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on d'Automne 2016-Taste Of Life France

TasteOfLifeParis

Maison Perrin Paris, Maison Corthay, Chinois /Français,

法 國 版 | France | Automne 2016 - N°14

POUR PARTIR DU BON PIED

2016 秋 冬 男 鞋 流 行 趨 勢

LA MAISON PERRIN PARIS

法 國 經 典 手 包 -PERRIN PARIS

LA MUSIQUE DERRIÈRE LES NOTES

追 尋 心 靈 的 旋 律

PROMENADE À L’AUTOMNE

閨 苑 款 曲

FRA 6.90 €

TasteOfLifeMag.fr


09 80 71 82 81 (appel non surtaxé)

reservation@lotus-sacre.com

Fnac, Ticketmaster,

et points de vente habituels

AIX-EN-PROVENCE 17-18 MARS / GENÈVE 7-9 AVRIL / BARCELONE 15-16 AVRIL / MONTPELLIER 25-26 AVRIL / NANTES 28-29 AVRIL ...

L’intégralité des dates de la tournée sur

ShenYun.com

21-22 AVRIL LE PALAIS DES CONGRÈS DE PARIS

LE RENOUVEAU DE LA DANSE CLASSIQUE CHINOISE

NOUVEAU PROGRAMME 2017 - ORCHESTRE SYMPHONIQUE

2

Présenté par Lotus Sacré Production - Licence 2-1058887


CONTENU / AUTOMNE 2016

PEOPLE | 人 物 誌

22

104

LA MAISON PERRIN PARIS

Interview de la directrice artistique de la Maison Perrin,

Chloé Perrin

法 國 經 典 手 包 PERRIN PARIS

—— 與 Perrin 藝 術 總 監 Chloé 的 對 話

LA MUSIQUE DERRIÈRE LES NOTES

L’un des chefs d’orchestre les plus convoités d’Europe de

l’Est trouve la récompense suprême (et le challenge) dans

la direction d’un orchestre qui fait revivre les 5000 ans de

la culture chinoise.

追 尋 心 靈 的 旋 律

—— 訪 神 韻 交 響 樂 指 揮 米 蘭 . 納 切 夫 先 生

22

MAISON | 樂 居 • 置 業

18

18

20

90

94

JARDIN DE NUIT

花 間 獨 酌

BOIS CLAIR DE LUNE

月 上 梢 頭

PAR LA LUMIÈRE DE LA LUNE D’AU-

TOMNE

Invitez une touche de romance au clair de lune dans

votre maison avec des accents lunaires sur le thème

inspiré par le corps céleste rêveur.

明 月 照 秋 庭

LE RETOUR DE LA RENAISSANCE

Un voyage divin passé à visiter des châteaux en Europe

à pousser un propriétaire audacieux à dessiner et

construire un opulent château classique dans le Nord-

Ouest Pacifique.

西 海 岸 的 文 藝 復 興

—— 訪 溫 哥 華 島 東 南 岸 宅 邸

4


CONTENU / AUTOMNE 2016

RIMOWA ELECTRONIC TAG

THE FIRST DIGITAL CHECK-IN SOLUTION

FOR YOUR LUGGAGE.

72

LE TEMPS À L’ŒUVRE| 時 光 傑 作

28

60

72

UN RENDEZ-VOUS DE

L’AUTOMNE :

HAUTE COUTURE & HAUTE JOAILLERIE

金 秋 之 約 : 高 級 定 製 珠 寶 & 禮 服

ARTY CORTHAY

Il y avait des années qu’il y pensait. On peut

aujourd’hui découvrir dans la boutique Pierre

Corthay trois créations qui sont autant de petites

œuvres d’art.

柯 塞 之 家 , 藝 術 製 鞋

ECLIPSE LUNAIRE

Une source de fascination depuis l’antiquité, les

disques d’argent des pleines lunes, croissants et

décroissants dans le ciel nocturne, elle est le cycle

sans faille qui définit éternellement le passage du

temps.

明 月 落 錦 盤

—— 浪 漫 的 月 相 腕 錶

引 领 舒 适 旅 行 的 未 来 :RIMOWA Electronic Tag。 您 可 在 任 何 地 点 通 过 智 能 手 机 办 理 行 李 托 运 手 续 ,

并 在 机 场 直 接 托 运 行 李 而 无 需 等 待 。 详 情 请 见 : www.rimowa-electronictag.com

6

28

RIMOWA 比 利 时 专 门 店 :

Antwerp Leopoldstraat 6, Tel: +3232343220


CONTENU / AUTOMNE 2016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LA MODE FEMME | 女 性 潮 流

44

LA MODE FEMME AUTOMNE

2016 —— 秋 季 女 性 時 尚

76

PROMENADE À L’AUTOMNE

—— Taste of life Shooting

閨 苑 款 曲 | 品 位 時 尚 寫 真

LA BEAUTÉ| 煥 采 嬌 顏

76

88

9 ESSENTIELLES POUR VOTRE

TYPE DE PEAU

控 油 攻 略 | 補 水 秘 笈

44

VOYAGE | 悠 遊

56 LA MODE HOMME AUTOMNE

2016 —— 秋 季 男 性 時 尚

64

LA MODE HOMME | 男 性 潮 流

POUR PARTIR DU BON PIED

—— Les Tendances de la rentée

穿 對 鞋 抬 對 腳 邁 出 正 確 的 一 步

—— 休 假 歸 來 男 士 們 的 穿 鞋 趨 勢

118

110

SAVOIR-VIVRE | 生 活 與 樂 趣

HÔTEL LA MIRANDE

—— Un lieu de partage d’un collectionneur

LA MIRANDE 酒 店 ‮

—— 一 個 古 董 收 藏 家 的 慷 慨 分 享

CUISINE | 美 食 • 養 生

NOURRIR L’ÂME

Quand un architecte troque sa vie de citadin

pour une maison au fin fond des collines du

nord de Taïwan, l’équilibre délicat de ses plats

attire des adeptes inattendus.

曠 境 禪 心 食 之 本 味

—— 訪 臺 灣 「 食 養 山 房 」 主 人 林 炳 輝

8

56

64

124

OPÉRA EN CUISINE

—— Gérald Passédat, troisième génération

de propriétaire et chef du restaurant

trois étoiles Michelin Le Petit Nice à Marseille,

France.

地 中 海 美 食 的 法 式 頌 歌

—— 訪 米 其 林 三 星 廚 師 Gérald Passédat


Taste of Life

Êdition française publié 4 fois par année

Automne 2016

2016 年 秋 季 刊

www.tasteoflifemag.fr

Directrice de la publication & Directrice de la rédaction

Yan Cai

Rédactrice adjointe

Xiao Zhang

Directrice artistique

Xiaotian Wang

Rédactrice en chef fashion

Yifei Zhou

Rédactrice en chef joaillerie & horlogerie

Tiana Wang

Rédactrice en chef portrait

Jelly Lee

Rédaction voyage

Hanna Wang

Assistants de rédaction

Rose Aussenac

Marc Baradel

Rédaction

redaction@tasteoflifemag.fr


PUBLICITÉ

(+33) 6 29 40 70 72

Email:magazine@pinweiparis.com

Abonnements en France

www.pinweiparis.com/fr/abonnement

Un abonnement d’un an (4 numéros): 30€ TTC

( frais d’affranchissement inclus)

Taste of Life Magazine France

Tel: 09 83 05 62 72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magazine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or by any

means, whether electronic, mechanical or photographic,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publisher. Every effort has been made to ensure that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publication is accurate and complete on publication date. The publisher cannot be

held liable for errors or omissions.

135“WEMPE”28

WEMPE

WEMPE


WEMPE



WEMPEWEMPE

WEMPE

HISTOIRE DE COUVERTURE

Promenade à l’automne

閨 苑 款 曲

Imprimeur

PRINTO - Generala Sochora 1379,708 000 Ostrava - Poruba,

Czech Republic

Editeur

PINWEI Paris SARL

91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 75008 Paris

TasteOfLifeMag.fr

, 16, rue Royale, : +33.1.42 60 21 77, paris@wempe.fr

www.wempe.com


10


EDITO


日 熱 浪 翻 騰 後 的 巴 黎 , 進 入 殷 實 飽 滿 的 秋 天 。 每 年

這 個 時 候 正 是 天 朗 氣 清 、 清 閒 賞 月 的 最 佳 時 節 。

Après la dernière vague de chaleur de cet été, voici

venu l’automne, avec ses vendanges et ses greniers

remplis de grains. La nature nous régale de ses superbes

paysages...

Ne serait-ce pas la meilleure période de l’année pour prendre un

本 期 開 始 品 位 加 入 家 居 板 塊 , 這 一 次 正 是 以 月 為 主 題 。 時 尚

精 緻 的 家 裝 , 能 為 月 圓 人 圓 的 日 子 更 添 氣 氛 。 腕 錶 也 特 別 搭 配 浪

漫 精 巧 的 新 款 月 相 表 。

moment de repos et contempler la pleine lune ?

Dans cette édition, nous avons le plaisir de vous présenter une

nouvelle rubrique Maison et décoration. Le sujet ? ‘Autour de

la lune’, avec une décoration tendre et raffinée pour célébrer la

12EDITO

當 然 , 豐 收 的 秋 季 , 除 了 視 覺 享 受 外 , 大 自 然 也 為 我 們 準

備 了 多 種 多 樣 的 美 食 。 法 國 南 部 特 別 的 地 中 海 風 情 、 人 文 與 藝

術 , 孕 育 了 特 別 的 細 膩 美 食 。 讓 我 們 進 入 米 其 林 三 星 名 廚 Gérald

Passedat 的 美 食 空 間 , 品 味 他 地 中 海 交 響 詩 一 般 的 傑 作 。 而 在 東

方 則 有 來 自 台 灣 山 林 間 的 「 食 養 山 房 」, 用 自 己 的 禪 之 意 境 來 展

現 順 應 自 然 、 健 康 飲 食 的 態 度 。

今 年 秋 季 也 讓 我 們 趕 上 了 兩 年 一 度 的 巴 黎 古 董 雙 年 展 。 這 次

展 覽 僅 有 四 家 高 級 珠 寶 參 與 。 其 中 我 們 認 識 了 來 自 印 度 的 Nirav

Modi、 來 自 台 灣 的 Cindy Chao; 她 們 的 作 品 與 高 級 定 製 Stéphane

Rolland 、Ralph & Russo 搭 配 起 來 相 得 益 彰 、 光 華 亮 眼 。

本 期 品 位 秋 季 搭 配 時 尚 大 片 , 用 舒 適 典 雅 的 衣 裝 還 原 溫 情 倩

麗 的 經 典 女 性 美 。 我 們 也 在 時 尚 界 如 滿 天 繁 星 般 的 品 牌 中 驚 喜 地

發 掘 了 兩 家 法 國 百 年 皮 革 品 牌 Perrin 和 Corthay 雖 是 小 小 的 手 工 藝

家 族 企 業 , 卻 認 真 而 低 調 地 保 持 著 匠 人 精 神 , 用 一 段 段 時 間 賦 予

精 良 產 品 以 永 恆 的 價 值 。

période de la Fête de la Lune, une fête qui, en Chine, évoque

l’atmosphère heureuse d’une réunion de famille.

Pour la rubrique Horlogerie, ce sont évidemment les montres à

phases lunaires qui ont retenu notre attention !

Dans cette édition nous irons aussi du côté du sud de la France

pour y faire une découverte culinaire. La Méditerranée et les arts de

cette région ont en effet donné naissance à une cuisine raffinée et

spécialisée. Venez, avec nous, goûter et apprécier la cuisine du chef

Gérald Passédat (étoilé Michelin). Nous vous emmènerons aussi à

Taïwan, où, dans une ambiance Zen, un restaurant de montagne

en pleine forêt illustre l’harmonie entre nature et aliments sains.

Cet automne nous avons eu la Biennale des Antiquaires de Paris.

Seulement, quatre maisons de haute joaillerie étaient présentes à

cet événement cette année. Nous avons eu le plaisir d’y découvrir

les créations du joaillier indien Nirav Modi, et les bijoux d’exceptions

de la maison Cindy Chao de Taïwan.

Nous y avons associés deux magnifiques maisons de haute couture

Stéphane Rolland et Ralph & Russo, dont les oeuvres répondent et

s’accordent avec élégance.

Dans notre rubrique shooting, vous tomberez sans doute sous le

charme de la beauté classique de notre modèle féminin et vous

aurez le plaisir de découvrir deux maisons françaises à l’excellent

savoir-faire : ces deux petites entreprises familiales, à l’esprit

artisanal affirmé, montrent leur excellence, une valeur éternelle

réalisée avec le temps.

Yan Baradel, Rédactrice en chef


OBJETS TENDANCES | 尚 品

1

3

1

3

2

4

2

4

1. Bottega Veneta | Sac en crocodile

寶 緹 嘉 鱷 魚 手 提 包 , 店 內 詢 價

復 古 味 濃 重 的 信 封 狀 挎 肩 包 , 在 鱷 魚 皮 的 襯 托 下 , 顯 得 冬 季 的 裝

扮 高 貴 且 穩 重 。

Un sac en crocodile de style vintage en forme d’enveloppe

donnant une ambiance plus chic pour rendre un hiver plus

élégant.

Adresse: 12 Avenue Montaigne, 75008 Paris

bottegaveneta.com/fr

3. Hermès | Carnets d’Équateur Assiette calotte

愛 馬 仕 瓷 盤 , 135 €

林 中 色 彩 繽 紛 的 鸚 鵡 , 充 滿 了 生 命 的 熱 情 。 用 這 款 手 繪 的 精 緻

瓷 盤 給 妳 的 晚 宴 客 人 帶 來 一 份 驚 喜 吧 。

Jaguars, aras, panthères et impalas s’ébattent au cœur

d’une nature foisonnante, c’est tout le travail de l’artiste qui

prend vie et se raconte sur porcelaine.

france.hermes.com/maison/table/porcelaine

1. Alexander McQueen | Veste à poches plaquées en fil coupé

亞 歷 山 大 . 麥 昆 夾 克 ,1 895 €

蝴 蝶 、 鐘 錶 、 紅 唇 , 黑 絲 綢 夾 克 上 的 刺 繡 印 花 彷 彿 是 時 尚 的 歷

史 回 顧 , 口 袋 和 袖 口 的 裁 剪 細 節 更 顯 英 倫 的 精 緻 優 雅 。

Alexander McQueen reprend plusieurs éléments importants

de la maison : les lèvres, l’horloge et le papillon.

alexandermcqueen.com/fr

3. Christopher Guy | Petit fauteuil - Le Premier #1

CG 法 式 座 椅 , 店 內 詢 價

紅 色 絨 面 展 現 著 皇 室 般 的 尊 貴 華 麗 , 金 色 的 背 座 細 節 展 示 了 法

式 的 浪 漫 優 雅 。

Avec son grand dossier, ce chef-d’œuvre dans les tons

rouges resplendissants, la grâce royale d’un trône, vêtu

d’un cadre d’or richement orné.

Pacific Compagnie : 166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75008

2. Van Cleef & Arpels | Charms Extraordinaire Espérance

梵 克 雅 寶 腕 錶 ,53 300 €

各 色 寶 石 鑲 嵌 的 鮮 花 沐 浴 在 陽 光 般 溫 暖 華 麗 的 金 色 調 中 , 更 顯

黃 色 寶 石 花 吊 墜 童 話 般 的 靈 動 優 雅 。

Les couleurs solaires soutenues par une boite de 25mm

en or jaune ornée de saphirs jaunes, de grenats et de

diamants, offre à nouveau une vision poétique : Nature,

Amour et Fleurs.

Adresse :22 Place Vendôme, 75001 Paris,

vancleefarpels.com/eu/fr

4. Nirav Modi | Collier Maharani en émeraudes

馬 哈 拉 尼 翡 翠 項 鍊 , 店 內 詢 價

通 過 精 心 甄 選 達 到 完 整 對 稱 的 這 串 翡 翠 珠 寶 醒 目 而 罕 見 , 具 有

王 者 風 範 。

Ce collier allie des perles rares d’émeraudes d’un vert vif de

différentes tailles, qui ont été méticuleusement sourcées

afin d’obtenir une symétrie parfaite. Plus de 870 carats

d’émeraudes et 146 carats de diamants constituent ce

majestueux collier.

us.niravmodi.com/high-jewels/emerald-maharani-necklace/

2. Oscar de la Renta | Poppy Satin & Specchio Angelica Sandales

奧 斯 卡 . 德 拉 倫 塔 高 跟 鞋 ,713 €

馥 郁 色 調 的 紅 寶 石 , 典 雅 的 緞 面 , 腳 踝 金 色 的 緞 帶 細 節 , 讓 妳

美 麗 的 倩 影 成 為 晚 宴 中 的 亮 點 。

La pantoufle de rubis, très élancée: avec une attache

cheville en or et un talon aiguille en satin, dans ces beautés

de pavot, vous ne souhaitez que revenir à la maison.

LECLAIREUR Boissy d’Anglas : 10 rue Boissy d’Anglas

75008 Paris, leclaireur.com/fr/stores

4. Valentino| Sac cross-body en cuir

華 倫 天 奴 印 紋 手 包 ,1980 €

金 色 、 白 色 、 橘 紅 色 的 紋 樣 盛 開 在 熱 情 的 紅 色 中 , 紋 路 出 自 于

工 匠 筆 下 , 這 是 一 款 最 適 合 參 加 婚 宴 的 手 袋 。

Succombez à l’allure couture artisanale dans un esprit

moderne , son motif volcan enchanteur à été peint entièrement

à la main. Il apportera une touche originale à

vos tenues.

mytheresa.com/fr

14


OBJETS TENDANCES | 尚 品

1

3

1 3

2

4

2

4

1. Pinko | Veste d’hiver courte en mouton retourné

Pinko 羊 絨 短 上 衣 ,2 353 €

帶 有 男 士 風 格 的 羊 絨 短 上 衣 , 代 表 本 季 度 無 可 爭 議 的 時 尚 趨

勢 , 是 本 季 衣 櫥 必 備 品 。

Lancé sur les passerelles de la mode, le manteau en mouton

retourné, trend incontesté de la saison, sera un incontournable

dans la garde-robe du prochain hiver.

Adresse: 4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75008 Paris

www.pinko.com/fr

2. Marni | Bottines bloc talon

瑪 尼 羊 皮 鞋 ,660€

柔 軟 的 黑 色 羊 皮 配 上 金 色 的 方 形 高 跟 , 反 差 的 顏 色 增 加 時 尚 氣

氛 , 寬 鬆 的 鞋 頭 十 分 舒 適 。

Les bottines en agneau noir avec un talon carré en or, les

couleurs contrastantes augmentent l’atmosphère de la

mode, avec un bout carré les pieds sont très confortables

et détendus.

Adresse: 57 Avenue Montaigne, 75008 Paris

http://www.marni.com/fr

3. Monies | Boucles d’oreilles facettées

Monies 磨 砂 面 鍍 金 耳 環 ,228 €

原 始 粗 獷 卻 又 大 氣 養 眼 , 將 是 那 些 喜 歡 與 眾 不 同 、 前 衛 時 尚 風

格 的 高 貴 女 性 的 首 選 。

Une atmosphère rude mais séduisante et originale, elles sont

pour les femmes qui veulent être différentes, avant-gardistes,

avec une certaine noblesse.

Adresse: 320 rue Saint Honoré,75001 Paris

farfetch.com

4. Prada | Sac Cahier

普 拉 達 Cahier 手 包 ,1 800 €

包 型 古 典 不 失 美 觀 , 金 屬 邊 框 , 配 有 寬 肩 帶 , 靈 感 來 源 於 軍 人

制 服 , 硬 朗 的 外 表 下 不 乏 豐 富 細 節 , 是 今 冬 的 熱 門 時 尚 單 品 。

En cuir de veau et velours avec des détails en métal, une

large bandoulière amovible, des ornements en bronze, l’idée

vient des uniformes de l’armée, un style fermé mais très

détaillé, remarquable, il sera un objet de tendance plus significatif

cet hiver.

Adresse: 6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75008 Paris

prada.com/fr/

1. Balmain | Manteau à nouer en laine à carreaux

巴 爾 曼 方 格 大 衣 ,3 915 €

黑 白 方 格 回 歸 流 行 , 純 毛 面 料 , 過 肩 寬 領 大 氣 高 貴 。

Manteau en laine noir et blanc, col oversize, deux poches à

rabat, fermeture à crochet sur le devant, poignets boutonnés,

liens à nouer amovibles.

Adresse : 44 Rue François 1er, 75008 Paris

balmain.com/fr

2. Emporio Armani | Sac à main

安 普 里 奧 · 阿 瑪 尼 手 提 包 ,510 €

附 肩 帶 的 黑 白 方 格 手 提 包 , 有 雙 層 間 隔 、 結 實 耐 用 , 適 合 職 業

女 性 。

Séparé en deux compartiments, porté à la fois à la main

et à l’épaule, un sac solide et pratique, il est fait pour une

femme d’affaires .

Adresse : 368 Rue Saint Honoré, 75001 Paris

armani.com/fr/emporioarmani

3. Fornasetti | Assiette imprimée à carreaux

黑 白 方 格 印 畫 陶 瓷 盤 ,135 €

意 大 利 設 計 藝 術 家 FORNASETTI 大 胆 且 靈 動 的 作 品 , 他 以 其

永 恒 的 靈 感 來 源 —— 歌 劇 女 高 音 演 唱 家 麗 娜 卡 瓦 列 裡 的 頭 像 進

行 跳 躍 俏 皮 的 多 樣 創 作 而 聞 名 於 世 。

Piero Fornasetti était un sculpteur, architecte d’intérieur,

graphiste et peintre renommé, dont la particularité était

d’immortaliser sa muse Lina Cavalieri à travers ses œuvres.

Adresse : 10 Rue Boissy d’Anglas, 75008

farfetch.com/fr

4. Cassina | 720 Lady

720 女 士 沙 發 , 店 內 詢 價

座 椅 和 靠 背 用 鋼 架 製 成 , 扶 手 則 以 楊 木 膠 合 板 為 框 架 , 用 不 含

CFC 的 聚 氨 酯 泡 沫 和 聚 酯 擊 絮 填 充 。 可 謂 是 家 居 時 尚 和 高 科 技 的

結 合 。

Fauteuil avec structure assise et dossier en acier, accoudoirs

en peuplier multiplis. Rembourrage en mousse de

polyuréthane sans CFC et ouate de polyester. Il est l’icône

de la modernité. Il fut en effet le fruit d’une importante innovation

technico/matérique.

Adresse : 236 Boulevard Saint-Germain, 75007 Paris

www.cassina.com/fr

16


ART DE LA MAISON | 樂 居

JARDIN DE NUIT

花 間 獨 酌

3

如 果 家 中 已 經 有 了 木 質 的 紋 理 , 那 花 卉 的 圖 案 便 是 最 自 然 美

好 的 裝 飾 。 即 便 是 平 淡 的 灰 色 也 會 由 此 綻 放 出 萬 千 姿 彩 。

Les motifs floraux adoucissent délicatement les tons gris feutrés et les

bois sombres très naturels, un refuge serein.

Texte chinois par Rui Chen , Texte Français par Marc B

4

1

6

2

5

Delpozo

1. Minotti | VIRGINIA “OUTDOOR”

Canapé

À partir de 10 380 €

安 穩 的 沙 發 採 用 了 傳 統 中 式 圈 椅 的 造

型 , 用 方 圓 之 間 和 諧 相 處 環 抱 出 舒 適 敦

厚 的 氛 圍 。

Angles et courbes jouent harmonieusement

dans un canapé iroko en bois sobre,

il est assorti d’un dossier généreux

qui rappelle le style d’une chaise traditionnelle

chinoise.

Adresse : Silvera -56 Avenue Kléber,

75016 Paris, minotti.com

2. Chin Hua | Chengdu Cocktail Table

À partir de 3 000 €

楓 木 打 造 的 框 架 有 著 濃 郁 的 中 式 風 格 ,

線 條 與 塊 面 組 成 憨 態 可 掬 的 造 型 , 帶 來

生 活 的 本 真 味 道 。

La richesse du bois d’érable apporte

une touche chinoise sur une simple table

cocktail, avec des étagères ouvertes

donnant une ambiance rustique plus

opulente.

centuryfurniture.com

3. Jean-Louis Deniot | Chandelier en

sodalite

Prix sur demande

在 古 典 的 造 型 之 上 使 用 了 現 代 的 簡 潔 線

條 , 雪 花 石 膏 燈 罩 的 紋 理 正 如 浮 雲 飄 逸

的 月 色 。

La texture d’albâtre de ce lustre classique

épuré évoque des nuages vaporeux

éparpillés à travers le ciel de nuit de

pleine lune.

Adresse : 39 Rue de Verneuil, 75007

Paris, deniot.com

4. Narumi | La vaisselle de Montmartre

Théière 230€, Coupe & Soucoupe 50€

以 巴 黎 北 區 的 蒙 馬 特 高 地 來 命 名 的 茶 具 ,

精 緻 細 膩 的 骨 瓷 上 點 綴 著 寥 寥 數 筆 的 水 墨

花 枝 , 平 添 一 份 浪 漫 與 優 雅 。

Nommé d’après la colline dans le nord

de Paris, les fleurs sur cette porcelaine

à la cendre d’os délicatement peintes,

semblent être brossées dessus comme

une peinture à l’encre de Chine, les bords

sont en platine moderne.

atkinsonsofvancouver.com

5. Designers Guild | Tapis Pomander

DelftCarpet 350 x 250cm 2 200 €

華 麗 的 大 波 斯 菊 花 在 藍 色 毛 毯 上 , 壯 觀

的 地 面 裝 飾 添 加 一 份 充 滿 活 力 的 藝 術 氣

氛 。

Spectaculaire et graphique, ce tapis

tufté main en viscose représente des

ellébores et fleurs de cosmos à grande

échelle. Le fond en laine « bleu porcelaine

» et la bordure brillante en viscose

finissent d’habiller ce tapis décoratif.

BHV – Le Marais: 36 Rue de la Verrerie,

75004 Paris, designersguild.com/fr/

6. Bernhardt Furniture | Buffet Fleuri

4 300 €

鎳 合 金 包 裹 的 銀 色 矮 櫃 , 浮 現 出 搖 曳 的

花 枝 , 閃 爍 出 嬌 柔 動 人 光 彩 。

Les fleurs embossées ajoutent de l’éclat

à un teck revendiqué et enveloppé dans

un alliage de nickel dans une finition allemande

argentée brillante.

bernhardt.com

18


ART DE LA MAISON | 樂 居

BOIS CLAIR DE LUNE

月 上 梢 頭

清 新 雅 緻 的 中 性 色 調 可 以 用 不 同 的 材 質 和 圖 案

劃 分 出 層 次 的 變 化 , 更 可 以 用 鏡 面 製 造 出 空 間

中 的 亮 點 。

2

Les tons organiques apaisants sont une prise sophistiquée

sur la simplicité naturelle, égayés par des

blancs rafraîchissants et de brillants miroirs.

Texte chinois par Rui Chen , Texte Français par Marc B

4

3

Dolce & Gabbana

5

6

1

1. Nanimarquina | Tapis Luna 2 106 €

用 新 西 蘭 純 羊 毛 製 造 出 的 棕 黃 與 米 黃 的 搭

配 , 維 妙 維 肖 的 刻 畫 出 地 球 的 表 層 。

Demander la lune n’est désormais plus

impossible avec ce tapis Nanimarquina.

Les tonalités brunes et beiges

réchauffent cette création en pure

laine de Nouvelle-Zélande par le designer

Oscar Tusquets Blanca.

etoffe.com

2. Christopher Guy Charmant Mirror,

2 780€

水 波 般 的 曲 線 劃 過 飄 渺 的 明 鏡 , 好 似 水 中

倒 映 的 月 影 。

Des panneaux ondulatoires traversant

un miroir rond, rappelant l’ombre de la

lune sur l’eau.

