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on Hiver 2015-16, Taste Of Life Magazine Paris

TasteOfLifeParis

Magazine Lifestyle

名 人 專 訪

FEATURE

品 位 : 現 在 中 國 人 也 很 關 注 您 組 織 的 舞 會 , 我 聽 說 您 打 算 在

中 國 舉 辦 ?

O.R: 我 是 有 過 在 中 國 舉 辦 的 打 算 , 但 是 我 選 的 那 些 中 國 名

媛 們 說 她 們 更 願 意 到 巴 黎 去 結 識 其 它 國 家 的 俊 男 才 女 。

品 位 : 您 是 通 過 甚 麼 途 徑 找 到 這 些 候 選 人 的 ?

O.R: 她 們 的 家 長 跟 我 的 好 朋 友 比 較 熟 。 比 如 您 今 天 說 我 認

識 誰 的 女 兒 , 您 跟 我 講 她 是 甚 麼 樣 的 人 , 她 的 家 庭 是 甚 麼 樣

的 人 , 如 果 我 覺 得 有 興 趣 , 但 是 這 個 女 孩 今 年 才 14 歲 , 那

我 就 把 她 的 名 字 記 上 , 兩 年 後 的 一 月 份 , 我 打 開 我 的 名 單 ,

我 能 看 到 她 的 名 字 , 我 就 跟 她 聯 繫 。 我 就 是 這 樣 比 較 超 前 的

準 備 。 我 覺 得 最 好 的 人 選 就 是 那 些 經 人 介 紹 的 。 我 非 常 重 視

那 些 跟 我 推 薦 的 人 的 意 見 。

品 位 : 您 在 選 人 的 時 候 有 哪 些 標 準 呢 ?

O.R: 參 加 舞 會 有 兩 個 要 求 : 第 一 要 穿 得 進 去 高 定 時 裝 , 這

個 比 較 麻 煩 。 第 二 點 就 是 , 這 個 女 孩 子 得 有 故 事 可 以 跟 人 講

述 , 讓 人 覺 得 她 很 可 愛 , 是 一 個 勤 奮 的 、 認 真 的 女 孩 子 , 如

果 是 每 天 去 夜 總 會 的 我 不 感 興 趣 。

TOL : C’est un travail de relations publiques. Décrivez-moi

votre personnalité, votre style et votre façon de travailler ?

Je fais le même événement depuis plus de 20 ans, et je suis

bonne dans ce que je fais. Mon secret ? Je travaille énormément

et je cherche toujours à mieux faire. Les gens me passionnent et

je suis très à l’écoute. Quand je travaille, je me couche tôt, me lève

tôt, je fais du sport presque tous les jours et je mène une vie très

saine, par goût, car je pense que la santé est ce qu’il y a de plus

important. J’ai été confrontée à la maladie de proches très tôt

dans ma vie et j’en ai tiré cette leçon.

OR : Que signifie l’élégance à vos yeux, c’est certainement

un de vos critères pour choisir les débutantes ? Comment

définiriez-vous le bon goût et le style ?

La bonne éducation, l’élégance sont très importantes pour moi.

J’ai passé mon enfance en Asie et je suis très à l’aise avec la discrétion

asiatique, j’aime aussi le bon goût. Le Bal est le seul événement

au monde où de très jeunes filles ont accès si jeunes à la

couture. C’est une expérience qui les transforme, leurs mères me

disent qu’elles deviennent plus féminines.

Le style ? C’est autre chose, cela vient habituellement plus tard,

mais de nos jours même de très jeunes filles ont du style.

Tara Sackler-Hunt

20 ans, Irlandaise

擁 有 愛 爾 蘭 和 奧 地 利 血 統 , 其 家 族 薩 克 勒 家

2015 年 被 福 布 斯 排 行 榜 排 名 第 16 位 , 是

紐 約 藝 術 與 大 學 領 域 最 重 要 的 贊 助 商 , 如 藝

術 和 大 學 等 為 一 體 的 古 根 海 姆 博 物 館 , 哥 倫

比 亞 大 學 和 大 都 會 藝 術 博 物 館 等 。

D’origine irlandaise du côté de son père,

l’entrepreneur John Hunt, et autrichienne

du côté de sa mère, Samantha

Sackler, appartient à une famille qui est

l’un des plus importants mécènes de New

York dans le domaine des arts et des universités,

notamment le Guggenheim, l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et Columbia

Université.

裙 子 /Robe : Pucci

珠 寶 /Joaillerie : Payal New York

品 位 : 您 為 甚 麼 把 高 定 服 裝 跟 慈 善 活 動 結 合 在 一 起 呢 ?

