , 地 理 , 文 化 知 识 。

我 希 望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继 续 陪 伴 着 我 成 长 。 祝 愿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办 得 越 来 越 好 。





♦ ♦ ♦ ♦ ♦ ♦ ♦ ♦ ♦ ♦ ♦ ♦ ♦ ♦ ♦ ♦

我 和 瑞 华

王 家 昀 ( 七 年 级 )

我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读 书 以 后 , 学 到 了 很 多 中 文 和 中 国 的 文 化 历 史 。 虽 然 我 在 瑞 华

只 读 了 三 年 中 文 , 但 是 我 觉 得 瑞 华 给 了 我 很 多 帮 助 。 我 来 了 以 后 中 文 真 的 开 始 认 真 学

了 , 我 也 想 学 了 , 不 是 爸 爸 妈 妈 逼 的 。 因 为 我 从 五 年 级 开 始 学 中 文 , 我 的 基 础 不 是 很

好 。 但 是 我 的 老 师 们 都 很 愿 意 帮 助 我 , 尤 其 是 史 老 师 , 我 今 年 七 年 级 的 老 师 , 她 给 了

我 很 多 的 鼓 励 , 使 我 对 学 中 文 有 了 更 大 的 信 心 和 决 心 。 我 很 感 谢 我 的 中 文 老 师 和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以 后 我 一 定 会 更 认 真 学 好 中 文 !

62


我 和 瑞 华

傅 美 芝 ( 七 年 级 )

今 年 是 我 第 二 年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学 习 。 我 学 的 课 程 是 : 中 文 , 跳 舞 , 数 学 , 和 画

画 儿 。

我 喜 欢 跳 舞 。 以 前 我 不 喜 欢 跳 舞 , 因 为 我 害 怕 去 舞 台 上 表 演 。 跳 舞 帮 助 了 我 , 增

强 了 我 的 自 信 。 我 的 英 文 学 校 有 时 会 举 行 舞 会 , 我 跟 朋 友 们 一 起 自 由 地 跳 。 他 们 说 我

跳 得 很 好 。 我 把 林 老 师 教 的 动 作 都 用 上 了 。

吴 老 师 的 MATHCOUNTS 数 学 课 也 帮 助 了 我 。 在 平 时 的 数 学 课 上 有 个 问 题 , 只 有 我 答

对 了 。 是 我 聪 明 吗 ? 其 实 , 我 只 是 在 中 文 学 校 先 学 了 一 步 。

画 图 是 我 从 小 喜 欢 的 。 我 在 老 师 的 帮 助 下 画 了 各 种 各 样 的 图 画 , 比 如 : 猫 , 大 象 ,

锅 , 兔 子 , 狮 子 , 唐 代 的 美 女 , 美 国 的 美 人 鱼 , 等 等 。 我 的 画 图 水 平 有 了 很 大 的 提 高 。

通 过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学 中 文 , 我 的 中 文 词 汇 量 大 增 。 从 课 文 里 , 我 了 解 了 中 国 灿 烂 的

五 千 年 的 历 史 , 悠 久 的 文 化 , 四 大 发 明 , 中 国 已 经 不 再 陌 生 了 。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我 还 认 识 了 许 多 新 朋 友 。 每 周 六 去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已 成 为 我 们

生 活 中 不 可 少 的 一 部 分 。





♦ ♦ ♦ ♦ ♦ ♦ ♦ ♦ ♦ ♦ ♦ ♦ ♦ ♦ ♦ ♦

我 的 中 文 老 师

郑 楚 奇 ( 七 年 级 )