Adresse : 166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75008

pacific-compagnie.com

3. Bernhardt Furniture | Marquesa

Mirrored Screen 2 000€

木 質 的 框 架 上 鑲 嵌 著 古 董 質 感 的 鏡 面 , 點

綴 著 金 屬 的 花 結 , 彷 彿 在 家 中 打 開 了 一 扇

通 往 舊 時 光 的 大 門 。

Ouvrez la porte dans une ambiance du

vieux-monde dans un écran de chêne

blanc, inséré d’antiques panneaux de

miroirs et accentué avec des rosettes

de métal.

bernhardt.com

4. Roche Bobois | Coussin Pavia-Missoni

Home 190 €

提 花 的 面 料 為 寶 石 圖 案 營 造 出 更 加 華 麗 立

體 的 質 感 , 另 有 其 它 花 色 可 供 選 擇 。

Les pierres montrent leur côté plus

doux dans un coussin enveloppé dans

un tissu jacquard bijoux. Déhoussable.

Existe aussi dans d’autres coloris.

Adresse: 52 Avenue de la Grande

Armée, 75017 Paris

roche-bobois.com/fr

5. .Baker Furniture | Celestite Chaise

Lounge Prix sur demande

適 當 添 加 的 棱 角 讓 厚 實 的 躺 椅 更 顯 精 緻

優 雅 , 堅 固 的 黃 銅 椅 腿 簡 潔 輕 盈 地 承 托

著 椅 身 。

Des angles géométriques subtiles donnent

un coté moderne à une chaise

longue élégante, finie avec des pieds

de bronze antique.

broughaminteriors.com

6. Bernhardt Furniture | Coletta

Chairside Table 1 094 €

金 屬 條 組 成 的 三 角 形 切 面 分 割 開 斑 駁 的 鏡

面 , 如 月 亮 表 面 凹 凸 不 平 的 「 月 海 」 般 有

著 神 秘 的 氣 息 。

Les triangles à la feuille d’or coupent à

travers l’antique miroir, enveloppant une

table d’appoint octogonale dans une lueur

mystique.

paramountfurniture.ca

20


HISTOIRE DE LA MAISON | 品 牌 故 事

HISTOIRE DE LA MAISON 品 牌 故 事

UNE VISION DE LA MODE FÉMININE FRANÇAISE

— Interview de la directrice artistique de la Maison Perrin, Chloé Perrin










法 國 時 尚 女 郎 的 時 尚 理 念

—— 與 Perrin 藝 術 總 監 Chloé Perrin 的 對 話

Texte chinois par Hallyu World - NTDTV,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Produit par Xiaotian Wang

Chloé Perrin

22


HISTOIRE DE LA MAISON | 品 牌 故 事

「 它 非 常 適 合 像 我 這 樣 經 常 忘 東 西 在 出 租 車 上 的

人 , 我 手 上 不 太 喜 歡 拿 東 西 。 即 使 去 酒 會 , 我 也 喜

歡 用 手 握 住 包 包 , 這 樣 能 感 知 它 的 存 在 , 像 戴 著 手 套

一 樣 , 永 遠 不 會 丟 失 。」

Quelqu’un comme moi qui oublie souvent les choses dans

les taxis, j’aimerai avoir les mains libres, même quand je

sors pour un cocktail, j’aime garder mon sac avec moi pour

être sur qu’ il est bien là, comme un gant de sorte qu’il

ne vous quitte jamais.

「 還 有 一 款 包 上 有 個 圈 , 可 以 套 在 手 腕 上 ,

所 以 你 在 喝 香 檳 時 不 用 擔 心 你 的 包 會 丟 。」

Il y a un cercle que vous attachez à votre

poignet afin que vous puissiez tenir un verre de

champagne sans se soucier de votre sac à main.

Perrin Paris 的 手 提 包 以 非 常 搶 眼 的 款 式 在 時 尚 界 出 現

後 立 即 引 起 時 尚 達 人 們 的 註 意 。 從 上 個 世 紀 代 表 女 性

美 的 手 套 到 當 今 女 性 時 尚 必 備 品 手 袋 的 演 變 ,Perrin 見 證

了 時 尚 歷 史 的 軌 跡 。

Perrin 巴 黎 店 坐 落 在 巴 黎 杜 樂 麗 皇 家 花 園 (Jardin des

Tuileries) 對 面 的 一 條 僻 靜 的 小 街 上 , 我 們 在 店 裏 見 到 了 該

品 牌 藝 術 總 監 ,26 歲 的 Chloé Perrin。

金 色 長 發 , 高 挑 的 身 材 , 細 嫩 的 臉 龐 , 簡 單 帥 氣 的 一 襲

黑 色 裝 扮 , 言 語 間 流 露 出 典 型 的 巴 黎 上 流 階 層 女 孩 的 溫 文

爾 雅 。

「Perrin 品 牌 的 歷 史 可 以 追 溯 到 1893 年 , 我 們 曾 經 是

專 業 手 套 製 造 商 , 我 們 在 Saint Junien 有 個 制 革 廠 , 那 是 一

個 小 村 莊 , 至 今 仍 然 是 法 國 皮 革 和 手 套 的 重 要 基 地 , 我 的

祖 父 母 還 住 在 那 裡 。 我 是 家 族 第 五 代 ,Perrin Paris 是 父 親

在 掌 管 。」Chloé 娓 娓 道 出 家 族 歷 史 。

「 開 始 我 們 製 作 漂 亮 的 手 套 , 但 隨 著 時 間 的 推 移 , 手

套 過 時 了 , 因 此 , 我 們 不 得 不 從 新 定 位 , 我 們 進 行 手 袋 的 製

作 , 但 依 然 花 很 多 的 時 間 和 精 力 保 存 和 傳 承 家 族 工 藝 。」

Chloé 的 父 母 初 嘗 Ball bag Sally 系 列 包 成 功 上 市 之

後 ,2009 年 Perrin Paris 又 推 出 了 一 些 新 概 念 手 包 , 手 袋 獨 特

的 造 型 讓 手 伸 入 套 具 , 就 能 抓 穩 包 包 。 到 底 是 手 套 起 家 , 創

意 的 新 穎 之 處 仍 然 在 於 「 把 手 套 住 」。 這 種 包 包 迅 速 成 為

Perrin 的 象 徵 性 標 識 , 之 後 各 種 創 意 的 註 入 使 這 個 百 年 老

牌 一 躍 成 為 充 滿 時 尚 而 活 躍 氣 息 的 熱 門 品 牌 。

「 永 恆 的 優 雅 」 是 設 計 的 準 則

很 多 人 第 一 次 看 到 Perrin 的 包 時 就 被 其 獨 特 形 狀 所 吸

引 , 簡 單 卻 很 大 膽 , 有 型 而 精 緻 , 仔 細 一 看 材 質 的 使 用 真 有

點 與 眾 不 同 。

「 我 從 來 不 會 刻 意 成 為 時 尚 先 鋒 , 永 恆 的 優 雅 才 是 我

一 直 在 考 慮 的 , 這 是 我 與 設 計 團 隊 的 準 則 。」

實 際 上 Chloé 設 計 靈 感 多 數 受 到 上 個 世 紀 30-40 年 代

的 法 國 裝 飾 藝 術 的 啟 發 。「 其 實 我 不 會 在 時 尚 中 尋 找 靈 感 ,

我 總 是 被 一 些 設 計 因 素 所 吸 引 , 比 如 家 具 設 計 , 室 內 設 計 ,

確 切 地 說 是 建 築 元 素 , 這 就 是 為 什 麼 我 通 常 使 用 很 多 有 趣

的 、 而 一 般 其 它 手 提 包 上 看 不 到 的 元 素 , 如 木 材 、 金 屬 、 黃

貂 魚 皮 、 魟 魚 皮 、 鱷 魚 皮 等 等 。 木 材 對 我 們 來 說 非 常 重 要 ,

我 們 最 近 推 出 了 新 的 上 漆 技 術 。」

同 樣 是 包 包 的 使 用 者 ,Chloé 追 求 輕 便 且 實 用 。 今 天

讓 Chloé 來 推 薦 的 話 那 肯 定 是 手 套 式 手 袋 。

Ces dernières années, l’originalité des sacs à main

de la maison Perrin Paris a attiré l’attention des

fashion-bloggeurs.

Au siècle dernier, les gants représentaient l’élégance

féminine. Pour la mode actuelle, seul le sac à main est

l’accessoire indispensable. Perrin Paris a vécu la trajectoire

de cette évolution historique.

La boutique Perrin Paris est située dans une petite

rue tranquille en face du jardin des Tuileries. C’est

là, que nous avons rencontré Chloé Perrin, directrice

artistique de la marque. Elle a tout juste 26 ans. Cheveux

d’or, haute silhouette, visage délicat, ensemble

noir, tout en elle respire l’élégance d’un style parisien

raffiné.

« La marque Perrin a été crée en 1893. À l’époque,

nous étions spécialisés dans la fabrication de gants,

nous avions une tannerie à Saint Junien, un petit village

encore important pour la tannerie et la ganterie

française. Mes grands-parents sont toujours présents,

je suis la cinquième génération de la famille. Mon

père est le propriétaire de la Maison Perrin. »

Chloé raconte l’histoire familiale.

« Nous avons commencé à fabriquer des gants, mais

au fil du temps, malheureusement, ils ont été en partie

écartés de la mode. Nous avons donc dû réorienter

l’entreprise vers les sacs à main, qui est notre activité

principale aujourd’hui. Nous consacrons toujours

beaucoup de temps et d’efforts pour sauver les traditions

et le savoir-faire familial. »

En 2009, les parents de Chloé ont connu un grand

succès après avoir lancé la série Ball Bag Sally. Perrin

Paris a pu donc aussitôt lancer un nouveau concept

de sac à main, un sac à main stylisé dans lequel on

glisse la main comme dans un gant, donnant ainsi une

prise en main stable, une sorte de retour aux sources

de la ganterie! Ce sac Perrin est rapidement devenu

caractéristique de la marque. Après cette innovation,

cette vénérable maison de plus de cent ans est redevenue

tout à coup une marque pleine de vivacité.

« L’élégance intemporelle » est le critère de création










時 間 沈 澱 後 依 然 存 在 的 ……

那 麼 作 為 一 個 「 法 國 時 尚 女 孩 」, 對 於 法 式 風 格 她 是

怎 麼 解 釋 的 呢 ?

「 法 式 風 格 是 與 優 雅 和 生 活 理 念 緊 密 相 關 的 , 不 是 膚

淺 的 , 不 是 你 花 了 多 少 錢 買 了 X、Y、Z 品 牌 的 最 新 潮 品 。 我

們 要 的 更 多 的 是 品 質 , 好 的 東 西 不 會 僅 僅 只 存 活 一 季 , 法

國 女 孩 或 許 不 會 花 很 多 錢 , 但 她 們 會 花 錢 買 一 些 可 以 穿 很

多 年 的 物 件 , 並 傳 給 她 們 的 孩 子 和 孫 輩 , 女 孩 也 常 常 在 回

顧 過 去 中 尋 找 靈 感 , 所 以 法 式 風 格 中 總 有 復 古 感 覺 。 我 覺

得 一 個 人 的 風 格 、 服 裝 款 式 並 不 僅 僅 停 留 在 表 面 , 更 體 現

在 生 活 的 質 量 上 。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 它 包 含 著 一 個 人 的 人 生

Beaucoup de gens à première vue seront attirés par

sa forme unique, simple mais audacieuse, structurée

et raffinée. Quant au matériau utilisé, il est tout à fait

remarquable.

« L’élégance intemporelle est toujours dans mon esprit

lorsque je suis en création avec mon équipe, c’est notre

critère principal. »

D’après Chloé son inspiration du design vient principalement

de l’art déco français des années 1930 à

1940.

« Honnêtement, je ne me tourne pas beaucoup vers la

mode comme inspiration. Je suis toujours très attirée

24


HISTOIRE DE LA MAISON | 品 牌 故 事

Perrin a ses boutique à Paris, New York, Los

Angeles, Hong Kong, au Koweït.

A Paris se trouve également l’Atelier et le

Showroom.

Perrin 在 巴 黎 、 紐 約 、 洛 杉 磯 、 香 港 、 科 威 特 城 設

有 精 品 店 , 並 在 巴 黎 有 一 個 設 計 工 作 室 和 陳 列 室 。

Perrin Paris

巴 黎 店 址 :3 Rue d’Alger, 75001 Paris

哲 學 , 這 就 是 我 對 法 式 風 格 的 總 結 。」

Chloé 對 奢 華 也 有 她 的 看 法 :「 奢 華 基 於 時 間 的 沈

澱 , 我 的 意 思 是 奢 華 不 僅 僅 是 服 裝 , 也 包 括 美 食 、 酒 、 住

處 的 內 部 裝 潢 等 , 是 這 些 綜 合 在 一 起 。 人 不 能 只 是 穿 的

超 好 , 但 飲 食 很 糟 糕 , 也 不 在 意 在 哪 裡 休 息 。 不 是 買 一

個 昂 貴 的 包 包 就 可 以 了 , 要 註 重 生 活 品 質 與 細 節 , 我 認

為 奢 華 就 是 一 種 思 維 方 式 的 集 合 。」

Chloé 天 生 喜 歡 藝 術 , 總 被 時 尚 和 美 學 所 吸 引 , 她 在

巴 黎 Berçot 工 作 室 學 習 過 設 計 , 曾 與 Marc Ascoli 共 事 。

在 家 族 企 業 中 ,Chloé 最 好 的 工 作 夥 伴 就 是 他 的 父

母 。「 我 的 父 母 從 來 沒 有 向 我 施 壓 , 讓 我 一 定 要 為 家 族

企 業 工 作 , 一 切 都 是 水 到 渠 成 : 他 們 為 設 計 苦 惱 , 我 想

幫 忙 , 但 又 不 能 另 起 爐 灶 , 我 必 須 使 用 那 些 漂 亮 的 傳 統

元 素 , 但 需 要 調 整 , 使 它 們 變 得 更 現 代 、 更 新 鮮 、 更 先

進 , 不 僅 適 應 我 這 个 年 齡 段 的 客 戶 , 同 時 也 要 尊 重 我 們

的 老 客 戶 的 需 求 。 人 們 經 常 會 問 難 不 難 , 其 實 每 天 結 束

時 都 感 到 滿 足 , 因 為 我 們 覺 的 我 們 真 的 作 為 一 個 家 一 起

成 就 了 一 些 事 情 ; 也 經 常 一 起 討 論 , 這 是 我 們 一 生 的 事

業 , 不 僅 僅 是 一 份 工 作 。」










par le concept de création de mobilier et de design

d’intérieur, ou plutôt, par les éléments architecturaux,

ce qui explique pourquoi j’utilise généralement beaucoup

d’éléments intéressants que vous ne voyez pas

normalement sur des sacs à main. Le bois, le métal,

le galuchat, le crocodile, toutes ces matières sont très

importantes pour nous, et nous avons récemment appliqué

des techniques de laquage. »

Il est vrai que les utilisatrices du sac Chloé aiment les

sacs légers et pratiques. Si aujourd’hui, Chloé devait

choisir un sac parmi ses collections, ce serait certainement

un sac à gant.

Une époque et ses valeurs

La mode française a toujours influencé ce monde.

Chloé est devenue une avant-gardiste de la mode pas

forcement par volonté. Elle a tout simplement sa propre

vision pour exprimer le style français.

« Le style français est lié à l’élégance et à une philosophie

de vie. Il n’est pas superficiel, ne dépend pas

de combien il faut dépenser d’argent pour s’offrir

les dernières tendances des marques x, y, z. Le style

français compte beaucoup plus sur la qualité, les

bonnes choses doivent durer plus d’une saison. Les

filles françaises ne dépensent pas beaucoup d’argent,

elles vont investir plutôt dans des pièces fortes qu’elles

vont porter année après année et les donner à leurs

enfants et petits-enfants. Elles regardent également

vers le passé pour y puiser l’inspiration. C’est la raison

pour laquelle il y a toujours cette sensation de Vintage

dans le style français. Le style vestimentaire d’une

personne ne doit pas se refléter juste en surface. Il doit

révéler votre qualité de vie, une philosophie de la vie

dans une certaine mesure. Je pense que cela résume le

style français. »

De nos jours le terme luxe est devenu plus populaire,

mais ce luxe comment s’exprime-t-il chez les jeunes

françaises?

« Je pense que le luxe s’appuie sur le temps, sur des comportements,

sur l’attention du détail, sur la qualité de la

vie. »

« Je veux dire que le luxe est non seulement pour les vêtements

mais aussi pour les aliments, le vin, les intérieurs,

etc. On ne vous juge pas simplement sur la façon dont

vous êtes habillée, mais aussi sur la cuisine que vous

mangez et l’endroit où vous vivez. C’est un collectif, qui

englobe toutes les façons de penser, c’est cela, le luxe,

pour moi. »

Chloé est née avec l’art, elle a toujours été attirée par la

mode et l’esthétique. Elle a étudié le design au studio

Berçot à Paris et travaillé avec Marc Ascoli.

Dans cette entreprise familiale, ses meilleurs collègues

sont ses parents.

« Mes parents n’ont jamais fait pression sur moi pour

travailler dans l’entreprise familiale, si je travaille ici c’est

organique. Ils avaient du mal à avoir de nouvelles créations,

je voulais les aider. Je devais travailler avec ces éléments

que nous avons, qui sont beaux et représentatifs,

les rendre plus modernes, plus frais, plus contemporains,

et les adapter à une clientèle plus près de mon âge, tout

en respectant nos clientes plus âgées. »

« Les gens me demandent souvent si c’est difficile, mais

au final, c’est très gratifiant parce que nous sentons que

nous construisons vraiment quelque chose ensemble

comme une famille, nous en parlons tout le temps. C’est

notre vie, pas juste un emploi. »

26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Stéphane Rolland

Van Cleef & Arpels - Seven Seas

Collier/ 項 鍊










Van Cleef & Arpels - Seven Seas

Montre/ 腕 表

Van Cleef & Arpels - Seven Seas

Boucles d’oreilles/ 耳 墜

28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Stéphane Rolland

Nirav Modi

Boucles d’oreilles/ 耳 墜










Nirav Modi

Bracelet/ 手 鐲

30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Stéphane Rolland










Van Cleef & Arpels - Seven Seas

Broche/ 胸 針

Tiffany

Boucles d’oreilles/ 耳 墜

32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Ralph & Russo

Nirav Modi

Boucles d’oreilles/ 耳 墜










Nirav Modi

Bague/ 戒 指

Nirav Modi

Boucles d’oreilles/ 耳 環

34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Ralph & Russo

Boucheron

Collier/ 項 鍊










36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Boucheron

Boucles d’oreilles/ 耳 環

Boucheron

Bague/ 戒 指

Boucheron

Plume de Paon Broche/

孔 雀 羽 毛 胸 針










Ralph & Russo

38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Elie Saab










Chanel

40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Elie Saab

Nirav Modi

Boucles d’oreilles/ 耳 環










Nirav Modi

Bracelet/ 手 鐲

42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militaire & uniforme

軍 旅 風 情

1

3

4

Tommy Hilfiger

2

Alexis Mabille

Burberry

Dolce & Gabbana

Andrew GN

Dsquared2

Ermanno Scervino

從 古 典 軍 制 服 中 獲 得 的 靈 感 , 給 秋 季 時 裝 週 帶 來 了 復 古 而 瀟 灑 的 元

素 。 剪 裁 考 究 的 軍 人 大 衣 , 搭 配 亮 眼 的 紅 色 和 金 色 , 無 不 揮 灑 著 簡

明 、 幹 練 而 有 力 的 軍 旅 之 風 。

Garde à vous ! les pièces militaires classiques d’Automne inspirent un

retour dans un fort style militaire, avec des manteaux structurés, des

détails d’uniformes, et un puissant coup d’éclat rouge et or.










3

1. Oscar de la Renta Boucles d’oreilles

奧 斯 卡 德 拉 倫 塔 耳 環 417€

2. Saint Laurent Robe NADINE en velours noir

伊 夫 . 聖 羅 蘭 黑 色 天 鵝 絨 連 衣 裙 3 990€

3. Saint Laurent Ceinture-corset façon python

伊 夫 . 聖 羅 蘭 腰 帶 495€

4. Pierre Hardy Sac PRISM en veau velours

matelassé noir, taupe & orange

皮 埃 爾 . 哈 迪 三 色 絨 面 小 牛 皮 包 1 250€

5. Christian Louboutin Escarpins en daim et

en brocart à ornements

Christian Louboutin 翻 皮 刺 繡 高 跟 鞋 850€

4

5

44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tweed & caRreaux

方 格 遊 戲

3

1

4

Dolce & Gabbana










Bottega Veneta

Bottega Veneta

Balenciaga

Emanuel Ungaro

3

Chanel

無 論 是 鞋 、 帽 子 、 襯 衣 、 褲 子 還 是 大 衣 , 混 紡 方 格 無 處 不 見 。 今 年 設 計

師 們 在 不 同 的 顏 色 上 大 膽 運 用 了 不 同 效 果 的 方 格 圖 案 , 讓 本 季 的 秋 裝 更

加 率 性 。

Que ce soit des chaussures, des chapeaux, des chemises, des pantalons,

ou des manteaux en tweed, les carreaux sont omniprésents. Cette année

les designers en utilisant les différentes couleurs, montrent les différents

effets des carreaux, de sorte que la mode de la saison d’automne

est plus décontractée.

1. Bottega Veneta Veste en laine lurex nero dark grey ancient silver

寶 緹 嘉 格 紋 羊 毛 上 衣 1 500 €

2. Bottega Veneta Pantalon en laine lurex nero dark grey ancient silver

寶 緹 嘉 格 紋 羊 毛 褲 子 980€

3. Jil Sander Sac à Main en cuir

吉 爾 · 桑 德 皮 質 手 包 1 300€

4. Jil Sander Chaussures en cuir

吉 爾 · 桑 德 皮 鞋 店 內 詢 價

2

4

46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métal précieux

流 金 貴 族

1

2

3

4

Bottega Veneta

3

Céline

Balenciaga

Dolce & Gabbana

Acne Studio

流 光 溢 彩 的 金 屬 和 亮 片 , 充 份 展 現 了 都 市 女 性 的 魅 力 。 搭 上 同 樣 華 麗

的 金 粉 眼 影 , 和 金 屬 色 系 的 配 飾 , 成 為 酒 會 和 晚 宴 的 焦 點 吧 。

Chanel










1. Dior Puce d’oreilles la rose pre catelan Or rose Diamants

迪 奧 耳 釘 2 600 €

2. Dior Bague rose des vents or ,diamant et onyx

迪 奧 戒 指 2 700 €

3. Salvatore Ferragamo Sac à bandoulière

菲 拉 格 慕 挎 包 1 390€

4. Erdem Rhona Robe en dentelle métallisée

Erdem 金 屬 色 蕾 絲 連 衣 裙 2 630€

5. Alexander McQueen

Escarpins en velours à ornements

亞 歷 山 大 麥 昆 天 鵝 絨 高 跟 鞋 店 內 詢 價

4

Des silhouettes simples obtiennent le glam avec un éclat sophistiqué et

des reflets métalliques pour la nuit ou le jour, saupoudré de fines paillettes,

ou un tissage de fils d’or et d’argent.

5

48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couleur & flottant

飄 逸 色 彩

1

2

Balenciaga

Dolce & Gabbana

Giorgio Armani

Louis Vuitton










3 3

Chloé

Chanel

透 明 而 薄 軟 的 絲 綢 不 再 只 是 夏 天 的 專 利 , 色 彩 集 合 在 金 秋 絲 綢 上 大 膽

綻 放 , 豔 麗 的 顏 色 持 續 夏 天 的 熱 情 。

La soie transparente, fine et tendre n’est plus seulement pour l’été, un

ensemble de couleurs éclate sur la soie d’automne, les couleurs vives de

l’été perdurent l’enthousiasme.

1. Alison Lou Collier en or 14 carats

Alison Lou 14k 金 項 鍊 3 557€

2. Chloé Poncho en jacquard bouclé de laine mélangée

寇 依 羊 毛 混 紡 斗 篷 4 390€

3. Balenciaga Robe en crêpe de Chine, soie et jersey

stretch imprimés

巴 黎 世 家 拼 色 裙 子 3 950€

4. Balenciaga Collants rayés

巴 黎 世 家 條 紋 長 襪 105€

5. Gucci Escarpins à talons moyens en cuir métallisé

古 馳 金 屬 色 皮 鞋 650€

4

3

50

5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designs d'intérieur

別 樣 印 花

1

3

4

2

Prada

3

Michael Kors

Lanvin

Balmain

Dolce & Gabbana

從 華 麗 的 錦 緞 、 精 美 的 提 花 、 細 緻 的 花 卉 圖 案 中 , 可 以 感 受 到 室 內 設 計

與 時 尚 界 交 相 輝 映 的 靈 感 。 室 內 設 計 中 充 滿 藝 術 氣 息 的 細 節 和 豐 富 多 彩

的 牆 紙 圖 案 , 都 是 時 尚 設 計 師 們 的 靈 感 來 源 。

De riches brocarts, des jacquards élaborés, et des motifs floraux complexes

prennent exemple sur le monde des intérieurs astucieux, canalisant

textures raffinées d’ameublement et le papier peint riche en

motifs.

Emanuel Ungaro










1. Prada Robe midi en jacquard fleuri métallisée

普 拉 達 金 花 卉 提 花 連 衣 裙 1 850€

2. Erdem Veste en laine mélangée à broderies Esha

艾 爾 丹 姆 刺 繡 羊 毛 短 上 衣 店 內 詢 價

3. Balenciaga Sac à Main

巴 黎 世 家 手 提 包 店 內 詢 價

4. Alaïa Ceinture en cuir verni à découpes au laser Vienne

阿 拉 亞 亮 皮 腰 帶 850€

5. Miu Miu Chaussettes montantes en laine côtelée

繆 繆 羊 毛 長 襪 150€

6. Mulberry Chaussures

瑪 百 莉 厚 底 鞋 店 內 詢 價

4

6

5

52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velours

華 美 絨 情

1

2

3

4

3

Prada

Valentino

Dolce & Gabbana

Giorgio Armani

Fendi

優 雅 的 天 鵝 絨 並 不 只 是 晚 裝 的 寵 兒 , 在 今 年 的 秋 裝 休 閒 款 中 , 無 論 是

時 尚 睡 衣 款 的 西 裝 , 休 閒 的 衣 褲 套 裝 , 還 是 小 華 麗 的 連 衣 裙 , 都 採 用

了 天 鵝 絨 來 展 現 恰 到 好 處 的 奢 華 情 調 。

Des velours élégants prennent la pause d’être la star de vêtements de

soirée pour ajouter un luxe touchable sur les ensembles de jour, apparaissant

sur des chaussures, des sacs, et les saisons doivent avoir le

costume de pyjama chic.

Akris










1. Lanvin Tour de cou en velours,

métal argenté et cristaux

浪 凡 彩 色 水 晶 絲 絨 項 鍊 1 022€

2. Lanvin Boucles d’oreilles Elvira

浪 凡 項 鍊 店 內 詢 價

3. Lanvin Collier Pendant Elvira

浪 凡 項 鍊 895€

4. Prada Robe en velours

普 拉 達 天 鵝 絨 長 裙 895€

5. Lady Dior Mini sac en satin noir entièrement

brodé de badges sequins.