O.R: 您 知 道 這 個 舞 會 代 表 著 法 國 的 形 象 , 法 國 有 很 多 東 西

正 在 頹 廢 , 但 是 高 定 服 裝 是 法 國 的 傳 統 , 我 也 是 一 點 點 地 瞭

解 這 個 行 業 , 去 瞭 解 那 些 手 工 作 坊 中 的 女 工 們 , 這 是 一 種 文

化 。 經 常 有 人 跟 我 說 某 某 品 牌 是 高 定 時 裝 , 我 說 不 是 。 在 高

定 行 業 , 有 非 常 具 體 的 標 準 , 那 就 是 一 定 要 全 手 工 製 作 。 高

定 時 裝 是 非 常 難 做 的 。 所 以 我 覺 得 辦 一 個 與 眾 不 同 的 舞 會 比

較 有 意 思 , 讓 年 輕 的 女 孩 子 穿 上 高 定 服 裝 參 加 舞 會 是 個 不 錯

的 想 法 , 因 為 這 是 世 界 上 唯 一 的 要 求 穿 高 定 時 裝 的 舞 會 。 而

且 如 果 她 們 是 有 錢 人 , 他 們 可 以 把 錢 捐 給 慈 善 機 構 , 這 不 是

參 加 舞 會 的 要 求 , 因 為 是 我 邀 請 她 們 , 我 不 要 她 們 的 錢 。 我

是 想 說 她 們 即 使 有 錢 , 因 為 她 們 都 是 很 年 輕 的 女 孩 子 , 所 以

她 們 還 沒 有 機 會 穿 高 定 時 裝 , 邀 請 他 們 參 加 這 個 舞 會 對 她 們

來 說 也 很 有 意 義 。

品 位 : 您 是 如 何 籌 集 善 款 的 ?

O.R: 我 發 出 300 張 請 柬 , 包 括 25 位 名 媛 的 家 人 , 信 封 中 附

帶 一 張 給 慈 善 機 構 的 表 格 。 我 不 會 接 觸 到 善 款 。 她 們 直 接

給 慈 善 機 構 開 支 票 , 在 舞 會 當 晚 , 或 之 前 、 之 後 都 可 以 。

在 英 美 國 家 習 慣 上 是 您 把 錢 捐 給 慈 善 機 構 , 然 後 由 慈 善 機

構 出 資 給 組 織 者 。 我 這 裡 不 是 , 我 是 由 Payal New York 珠

寶 ,Renault 汽 車 ( 雷 諾 汽 車 ),Hôtel de Crillon( 克 利 翁 酒

店 ) 這 三 個 贊 助 商 出 資 給 我 , 他 們 通 過 贊 助 這 個 舞 會 來 獲

得 媒 體 報 導 和 更 多 的 社 會 關 係 。 用 這 三 家 贊 助 商 的 資 金 , 我

可 以 支 付 舞 會 的 費 用 和 一 年 的 辦 公 費 用 , 所 有 的 旅 行 費 用 等

等 。 那 些 受 到 邀 請 前 來 參 加 的 人 , 主 要 是 名 媛 家 人 捐 善 款 ,

那 些 高 定 品 牌 、 贊 助 商 、 記 者 和 曾 經 的 名 媛 都 不 用 捐 贈 。

TOL : « Le Bal » donne l’impression que c’est une soirée

de la noblesse européenne, quand vous avez commencé à

inviter des candidates chinoises, vous avez invité les troisième

ou quatrième générations de chinoises rouges, cela

est une tentative audacieuse n’est ce pas ?

OR : Aujourd’hui, je ne pourrais pas avoir des filles de politiques

chinois, ce n’est plus possible. Avec le nouvel environnement politique

chinois, les filles d’hommes d’affaires ou de politiques ne

veulent plus être dans la presse. Par exemple la fille du président

actuel, je lui ai demandé il y a deux à trois ans, elle m’a dit non.

Parce que ce n’est pas bien pour eux.

Pour l’année prochaine j’ai des filles chinoises très importantes,

mais ce sont des filles d’acteurs, d’artistes, donc maintenant je

cherche de ce côté là. En effet le Bal, c’est un événement de charité

et cela doit rester quelque chose d’agréable, je n’ai pas envie

d’avoir des filles d’hommes politiques. Je préfère que ce soient

des artistes peintres, de n’importe quel horizon, mais pas issues

de la politique.

Sans doute, ayant été élevée en Asie je voulais dès le début inviter

des Asiatiques, et mon but n’a jamais été de créer une copie

du Bal des débutantes traditionnel, au contraire, j’ai toujours

voulu créer un groupe de jeunes filles de pays et de milieux différents,

avec chacune quelque chose d’exceptionnel.

TOL : Maintenant, les Chinois sont très préoccupés par

votre soirée, j’ai entendu dire que vous envisagiez d’en organiser

une en Chine?

OR : J’ai été l’organisatrice d’un Bal en Chine, mais les

débutantes chinoises du Bal me disent toutes qu’elles préfèrent

venir à Paris et rencontrer des jeunes filles et garçons

d’autres pays.

©Xiaofang/TasteOfLifeParis

36

37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