我 六 岁 到 瑞 华 来 学 中 文 , 至 今 已 经 5 年 了 。2007 的 秋 天 , 我 来 瑞 华 上 一 年 级 。 那 时

候 我 的 老 师 是 韩 晶 老 师 。 韩 晶 老 师 用 卡 片 和 图 像 来 教 我 们 新 的 词 语 和 生 字 。 我 记 得 有

一 天 , 韩 晶 老 师 给 我 们 教 关 于 眼 睛 的 生 字 , 她 就 在 黑 板 上 画 了 一 只 眼 睛 , 再 教 我 们 正

确 的 汉 字 笔 画 。

到 了 二 年 级 和 三 年 级 , 巩 莉 华 老 师 也 用 卡 片 和 图 画 来 教 我 们 生 字 和 词 语 。 她 让 我

们 在 座 位 之 间 的 过 道 排 队 , 然 后 她 会 拿 起 一 个 卡 片 。 卡 片 上 面 有 一 个 词 , 巩 老 师 拿 起

来 一 个 词 , 你 就 必 须 要 很 快 的 读 出 来 。 读 不 出 来 就 要 坐 下 。 那 年 的 联 欢 会 , 巩 老 师 还

带 我 们 去 唱 了 “ 春 天 在 哪 里 ” 这 首 歌 曲 。

我 每 年 暑 假 都 回 中 国 , 爸 爸 妈 妈 每 年 都 在 中 国 给 我 找 一 个 老 师 教 我 中 国 学 生 用 的

语 文 课 本 。 这 样 我 没 有 上 四 年 级 , 爸 爸 把 我 转 到 了 五 年 级 , 让 我 跳 级 了 。 上 五 年 级 时 ,

我 的 老 师 是 沈 亦 丁 老 师 。 我 们 不 再 使 用 马 立 平 编 写 的 《 中 文 》 课 本 , 改 用 《 标 准 中

文 》。 新 课 本 介 绍 了 更 多 的 中 国 地 理 、 历 史 及 文 化 , 我 也 能 更 多 地 了 解 中 国 。

今 年 我 上 了 中 文 七 年 级 。 史 力 红 老 师 教 了 我 很 多 知 识 , 包 括 历 史 故 事 、 唐 诗 , 还

有 成 语 等 。 今 年 春 节 时 候 , 史 老 师 教 我 们 怎 么 用 布 做 幸 运 饼 干 。 我 们 把 红 布 折 起 来 ,

然 后 在 里 面 放 一 小 条 纸 , 最 后 粘 起 来 。 我 上 七 年 级 时 , 参 加 了 “ 中 华 文 化 知 识 竞 赛 ”。

除 了 在 学 校 学 习 , 我 也 在 家 里 花 了 很 多 时 间 复 习 那 400 道 复 习 题 。 我 很 高 兴 我 取 得 了 及

格 的 成 绩 。

我 在 瑞 华 学 了 很 多 东 西 , 包 括 成 语 、 唐 诗 、 新 的 汉 字 , 以 及 中 国 历 史 和 文 化 。 我

感 谢 瑞 华 为 我 提 供 了 一 个 学 中 文 的 机 会 。

63


我 喜 欢 瑞 华

陈 再 鸣 ( 七 年 级 )

我 上 中 文 学 校 大 约 有 六 年 了 。 从 小 学 三 年 级 开 始 , 我 读 中 文 学 校 一 年 级 。 这 意 味

着 我 的 英 语 和 中 文 相 差 两 个 年 级 。 我 在 短 短 的 几 年 里 赶 了 上 来 。 现 在 , 我 中 文 学 校 的

同 学 也 是 我 正 常 英 语 课 上 的 七 年 级 同 学 。 现 在 , 他 们 和 我 年 龄 一 样 , 我 会 看 到 平 时 在

学 校 的 朋 友 。

在 中 文 学 校 学 了 很 多 中 国 的 历 史 人 物 , 比 如 , 诸 葛 亮 , 武 松 等 等 。 还 学 了 中 国 人

的 节 日 , 比 如 : 春 节 , 腊 八 节 , 元 宵 节 等 等 。 我 们 也 学 了 很 多 风 土 人 情 。 学 了 许 多 具

有 中 国 特 点 的 东 西 , 比 如 , 鞭 炮 , 印 章 , 成 语 等 等 。 我 在 瑞 华 学 了 很 多 中 国 的 东 西 。

♦ ♦ ♦ ♦ ♦ ♦ ♦ ♦ ♦ ♦ ♦ ♦ ♦ ♦ ♦ ♦

美 丽 的 歌

陈 茜 ( 七 年 级 )

我 记 得 我 四 岁 的 时 候 , 第 一 次 来 到 中 文 学 校 。 进 了 教 室 , 看 到 那 么 多 小 朋 友 , 觉

得 很 激 动 。 上 课 的 铃 响 了 , 妈 妈 走 了 , 老 师 就 开 始 教 课 。 我 看 她 在 黑 板 上 写 的 字 , 好

像 是 小 小 的 图 画 ; 听 老 师 说 的 话 , 好 像 是 在 听 一 首 美 丽 的 歌 。 我 在 那 一 刻 决 定 , 一 定

要 学 好 中 文 。 要 是 想 学 好 中 文 就 要 每 个 星 期 六 来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刚 学 中 文 的 时 候 , 很

激 动 。 我 的 老 师 和 同 学 们 都 非 常 的 友 好 和 热 情 , 在 中 文 学 校 的 那 一 天 很 好 玩 , 很 有 趣 。

每 次 进 教 室 都 会 有 一 个 微 笑 在 我 脸 上 。 这 个 学 期 快 结 束 了 , 想 到 我 今 年 学 到 了 的 那 么

多 知 识 和 新 交 了 很 多 朋 友 , 还 有 我 的 好 老 师 。 我 会 永 远 记 住 , 记 住 学 到 的 东 西 , 记 住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 ♦ ♦ ♦ ♦ ♦ ♦ ♦ ♦ ♦ ♦ ♦ ♦ ♦ ♦ ♦

瑞 华 —— 我 的 好 朋 友

杜 恩 天 ( 七 年 级 )