迪 奧 綢 緞 刺 繡 手 包 2 700€

6. Chloé Bottines Harper à lacets

寇 依 Harper 繫 帶 踝 靴 630€

4

6

5

54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平 淡 「 出 彩 」

在 秋 冬 出 行 大 衣 是 必 備 物 品 , 純 色 的 大 衣 穩 重 又 保 暖 。

裡 面 搭 配 一 件 彩 色 的 衣 服 , 打 造 新 鮮 出 挑 的 感 覺 。










Fendi

Valentino

Burberry

Salvatore Ferragamo

le contraste des couleurs

Styliste Zhaoqing Wang, Texte par Peggy Liu

Photo par Jean-François José

Hermès

56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經 典 格 子

黑 白 格 紋 是 永 遠 不 過 時 的 元 素 , 它 在 這 一 季 回 歸 ,

設 計 效 果 輕 鬆 休 閒 , 讓 人 看 起 來 更 加 年 輕 自 信 。

Modèles intemporels

Etro










Salvatore Ferragamo

Burberry

Fendi

Giorgio Armani

58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ARTY CORTHAY

柯 塞 之 家 , 藝 術 製 鞋

1.

2.

Texte écrit par Yves Deni, Texte Chinois Traduit par Vivienne Chen

3.

柯 塞 之 家 多 年 夢 想 化 身 為 創 意 鞋 履 之 際 , 推 出 堪 稱 藝 術 作

品 的 三 款 鞋 形 , 同 時 喜 逢 貴 人 , 走 向 國 際 之 夢 不 再 遙 不 可

及 。 -- Yves DENI

Il y avait des années qu’il y pensait. On peut aujourd’hui découvrir dans la boutique

Pierre Corthay trois créations qui sont autant de petites œuvres d’art. Leur présentation

officielle survient à l’heure où la maison trouve un nouveau souffle qui lui permet de

penser désormais sereinement à un développement worldwide. -- Yves DENIS

軟 鞋 、 車 鞋 及 暹 羅 鞋 :

嚴 格 遵 循 傳 統 製 鞋 工 藝 , 藝 術 傑 作 , 鞋 履 臻 品 。

La chaussure molle, la car shoe et les chaussures siamoises :

au-delà de leur dimension artistique, ces trois créations sont surtout de

véritables chefs d’œuvre de l’art bottier, car chacune d’elle est montée

exactement comme une chaussure traditionnelle. Respect.

三 款 鞋 履 用 高 級 皮 革 , 嚴 格 遵

這 循 製 鞋 工 藝 , 像 定 制 皮 鞋 般 精

心 設 計 、 打 樣 、 組 裝 而 成 。 不 過 , 它 們

並 非 真 正 意 義 上 的 皮 鞋 。

第 一 款 「 暹 羅 鞋 」(Siamois) 通 過

中 間 層 連 接 雙 重 鞋 面 , 用 固 特 異 沿 條 車

縫 法 製 成 。 整 個 過 程 耗 費 150 個 小 時 ,

細 節 構 造 艷 惊 四 座 , 雙 重 鞋 面 一 氣 呵

成 , 精 湛 的 打 樣 與 組 裝 工 藝 連 行 家 都 讚

不 絕 口 ······

第 二 款 皮 鞋 出 自 皮 埃 爾 的 弟 弟

ChristopheCorthay 克 里 斯 帝 · 柯 塞 之

手 , 設 計 靈 感 源 自 薩 爾 瓦 多 · 達 利 的

軟 表 。 也 全 部 用 手 工 製 作 , 耗 費 100

個 小 時 。 手 工 行 會 成 員 協 會 (L e s

Compagnons du Devoir) 未 曾 料 想 手 工

業 新 學 徒 竟 能 推 出 如 此 石 破 天 驚 之 作 。

第 三 款 鞋 履 趣 味 橫 生 色 彩 繽 紛 , 藝

術 氣 息 更 為 濃 重 , 型 似 轎 車 被 稱 「 車

鞋 」(Shoe-car)。 作 品 令 人 震 撼 , 堪

稱 當 代 藝 術 傑 作 。 皮 埃 爾 微 笑 解 釋 :「

我 們 的 初 衷 是 讓 鞋 履 成 為 坐 騎 。 這 款

皮 鞋 以 轎 車 造 型 將 此 理 念 推 到 極 致 。」

On les pense en résine ou n’importe quel autre matériau

composite. Mauvaise pioche : toutes trois

sont en cuir. Pensées, patronnées et montées comme

de vrais souliers mesure, dans les règles de l’art bottier.

Donc en cuir, spécialement patronnées, cousues,

montées et réalisées comme de « vraies » chaussures.

Sauf qu’elles ne sont pas de vraies chaussures. Baptisée

« Siamois », la première réunit via un pont central les

deux parties d’une empeigne double. Mais la création

improbable qui résulte de cette architecture est cousue

trépointe sous gravure et dotée d’un mur de montage.

« C’est toute la beauté de l’objet » précise le bottier. Sûr,

et aussi la justification des 150 heures de travail réclamées

par l’objet non identifié. On l’observe en détail.

Incroyable : l’empeigne double est entièrement one cut,

les connaisseurs apprécieront le travail de patronage,

puis de montage…

Un second modèle laisse son cuir dégouliner sur l’étagère.

Celui-là est inspiré des montres molles de Salvadore

Dali. Elle est l’œuvre de Christophe, le frère et

associé de Pierre, maître bottier lui aussi. Même punition,

même motif : patronage, levée, coupe, montage

(trépointe sous gravure), finitions ; ici encore l’allure de

l’objet proclame une pièce en matériau moulé, ici encore

il s’agit d’une chaussure entièrement montée à la

main. Avec cent heures de travail à la clé. Sûr que les

Compagnons du Devoir n’ont jamais pensé à pareille

© photo credit: Roger VOCKLER

© photo credit: Roger VOCKLER

柳 暗 花 明 又 一 村

如 按 材 料 費 及 時 薪 計 算 , 一 雙 成 品 鞋 價 格 有 時 高 達

4500 乃 至 5000 歐 元 , 以 至 於 無 人 問 津 , 因 此 時 尚 大 牌 通 常

僅 通 過 定 制 產 品 來 彰 顯 工 藝 , 展 示 新 品 。

當 前 的 男 奢 侈 品 鞋 履 市 場 是 由 Berluti、 John

Lobb、Crockett & Jones Madeleine 和 中 等 規 模 的 Corthay

柯 塞 之 家 這 四 家 品 牌 來 分 攤 。Berluti、John Lobb 已 具 有

雄 厚 的 實 力 , 穩 坐 市 場 ,Crockett & Jones Madeleine 家

以 鞋 匠 Dimitri Gomez 的 手 工 藝 為 後 盾 早 已 聞 名 遐 邇 , 而

Corthay 要 養 活 公 司 12 個 人 , 四 處 籌 資 以 求 發 展 。 經 過 數

次 會 面 後 , 羅 意 威 (LOEWE) 總 裁 查 維 艾 · 德 · 華 耶 (Xavier

de Royère) 認 為 柯 塞 之 家 前 景 無 量 , 經 過 慎 重 考 慮 後 , 決

定 投 入 自 己 的 全 部 資 金 。 兩 人 的 合 作 成 為 藝 術 家 與 投 資 商

黃 金 組 合 的 典 範 。 查 維 艾 資 金 雄 厚 , 善 於 管 理 , 讓 皮 埃 爾

得 以 全 心 投 入 到 創 意 與 工 作 室 管 理 中 去 。 他 注 重 品 質 , 聰

慧 睿 智 , 很 快 融 入 了 這 家 擁 有 二 十 年 曆 史 , 已 形 成 固 有 習

慣 、 工 作 模 式 及 大 額 負 債 的 家 族 式 企 業 。

公 司 從 新 規 劃 管 理 , 以 期 借 亞 洲 東 風 實 現 蓬 勃 發 展 :

「 我 們 在 亞 洲 市 場 尤 其 新 加 坡 表 現 強 勁 , 通 過 快 閃 店 脫 穎

而 出 。 二 月 份 , 我 們 在 某 家 男 裝 概 念 商 店 隆 重 開 業 , 一 亮

相 就 訂 出 150 雙 皮 鞋 。 中 國 的 潛 力 更 大 , 那 裡 的 競 爭 對 手

並 不 多 , 只 有 Berluti 和 Lobb。」

création lorsqu’ils attendent le Chef d’œuvre d’un compagnon en fin

d’apprentissage avant de le confirmer maître.

Et puis il y a le petit dernier, plus fun, plus coloré, et tout aussi artistique.

Il s’appelle Shoe-car. C’est normal : il représente une voiture.

Ici la tige est devenue une carrosserie onirique, tandis que l’intérieur

s’est mué en un habitacle – tout cuir, évidemment. Il y a les sièges, le

volant… et même la route. L’ensemble est étonnant et ne déparerait

certainement pas dans une galerie d’art contemporain. Un sourire au

lèvres, Pierre souligne : « C’est un joke. L’idée est que notre soulier

est notre véhicule personnel. Ici on la pousse à son terme, et on fait

de la chaussure un véhicule ». Le résultat est en tout cas joli, et égaye

agréablement la boutique, ce qui n’est pas toujours si évident dans

une boutique de bottier.

Cette approche arty que l’on ne découvre qu’à l’intérieur n’est cependant

pas une vraie nouveauté pour la maison, qui s’impose depuis

plusieurs mois de créer tous les trois à quatre mois une nouvelle

vitrine, et de toujours concevoir celle-ci avec un regard artistique.

On y admire ce mois-ci des chaussures de bois rétroéclairées façon

masques africains. Ici encore les pièces sont superbes. Et ici encore on

suppose que le bottier a utilisé ces coques en plastique sur lesquelles

sont habituellement dessinés les patronages. Ce serait le plus simple,

le plus logique. Mais pas le plus bottier : Pierre s’insurge : « Pas du

tout ! Ce sont des formes en bois, que nous avons évidées, creusées

à l’intérieur pour y placer les éclairages ». De vraies petites œuvres

d’art. Sont-elles à vendre ? Désolé de décevoir les amateurs, mais non

: lorsqu’elles quitteront la vitrine, courant avril, nos chaussures façon

masques africains prendront un peu de repos dans des boîtes bien

protégées avant d’envisager des expositions au bout du monde. Car

Pierre Corthay fait partie de ces maisons qui portent l’image du savoir-faire

artisanal made in Paris à l’autre bout du monde.

60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傑 作

如 今 的 皮 埃 爾 馬 不 停 蹄 , 足 跡 遍 及 全 球 各 地 , 將 品 牌 先

後 打 入 中 國 及 俄 羅 斯 市 場 。 拓 展 東 亞 市 場 的 同 時 , 柯 塞

之 家 也 並 未 冷 落 傳 統 渠 道 , 例 如 進 駐 倫 敦 Harrod's 與 紐

約 Bergdorf 等 商 店 。

悄 然 開 闢 新 款 系

隨 著 新 市 場 的 開 闢 , 新 客 戶 紛 至 沓 來 , 柯 塞 之 家 也

名 聲 大 噪 。 不 過 , 去 年 柯 塞 之 家 罕 見 地 並 未 推 出 新 款

系 。 品 牌 解 釋 公 司 集 中 精 力 從 組 企 業 , 實 現 團 隊 擴 容 。

單 品 款 係 也 進 行 調 整 , 今 年 春 季 品 牌 推 出 了 時 尚 典 雅 的

限 量 版 厚 底 莫 卡 辛 鞋 。

2010 年 從 組 後 , 柯 塞 之 家 成 品 年 產 量 大 幅 提 高 。 繼

工 廠 面 積 擴 大 後 , 還 將 推 出 第 一 個 Blake 款 系 。 公 司 計

劃 投 資 大 量 機 器 用 於 定 製 鞋 履 。 皮 埃 爾 · 柯 塞 微 笑 感 嘆

終 於 時 來 運 轉 , 計 劃 不 久 後 將 年 產 量 提 高 到 10 萬 雙 以

上 ( 六 至 七 千 雙 固 特 異 鞋 和 三 至 四 千 雙 布 萊 克 鞋 ), 並 將

法 式 優 雅 遠 銷 海 外 , 使 法 蘭 西 為 之 自 豪 。

柯 塞 之 家 已 走 過 廿 載 春 秋 , 其 推

出 的 鞋 款 、 獨 創 造 型 及 樣 板 均 不

落 俗 套 , 賦 予 今 天 的 成 品 系 列

無 限 靈 感 。

Vingt ans d’activité bottier ont permis

à la maison de créer des modèles hors

du commun, un parc de formes et des

patronages originaux dont bénéficient

aujourd’hui les modèles prêts-à-porter.

© photo credit: Roger VOCKLER

© photo credit: Roger VOCKLER

SECONDE VIE

Ce n’est un secret pour aucun amateur averti : la botterie n’est

pas un métier qui nourrit son homme. La matière première

et le nombre d’heures nécessaires à la fabrication d’une paire

de chaussures sur mesures ne peuvent être rentabilisées par la

vente de ladite paire. En considérant le prix de la matière première

et celui-ci de l’heure de main d’œuvre, pour payer normalement

le bottier, une paire en box devrait être vendue 4500

ou 5000 euros. Prix auquel elle ne trouverait pas acquéreur.

Aussi les maisons les plus prestigieuses entretiennent-elles

surtout une activité mesure pour démontrer leur savoir-faire

et servir de vitrine à leur collection prêt-à-porter. Un

point auquel il sera bon de penser la prochaine fois

que vous commanderez votre prochaine paire.

Quatre grands bottiers se partagent aujourd’hui

le marché : Berluti et John

Lobb, qui disposent de structures

puissantes qui leur apportent

une assise sereine ; Dimitri Gomez

qui œuvre en artisan dans la boutique

Crockett & Jones Madeleine ; et Pierre

Corthay, qui fait vivre une douzaine de personnes.

Une taille intermédiaire critique qui

l’a amené à ouvrir son capital afin de se donner

les moyens de se développer correctement. Après

quelques contacts infructueux, il a trouvé l’investisseur

idoine en la personne de Xavier de Royère, jusque là PDG de

Loewe. « Il a un rapport très pointu aux objets patrimoniaux

et à la pérennité du savoir-faire, explique le maître bottier. Il

a estimé qu’il y avait de quoi faire un truc génial, a monté un

tour de table et a investi tout son argent dans l’affaire. C’est la

configuration idéale : lui a toutes les clés d’un trousseau qui

est très lourd, et moi je suis totalement libéré, je suis là pour

créer et m’occuper de l’atelier, chacun est dans son domaine

d’excellence ».

Cet apport d’argent frais, qui a d’abord été utilisé pour structurer

sérieusement le back-office, est surtout destiné à installer

la marque à l’international et lui permettre de bénéficier de la

fantastique croissance des marchés extrême-orientaux : « On

est assez forts en Asie, et notamment à Singapour, qui est vraiment

un spot énorme et où on marche très bien, sans magasin,

uniquement avec des trunk shows. Au mois de février nous y

avons ouvert dans un très beau concept-shop pour homme,

créé par le premier importateur de montres de luxe en Asie

du Sud-Est. Une très belle introduction, avec 150 paires pour

le premier stock, ce qui est considérable, et une approche du

produit fantastique : le staff est venu deux jours ici pour un

training sur les patines, le glaçage, et la communication sur

le produit. Et il y a surtout la Chine, qui est un eldorado et où

nous n’avons pas énormément de concurrence. Berluti y est

très bien implanté, Lobb un petit peu, le marché est colossal

et il y a tout à faire ». Le développement dans la lointaine Asie

n’empêche pas la maison de soigner son réseau traditionnel :

elle sera présente à Barcelone chez Santa Eulalia à partir du

mois de mars, puis à Londres chez Harrod’s, en avril, et devrait

retrouver prochainement Bergdorf à New-York.

Comment s’est faite cette restructuration ? « Il y avait plusieurs

candidats, avec pour chacun des avantages et des inconvénients,

mais quand Xavier de Royère s’est présenté et que l’on

a commencé à parler, il était évident que c’était l’homme qu’il

fallait à la maison. Il était PDG de Loewe monde, nous nous

sommes vus deux fois, il a démissionné et nous a rejoints. C’est

un fou de qualité, et il a eu toute l’intelligence nécessaire pour

entrer, ce qui n’est pas évident lorsqu’il s’agit d’une maison familiale

qui a vingt ans d’existence, des habitudes, un mode de

travail, et un passif important ». Pierre n’a jamais autant voyagé

qu’aujourd’hui. Lui que les amis savaient trouver le matin

dans la manufacture de prêt-à-porter de la région parisienne

et l’après-midi dans l’atelier de la rue Volney, enchaîne désormais

les vols pour Hong-Kong, Pékin, New-York et Dubaï. Avec

Xavier de Royère. L’artiste et le financier. Saint Laurent et Bergé,

Galliano et Arnault, Lagerfeld et Chanel : un tandem qui a

fait ses preuves. Ensemble les deux hommes vont chercher les

marchés, rencontrer leurs acteurs. Leurs banderilles posées en

Asie, ils travaillent aujourd’hui sur la Russie. « Un marché plus

difficile. Ce n’est pas comme en Chine, où il y a quinze villes de

plus de cinq millions d’habitants ; là il y a Moscou, St Petersburg

et Kiev, mais c’est à chaque fois un potentiel énorme ».

COLLECTIONS : UNE EVOLUTION EN DOUCEUR

Cette ouverture sur de nouveaux marchés a permis à Corthay

de se confronter à une nouvelle clientèle, ignorante de

ses lettres de noblesse (il reste historiquement le seul maître

bottier à avoir officié chez Berluti et John Lobb, les deux plus

grands noms de la spécialité, avoir de se mettre à son compte)

et le jugeant uniquement sur pièces. Et les résultats dépassent

les espérances : les élégants asiatiques adorent aujourd’hui le

bottier français. A une notable exception près, la collection n’a

pourtant pas évolué l’année dernière, un cas quasiment unique

dans les annales. Il fait dire qu’il y avait beaucoup à faire : «

On a beaucoup travaillé pour remettre la table et les couverts

comme il fallait, notamment au niveau administratif, on a

complété l’équipe – il y a aujourd’hui huit personnes au bureau,

deux à la couleur et à la vente et cinq à la mesure. Et puis on

a remis la collection au carré, et on n’a sorti qu’une nouveauté

: le Ketch en veau-velours. Cette année nous aurons une belle

nouveauté au printemps : un très beau mocassin à plateau, très

élégant et très chic, dont on déclinera sans doute quatre modèles.

Et puis nous réfléchissons à des séries limitées, pour le

côté collector et événementiel. Tout cela devrait être en place

pour la rentrée de septembre ».

La réorganisation de 2010 a permis à la maison d’augmenter

sa production de prêt-à-porter de 1900 à 2300 paires par

an – une cinquantaine par semaine. Une première étape. Avec

l’agrandissement de la petite usine de 200 m2, la seconde est

en route. Elle passera par le lancement d’une première ligne

montée en Blake. « Cela représente un investissement machines

important et on le fera, ne serait-ce que pour les séries

limitées, mais c’est encore un peu prématuré ». Dont acte. Dans

le tout nouveau show room de la rue Volney, remis du jet lag

de son dernier vol, Pierre Corthay a le sourire. Jamais les circonstances

n’ont été aussi propices à une large reconnaissance

de son talent. Dans des rêves qui ne paraissent soudain plus si

fous que cela, il peut envisager pour un avenir pas si éloigné

produire une dizaine de milliers de paires par an – six à sept

mille en Goodyear et trois à quatre mille en Blake. Et exporter

loin de nos frontières cette élégante french touch qui finit par

devenir l’un de nos derniers motifs de fierté.

62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Les tendances de la rentrée

POUR PARTIR DU BON PIED

穿 對 鞋 抬 對 腳 邁 出 正 確 的 一 步

—— 休 假 歸 來 男 士 們 的 穿 鞋 趨 勢

Texte écrit par Yves Deni, Texte Chinois Traduit par Hong WANG

今 流 行 的 鞋 款 當 仁 不 讓 地 有 莫 卡 辛 學 院 風 軟 皮 鞋

如 (Mocassin collège)、 棕 色 德 比 狩 獵 鞋 (Le derby

chasse marron)、 督 政 鞋 頭 黑 色 牛 津 鞋 。 製 鞋 業 就 是 用

這 些 來 保 證 昨 天 的 經 典 款 會 成 為 明 日 的 新 品 , 只 是 在 細

節 上 和 名 稱 上 有 所 變 化 。 然 而 今 天 的 男 鞋 是 越 來 越 隨 心

所 欲 了 , 在 顏 色 上 和 皮 革 材 質 上 都 是 變 化 多 端 。 雖 說 沒

有 哪 家 鞋 商 肯 冒 險 把 他 們 整 個 的 系 列 放 在 誘 人 的 時 尚 款

式 、 或 定 位 在 愛 鞋 人 士 會 青 睞 尚 , 還 是 有 一 些 品 牌 在 創

意 上 做 出 了 比 以 往 更 加 獨 特 的 嘗 試 , 那 就 讓 我 們 來 傾 聽

一 下 鞋 品 專 家 Yves Denis 的 介 紹 吧 。

Il y a bien sûr toujours ce bon vieux mocassin collège, le derby

chasse marron et le richelieu bout consul noir : le petit monde de la

chaussure a ceci de rassurant que les classiques d’hier y font souvent

les nouveautés de demain, à quelques détails de forme et de patronage

près. Mais aujourd’hui, la chaussure masculine se dévergonde et

s’ouvre à la couleur et aux cuirs travaillés. Si aucune maison ne risque

toute sa collection sur ces modèles destinés aux fashion addicts et

autres amateurs avertis, plusieurs d’entre elles – et non des moindres

– enrichissent leur offre avec des créations nettement plus typées que

par le passé. Petit tour d’horizon par Yves Denis.

Caulaincourt

巴 黎 品 牌 Caulaincourt 規 模 不 La petite maison parisienne s’est fait une spécialité

大 , 以 紳 士 風 格 著 名 。 這 一 des modèles très typés dandy style. Pour cette rentrée

季 推 出 的 新 潮 紳 士 風 , 用 皮 elle joue plutôt la carte néo-dandy en associant le cuir

和 牛 仔 布 。 有 Balmoral Gatsby et le toile denim. Au programme la bottine à boutons

剪 裁 方 式 短 靴 和 Utah 羅 浮 et découpe balmoral Gatsby et le loafer Utah :

鞋 , 這 兩 款 都 是 專 為 愛 鞋 人 deux modèles clairement adressés aux calcéophiles

士 打 造 的 。

patentés.

Berluti

以 古 色 塗 料 聞 名 於 世 並 有 著 輝 煌 歷 史

的 Berluti, 如 今 專 注 於 製 造 一 種 牛 津 鞋

與 運 動 鞋 的 混 合 體 。 取 牛 津 鞋 鞋 幫 的

樣 式 ,Balmoral 式 剪 裁 , 鞋 面 由 一 塊 皮

製 成 , 鞋 底 為 複 合 材 料 。 這 種 稱 為 Fast

Track 的 款 式 使 用 古 色 塗 料 效 果 皮 面 或 者

皮 面 與 尼 龍 兩 種 材 質 。

Après des années passées à magnifier et imposer les

cuirs patinés à la face du monde, Berluti se concentre

aujourd’hui sur son premier modèle hybride, à

mi-chemin entre richelieu et sneaker. Au premier il

emprunte sa tige, empeigne unie à découpe balmoral ;

au second sa semelle en composite technique. Le Fast

Track est proposé en cuir patiné ou en bimatière cuir/

nylon.










Hermès

Hermès 也 是 以 色 彩 取 勝 ,

雖 說 不 像 Louboutin 那 麼 走

極 端 , 但 也 不 會 妨 礙 展 現 令

人 印 象 深 刻 的 個 性 , 比 如 砂

蟒 蛇 皮 運 動 鞋 , 跑 鞋 底 的 雙

色 牛 津 鞋 , 與 Berluti 的 Fast

Track 一 試 高 下 。

Couleur chez Hermès aussi,

que le choix d’un registre

moins extrême que celui de

Louboutin n’empêche pas

de proposer des créations

à la personnalité marquée,

comme cette tennis en

python nubucké ou ce richelieu

bicolore monté sur une

semelle de runner, qui vient

concurrencer le Fast Track

de Berluti.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Jimmy Choo

如 果 說 Christian Louboutin 在 女 鞋 領 域 已 經

無 需 再 求 得 認 證 了 , 幾 年 來 , 其 男 鞋 雖 然 還

沒 有 女 鞋 那 樣 的 聲 名 顯 赫 , 也 已 經 倍 受 矚

目 了 。 像 每 年 一 樣 ,Albert slipper

鞋 都 是 最 受 喜 愛 的 , 色 彩 繽 紛 :

經 典 的 黑 絨 質 地 鞋 面 鞋 幫 刺 繡

款 、 煙 花 刺 繡 款 , 也 有 比 較 低 調 的

坯 布 質 地 的 , 也 有 比 較 中 規 中 矩 的 黑

漆 皮 和 傳 統 刺 繡 款 。

除 了 這 些 圍 繞 一 個 主 題 的 變 化 之 外 , 這

個 巴 黎 品 牌 充 滿 了 大 膽 創 意 , 無 論 是 刺

繡 的 羅 浮 鞋 , 還 是 滑 雪 後 穿 的 拉 鍊 靴 子 簡

約 的 設 計 。

S’il n’a plus rien à prouver dans le domaine féminin,

Christian Louboutin propose aussi, depuis quelques années,

des collections homme certes moins connues mais

tout aussi intéressantes. Comme chaque année l’Albert

slipper est à l’honneur, avec des modèles très colorés :

classique en velours noir aux broderies étendues du plateau

aux flancs, ou à broderies feu d’artifice, ou alors plus

discret en tissu greige, ou plus formel en cuir noir vernis

et broderie traditionnelle.

Au-delà de ces variations sur un thème, le chausseur

parisien ne recule devant aucune audace, tant avec un

loafer brodé qu’une chaussure d’après-ski zippée à la

ligne dépouillée.

Jimmy Choo 還 是 在 色 彩 上 引 人 注 目 , 古 怪 精

靈 。 這 個 以 女 鞋 聞 名 於 世 的 品 牌 在 幾 年 前 開 始

推 出 一 系 列 比 較 有 個 性 的 男 鞋 系 列 , 我 們 發 現

Albert slipper 鞋 跟 Lobb, Green 等 其 它 品 牌 大 不 一

樣 , 具 有 很 強 的 裝 飾 性 , 比 如 彩 色 蟒 蛇 皮 鞋 面 的

德 比 鞋 , 四 色 絨 面 小 牛 皮 高 爾 夫 德 比 鞋 , 這 雙 漆

皮 彩 虹 色 高 腰 運 動 鞋 會 助 你 在 夜 總 會 或 潮 人 場 合

如 魚 得 水 。

Couleur encore chez Jimmy Choo, toujours très

déluré. Le second « chausseur de ces dames » propose

lui aussi depuis plusieurs années une collection

masculine très personnelle, dans laquelle on a vu

émerger (ici aussi) un Albert slipper nettement

moins convenu que les modèles signés Lobb, Green

et consorts, et des modèles très extravertis. C’est le

cas de ce derby empeigne unie en python coloré, de

ce derby bout golf en veau-velours quadricolore ( !)

et de cette basket montante en cuir vernis irisé aussi

à l’aide dans les clubs que les soirées les plus hype.

Louboutin










LA TENDANCE | 秋 冬 風 尚

Aubercy

去 年 John Lobb 為 了 給 品 牌 帶 來 年 輕 的 活 力 聘 請 了 新 的 藝 術 總 監 Paula Gerbase 。 她 不 到 一

年 開 發 了 十 幾 款 獨 特 創 意 , 讓 這 一 傳 統 製 鞋 品 牌 撣 去 舊 塵 。 這 裡 展 示 的 Basket Levah 運 動

休 閒 鞋 就 是 最 新 的 設 計 之 一 。

L’année dernière John Lobb créait l’événement en embauchant son premier directeur artistique,

chargé d’apporter une touche de jeunesse à ses collections. En moins d’un an, Paula Gerbase a de

fait développé une bonne dizaine de modèles originaux, destinés à dépoussiérer l’image du plus

traditionnel des bottiers. Démonstration par l’exemple avec la basket Levah, présentée ici dans ses

toutes dernières déclinaisons.

