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E SPRING 2015 NO.10

ariel.tian

2015 Spring issue of Taste of Life magazine, the Nordic region, France, and Canada's leading luxury lifestyle magazine in Chinese and English.

品 文 化

Culture

中 國 古 人 的 為 人 處 世 、 經 營 運 籌 , 蘊 藏 著 深 邃 久 遠 的 人 生 智 慧 , 歷 經 千 年 的 延 續 淬

煉 , 愈 加 展 現 出 耀 眼 的 光 彩 , 直 至 今 日 , 依 然 帶 給 我 們 無 盡 的 啟 迪 和 體 悟 。

The way of life of ancient Chinese people — how they conducted commerce and handled

daily affairs — contains a deep wisdom. The light shone by these traditions can

bring us inspiration and enlightenment, and guide us in navigating the world today.

Doing Business, Confucian Style

Chinese history is full of inspiring stories about businessmen and bankers who amass great fortunes

by maintaining Confucian ethics of righteousness, credibility, and putting profit as the lowest priority.

達 則 兼 善 天 下

—— 中 國 儒 商 的 經 營 之 道

Chinese Text by Rui Chen English Text by William A. Reeves Illustration by Mu Chuan

戰 國 時 期 , 有 中 華 「 商 祖 」 之 譽 的 白 圭 認 為 , 一 個 人 要 想 在 商 業 界 取 得 成 功 , 需 要 具 備

「 智 、 勇 、 仁 、 強 」 四 種 特 質 , 還 要 有 如 孫 武 、 吳 起 等 軍 事 家 一 般 的 謀 略 , 和 治 國 統 兵

的 要 求 一 樣 高 。

中 華 五 千 文 明 的 浸 潤 下 , 中 國 的 商 業 界 誕 生 了 一

在 群 將 儒 家 思 想 與 商 道 相 結 合 的 「 儒 商 」。 他 們 既

有 儒 生 的 道 德 學 識 , 又 有 商 人 的 才 幹 智 慧 ; 既 注 重 個 人 生

意 的 誠 信 經 營 、 穩 步 發 展 ; 又 有 著 為 國 為 民 、 造 福 天 下 的

遠 大 抱 負 。 儒 商 在 歷 史 上 取 得 的 巨 大 成 功 , 代 表 著 中 國 傳

統 人 文 思 想 「 仁 、 義 、 禮 、 智 、 信 」 等 , 在 風 起 雲 湧 的 商

業 界 同 樣 有 著 非 凡 的 意 義 和 價 值 。 本 期 , 就 讓 我 們 通 過 幾

個 小 故 事 , 來 體 悟 一 下 「 儒 商 」 的 經 營 智 慧 。

一 、 以 信 為 本

誠 信 經 營 , 是 每 一 個 成 功 「 儒 商 」 的 不 二 法 則 。 中 國

近 代 著 名 的 「 紅 頂 商 人 」 胡 雪 巖 曾 說 :「 信 用 是 人 的 第 二

生 命 。」 那 他 又 是 如 何 以 信 用 成 就 了 自 己 富 甲 天 下 的 商 業

帝 國 ? 所 有 商 家 都 知 曉 的 誠 信 道 理 , 在 他 手 中 又 煥 發 出 了

怎 樣 不 同 尋 常 的 力 量 呢 ?

胡 雪 巖 的 「 阜 康 錢 莊 」 剛 開 業 不 久 時 , 來 了 一 位 特 殊

的 客 人 。 這 位 軍 官 名 叫 羅 尚 德 , 在 戰 場 上 拚 殺 了 十 三 年 ,

辛 辛 苦 苦 存 下 來 一 萬 二 千 兩 銀 子 的 俸 銀 。 最 近 , 他 接 到 命

令 要 到 江 蘇 打 仗 。 行 軍 途 中 隨 身 攜 帶 一 筆 巨 款 很 不 方 便 ,

可 兵 荒 馬 亂 一 時 又 找 不 到 可 靠 的 人 去 託 付 。 情 急 之 下 他 來

到 了 「 阜 康 錢 莊 」, 想 把 錢 存 在 這 裏 , 心 中 又 不 禁 疑 慮 ,

自 己 若 是 不 幸 戰 死 沙 場 , 錢 莊 是 不 是 會 私 吞 了 這 筆 錢 。

為 了 消 除 羅 尚 德 的 疑 慮 , 胡 雪 巖 請 來 鄉 紳 作 證 , 又 讓

賬 房 寫 了 一 張 存 據 給 他 。 羅 尚 德 本 來 只 想 找 個 地 方 把 錢 存

Traditional Confucian values — “benevolence,

righteousness, propriety, wisdom, and trust”

— sound like rather staid notions, more suitable

for a refined scholar of literature than a go-go

entrepreneur. But cases abound through Chinese

history of Confucian businessmen, who built vast

commercial empires relying on those ideas.