我 六 岁 的 时 候 第 一 次 来 到 瑞 华 。 一 开 始 有 点 害 怕 它 , 可 是 过 了 几 天 我 就 觉 得 瑞 华

是 很 好 玩 的 , 过 了 几 年 我 和 瑞 华 就 成 了 很 好 的 朋 友 。 可 是 有 些 时 候 , 瑞 华 有 点 儿 像 我

的 妈 妈 , 我 做 好 事 的 时 候 瑞 华 会 奖 励 我 , 我 做 坏 事 的 时 候 它 会 批 评 我 。 瑞 华 也 介 绍 给

我 很 多 新 朋 友 。 瑞 华 不 但 教 我 中 文 , 也 让 我 提 高 我 的 英 文 、 数 学 和 电 脑 编 程 。 最 重 要

是 让 我 更 好 地 了 解 中 国 的 历 史 和 中 国 文 化 。 今 年 我 参 加 了 海 外 学 生 中 国 文 化 知 识 竞 赛 ,

取 得 了 不 错 的 成 绩 。 受 到 了 老 师 的 表 扬 , 和 爸 爸 的 奖 励 ! 我 喜 欢 瑞 华 , 我 很 高 兴 认 识

瑞 华 这 个 朋 友 !

64


我 喜 欢 瑞 华

姚 若 晨 ( 四 年 级 )

我 每 个 星 期 去 瑞 华 上 中 文 课 和 数 学 课 。 瑞 华 有 跳 舞 课 , 数 学 课 , 中 文 课 , 下 棋 课 ,

还 有 画 画 课 。 有 许 多 孩 子 在 瑞 华 上 课 。 我 碰 到 了 很 多 老 朋 友 和 新 朋 友 。 中 文 课 是 我 最

喜 欢 的 课 , 因 为 很 多 中 文 老 师 又 和 善 又 聪 明 。 很 多 孩 子 在 我 的 英 文 学 校 说 我 很 棒 , 因

为 我 会 说 很 多 中 文 。 我 告 诉 他 们 那 是 因 为 瑞 华 的 老 师 很 好 , 所 以 他 们 也 想 去 瑞 华 。 他

们 也 觉 得 瑞 华 很 好 。 我 觉 得 瑞 华 是 最 好 的 中 文 学 校 ! 我 的 妈 妈 爸 爸 都 觉 得 瑞 华 是 一 个

很 好 的 学 校 。 我 喜 欢 瑞 华 !

♦ ♦ ♦ ♦ ♦ ♦ ♦ ♦ ♦ ♦ ♦ ♦ ♦ ♦ ♦ ♦

我 与 瑞 华

梁 本 杰 明 ( 四 年 级 )





我 在 瑞 华 的 第 一 位 老 师 是 周 晓 惠 老 师 。 她 教 了 我 汉 语 拼 音 , 还 有 很 多 汉 字 。 我 在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三 年 多 了 。 我 现 在 虽 然 是 四 年 级 了 , 我 学 了 很 多 , 很 多 中 文 字 。 但 是 ,

我 还 要 继 续 在 瑞 华 学 习 中 文 。 将 来 , 我 会 写 出 更 好 的 作 文 。 如 果 不 去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

我 怎 么 能 在 将 来 写 出 更 好 的 文 章 呢 ?

♦ ♦ ♦ ♦ ♦ ♦ ♦ ♦ ♦ ♦ ♦ ♦ ♦ ♦ ♦ ♦

祝 瑞 华 生 日 快 乐

李 小 龙 ( 四 年 级 )

我 很 高 兴 迎 来 了 瑞 华 的 二 十 岁 生 日 。 我 非 常 幸 运 我 是 瑞 华 的 一 员 。 我 喜 爱 瑞 华 , 因

为 我 学 到 很 多 知 识 。 我 不 但 学 会 了 中 文 , 了 解 了 一 些 中 国 文 化 , 而 且 也 提 高 了 我 的 演

讲 , 武 术 和 国 际 象 棋 的 能 力 。 我 写 这 篇 文 章 祝 瑞 华 生 日 快 乐 。 我 愿 意 和 瑞 华 一 起 长 大 。

♦ ♦ ♦ ♦ ♦ ♦ ♦ ♦ ♦ ♦ ♦ ♦ ♦ ♦ ♦ ♦

吴 为 民 ( 学 生 家 长 ) 摄 影 作 品

65


校 庆 海 报

徐 波 设 计

66


廿 瑞

年 华

专 辑 策 划 : 赵 际 勇 徐 波

编 辑 制 作 : 徐 波 赵 际 勇 张 铮 胡 晓 蕾

摄 影 : 宋 炜 东

发 行 : 胡 晓 蕾 徐 鉴

顾 问 : 杨 德

封 面 题 字 : 庄 俊 发

封 面 横 幅 : 贾 宏

二 〇 一 二 年 十 月

瑞 华 中 文 学 校

Ray Chinese School, P.O. Box 4018, Naperville, IL 60567-4018

www.raychineseschool.org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