Lobb

今 年 是 Aubercy 品 牌 創 建 80 週 年 ,Aubercy 一 直 保 持 家 族 規 模 和 手 工 業 製 造 。 現 在

企 業 由 Philippe 和 Xavier 即 家 族 的 第 二 代 和 第 三 代 的 管 理 。 產 品 在 手 工 作 坊 裡 由

十 二 名 工 匠 製 作 。 以 手 工 製 作 的 品 質 優 異 著 稱 , 即 使 是 非 定 制 的 成 品 , 其 皮 襯

條 也 都 是 手 工 縫 製 的 , 就 像 高 級 定 制 的 一 樣 。 鞋 型 也 非 常 別 緻 , 方 頭 鞋 型 是 巴

黎 最 漂 亮 的 之 一 。 做 工 的 精 緻 也 是 其 一 大 特 色 。 只 要 仔 細 觀 察 圖 片 上 的 鞋 面 上

鑲 邊 處 和 牛 津 鞋 的 邊 線 , 您 就 會 心 悅 誠 服 了 。 在 今 秋 新 的 一 季 開 始 時 , 會 有 新

的 令 人 矚 目 的 產 品 上 市 : 比 如 該 品 牌 標 誌 性 的 鞋 型 Lupin 莫 卡 辛 鞋 的 新 設 計 , 還

有 大 膽 的 不 對 稱 設 計 , 如 只 有 一 對 鞋 眼 繫 帶 並 且 鞋 耳 不 對 稱 的 德 比 鞋 。

Aubercy fêtait cette année ses 80 ans, au cours desquels la maison a su garder sa dimension

familiale (elle est aujourd’hui dirigée par Philippe et Xavier, qui représentent les

2ème et 3ème génération) et artisanale (ses modèles sont tous fabriqués dans un petit

atelier où travaille une douzaine d’ouvriers). Sa production est toujours caractérisée par

sa qualité de fabrication (même sur le prêt-à-porter, les trépointes sont encore et toujours

cousues à la main, comme en grande mesure), celle de ses formes à monter (son bout

carré est l’un des plus beaux de Paris) et celle de ses finitions. Il n’est que d’observer sur

nos photos les passepoils contrastés sur la ligne de claque et les bords francs du richelieu

Lyle, pour s’en convaincre. Parmi les autres nouveautés marquantes de la rentrée : de

nouvelles déclinaisons du mocassin Lupin, le modèle phare de la maison, et d’audacieux

jeux d’asymétrie, comme sur le derby un œillet Auro.










特 約

撰 稿 人

Yves Denis 簡 介

Yves Denis 是 「 鞋 尺 碼 」 雜 誌 主 編 及 創 辦 人 ,1998 年 成 為 高 檔 男 鞋 專 家 , 也 是

法 國 、 英 國 、 意 大 利 最 著 名 精 品 鞋 牌 與 製 鞋 商 的 最 佳 對 話 者 , 鞋 界 的 「 萬 事 通 」。

Fondateur et rédacteur en Chef du magazine Pointure, Yves Denis est l’un des grands spécialistes

de la chaussure masculine haut de gamme depuis 1998, et un interlocuteur privilégié

des maisons les plus prestigieuses et des bottiers français, anglais et italiens.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PATEK PHILIPPE

Complications Collection Ref. 5396G-014

百 達 翡 麗 複 雜 功 能 時 計 系 列 月 相 日 曆 腕 錶

Eclipse Lunaire

Une source de fascination depuis l’antiquité, les disques d’argent des pleines lunes,

croissants et décroissants dans le ciel nocturne, elle est le cycle sans faille qui

définit éternellement le passage du temps.

明 月 落 錦 盤

—— 浪 漫 的 月 相 腕 錶

Texte chinois par Rui Chen, Texte français par Marc B, Produit par Laure Fu

這 款 白 金 錶 殼 的 百 達 翡 麗 複 雜 功 能 時 計 系 列 腕

錶 , 延 續 了 這 一 系 列 簡 約 經 典 的 圓 形 錶 盤 。 六 點

鐘 的 月 相 顯 示 窗 口 在 銀 灰 色 的 錶 盤 映 襯 下 愈 加 神

秘 , 深 藍 色 的 背 景 上 是 經 過 精 細 磨 砂 處 理 的 白 金

月 亮 , 還 有 幾 顆 裝 飾 的 星 星 , 顯 示 盤 外 圈 為 24 小

時 制 的 晝 夜 指 示 數 字 。 星 期 、 月 份 、 日 期 皆 採 用

視 窗 顯 示 , 清 晰 易 讀 。 動 力 儲 存 35~45 小 時 。 防

水 30 米 。

La collection or blanc Patek Philippe Complications

ref. 5396G-014 apporte sa signature à

la touche lunaire à son cadran rond. La phase

de lune à 6 heures est jumelé avec la lune et les

étoiles de platine sur un fond bleu foncé, créant

un regard mystérieux sur le cadran gris foncé,

terminé avec un brossage d’un soleil éclatant. Affichage

24 heures à un anneau extérieur en chiffres.

Facile à lire le jour, la date et le mois dans

des ouvertures. Réserve de marche 35 à 45 heures.

Etanche à 30 mètres.

Adresse ( 店 址 ): 10 Place Vendôme, 75001 Paris, patek.com

自 古 以 來 , 人 類 對 月 亮 就 充 滿 了 遐 思 。 那 皓 白 的

銀 盤 彷 彿 夜 空 中 一 張 溫 柔 的 面 龐 。 月 亮 在 太 陽 與

地 球 之 間 有 規 律 的 運 轉 著 , 並 按 照 固 定 的 週 期 變

換 著 圓 缺 , 就 像 腕 錶 中 繁 複 齒 輪 零 件 的 奇 妙 律 動

一 樣 。 當 中 國 古 人 依 據 月 亮 的 圓 缺 變 化 發 明 出 黃

曆 時 , 那 當 空 的 一 輪 皓 月 , 豈 不 就 相 當 於 最 早 的

鐘 錶 。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PARMIGIANI

Tonda Metropolitaine Selene

帕 瑪 強 尼 Tonda 系 列 「 都 市 月 之 女 神 」

這 款 腕 錶 於 今 年 日 內 瓦 鐘 錶 展 (SIHH) 上 推 出 , 機 芯 完

全 由 帕 瑪 強 尼 獨 自 研 發 , 造 型 簡 約 經 典 , 但 於 細 節 處 盡

顯 用 心 。 錶 盤 上 青 銅 打 造 的 月 亮 呈 現 獨 特 的 赤 褐 色 , 是

月 亮 在 特 殊 雲 層 條 件 下 才 會 顯 現 的 光 暈 。 表 面 栩 栩 如 生

的 隕 石 坑 , 又 稱 「 月 海 」, 為 分 層 打 磨 描 繪 而 成 , 手 工

技 藝 極 為 複 雜 。 中 央 的 蓮 花 圖 案 由 兩 層 疊 加 的 珍 珠 貝 母

雕 刻 而 成 , 烘 托 出 女 性 柔 美 的 氣 質 。 六 點 鐘 位 置 為 小 秒

針 和 日 期 顯 示 窗 。 雙 發 條 盒 , 動 力 儲 存 50 小 時 。 防 水 30

米 。 另 有 白 色 錶 盤 和 皮 質 錶 帶 款 可 供 選 擇 。

Classiquement simple mais soigneusement élaboré et

détaillé, le mouvement de la montre phase de lune de

cette nouvelle dame a été entièrement développé par

Parmigiani, dévoilée au SIHH 2016.

Incandescent contre le cadran bleu, la lumière cuivrée

de la lune illumine les cratères formés par les mers lunaires,

créé grâce à la technique extrêmement complexe

de la couche de traçage. Au centre fleurit une fleur de

lotus, symbole de la féminité, composée de deux couches

de nacre de perle. Date et petite seconde à 6 heures, 2

barils couplés en série, réserve de marche de 50 heures,

étanche jusqu’à 30 mètres. Egalement disponible en

cadran blanc et bracelet en veau.

Adresse ( 店 址 ): Galerie de Valois, 75001 Paris, parmigiani.com










VACHERON CONSTANTIN

Patrimony Perpetual Calendar Collection Excellence Platine

Ref. 43175/000P-B190

江 詩 丹 頓 Patrimony 萬 年 曆 限 量 鉑 金 珍 藏 系 列 腕 錶

這 款 超 薄 萬 年 曆 月 相 腕 錶 搭 載 了 江 詩 丹 頓 著 名 的 1120QP 機 芯 , 厚 度 僅 為 4.05 毫 米 。 六 點 鐘 方 位 的 白 金 月 相 顯

示 窗 口 , 在 藍 色 底 層 的 映 襯 下 格 外 閃 耀 , 上 面 閃 爍 的 群 星 也 是 經 過 悉 心 打 造 , 呈 現 出 準 確 的 星 相 圖 。12 點 鐘

的 月 份 顯 示 盤 可 區 分 閏 年 , 直 到 2100 年 3 月 1 日 前 都 無 須 校 正 。 動 力 儲 存 40 小 時 。 防 水 30 米 。 限 量 發 行 100 枚 。

L’ultra fin quantième perpétuel des phases de lune de la Montre, montre Vacheron avec un calibre interne 1120

QP à sa base mécanique, à seulement 4,05 mm d’épaisseur.

Une phase de lune en platine à 6 heures représente la voûte céleste en or blanc, renforcée par un traitement

galvanique bleu. Chaque étoile a été délicatement conçue de manière à fournir une carte exacte du ciel. Le mois

et l’année bissextile dans une ouverture de 48 mois à 12 heures. il saura faire face à tous les aléas du calendrier

sans aucune correction jusqu’au 1er mars 2100. Réserve de marche de 40 heures. Etanche à 30 mètres. Edition

limitée à 100 pièces.

Adresse ( 店 址 ): 2 Rue de la Paix, 75002 Paris, vacheron-constantin.com


LE TEMPS À L’ŒUVRE | 時 光 傑 作

CHOPARD

L.U.C Lunar Twin Ref. 161934-5001

蕭 邦 雙 重 月 相 腕 錶

雙 重 月 相 腕 錶 可 同 時 顯 示 北 半 球 和 南 半 球 上 所 看 到 的

月 相 , 精 確 度 更 是 達 到 了 122 年 才 會 累 積 一 天 誤 差 。

為 了 實 現 這 樣 的 精 確 度 , 這 款 蕭 邦 自 製 的 機 芯 僅 月 相

顯 示 輪 盤 便 有 135 個 齒 輪 。 錶 盤 整 體 採 用 了 不 對 稱 設

計 。 位 於 一 點 鐘 方 位 的 藍 色 月 相 顯 示 盤 上 繪 有 準 確 的

星 空 圖 。 六 點 鐘 位 置 為 小 秒 針 盤 , 數 字 日 曆 窗 口 在 四

點 鐘 位 置 。 專 利 同 軸 疊 加 雙 發 條 , 可 提 供 長 達 65 小 時

的 動 力 儲 存 。 防 水 30 米 。

Un cadran asymétrique astucieux fait ressortir le

romantisme dans la sophistiquée Chopard L.U.C

Lunar Twin avec son écran et sa carte du ciel bleu

nuit montrant simultanément les phases de la lune

pour les deux hémisphères Nord et Sud. Equipé

d’un disque lunaire avec un roulement ultra-précis,

l’indication de la lune est précise à une différence de

seulement un jour du cycle lunaire réel tous les 122

ans. Les petites secondes à 6 heures et une fenêtre

de date chiffre à 4 heures. Un ensemble breveté de

deux barillets superposés. Réserve de marche de 65

heures. Etanche à 30 mètres.

Adresse ( 店 址 ) : 1 Place Vendôme, 75001 Paris, chopard.com

JAEGER-LECOULTRE

Duomètre Quantième Lunaire Ref. 6043420

積 家 雙 翼 系 列 月 相 日 曆 腕 錶

積 家 於 今 年 日 內 瓦 鐘 錶 展 (SIHH) 上 推 出 的 日 曆 月 相 腕 錶 白 金 款 。 錶 盤 為 半 鏤 空

設 計 。 左 側 的 月 相 顯 示 盤 由 手 工 雕 琢 的 月 亮 和 閃 亮 星 空 共 同 組 成 , 浪 漫 優 雅 , 外 圈

則 為 日 期 顯 示 數 字 。 腕 錶 獨 特 的 雙 翼 系 統 為 不 同 的 功 能 提 供 兩 套 動 力 輸 出 , 確 保 了

腕 錶 的 動 力 儲 備 與 走 時 精 確 。 鏤 空 機 芯 上 設 有 兩 個 動 力 儲 存 顯 示 指 針 。 雙 發 條 盒 分

別 提 供 50 小 時 動 力 。 防 水 50 米 。










Le Duomètre Quantième Lunaire, dans une toute nouvelle version en or blanc, a

été présenté par Jaeger-LeCoultre au SIHH 2016, avec un mécanisme partiellement

révélé qui met en valeur sa beauté fonctionnelle.

Le côté supérieur gauche affiche la fonction de calendrier lunaire, avec une conception

de la lune et des étoiles d’une main lunatique. La date est affichée numériquement autour

de l’ouverture. Le mouvement est composé de deux mécanismes indépendants, l’un

dédié aux fonctions, et l’autre à l’exploitation de l’organe réglant de la montre, chacun

d’entre eux avec sa propre source d’énergie, pour une précision maximale. Deux barils

indépendants, équipés chacun d’une réserve de marche de 50 heures. Étanche à 50

mètres.

Adresse ( 店 址 ) : 7 Place Vendôme, 75001 Paris, jaeger-lecoultre.com


TASTE OF LIFE’S LENS | 品 位 格 調

STYLE | TASTE | TASTE OF LIFE’S OF LIFE’S LENS LENS 品 位 品 格 位 調 格 調

































Promenade

À

l’Automne

Photographe : Daniel Ulrich | OURSTUDIO Styliste : Many Ngom

Comme au début de l’automne, à peine là croustillance installée dans les feuilles

laisse obtenir leur première vue rubis, il est un temps pour la maison et la famille. La

reine du château, se promène allègrement à travers le froid de l’aube, enveloppée

dans la chaleur ouatée d’un manteau. Par la lueur du feu, elle est la gardienne du

foyer, une hôtesse gracieuse.

Texte français par Marc B, Texte chinois par Laure Fu et Zhao Wen, Coiffure & Marquillage par David Tibolla for Exclusive Artists

Management, Cosmétique: Laura Mercier et Hot Tools, Mannequin: Whitney Brown chez New York Model Management Sénario

par Gaëlle Didillon

Hermès 愛 馬 仕

Robe cloutée 連 衣 裙 4 500€

Escarpin 女 鞋 840€

76


TASTE OF LIFE’S LENS | 品 位 格 調

Hermès 愛 馬 仕

Jupe plissée en cuir

皮 質 百 摺 裙 6 300€

Bottes Bourgogne

勃 艮 第 筒 靴 1 500€

Verdura 佛 杜 拉

18k or rose Criss Cross Cuff 玫 瑰 金 十 字 手 鐲

店 內 詢 價 Prix sur demande

Max Mara 麥 絲 瑪 拉

Manteau en pure cachemire 純 羊 絨 大 衣 4700€

Jupe en tissu tricoté 針 織 裙 545€

Chemise stretchen tissu tricoté 彈 力 針 織 衫 430€

Sac à main cuir façon croco 鱷 魚 紋 皮 包 1 200€

78


TASTE OF LIFE’S LENS | 品 位 格 調

FENDI 芬 迪

Chemisier en soie 真 絲 襯 衣 1 185€

Jupe en laine 羊 毛 長 裙 1 500€

80


TASTE OF LIFE’S LENS | 品 位 格 調

CHANEL 香 奈 兒

Veste en tweed 斜 紋 軟 呢 上 衣 6 100€

Robe en tweed 斜 紋 軟 呢 裙 子 7 000€

Bottes marron cuir vachette 深 棕 色 高 筒 牛 皮 靴 1 700€

82


TASTE OF LIFE’S LENS | 品 位 格 調

Brunello Cucinelli 布 魯 奈 羅 . 庫 奇 內 利

Manteau oversize Oversize 廓 形 羊 絨 海 軍 外 套 7 100€

Pulls 編 織 衫 2 200€

Chemise à rayures 寬 條 紋 襯 衣 1 250€

Pantalon 褲 子 1 370€

Chaussures fourrées 皮 草 高 跟 鞋 1 890€

CHANEL 香 奈 兒

Blouson en Cachemire /

soie 絲 / 羊 絨 短 上 衣 3 590€

Jupe en Cachemire / soie

絲 / 羊 絨 短 裙 4 558€

Sautoir-Perles de verre (Or/

Blanc / Rouge)

金 紅 白 三 色 珍 珠 項 鏈 2 500€

Sautoir-Perles de verre (Or/

Blanc / Noir)

金 黑 白 三 色 珍 珠 項 鏈 1 700€

84


TASTE OF LIFE’S LENS | 品 位 格 調

Michael Kors 麥 克 柯 爾

Veste fourrure en vison intarsia floral bleu

皮 草 上 衣 10 300€

Pull Bleu 藍 色 毛 衣 960€

Hermès 愛 馬 仕

Gilet en Fourrure 皮 草 背 心 12 800€

Top Multicolore 拼 色 上 衣 4 200€

Jupe Multicolore 拼 色 女 裙 3 900€

86


LA BEAUTÉ | 煥 采 嬌 顏

Anti Peau Grasse

Trois astuces définitives contre une peau brillante

控 油 攻 略

Texte Français par Marc B, Texte Chinois TianTian, Produit par Many Ngom

1

黏 土 面 膜

黏 土 面 膜 的 功 效 就 像 童 話 中 的 神 仙 教 母 , 具 有 分 辨 好 壞 成 份 ,

化 腐 朽 為 神 奇 的 美 容 魔 力 。 它 可 以 從 肌 膚 深 層 清 理 灰 塵 和 油

脂 , 並 收 縮 毛 孔 讓 肌 膚 變 得 更 加 細 緻 。 但 是 魔 法 要 和 時 效 緊 密

配 合 , 只 有 在 面 膜 沒 有 乾 掉 之 前 洗 淨 , 才 能 發 揮 最 大 功 效 哦 !

Masque & Gommage :

Comme de bonnes fées, les masques d’argile bannissent ce

qui est mauvais et confèrent de meilleures choses sur la peau

grasse, éliminant la saleté et l’huile en resserrant les pores.

Mais la fissuration du masque signifie que l’action est rompu:

rincer ces produits pendant qu’ils sont encore humides.

3

資 生 堂 水 活 煥 妍 去 角 質 面 膜 75ml

Shiseido Masque Purifiant 38,50€

碧 歐 泉 海 藻 岩 泥 化 面 膜 75ml

Biotherm Skin Best Wonder Mud

50,60€

Fresh 翁 布 里 亞 粘 土 深 層 淨 化 面 膜

Fresh Umbrian Clay Masque Purifiant

100ml 64,00€

2

去 油 面 乳

很 多 人 以 為 油 性 肌 膚 不 需 要 保 濕 , 這 是 一 個 最 大 的 誤

解 。 一 款 去 油 脂 的 乳 液 , 就 可 以 幫 妳 的 肌 膚 維 持 清 爽

宜 人 的 亞 光 效 果 , 擺 脫 油 脂 臉 的 困 擾 。

Matifiez votre constitution:

La peau grasse bien souvent nous croyons que

nous n’avons pas besoin de l’hydrater - il faut la

redéfinir. Saviez vous que vous pouvez choisir une

lotion ou un sébum qui rafraîchi la peau, diminue

la brillance et ne laisse rien derrière.

香 奈 兒 山 茶 花 保 濕 凝 霜 50ml

Chanel Hydra Beauty Gel Crème 62,00€

嬌 韻 詩 全 效 控 油 乳 液 50ml

Clarins Éclat Mat Fluide Régulateur

Ultra-Matifiant 34,20 €

海 藍 之 謎 控 油 精 華 乳 液 50ml

La Mer L’émulsion Matifiante 225,00€

無 油 粉 底

如 果 妳 不 喜 歡 粉 餅 粗 顆 粒 的 感 覺 , 又 希 望 擁 有 細 緻 均 勻 的 膚 質 , 那 妳 一 定 要 試 試 無 油 配 方

的 粉 底 , 因 為 它 們 特 有 的 水 楊 酸 和 透 明 質 酸 成 份 可 以 讓 粉 底 均 勻 覆 蓋 , 避 免 上 色 不 勻 。

Fond de Teint Sans Huile

Si vous n’aimez pas la sensation des grossières particules de poudre, et que vous voulez

avoir une peau fine et lisse, il faut que vous essayez le fond de teint sans huile à l’acide

hyaluronique contenant de l’acide salicylique qui veillera à ce que la couche supérieure

de votre peau laisse la place à la nouvelle peau du dessous.

香 奈 兒 雪 紡 輕 紗 持 久 粉 底 30ml

Chanel Perfection Lumière Teint Fluide 46,00€

香 緹 卡 未 來 肌 膚 粉 底 30ml

Chantecaille Fond de Teint Gel Non Gras 84,00€

萊 珀 妮 瑞 士 冰 晶 細 胞 新 生 智 慧 調 色 乳 霜 40ml

La Prairie Ice Crystal Soin Correcteur Cellulaire Suisse

30ml 174,00€

1

Anti Peau Sèche

Trois astuces pour une parfaite amélioration de la peau sèche.

補 水 秘 笈

補 水 精 華

面 對 污 染 日 益 嚴 重 的 現 代 社 會 , 只 用 日 霜 已 經 不 能 滿 足 肌 膚

的 補 水 需 求 , 對 於 每 個 愛 惜 肌 膚 的 女 人 來 說 , 補 充 高 水 份 的

精 華 是 必 不 可 少 的 。 精 華 要 在 塗 日 霜 之 前 使 用 , 才 能 保 證 其

中 的 抗 氧 化 、 維 他 命 和 保 濕 成 份 被 肌 膚 充 份 吸 收 。

Get serious about serum

Face à la pollution une seule crème hydratante de jour ne

peut soigner suffisamment, un sérum hydratant est indispensable.

Appliquez avant la crème pour fournir efficacement

des ingrédients actifs comme des antioxydants, des

vitamines et des extra-hydratants aux cellules de la peau.

2

蘭 蔻 升 級 版 嫩 肌 活 膚 精 華 肌 底 液 30ml

Lancôme Advanced Génifique Serum 82,80€

迪 奧 修 復 滋 養 精 華 乳 30ml

Dior Capture Totale Le Sérum Soin Jeunesse Global

à Action Repulpante Intensive, 149,00 €

萊 珀 妮 水 晶 精 華 乳 液 30ml

La Prairie Ice Crystal Sérum Cellulaire Suisse

290,95€

滋 養 精 油

面 部 精 油 對 肌 膚 的 深 層 滋 養 是 其 它 配 方 無 法 取 代 的 , 它 能

夠 為 肌 膚 建 立 一 層 保 護 膜 鎖 住 水 份 。 如 果 妳 希 望 肌 膚 保 持

清 爽 的 感 覺 , 只 要 在 日 霜 中 滴 入 2~3 滴 精 油 使 用 , 就 可 以 防

止 過 份 油 膩 了 。

Huile Essentielle

Les huiles faciales nourrissent profondément la couche

supérieure de la peau et ajoute une barrière qui protège

et scelle l’hydratation. Pour un look naturellement rosé et

toute une journée d’hydratation, mélangez 2 à 3 gouttes

dans votre crème hydratante du matin.

嬌 蘭 蜂 皇 嫩 肌 調 膚 修 護 油 28ml

Guerlain Abeille Royale Huile de Soin Visage 88,00€

希 思 黎 黑 玫 瑰 煥 采 再 生 精 油 25ml

Sisley Huile Précieuse à la Rose Noire 150,00€

雅 詩 蘭 黛 亮 肌 抗 氧 營 養 精 華 油 30ml

3

Estée Lauder Nutritious Sérum Révélateur d’éclat 72,50€

護 理 晚 霜

夏 季 乾 燥 的 肌 膚 在 一 天 的 辛 苦 之 後 , 正 適 合 在 晚 間 的 美 容

覺 中 , 被 富 有 營 養 成 份 的 晚 霜 來 滋 養 護 理 。 注 重 晚 間 的 護

理 , 才 會 讓 肌 膚 有 效 的 防 止 老 化 , 並 補 充 必 要 的 水 份 。

Crèmes de Nuit

Peau sèche, des crèmes riches ont été faites pour vous.

La nuit est le bon moment pour baigner votre peau dans

une intense humidité avec des baumes comme ceux qui

empêchent les signes de vieillissement et aident à réparer

l’hydratation de la peau.

肌 膚 之 鑰 光 采 防 護 精 華 霜 50ml

Shiseido Bio-Performance Glow Revival Crème 122,50€

美 伊 娜 多 安 蓓 麗 极 致 精 靈 修 護 晚 霜 35ml

Menard Embellir Crème de Nuit 340,00€

迪 梵 芳 香 柔 潤 調 理 膏 15ml

Darphin Baume Rénovateur Aromatique 57,00€

88


MAISON DÉCORATION | 生 活 格 調

Par la

de la

明 月 照 秋 庭

umière

Lune d’Automne

皓 月 當 空 , 總 是 帶 給 人 無 盡 的 遐 思 和 浪 漫 的 情 懷 , 讓 我 們 用 它 的 溫 柔 、 圓 滿 和 光 明

來 妝 點 起 美 麗 的 家 吧 !

Produit et texte chinois par Rui Chen, Texte français par Marc B

Invitez une touche

de romance au clair

de lune dans votre

maison avec des

accents lunaires sur le

thème inspiré par le

corps céleste rêveur.

Minotti Bellagio Dining Wood Round Table, à partir de 8 700,00€ , Creed Dining Armchair, à partir de 2 500,00€, 簡 潔 的 現 代 風 格 木 質 圓 桌

Chez Silvera: , 41, rue du Faubourg Saint-Antoine 75011 Paris,silvera.fr

團 圓 合 美

中 秋 節 最 重 要 的 節 目 便 是 一 家 人 聚 在 一 輪 圓 月 下 賞 月 用 餐 。 此 時 , 一 張 寬 大 的 圓 桌 應 該 是 最 適 合 此 情 此 景 的 選 擇 。

Reunion de famille

Au cœur du festival de la Mi-Automne a lieu le dîner de famille. Autour d’une grande table ronde, les

membres de la famille se réunissent pour profiter d’un long repas sous la lumière de la pleine lune.

Cattelan Italia Yoda Dining Table, à partir de 4 700,00€

金 屬 底 座 , 天 然 石 材 桌 面 的 現 代 圓 桌

Chez ARON’S : 23 Rue du Fbg. St. Antoine, Paris

90


MAISON DÉCORATION | 生 活 格 調

明 鏡 如 月

如 果 說 做 為 光 源 的 燈 具 是 家 中 的 太 陽 , 那

反 射 燈 光 的 鏡 子 就 是 家 中 那 輪 明 亮 的 皓

月 。 變 化 萬 千 的 鏡 子 , 也 正 如 明 月 點 亮 夜

空 般 為 空 間 增 添 了 一 個 個 多 姿 多 彩 亮 點 。

Réflexions Lunaires

Diffusant et réfractant la lumière,

comme le clair de lune qui rebondit sur

la surface de l’eau, des miroirs illuminent

et ouvrent votre espace, tandis que les

formes arrondies font écho à la forme

poétique de la pleine lune.