Take the case of Hu Xueyan, a banker who went out of

his way to be fair and to make good on a commitment,

contrary to the conventions of the time.

Right makes might

“Credibility is the second life of a man,” Hu once

said, and demonstrated it as owner and operator of

Fookang Bank. During the Qing dynasty, a man named

Luo Shangde, who was often called to battle, needed

a place to store the 12,000 taels of silver he had accumulated

from a lifetime of military service. He was

preparing for a new campaign in Jiangsu, and couldn’t

take the coins with him, nor could he find a reliable

person during wartime to leave them with. He eventually

happened across Fookang Bank.

Hu, the owner of the bank, promised Luo that that

he would not keep the money if Luo died in battle,

宋 朝 裴 姓 商 人 在 失 火 時 反 而 出 城 採 購 。 結 果 在 大 火 過 後 , 城 鎮 重 建 中 出 售 建 築 材 料 賺 取 了 可 觀 的 利 潤 。

When fire ravaged a village one day during the Song Dynasty, Pei, a Chinese shopkeeper who followed Confucian principles, let his own shop burn. Instead of saving it,

he left straight away and bought building materials from a nearby town, supplies that his neighbours would soon need. He was heartily welcomed when he returned,

and profit boomeranged back to him, even though his only thought was for others.

下 , 並 未 想 要 利 息 , 胡 雪 巖 卻 堅 持 按 照 三 年 三 千 兩 的 利 息 付

他 , 並 保 證 如 果 羅 尚 德 陣 亡 , 他 會 把 連 本 帶 息 一 萬 五 千 兩 銀 子

寄 到 他 家 中 。 喜 出 望 外 的 羅 尚 德 揣 上 存 據 就 奔 赴 戰 場 。 誰 知 ,

他 這 次 作 戰 負 了 重 傷 。 臨 終 前 , 羅 尚 德 托 付 兩 位 老 鄉 前 往 「 阜

康 錢 莊 」 取 錢 , 帶 回 給 他 家 鄉 的 親 人 。

可 是 , 羅 尚 德 沒 來 得 及 把 存 據 交 給 他 們 , 這 兩 位 老 鄉 只 得

抱 著 試 試 看 的 想 法 , 兩 手 空 空 來 到 錢 莊 要 錢 。 店 面 夥 計 自 然 不

肯 , 將 事 情 稟 告 給 了 胡 雪 巖 。 胡 雪 巖 在 查 明 了 兩 人 的 身 份 後 ,

毫 不 猶 豫 地 將 連 本 帶 息 共 一 萬 五 千 兩 銀 子 , 一 分 不 少 地 付 給 了

兩 人 。 這 事 情 很 快 在 軍 隊 中 不 脛 而 走 , 官 兵 們 紛 紛 將 錢 存 入 「

阜 康 錢 莊 」, 錢 莊 得 以 飛 速 發 展 , 很 快 成 為 分 號 遍 佈 大 江 南 北

的 , 最 具 實 力 的 錢 莊 。

此 事 後 來 流 傳 甚 廣 , 被 認 為 是 胡 雪 巖 日 後 成 為 商 業 巨 賈 的

關 鍵 點 之 一 。 胡 雪 巖 不 因 顧 客 的 變 故 而 違 背 自 己 的 承 諾 , 他 由

此 建 立 的 信 用 , 恰 是 開 設 錢 莊 的 金 字 招 牌 。

and insisted on paying Luo 3,000 taels of interest

over three years. During battle, Luo’s worst fear

came true — he was fatally wounded. In his will, he

had asked friends from his hometown to go to the

Fookang bank and retrieve the money for his family.

They arrived at the bank without a receipt and

were quickly refused. But Hu heard about the matter,

and began making enquiries. After confirming

that the men were who they said they were, he released

the15,000 taels without hesitation. The news

spread like wildfire, and the Fookang Bank became

the most sought-after bank in the country, because

many other financiers would have simply kept the

money after the customer died. Fookang Bank

branches sprang up across China.

102 103

More magazines by this user
Similar magazines