Baker Furniture Blossom Mirror, Prix sur demande

盛 開 花 朵 般 的 裝 飾 鏡

Baker Europe: 66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e

www.bakerfurniture.com/

Bernhardt Furniture Salon Mirror, Price Upon Request

金 色 古 董 質 感 裝 飾 鏡

At Paramount Furniture, (604) 273-0155

paramountfurniture.ca

Century Furniture Shane Beveled Mirror 4 400,00€

方 形 木 框 圓 鏡

Paramount Furniture, paramountfurniture.ca

92


MAISON EXEPTIONNELLE | 生 活 格 調

Le Retour

de la Renaissance

Un voyage divin passé à visiter des châteaux en Europe a poussé un

propriétaire audacieux à dessiner et construire un opulent château classique

dans le Nord-Ouest Pacifique.

西 海 岸 的 文 藝 復 興

—— 訪 溫 哥 華 島 東 南 岸 宅 邸

在 美 麗 的 太 平 洋 西 海 岸 線 上 矗 立 著 這 樣 一 座 文 藝 復 興 風 格 的 宅

邸 , 它 的 華 麗 與 優 雅 只 有 遊 覽 歐 洲 古 老 的 城 堡 時 才 可 以 領 略 到 。

Texte Chinois par Janine Mackie,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Produit par Brett Price, Photographies Seattle Home

Bailey 夫 婦 位 於 美 國 華 盛 頓 州 的 英 國 都 鐸 式 宅 邸 , 擁 有 太 平 洋 西 岸

的 美 麗 海 景 和 精 心 打 造 的 花 園 。

Le magnifique domaine Tudor de Robert et Lisa Bailey est doté

d’une touche d’hospitalité méridionale avec ses larges galeries

panoramiques.

94


MAISON EXEPTIONNELLE | 生 活 格 調

上 圖 : 修 剪 整 齊 的 灌 木

叢 組 成 了 華 麗 規 則 的 圖

案 , 有 著 文 藝 復 興 時 期

的 園 林 風 格 。 右 上 : 線

條 沉 穩 的 宅 邸 前 是 一 座

古 典 造 型 的 三 層 噴 泉 ,

迎 接 著 來 訪 的 賓 客 踏 入

那 扇 典 雅 的 大 門 。 右

下 : 花 園 中 有 一 座 意 大

利 古 董 觀 景 臺 ,Bailey

夫 婦 女 兒 的 婚 禮 曾 在 這

裏 舉 行 , 當 天 海 面 上

還 出 現 一 頭 鯨 魚 前 來

助 興 。

路 驅 車 來 到 加 拿 大 邊 境 , 當 Bailey 夫 婦 位

一 於 美 國 華 盛 頓 州 的 宅 邸 浮 現 在 碧 藍 的 海 岸

線 上 時 , 我 們 相 信 這 番 長 途 跋 涉 一 定 是 值 得 的 。

穿 過 宅 邸 前 修 剪 得 一 絲 不 苟 的 灌 木 樹 叢 和 線

條 優 雅 的 雙 層 白 色 噴 泉 , 當 我 們 叩 響 那 扇 典 雅 的

仿 古 大 門 時 , 心 中 暗 自 猜 度 著 這 座 佔 地 足 有 66 英

畝 的 現 代 莊 園 , 將 會 帶 給 我 們 怎 樣 的 驚 喜 。

整 座 宅 邸 從 遠 處 看 去 構 圖 沉 著 端 莊 , 而 不 對

稱 的 設 計 , 則 讓 建 築 巨 大 的 體 積 變 得 靈 動 起 來 ,

在 華 麗 之 餘 多 了 一 份 生 活 的 氣 息 。 外 牆 上 裝 飾 著

灰 色 的 花 崗 岩 和 用 白 色 石 灰 岩 精 心 雕 琢 過 的 廊 柱

和 圍 欄 。 女 主 人 Lisa 介 紹 說 :「 我 的 設 計 靈 感 來 自

法 國 的 凡 爾 賽 宮 和 聖 彼 得 堡 的 聖 凱 瑟 琳 宮 。」 做 為

一 位 自 學 成 才 的 設 計 師 ,Lisa 一 直 喜 愛 歐 洲 十 七 世

紀 的 城 堡 , 甚 至 羅 馬 教 廷 梵 蒂 岡 的 建 築 也 會 為 她

的 設 計 提 供 靈 感 。 例 如 : 花 園 中 那 佈 局 考 究 的 花

園 , 不 同 的 植 物 和 花 卉 自 然 組 成 了 不 同 的 色 塊 , 在

一 年 中 的 不 同 季 節 裏 有 著 不 同 的 視 覺 效 果 。

Lisa 補 充 :「 遊 覽 城 堡 時 , 我 記 錄 下 自 己 看 到

的 , 還 有 心 情 和 感 受 , 運 用 到 我 自 己 的 家 。」 抬 眼 望

去 , 入 口 處 的 科 林 斯 廊 柱 和 地 面 上 人 字 形 鋪 設 的 地

板 顯 然 複 製 自 凡 爾 賽 宮 。 這 樣 細 節 處 的 借 鑒 , 往 往

能 在 房 屋 整 體 裝 飾 風 格 中 起 到 畫 龍 點 睛 效 果 。

眾 所 周 知 , 十 七 世 紀 的 歐 洲 恰 逢 文 藝 復 興 浪

潮 的 頂 峰 , 繪 畫 和 裝 飾 藝 術 技 法 日 趨 圓 熟 , 風 格 也

呈 現 出 前 所 未 有 的 華 麗 與 優 雅 。 當 我 們 步 入 Lisa 的

家 園 時 , 這 份 濃 烈 的 歷 史 氣 息 , 正 通 過 那 些 意 大 利

城 堡 和 法 國 貴 族 家 中 的 古 董 家 具 源 源 不 斷 地 釋 放

著 。Lisa 告 訴 我 們 , 搜 羅 這 些 古 董 並 非 易 事 , 把 它

們 安 然 無 恙 地 安 頓 在 家 中 更 是 具 有 挑 戰 。 例 如 : 二

樓 客 房 那 個 有 二 百 年 歷 史 的 意 大 利 卡 拉 拉 大 理 石

壁 爐 , 當 時 就 動 用 了 吊 車 和 六 個 工 人 才 安 裝 進 去 。

那 裏 的 許 多 飾 品 來 自 印 尼 , 天 花 板 上 古 典 味 十 足

的 壁 畫 則 是 藝 術 家 Valerie Skemp 的 手 筆 。

Savoir à l’avance que l’on va visiter le domaine au bord

de l’eau de Lisa et Robert Bailey, près de la frontière

canadienne, dans l’État de Washington, fait partie du

plaisir de la découverte.

Après avoir passé une grille ancienne, l’allée privée serpente

au travers des 26 hectares de parc de la propriété,

longe un étang regorgeant de truites arc-en-ciel, et passe

devant le verger où des nashis mûrissent sous le soleil

d’été. Des beautés en pierre inspirées par Giuseppe Arcimboldo,

peintre italien du XVIe siècle, suggèrent que ce

paisible sentier, fleurant bon la lavande, mène à quelque

chose de somptueux.

Annoncé par une fontaine à gradins de type italien,

un domaine seigneurial aux proportions ambitieuses se

dresse devant nous, magnifié par le détroit de Georgia en

toile de fond. La façade de granit et de calcaire de cette

demeure approchant les 3 km² est parée de descentes de

gouttières en cuivre. Respirant la force de l’époque Tudor

anglaise, les parterres de buis à l’anglaise confèrent à l’ensemble

une rare beauté.

« Je tire mon inspiration de Versailles et de la place

Sainte Catherine à Saint Petersburg », nous confie Lisa

Bailey, décoratrice autodidacte ayant un penchant pour

les visites de châteaux européens du XVIIe siècle. Même

le Vatican à Rome a inspiré son esprit créatif dans la conception

du jardin de style renaissance qu’elle a dessiné,

avec son indispensable labyrinthe. Dans le jardin structuré

de motifs géométriques, Lisa Bailey a stratégiquement

mis en place des plantes vivaces pour un déploiement

de couleurs toute l’année.

Opposée : les parterres

géométriques

ourlés de buis dans

lesquels s’épanouissent

les rosiers

arbustes parfumés

ont été dessinés pour

illustrer les idéaux

d’ordre et de beauté

de la Renaissance.

En haut : une allée circulaire

et une fontaine

à gradins annoncent

l’arrivée dans ce

château d’inspiration

royale.

Au-dessus : un ancien

belvédère italien

surplombe le fleuve ;

le jour du mariage de

la fille du couple, une

baleine a sauté hors

de l’eau.

96


MAISON EXEPTIONNELLE | 生 活 格 調

MAISON EXEPTIONEL 生 活 格 調

MAISON EXEPTIONEL 生 活 格 調

À gauche : cette pièce avec vue est habillée de meubles d’antiquaires

et de luminaires d’époque ; les luxueuses tentures ont été

faites en tissu Old World.

Au dessus : des caryatides sculptées main placées initialement

dans le petit salon du sister-ship du Titanic encadrent actuellement

l’entrée de la salle de billard.

« En visitant les châteaux, je prends mentalement

des notes et je les reproduits chez moi », nous

confie-t-elle, en passant la porte entre les colonnes

corinthiennes. Des parquets décoratifs posés en

chevrons rappellent ceux que l’on trouve au palais

de Versailles, suggérant que nous sommes en royale

compagnie.

Les intérieurs inspirés de la Renaissance imprègnent

l’ensemble d’une grâce toute européenne,

meublés de mobiliers anciens, autrefois dans les

châteaux italiens ou les demeures officielles de la

noblesse française. Faire venir ses nobles reliques ne

fut pas choses facile. Il fallut une grue et six ouvriers

pour soulever le manteau de cheminée bicentenaire

en marbre de Carrare et le placer dans la chambre

d’amis à l’étage, où ses ornementations complexes se

marient à merveille avec une coiffeuse d’Indonésie

et des peintures au plafond de style Old World réalisées

par l’artiste Valérie Skemp.

左 圖 : 專 業 級 廚 房 現 代 設 施

齊 備 , 但 櫻 桃 木 的 精 細 雕 刻

裝 飾 , 依 然 讓 這 裏 古 典 風 味

十 足 。 上 圖 : 借 鑒 法 國 凡 爾

賽 宮 的 人 字 形 地 板 , 為 樓 梯

華 麗 的 鐵 藝 欄 杆 和 洛 可 可 裝

飾 風 格 的 鋼 琴 提 供 了 一 個 最

完 美 的 承 托 。

À gauche : la richesse

des tons du bois de

cerisier confère une

élégance antique au

mobilier fait sur mesure

de la cuisine équipée

pour une famille

contemporaine et

dont tous les appareils

électroménagers sont

en double.

Au-dessus : un parquet

traditionnel comme

ceux que l’on trouve à

Versailles et une rampe

d’escalier en fer forgé

ont été réalisés pour

s’accorder à l’idéal du

style du XVIIe.

98


MAISON EXEPTIONNELLE | 生 活 格 調

至 於 屋 內 無 處 不 在 的 古 典 精 緻 的 木 工 雕 刻 , 房

主 特 別 感 謝 來 自 溫 哥 華 的 Lyle Dueck of Westwerk

Built Interiors 裝 飾 公 司 。 他 們 巧 奪 天 工 的 精 湛 技

藝 , 造 就 出 廚 房 裏 櫻 桃 木 的 櫥 櫃 裝 飾 , 家 庭 影 院 內

桃 花 心 木 的 牆 壁 裝 飾 線 , 以 及 客 廳 壁 爐 的 華 麗 框

架 。 這 些 種 類 多 樣 , 紋 理 色 彩 各 異 的 木 材 , 許 多 來

自 海 外 , 被 運 至 加 拿 大 後 由 當 地 工 匠 進 行 雕 刻 。

不 過 最 令 我 們 印 象 深 刻 的 是 檯 球 室 入 口 處 的

女 像 柱 裝 飾 , 那 栩 栩 如 生 的 人 物 造 像 由 雕 刻 家 幫

助 完 成 , 完 全 手 工 打 造 。 更 令 我 們 吃 驚 的 是 , 這 座

華 麗 的 廊 柱 居 然 是 由 來 自 RMS Olympic 號 巨 輪 的

古 董 裝 飾 改 製 成 的 。 做 為 泰 坦 尼 克 號 的 姐 妹 船 ,

這 艘 巨 輪 的 命 運 顯 然 幸 運 的 多 , 得 以 讓 如 今 的 我

們 遙 想 到 它 當 年 的 奢 華 風 貌 。

「 她 家 中 的 每 一 件 東 西 都 是 一 段 歷 史 。」Lisa

的 好 朋 友 Bianca Fusco Zanatta 告 訴 我 們 :「 這 個

家 是 依 據 這 些 古 董 打 造 的 , 所 以 當 你 進 入 地 下 室

La vision du propriétaire concernant les

menuiseries intégrées sur mesure a pu se concrétiser

grâce à Lyle Dueck de Westwerk Built-Interiors

à Vancouver. Depuis l’impressionnante

cuisine en bois de cerisier jusqu’aux solides pièces

en loupe d’acajou qui habillent les murs du home

cinéma, le bois exotique a été travaillé artistiquement

à l’étranger puis envoyé au Canada où il a

été assemblé sur place par un charpentier local.

Le plus saisissant dans cette maison sont les

caryatides, autrefois dans le petit salon du RMS

Olympic, sister-ship du Titanic, et actuellement

placées de part et d’autre de l’entrée de la salle

de billard.

« Chaque objet chez elle est une pièce chargée

d’histoire », nous a confié Bianca Fusco Zanatta,

l’une des amies proches de Lisa. « Leur maison

左 圖 : 會 客 廳 內 陳 列 著 各 式 古

董 。 精 緻 的 吊 燈 、 垂 墜 的 窗 簾 和

華 麗 的 地 毯 共 同 營 造 出 濃 烈 的 歐

式 古 典 意 味 。 上 圖 : 檯 球 室 入 口

處 的 手 工 雕 刻 女 像 柱 , 是 使 用 泰

坦 尼 克 號 姐 妹 船 上 的 古 董 裝 飾 改

製 的 。

À gauche : cette pièce avec

vue est habillée de meubles

d’antiquaires et de luminaires

d’époque ; les luxueuses

tentures ont été faites en tissu

Old World.

Au dessus : des caryatides

sculptées main placées initialement

dans le petit salon

du sister-ship du Titanic encadrent

actuellement l’entrée

de la salle de billard.

100


MAISON EXEPTIONNELLE | 生 活 格 調

右 圖 : 休 息 室 內 深 色 的 木 材 裝 飾 和 華 麗 的

裝 飾 鏡 與 整 體 的 古 典 風 格 保 持 一 致 。 下

圖 : 臥 室 內 兩 張 十 七 世 紀 法 國 偉 吉 伍 德 雕

刻 床 , 當 年 曾 為 貴 族 所 有 。 對 頁 : 客 房 內

拱 形 的 天 花 板 和 卡 拉 拉 白 色 大 理 石 的 古 董

壁 爐 , 設 計 靈 感 來 自 凱 瑟 琳 宮 內 的 巴 洛 克

式 裝 飾 。

À droite : un petit salon richement

décoré a été confortablement

aménagé juste à côté de la cuisine.

Dessous : les deux lits du XVIIe ornés

de camés en Wedgwood ont dû être

rallongés : eh oui, les aristocrates

dormaient assis à l’époque !

Page opposée : les intérieurs rococo

du palais de Tsarkoïe Selo (palais

Catherine) ont inspiré les détails de

la chambre d’amis, comme le dôme

ou le manteau de cheminée en

marbre de Carrare..

.

的 時 候 , 你 會 感 覺 你 是 在 一 艘 船 上 。 天 花 板 的 高 度 、 精 緻 的

胡 桃 木 雕 刻 , 還 有 意 大 利 的 皮 革 家 具 , 這 些 都 閃 耀 著 華 麗

的 光 彩 。」

Lisa 和 Bianca 這 對 好 閨 蜜 相 識 在 一 架 飛 往 棕 櫚 泉 的

飛 機 上 , 她 們 的 座 位 挨 在 一 起 , 當 兩 人 發 現 彼 此 共 同 的 愛

好 —— 歐 洲 古 典 裝 飾 時 , 這 段 友 誼 注 定 將 地 久 天 長 了 。 尤

其 在 Lisa 開 始 建 造 自 己 的 第 一 個 家 園 之 後 ,Bianca 這 位 經

驗 豐 富 的 家 居 設 計 師 把 自 己 的 珍 藏 拿 出 來 貢 獻 給 這 座 文 藝

復 興 風 格 的 富 麗 堂 皇 的 宅 邸 。 其 中 有 珍 貴 的 現 已 製 作 成 窗

簾 的 法 國 絲 綢 , 還 有 樓 上 臥 室 內 十 七 世 紀 法 國 偉 吉 伍 德 雕

刻 床 , 與 那 盞 洛 可 可 風 格 的 華 麗 吊 燈 相 得 益 彰 。

十 多 年 的 光 陰 使 這 座 華 麗 的 宅 邸 愈 加 散 發 出 深 邃 悠 遠

的 歷 史 之 美 。 不 過 隨 著 孩 子 們 長 大 離 家 ,Bailey 夫 婦 覺 得 大

宅 邸 內 有 些 空 蕩 蕩 的 , 他 們 已 經 動 心 想 賣 掉 它 , 重 新 打 造 一

處 僅 屬 於 夫 婦 二 人 的 新 家 。 不 知 道 哪 位 幸 運 的 買 家 將 成 為

這 幢 宅 邸 的 新 主 人 , 唯 希 望 這 座 旨 在 向 古 典 之 美 表 達 傾 慕

與 景 仰 之 情 的 家 園 一 直 長 存 在 碧 海 藍 天 的 太 平 洋 西 岸 。

s’est construite autour de ces antiquités et lorsque vous vous trouvez

au sous-sol, vous avez effectivement l’impression d’être dans un bateau

– la hauteur des plafonds, les sculptures lustrées en noyer et le

cuir italien ajoutant à la noblesse du lieu. »

Les deux femmes se sont rencontrées pour la première fois dans

un avion en direction de Palm Springs – deux parfaites étrangères

assises côte à côte métamorphosées en amies de toujours après

s’être découvert le même attrait pour la patine du décor Old World.

Alors que Lisa s’embarquait pour l’aventure de construction de sa

première maison, Bianca Fusco Zanatta, décoratrice d’intérieur

chevronnée, accompagna Lisa dans sa découverte enthousiaste

d’objets comme de rares pièces de soie à coudre sur des rideaux et

de charmants lits XVIIe décorés de camés Wedgwood en résonance

avec les éclairages rococos d’une chambre à l’étage.

Pendant plus de dix ans, les invités et la famille ont été emportés

par cette atmosphère d’un autre siècle. Le domaine a été une expérience

en totale immersion, un lieu où les amis sont bien traités,

rêvant du moment où ils reviendront.

102


PEOPLE | ARTIST 藝 海 無 垠

高 朋 滿 座 的 紐 約 卡 內 基 音 樂 廳 內 , 米 蘭 . 納 切 夫 先

生 瀟 灑 自 若 地 站 在 指 揮 臺 上 , 引 領 觀 眾 踏 上 了 一 場

追 尋 中 華 五 千 年 神 傳 文 化 的 音 樂 旅 程 。

Une salle pleine à Carnegie Hall savoure le nouveau

son apporté par le Shen Yun Symphony Orchestra qui

marie instruments orientaux et occidentaux.

Il se tient debout, les bras levés – le public accroché au silence.

Puis sa baguette s’envole et redescend dans un mouvement

d’une vibrante dichotomie – une fluidité et une précision

imposant un son qui pourrait ébranler les montagnes.

«Ce que nous voulons donner au public, ce n’est pas seulement

un plaisir émotionnel mais aussi la sensation de découvrir

un monde totalement nouveau derrière la musique », nous

explique Milen Nachev, le chef d’orchestre d’origine bulgare

du Shen Yun Symphony Orchestra. « Il y a des gens dans le

public qui assurent avoir pleuré sans savoir pourquoi. »

Pour Milen Nachev, gratifié du prix de Direction musicale

remarquable décerné par le Vatican à Rome, et de récompenses

attribuées par la fondation Napoléon à Paris et le

ministère de la Culture de Bulgarie – ce qu’il fait avec Shen

Yun marque le sommet de sa brillante carrière, un voyage

métaphysique à l’intérieur de la musique

« Nous arrivons à communiquer avec le public, non seulement

par la musique en surface, mais à un niveau plus profond »,

précise-t-il. En travaillant son art jusqu’à aujourd’hui, Milen

Nachev a découvert un nouvel univers au sein même de sa

profession – un mariage entre le son, la matière et l’altruisme.

Sa trajectoire

La musique derrière les notes

L’un des chefs d’orchestre les plus convoités d’Europe de l’Est trouve la récompense suprême

(et le challenge) dans la direction d’un orchestre qui fait revivre les 5000 ans de la culture

chinoise.

追 尋 心 靈 的 旋 律

—— 訪 神 韻 交 響 樂 指 揮 米 蘭 . 納 切 夫 先 生

來 自 保 加 利 亞 的 指 揮 家 米 蘭 . 納 切 夫 先 生 瀟 灑 自 若 地 站 在 指 揮 臺 上 ,

引 領 全 場 觀 眾 踏 上 了 一 場 追 尋 中 華 五 千 年 神 傳 文 化 的 音 樂 旅 程 。

Texte chinois par Hallyu - Rui Chen,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Produit par Echo Li

www.ShenYun.com

2 015 年 10 月 10 日 , 紐 約 卡 內 基 音 樂 廳 內 一 場 音 樂 會 即

將 開 始 。 一 位 身 著 燕 尾 服 , 臉 上 掛 著 和 藹 微 笑 的 中 年

男 士 走 上 了 舞 臺 。 在 與 首 席 小 提 琴 和 觀 眾 致 意 之 後 , 他

篤 定 地 踏 上 了 指 揮 臺 。 在 他 手 中 的 指 揮 棒 抬 起 的 一 刻 ,

宏 大 悠 遠 的 樂 音 在 空 間 裏 迴 盪 響 起 , 彷 彿 將 現 場 的 觀 眾

們 帶 回 了 久 遠 的 記 憶 之 中 。

這 場 特 別 的 演 出 正 是 神 韻 交 響 樂 音 樂 會 , 而 樂 團 的

指 揮 則 是 米 蘭 . 納 切 夫 先 生 , 一 位 生 於 保 加 利 亞 , 畢 業 於

俄 羅 斯 聖 彼 得 堡 音 樂 學 院 的 當 代 傑 出 指 揮 家 。 我 們 的 故

事 當 然 要 從 納 切 夫 先 生 與 音 樂 結 緣 的 那 一 刻 說 起 了 。

師 從 名 家

納 切 夫 先 生 與 音 樂 似 乎 有 著 與 生 俱 來 的 緣 份 , 可 以

說 他 有 生 以 來 第 一 次 接 觸 到 音 樂 , 命 運 便 由 此 而 改 變 了 。

「 我 清 楚 記 得 , 那 時 我 才 5 歲 。 祖 母 第 一 次 帶 我 去 上 鋼 琴

課 , 就 是 那 第 一 次 接 觸 到 音 樂 , 我 的 整 個 命 運 就 完 全 改

變 了 。 我 非 常 喜 歡 我 的 鋼 琴 老 師 , 她 的 鼓 勵 使 我 充 滿 自

信 。 一 年 後 我 首 次 登 臺 參 加 一 場 全 國 性 比 賽 , 並 獲 了 獎 。

Le parcours d’un chef d’orchestre commence d’ordinaire

comme celui de la plupart des musiciens – avec un seul instrument.

Bien que l’approche de Milen Nachev ait été similaire,

son ascension ne l’a pas été. À cinq ans, sa grand-mère

l’a emmené prendre sa première leçon de piano. « Je pense

que ma première rencontre avec la musique a changé totalement

ma vie pour toujours », se souvient-il. À peine un an

plus tard, sous l’insistance de son professeur, le petit Milen

participait à un concours de piano et le remportait dans sa

catégorie.

Quelques années plus tard naissaient les talents innés pour

la musique du petit garçon de neuf ans qu’il était devenu.

Sans avoir jamais vu la partition, il va commencer, chez lui, à

conduire de mémoire la symphonie NO 4 de Brahms. « Le

contact physique avec la musique et les mouvements étaient

pour moi très inspirants », se souvient-il.

Grâce à des maîtres placés tout au long de sa trajectoire

musicale, Milen Nachev va perfectionner cette relation musique/corps

inhérente à la direction d’orchestre – une expression

artistique qui oscille entre le fait de diriger et celui

de suivre. Au célèbre conservatoire de musique de Russie à

Saint-Pétersbourg, le jeune prodige sera l’élève du professeur

Ilya Musin, qui enseigna aussi à Yuri Temirkanov, Valery

Gergiev et tant d’autres chefs d’orchestre réputés.

Il est impossible de savoir de quoi est faite la direction d’or-

104


PEOPLE | ARTIST 藝 海 無 垠

同 年 , 我 舉 辦 了 自 己 的 首 次 演 奏 會 , 觀 眾 是 我 的 家 人 和 朋

友 們 。 這 次 家 庭 演 出 在 我 幼 小 的 心 中 留 下 了 很 深 刻 的 印

象 。」 回 憶 起 自 己 童 年 從 親 朋 好 友 那 裏 收 穫 的 掌 聲 和 讚

譽 , 已 經 年 近 花 甲 的 納 切 夫 先 生 依 然 禁 不 住 綻 放 出 了 幸

福 的 微 笑 。

在 熱 愛 上 音 樂 之 後 , 納 切 夫 先 生 又 逐 步 發 現 了 自 己 在

指 揮 方 面 的 天 賦 和 才 能 。「 幾 年 之 後 , 大 約 九 歲 時 , 我 在

家 中 自 己 指 揮 起 勃 拉 姆 斯 的 第 四 號 交 響 樂 , 當 時 我 感 到

無 比 陶 醉 , 非 常 興 奮 。 我 沒 有 看 過 譜 子 , 只 憑 著 自 己 的 記

憶 去 指 揮 。 我 感 到 音 樂 與 我 的 手 勢 之 間 似 乎 有 著 實 質 的

連 繫 , 這 種 感 覺 激 起 了 我 心 中 前 所 未 有 的 熱 情 。」 這 次 偶

然 的 際 遇 激 發 了 納 切 夫 先 生 要 學 習 和 從 事 指 揮 的 想 法 ,

幸 運 的 是 , 他 再 次 遇 上 了 一 位 令 他 受 益 終 生 的 良 師 。

納 切 夫 先 生 回 憶 說 :「 我 開 始 在 音 樂 學 校 裏 學 習 鋼 琴

和 合 唱 指 揮 。 我 覺

得 自 己 很 幸 運 , 因

為 我 遇 到 了 最 好 的

老 師 , 他 們 並 不 只

是 我 的 音 樂 老 師 ,

還 是 我 今 後 做 為 一

名 音 樂 人 、 以 及 一

個 人 的 典 範 。 他 們

其 中 的 一 位 是 瓦 西

爾 . 阿 爾 瑙 多 夫 教 起 了 我 心 中 前 所 未 有 的 熱 情 。」

授 , 他 大 概 是 保 加

利 亞 最 著 名 的 合 唱

團 指 揮 家 之 一 , 正

是 在 他 的 舉 薦 和 幫 助 下 我 才 得 以 進 入 聖 彼 得 堡 音 樂 學 院

學 習 。」

在 聖 彼 得 堡 音 樂 學 院 深 造 期 間 , 納 切 夫 先 生 曾 師 從 伊

利 亞 . 穆 辛 教 授 。 這 位 著 名 教 授 培 育 過 眾 多 傑 出 的 指 揮

家 和 音 樂 家 , 如 : 尤 利 . 泰 米 卡 諾 夫 、 瓦 列 里 . 格 吉 耶 夫

等 。「 他 不 僅 教 會 我 們 如 何 通 過 手 勢 來 與 樂 隊 溝 通 , 還 教

會 我 們 如 何 發 展 出 自 己 的 風 格 , 如 何 從 理 論 上 與 實 踐 上

真 正 掌 握 音 樂 指 揮 這 一 門 藝 術 。 每 天 他 都 教 導 我 們 怎 樣

與 樂 隊 交 流 , 怎 樣 排 練 , 怎 樣 在 有 限 時 間 內 提 高 樂 隊 的

音 樂 素 養 , 如 何 讓 樂 隊 成 員 各 展 所 長 。」 說 起 自 己 對 這 位

恩 師 的 感 激 之 情 , 納 切 夫 先 生 引 用 了 一 句 中 國 的 古 語 :「

一 日 為 師 , 終 身 為 父 。」

加 入 「 神 韻 」

2012 年 起 , 納 切 夫 先 生 開 始 為 神 韻 藝 術 團 全 球 巡 演

擔 任 現 場 伴 奏 樂 團 的 指 揮 。 後 來 , 又 擔 任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音 樂 會 的 指 揮 。 這 對 他 來 說 是 一 段 不 同 凡 響 的 全 新 旅

程 。

「 加 入 神 韻 以 來 , 我 有 非 常 多 的 收 穫 。 我 達 到 了 與 樂

隊 成 員 之 間 不 必 通 過 語 言 , 也 可 以 完 美 溝 通 的 境 界 。 這

是 一 位 指 揮 最 希 望 達 到 的 目 標 。 而 我 最 大 的 收 穫 , 最 感

謝 的 , 是 命 運 給 了 我 這 樣 的 機 會 加 入 這 樣 的 一 個 藝 術

團 , 並 與 他 們 分 享 我 的 音 樂 和 人 生 心 得 。」 納 切 夫 先 生

感 慨 地 說 到 。

位 於 紐 約 的 神 韻 藝 術 團 是 以 表 演 中 國 古 典 舞 為 主 的

世 界 頂 級 藝 術 團 體 。 自 成 立 以 來 , 一 直 致 力 於 恢 復 正 統

的 中 國 五 千 年 神 傳 文 化 。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做 為 其 中 的 一 部

chestre avant de commencer à l’étudier – la richesse, la complexité,

la justesse de l’intuition et la confiance – des couches

après couches de connaissances et de nuances subtiles. Pour

commencer, « il faut être extrêmement bien préparé en histoire

de la musique et connaître la capacité de chaque instrument

de l’orchestre ».

Il y a Musin, bien sûr, lui a transmis les techniques physiques

et lui a enseigné comment communiquer clairement avec

l’orchestre, mais il est allé bien plus loin que cela, lui offrant

les moyens théoriques et pratiques pour « faire en sorte que

l’orchestre ait confiance en ses propres capacités », nous a

confié Milen Nachev. « Il n’a pas été seulement mon professeur

de conduite d’orchestre – il a été mon deuxième père. »

Grâce à la sagesse de son professeur, Milen Nachev a clairement

perçu que son rôle n’était pas du tout pour la forme. «

Il faut être psychologue », dit-il. « Notre travail ne se fait pas

avec des instruments

mais avec des gens

「 大 約 九 歲 時 , 我 在 家 中 自 己 指 揮 起 勃 拉 姆 斯 的

第 四 號 交 響 樂 , 當 時 我 感 到 無 比 陶 醉 , 非 常 興 奮 。 我

沒 有 看 過 譜 子 , 只 憑 著 自 己 的 記 憶 去 指 揮 。 我 感 到 音

樂 與 我 的 手 勢 之 間 似 乎 有 著 實 質 的 連 繫 , 這 種 感 覺 激

Montrer la voie

qui jouent d’un instrument.

Votre seul

désir est de voir dans

leurs yeux que votre

comportement sur

l’estrade les inspire et

leur donne envie de

donner sur scène ce

qu’ils ont vraiment de

meilleur. »

Après huit années passées comme directeur artistique et chef

d’orchestre de l’Orchestre symphonique de la Radio Nationale

Bulgare et comme chef invité pour de nombreux orchestres

symphoniques de premier plan en Europe de l’Est,

Milen Nachev a rejoint le Shen Yun Symphony Orchestra

en 2012, un groupe de musiciens dont la mission sonne aussi

profondément que ses mélodies.

« J’ai trouvé ma place », nous confie Milen Nachev en parlant

de son travail avec le Shen Yun Symphony Orchestra.

Cet orchestre fait partie d’une compagnie de danse basée à

New York qui a inspiré des millions de spectateurs et dont la

mission est de restaurer les 5000 ans de culture traditionnelle

chinoise. « Bien sûr, j’ai eu la chance de diriger des orchestres

en Europe, mais je souhaitais faire mes preuves dans un

environnement complètement différent. Quand je suis arrivé

aux États-Unis, peu de gens avaient entendu parler de moi,

ce qui fait qu’il m’a fallu démarrer depuis le début et attendre

pendant des années cette opportunité. »

La mission de Shen Yun de préserver la culture traditionnelle

chinoise a touché Milen Nachev personnellement.

Dans les années 60, « ce n’est pas seulement la culture traditionnelle

chinoise qui a été presque complètement détruite »,

assure-t-il. « Un grand nombre de mes compositeurs, poètes,

romanciers et peintres classiques occidentaux préférés ont

été détruits, - littéralement, leurs œuvres ont été détruites.

J’appelle ça un crime contre l’humanité. L’héritage artistique

mondial pluri-centenaire a été détruit en quelques courtes

années seulement. »

www.milennachev.com

“[Shen Yun] n’est pas seulement un développement

professionnel, mais l’orchestre est en profonde

harmonie avec mon âme et c’est ce que je

ressens sur le monde. ”

指 揮 家 米 蘭 . 納 切 夫 先 生 在 來 到 神 韻 藝 術 團 之 前 , 被 梵 蒂 岡 和 保 加 利 亞 文 化 部 授 予 「 傑 出 音 樂 領 導 者 」 的 稱 號 。

Le Chef d’orchestre Maître Milen Natchev a reçu des prix pour son leadership musical exceptionnel, de la part

du Vatican et du Ministère de la Culture Bulgare avant de rejoindre Shen Yun.

106


PEOPLE | ARTIST 藝 海 無 垠

米 蘭 . 納 切 夫 與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的 演 奏 員 們 在 舞 台 上 達 到 了 可

以 不 用 語 言 , 而 用 心 靈 溝 通 的 境 界 。

Nachev révèle que son lien intuitif avec l’orchestre Shen Yun

lui permet de communiquer sur scène sans dire un seul mot.

Non seulement Shen Yun ne se contentait pas de préserver

des formes artistiques et musicales anciennes mais la compagnie

façonnait aussi un son entièrement nouveau, avec un

orchestre mariant instruments classiques orientaux et occidentaux,

un travail d’équilibriste se perfectionnant sans cesse.

« Nous savons que la musique est un langage international

», poursuit Milen. « Il m’a fallu développer mes intuitions

musicales pendant de très nombreuses années, travailler des

styles différents, des morceaux différents écrits par des compositeurs

différents, de pays différents et vivant à des périodes

différentes de l’histoire. »

Les morceaux originaux de Shen Yun sont tirés d’anciennes

mélodies chinoises transformées ensuite en nouveaux

morceaux de musique classique occidentale. Pour harmoniser

le large éventail des sonorités, Milen Nachev s’est immergé

dans la musique folklorique chinoise pour mieux comprendre

les marques distinctives des instruments chinois comme

l’erhu, le pipa et le suona. « Une fois que la porte de sa conscience

est ouverte, on peut facilement trouver le bon tempo,

l’articulation et le phrasé justes », précise-t-il.

La difficulté et le défi de faire la synthèse de sons issus de

cultures si différentes apportent une joie sans pareil. « C’est

comme un code secret à l’intérieur du texte musical que nous

dévoilons au public », nous confie-t-il. « Il n’est pas nécessaire

qu’ils comprennent ce code secret, mais l’effet et la vibration

sont là. »

Au diapason

Milen Nachev attribue la qualité du son de Shen Yun à quelque chose

de plus que l’arrangement magistral de la musique. Pour lui, Shen

Yun « n’est pas simplement un avancement professionnel, l’orchestre

est en profonde harmonie avec mon âme et avec ce que je ressens du

monde. »

Milen Nachev, tout comme les autres membres de l’orchestre, pratique

une méthode de cultivation du corps et de l’esprit, le Falun Dafa.

Pour le chef d’orchestre, le fait de méditer ensemble chaque jour permet

« un différent niveau de communication. Cet échange spirituel et

cette communication entre nous est quelque chose de transcendantal,

au-delà des mots. »

Pour expliquer cette interaction intangible, il nous explique « Il y a

deux jours, nous avons répété une pièce pour trois erhus et orchestre

symphonique. Pendant la répétition, sans aucune parole, juste en regardant

les yeux des trois solistes, je savais déjà ce dont elles avaient

besoin – quel genre de tempo, quel genre de soutien, et comment nous

pouvions développer la phrase musicale ensemble. Je sentais qu’elles

comprenaient aussi implicitement. Quand j’ai voulu commencer la

phrase à un endroit pour l’amener à son point d’arrivée, elles étaient

complètement avec moi – sans une seule parole échangée entre nous. »

Avec une telle élégance de précision, Milen Nachev a la certitude que

cette connexion métaphysique façonne un nouveau monde de plaisir

perceptible. « Nous souhaitons que le moindre détail de la partition

soit tellement clair, tellement précis, pour pouvoir apporter une palette

différente de couleurs derrière la mélodie. Nous travaillons dans de

multiples dimensions. Si vous regardez la partition du chef d’orchestre,

pas simplement verticalement – comme l’harmonie, l’équilibre,

l’orchestration – mais aussi horizontalement, vous verrez que nous

utilisons tous les moyens possibles pour rendre la musique plus impressionnante

et pour créer un impact vraiment fort sur notre public. »

www.ShenYun.com

份 , 也 植 根 於 中 華 五 千 年 文 明 。 其 演 奏 融 合 了 東 西 方 不 同

的 樂 器 , 以 西 方 管 絃 樂 為 主 調 烘 托 中 國 樂 器 的 特 色 。 原

創 的 演 出 樂 曲 則 以 古 老 中 國 音 樂 的 旋 律 、 韻 味 為 基 礎 ,

開 創 出 正 統 音 樂 的 新 篇 章 。 納 切 夫 先 生 告 訴 我 們 , 他 來

到 神 韻 之 後 , 不 僅 結 識 了 許 多 新 朋 友 , 接 觸 了 不 同 風 格 的

音 樂 演 奏 , 還 認 識 了 許 多 新 的 中 國 樂 器 和 樂 調 , 這 些 都 是

在 世 界 其 它 地 方 無 法 得 到 的 機 會 。

「 當 我 解 讀 神 韻 音 樂 中 的 中 國 元 素 時 , 首 先 , 我 想 到

音 樂 是 無 國 界 的 , 它 是 全 人 類 都 能 聽 懂 的 語 言 。 其 次 , 我

自 己 在 過 去 指 揮 過 各 種 形 形 色 色 的 作 品 , 在 那 些 歷 練 中

也 培 養 出 了 敏 銳 的 音 樂 感 。 我 會 去 研 究 不 同 中 國 樂 器 的

特 性 , 像 二 胡 、 琵 琶 、 嗩 吶 等 等 。 一 旦 你 理 解 了 這 種 音 樂

的 語 言 , 你 就 能 輕 易 掌 握 正 確 的 節 奏 , 演 奏 方 式 和 樂 句

的 劃 分 。 此 外 , 我 也 會 與 作 曲 家 和 編 舞 經 常 溝 通 , 互 相 切

磋 , 互 相 學 習 。」 對 於 來 到 神 韻 後 能 有 這 樣 豐 富 的 收 穫 ,

納 切 夫 先 生 心 中 一 直 滿 懷 感 恩 之 情 。

「 我 感 覺 自 己 找 到 了 自 己 的 位 置 , 這 令 我 感 到 感 恩 。

我 原 本 可 以 留 在 歐 洲 , 做 一 名 歐 洲 樂 團 的 指 揮 , 可 是 我

現 在 更 想 在 異 國 它 鄉 , 從 不 同 的 起 點 開 始 , 憑 著 自 己 的

實 力 做 出 成 績 。 我 還 發 現 , 這 一 次 機 會 並 不 只 是 令 我 在

美 國 聲 名 鵲 起 , 它 實 際 與 我 靈 魂 深 處 的 嚮 往 達 成 共 鳴 ,

它 與 我 的 世 界 觀 達 成 一 致 。 於 是 我 對 自 己 說 :『 噢 ! 你 找

到 了 你 的 位 置 , 現 在 你 唯 一 要 做 的 就 是 竭 盡 所 能 , 全 力

以 赴 。』」 說 到 這 裏 , 納 切 夫 先 生 臉 上 露 出 堅 定 的 表 情 。

心 靈 共 鳴

做 為 一 名 出 色 的 指 揮 家 , 納 切 夫 先 生 認 為 對 於 指 揮 這

門 藝 術 來 說 , 不 但 要 熟 悉 和 理 解 音 樂 , 更 要 去 理 解 他 人 。

一 名 指 揮 最 大 的 成 功 , 是 將 演 奏 不 同 樂 器 的 不 同 的 人 融

合 在 一 起 , 儘 管 這 些 人 可 能 有 不 同 的 文 化 背 景 , 不 同 的

學 習 經 歷 , 指 揮 卻 能 將 他 們 凝 聚 在 一 起 , 激 發 他 們 發 揮

出 音 樂 最 大 的 力 量 。

「 首 先 , 在 音 樂 的 理 論 上 和 實 踐 上 你 要 充 份 準 備 好 。

此 外 , 你 要 熟 悉 音 樂 的 歷 史 和 知 識 , 還 有 各 種 樂 器 的 性

能 。 然 後 , 最 重 要 的 一 點 , 你 得 是 個 心 理 學 家 。 我 們 不 是

與 樂 器 合 作 , 而 是 與 演 奏 樂 器 的 人 合 作 。 當 你 充 份 理 解

了 這 一 點 , 你 的 指 揮 風 格 會 發 生 改 變 。 你 唯 一 要 做 的 就

是 讓 整 個 樂 隊 的 人 能 理 解 你 , 從 他 們 眼 中 , 你 能 看 到 他

們 受 到 了 鼓 舞 , 他 們 想 要 去 做 到 最 好 , 這 是 一 個 指 揮 的

最 大 成 就 。 在 與 神 韻 藝 術 團 的 成 員 們 合 作 時 , 我 能 感 受

到 這 種 不 可 思 議 的 默 契 存 在 於 我 們 的 周 圍 。」

納 切 夫 先 生 介 紹 說 ,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的 成 員 都 是 法 輪 大

法 修 煉 人 。「 我 們 一 起 生 活 、 學 習 、 提 高 , 我 們 也 會 一 起

煉 功 打 坐 。 每 當 打 坐 時 , 我 都 會 感 覺 到 被 一 種 正 的 能 量

場 包 圍 。 無 疑 這 種 正 的 能 量 在 我 們 演 出 時 也 起 到 了 巨 大

的 作 用 。 很 多 觀 眾 欣 賞 了 我 們 的 音 樂 會 後 說 , 他 們 會 莫

名 的 流 淚 , 或 者 有 一 種 被 提 升 的 感 覺 , 卻 不 知 這 是 怎 麼

做 到 的 ? 我 要 說 這 一 切 歸 功 於 我 們 平 日 的 修 煉 , 當 我 們

的 內 心 在 修 煉 中 提 高 後 , 會 得 到 那 種 超 越 表 面 世 界 , 傳

達 更 高 深 內 涵 的 能 力 。」

有 這 樣 一 種 說 法 :「 語 言 無 法 形 容 時 , 音 樂 卻 能 表

達 。」 在 納 切 夫 先 生 看 來 , 這 句 話 對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格 外 適

用 。 「 如 果 讓 我 來 把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與 其 它 樂 團 相 比 , 我

要 說 在 神 韻 我 們 不 只 是 演 奏 音 符 和 曲 調 。 我 們 表 達 音 樂

更 高 深 的 意 境 , 不 止 是 表 達 情 感 。 其 它 樂 團 通 常 只 注 重

表 達 情 感 , 而 我 們 要 超 越 情 感 境 界 , 表 達 更 深 的 內 涵 。

我 們 傳 遞 給 觀 眾 的 音 樂 與 觀 眾 內 心 有 很 深 的 共 鳴 。」

復 興 文 化

除 了 感 恩 , 納 切 夫 先 生 說 自 己 對 能 來 神 韻 做 指 揮 還 感

到 分 外 自 豪 。「 我 為 我 們 正 在 復 興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 包 括

音 樂 ) 而 驕 傲 。 在 上 世 紀 六 十 年 代 中 國 文 革 時 期 , 不 僅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幾 乎 被 摧 毀 殆 盡 。 在 西 方 , 我 最 欣 賞 的 西

方 古 典 的 作 曲 家 、 詩 人 、 小 說 家 和 畫 家 等 也 都 ( 在 現 代 藝

術 的 衝 擊 下 ) 遭 到 了 破 壞 。 這 是 對 人 類 的 犯 罪 , 短 短 幾

年 中 , 全 世 界 幾 百 上 千 年 積 存 下 的 藝 術 遺 產 都 消 失 了 。」

2016 年 神 韻 交 響 樂 音 樂 會 巡 演 開 始 之 際 , 納 切 夫

先 生 衷 心 希 望 能 通 過 今 年 的 演 出 讓 更 多 觀 眾 感 受 到 正

統 古 典 藝 術 與 文 化 的 美 好 。「 對 於 我 來 說 , 音 樂 會 演 奏

的 每 首 作 品 都 融 入 了 生 動 的 回 憶 , 每 一 首 都 貼 近 我 的 心

靈 。 有 些 曲 目 我 們 在 神 韻 晚 會 全 球 巡 演 時 曾 和 舞 蹈 演 員

們 一 起 展 現 給 了 全 世 界 的 觀 眾 , 去 年 就 演 出 過 115 場 。 它

們 對 我 來 說 再 熟 悉 不 過 , 而 我 會 將 每 一 次 正 在 指 揮 的 那

首 曲 子 , 都 當 成 我 最 愛 的 作 品 。」

為 了 這 份 愛 , 納 切 夫 先 生 和 神 韻 交 響 樂 團 的 成 員 們 已

經 付 出 了 巨 大 的 努 力 。 納 切 夫 先 生 自 信 滿 滿 地 說 :「 我 堅

信 , 我 們 所 呈 現 的 音 樂 將 帶 給 觀 眾 驚 喜 。 東 西 合 璧 的 樂

聲 非 常 獨 特 , 非 常 動 聽 。 我 們 盡 最 大 努 力 展 現 最 好 的 合

奏 效 果 , 這 非 常 困 難 , 但 是 我 們 的 心 願 是 一 致 的 。 我 們

在 不 同 種 類 樂 器 的 配 合 上 下 了 很 大 功 夫 , 我 們 在 做 到 每

一 個 細 節 和 音 符 都 乾 淨 完 美 的 同 時 , 還 要 表 現 出 旋 律 背

後 的 豐 富 內 蘊 。 我 們 的 目 標 是 十 全 十 美 , 如 果 你 看 看 指

揮 的 總 譜 , 上 面 會 有 縱 橫 交 錯 的 標 記 , 它 們 像 是 交 響 樂

的 和 聲 、 協 調 性 、 配 器 , 以 及 每 一 個 重 點 樂 句 的 表 情 符

號 。 當 這 些 元 素 完 美 結 合 之 後 , 將 實 現 震 撼 般 的 聽 覺 享

受 和 一 次 音 樂 新 世 界 的 完 美 體 驗 。」

108


VOYAGE SAVOIR-VIVRE | 生 活 與 樂 趣

些 日 子 , 一 位 友 人 跟 我 們 說 起 了 他 在 臺 灣 一 家

前 名 叫 「 食 養 山 房 」 的 餐 廳 用 餐 的 經 歷 。「 餐 廳

的 屋 舍 與 周 圍 的 山 野 完 全 融 為 一 體 , 寧 靜 的 像 是 一

個 修 行 的 地 方 。 菜 品 吃 到 嘴 裏 是 道 地 的 中 餐 味 道 , 可

又 有 西 餐 的 形 制 。」 聽 了 友 人 繪 聲 繪 色 的 描 述 , 我 們

不 禁 滿 懷 好 奇 , 這 「 食 養 山 房 」 究 竟 是 怎 樣 一 家 餐 廳

呢 ?

終 於 聯 繫 上 了 「 食 養 山 房 」 的 主 人 林 炳 輝 先 生 , 我

們 首 先 問 起 他 為 甚 麼 要 給 餐 廳 命 名 為 「 山 房 」。「 也

沒 甚 麼 特 別 的 理 念 ,『 山 房 』 從 前 指 的 是 古 時 高 士 的

山 居 住 所 , 這 名 字 應 該 也 是 表 達 對 那 樣 生 活 的 一 種

嚮 往 。」 林 先 生 的 回 答 自 然 、 平 和 , 宛 如 一 位 歸 隱 山

林 的 出 世 之 人 。

曾 經 是 一 位 建 築 設 計 師 的 林 先 生 在 不 惑 之 年 突

然 有 了 「 卸 甲 歸 田 」 的 想 法 , 於 是 拋 下 了 半 生 的 事 業

和 成 就 , 真 的 在 台 北 附 近 的 新 店 尋 了 一 處 山 林 住 了 下

來 。 每 天 就 是 沏 茶 讀 書 、 修 身 養 性 , 靜 觀 天 外 雲 卷 雲

舒 , 日 子 倒 也 逍 遙 自 在 。 偶 爾 有 友 人 來 訪 , 因 為 位 置

偏 僻 , 林 先 生 只 能 自 己 下 廚 做 幾 道 私 房 菜 招 待 , 誰

知 竟 大 獲 好 評 。 轉 眼 間 一 傳 十 、 十 傳 百 , 越 來 越 多 的

人 打 著 「 朋 友 介 紹 」 的 名 號 跑 來 一 飽 口 福 。 就 這 樣 他

的 「 家 」 一 點 點 地 變 成 了 「 餐 廳 」, 後 來 成 了 當 地 的

一 道 盛 景 。

如 今 , 經 過 近 二 十 年 的 經 營 和 兩 次 搬 遷 ,「 食 養

山 房 」 在 台 北 東 北 方 的 汐 止 安 頓 下 來 。 規 模 自 然 比

過 去 大 了 許 多 , 林 先 生 也 從 「 孤 家 寡 人 」 變 成 了 數 十

位 員 工 的 老 闆 , 而 唯 一 不 變 的 是 「 食 養 山 房 」 那 份 隱

Ironiquement, dans le district de Xizhi, au nord de

Taïwan, là où le siège social de la fabrication des

GPS Garmin est implanté, je me suis perdu.

Ou peut-être me suis-je simplement momentanément

égaré. D’autres voyageurs m’ont dit que ma destination

– le Shi-Yang Culture Restaurant, dans la vallée de la

Keelung entre Taipei et Keelung, a tout du pèlerinage.

Pas facile d’accès, mais une expérience culinaire qui

vaut le détour.

Il y a beaucoup de choses à raconter sur ce restaurant.

Au cours de ses 20 ans d’existence, il est allé de

montagne en montagne, depuis son lieu d’origine dans

la ville de Xindian jusqu’au sommet de la montagne

Yangming. Il y a deux ans, il a déménagé jusqu’à l’endroit

où il se situe actuellement, dans la campagne

sauvage aux abords du parc national de Yangmingshan.

Après environ une heure, la ville bétonnée de Taipei

semble à des années lumières alors que l’on emprunte

la piste rurale sinueuse de la route Xiwan qui monte

doucement jusqu’à l’allée menant au restaurant.

Le propriétaire, Lin Pin-Hui, ancien architecte et fervent

bouddhiste, a laissé sa carrière brillante pour partir

à la recherche d’un mode de vie plus contemplatif dans

les montagnes.

Au début, il passait ses journées à lire, à boire du thé,

à méditer et à discuter spiritualité avec ses amis qui

en sont venus à considérer sa maison comme un cen-

Nourrir l’Âme

Quand un architecte troque sa vie de citadin pour une maison au fin fond des collines du

nord de Taïwan, l’équilibre délicat de ses plats attire des adeptes inattendus.

曠 境 禪 心 食 之 本 味

—— 訪 臺 灣 「 食 養 山 房 」 主 人 林 炳 輝

在 「 食 養 山 房 」 用 過 餐 的 人 都 有 這 樣 一 種 感 受 , 世 間 真 正 的 美 食 正 如 美

景 一 般 , 自 然 存 在 於 天 地 之 間 , 只 有 拿 出 一 顆 本 心 方 可 品 到 。

Texte chinois par Rui Chen,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Produit par Echo Li, Photos de Shi-Yang Culture Restaurant





















,



:



























,



:

Page opposée : Lin Pin-Hui prépare le thé High Mountain dans sa retraite

gastronomique à flanc de montagne connue sous le nom de Shi-

Yang Culture Restaurant. Le parfum qui s’en dégage est aussi délicieux

que celui d’un luxuriant jardin fleuri.

Dessous : Perles de Taro, un désert taïwanais fait de légumes racines

et présenté de façon minimaliste.

110


VOYAGE SAVOIR-VIVRE | 生 活 與 樂 趣

Page opposée : sensation de calme et de sérénité dans cet espace d’inspiration Zen, meublé de simples

tables en bois, de moelleux tapis tissés et d’un environnement monochrome.

Dessous : entre les plats, les invités peuvent jouir du paysage naturel à l’extérieur du Shi-Yang Culture

Restaurant – l’odeur des fleurs, la caresse du vent sur la peau, la fraîcheur de l’air que l’on respire, et

découvrir le plaisir d’un rythme au ralenti.








,














,







於 山 野 間 的 淡 然 寧 靜 之 意 。 跨 過 小 橋 流 水 , 穿

過 密 林 芳 草 , 一 幢 頗 具 設 計 感 的 兩 層 別 墅 , 與

周 圍 的 山 野 自 然 地 融 為 一 處 。 屋 舍 深 木 色 的 簡

潔 框 架 , 幾 乎 取 代 了 牆 壁 的 落 地 玻 璃 大 窗 , 令

室 內 的 空 間 和 戶 外 聯 通 地 毫 無 滯 澀 。 屋 內 的 鋪

地 榻 榻 米 , 席 地

而 坐 的 矮 桌 , 偶

處 一 角 的 老 櫃 案

几 , 則 共 同 演 繹

活 拿 來 跟 別 人 分 享 ……」

出 一 個 質 樸 靜 謐

的 「 禪 」 字 。 原 來

這 「 食 養 山 房 」 不 僅 養 胃 , 還 更 養 心 。

林 先 生 告 訴 我 們 , 這 「 食 養 山 房 」 的 建 築 從

選 址 到 裝 飾 全 部 出 自 他 自 己 的 手 筆 , 而 這 份 濃

濃 的 禪 意 , 不 僅 是 建 築 自 身 的 風 格 , 更 是 組 成

了 「 食 養 山 房 」 料 理 的 一 部 份 。「 每 道 料 理 都

需 要 在 一 個 空 間 中 才 有 可 能 被 呈 現 享 用 。 同 樣

的 , 食 養 料 理 與 它 的 擺 盤 和 空 間 氛 圍 是 無 法 切

割 的 , 它 們 都 是 從 東 方 人 文 美 學 與 禪 意 中 醞 釀

出 來 的 。」 出 身 自 建 築 設 計 師 的 林 先 生 對 料 理

有 著 更 為 立 體 和 多 重 感 官 的 思 考 , 這 也 讓 他 比

尋 常 的 廚 師 有 了 更 多 的 追 求 。「 在 『 食 養 山 房 』

我 想 將 空 間 與 生 活 美 學 融 合 成 一 種 生 活 方 式 ,

讓 來 客 都 能 一 起 體 驗 這 樣 的 生 活 型 態 。 就 此 而

言 , 餐 品 也 是 建 築 空 間 的 一 個 元 素 , 空 間 與 美

感 的 呈 現 也 是 一 致 的 。」

如 果 覺 得 林 先 生 這 番 對 料 理 的 解 讀 太 過 玄

妙 , 那 「 食 養 山 房 」 的 菜 真 的 是 好 吃 , 這 就 接 地

氣 得 多 了 。「 酒 香

不 怕 巷 子 深 」 這

「 我 根 本 不 是 在 做 餐 廳 , 只 是 把 自 己 的 生

句 俗 語 正 是 「 食

養 山 房 」 的 真 實

寫 照 , 據 說 旺 季

時 , 預 訂 需 要 提

前 一 至 二 個 月 。 然 而 , 儘 管 生 意 如 此 紅 火 , 林 先

生 也 沒 以 大 廚 自 居 , 他 強 調 自 己 不 是 專 業 的 廚

師 , 當 初 開 始 做 菜 的 初 衷 是 因 為 自 己 愛 吃 而 已 。

「 我 根 本 不 是 在 做 餐 廳 , 只 是 把 自 己 的 生 活 拿

來 跟 別 人 分 享 , 如 果 老 師 傅 來 , 看 我 沒 刀 工 、 也

沒 炒 , 一 定 會 奇 怪 , 這 也 叫 料 理 ?」

話 雖 這 樣 講 , 不 是 專 業 的 廚 師 , 不 意 味 著

料 理 就 不 講 究 。「 食 養 山 房 」 的 菜 餚 擺 盤 看 似

簡 單 , 卻 透 著 建 築 般 精 緻 的 比 例 和 構 圖 。 每 道

菜 都 是 多 種 食 材 的 組 合 , 並 盡 力 保 持 它 們 的 原

味 , 僅 憑 食 材 之 間 的 天 然 碰 撞 , 來 激 發 出 舌 尖

上 的 旋 律 。 這 樣 內 力 深 厚 的 作 品 , 不 是 烹 飪 大

tre de retraite. Comme on ne peut pas vivre que de thé,

Pin-Hui trouva qu’il était nécessaire de nourrir ses invités

– nourrissant au final l’esprit et l’estomac de plats créatifs

qu’il élaborait lui-même avec des produits locaux – de

nombreux légumes qu’il faisait pousser et qu’il récoltait sur

sa propriété. Cuisinant l’esprit tranquille, ses repas n’étaient

pas simplement délicieux, ils étaient aussi superbes à voir.

Sa réputation grandissant, à chaque saison, il dut ajouter

des assiettes à sa table.

Après avoir accueilli pendant deux

décades des gourmands, des excursionnistes,

des dignitaires et des

voyageurs du monde entier, - qui

réservent maintenant leurs places

au moins deux mois à l’avance, il

est étrange que Pin-Hui prétende

ne pas être chef.

“ Je ne gère pas un restaurant. Je

me contente de partager mon style

de vie avec les autres », nous assure Pin-Hui alors que nous

traversons un petit pont conduisant vers une villa à deux

étages blottie un peu plus loin dans la forêt. “ Je ne sais

pas bien utiliser les couteaux et je ne cuisine pas à la poêle.

Aux yeux d’un chef expérimenté, mes plats peuvent difficilement

être considérés comme de la cuisine. ”

Après avoir retiré nos chaussures de citadins et posé nos

pieds sur un tatami en paille de riz, nous entrons dans un

espace que l’on ne peut décrire que comme étant authentiquement

Zen. Imaginez un espace où l’on pourrait faire




















,





“Je ne gère pas un restaurant. Je

partage simplement mon style de

vie avec les autres. Aux yeux d’un

chef expérimenté, mes plats peuvent

difficilement être considérés

comme de la cuisine. ”

du yoga ou un spa – un espace vide de tout ornement ou

de toute décoration ostentatoire, aux couleurs de terre,

au mobilier simple et naturel, une ambiance paisible

propice à la réflexion, à la détente, un espace pour réfléchir

sur le monde en buvant une tasse de thé oolong.

Je ne suis pas bouddhiste et pourtant, je me suis senti

immédiatement à l’aise dans cette esthétique minimaliste,

m’inspirant, dans ma quête personnelle, à améliorer

ma vie, à supprimer toute distraction, à vivre en pleine

conscience et à construire de

meilleures habitudes de vie.

Pour apprécier au mieux le

Shi-Yang Culture Restaurant,

il est sage de se délester

des idéaux occidentaux, des

contraintes du temps et des

attentes de ce à quoi devrait

ressembler un restaurant.

“Je ne laisse pas aux clients le

soin de choisir ce qu’ils souhaitent manger parce que

je veux qu’ils fassent l’expérience de la plénitude des

saveurs et de la rythmique visuelle de ce que je décide

de préparer », nous confie Pin-Hui, qui change constamment

les dix plats du menu. « En plus, ça leur donne

des surprises inattendues ! ”

Les convives s’assoient à de longues tables étroites, ce

qui leur donne l’occasion de converser et de pratiquer le

« manger en toute conscience » - apprécier la présentation,

les couleurs, les arômes et mâcher lentement que

112


VOYAGE SAVOIR-VIVRE | 生 活 與 樂 趣

De gauche à droite: Bâties dans un environnement naturel, les salles à manger intimes bénéficient d’une

vue pittoresque ; mobiliers anciens en bois, rideaux et lanternes de bambou complètent cet établissement

élégant ; l’environnement tranquille est ponctué de criques, de sentiers et de ponts de bois ; plantes aromatiques

exotiques et légumes bios poussent sur place et sont utilisés pour accommoder les mets.



















;













,


;







,



























;












,











,





:

師 多 年 經 驗 的 累 積 , 那 便 是 製 作 者 心 中 已 經 對 萬

千 滋 味 有 了 細 緻 的 體 味 和 領 悟 了 。「 自 從 我 開 始 吃

素 , 可 吃 的 東 西 就 少 了 , 只 能 細 細 品 味 , 慢 慢 就 吃

出 味 道 來 了 。」 林 先 生 淡 淡 地 回 答 。

在 「 食 養 山 房 」 用 餐 與 尋 常 餐 廳 有 很 多 不 同 。

首 先 , 這 裏 不 可 以 點 菜 , 無 論 誰 來 都 是 吃 一 套 菜

單 。 林 先 生 對 此 的 解 釋 是 :「 不 讓 客 人 點 菜 主 要 是

想 讓 客 人 體 驗 主 人 想 呈 現 的 一 種 透 過 飲 食 來 表 達

的 , 味 覺 與 視 覺 的 節 奏 感 。 同 時 , 這 樣 也 讓 客 人 有

一 種 期 待 後 驚 喜 的 感 受 。 我 們 菜 單 的 內 容 一 直 在

改 變 , 常 常 也 跟 著 季 節 調 整 , 但 本 質 內 涵 卻 是 維

持 初 衷 。」 其 次 , 菜 單 上 總 共 差 不 多 十 道 菜 是 像 西

餐 一 樣 一 道 道 上 菜 的 , 客 人 吃 完 一 道 後 , 撤 盤 再

上 下 一 道 。 這 樣 餐 桌 上 始 終 保 持 清 爽 , 不 會 留 下

ce soit pour déguster avec attention un plat au

jus d’ananas avec un trait de fruit de la passion,

ou pour contempler la texture du tofu cacahuète

dans son jus de maïs qui vient à suivre.

Ici, le Fast Food est une langue étrangère, alors

que le repas se prolonge pendant trois heures.

La cuisine créative est une réinterprétation

de plats traditionnels, inspirés du Japon et de

Chine continentale, et pourtant préparés avec

des techniques occidentales de cuisson.

“Nos plats sont comme des orientaux habillés

d’un costume », s’amuse Pin-Hui. « Chaque ingrédient

est principalement oriental et pourtant,

nous adaptons des méthodes occidentales

杯 盤 狼 藉 , 也 會 更 好 的 保 持 林 先 生 所 說 的 整 體 連

貫 的 美 感 吧 !

視 覺 上 有 了 清 爽 , 口 感 上 則 更 加 清 爽 , 這 也 是

林 先 生 獨 到 的 「 食 養 」 理 念 。「 我 們 的 料 理 有 別 於

中 國 傳 統 的 八 大 菜 系 。 東 方 的 料 理 比 較 注 重 以 醬

料 包 圍 食 材 , 口 味 會 顯 得 比 重 太 大 , 與 現 代 人 所 要

求 的 健 康 養 生 觀 念 有 些 衝 突 。 所 以 , 我 們 藉 由 西

方 的 醬 汁 提 點 食 物 的 觀 念 , 來 創 造 一 種 味 覺 與 視

覺 平 衡 的 美 感 空 間 。」

聽 了 林 先 生 的 介 紹 , 讓 我 們 來 欣 賞 一 下 「 食 養

山 房 」 的 菜 單 : 先 上 一 碗 清 香 甜 潤 的 鳳 梨 加 百 香

果 汁 , 前 菜 是 清 淡 的 花 生 豆 腐 和 玉 米 漿 。 然 後 是

乾 貝 蒸 蛋 加 蔬 菜 和 海 鮮 蔬 菜 冷 盤 兩 道 主 菜 。 稍 事

休 息 , 在 喝 過 一 小 杯 自 製 開 胃 的 水 果 酵 素 之 後 , 烏

魚 子 麻 糬 加 蔬 菜 和 蘆 筍 蘑 菇 伴 飯 兩 道 素 食 粉 墨 登

場 。 而 最 後 壓 軸 的 則 是 蓮 花 燉 雞 湯 。 只 見 陶 罐 中

一 朵 乾 燥 的 含 苞 蓮 花 因 蒸 氣 而 徐 徐 綻 放 , 漂 浮 在

熱 湯 之 上 , 花 香 與 湯 汁 的 馥 郁 交 相 輝 映 , 細 品 之 下

更 是 令 人 心 神 蕩 漾 。 據 說 , 這 道 菜 是 林 先 生 在 喝

蓮 花 茶 時 喝 出 來 的 靈 感 。

de cuisson pour garder les saveurs originales et nous ajoutons

nos propres sauces faites maison. Le mariage sauces/ingrédients

et l’ordre dans lequel nous servons chacun de nos plats reflètent

la spiritualité et les connotations culturelles du cuisinier. »

Dans le minimalisme des assiettes dressées simplement, mais

où pourtant un architecte de talent à donné libre cours à son

sens des proportions et de la composition, il y a l’espace pour

expérimenter la véritable essence de chaque ingrédient – c’est ce

dont Pin-Hui a pris conscience quand il est devenu végétarien.

Il a commencé à manger moins, mais des produits de meilleure

qualité et plus savoureux.

Le service est attentif ; les serveurs nettoient complètement

la table avant d’apporter le plat suivant, créant, sans précipitation,

une nouvelle expérience épicurienne. Je dois avouer que je

mange souvent sur le pouce, n’envisageant la nourriture qu’en

termes de calories, de nutriments et de subsistance de base.

Maintenir un esprit contemplatif pendant tout un repas est un

défi, pourtant, à ce moment précis, les œufs cuits à la vapeur,

lisses et soyeux, imprégnés de l’odeur de coquilles Saint-Jacques

frites retiennent toute mon attention. Bientôt, cette assiette vide

114


VOYAGE SAVOIR-VIVRE | 生 活 與 樂 趣

Dessous : les dix plats du repas sont présentés de façon créative aux convives assis sur des bancs de part et

d’autre d’une table basse d’où l’on peut jouir d’une vue paisible sur le parc national du Yangmingshan.

À gauche : la « Soupe de poulet au lotus » est un plaisir pour les yeux quand le bouton de lotus fermé s’ouvre

devant soi et que tout le parfum embaume la pièce.

主 餐 過 後 , 還 有 芋 泥 包 綠 豆 沙 和 水 果 做 甜 點 。 用 餐 結

束 , 再 沏 一 壺 清 茶 , 邊 品 邊 回 味 剛 剛 吃 過 的 美 食 。 十 道 菜

品 各 有 千 秋 又 渾 然 一 體 , 份 量 和 口 味 都 恰 到 好 處 , 吃 得

滿 足 , 卻 絕 不 會 感 到 脹 膩 , 滿 盤 皆 是 東 方 禪 意 境 的 清 雅

純 然 。 那 林 先 生 又 是 如 何 讓 西 方 料 理 方 式 製 作 出 的 菜 品

得 以 保 持 如 此 濃 厚 的 東 方 韻 味 呢 ?「 用 一 個 簡 單 的 譬 喻 :

食 養 的 料 理 就 像 是 東 方 人 穿 著 西 裝 , 但 本 質 還 是 東 方 。

在 處 理 食 材 上 , 我 們 借 用 了 西 方 當 代 料 理 的 方 式 , 也 就 是

盡 量 保 持 食 物 的 本 味 鮮 爽 , 再 以 自 己 調 配 的 醬 料 來 做 提

點 。 但 是 從 醬 料 調 配 到 醬 料 與 各 個 食 材 間 的 相 互 搭 配 ,

乃 至 菜 與 菜 之 間 的 銜 接 與 節 奏 感 的 掌 握 , 這 些 調 控 中

所 呈 現 的 卻 是 一 個 料 理 人 的 精 神 底 蘊 與 人 文 素 養 了 。 因

此 , 我 們 的 料 理 會 保 有 一 份 東 方 的 人 文 氣 息 。」

林 先 生 坦 言 , 將 這 份 人 文 素 養 與 底 蘊 體 現 在 料 理 中 ,

是 一 個 料 理 人 始 終 的 追 求 。「 提 升 對 料 理 的 感 受 與 理 解 ,

需 要 料 理 人 一 直 保 有 一 種 專 注 與 敏 銳 度 , 這 樣 他 才 能 在

每 次 面 對 食 材 時 去 做 一 個 明 確 的 判 斷 , 找 出 創 作 這 道 菜

的 切 入 點 與 臨 場 感 ( 如 : 季 節 、 食 材 與 做 菜 當 下 的 情 境 與

意 圖 )。 一 個 料 理 人 能 否 不 斷 地 提 升 自 己 , 創 作 出 更 簡 潔

的 畫 面 與 更 恰 當 的 口 感 , 這 些 都 取 決 於 每 次 的 專 注 與 調

整 。」 看 來 , 林 炳 輝 先 生 的 「 食 養 」 料 理 , 早 已 成 為 一 種 藝

術 的 創 作 , 難 怪 有 著 如 此 空 靈 超 然 的 意 境 了 。
















,













:


















,












,














:






























,












:

est emportée et remplacée sur la table par un plateau de

fruits de mer composé de crevettes, d’oursins et de sashimi.

Deux plats végétariens viennent à suivre : un gâteau de riz

gluant frit farci d’œufs de poisson, suivi par des asperges et

des champignons et pour finir, le clou final – un ragoût de

poulet au lotus, servi exprès en fin de repas, pour symboliser

l’éveil spirituel. Les âges de la vie, depuis le bourgeon

jusqu’à la fleur pleinement épanouie, sont représentés dans

ce plat, en particulier lorsqu’un bouton de lotus placé au

centre du plat en terre s’ouvre doucement pour révéler sa

beauté intérieure, comme des photos artistiques prises à

intervalles réguliers. La fragrance de la fleur se mêle alors

au parfum de la soupe, créant un bouquet dont les clients

raffolent.

Pin-Hui souhaite continuer à affiner sa vision pour atteindre

un nirvana culturel et gastronomique en harmonie avec

les montagnes et les forêts alentours. Ses objectifs peuvent

paraître ambitieux, mais ils sont remplis de sagesse – une

nourriture saine pour le corps et un endroit où des voyageurs

comme moi peuvent, sans réserve, trouver de quoi nourrir

l’âme.

116


VOYAGE SAVOIR-VIVRE | 生 活 與 樂 趣

La Mirande 酒 店

一 個 古 董 收 藏 家 的 慷 慨 分 享

inlassablement partout pour trouver les antiquités

qui se marieront parfaitement avec le lieu.

Rien n’est trop beau pour son hôtel.

Martin Stein, qui est d’un abord simple, est

un grand collectionneur d’art. C’est en Italie

que jeune homme, il a fait ses études d’histoire

de l’art. À vingt huit-ans, après avoir hérité de

la propriété appartenant à ses parents, il s’est

consacré avec passion à faire de ce lieu chargé

d’histoire un lieu de beauté et d’harmonie. Chaque

weekend Martin part chiner les antiquaires

à la recherche de pièces anciennes. La Mirande

est également classée au patrimoine mondial.

Martin, avec l’aide de spécialistes, apporte tout le

soin nécessaire à l’entretien et à la rénovation de

son hôtel particulier.

Chaque détail compte. Dans les chambres au

premier étage par exemple, les clés ont le style

de l’époque. Le propriétaire a soigneusement

sélectionné les variétés de tissus qui habillent

les murs de chaque chambre, chaque motif

est choisi par Martin Stein à partir de livres

spécifiques du XVIIIe siècle et les revêtements

muraux sont ensuite faits sur mesure. En

ajoutant quelques gravures sur ces murs, nous

avons un aperçu de l’histoire du textile à travers

les âges.

Dans la chambre un bureau, une armoire... Les

couleurs patinées aux angles témoignent de

l’âge vénérable de ces pièces d’antiquaire. Dans

cette vieille maison, tout n’est qu’harmonie et

raffinement. Ouvrez les fenêtres, les rideaux

blancs flottent au vent, diffusant la douce senteur

des temps anciens, si familière, comme le

parfum de la ville natale de notre enfance. À

travers la fenêtre, face aux murs épais du Palais

des Papes, de temps à autre, une voix monte

jusqu’à nous, résonnant dans cette ancienne

ville tranquille.

Texte chinois par Yifei Zhou, Texte français par Marc B, Produit par Tiana Wang


車 繞 著 教 皇 宮 開 到 彎 彎 曲 曲 的 石 頭 步 行 街 , 停 靠 下 來 一 看 ,

是 教 皇 宮 的 後 門 , 正 對 面 的 一 棟 中 世 紀 城 堡 就 是 La Mirande

酒 店 ——Avignon 的 兩 家 五 星 級 酒 店 之 一 , 我 們 這 一 次 的 旅 遊 終 點

站 。 這 座 羅 馬 帝 國 時 期 的 建 築 物 的 歷 史 與 這 座 城 市 同 步 , 始 於 1309

年 羅 馬 教 宗 克 雷 芒 五 世 的 駐 紮 ,La Mirande 酒 店 原 址 曾 經 是 在 教 皇

宮 就 職 的 樞 機 主 教 們 的 宿 舍 , 至 今 有 七 百 年 的 歷 史 了 。

這 座 官 邸 式 酒 店 規 模 不 大 , 只 有 二 十 六 間 客 房 。 從 大 廳 到 咖 啡

吧 , 彌 漫 著 舒 適 的 藝 術 氣 息 。 有 一 間 叫 中 國 廳 , 有 十 五 個 中 國 十

八 世 紀 ( 清 朝 時 期 ) 的 屏 風 嵌 在 墻 上 , 咖 啡 吧 裏 擺 放 著 各 種 歷 史 書

籍 , 氣 氛 感 覺 像 是 置 身 在 一 個 法 國 老 式 家 庭 書 房 中 。

住 在 這 個 酒 店 , 能 感 受 到 主 人 Martin Stein 是 在 與 來 訪 的 客 人 們

分 享 歷 史 的 足 跡 , 分 享 他 的 品 位 、 他 的 藝 術 鑒 賞 , 能 看 出 他 樂 此 不

疲 , 不 惜 代 價 。 外 表 看 起 來 普 通 的 不 能 再 普 通 的 Martin Stein 是 古

董 收 藏 家 。 從 28 歲 開 始 繼 承 父 母 買 下 的 城 堡 , 從 此 他 的 興 趣 和 愛 好

展 現 在 飯 店 裏 的 每 一 個 角 落 。 這 棟 樓 屬 於 世 界 遺 產 行 列 , 不 可 以 隨

意 改 動 , 在 這 個 使 命 下 為 了 讓 古 堡 保 持 原 來 的 古 色 古 香 , 每 個 星 期

Martin 都 去 古 董 跳 蚤 市 場 挑 選 古 董 回 來 裝 飾 。 對 於 古 堡 每 一 個 磨 損

的 地 方 , 修 補 前 都 先 去 查 證 歷 史 資 料 , 為 此 修 補 費 竟 然 已 超 出 買 城

堡 時 的 十 倍 。

踏 著 近 千 年 的 階 梯 走 上 一 樓 , 來 到 房 間 , 門 鑰 匙 都 是 那 種 古 老 的

鑰 匙 形 狀 。 房 主 精 心 地 挑 選 各 種 紋 路 壁 布 配 置 在 各 個 房 間 , 那 些 壁

布 是 主 人 特 意 從 十 八 世 紀 紋 路 書 中 取 樣 印 製 出 來 的 , 墻 上 再 配 幾 幅

畫 , 就 像 是 在 回 顧 紡 織 的 歷 史 。

房 間 裏 還 放 著 書 桌 和 抽 屜 櫃 , 邊 角 磨 損 掉 了 一 些 顏 色 , 有 點 陳

舊 , 應 該 是 古 董 , 但 放 在 這 個 老 房 子 裏 看 起 來 萬 般 匹 配 , 讓 人 不 覺

欣 賞 起 來 。 打 開 窗 戶 , 白 色 窗 簾 隨 風 飄 起 , 那 種 沈 積 已 久 的 味 道 ,

是 兒 時 老 家 的 味 道 , 讓 人 剎 時 間 覺 得 如 此 熟 悉 、 如 此 溫 馨 。 抬 頭 看

著 眼 前 厚 厚 的 教 皇 宮 的 墻 壁 , 人 們 說 話 的 聲 音 回 蕩 在 這 個 古 老 而 安

靜 的 城 市 。

La voiture fait le tour du Palais des Papes,

pénètre dans une petite rue très étroite, suit

le chemin un court instant puis s’arrête. Nous y

sommes: c’est juste là, derrière le Palais des Papes,

dans un édifice du XIVe. Voilà donc l’hôtel La

Mirande, un des rares hôtels 5 étoiles de la ville

d’Avignon, notre destination.

L’histoire de ce bâtiment débute en même temps

que celle d’Avignon. En effet, lorsque l’ancien

évêque de Bordeaux - le pape Clément V - s’est

fixé à Avignon à partir de 1309, le logis, qui ne

s’appelait pas encore La Mirande, était l’ancienne

auberge des cardinaux.

Cet établissement vénérable est chargé de sept

cents ans d’histoire.

Autrefois hôtel particulier, c’est aujourd’hui un

petit établissement de vingt-six chambres. De la

réception jusqu’au bar, l’espace est rempli d’objets

d’art, l’atmosphère est calme et confortable.

Quinze panneaux chinois du XVIIIe siècle (dynastie

Qing) sont accrochés dans la salle appelée

Chine. Le bar est tapissé de tout un ensemble de

livres historiques: ne serait-on pas plutôt dans la

bibliothèque d’une vieille famille française?

Durant notre séjour dans cet hôtel, il nous a paru

évident que M. Martin Stein, le propriétaire de

l’établissement, aimait partager son amour de l’art

avec ses clients. Pour cela, il court effectivement

Hôtel La Mirande

Un lieu de partage d’un collectionneur

118


Chambre - baignoire- 浴 室

Chambre 房 間

主 廚 Florent Pietravalle 和 他 的 廚 房

Le chef Florent Pietravalle et sa cuisine

酒 店 的 地 下 室 真 像 是 個 迷 宮 , 有 一 個 入 口 竟 可 以 通 向 教

皇 宮 。 地 下 有 聚 餐 桌 , 帶 有 酒 窖 。 那 天 晚 上 正 好 當 地 一 些 企

業 界 人 士 在 昏 暗 的 燈 光 下 興 致 勃 勃 地 品 嘗 紅 酒 。 在 旁 邊 寬

敞 的 廚 房 裏 擺 放 著 大 大 的 木 板 桌 子 , 上 面 擺 滿 了 麵 包 、 幹 香

腸 、 鮮 花 、 蔥 薑 和 蔬 菜 , 廚 娘 在 拌 著 蔬 菜 沙 拉 , 感 覺 自 己 彷

彿 進 入 到 中 世 紀 的 場 景 。

到 了 用 晚 餐 的 時 候 了 , 桌 上 放 著 中 世 紀 用 的 金 屬 盤 子 和

蠟 燭 , 麵 包 也 是 那 種 老 式 的 麵 包 放 在 鋪 著 白 布 的 竹 筐 裏 ,

上 來 的 菜 盛 在 竹 筐 或 鋪 著 野 草 的 鐵 鍋 裏 , 一 切 都 是 那 麼 的

有 反 差 , 古 樸 的 精 緻 , 原 生 態 的 貼 近 大 自 然 。

給 我 們 展 現 這 些 美 食 藝 術 效 果 的 就 是 剛 來 到 這 個 飯 店

不 久 的 主 廚 Florent Pietravalle。 從 16 歲 開 始 學 廚 藝 , 今 年 才

28 歲 就 已 經 與 幾 位 巴 黎 大 廚 師 共 掌 廚 房 。 一 次 偶 然 的 機 會

他 來 到 Avignon, 並 在 La Mirande 喝 下 午 茶 , 從 此 對 這 裏 念

念 不 忘 , 一 年 之 後 他 放 下 Pierre Gagnaire 三 星 餐 廳 的 工 作 ,

來 這 裏 與 Martin Stein 一 起 延 續 中 世 紀 的 故 事 。

Florent Pietravalle 從 小 生 活 在 意 大 利 式 大 家 庭 裏 , 常 有

家 庭 大 聚 餐 , 他 總 是 把 鼻 子 貼 近 烤 爐 邊 聞 各 種 味 道 。 那 時

奶 奶 一 人 坐 鎮 廚 房 , 無 人 敢 接 近 , 但 他 會 從 旁 觀 察 , 就 這 樣

慢 慢 學 會 了 廚 藝 的 要 領 , 他 在 聆 聽 、 傳 遞 、 品 嘗 中 學 會 了 分

享 的 快 樂 。

在 La Mirande 酒 店 ,Florent Pietravalle 與 點 心 師 Clément

Meiffre 成 了 天 衣 無 縫 的 搭 檔 。 本 就 是 年 輕 人 的 他 們 領

導 著 廚 房 裏 的 一 幫 年 輕 人 。 他 們 每 天 的 工 作 裏 有 三 個 指

標 : 分 享 、 平 衡 、 挖 掘 。

所 有 的 廚 師 都 會 講 食 材 是 他 們 工 作 的 中 心 , 對 Florent

也 是 一 樣 。 因 此 , 每 週 三 次 早 晨 都 能 看 到 他 在 菜 市 場 裏

轉 悠 , 他 會 與 農 民 們 交 流 , 聽 聽 他 們 建 議 的 菜 譜 , 沒 有

人 比 他 們 更 了 解 自 己 的 產 品 , 聽 完 後 一 路 思 考 :「 今 天

這 菜 要 怎 樣 做 ?」

那 天 Florent 給 我 們 呈 現 了 四 道 菜 、 兩 道 點 心 , 有 魚 ,

有 肉 , 有 蔬 菜 。 看 起 來 量 很 大 , 結 果 吃 完 胃 腸 並 沒 有 負

擔 很 重 , 輕 便 得 恰 到 好 處 。

這 裡 的 蔬 菜 據 說 在 法 國 很 出 名 , 品 嘗 之 後 果 然 名 不 虛

傳 , 擁 有 天 然 的 香 氣 , 清 脆 可 口 , 大 城 市 很 難 找 到 這 種

純 正 的 味 道 。

漫 步 在 近 千 年 歷 史 的 老 城 , 到 處 是 石 頭 鋪 的 路 , 走 起

來 彷 彿 在 學 習 歷 史 , 其 樂 無 窮 。 走 累 了 , 停 下 來 找 一 家

咖 啡 吧 坐 一 坐 。 這 個 城 市 的 一 個 特 點 就 是 到 處 可 以 找 到

百 年 老 樹 , 天 氣 好 時 乘 涼 在 大 樹 下 , 欣 賞 週 邊 盛 開 的 百

花 , 喝 一 口 濃 濃 的 咖 啡 , 心 情 舒 暢 無 比 , 這 就 是 法 國 式

逍 遙 。 一 個 地 方 營 造 一 種 情 感 , 只 屬 於 這 裡 的 情 懷 就 此

產 生 。

120


VOYAGE SAVOIR-VIVRE | 生 活 與 樂 趣

Le sous-sol de l’hôtel est un vrai labyrinthe. Un passage

conduit même directement au Palais des Papes.

On y trouve aussi une table d’hôtes face aux cuisines. À

côté de la cuisine, une table en bois chargée de pain, de

saucissons secs, de fleurs fraîches, d’oignons séchés et

de divers légumes semble prête à accueillir un banquet.

L’aide cuisinière en train de mélanger la salade semblait

toute droit sortie d’une scène médiévale.

Dans la cave à vin, ce soir-là, un banquet et une dégustation

de vin réunissaient quelques hommes d’affaires

sous une lumière feutrée: ils avaient l’air détendus et

heureux d’être là.

Enfin arrive l’heure du dîner, sur la table, des dessousde-plat

en argent et des bougies médiévales, un pain à

l’ancienne dans un panier de bambou recouvert d’un

tissu blanc... Le premier plat arrive dans une cassolette

en cuivre décorée d’herbes aromatiques, tout est si contrasté,

si simple mais délicat, original, très naturel.

Pour nous expliquer la réalisation artistique de ces

plats, nous avons eu le plaisir de rencontrer le chef Florent

Pietravalle, qui vient d’arriver depuis peu dans cet

hôtel. Il a commencé son apprentissage de cuisinier à

l’âge de seize ans. Maintenant âgé de vingt-huit ans, il

a déjà travaillé avec plusieurs grands chefs parisiens. À

une occasion, de passage à Avignon, le hasard l’a conduit

à La Mirande où il a pris un thé. Obsédé par le

souvenir de cette maison, il donnera sa démission un

an plus tard au restaurant 3 étoiles de Pierre Gagnaire,

pour rejoindre Martin Stein et continuer l’histoire

médiévale avec lui.

Florent Pietravalle a grandi dans une famille italienne

qui appréciait les grands repas de famille. Il a toujours

traîné près des fourneaux, aimé respirer la palette

des senteurs. Lorsque sa grand-mère faisait la cuisine,

personne n’osait s’approcher. Seul, le petit Florent avait le

privilège d’être à ses côtés. Il a ainsi petit à petit appris les

éléments essentiels de la cuisine, en observant sa grandmère,

en l’écoutant, il a appris la joie du partage. À l’hôtel

La Mirande, le chef pâtissier Clément Meiffre est devenu le

partenaire idéal de Florent Pietravalle. Ensemble, ils gèrent

une jeune équipe qui a pour devise quotidienne: partage,

équilibre et découverte.

Tous les chefs parlent de la qualité des ingrédients, c’est le

cœur même de leur travail. Florent, trois fois par semaine,

en matinée, va sur les marchés, discute avec les agriculteurs,

écoute leurs recommandations sur les recettes, personne ne

connaît mieux qu’eux leurs produits. Sur le chemin du retour

il réfléchit : « Aujourd’hui, ce plat, comment le faire? »

Ce soir-là, pour le menu, Florent nous annonce du poisson,

de la viande, des légumes et deux desserts. Tout cela ne sera-t-il

pas trop copieux ? C’est oublier le talent de Florent

Pietravalle. Nous sortons de table enthousiastes et le cœur

léger.

Les légumes d’Avignon et de sa région sont à la hauteur de

leur réputation: goût, parfum, chair généreuse, tout est là.

Il est si difficile de trouver un tel goût de terroir dans nos

grandes villes.

Arpenter les rues pavées de cette ville, c’est marcher sur les

traces de l’histoire, c’est apprendre l’histoire de France avec

les yeux, le corps, les pieds! Un coup de fatigue? Faites une

pause à la terrasse d’un café. Une des caractéristiques de la

ville, ce sont ses arbres centenaires que l’on trouve partout.

Si la météo est bonne, profitez de l’ombre de ces grands arbres

et profitez des fleurs épanouies et parfumées en dégustant

un café corsé. La sensation sera extrêmement agréable.

Voilà pour vous une balade bien française, un endroit qui

ne vous laissera pas indifférent. Les sentiments que vous

éprouverez ici n’appartiennent qu’à cet endroit unique.

ROUGET DE MÉDITERRANÉE 紅 鯔 魚

122

Pigeon de Sarrians 里 昂 烤 乳 鴿


VOYAGE GRAND CHEF | 名 廚 之 道

位 於 法 國 馬 賽 的 米 其 林 三 星 餐 廳 Le Petit Nice 遙 望 碧 海 長 空 。

Le restaurant “Le Petit Nice” est au bord de l’eau. L’hôtel et la salle à manger de renommée ont accueilli

peintres, poètes, acteurs, réalisateurs, et les globe trotters gourmands depuis 1917.

Opéra en

Cuisine

—— Plongez dans le Jardin Marin du chef cuisinier Gérald Passedat

Quand on arrive dans le port de Marseille,

il ne suffit pas de regarder le bleu du ciel

et d’admirer le patrimoine culturel : une

excellente cuisine méditerranéenne est

indispensable pour apprécier vraiment la

ville antique.

地 中 海 美 食 的 法 式 頌 歌

—— 訪 米 其 林 三 星 廚 師 Gérald Passédat

來 到 法 國 南 部 海 港 馬 賽 , 僅 僅 觀 賞 這 裏 的 碧 海 藍 天

和 人 文 古 蹟 是 不 完 美 的 , 一 餐 夢 幻 般 的 地 中 海 式 美

食 才 會 讓 您 真 正 體 味 到 這 座 古 城 的 悠 遠 情 致 。

Texte chinois par Hanna wang, Texte français par Rose Aussenac,

Produit par Tiana WANG, Photographie par Richard Haughton

米 其 林 三 星 廚 師 、Le Petit Nice 餐 廳 的 主 人 Gérald Passédat

Gérald Passédat, troisième génération de propriétaire

et chef du restaurant trois étoiles Michelin Le Petit

Nice à Marseille

到 法 國 馬 賽 的 那 一 天 , 天 公 作 美 。 湛 藍 的 天 空 下 , 這

來 座 有 著 2,500 年 歷 史 的 古 城 , 彷 彿 被 燦 爛 的 陽 光 披 上

了 一 件 金 色 外 衣 。 美 景 已 是 令 人 陶 醉 , 想 到 即 將 與 米 其 林 三

星 名 廚 Gérald Passédat 會 面 , 還 可 以 品 嚐 到 他 做 的 精 美 的 地

中 海 式 菜 餚 , 我 的 心 情 更 加 明 朗 。

Gérald 獲 得 米 其 林 三 星 的 餐 廳 Le Petit Nice 坐 落 在 海 邊

的 岩 石 上 , 面 前 是 地 中 海 碧 藍 的 波 濤 , 背 倚 著 馬 賽 標 誌 性 的

建 築 聖 母 大 教 堂 。

進 入 餐 廳 ,Gérald 從 樓 梯 上 走 下 來 , 微 笑 著 迎 接 我 這 位

東 方 面 孔 的 來 客 。 微 捲 蓬 鬆 的 花 白 頭 髮 , 氣 定 神 閒 的 瀟 灑 氣

質 , 若 不 是 那 一 身 雪 白 的 廚 師 工 作 服 , 他 儼 然 是 一 位 造 詣 高

深 的 藝 術 家 。

我 被 安 排 在 了 一 個 面 向 大 海 的 座 位 , 餐 桌 上 有 兩 個 像 不

倒 翁 一 樣 肚 子 圓 圓 的 小 白 瓷 瓶 。 侍 者 介 紹 說 , 裏 面 裝 的 是 意

大 利 托 斯 卡 納 和 尼 斯 地 區 出 產 的 橄 欖 油 。 對 於 地 中 海 的 美

食 來 說 , 橄 欖 油 是 不 可 或 缺 的 元 素 。 在 正 餐 開 始 之 前 , 作 為

小 食 的 海 苔 麵 包 和 鄉 村 麵 包 先 端 上 了 桌 。 剛 出 爐 的 麵 包 散

發 著 濃 郁 的 麥 香 , 蘸 上 金 黃 的 橄 欖 油 , 一 股 來 自 法 國 南 部 的

氣 息 就 這 樣 在 空 氣 中 瀰 漫 開 來 。

隨 後 上 來 的 正 餐 , 一 道 道 呼 應 著 面 前 大 海 的 景 色 , 大 海

的 味 道 也 逐 漸 濃 郁 起 來 。 開 胃 餐 前 小 食 中 的 魚 皮 , 色 彩 就 像

明 媚 陽 光 下 , 泛 著 光 的 海 岸 礁 石 , 入 口 焦 香 酥 脆 , 還 有 著 酸

甜 的 味 道 。 接 下 來 是 意 式 生 片 魷 魚 配 香 芹 ,Lucie Passédat 鱸

魚 和 一 盅 名 為 「 海 之 花 園 」 的 海 鮮 什 錦 : 龍 蝦 、 牡 蠣 、 海 膽 、

Deux pour cent seulement de notre planète Terre

bénéficient d’un climat méditerranéen: doux, ensoleillé,

chaud et sec. Je savais bien que j’avais vraiment de

la chance de me retrouver à Marseille, dans le patio glamour

du Petit Nice, un restaurant étoilé Michelin construit

sur une corniche de roche naturelle en bordure de mer.

Dans le patio inondé de lumière, je pouvais presque sentir

le goût du soleil sur ma peau.

Quand je suis entrée dans le restaurant, le chef Gérald

Passédat, propriétaire du Petit Nice, s’est approché de moi

pour se présenter et me souhaiter la bienvenue. Grand, cheveux

bouclés poivre et sel et vêtu de sa veste blanche, il me

fit l’effet d’un artiste plutôt que d’un chef de cuisine.

Il m’a accompagnée jusqu’à ma table près de la fenêtre,

devant la mer.

Le maître d’hôtel m’a alors expliqué, en me montrant les

deux bouteilles en porcelaine blanche sur la table, que l’une

contenait de l’huile d’olive de Toscane et l’autre, de l’huile

d’olive de Nice. J’avais sous les yeux le soleil en bouteille,

ce soleil-là qui inonde le sud de la France. Il m’a dévoilé

ensuite ce qu’il m’avait concocté: une plongée dans les eaux

bleues de la Méditerranée, avec des fruits de mer exquis de

différentes profondeurs, puis une lente remontée en surface

jusqu’au dessert spécialement conçu pour l’occasion.

124


VOYAGE CHEF DE CUISINE | 名 廚 手 藝

Gérald Passédat 不 喜 在 人 前 顯

露 自 己 , 他 善 於 傾 聽 , 喜 歡 望

著 大 海 靜 靜 地 凝 神 冥 想 。 藝 術

和 美 是 他 生 活 中 很 重 要 的 部

份 , 他 用 做 菜 來 表 達 對 藝 術 細

膩 的 理 解 。

Passédat, dont la grandmère

était une célèbre

chanteuse d’opéra, utilise

son esprit créatif pour

éveiller les papilles des

français et des touristes du

monde entier.

餐 廳 裏 的 招 牌 菜 —— Lucie Passédat 祖 母 鱸 魚 。

Le Bar aux truffes plat méditerranéen signature

du chef, garni de tagliatelles de légumes, du nom

de sa grand-mère aimante, Lucie Passédat, une

célèbre chanteuse d’opéra.

青 口 , 澆 上 龍 蝦 和 海 藻 熬 成 的 湯 汁 , 好 似 讓 大 海 中 的 瑰

寶 又 回 歸 到 了 大 海 的 懷 抱 。 就 這 樣 一 輪 的 菜 餚 品 嚐 下 來 ,

有 冷 熱 綿 脆 的 對 比 , 有 鮮 鹹 甜 酸 的 層 次 , 擺 盤 精 緻 而 不 造

作 , 味 道 考 究 又 不 失 原 味 。 每 一 款 菜 品 的 搭 配 都 是 那 麼 調

和 , 毫 無 突 兀 感 , 但 又 能 帶 來 溫 柔 的 驚 喜 。 一 步 步 引 領 我

從 岸 邊 進 入 海 洋 的 深 處 , 不 知 不 覺 中 又 回 到 了 這 海 畔 的 餐

桌 前 。 周 圍 是 陽 光 投 下 的 光 影 與 色 彩 的 變 幻 , 海 水 緩 緩 拍

打 礁 石 的 聲 音 愈 加 清 晰 , 還 有 海 鳥 們 啁 啾 的 鳴 叫 , 所 有 這

一 切 匯 聚 在 一 起 , 正 像 是 一 曲 地 中 海 交 響 詩 般 柔 和 而 明

媚 的 樂 章 。

餐 後 的 甜 品 同 樣 延 續 著 地 中 海 那 清 新 明 麗 的 風 情 。 柔

滑 的 香 芹 白 巧 克 力 香 草 慕 斯 , 搭 配 清 香 的 梨 丁 , 上 面 還 點

綴 著 一 片 玲 瓏 薄 脆 的 梨 片 。 吃 在 嘴 裏 酸 甜 爽 口 , 還 有 著

檸 檬 和 香 櫞 的 芬 芳 。 旁 邊 的 一 小 勺 龍 蒿 霜 淇 淋 , 底 下 襯

著 輕 盈 酥 脆 的 米 花 , 冰 涼 清 爽 中 自 然 散 發 著 淡 淡 的 龍 蒿

特 有 的 香 氣 。

用 餐 完 畢 , 我 邊 喝 著 咖 啡 邊 跟 Gérald 聊 起 來 。

Gérald 說 他 從 12 歲 起 便 勵 志 要 做 廚 師 , 曾 跟 隨 過 多 位

名 廚 學 習 廚 藝 。 在 27 歲 那 年 , 他 回 到 這 間 始 於 他 祖 父 的

Le Petit Nice 餐 廳 開 始 了 自 己 的 烹 飪 事 業 。 之 後 差 不 多 花

了 十 年 光 景 , 他 才 找 到 了 自 己 最 鍾 愛 的 菜 品 風 格 —— 致

力 於 將 地 中 海 美 食 的 精 髓 介 紹 給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美 食 愛

好 者 。

在 成 長 過 程 中 Gérald 的 祖 母 給 了 他 很 多 的 支 持 和 鼓

勵 。 為 了 紀 念 自 己 和 祖 母 之 間 深 厚 的 感 情 ,Gérald 用 祖 母

的 名 字 Lucie Passédat 命 名 了 餐 廳 裏 的 招 牌 菜 —— 也 就

是 我 剛 剛 品 嚐 過 的 那 道 鱸 魚 。 鱸 魚 肉 鮮 嫩 到 要 用 勺 子 吃

才 可 以 , 調 味 品 則 使 用 了 地 中 海 的 特 產 橄 欖 油 , 法 國 東 南

部 芒 通 地 區 出 產 的 檸 檬 , 此 外 還 有 羅 勒 、 芫 荽 、 黃 瓜 、 角

瓜 、 番 茄 等 地 中 海 式 菜 餚 常 見 的 食 材 , 珍 貴 的 松 露 也 是

當 地 出 產 。 魚 肉 清 淡 鮮 美 、 入 口 即 化 , 回 味 中 有 種 淡 淡 的

餘 韻 , 各 種 調 料 與 配 料 完 美 地 融 為 一 體 , 散 發 出 豐 富 而

又 溫 情 的 味 道 , 真 的 會 令 人 回 憶 起 節 日 裏 祖 母 為 全 家 人

烹 製 的 菜 餚 , 只 是 擺 盤 要 精 緻 太 多 了 。

見 我 很 喜 歡 這 道 菜 ,Gérald 似 乎 很 欣 慰 。 他 說 他 的 祖

母 是 她 那 個 時 代 的 明 星 , 不 僅 演 戲 、 唱 歌 劇 , 還 是 電 影 和

電 影 放 映 機 發 明 者 、 著 名 的 盧 米 爾 兄 弟 的 攝 影 模 特 , 如

今 餐 廳 的 門 廊 裏 還 掛 著 那 些 舊 照 片 。

Des pains fraichement cuits sont arrivés en premier. J’ai plongé

l’un d’eux, un pain d’algues, dans les huiles d’olive. J’ai alors été

submergée par toutes les senteurs du sud de la France. Avec

le plat suivant, un beau poisson de roche couleur de la marée

au coucher du soleil, je me suis retrouvée sur les bords de la

Grande Bleue. Un calamar cru façon italienne, avec beaucoup

de persil, est arrivé ensuite, puis un bar, le plat signature du

chef, nommé d’après sa grand-mère, Lucie Passédat. Avec Le

Jardin Marin, c’est toute la Méditerranée qui est arrivée sur la

table. Le mets, composé de crustacés et de pinces de homard

présentés avec goût dans un grand bol, est dense, riche. Les

saveurs sont succulentes.

Pour le dessert, une tarte au citron ultra rafraîchissante équilibrée

par chaque bouchée sucrée d’une mousse au chocolat blanc

vanillé, le tout accompagné de cubes de poires parfumées, signe

de notre retour sur la terre ferme.

J’étais encore en train de me délecter du dernier plat lorsque

Gérald Passédat est venu me voir à nouveau. Tel un metteur en

scène qui venait de donner un spectacle merveilleux, il a accepté

humblement mes louanges. On nous a apporté le café, et nous

avons bavardé.

Pour moi, Gérald Passédat a l’aisance et l’allure d’un

peintre ou d’un acteur. Une fibre artistique - que j’ai

découverte - court dans sa famille. Sa grand-mère était

une célèbre chanteuse d’opéra et a servi de modèle pour

les frères Lumière, les inventeurs du cinématographe.

(Il m’a montré ses photos accrochées au mur près de la

véranda). Elle aimait les choses raffinées et a enseigné

à son petit-fils à apprécier la beauté et le goût. Le plat

nommé en son honneur est si amoureusement préparé

et si délicat que l’on pourrait manger les filets de bar à

la petite cuillère. Les citrons de la région de Menton

et les truffes locales trônent au milieu d’un ensemble

méditerranéen classique fait de basilic, de coriandre,

de fenouil, de concombre, de tomate, de courgette, de

sel de Camargue et d’huile d’olive. Gérald Passédat a

eu l’air particulièrement heureux que j’apprécie ce plat.

Le soutien et les encouragements de sa grand-mère ont

joué à l’évidence un rôle très important dans sa carrière.

Le père de Gerald s’est produit à l’opéra pendant des années

avant de se tourner à plein temps vers la restauration.

Le propriétaire du restaurant actuel semble avoir

hérité des dons de l’art et de la cuisine de son père.

126


VOYAGE GRAND CHEF | 名 廚 之 道

此 外 , 相 比 意 大 利 、 西 班 牙 等 地 的 地 中 海 式 餐

廳 , 位 於 法 國 的 Le Petit Nice 也 有 著 屬 於 自 己 的 法

式 生 活 格 調 。Gérald 認 為 「 法 式 的 生 活 藝 術 應 該 是

非 常 優 雅 、 有 分 寸 和 節 制 , 大 家 愛 好 美 食 , 時 常 歡 聚

一 堂 。 做 為 廚 師 , 當 然 是 這 種 法 式 生 活 的 重 要 組 成

部 份 , 就 要 能 夠 像 指 揮 掌 握 樂 譜 一 樣 掌 握 食 譜 的 韻

律 、 節 奏 和 裝 飾 、 編 排 。」

回 想 剛 剛 品 嚐 過 的 美 味 , 我 很 容 易 理 解 Gérald

這 番 精 妙 的 比 喻 。 正 是 他 用 自 己 非 凡 的 廚 藝 將 食 材

的 味 道 、 口 感 、 質 地 、 色 彩 這 些 基 礎 的 、 像 是 有 高 有

低 、 有 強 有 弱 的 音 符 般 的 元 素 , 組 合 成 恰 到 好 處 的 ,

擁 有 動 人 旋 律 、 節 奏 和 裝 飾 效 果 的 樂 章 。 從 第 一 道

菜 端 上 餐 桌 的 一 刻 , 這 場 演 出 便 拉 開 了 帷 幕 。 而 當 謝

幕 時 , 這 一 曲 源 於 地 中 海 的 田 園 詩 般 的 頌 歌 似 乎 還

在 餘 音 繞 樑 , 令 人 回 味 無 窮 。

他 的 祖 父 曾 在 巴 黎 學 習 過 烘 培 , 並 在 1917 年 買 下 了 Le

Petit Nice 餐 廳 所 在 這 塊 土 地 , 開 了 這 家 餐 廳 。 之 後 Gérald

的 父 親 繼 承 了 這 家 餐 廳 , 分 別 在 1977 年 和 1981 年 得 到 了 米

其 林 的 第 一 顆 星 和 第 二 顆 星 。 有 了 先 輩 們 成 功 的 經 驗 , 這

家 餐 廳 在 Gérald 手 中 實 現 了 再 次 提 升 。 到 2008 年 ,Le Petit

Nice 終 於 成 為 了 米 其 林 三 星 餐 廳 。 要 知 道 , 至 2012 年 , 全

球 的 米 其 林 三 星 餐 廳 也 不 過 才 106 家 。

聽 Gérald 說 , 他 的 父 親 曾 經 也 是 一 位 成 功 的 歌 劇 演 員 ,

只 是 身 上 來 自 祖 父 的 廚 師 基 因 似 乎 更 強 大 。 最 終 , 他 放 棄

了 音 樂 事 業 , 回 到 家 中 的 餐 廳 工 作 。 不 過 , 這 份 來 自 家 族

傳 承 的 藝 術 與 烹 飪 的 雙 重 天 賦 , 在 Gérald 身 上 更 多 是 以

兼 容 並 蓄 的 狀 態 來 表 現 的 。

「 我 不 是 那 種 性 格 外 向 的 人 , 不 喜 歡 在 人 前 顯 露 自 己 ,

基 本 不 到 進 餐 的 客 人 面 前 露 面 。 但 我 很 善 於 傾 聽 , 我 非 常

愛 音 樂 、 藝 術 , 對 這 些 有 細 膩 的 感 受 , 我 還 喜 歡 望 著 大 海

靜 靜 地 凝 神 冥 想 。 藝 術 和 美 在 我 的 生 活 中 是 很 重 要 的 部

份 , 既 然 我 不 是 表 演 藝 術 家 , 那 我 就 在 我 做 的 菜 上 表 達 一

下 我 對 藝 術 的 理 解 吧 !」Gérald 舉 了 個 例 子 ,「 地 中 海 的 陽

光 非 常 強 , 這 裏 的 景 物 色 彩 也 格 外 鮮 明 清 朗 , 我 做 的 菜 也

要 配 合 這 樣 的 色 彩 。」

兩 吃 「 海 之 花 園 」: 第 一 步 是 生 吃 , 意 式 生 片 龍 蝦 層 層 疊 疊 , 嬌 嫩 如 盛

開 的 花 朵 ( 下 圖 )。 第 二 步 是 熟 吃 , 煮 至 鮮 嫩 並 用 海 茴 香 提 味 的 龍 蝦 鉗

子 肉 以 及 當 日 的 帽 貝 、 牡 蠣 等 海 產 齊 聚 盤 中 , 點 綴 點 點 花 朵 , 鮮 美 別 緻

的 「 海 之 花 園 」 便 優 雅 呈 現 ( 上 圖 )。

Le Hombard, un plat en deux parties. La première partie (cidessous)

propose le homard en carpaccio. La deuxième partie, le

jardin marin, (à gauche) est une pince de homard, délicatement

poché, accompagné de crustacés et d’un poisson dans un

bouillon de légumes mer, péché du jour.

海 葵 三 吃 。 美 麗 似 海 中 花 的 海 葵 , 配 以

不 同 海 產 , 以 綿 潤 、 清 涼 、 酥 脆 等 不

同 口 感 精 巧 呈 現 在 盤 中 。 色 澤 、 結 構

賞 心 悅 目 。 巧 思 如 此 , 將 漁 婦 和 馬 賽

祖 母 們 的 家 常 菜 譜 如 藝 術 品 般 展 現 。

Les Anémones, un plat en trois

parties! Un assortiment de fleurs

de l’océan dans les variations

crémeuses, fraîches et croustillantes,

inspiré par les recettes des

épouses, des mères et des grandsmères

des pêcheurs de Marseille.

128


VOYAGE GRAND CHEF | 名 廚 之 道

PRÉSENTE

形 似 來 自 大 海 的 生 物 , 這 道 甜 品 號 稱 「 蛹 」。 由 巧 克 力 、

堅 果 慕 斯 、 焦 糖 , 香 橙 以 及 帝 王 蜜 橘 冰 淇 淋 組 成 。Gérald

Passédat 喜 歡 用 濃 郁 強 烈 的 Abysse Noir 黑 巧 克 力 配 合 檸 檬

柑 橙 的 清 香 酸 甜 的 味 道 。

Le dessert “Chrysalis” rempli de sa propre marque

de chocolat Passédat, Abysse Noir, avec des notes

d’agrumes de mandarine impériale à l’intérieur.

« Je ne suis pas une personne extravertie », affirme le

chef. « Je n’aime pas me montrer devant les autres. Je

ne me présente pas souvent devant les clients. Mais je

sais écouter les autres. J’adore la musique, j’aime beaucoup

l’art, je suis très sensible à ça, la lecture. J’aime

bien la contemplation aussi, je suis de nature contemplative,

j’aime regarder la

mer sans rien faire, c’est

très important. L’art et

la beauté, tout cela tient

une grand place dans ma

vie, parce que je suis très

sensible, que je côtoie

pas mal d’artistes, n’étant

pas artiste moi-même,

j’ai voulu retranscrire

tout ce que j’ai en moi

dans la cuisine. »

Il travaille dur sur les

couleurs et la composition visuelle des plats pour les

rendre compatibles avec le paysage. « Le soleil de la

Méditerranée est très fort. Il faut donc savoir rester

dans la même tonalité. Dans le ton de la mer, du calcaire,

très roché, il n’y a pas de plante, que des plantes

grasses, c’est la végétation d’ici. »

« Le mode de vie en France est différent de celui des

« J’ai appris à exprimer mes émotions

et à les transmettre naturellement à

l’audience. Quand l’esprit a une légère

réaction, les os et les muscles ont des

changements subtils qui permettent

de transmettre le bon message. »

autres pays méditerranéens », me confie-t-il. « Je pense

que le style de vie est différent. Il y a beaucoup d’élégance,

beaucoup de retenue, énormément de gourmandise, beaucoup

de rires. C’est français ça. Au point de vue cuisine,

c’est pouvoir cadencer et agencer les menus comme une

partition musicale. »

Moi qui ai eu la chance de goûter à ces délicieux plats,

je comprends d’autant

mieux la métaphore

subtile de mon interlocuteur.

Grâce à son talent

de cuisinier, Gérald

Passédat utilise le goût,

la texture et la couleur

des ingrédients pour

créer ses plats. Les

textures, les saveurs se

marient et se mêlent,

comme les notes de

musique d’une symphonie. Les multiples combinaisons

créent des mélodies harmonieuses et touchantes, rythmées

par les effets de texture et la personnalité des ingrédients.

Le premier plat arrive sur la table. Le spectacle commence.

On applaudit. Un chant méditerranéen s’attarde dans nos

cœurs et reste dans nos mémoires.

130


Paris

49, Avenue Montaigne

+33 1 47 20 47 49

Monte Carlo

Pavillons de Monte Carlo

Place du Casino

+377 93 25 34 04

Boutique Akris en ligne

www.akris.ch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